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 詩經‧大雅‧生民之什‧民勞


毛詩序:「《民勞》,召穆公厲王也。」


民勞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
無縱詭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不畏明。柔遠能邇,以定我王。[1]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國,以為民逑。
無縱詭隨,以謹怓。式遏寇虐,無俾民憂。無爾勞,以為王[2][3][4]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師,以綏四國。
無縱詭隨,以謹罔極。式遏寇虐,無俾作慝。敬慎威儀,以近有德。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國,俾民憂泄。
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式遏寇虐,無俾正敗。戎雖小子,而式弘大。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國,國無有殘。
無縱詭隨,以謹繾綣。式遏寇虐,無俾正反。王欲玉,是大諫。[5][6]


《民勞》,五章,章十句。


註解

  1. 憯,《延文本》作慘。
  2. 惛,一作惽。
  3. 棄,《唐石經》作弃。
  4. 休,《延文本》作烋。
  5. 女,《延文本》作汝。
  6. 用,一作以。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