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達阿兒之行蹤

詩人達阿兒之行蹤
作者:李大釗 1917年

1917年2月16日

  本月三日,泊入日本橫濱之西伯利亞號,沖滄茫無際之太平洋,載一漫游世界之詩人至。伊誰歟?則以詩聖轟聞於世之達阿兒是。

  達翁於客夏來游日本,盛稱其風景之美麗,所至輒有講演,后更由日渡美,今於歸國途中復過日本,登陸后即赴京都、奈良等處。殘雪故宮,頗足助遠人之詩趣,而蓬瀛山水,數遇世界的詩人之足音,亦為生色不少矣。

  達翁預定於游京、奈后,即於七日乘英印汽船之亞布加號,經香港返天竺。但翁亦頗露如有機會願來北京一游之意。燕市濁塵,得此老曠逸優美之襟懷以滌濯之,其所感化寧限於北京一隅哉!吾人且刮目翹首以迎之矣。

  當其初入港也,日本新聞記者訪之,翁為略述其游美所感。要謂:在美之感想與在日本無異,美與日皆為新興之國,其活潑潑地之精神,充滿橫溢,均足與人以強國之印象。迨詢以對於歐戰之意見,則曰:“在美時亦嘗遇此類之質問,輒以‘國民精神’為題,以試講演。余意國民精神之發揮,爭斗自為其結果。何則?其事蓋伴互欲使其自我發展之欲望而來者也。是乃自法之法則也。但任之如是,續行不已,亦非得宜,當於世界的平和恢復時,國民互養其至高之精神,而為進向平和之努力”雲雲。嗟乎!天發殺機,龍蛇起陸,美、德復以絕裂見告矣。吾國對德交涉,亦方在千鈞一發之際,是則平和雲者,終為哲人之夢而已。達翁所謂“至高之精神”究不知實現於何時也?可慨也未!

  1917年2月16日

  《甲寅》日刊

  署名:守常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