覺世名言十二樓/34

目錄 覺世名言十二樓
◀上一回 第三十四回 生我樓第三 為購紅顏來白髮 因留慈母得嬌妻 下一回▶


  尹小樓下船之後,問姚繼道:「你既然會趁銀子,為什麼許大年紀並不娶房妻小,還是孤身一個?此番回去,第一樁急務,就要替你定親,要遲也遲不去了。」姚繼道:「孩兒的親事原有一頭,只是不曾下聘。此女也是漢口人,如今回去,少不得從漢口經過,屈爹爹住在舟中權等一兩日,待孩兒走上岸去探個消息了下來。若還嫁了就罷,萬一不曾嫁,待孩兒與他父母定下一個婚期,到家之後,就來迎娶。不知爹爹意下如何?」

  小樓道:「是個什麼人家,既有成議在先,無論下聘不下聘,就是你的人了,為什麼要探起消息來?」姚繼道:「不瞞爹爹說,就是孩兒的舊主人,叫做曹玉宇。他有一個愛女,小孩兒五六歲,生得美貌異常。孩兒向有求婚之意,此女亦有願嫁之心,只是他父母口中還有些不伶不俐,想是見孩兒本錢短少,將來做不起人家,所以如此。此番上去,說出這段遭際來,他是個勢利之人,必然肯許。」小樓道:「既然如此,你就上去看一看。」及至到了漢口,姚繼吩咐船家,說自己上岸,叫他略等一等。不想滿船客人都一齊嘩噪起來,說:「此等時勢,各人都有家小,都不知生死存亡,恨不得飛到家中討個下落,還有工夫等你!」小樓無可奈何,只得在個破布袱中摸出兩封銀子,約有百金,交與姚繼,道:「既然如此,我只得預先回去,你隨後趕來。這些銀子帶在身邊,隨你做聘金也得,做盤費也得。只是探過消息之後,即便抽身,不可耽遲了日子,使我懸望。」姚繼拜別父親,也要叮嚀幾句,叫他路上小心,保重身子。不想被滿船客人催促上岸,一刻不許停留,姚繼只得慌慌張張跳上岸去。

  船家見他去後,就拽起風帆,不上半個時辰,行了二三十里。只見船艙之中有人高聲喊叫,說:「一句要緊的話不曾吩咐得,卻怎麼處!」說了這一句,就捶胸頓足起來。你說是哪一個?原來就是尹小樓。起先在姚繼面前,把一應真情都已說破,只有自己的真名真姓與實在所住的地方倒不曾談及;只說與他一齊到家,自然曉得,說也可,不說也可。哪裡知道,倉卒之間把他驅逐上岸,第一個要緊關節倒不曾提起,直到分別之後才記上心來。如今欲待轉去尋他,料想滿船的人不肯耽擱;欲待不去,叫他趕到之日,向何處抓尋?所以千難萬難,唯有個搶地呼天、捶胸頓足而已。急了一會,只得想個主意出來:

  要在一路之上寫幾個招子,凡他經過之處都貼一貼,等他看見,自然會尋了來。

  話分兩頭。且說姚繼上岸之後,竟奔曹玉宇家,只以相探為名,好看他女兒的動靜。不想進門一看,時事大非,只有男子之形,不見女人之面。原來亂信一到楚中,就有許多土賊假冒元兵,分頭劫掠,凡是女子,不論老幼,都擄入舟中,此女亦在其內,不知生死若何;即使尚存,也不知載往何方去了。

  姚繼得了此信,甚覺傷心,暗暗地哭了一場,就別過主人,依舊搭了便船,竟奔鄖陽而去。

  路不一日,到了個碼頭去處,地名叫做仙桃鎮,又叫做鮮魚口。有無數的亂兵把船泊在此處,開了個極大的人行,在那邊出脫婦女。姚繼是個有心人,見他所愛的女子擄在亂兵之中,正要訪她的下落,得了這個機會,豈肯懼亂而不前?又聞得亂兵要招買主,獨獨除了這一處不行搶掠。姚繼又去得放心,就帶了幾兩銀子,竟赴人行來做交易。指望借此為名,立在賣人的去處,把各路搶來的女子都識認一番,遇著心上之人,方才下手。不想那些亂兵又奸巧不過,恐怕露出面孔,人要揀精擇肥,把像樣的婦人都買了去,留下那些「揀落貨」賣與誰人?

  所以創立新規,另做一種賣法:把這些婦女當做醃魚臭鯗一般,打在包捆之中,隨人提取,不知哪一包是醃魚,哪一包是臭鯗,各人自撞造化。那些婦人都盛在布袋裡面,只論斤兩,不論好歉,同是一般價錢。造化高的得了西子王嬙,造化低的輪著東施嫫姆,倒是從古及今第一樁公平交易!姚繼見事不諧,欲待抽身轉去,不想有一張曉諭貼在路旁,道:「賣人場上,不許閒雜人等往來窺視。如有不買空回者,即以打探虛實論,立行梟斬,決不姑貸!特諭。」姚繼見了,不得不害怕起來。知道只有錯來,並無錯去,身邊這幾兩銀子定是要出脫的了:「就去撞一撞造化,或者姻緣湊巧,恰好買著心上的人也未見得;就使不能相遇,另買著一位女子,只要生得齊整,像一個財主婆,就把她充了曹氏帶回家中,誰人知道來歷。」算計定了,那走到叉口堆中,隨手指定一隻,說:「這個女子是我要買的。」

  那些亂兵拿來稱準數目,喝定價錢,就架起天平來兑銀子。還喜得斤兩不多,價錢也容易出手。姚繼兑足之後,等不得抬到舟中,就在賣主面前要見個明白。及至解開袋結,還不曾張口,就有一陣雪白的光彩透出在叉口之外。

  姚繼思量道:「面白如此,則其少艾可知,這幾兩銀子被我用著了。」連忙揭開叉口,把那婦人仔細一看,就不覺高興大掃,連聲叫起屈來。原來那雪白的光彩不是面容,倒是頭髮!

  此女霜鬢皤然,面上鄃紋森起,是個五十向外六十向內的老婦。

  亂兵見他叫屈,就高聲呵叱起來,說:「你自家時運不濟,揀著老的,就叫屈也無用,還不領了快走!」說過這一句,又拔出刀來,趕他上路。

  姚繼無可奈何,只得抱出婦人離了布袋,領她同走到舟中,又把渾身上下仔細一看,只見她年紀雖老,相貌盡有可觀,不是個低微下賤之輩,不覺把一團慾火變作滿肚的慈心,不但不懊侮,倒有些得意起來,說:「我前日去十兩銀子買著一個父親,得了許多好處;今日又去幾兩銀子買著這件寶貨,焉知不在此人身上又有些好處出來?況且既已恤孤,自當憐寡,我們這兩男一女都是無告的窮民,索性把鰥寡孤獨之人合來聚在一處,有什麼不好?況且我此番去見父親,正沒有一件出手貨,何不就將此婦當了人事送他,充做一房老妾,也未嘗不可。雖有母親在堂,料想高年之人無醋可吃,再添幾個也無妨。」立定主意,就對那老婦道:「我此番買人,原要買個妻子,不想得了你來。看你這樣年紀,儘可以生得我出,我原是個無母之人,如今的意思,要把你認做母親,不知你肯不肯?」老婦聽了這句話,就吃驚打怪起來,連忙回復道:「我見官人這樣少年,買著我這個怪物,又老又醜,還只愁你懊悔不過,要推我下江,正在這邊害怕。怎麼沒緣沒故說起這樣話來?豈不把人折死!」

  姚繼見她心肯,倒頭就拜。拜了起來,隨即安排飯食與她充饑。又怕身上寒冷,把自己的衣服脫與她穿著。

  那婦人感激不過,竟號啕痛哭起來。哭了一會,又對他道:

  「我受你如此大恩,雖然必有後報,只是眼前等不得。如今現有一樁好事,勸你去做來。我們同伴之中有許多少年女子,都要變賣。內中更有一個,可稱絕世佳人,德性既好,又是舊家,正好與你作對。那些亂兵要把醜的老的都賣盡了,方才賣到這些人。今日腳貨已完,明日就輪到此輩了,你快快辦些銀子,去買了來。」姚繼道:「如此極好。只是一件,那最好的一個混在眾人之中,又有布袋盛了,我如何認得出?」老婦道:

  「不妨,我有個法子教你。她袖子裡面藏著一件東西,約有一尺長、半寸闊,不知是件什麼器皿,時刻藏在身邊,不肯丟棄。你走到的時節,隔著叉口把各人的袖子都捏一捏,但有這件東西的即是此人,你只管買就是了。」姚繼聽了這句話,甚是動心,當夜醒到天明,不曾合眼。第二日起來,帶了銀包,又往人行去貿易。依著老婦的話,果然去摸袖子,又果然摸著一個有件硬物橫在袖中,就指定叉口,說定價錢,交易了這宗奇貨。買成之後,恐怕當面開出來有人要搶奪,竟把她連人連袋抱到舟中,又叫駕撐開了船,直放到沒人之處,方才解看。

  你道此女是誰?原來不姓張、不姓李,恰好姓曹,就是他舊日東君之女,向來心上之人。兩下原有私情,要約為夫婦,袖中的硬物乃玉尺一根,是姚繼一向量布之物,送與她做表記的;雖然遇了大難,尚且一刻不離,那段生死不忘的情份,就不問可知了。這一對情人忽然會於此地,你說他喜也不喜!樂也不樂!此女與老婦原是同難之人,如今又做了婆媳,分外覺得有情,就是嫡親的兒婦,也不過如此。

  姚繼恤孤的利錢雖有了指望,還不曾到手,反是憐寡的利息隨放隨收,不曾遲了一日。可見做好事的再不折本。奉勸世人,雖不可以姚繼為法,個個買人做爺娘,亦不可以姚繼為戒,置鰥寡孤獨之人於不問也。

◀上一回 下一回▶
覺世名言十二樓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