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Disambig.svg更多资料:詠史
詠史
作者:胡曾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詩/卷647

目录

烏江编辑

爭帝圖王勢已傾,八千兵散楚歌聲。
烏江不是無船渡,耻向東吳再起兵。

章華臺编辑

茫茫衰草没章華,因笑靈王昔好奢。
臺土未乾簫管絶,可憐身死野人家。

細腰宮编辑

楚王辛苦戰無功,國破城荒霸業空。
唯有青春花上露,至今猶泣細腰宮。

沙苑编辑

馮翊南邊宿霧開,行人一步一裵回。
誰知此地凋殘柳,盡是高歡敗後栽。

石城编辑

古郢雲開白雪樓,漢江還遶石城流。
何人知道寥天月,曾向朱門送莫愁。

荆山编辑

抱玉巖前桂葉稠,碧谿寒水至今流。
空山落日猨聲叫,疑是荆人哭未休。

陽臺编辑

楚國城池颯已空,陽臺雲雨無蹤。
何人更有襄王夢?寂寂巫山十二重。

居延编辑

漠漠平沙際碧天,問人云此是居延。
停驂一顧猶魂斷,蘇武爭禁十九年。

沛宮编辑

漢高辛苦事干戈,帝業興隆俊傑多。
猶恨四方無壯士,還鄉悲唱大風歌。

金谷園编辑

一自佳人墜玉樓,繁華東逐洛河流。
唯餘金谷園中樹,殘日蟬聲送客愁。

湘川编辑

虞舜南捐萬乘君,靈妃揮涕竹成紋。
不知精魄遊何處,落日瀟湘空白雲。

夷門编辑

六龍冉冉驟朝昬,魏國賢才杳不存。
唯有侯嬴在時月,夜來自照夷門。

黄金臺编辑

北乘羸馬到燕然,此地何人復禮賢。
若問昭王無處所,黄金臺上草連天。

夷陵编辑

夷陵城闕倚朝雲,戰敗秦師縱火焚。
何事三千珠履客,不能西禦武安君。

漢江编辑

漢江一帶碧流長,两岸春風起綠楊。
借問膠船何處没,欲停蘭棹祀昭王。

蒼梧编辑

有虞龍駕不西還,空委簫韶洞間。
無計得知陵寢處,愁雲長滿九疑山。

陳宮编辑

陳國機權未涯,如何後主恣嬌奢。
不知即入宮井,猶自聽吹玉樹花。

南陽编辑

世亂英雄百戰餘,孔明方此樂耕鋤。
蜀王不自垂三顧,爭得先生出廬。

即墨编辑

即墨門開縱火牛,燕師營裏血波流。
固存不得田單術,齊國尋成一土丘。

渭濱编辑

岸草青青渭水流,子牙曾此獨垂鉤。
當時未入非熊兆,幾向斜陽歎白頭。

五湖编辑

東上高山望五湖,雪濤煙浪起天隅。
不知范蠡乘舟後,更有功臣繼踵無。

易水编辑

一旦秦皇馬角生,燕丹歸北送荆卿。
行人欲識無窮恨,聽取東流易水聲。

長平编辑

長平瓦震武安初,趙卒俄成戲鼎魚。
四十萬人俱下世,元戎何用讀兵書。

西園编辑

月滿西園夜未央,金風不動鄴天凉。
高情公子多秋興,更領詩人入醉鄉。

長沙编辑

江上南風起白蘋,長沙城郭異咸秦。
故鄉猶自嫌卑濕,何況當時賦鵩人。

圯橋编辑

廟算張良獨有餘,少年逃難下邳初。
逡廵不進泥中履,爭得先生一卷書。

銅雀臺编辑

魏武龍輿逐逝波,高臺空按望陵歌。
遏雲聲絶悲風起,翻向樽前泣翠娥。

東晉编辑

石頭城下浪崔嵬,風起聲疑出地雷。
何事苻堅太相小,欲投鞭䇿過江來。

吳江编辑

子胥今日委東流,吳國明朝亦古丘。
大笑夫差諸将相,更無人解守蘇州。

圅谷關编辑

寂寂圅關鎖未開,田文車馬出秦來。
朱門不養三千客,誰為雞鳴得放回。

武關编辑

戰國相持竟不休,武關纔掩楚王憂。
出門若取靈均語,豈作咸陽一死囚。

垓下编辑

拔山力盡霸圖隳,倚劍空歌不逝騅。
明月滿營天似水,那堪回首别虞姬。

郴縣编辑

義帝南遷路入郴,國亡身死亂山深。
不知埋恨窮泉後,幾度西陵片月沈。

東海编辑

東廵玉輦委泉臺,徐福樓船尚未回。
自是祖龍先下世,不關無路到蓬萊。

故宜城编辑

武安南伐勒秦兵,疎鑿功将夏禹幷。
誰謂長渠千載後,水流猶入故宜城。

成都编辑

杜宇曾為蜀帝王,化禽飛去舊城荒。
年年來叫桃花月,似向春風訴國亡。

檀溪编辑

三月襄陽綠草齊,王孫相引到檀溪。
的盧何處埋龍骨,流水依前遶大堤。

青塚编辑

玉貌元期漢帝招,誰知西嫁怨天驕。
至今青塚愁雲起,疑是佳人恨未銷。

李陵臺编辑

北入單干萬里疆,五千兵敗滯窮荒。
英雄不伏蠻夷死,更築高臺望故鄉。

河梁编辑

漢家英傑出皇都,攜手河梁話入胡。
不是子卿全大節,也應低首拜單于。

軹道编辑

漢祖西來秉白旄,子嬰宗廟委波濤。
誰憐君有翻身術,解向秦宮殺趙高。

漢宮编辑

明妃遠嫁泣西風,玉筯雙垂出漢宮。
何事将軍封萬户,却令紅粉為和戎。

豫讓橋编辑

豫讓酬恩歲已深,高名不朽到如今。
年年橋上行人過,誰有當時國士心。

華亭编辑

陸機西没洛陽城,吳國春風草又青。
惆悵月中千歲鶴,夜來猶為唳華亭。

東山编辑

五馬南浮一化龍,謝安入相此山空。
不知攜妓重來日,幾樹鶯啼谷口風。

殺子谷编辑

舉國賢良盡淚垂,扶蘇屈死樹邊時。
至今谷口泉嗚咽,猶似秦人恨李斯。

馬陵编辑

墜葉蕭蕭九月天,驅獨過馬陵前。
路傍古木蟲書處,記得将軍破敵年。

玉門關编辑

西戎不敢過天山,定遠功成白馬閒。
半夜帳中停燭坐,唯思生入玉門關。


滹沱河编辑

光武經營業未興,王郎兵革正憑陵。
須知後漢功臣力,不及滹沱一片冰。

黄河编辑

博望沈埋不復旋,黄河依舊水茫然。
㳂流欲共牛郎語,只靈槎送上天。

鳳皇臺编辑

秦娥一别鳳皇臺,東入青冥更不回。
空有玉簫千載後,遺聲時到世間來。

五丈原编辑

蜀相西驅十萬來,秋風原下久裵回。
長星不為英雄住,半夜流光落九垓。

平城编辑

漢帝西征䧟虜塵,一朝圍解議和親。
當時已有吹毛劍,何事無人殺奉春。

汴水编辑

千里長河一旦開,亡隋波浪九天來。
錦帆未落干戈起,惆悵龍舟更不回。

蘭臺宮编辑

遲遲春日滿長空,亡國離宮蔓草中。
宋玉不憂人事變,從遊那賦大王風。

金牛驛编辑

山嶺千重擁蜀門,成都别是一乾坤。
五丁不鑿金牛路,秦惠何由得併吞。

望思臺编辑

太子銜冤去不回,臨徒築望思臺。
至今漢武銷魂處,猶有悲風上來。

邯鄲编辑

曉入邯鄲十里春,東風吹下玉樓塵。
青娥莫怪頻含笑,記得當年失步人。

箕山编辑

寂寂箕山春復秋,更無人到此溪頭。
棄瓢巖畔中宵月,千古空聞屬許由。

會稽山编辑

越王兵敗已山棲,豈望全生出會稽。
何事夫差無遠慮,開羅綱放鯨鯢。

不周山编辑

共工爭帝力窮秋,因此捐生觸不周。
遂使世間多感客,至今哀怨水東流。

虞坂编辑

悠悠虞坂路欹斜,遲日和風簇野花。
未省孫陽身没後,幾多騏驥困鹽車。

秦庭编辑

楚國君臣草莽間,吳王戈甲未東還。
包胥不動咸陽哭,爭得秦兵出武關。

延平津编辑

延平津路水溶溶,峭壁岑一萬重。
昨夜七星潭㡳見,分明神劍化為龍。

瑶池编辑

阿母瑶池宴穆王,九天仙樂送瓊漿。
漫矜八駿行如電,歸到人間國已亡。

銅柱编辑

一柱高標險塞垣,南蠻不敢犯中原。
功成自合分茅土,何事翻銜薏苡冤。

關西编辑

楊震幽魂下北邙,關西蹤跡遂荒凉。
四知美譽留人世,應與乾坤共久長。

高陽池编辑

古人未遇即銜桮,所貴愁腸得酒開。
何事山公持玉節,等閑深入醉鄉來。

瀘水编辑

五月驅兵入不毛,月明瀘水瘴煙高。
誓将雄略酬三顧,豈憚征蠻七縱勞。

細柳營编辑

文帝鑾輿勞北征,條侯此地整嚴兵。
轅門不峻将軍令,今日爭知細柳營。

葉縣编辑

葉公丘墓已塵埃,雲矗崇墉亦半摧。
借問往年龍見日,幾多風雨送将來。

杜郵编辑

自古功成禍亦侵,武安冤向杜郵深。
五湖煙月無窮水,何事遷延到陸沈。

柯亭编辑

一宿柯亭月滿天,笛亡人没事空傳。
中郎在世無甄别,爭得名垂爾許年。

葛陂编辑

長房回到葛陂中,人已登真竹化龍。
莫道神仙難頓學,嵇生自是不邅逢。

博浪沙编辑

嬴政鯨吞六合秋,削平天下虜諸侯。
山東不是無公子,何事張良獨報讐。

隴西编辑

乘春來到隴山西,隗氏城荒碧草齊。
好笑王元不量力,圅關那愛一丸泥。

白帝城编辑

蜀江一帶向東傾,江上巍峩白帝城。
自古山河歸聖主,子陽虚共漢家爭。

牛渚编辑

温嶠南歸輟棹晨,燃犀牛渚照通津。
誰知萬丈洪流下,更有朱衣躍馬人。

朝歌编辑

長嗟墨翟少風流,急管繁絃似寇讐。
若解聞韶知肉味,朝歌欲到肯回頭。

谷口编辑

一旦天眞逐水流,虎爭龍戰為諸侯。
子眞獨有煙霞趣,谷口耕鋤到白頭。

武陵溪编辑

一溪春水徹雲根,流出桃花片片新。
若道長生是虛語,洞中爭得有秦人。

大澤编辑

白蛇初斷路人通,漢祖龍泉血刃紅。
不是咸陽将瓦解,素靈那哭月明中。

澠池编辑

日照荒城芳草新,相如曾此挫强秦。
能令百二山河主,便作樽前擊缶人。

峴山编辑

曉日登臨感晉臣,古碑零落峴山春。
松間殘露頻頻滴,酷似當墮淚人。

滎陽编辑

漢祖東征屈未伸,滎陽失律紀生焚。
當時天下方龍戰,誰為将軍作誄文。

長城编辑

祖舜宗堯自太平,秦皇何苦蒼生。
不知禍起蕭牆内,虛築防胡萬里城。

赤壁编辑

烈火西焚魏帝旗,周郎開國虎爭時。
交兵不假揮長劍,已挫英雄百萬師。

田横墓编辑

古墓崔巍約路岐,歌傳薤露到今時。
也知不去朝黄屋,秖為曾烹酈食其。

青門编辑

漢皇提劍滅咸秦,亡國諸侯盡是臣。
唯有東陵守高節,青門甘作種瓜人。

姑蘇臺编辑

吳王恃霸棄雄才,貪向姑蘇醉醁醅。
不覺錢塘江上月,一宵西送越兵來。

息城编辑

息亡身入楚王家,回首春風一面花。
感舊不言長掩淚,秖應翻恨有容華。

上蔡编辑

上蔡東門狡兔肥,李斯何事忘南歸。
功成不解謀身退,直待雲陽血染衣。

武昌编辑

王濬戈鋋發上流,武昌鴻業土崩秋。
思量鐵鎖眞兒戲,誰為吳王畫此籌。

鴻溝编辑

虎倦龍疲白刃秋,两分天下指鴻溝。
項王不覺英雄挫,欲向彭門醉玉樓。


褒城编辑

恃寵嬌多得自由,驪山舉火戲諸侯。
秖知一笑傾人國,不覺胡塵滿玉樓。

金陵编辑

侯景長驅十萬人,可憐梁武坐蒙塵。
生前不得空王力,徒向金田自捨身。

洛陽编辑

一作司空圖詩

石勒童年有戰機,洛陽長嘯倚門時。
晉朝不是王夷甫,大智何由得預知。

番禺编辑

重岡複嶺勢崔巍,一卒當關萬卒回。
不是大夫多辨說,尉他爭肯築朝臺。

汨羅编辑

襄王不用直臣籌,放逐南來澤國秋。
自向波間葬魚腹,楚人徒倚濟川舟。

彭澤编辑

英傑那堪屈下僚,便栽門柳事蕭條。
鳳皇不共雞爭食,莫怪先生懶折腰。

涿鹿编辑

涿鹿茫茫白草秋,軒轅曾此破蚩尤。
丹霞遥映祠前水,疑是成川血尚流。

洞庭编辑

五月扁舟過洞庭,魚龍吹浪水雲腥。
軒轅黄帝今何在,廻首巴山蘆葉青。

嶓冢编辑

夏禹崩來一萬秋,水從嶓冢至今流。
當時若訴胼胝苦,更使何人别九州。

塗山编辑

大禹塗山御座開,諸侯玉帛走如雷。
防風謾有專車骨,何事茲辰最後來。

商郊编辑

鶯囀商郊百草新,殷湯遺蹟在荒榛。
誰知繼桀為天子,便是當初祝網人。

傅巖编辑

巖前版築不求伸,方寸那希據要津。
自是武丁安寢夜,一宵宮裏夢賢人。

鉅橋编辑

積粟成塵竟不開,誰知拒諫剖賢才。
武王兵起無人敵,遂作商郊一聚灰。

首陽山编辑

孤竹夷齊恥戰爭,望塵遮道請休兵。
首陽山倒為平地,應始無人說姓名。

孟津编辑

秋風颯颯孟津頭,立馬沙邊看水流。
見說武王東渡日,戎衣曾此叱陽侯。

流沙编辑

七雄戈㦸亂如麻,四海無人得坐家。
老氏却思天竺住,便将徐甲去流沙。

鄧城编辑

鄧侯城壘漢江干,自謂深根百世安。
不用三甥謀楚計,臨危方覺噬臍難。

召陵编辑

小白匡周入楚郊,楚王雄霸亦咆哮。
不思管仲為謀主,爭敢言徵縮酒茅。

綿山编辑

親在要君召不來,亂山重曡使空廻。
如何堅執尤人意,甘向巖前作死灰。

魯城编辑

魯公城闕已丘墟,荒草無由認玉除。
因笑臧孫才智少,東門鐘鼓祀鶢鶋。

驌驦陂编辑

行行西至一荒陂,因笑唐公不見機。
莫惜驌驦輸令尹,漢東宮闕早時歸。

夾谷编辑

夾谷鶯啼三月天,野花芳草整相鮮。
來時不見侏儒死,空笑齊人失措年。

吳宮编辑

草長黄池千里餘,歸來宗廟已丘墟。
出師不聽忠臣諫,徒恥窮泉見子胥。

摩笄山编辑

春草綿綿岱日低,山邊立馬看摩笄。
黄鶯也解追前事,來向夫人死處啼。

房陵编辑

趙王一旦到房陵,國破家亡百恨増。
魂斷叢臺歸不得,夜來明月為誰升。

濮水编辑

青春行役思悠悠,一曲汀蒲濮水流。
正見塗中龜曵尾,令人特地感莊周。

柏舉编辑

野田極目草茫茫,吳楚交兵此路傍。
誰料伍員入郢後,大開陵寢撻平王。

望夫山编辑

一上青山便化身,不知何代怨離人。
古來節婦皆銷朽,獨爾不為泉下塵。

金義嶺编辑

鑿開山嶺引湘波,上去昭回不較多。
無限鵲臨橋畔立,適來天道過天河。

云云亭编辑

一上高亭日正晡,青山重曡片雲無。
萬年松樹不知數,若箇蚪枝是大夫。

阿房宮编辑

新建阿房壁未乾,沛公兵已入長安。
帝王苦竭生靈力,大業沙崩固不難。

沙丘编辑

年年遊覽不曾停,天下山川欲遍經。
堪笑沙丘纔過處,鑾輿風過鮑魚腥。

咸陽编辑

一朝閻樂統羣凶,二世朝廷掃地空。
唯有渭川流不盡,至今猶繞望夷宮。

廢丘山编辑

此水雖非禹鑿開,廢丘山下重縈廻。
莫言只解東流去,曾使章邯自殺來。

廣武山编辑

數罪楚師應奪氣,底須多論破深艱。
倉皇鬬智成何語,遺笑當時廣武山。

長安编辑

關東新破項王歸,赤幟悠揚日月旗。
從此漢家無敵國,爭敎彭越受誅夷。

鴻門编辑

項籍鷹揚六合晨,鴻門開宴賀亡秦。
樽前若取謀臣計,豈作陰陵失路人。

漢中编辑

荆棘蒼蒼漢水湄,将壇煙草覆餘基。
適來投石空江上,猶似龍顔納諫時。

泜水编辑

韓信經營按鏌鋣,臨戎叱咤有誰加。
猶疑轉戰逢勍敵,更向軍中問左車。

雲夢编辑

漢祖聽讒不可防,偽遊韓信果罹殃。
十年辛苦平天下,何事生擒入帝鄉。

高陽编辑

路入高陽感酈生,逢時長揖便論兵。
最憐伏軾東遊日,下盡齊王七十城。

四皓廟编辑

四皓忘機飲碧松,石巖雲殿隱高蹤。
不知俱出龍樓後,多在商山第幾重。

霸陵编辑

原頭日落雪邊雲,猶放韓盧逐兔羣。
況是四方無事日,霸陵誰識舊将軍。

昆明池编辑

欲出昆明萬里師,漢皇習戰此穿池。
如何一面圖攻取,不念生靈氣力疲。

廻中编辑

武皇無路及昆丘,青鳥西沈隴樹秋。
欲問生前躬祀日,幾煩龍駕到涇州。

東門编辑

何人知足反田廬,玉管東門餞二疏。
豈是不榮天子禄,後賢那使久閑居。

射熊館编辑

漢帝荒唐不解憂,大誇田獵廢農收。
子雲徒獻長楊賦,肯念高皇沭雨秋。

昆陽编辑

師克由來在協和,蕭王兵馬固無多。
誰知大敵昆陽敗,却笑前朝困楚歌。

七里灘编辑

七里青灘映碧層,九天星象感嚴陵。
釣魚臺上無絲竹,不是高人誰解登。

潁川编辑

古賢高尚不爭名,行止由來動杳㝠。
今日浪為千里客,看花慙上德星亭。

江夏编辑

黄祖才非長者儔,禰衡珠碎此江頭。
今來鸚鵡洲邊過,惟有無情碧水流。

官渡编辑

本初屈指定中華,官渡相持勒虎牙。
若使許攸財用足,山河爭得屬曹家。

灞岸编辑

長安城外白雲秋,蕭索悲風灞水流。
因想漢朝離亂日,仲宣從此向荆州。

濡須橋编辑

徒向濡須欲受降,英雄才略獨無雙。
天心不與金陵便,高步何由得渡江。

豫州编辑

䇿馬行行到豫州,祖生寂寞水空流。
當時更有三年壽,石勤尋為關下囚。

八公山编辑

苻堅舉國出西秦,東晉危如累卵晨。
誰料此山諸草木,盡能排難化為人。

  ↑返回頂部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