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 詞林典故 卷四 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詞林典故卷四
  恩遇
  人臣躬膺眷遇垂之簡册於以見恵下之恩焉於以見禮賢之盛焉於以見逢時之幸焉非徒矜耀寵光流艷筆札而已我
  
  列聖加恩詞苑諸臣
  異數殊榮超軼徃古
  國史所録私集所傳不可勝紀掇其尤著者彚叙於篇至前代東壁西清類多優遇第其間或跡渉乎燕私誼弛於莊敬不能髣髴我
  朝之恭儉慈恵足以垂訓方来者則闕而不書懼䙝也又翰林昉自開元其禮遇所加必自設有專官斯徴故實故是篇採擷舊聞斷自唐始
  
  唐武徳四年開館以延文學之士杜如晦房𤣥齡虞世南褚亮姚思㢘李通元蔡允恭薛元敬顔相時蘇朂于志寜蘇世長薛収李守素陸徳眀孔穎達蓋文達許敬宗等十八人並以夲官兼文學館學士分番直宿恩禮優厚士大夫得與其選者時人謂之登瀛洲通鑑
  按武徳乃唐髙祖紀元其文學館學士則太宗為秦王時府中所署也李肇翰林志首載其事韋(⿱𫝀吊)執誼翰林故事云貞觀中秘書監虞世南等十八人或秦府故僚或當時才彦並以𢎞文館學士會於禁中内参謀議出侍乗轡入陪燕私當時號為十八學士所記與史文㣲異
  唐景龍二年始於修文館置大學士四貟學士八員直學士十二員於是李嶠宗楚客趙彦昭韋(⿱𫝀吊)嗣立為大學士李適劉憲崔湜鄭愔盧藏用李乂岑羲劉子元為學士薛稷馬懷素宋之問武平一杜審言沈佺期閻朝隠等為直學士其後被選者不一凡饗會游豫惟宰相直學士得従春幸梨園並渭水祓除則賜栁圏辟癘夏宴葡萄園賜朱櫻秋登慈恩浮圗獻菊花酒稱夀冬幸新豐歴白鹿觀登驪山賜浴湯池給香粉蘭澤從行給翔麟馬品官黄衣各一帝賦詩學士皆屬和當時人所欽慕全唐詩話
  唐孔帖張說進中書令詔說與禮官學士置酒集仙殿曰朕今與賢者樂於此當遂為集賢殿乃下制改麗正書院為集賢殿書院而授說學士知院事淵鑑類函
  唐眀皇於勤政樓以七寳装成山座髙七尺召諸學士講論古今勝者升座張九齡論辨風生首登此座翰林志
  唐姚崇為學士眀皇思崇欲與論時務令侍御者歩輦召来時人榮之唐書
  唐李白召見金鑾殿草和蕃書思若懸河帝以七寳牀賜食御手調羮以飲之翰林志
  按唐范𫝊正作李白碑云天寳初召見金鑾殿𤣥宗嘉之褐衣恩遇前古無比遂直翰林專掌密命而李肇韋(⿱𫝀吊)執誼並云𤣥宗建翰林院韓紘閻伯璵陳兼李白等皆在焉雖假其名並不職事陸贄亦云𤣥宗建翰林止於倡和文章批答表疏其於樞密輙不預知四人與天寳相去未逺然已不同如此碑文又云上泛白蓮池召白作序時已被酒翰林院中乃命髙力士掖以登舟而開寳遺記則云𤣥宗在沉香亭觀牡丹盛放召白使作樂府白方醉甚乃令髙力士扶掖升殿上自以水洗其面使醒於是作清平調辭亦與碑文互異
  又按後世多稱李白為翰林學士似有專官然碑文止曰直翰林即宋時刻白詩文皆曰李供奉集
  唐𤣥宗置麴清潭砌以銀甎泥以石粉貯三辰酒一萬車以賜當制學士等雲仙雜記
  唐陸贄始入翰林年尚少天子常以輩行呼而不名在奉天朝夕進見然小心精宻未嘗有過由是帝親倚至觧衣衣之雖外有宰相主大議而贄常居中參裁可否時號内相唐書
  按陸贄集序云贄扈従行在啓沃謀猷上特所親信有時燕語不以公卿指名但呼陸九而已又従官相失上夜召不至令於禁旅曰得陸贄者賞千金頃之乃至太子諸王皆賀
  唐韋處厚知制誥召入翰林院别充侍講學士嘗侍遊蓬莱池延問六經大義退而進法言十二篇上優詔答之賜以金紫内署故事與外庭不同凡言學士必草詔書有侍講者専備顧問至是上思有以寵之乃使内謁者申命去侍講之稱劉禹錫序
  唐韋綬在翰林徳宗嘗幸其院綬方寢學士鄭絪欲馳告之上不許時適天寒以従妃蜀纈袍覆之而去唐書
  唐德宗幸金鑾院問學士鄭餘慶曰近日有衣作否餘慶對曰無之乃賜百縑令作寒服唐國史補
  唐元和時館閣湯飲待學士者煎麒麟草雲仙雜記唐學士初上賜食皆蓬池魚膾夏至須冰及酒以酒味濃和冰而飲禁中有郢酒坊會要
  唐文宗賜翰林學士章服續有待詔亦欲賜者夲司以名上上曰賜君子小人不同日且待别日因話録
  唐令狐綯為翰林承㫖夜對禁中燭盡帝以乗輿金蓮華炬送還院吏望見以為天子来及綯至皆驚唐書
  
  宋太平興國八年召閣下舍人李穆宋白賈黄中呂䝉正李至入院時承㫖扈䝉贈詩賀之有五鳳齊飛入禁林之句其或觀稼於南薫門賞花於含芳園春盡嚴蹕百司景従幸國西之金眀池下雕輦登龍舟都人駕肩百樂具舉憩瓊林苑由複道御層樓臨軒置酒以閱繁盛兩制必侍従焉至上林春融千花萬卉妍麗冠絶上必曲宴宰衡勳舊召兩制詞臣俯龍池垂金鈎舉觴賦詩終日而罷太宗嘗謂宰執近臣曰詞臣實神仙之軄也翊日凡所進詩悉迴御毫屬和以賜焉續翰林志
  宋太宗嘗諭蘇易簡曰詞臣清美朕恨不得為之夜幸夲院易簡已寢内侍以燭自窻照之俾具衣冠紗窻燃破後不復補以示優禮同上
  宋蘇易簡撰翰林志成以獻太宗太宗大恱特賜詩二篇皆奨飾褒美之㫖其後御筆批云詩意者因卿進續翰林志美居清華之地也次續翰林志
  宋太宗於紅羅上御書飛白四字曰玉堂之署特以賜蘇易簡易簡捧歸私第耀其親易簡之母具命服焚香拜而觀之喜歎之聲動於鄰里即命置夲院中擇日懸挂乃具扃鏁於玉堂之上待詔院吏而下咸列賀於庭易簡曰自唐置學士已来㡬三百年今日方知貴矣同上
  宋太宗御便殿案上有御書飛白一紙蘇易簡請賜焉上雖許而未即子適呂䝉正奏事入見之又以為請太宗曰已許蘇某矣遽命易簡取之左右無不健羨同上
  宋蘇易簡嘗奏事歸院太宗即時宣召顧左右曰宣蘇某来及對𫾻而退上猶未起又曰召當直學士来及再對畢出未到𠫊上又曰召承㫖来葢政事多所咨訪故一日三接見而三易其稱特眷注之深厚耳同上
  宋太宗以蘇易簡久在内署費用不足特為定草麻例物每除官者朝謝日命閣門督之自是無敢闕者易簡好飲酒上嘗作戒酒勸酒詩二章草書以賜同上
  宋學士楊億初為光禄丞太宗愛其材一日後苑賞花宴詞臣億不得預乃作詩以貽諸館閣諸公不敢匿即以進呈上詰有司所以不召之故左右對以未帖職即命直學士院免謝令預晩宴其眷遇如此澠水燕談録
  宋楊億為翰林學士以久疾初愈入直乞權免十日起居詔免半月仍令出宿私第億具表謝真宗以詩批其末眷禮之盛古未有也石林燕語
  按却埽編云億初入館時年甚少故事初授館軄必以啟謝先達億啟事有曰朝無綘灌不妨賈誼之少年坐有鄒枚未害相如之末至一時稱之
  宋晁迥在翰林以文章徳行為真宗所優異因草詔命坐賜茶既夕上顧左右取燭與學士中使執以前導出内門嘗侍宴禁中賞花故事惟親王宰相則使中使為挿花餘皆自簮之上獨令内侍為迥戴花觀者榮之太平盛事
  宋真宗一日晩坐承眀殿召學士對既退中人就院宣諭曰朕適忘御袍帶卿無訝焉學士將降謝中人止之云有㫖放謝真宗禮遇詞臣厚矣澠水燕談録
  宋陳彭年在翰林所兼十餘職皆文翰清祕之目時人謂其署銜為一條冰冊府元龜
  宋錢惟演在翰苑時中秋有月上問當直學士是誰左右以姓名對命小殿對設二位召来賜酒惟演至殿側侍班俄頃女童小樂引歩輦至宣學士就坐惟演奏故事無君臣對坐之禮上云天下無事月色清美與其醉聲色何如與學士論文若要正席則外庭賜宴正欲畧去苛禮放懷飲酒固辭不已再拜就坐上引謝莊賦李白詩美其才又出御製詩示惟演惟演仰歎聖學髙妙每起謝必勅内侍扶掖不令下拜夜漏下三鼓上恱甚令左右宮嬪各取領巾裠帶或圑扇手帕求詩應之略不停輟上云豈可虚辱須與學士潤筆遂各取頭上珠花一朶装於幞頭簮不盡者置服袖中宴罷上命撤金蓮燭令内侍扶掖歸院翌日問學士夜来醉否奏云雖有酒不醉都下盛傳天子請客錢氏私誌
  宋呂溱以侍讀學士知徐州賜宴資善堂遣使諭曰此特為卿設宜盡醉也詔自今由經筵出者視為例宋史
  宋曾公亮為天章閣待制賜金紫先是待制不改服仁宗面錫之曰朕自講席賜卿所以尊寵儒臣也遂知制誥同上
  宋學士王珪召對蕊珠殿設紫花墩命坐珪詩曾陪蕊珠殿獨賜紫花墩紀其事翰林記
  宋張方平在翰林仁宗嘗手詔褒之曰卿文章典雅有三代風言行録
  宋仁宗擢司馬光為學士光上疏力辭上手以誥敇授光司馬家傳
  宋蘇軾在翰苑薄暮中使宣召入對内東門宣仁后曰學士前年為何官曰臣前年為汝州團練副使今為何官曰臣今待罪翰林學士曰何以遽至此曰遭遇太皇太后陛下曰不關老身事曰遭遇皇帝陛下曰亦不關官家事曰豈出大臣論薦曰亦不關大臣事軾驚曰臣雖無狀不敢自他途以進宣仁后曰久欲令學士知此是神宗皇帝之意帝飲食停匕箸看文字宮人私相語必蘇軾之作帝每曰竒才竒才但未及進用耳已而命坐賜茶撤御前金蓮燭送歸院聞見後録
  宋舊制學士凡召入院止賜銀鞍勒馬暨後優待特異賜金鍍銀閙裝鞍馬對衣荔枝金帶郊禋禮畢賜對衣金帶或牯犀帶金魚副之十月朔舊賜對衣紅錦袍上特以細花熟錦袍代之自是逺方之珍果天府之法釀龍鳳之茗荈伏臘之餅餌以時而賜悉加等焉續翰林志
  宋紹興十四年九月車駕幸祕書省至道山堂御幄降輦後進食畢催班右文殿下報引羣臣使相樞密侍従正任以上提舉祕書省官以下各宣名奏萬福訖𠉀御樂降階行禮畢上起詣祕閣宣羣臣觀累朝御書御製書畫古器等祕書少監以下閤下侍立俟觀書訖先退赴右文殿立班定上起歸幄更衣臣僚従駕還内如来儀賞賚羣臣有差又詔祕書省實録院官各轉一官祕書少監仍賜緋章服并御書扇館閣録
  按淳熙五年九月幸祕書省一如紹興中故事
  宋侍讀史浩錫宴澄碧殿抵暮送以金蓮燭宿玉堂直廬命作詩敘此㑹浩進古詩上御製俯同其韻玉堂雜記
  
  元天厯二年春肇開奎章閣延登儒流入侍燕閒萬㡬之暇親灑宸翰書奎章閣記刻置禁中凡墨夲悉識以天厯之寳或加用奎章閣寳應賜者必閣學士持詣榻前四復奏然後予之黄文獻集
  
  眀太祖吴元年詔學士朱升年老特賜免朝謁翰林記眀洪武初編修羅復仁者上喜其誠樸車駕一日幸其私第復仁方操塗具完壁不虞上之至也呼妻以櫈坐上上與語良久歎息而去即命工部賜第城南門外尋以為𢎞文館學士及乞致仕従之賜以大布之衣謂曰表爾樸也同上
  眀洪武初編修張藻仲歸娶詔賜驛舟寳鈔同上洪武七年皇太子臨大夲堂召東宮讃讀及諸王府讚讀等二十五人諭之曰爾等離父母去墳墓者三年矣今冬氣向深草木揺落寜不惻然動懷土之情乎吾已為請於上宜各旋歸歸即遄至毋久淹為也因出内府錢分賜以為道塗費同上
  眀初宋濓為起居注臥病京師官舍六日不入侍上顧問近臣曰老宋起居何久不見或言其有疾上憂形於色曰宋起居純飭之士侍我十五年猶一日不知何以有斯疾越三日問病勢損否或對如初上曰爾徃𫝊命俾歸養金華山中父子祖孫歡然同聚疾必易愈愈則速造朝國家文翰庶幾有賴乃出太府金以賜𠉀問之使相屬於道時方嚴肩輿之禁雖相國亦不之許特命造安車給十六人以載尤異數也同上
  眀洪武六年學士宋濓詹同侍上宴於便閣同被酒而還時監生黄㫤在院中同愛其有俊才賦詩贈之少頃復召同與濓至右順門上謂同曰卿醉猶未醒耶同對曰臣雖醉尚能作詩贈黄秀才謂㫤也上命取来觀之笑謂濓曰朕和同詩卿為朕書之濓歸與同列言之以為詞壇盛事同上
  眀洪武七年以學士宋濓老而艱於行詔太子選良馬以賜上親作馬歌令羣臣賡和示寵澤焉同上
  眀宋濓侍宴上親賦楚辭一章以賜仍命侍臣賦醉學士歌通紀㑹纂
  眀洪武九年六月上謂學士承㫖宋濓曰朕以布衣為天子卿亦起草莱列侍従為開國文臣之首俾世世與國同休戚不亦美乎趣令取子孫官之屢辭謝不敢有詔不允遂徴濓冡子瓚之子慎為殿廷禮儀司序班未幾復召濓子璲為中書舍人上時休暇輙命題試璲與慎而戒勅之笑謂濓曰朕為卿教子孫濓或奏事久稱倦上命璲慎共扶下殿翰林記
  眀洪武九年十一月學士承㫖宋濓致仕詔特贈其父原贈禮部侍郎文招為嘉議大夫禮部尚書祖德政為亞中大夫太常寺少卿誥辭皆上親製稱濓有曰德量之宏如千頃波澄之不清撓之不濁天下榮之同上
  眀學士承㫖宋濓致仕將行上曰卿去何時復来見朕幸相待數日姑徐徐行遂賜金幣文綺問卿年幾何對曰六十有八上曰藏此綺三十二年後作百嵗衣也濓請嵗一来朝眀年入朝見於端門上大喜加勞再三特勅賜醪膳諸物於寓比歸復遣中使賜上尊至於道所經行上親為之指畫既行數日上問其子璲汝父道中安否曰安未幾復謂璲曰朕疇昔之夜夢見汝父笑談如曩時汝父雖去其容儀儼然在朕目中也同上
  眀洪武十四年賜夲院官羅衣各一襲同上
  眀洪武十六年正月以右贊善董倫為左春坊大學士賜文綺六疋鈔五十錠十七年三月賜學士宋訥文綺帛各二疋鈔十錠同上
  眀永樂初萬壽聖節學士侍宴奉天殿近侍及修史官宴中左門正旦元宵端午重陽冬至臘日等節徃徃宴於禁庭皇后皇太子千秋節亦如之若御三殿筵宴於内閣學士尤隆至或有撤御筵玉食以遺其父母者同上
  眀沈度弟粲皆善書永樂初詔部簡能書者入翰林度與選名出朝士右凡金版玉冊用之朝廷藏祕府頒屬國必命之書遂由翰林典籍擢檢討歴修撰遷侍讀學士粲自翰林待詔遷中書舍人擢侍讀進階大理少卿兄弟並賜織金衣鏤姓名於象簡泥之以金時號度粲大小學士眀史
  眀永樂三年命學士解縉等選新進士才識英敏者就文淵閣進學於是選修撰曾棨等凡二十八人以應二十八宿時庶吉士周忱自陳年少願進學上喜曰此有志之士也命増忱為二十九人人歆其榮通紀㑹纂
  眀永樂十三年七月學士楊士奇等侍文華殿上出趙孟頫所書滕王閣序賜之翰林記
  眀永樂十八年四月上在西内圎殿召學士楊榮金幼孜至殿外命坐賜食其羮糜葢出於御前調和珍異非常且復有上尊熟食酪漿櫻桃之賜所賜上尊封識皆有墨印洞庭春色四字同上
  眀永樂二十年金幼孜與侍讀王英扈従北征英嘗奏事上喜曰秀才是二十八人讀書者朕需爾為用正好宣力又諭太監孟驥曰秀才有事即令入見毋阻二十一年楊榮扈従西征一應軍務悉命榮掌之日夕或三接或五接每以楊學士稱之而不名同上
  眀永樂中上召學士楊士竒等七人謂之曰朕即位以来爾等朝夕在左右敬慎勿怠宜益謹厥終士竒等對曰臣等猥䝉委任敢不勉圗報稱上大恱賜象笏幞頭公服尋賜二品織金紵絲衣士竒等入謝且言恩禮太過上曰卿等翊贊之功不在尚書下故特賜二品服以示旌異豈為過哉同上
  眀永樂中上時至閣中必有厚賚或閱諸學士及庶吉士所製詩文詰問評論以為樂同上
  眀仁宗建𢎞文閣於思善門作印章命翰林學士楊溥掌閣事侍講王璉佐之親舉印授溥曰朕用卿等於左右非止助益學問亦欲廣知民事為理道之助卿等如有建白即以此封識進明典故紀聞
  眀宣徳初内閣學士楊士竒等被賜玉帶瑪瑙鶴頂龜筩琥珀花犀合香諸帶及龍骨等繫腰皮裘黑貂銀䑕帽少詹事曾棨王直賜寳帶王英賜金鑲琥珀麒麟帶各有差翰林記
  眀宣德三年七月召尚書兼學士蹇義夏元吉楊榮楊士竒等同逰東苑上命臨河舉網得魚數尾令中官具酒饌賜魚羮既而賜以金帛縧環玉鉤等物又賜宴於東廡被㫖盡醉而歸同上
  眀宣徳四年十月車駕幸文淵閣周視大學士寓直之所命増益屋宇兼賜飲饌器用次日謝恩已而復賜詩及寳鈔學士李時勉等皆預焉七年駕幸史館賦招隠之歌學士錢習禮等迎謁俱被賜賚同上
  眀宣徳八年四月命羣臣逰西苑翰林則少傅楊士竒楊榮少詹事王英王直侍讀學士李時勉錢習禮與焉中官傳上命賜黄封之酒御廚之珍爵數行時久未雨忽隂雲東来微雨霑席相與引滿勸酬盡醉而出東里集
  眀宣德中賜楊溥第在東安門外天順元年冬賜李賢甲第一區同上
  眀宣宗初即位起學士李時勉用之一日幸文淵閣賜諸學士飲呼時勉謂曰卿非朕安得飲此酒時勉頓首謝他日侍逰東苑上賜時勉酒酌以上所御金甌時勉辭曰臣可與陛下同飲不敢與陛下同器上恱命賜以銀爵既醉上出御製詩俾和之翰林記
  眀宣宗初特詔翰林諸詞臣還鄉焚黄同上
  按焚黄之式起於宋時葢為居官晉秩以封贈誥詞别謄於黄紙而焚之榮其親也
  眀天順中賜大學士李賢陳文等玉帶學士呂原等金帶暨玉杯錦服貂帽之賚嵗無虚月同上
  眀成化中學士王憲掌院事賜金帶侍讀學士彭華攝詹事亦賜金帶故事學士非典密務侍日講者不與是賜葢異數也同上
  眀成化中憲宗一日於内庫得古帖斷爛不可讀命中使持至内館使理之適檢討傅瀚在直次為韻語須㬰而成上大恱有珍饌法酒之賜同上
  眀正德五年寜夏平賜大學士賞功金牌而詹事學士及日講官皆預焉前此未有也翰林記
  皇朝
  祖宗嘉恵詞臣寵榮備至
  皇上親臨院署右文稽古備詳
  盛典卷中兹不載述若夫恩遇之見於
  列朝者懿文洽禮皆類次焉
  優眷
  世祖順治十年國史院檢討王熙
  召見𢎞文院
  命以國語奏對隨擢國子監司業並
  賜洪武寳訓三國志二書十一年秋擢司經局洗馬十月
  熙侍直
  南苑
  上猝至直幄閱熙所譯書稱善久之令長直
  南苑十二年隨獵
  賜乗御馬十三年選日講官熙未列名
  特㫖擢用其年冬
  上幸景山臻禄閣
  召講官進講熙講堯典稱
  㫖命每日進講又
  諭嗣後不必立講遂侍坐十四年又
  諭駕出即隨不必請㫖其年七月陞𢎞文院學士時熙父
  崇簡任國史院學士
  上諭曰父子同官古今所少以爾誠恪特加此恩
  十六年修撰徐元文以
  廷對第一特䝉
  眷注嘗扈従
  南苑
  賜乗御馬令學士折庫納為執鞚折庫納元文館師也因
  謝不敢乃改命侍衞又嘗晩對
  便殿夜分
  賜饌
  上問従者得毋饑乎復令侍衞賜之食
  聖祖康熙十二年七月
  諭講官傅達禮朕或出郊外或幸南苑嘗不輟講以此翰林官員每次隨従但翰林各官俱逺離家鄉京城毫無資産扈従不免艱苦殊為可念嗣後扈従講官所用帳房及一切應用物件酌定數目由内府給與
  是年十月編修張英孫在豐扈従
  南苑入夜值大風雨
  上在行宮謂侍臣曰兩翰林恐油幕未具得毋有沾濕之苦時已漏盡三鼓
  命中使至學士傅達禮帳中傳
  諭移於五店
  皇莊安宿學士回奏臣已為二人料理何敢煩
  聖慮時英等已就枕翌日學士傳
  㫖英等詣
  行在恭謝是月
  上在南苑行宮方張燈伸紙作大書中夜傳侍讀學士喇沙里至前復問兩翰林此時作何事對曰方在直廬讀書
  上曰可令兩人各賦良馬詩學士請問良馬狀
  上曰此不必論古人以騏驥比君子所謂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即日恭賦二律以進
  十七年正月
  召學士陳廷敬同户部郎中王士正見於
  懋勤殿
  命各以所作詩進呈
  温語良久至誦廷敬
  賜石榴子詩風霜歴後含苞實只有丹心老不迷䝉恩褒美
  命至南書房撤
  御膳以賜内侍齎二題
  命賦詩夜漏下乃退
  是年夏
  駕幸景山
  命學士張英侍讀髙士竒従
  上賦夏日登景山同翰林張英髙士竒作詩一章七月復御書是詩以賜英等
  駕幸西山將至潭柘寺
  上命士竒於馬上聨句二首
  十八年五月
  命内廷供奉周道寫侍讀學士張英小像裝潢成軸賜之
  是年學士孫在豐扈従
  南苑翼圍之内有麞鋌走
  上以御用弓矢授在豐射得麞遂
  賜之謂大臣曰孫在豐文武材也及試武進士
  上復命在豐射射連中
  上大恱語侍衞是固曩日射麞者也後嘗扈
  駕南廵至蘇州
  上傳諭云孫在豐家湖州去此不逺可一徃省親瀕行復諭汝来不必至江寜第於淮揚詣行在其金陵名勝有應留名處汝係従官必為爾題名也
  二十年六月侍講髙士竒偶病時熱
  命御醫診視
  上以御札令編修杜訥謄寫於小牋之上遣内侍齎白金
  五十兩
  賜之
  二十五年四月講官陳元龍侍班
  乾清宮西煖閣啟奏畢
  上顧元龍曰爾精於楷書朕素知可寫大字一幅因令就御案作書内侍濡毫伸紙
  上降座立案前觀書書畢
  嘉奬良久出
  御書闕里碑文賜觀及退食晝漏已頻移矣二十八年聖駕南廵至濟南登城閱視畢
  回輦將下城従官皆控馬立女牆傍
  上顧講官陳元龍曰爾書生可即乗馬隨朕而行勿落後擁擠可慮隨令中使扶元龍上馬
  是年
  駕至浙江杭州
  幸髙士竒西溪山莊
  賜五言詩一首並
  御書竹窻二字
  三十五年秋韓菼任翰林院掌院學士累陞至禮部尚書皆學士如故
  上嘗語大臣云韓菼天下才風度好奏對亦誠實又云韓菼學問優長文章古雅前代所僅有也又云韓菼所為文能道朕意中事凡應奉文字每進一篇輙稱善館閣
  撰述菼必與焉
  三十九年七月
  諭大學士等翰林官及庻吉士内有極貧者此等如何施恩有益供職並給假回籍之翰林官庻吉士有生計艱難無力至京者該督撫酌量資助令其来京又各省學道不差翰林官嗣後應一併差遣爾等議奏尋議各省學道自講讀以下應列名請差翰林官貧乏者月給銀三兩得
  㫖依議翰林官所學優長朕俱知之但其為人尚未深悉此後學道缺出除告假在籍日期不論外較俸派出互
  見職掌卷中
  四十二年二月中允蔡升元恭迎
  聖駕
  召入御舟問對移時
  天顔温霽問爾同年皆為大僚爾何故久不来京升元以
  三代未𦵏為對行十餘里
  命中使引上副舟仍令移傍
  御舟
  上諭眀日至杭州再賜爾字十六日恭進迎鑾詩聖壽萬年頌
  上披閱之下再三稱賞隨令入
  行殿
  命侍衞海青傳
  㫖蔡升元在講筵甚久家計甚貧爾祖父𦵏事約須多少朕給爾所費升元感激涕零不知所對海青隨傳
  㫖賜銀六百兩且令事竣速即来京又
  賜御書臨黄庭經絹字一幅
  四十三年詹事陳元龍以親病乞歸繕疏送通政司仍赴
  苑中内直中使傳
  㫖云爾告歸之疏已達覽閣票該部議奏俟部中具覆再下㫖時幾及一月爾思親念切且天氣漸熱可即起身不必等𠉀復
  賜人葠二斤傳
  㫖云可攜歸奉爾父也
  四十四年三月詹事陳元龍迎
  駕
  上倚船窻慰問詢及爾父老年無恙否元龍進呈臣民望
  幸詩冊四月
  賜御書南陔日永堂扁額
  御製詩集一部
  皇輿表一部又
  賜元龍父陳之闇内製砥石硯一方
  御書金扇一柄閏四月又
  賜之闇人葠二斤並追
  賜元龍母陸氏慈教貽庥扁額傳
  諭云爾有老親在家可従此辭歸不必逺送
  是年五月
  上御淵鑒齋召大學士張玉書陳廷敬尚書王鴻緒少詹蔡升元學士查昇陳壯履王原祁編修楊瑄勵廷儀張廷玉錢名世查慎行蔣廷錫等入至雲歩石賜坐賜饌畢人賜荷花一瓶隨命由蕊珠院延賞樓泛舟回直廬
  四十八年三月
  召内廷翰林入淵鑒齋乗舟至瑞景軒蕊珠院露華樓遍
  觀各種牡丹
  皇上乾隆七年二月右庶子張鵬翀進奏經史召對便殿
  温語移時
  賜御書文綺鵬翀作紀恩詩六章次日畫春林澹靄圗
  進呈即題其上
  上用元韻俯和
  龍章立就筆不停綴兼
  命大學士張廷玉傳
  諭乗興偶成非誇多鬭靡蹈翫物喪志之戒鵬翀復於宮門賡韻以進
  上嘉其敏㨗復
  賚松花緑石硯一方鵬翀又嘗進日長山静便面并詩上仍用其韻
  立賜詩八章先後進和詩不可勝紀
  謹按自古君臣倡和如帝舜臯陶之賡歌成王召穆公之遂歌尚已三代以下若唐太宗宋仁宗君臣間並得拜颺矢音之遺意然皆君倡臣和者為多
  皇上於臣下之作
  特賜和章且軫民依則廑乎重農望雨之心眷詞臣則擬以撤燭送歸之事視昔鳳池榮遇倍萬過之敬登
  聖製鴻篇於藝文卷中以誌曠典
  是年十月
  上於紫光閣閱武舉騎射講官張鵬翀侍班屢荷天語垂問試畢㑹瑞雪應時而降
  上賦太液池泛舟咏雪示詞臣張鵬翀五言律一章宣鵬翀登
  御舟
  賜坐給筆札
  命和詩畢隨
  輦入朝賦咏雪紀恩詩四章進呈復
  示詩二章
  命翌日和進
  沈德潛以乾隆四年己未入翰林
  上知其績學晩遇
  眷顧有加
  聖製詩成時
  命賡和嘗以所作詩文進
  上賜和覺生寺大鐘歌即用其韻有我惜德潛老始達之句至乾隆十一年丙寅德潛晉階内閣學士九月朔請假𦵏親
  上賦五言長律一章以
  寵其行
  召見西暖閣
  垂問何日還朝
  恩禮款洽並
  允德潛請
  特賜誥封三代
  上復賦五言律一章十二年丁卯假滿赴
  
  上為賦沈德潛乞假𦵏親畢還朝詩以賜之五古詩一
  章以請假時奏對及還朝月日故
  聖製有朋友重然諾况在君臣間之句以未還朝時先命隨侍
  皇子讀書故有善為道孔顔之句並載藝文中遷擢
  世祖順治十年五月
  諭吏部翰林官陞轉舊例論資俸兼論才品朕思果有才品特出者何必拘於舊例右春坊右中允仍管内翰林祕書院修撰事吕宮文章簡眀氣度閒雅朕所親見著遇學士員缺即與推補以示破格用人之意
  是月又
  諭吏部内翰林𢎞文院修撰麻勒吉㑹試殿試皆居第一同庻吉士教習有志向學朕觀其氣度老成兼通清漢文義遇有侍讀學士員缺即行推補
  十一年正月
  諭内院朕時莅内院每見祕書院侍講卓彞在院供職勤慎可嘉著特陞一級以示奨勸
  聖祖康熙元年正月
  諭吏部原任大學士希福范文程𡩋完我額色黑皆自太宗文皇帝時歴任内院贊理機務効力最久勤勞素著其子宜加擢用以示鼓勵范文程子范承謨額色黑子塞色黑已補授内院學士希福𡩋完我各一子亦著以學士用
  十六年三月大將軍和碩康親王傑書將福建不肯従逆之編修李光地等題請議叙得
  㫖李光地不肯従逆差人密奏地方機宜忠貞茂著深為可嘉著従優議叙尋授光地額外侍講學士眀年十一月鎮東將軍喇哈達疏言泉州在籍侍講學士李光地遣人至臣軍中為大兵鄉導由漳平縣朝天嶺小路入安溪縣復遣人修通險道接濟軍需又躬迎大兵文臣為國盡勞請加議叙得
  㫖李光地當閩地變亂之初不肯従逆具疏密陳機宜殫竭忠貞今又遣人迎接大兵指引道路平險隘治浮橋餽食物餉軍率民兵備辦糧米供給兵衆口糧矢志滅賊實心為國深為可嘉著従優授為學士
  十九年四月
  上以日講起居注各官俱學行優長簡備顧問講解眀晰
  奉職勤勞
  勅部従優議叙議上
  上命掌院學士葉方藹加禮部尚書銜詹事沈荃加禮部侍郎銜侍讀學士蔣𢎞道侍講學士崔蔚林嚴我斯加詹事銜侍講董訥王鴻緒加侍讀學士銜侍讀學士張英授為翰林院學士兼禮部侍郎内閣中書髙士竒授為翰林院侍講食原品州同俸杜訥授為翰林院編修左春坊左庻子張玉書加詹事銜翰林院學士庫勒納詹事格爾古德侍讀學士牛鈕常書侍講學士朱馬泰侍讀阿哈達俱於現任内各加一級
  二十三年擢少詹嚴我斯侍講董訥俱為禮部侍郎兼侍讀學士
  四十年擢侍讀學士許汝霖為工部右侍郎四十四年四月
  諭大學士等原任翰林院侍讀徐倬年逾八十學問淵博可特授禮部侍郎銜以示優奨
  五十一年正月擢原任大學士張玉書子編修張逸少為翰林院侍讀學士
  世宗雍正四年九月吏部奏翰林告病休致之員恭逢恩詔俱准補用嗣後凡患病告假者或仍令休致或准其
  起用得
  㫖准其起用
  謹按康熙五十三年二月以翰林編檢庶吉士多告假者因令照致仕知縣例不准補官至是復邀
  寛典均得起用
  五年二月以河清恩
  命翰林院修撰編修檢討各加一級
  皇上乾隆三年九月
  諭内閣廣東庶吉士劉起振年届九十逺来京師著授為翰林院檢討准其回籍
  謹按庶吉士例以三年散館後授職或
  恩加不次未及散館先予授職者或已逾散館之期免其補試即予授職者如順治間則有宋徳宜崔蔚林康熙間則有沈宗敬勵廷儀汪灝蔣廷錫查慎行梅㲄成雍正間則有黄之雋張廷珩張泰基蔣溥張若靄至是劉起振以未經散館特䝉
  擢授前後如朱璂張若澄梁啟心並除編檢而已未之涂逢震以未散館即陞中允尤為異數云又按雍正九年四月
  命左都御史史貽直等率翰林院庶吉士等官前徃陕甘
  二省開導訓諭十年四月事竣得
  㫖議叙鹿邁祖孫灝朱鳳英佟保孫人龍俱授編修陳中
  薛馧李賢經色通額俱授檢討
  又按原任庶吉士董泰以分教庶吉士
  國書於乾隆四年復授庶吉士七年免散館授職編修皆非常格也
  四年十月侍讀王圗炳請告
  命加詹事銜並
  賜内造緞寧紬各二端
  侍宴
  聖祖康熙十二年六月
  上幸瀛臺御迎薰亭賜諸王以下諸臣及翰林等官宴大
  學士索額圗兵部尚書眀珠傳
  諭曰諸臣日理政務略無休暇今值荷花盛開夏景堪賞朕特召諸王貝勒等及爾諸臣同宴以示君臣偕樂其各盡歡以副朕優渥至意大學士圗海奏曰臣等躬逢
  盛世媿無寸長仰酬萬一今荷
  隆恩賜宴
  天語慇懃雖家人父子無以踰此於是
  上率諸王貝勒等於南河登舟各官次第於北河登舟徃
  来賞宴畢諸王及各官謝
  恩出
  十八年正月
  上幸西苑泛舟詞臣侍宴
  二十年七月
  賜内閣部院翰詹科道等宴於
  瀛臺
  命侍讀學士張英同内大臣主席又令内大臣佟國維等
  
  諭曰内閣及部院各衙門諸臣比年以来辦事勤勞今特召集爾等賜宴因朕方駐瀛臺即以太液池中魚藕等物賜諸臣共食之又
  賜綵緞表裏大學士率諸臣叩謝各依次坐
  上命内大臣等以金尊
  賜飲一廵宴畢諸臣各謝
  恩出越日詞臣各撰詩賦以獻
  二十一年正月
  上御乾清宮宴内閣九卿及翰詹日講官科道等九十三
  
  上命學士張英侍講髙士竒傳
  諭曰向来内殿筵宴諸臣未與今因海内乂安時當令序特於乾清宮賜宴君臣一體共樂昇平用昭上下泰交之盛諸臣當歡忭暢飲以副朕懷大學士李霨奏曰
  皇上特恩曠典千載一遇臣等不勝感激奏畢分左右班
  以次序進樂作各就位一叩頭坐
  上進膳諸臣乃飯
  上命各飽飫盡量少選撤饌更設肴核酒觴既陳大學士
  勒徳洪至
  御前跪進酒上夀畢
  上命大學士尚書都御史侍郎學士以次至
  御座前親賜飲以下諸臣俱令至
  御前賜飲又令張玉書張英傳
  諭曰今日内殿嘉宴特勅諸臣笑語無禁諸臣奉詔暢飲極歡樂奏二闋
  上復命張玉書張英傳
  諭宴畢時諸臣可近御座前觀燈朕更賜以巵酒既撤筵
  諸臣以次出
  上命羣臣有霑醉者令内官扶掖而行
  上召張玉書陳廷敬張英諭曰每見漢唐以来君臣同樂有賡和之詩今朕雖不敢效古先聖王亦欲紀一時之盛可倣柏梁體賦詩進覽廷敬奏言臣等草野賤士得
  
  天家景物䝉
  聖恩深厚真眀良喜起之休臣等身際休眀受恩逾深但
  愧報稱愈難於是廷敬等出宣
  㫖羣臣奏曰臣等敢不歌詠太平但恐不能賡颺聖徳大學士李霨言柏梁體詩首一句當恭請
  皇上御製廷敬復入奏
  上曰眀日早發翊日廷敬等至
  宮門祗𠉀侍衛捧
  御製詩序出羣臣集
  太和殿下以次賦詩凡九十三韻比詩成恭進
  御書詩序詩則
  詔詹事沈荃書之刻石養心殿摹榻装潢九月九日賜與宴諸臣人一冊又
  賜不與宴大學士王熙學士牛鈕各一冊
  二十二年正月
  召大學士九卿詹事日講官科道等
  賜上元節宴於
  乾清宮宴畢諸臣謝
  恩出復
  召大學士眀珠學士張玉書牛鈕陳廷敬
  諭曰今日因上元令節特賜卿等宴以示優眷尚有馴馬内幣令於掖門外頒賜朕念諸臣中有年力衰老不能久坐者故夜漏未闌遂爾罷讌恐口諭未悉朕懷兹書諭㫖一道示卿等可傳示諸臣知之諭曰従来君臣之分雖甚尊嚴上下之情貴相浃洽常觀唐宋盛時堂㢘不隔以成交泰之治卿等朝夕勤勞出入奏對朕心時切嘉念今將内廏馬匹及滇中新到馬匹擇其馴良易於控御者頒賜卿等加以内紵卿等其各承受示朕優眷之懷大學士各表裏六疋馬一匹尚書左都御史各表裏五疋馬一匹侍郎學士副都御史各表裏四疋馬一匹通政使大理寺卿詹事日講官各表裏三疋科道各表裏二疋
  二十三年元旦
  南書房翰林宴歸
  上復遣内侍以肴果二席各
  賜於其家
  世宗雍正四年正月
  召大臣及内廷翰林等
  賜宴於
  乾清宮宴畢
  頒賜
  聖祖御批通鑑綱目各一部並蟒緞貂皮合包等物
  是年九月九日
  上御乾清宮西暖閣召
  皇子諸王大學士九卿以下翰詹科道及武大臣之能
  詩者九十四員賦栢梁體詩
  欽定八庚韻硃書黄籖分給諸臣各一字授几賜坐筆墨
  燦陳酒肴并列内侍傳
  諭今日賦詩式燕用昭君臣一體之誼諸臣毋得過拘禮節能飲者不必限以三爵諸臣聆
  諭方共持杯染翰
  御製先成
  命大學士張廷玉捧示諸臣涵葢萬有義藴精深諸臣詩
  句次第搆就書於分韻黄籖進呈
  皇子諸王及大學士九卿等至
  御前進酒上夀
  上親賜
  皇子諸王大學士尚書都統等飲命
  皇子諸王分賜諸臣飲諸臣叩首跪飲畢趨𠉀於乾清門外少頃復召至
  乾清宮
  上陞寳座
  皇子諸王及文武諸臣分東西兩班序坐作樂進膳賜
  食演劇宴畢王以下諸臣謝
  恩趨出復
  賜餻餅瓜果等物有差
  五年九月九日
  上御正大光眀殿
  賜諸王大臣宴及緞疋有差并以雍正四年重陽慶宴栢
  梁體詩墨刻
  賜諸王大臣及翰詹等官各一冊
  皇上乾隆四年正月
  召集諸王大學士九卿翰詹科道等於
  乾清宮賦栢梁體詩
  錫賚有差
  十一年八月
  諭内閣康熙二十年七月我
  聖祖仁皇帝駐蹕瀛臺特召大學士以下各部院衙門官員賜宴命内大臣傳諭慰勞賞賚有差至今稱為盛事朕臨御以来仰賴
  上天眷祐海宇乂安今嵗京師雨暘應𠉀百榖蕃昌畿輔
  共獲有秋各省亦多収穫
  天庥滋至我君臣應額手慶成今當秋風薦爽景物咸和念兹宗藩𤓰瓞誼屬夲支大小臣工宣猷効力宜循徃典錫之宴享以昭君臣一體之意叶笙簧酒醴之歡著於瀛臺設宴夲月二十七日宴王公及近支宗親二十八日宴大學士九卿京堂翰詹科道載考古昔君臣有賞花釣魚宴飲賦詩之事諸臣内或文學侍従或翰墨素嫺者著入宴賦詩以效賡颺喜起之風焉二十八日
  賜大學士九卿京堂翰詹科道等宴於
  瀛臺
  御筆親定
  涵元殿入宴者大學士以下凡四十有八人入宴崇雅殿者又若干人届期諸臣集
  勤政門外祇竢日既升
  上御輦入
  西苑門下輦升龍舟列鹵簿於沙隄鼓吹並作
  上升隄乗小輦入
  勤政門至
  涵元殿諸臣隨入班齊樂作行禮如大朝儀禮畢諸臣以次詣席一叩頭坐尚膳進茶諸臣皆跪
  上御茶畢侍衛以茶分授諸臣皆跪飲尚膳進
  御饌承應上陳栢梁臺賦詩故事侍衛以饌分授諸臣
  進爵大臣捧觴上夀
  御前諸臣皆跪
  上賜進爵大臣酒畢
  召大學士訥親張廷玉福敏史貽直尚書梁詩正来保阿克敦汪由敦哈達哈納延泰侍郎傅恒至
  御前賜酒又
  召侍郎蔣溥舒赫徳内閣學士沈德潛
  賜酒侍衞以酒分授諸臣飲釂承應止諸臣趨階下謝宴行禮如初是日也天和日晶景物融暢
  上用唐李嶠甘露殿應制詩韻
  御製月字霞字二首大學士以下分韻者凡三十有八
  人復
  命兩殿與宴諸臣倣栢梁體
  御製首句諸臣以次賡韻詩成内侍傳
  㫖令諸臣各泛舟選勝於是黄頭並進錦纜齊牽至中
  流復
  宣大學士等選工詩者至流杯亭聫句於是大學士陳世倌及侍講學士周長發檢討陳兆崙編修朱荃程景伊朱佩蓮修撰金甡偕三十八人俱赴亭中内侍傳
  㫖各以意坐無拘班列
  上用十一真韻賦起二句又出一句諸臣各蟬聫對屬
  每臣工五人聫畢
  上仍續四句如是者數四
  天章絡繹泉湧風飛諸臣皆愧汗不能屬謂自古帝王未有如此之淹雅鴻麗天縦神速者也維時内侍持鈿榼列餖飣清流激湍中䓿萏承杯就所在而分布焉俄而不傳警蹕
  玉趾親臨諸臣迎跪進詩
  天顔晬穆
  温諭再三
  駕回復遍
  宣與宴諸臣赴水亭垂釣柔絲芳餌錦鬛爭飛既而復
  
  勤政門
  賜御書文綺珍果鮮鱗諸臣拜賜而歸翌日上表謝恩
  賚予
  已上優眷遷擢侍宴中皆有賚子以
  恩出一時未便分列仍各附夲條外若賜寳翰第宅銀幣圗籍筆硯服食等並詳於此
  世祖順治十三年二月以右庶子王熙精通
  國書
  賜御服貂裘一襲並表忠録一部是月復
  賜王熙等八人滿文資政要覽人臣儆心録各一部聖祖康熙十二年二月
  諭學士傅達禮爾衙門所進繙譯大學衍義一書朕恭呈太皇太后御覽奉
  慈諭云人主居四海臣民之上所關甚鉅然代天理物端在躬行致治興化必先修已此書法戒畢陳誠為切要爾特加意是編命儒臣繙譯刋刻更令頒賜諸臣予心欣恱特發内帑白金千兩可即賚予在事諸臣朕仰遵
  慈㫖頒賜爾等其欽承之
  是年十月
  賜講官紫貂白金文綺同時受賜者掌院學士熊賜履侍讀學士楊正中杜臻陳廷敬侍講孫在豐編修葉方藹史鶴齡張英八人
  十六年三月
  命學士喇沙里以翰林官所作詩賦詞章及真行草書進
  
  上召至懋勤殿親自披閱令書漢字呈覽以
  御臨蘇軾楷書手卷一軸賜之
  是年五月
  賜講官陳廷敬張英葉方藹
  御筆楷書清慎勤三大字草書格物二大字及趙孟頫所
  書不自棄文石刻
  是年六月
  召侍講學士張英至
  懋勤殿
  上講中庸及太極西銘之學
  命張英敷陳經書大義復
  親灑宸翰書忠孝存誠大字二幅以賜又
  賜詹事沈荃龍飛鳳舞忠恕等墨蹟
  是年九月
  上御懋勤殿
  諭講官喇沙里陳廷敬張英爾等每日進講啟導朕心甚有禆益嗣後天氣漸寒特賜爾等貂皮各五十張表裏緞各二疋
  是年
  賜張英髙士竒居第各一所於西華門内互見職掌卷中
  謹按詞臣儤直
  禁城向無邸第是以
  特恩賞給同時如編修勵杜訥檢討朱彞尊等均得被賜
  
  十七年閏三月
  賜侍講學士張英凉帽鞾襪及羅紵表裏是時學士陳廷
  敬葉方藹侍讀王士正同入内直
  上頻賜櫻桃蘋果及櫻桃漿乳酪茶六安茶等物其茶以
  黄羅緘封上有六安州紅印四月復
  賜天花
  特頒手勅云朕召卿等編纂適五臺山貢天花鮮馨罕有可稱佳味特賜卿等使知名山風土也用烏絲闌書又
  賜講官陳廷敬葉方藹王士正
  御書人二幅士正得存誠二字唐人張繼楓橋詩廷敬得龍飛鳳舞四大字唐詩一首曲江垂栁一條條云云方藹得存誠二字唐人崔國輔詩遺却珊瑚鞭云云别賜士正石刻二幅一清慎勤三大字一格物二字
  諭云去冬曾以石刻賜講筵諸臣時爾士正未與故特頒賜八月士正同陳廷敬葉方藹張英入直和
  御製賜輔國將軍俄啟詩仍令次日攜名字印章入内各
  書一幅即𤼵
  養心殿装潢隨
  御筆同賜之
  是月
  賜學士張英新貢龍井天池珍茗二瓶髙麗人葠一函
  十九年六月
  上以御書卷軸賜學士庫勒納葉方藹詹事格爾古徳沈荃侍讀學士牛鈕常書崔蔚林蔣𢎞道侍講學士張玉書嚴我斯侍講董訥王鴻緒各一
  諭曰爾等為文學侍従之臣即有成就徳業之責故因所請輙以頒賜其悉朕意
  二十一年二月學士張英請假𦵏父
  特頒手勅曰諭張英爾素性醇樸侍従有年朝夕講筵恪恭盡職兹因爾父未𦵏具疏請假朕念人子至情忠孝皆出一理准假南還特賜白金五百兩表裏二十疋既旌爾之勤勞兼資墓田之用爾其欽悉惓惓至意
  二十三年十月
  諭江寜廵撫湯斌曰吴中縉紳汪琬原係翰林為人厚重學問優通且居鄉安靜不預外事特賜御筆手卷一軸爾遣人付與不必令其来見著即在家謝恩
  三十二年
  賜掌院學士韓菼
  御書篤志經學四大字
  三十四年三月
  賜講官陳元龍
  御書鳳池良彦四大字三十七年復
  賜御書手卷一軸三十八年復
  賜内製松花緑石硯一方
  是年學士張廷瓚扈
  駕南廵
  賜御書玉堂二大字又
  賜御書傳恭堂扁額
  是年
  駕至蘇州在籍檢討尤侗進頌及詩
  御書鶴棲堂三大字以賜
  謹按詞臣
  恩賜寳翰皆在朝者為多先是惟汪琬以在籍䝉頒御書嗣如浙江在籍少詹事邵逺平亦得
  賜蓬觀二字並稱殊典云
  四十年四月
  上御便殿作書
  召内直翰林賜觀
  諭云爾等家中各有堂名不妨自言當書以賜陳元龍跪
  奏臣父年踰八十擬請愛日堂三字
  上即揮毫賜之
  謹按前此頒賜従臣堂顔多隨其職任所在以寓奨勵兹復
  命書其所欲書者以進尤見體羣臣之盛意同時諭德查
  昇擬上澹逺二字亦得所請焉
  四十一年
  召大學士九卿翰詹等至
  保和殿
  頒賜御書有差
  諭曰尋章摘句非帝王本務朕四十餘年惟日兢兢未嘗晷刻稍釋萬幾政事之暇偶好書射歴年所積臨摹字幅以賜卿等
  是年
  聖駕南廵在籍諸臣来朝
  特賜侍講蕭惟豫編修田需各
  御書一幅傳
  㫖以爾二人乃老翰林故有是賜
  是年六月
  御書道德仁藝四字賜翰林院徳業仁義四字賜詹事府
  四十二年春
  聖駕南廵至吴又
  賜在籍檢討尤侗字幅即於其家擢授侍講
  是年四月
  賜内直翰林
  御書扇五月
  上避暑口外講官被賜紗葛衣各一襲六月
  駕幸釣臺
  召隨駕講官賜饍釣魚又以玉饌紅蓮米飯栁根魚羮賜之先後
  賜食不可勝紀
  四十三年三月庶吉士蔣廷錫以迎養其母請假歸里
  上賜第苑西以待之
  是月
  賜内直翰林食榆錢糝五月復
  賜髙麗米糉
  諭曰此米出髙麗自
  太宗朝嵗貢百石為端午上供
  四十四年正月
  賜少詹事蔡升元
  御書世恩堂匾額
  是年
  上廵幸塞外
  諭翰林張廷玉勵廷儀蔣廷錫查慎行錢名世等曰昔太宗皇帝謂此地宜立田牧今果蕃息若此因
  賜各官馬一匹羊二頭
  是年七月
  賜講官查慎行
  御書敬業堂扁額
  五十五年三月
  賜翰林諸臣松花緑石硯中使宣
  㫖查慎行吴廷楨廖賡謨宋至吴士玉五人向在武英殿纂修着揀式樣佳者給與
  五十六年正月
  賜大學士及翰林官周易折中各一部
  世宗雍正三年十月
  賜翰林詹事官扁綾一百幅
  六年九月
  賜翰詹諸臣
  世祖章皇帝御製人臣儆心録各一部
  十三年四月
  賜翰詹諸臣
  聖祖仁皇帝御製全集各一部
  皇上乾隆元年六月
  諭内閣翰林余棟丁母憂著賞給内庫銀五百兩為喪事之用
  三年九月
  諭内閣今日編修彭樹葵奏進經史講義引用魏徴十思疏内之語以為人君之徳在於慎思且衍十思之義為箴十首詞亦典雅尚近古人箴規之意與泛論經史者不同甚屬可嘉著賞内用緞二匹筆墨二種以示優奨
  四年四月
  賜翰詹諸臣
  世宗憲皇帝御製文集各一部
  是年五月眀史告成
  賜夲館官及
  武英殿翰林官人各一部
  五年十月
  賜翰詹諸臣
  御製樂善堂文集日知薈說各一部
  六年正月
  賜翰詹諸臣
  欽定四書文各一部
  九年四月
  賜翰詹諸臣
  御製盛京賦各一部
  十年正月
  賜翰詹諸臣
  御製圎眀園四十景詩各一部
  詞科
  聖祖康熙十七年正月
  諭吏部自古一代之興必有博學鴻儒振起文運闡𤼵經史潤色詞章以備顧問著作之選朕萬幾餘暇㳺心文翰思得博學之士用資典學我朝定鼎以来崇儒重道培養人材四海之廣豈無竒才碩彦學問淵通文藻瑰麗可以追踪前喆者凡有學行兼優文詞卓越之人不論已仕未仕令在京三品以上及科道官員在外督撫布按各舉所知朕將親試録用其餘内外各官果有真知灼見在内開送吏部在外開報督撫代為題薦務令虚公延訪期得真才以副朕求賢右文之意於是大學士李霨等薦原任副使道曹溶等七十七人
  上命俟各員赴部齊集之日請㫖其在外現任者不必開
  缺是年十一月大學士承
  㫖令户部酌議貼給俸廪并薪炭銀兩按月稽領十八年
  三月初一日
  御試博學鴻儒一百四十三人於
  體仁閣
  賜宴時陪宴者吏部尚書二員掌院學士二員
  欽命題璿璣玉衡賦省耕詩五言排律二十韻既納卷命大學士李霨杜立徳馮溥掌院學士葉方藹閱卷進呈御定一等彭孫遹等二十人二等李来泰等三十人俱令纂修眀史其作何分别授職及未取人員内有年老者作何量給職銜俱下部議尋議上
  上命閣臣取前代制科舊例来閱閱畢
  上乃降㫖薦舉取中人員俱授為翰林院官應給職銜者再議具奏其杜越傅山王芳榖等文學素著念其年邁従優加銜以示恩榮於是吏部復議已仕者俱照品級授講讀宮坊編修等未仕者概授檢討纂修眀史杜越等俱授内閣中書聼其回籍従之其各員中選名第先後及擢授官階等差詳著題名卷中
  世宗雍正十一年四月
  諭内閣國家聲教覃敷人文蔚起加恩科目樂育羣才彬彬乎盛矣朕惟博學宏詞之科所以待卓越淹通之士俾之黼黻皇猷潤色鴻業膺著作之任備顧問之選
  聖祖仁皇帝康熙十七年
  特詔内外大臣薦舉博學鴻儒召試授職一時名儒碩彦多預其選得人號為極盛迄今數十年来館閣詞林儲材雖廣而宏通博雅淹貫古今者未嘗廣為捜羅以示鼓厲自古文教休眀之日必有瑰竒大雅之才况䝉
  聖祖仁皇帝六十餘年夀考作人之盛涵濡教澤薄海従風朕延攬維殷闢門籲俊敦崇實學諭㫖屢頒宜有品行端醇文才優贍枕經葄史殫見洽聞足稱博學宏詞之選者所當特修曠典嘉予旁求除現任翰詹官員無庸再膺薦舉外其他已仕未仕之人在京著滿漢三品以上各舉所知彚送内閣在外著督撫㑹同該學政悉心體訪遴選考騐保題送部轉交内閣務期虚公詳慎捜拔真才朕將臨軒親試優加録用廣示興賢之典茂昭稽古之榮應行事宜著大學士九卿㑹議具奏十三
  年二月以直省奏薦人員尚少復
  勅内外大臣廣行遴選十三年十一月
  皇上諭内閣國家久道化成人文蔚起
  皇考樂育人材
  特降諭㫖令直省督撫及在朝大臣各保舉博學宏詞以
  備制作之選乃直省奉
  詔已及二年而所舉人數寥寥朕思天下之大人材之衆豈無足膺是舉者一則各懷慎重觀望之心一則鑒衡之明視乎在已之學問或已實空疎難以物色流品此所以遲回而不能决也然際此盛典安可久稽朕用再為申諭凡在内大臣及各省督撫務宜悉心延訪速行保薦定於一年之内齊集京師𠉀㫖廷試倘直省中實無可舉亦即具夲題覆乾隆元年二月
  諭内閣内外臣工所舉博學宏詞聞已有一百餘人祇因到京未齊不便即行考試其赴考先至者未免旅
  食艱難著従三月為始每人月給銀四兩資其膏火在户部按名給𤼵考試後停止若有現任在京食俸者即不必支給並行文外省令未到之人俱於九月以前到京若該省無續舉之人亦即報部知之免致久待尋大學士等奏保舉博學宏詞一百七十六人應照康熙十八年例行至期赴
  太和殿前考試
  上諭天氣漸寒著於保和殿内考試九月二十六二十
  八二日
  御試保和殿
  賜宴
  欽命第一塲題五六天地之中合賦以敬授民時聖人所先為韻賦得山雞舞鏡詩七言排律十二韻得山字黄鍾為萬事根夲論
  欽命第二塲題
  制曰儒者之學莫尚於窮經經籍浩繁毋煩臚舉今試撮其大綱凡通儒所宜共暁者為多士詢焉經之名昉於何時五經六經七經九經十一經十三經之名分於何代秦燄雖烈而不能掩其光者藏於何人所藏何書其後出於何地獻於何朝頒於何世各經授受源流何所依據章句註疏傳解箋詁之屬有何異同其施諸學宮用以取士者何所因革又如古有三易夏何以稱連山殷何以稱歸藏周何以稱周易且連山不始於夏歸藏不始於殷周易不始於周其說可得聞歟傳周易者有四家其興廢可得考歟書何以有古文今文之别詩何以有齊魯韓毛之殊春秋左氏公榖而外又何以有鄒氏夾氏鐸氏虞氏之類諸家分門别派其說可悉數歟禮始於髙唐生顯於后蒼其轉相傳述者誰歟二戴何刪馬氏何補冬官何缺儀禮何逸羣儒議論紛紜其說可詳陳歟論語何以有魯論齊論大學孝經何以有古夲今夲爾雅或曰周公作或曰子夏作其說何居孟子何以或刪或疑或翼或尊何其識之相逺歟惟中庸無異說而學庸二萹原皆載於戴記其别為詮說而列於四書者自何而始歟凡此經傳源委其能條分縷析闡其微言抉其奥義而銖黍之不爽歟漢唐以經學取士或專通或兼通或帖十通五皆得與選舉之格多士果能博學該通條對精詳斷制眀决者固膺上第即或就所已知各抒所見而言有條理詞歸雅馴亦足以備採擇其悉言無隠朕将親覽焉
  制曰儒者學術之要先經次史凡具淵通之學必擅著作之材然非熟於掌故周知上下數千載之事理而剖决其是非者不足以語此則史學尚矣今之稱正史者皆曰廿一史豈廿一史之外别無正史歟又豈正史之外别無他史歟考之漢唐宋藝文志及隋經籍志所載諸史其名類甚多而稱史學者惟以班馬諸人為宗何歟史記漢書成於遷固不自遷固始也開之者誰補之者誰註解之者又誰也范史一書與馬班並稱三史而袁宏荀恱之作獨不可嫓美歟陳夀之志帝魏退蜀正統已紊孰稱其是孰正其非可與三史並𫝊歟即三史之書又果無遺憾歟晉書創於何人共有幾家唐太宗命房喬等再加撰次其稱房喬者何人也其稱房喬等者又共幾人也觀其文多駢麗史體固應然歟南北史皆成於李延夀而考之南朝北朝各有專史乃延夀復為合之合者可取則專者宜刪專者既行則合者可廢而八書二史皆得並行辭多重複後之作者獨不可彚而修之歟六朝之後隋書頗善其所撰諸志綜覈尤工近世儒者專稱五代史而不及隋書又何說也唐書新舊二編各有短長自新書出而舊書流布無多不得並載十七史中其故何歟梁唐晉漢周皆有史薛居正嘗修之歐陽氏之夲誠善矣而薛氏之夲猶可得見歟宋遼金三史已不及前代而元史成於倉猝舛謬尤多乃後儒罕能刪定以成佳史豈古今人果不相及歟且史之體有二曰編年曰紀傳紀傳之善自司馬遷史記始而編年之善則自司馬光通鑑始通鑑夲春秋之法至朱子則綱仿春秋目仿左氏而前編續編之作亦皆得其遺意此外體例甚繁沿革互異作史者奚啻數百家多士有能悉數其姓氏詳其名目以證其是非者歟將備舉作者之優劣以考正諸史之得失則一代著作之任殊有厚望焉毋勦說毋雷同毋茍且以干名毋狥人以自誤有志進取者尚慎旃哉其各矢乃心獨抒所見以毋負朕延訪之至意越日
  命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吏部侍郎邵基閱卷擬取一
  等五人二等十人
  上親加裁定令分别授職於是大學士等察例以聞一等劉綸等五人均授翰林院編修二等楊度汪等十人内由科甲出身者授翰林院檢討餘授翰林院庶吉士十月初五日引
  見養心殿
  賜御製日知薈說人各一部二年七月十一十三二日御試被薦續到博學宏詞於體仁閣
  賜宴
  欽命第一塲題
  制曰士不通經不適於用治經之學於民生夲務先王體國經野之宜尤所當考詳而切究者周禮九職首列三農所謂三農者以地别耶以人别耶其各見於注疏者同異若何禹貢之三壌周禮之再易爾雅亦曰三田又何所稱指也上農夫食九人下至五人又何差别之殊也夫通勞逸而人力可均畫井疆而地利先辨井田五義見於何書條目若何五地九土九地九田九等十二土分見於何書其條目若何多士剖析言之無泛無隠朕將親覽焉
  制曰稽古碩儒名臣嘉猷讜論彪炳方策略舉數端聊用咨詢夫六籍之微言無論已三夲六務三具四齊其說維何賢良三策鼂董不同者焉在言世務書嚴徐所見者孰優仲長統之稱政論申鑒之詳政體其言可采者皆得而敷陳歟嗣是而後莫切於十思之疏五規之論至以十事陳說唐宋諸臣不一而足何人何事孰為得失可得而論述臚列歟伊川言先務紫陽言大夲純儒之學異於管荀諸人者又何在也多士數其辭陳其義能條對者朕嘉與之
  欽命第二塲題指佞草賦以生於堯堦有佞必指為韻賦得良玉比君子詩七言排律十二韻得来字復見天心論
  命大學士張廷玉尚書孫嘉淦閱卷
  御定一等萬松齡一人授檢討二等朱荃等三人各授檢討庶吉士如元年例並詳題名卷中
  謹按唐書選舉志云天子自召者曰制舉凡選未滿而試文三篇謂之宏詞中者即授官又按宋史云紹聖初置宏詞科嵗許進士及第者請試如見守官則受代乃請試章表露布檄書用駢儷體頌箴銘誡諭序記用古體或駢儷凡試二日四題取毋過五人大觀四年改置詞學兼茂科取毋過三人政和增為五人不試檄書增制誥以歴代史事借擬為之中格則授館職紹興三年改博學宏詞科凡十二題制誥詔表露布檄箴銘記贊頌序内雜出六題分三塲每塲一古一今拔其尤者定為三等上一等轉一官選人改秩無出身人賜進士及第除館職中等減三年磨勘與堂除無出身人賜進士出身下等減二年磨勘無出身人賜同進士出身並許召試館職嘉熙三年臣僚請従舊三嵗一試惟取合格不必拘額去宏博二字止稱詞學科我
  朝作人之化曠古為昭陶淑百年再逢盛事傋書典制用志
  恩榮
  考試
  世祖順治十年二月
  御試教習
  國書翰林官於
  内院擢通暁文義者三人胡兆龍以侍講陞侍讀學士李霨以編修陞中允莊冏生以檢討陞贊善餘責令勉學者十二人調六部用者五人
  是年三月
  諭内院朕稽徃制每科考選庶吉士入館讀書歴陞編檢講讀及學士等官不與外任所以諮求典故撰擬文章充是選者清華寵異過於常員然必品行端方文章卓越方為稱職乃者翰林官不下百員其中通經學古與未嘗學問者朕何由知今将親加考試先閱其文繼觀其品再考其存心持已之實據務求真學傋朕異日顧問自吏禮兩部翰林侍郎及三院學士詹事府詹事以下各𠉀朕㫖親試分别高下以昭朕慎重詞臣之意四
  
  上御太和門試兼翰林銜吏禮兩部侍郎及内三院學士編檢以上官六十二員君子懷德論一篇請立常平倉疏一通越日
  駕幸内院將試過各官
  御筆親定去留令留原衙門者照舊供職少詹事王崇簡
  以下二十一人俱従優外轉
  諭吏部曰國家官人内外互用在内者習知紀綱法度則内可外在外者諳練土俗民情則外亦可内内外𫾻歴方見真才朕親試詞臣量為分别有照舊留任者有改授外任者其外任編檢以上官照詞臣外轉舊例優與司道等缺年衰病弱者聽其請告朕仍優遣之
  十三年二月
  御試教習
  國書翰林官陳敱永等十人均加賞賚外奪俸三月者四人閏五月再試
  上以王熙等六人學問皆優有
  㫖奨勵餘住俸再留教習及鐫級外用各有差
  聖祖康熙十八年五月
  御試詞臣侍講牛鈕以名在第一即日除侍講學士謹按牛鈕以庚戌成進士選庶吉士壬子散館授檢討未到任即除侍講先後皆殊擢也
  二十四年正月
  御試翰詹諸臣於
  保和殿經史賦一篇
  懋勤殿早春應制五言排律詩一首越二日
  上親擢徐乾學等十一人再試於
  乾清宮班馬異同辨一則
  乾清宮讀書記一通扈従
  祈榖壇七言律詩一首時修撰蔡升元納卷後
  召對移時抵暮
  命侍衛執燈伴送至閣門二月
  上以試過翰詹諸臣徐乾學韓菼孫岳頒歸允肅喬莱學問優長文章古雅均加賞賚彭孫遹等照舊供職周之麟等分别調用各有差
  三十三年閏五月
  御試詞臣於西苑
  欽命豐澤園賦理學有真偽論時贊善陸葇以名在第一
  即除内閣學士餘各賞賚有差
  是年六月
  御試詞臣於
  暢春苑
  欽命萬壽無疆賦擬
  御製以題中五字為韻
  擢詹事徐秉義第一
  賜宴並
  賜御筆擢秀清流四大字少詹事以下皆有賜惟不合格
  者二十人不與
  五十四年
  御試詞臣於
  乾清宮眀四目達四聰論為有源頭活水来詩儲在文以名在第一
  特命入直
  南書房又
  命直
  武英殿八人致仕者二十四人
  皇上乾隆二年五月
  諭内閣翰林乃文學侍従之臣所以備制誥文章之選朕看近日翰詹等官其中詞采可觀者固不乏人而淺陋荒疎者恐亦不少非朕親加考試無以鼓勵其讀書嚮學之心自少詹講讀學士以下編修檢討以上滿漢各員著於本月初七日齊赴乾清宮𠉀朕出題親試倘有稱病託詞者著叧行具奏朕必加以處分考試之日著乾清門侍衛察看是月初七日
  御試翰詹諸臣於
  乾清宮先令掌院大學士等引
  見於
  養心殿奏名畢以次出就坐
  欽命題為君難為臣不易論藏珠於淵賦以藏珠於淵南華妙藴為韻賦得薰風自南来詩七言排律十二韻得来字既納卷
  上親定其甲乙而加進退焉一等三人二等十人三等二十人四等五十六人名在一等之陳大受以編修陞侍讀趙大鯨以贊善陞洗馬張映辰以編修陞侍讀名在二等之敷文介福俱以檢討陞侍讀張若靄以編修陞侍讀吴應枚以侍讀陞侍讀學士世臣以侍講陞侍讀學士名在三等之鄂容安以編修陞侍讀鄒升恒以侍講陞侍講學士餘降調者七人休致者十三人十一日
  賜優等翰詹諸臣
  御製喜雪詩墨刻及宮紗文葛端溪松花石硯筆墨等物先是博學宏詞授職編檢劉綸等九人引
  見時以
  御試未久
  特免與試至是並䝉
  宣召一體
  頒賜
  八年四月
  諭内閣古者創冊府於西崑闢芸臺於東壁是以木天儲彦石渠掄才由来尚矣乾隆二年朕曾親試翰詹諸臣因文以考其行所取者如陳大受等頗不媿此選也越今數載頗聞翰詹諸臣率従事於詩酒博奕而四庫五車鮮有能究心者將何以華館閣而垂来葉哉其依徃例自少詹講讀學士以下編修檢討以上各員著於本月三十日赴圎眀園𠉀朕出題親試其托詞不至者列名具奏大學士等即承㫖行是月三十日
  御試翰詹諸臣於
  圎眀園正大光眀殿
  欽命題禮以養人為夲論藏珠於淵賦折檻旌直臣詩
  五言排律八韻限三肴試畢
  上親定一等三人二等九人三等十七人四等七十一人名在一等之王㑹汾以編修陞侍讀學士李清植以庶子陞少詹事裘曰修以編修陞侍讀學士名在二等之觀保以編修陞侍講萬承蒼以編修陞侍講學士于振以中允陞左庶子沈徳潛以編修陞左中允秦蕙田以編修陞侍講張若靄周長發陳兆崙周玉章於應陞處具名題奏餘降調者十九人罰俸一年者三十二人休致者二十人並
  賜優等翰詹諸臣宮紗文葛畫箑香囊筆墨等物閏四
  
  諭内閣昨考試翰林時由部屬等官用入翰林詹事衙門者皆不與朕思伊等已陞用翰詹讀書作文乃其職分事既不似侍衛之足供差遣又不似部曹之日辦簿書若徒虚縻俸禄豈不貽素餐之譏且伊等雖不由庶吉士陞轉實俱科甲出身縱使不能詩賦如作論繙譯亦豈得謝曰不能著傳於初七日齊集圎眀園𠉀朕出題考試嗣後考試翰林時即將此等由别衙門改授者一併傳齊另題考試永著為例初七日
  御試
  欽命知人則哲論賦得數問夜如何詩五言排律六韻
  得中字繙譯題
  制曰天之立君以為民也君之設官分職亦以為民也人君必體上天生物之心人臣必體天子愛民之心盖仁者善之長愛養百姓為居官之第一義所謂樂只君子民之父母者視之如子民之疾苦如己之痛癢相關當思損上益下則為益損下益上則為損以至誠惻怛之心行恵澤寛大之政民有衣食為課農桑民有室家為謀幹止無事則未雨綢繆不足則多方補救人君有徳意必實力奉行使膏澤及於民而無壅隔之患乃可以為民之父母若但以簿書錢榖為能以刑名督責為治不知愛養百姓則與為民設官之意相背馳而人君亦無以収承流宣化之益豈不謬歟越日
  御定試過别衙門改用翰詹諸臣一等二人二等四人三等四等各五人名在一等之侍讀學士石介令於應陞處具名題奏赫瞻以侍讀陞侍讀學士名在二等之世貴以侍讀陞庶子文保以庶子陞侍讀學士餘降調者五人初十日覆試翰林休致各員
  欽命題長勺之戰論螢光照字賦以尺璧非寳寸隂是競為韻賦得渭北春天樹五言排律詩八韻䝉
  恩仍留原任者六人止令各罰俸一年
  議叙
  翰林充書局纂修書成例邀議叙預修
  實録尤為優渥總裁等有加宮傅銜
  賜鞍馬者纂修以下或加級食俸或議予應陞或加級紀録並宴賚有差其各館初開均月給廪餼書成議叙較核在館月日淺深以為差等
  贈䘏
  世祖順治中修撰孫承恩卒
  上深悼惜之
  賜白金三百兩令其歸𦵏
  聖祖康熙十五年十一月以故翰林院編修史鶴齡久侍
  講幄素著勤勞
  特賜祭一次
  十七年十二月掌院學士陳廷敬丁母憂
  上諭大學士等滿大臣有喪特遣大臣徃賜茶酒滿漢大臣俱係一體著大學士眀珠掌院學士喇沙里等攜茶酒徃賜尋部議以廷敬母用詹事封例無䘏典
  上念廷敬侍従舊勞用學士品級
  賜䘏
  十八年十一月
  上聞掌院學士喇沙里卒遣一等侍衛對秦等齎銀三百兩徃賜喇沙里之子三等侍衛俄爾濟圗為治喪之用仍𫝊
  諭慰問其贈䘏典禮俟禮部題給尋議上
  特贈禮部尚書
  賜諡文敏
  謹按定制惟官至尚書大學士乃得予諡自是年學士喇沙里以講筵舊勞首得䘏典後如掌院學士葉方藹
  賜諡文敏詹事沈荃
  賜諡文恪皆非常例也而沈荃之卒得
  㫖賜金五百兩以治其喪𦵏尤為優渥後編修何焯在籍
  卒有司以聞
  特贈侍講學士皆異數也
  二十一年九月
  上以翰林學士張英講筵供奉敬慎勤勞方告假回籍營
  𦵏其父張秉彞
  特命照張英現在學士品級
  賜䘏致祭








  詞林典故卷四
<史部,職官類,官制之屬,詞林典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