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集傳名物鈔 (四庫全書本)/卷8

卷七 詩集傳名物鈔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詩集傳名物鈔卷八    元 許謙 撰
  頌四
  清廟頌一祀文王
  經○駿音峻○語録問或疑清廟祀文王之樂歌然初不顯頌文王之德者何也某應之曰文王之德不可名言几一時在位之人所以能敬且和與執行文王之德者即文王盛德之所在也必於其不可容言之中而見其不可掩之實則詩人之意得矣讀此詩者想當時文聞其歌者真若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又何待多著言語委曲形容而後足哉妄意如此荅曰此說是○又曰對越在天便是顯處駿奔走在廟便是承處○毛氏類於天矣見承於人矣不見厭於人矣
  秉文之德緫承上二句其助祭能敬和明顯之諸侯及濟濟之多士皆執行文王之德也對越在天内敬也駿奔走在廟外恭也其心足以對在天之神明方可以盡駿奔走之職其助祭之臣且如是則主祭之君可知文王之德化於後世如此則無射於人可知矣
  傳○與音預朝音潮○題下騂息營反愀七小反復扶又反䟽山於反乾音干豆上之上時掌反筦管同
  維天之命頌二祭文王 異
  經○釋文假音假溢音逸毛氏假嘉溢慎也箋溢盈○也○駿音峻曽音増
  傳○簡古莧反
  維清頌三祭文王 異
  
  維清明而緝續其光明者文王之常也旣曰緝熈又曰文王之典是極賛文王之純德不已爾所以自文王始嗣位主祭祀以來積而至於今日乃有成今周之所以致太平者實文王為之禎祥也
  烈文頌四獻助祭諸侯 異
  經○祉音耻
  傳○殖丞職反大音太樂音洛
  天作頌五祭大王 異
  傳○朱子韓文考異岨與阻同則此徂字當從阻音据據同辟僻同易羊豉反
  昊天有成命頌六祀成王 異
  傳○周語晉叔向曰昊天有成命頌之盛徳也其詩曰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宻於緝熈亶厥心肆其靖之是道成王之德也成王能明文昭能定武烈者也夫道成命者而稱昊天翼其上也二后受之讓於德也成王不敢康敬百姓也夙夜恭也基始也命信也宥寛也密寧也緝明也熙廣也亶厚也肆固也靖龢也其始也翼上德讓而敬百姓其中也恭儉信寛帥歸於寧其終也廣厚其心以固龢之始於德讓中於信寛終於固龢故曰成向許丈反龢和同
  我将頌七祀文王於明堂配上帝
  經○䟽禮稱郊用特牲祭法云燔柴於泰壇祭天用騂犢則明堂祭天亦當特牛矣而得有羊者其配之人自當用太牢○詩緝儀式刑猶書云嚴祗敬累言之者謂法之不已也○語録問右作左右之右與舊不同曰周禮有享右祭祀之文如詩中此例亦多如旣右烈考亦右文母之類此詩作保佑說更難方說維羊維牛如何便說保佑到伊嘏文王旣右享之也說未得右助
  愚案此詩右字無音而釋曰尊也神坐東向在饌之右所以尊之也是則左右之右為上聲字時邁亦釋曰尊而無音亦當作上聲讀雝詩旣右烈考亦右文母亦釋曰尊也而音又下引周禮享右祭祀以證之均訓曰尊而有上聲去聲之不同語録却引享右祭祀以證為左右之右而周禮音義皆作侑三詩音旣不同義亦似異而雝傳及語録引用周禮亦覺不同未詳如何
  傳○題下語録問傳謂祀明堂周公以義起不知周公以後将以文王配邪以時王之父配邪曰諸儒正持此二議至今不決看來只得以大王配且周公所制之禮不知在武王之時在成王之時若在成王則文王乃其祖也亦自可見
  時邁頌八廵守祭告
  
  廵守諸國出以時而動以禮昊天其必子愛我矣天之實右序有周何以見之廵以警諸侯則諸侯震懼而畢朝廵以祀鬼神而鬼神感格以致享若是則天實右序之而王信為天下之君矣又言我周之德昭明燭下無隱慶讓黜陟式序在位皆得其當故戒征伐而不用敷德教於中國若是則王信能保守天命而無失矣薄言震之莫不震疊朝㑹之事也懷柔百神及河喬嶽望祭之事也載戢干戈載櫜弓矢偃武也我求懿德肆于時夏修文也
  傳○守式又反朝音潮
  執競頌九祭武王成王康王 異
  思文頌十后稷配天
  經○吳正傳天之於民育之以全其生教之以全其性而已所以命聖人者以此也聖人所以配天者亦以此也文者緫言后稷之德莫匪爾極以全民之生者言也陳常于時夏以全民之性者言也立我者稷也命之者帝也後言陳常者富而教之也
  傳○遺惟季反
  右清廟之什
  臣工頌十一戒農官
  
  前四句美之後則戒之也嗟嗟臣工能敬爾在公之事王已賜爾成法而又來咨度可謂敬其事也於是重歎以告之曰莫春之時将何所求乎惟當言如何用力於新畬耳於此時見來牟之美而歎之知其必有成而将受上帝之明賜矣以來牟之美則可以卜上帝之必賜以豐年也蓋歳之豐歉主於秋而麥則以濟一時之食故以此卜之也今旣得豐年之兆惟冝命農人具農器以盡其力則将忽見收成之不逺矣
  傳○重直用反度待洛反女音汝為于偽反○朱子曰鄭氏據月今天子親載耒耜措之于參保介之御間以為車右衣甲持兵故曰保介案吕氏春秋亦有此文髙誘注云保介副也鄭氏之說迂晦不若髙誘之明白衣去聲○新畬見小雅采芑○銚七遥反字與鍬同䟽古田器韻㑹江淮謂之臿臿楚洽反
  噫嘻頌十二戒農官 異
  經○駿音峻○解頤新語周人以諱事神駿發爾私克昌厥后皆不諱何也蓋周之前無諱至書稱元孫某則諱之始也然不以其名號之耳不指其人則亦不諱如穆王名滿後有王孫滿襄王名鄭後有衛侯鄭匡王名班春秋書曹伯班簡王名夷春秋書晉夷吾皆周之故實也
  傳○竒居冝反○箋據周禮遂人凡治田野夫間有遂遂上有徑十夫有溝溝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澮澮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計此萬夫之地方三十三里少半里也䟽萬夫之地廣長各三十三里餘百歩旣三分里之一為少半里是三十三里又少半里也遂人注十夫二鄰之田百夫一鄼之田千夫二鄙之田萬夫四縣之田遂溝洫澮皆所以通水於川遂廣深各二尺溝倍遂洫倍溝澮廣二尋深二仭徑畛涂道路皆所以通車徒於國都徑容牛馬畛容大車涂容車一軌道容二軌路容三軌遂洫從溝澮横九澮而川周其外如是者九則為方百里之同畛之忍反洫況域反涂塗同澮古外反廣去聲鄼祖管反○雨去聲
  振鷺頌十三二王之後來助祭
  經○戾至也○斁音亦○語録問振鷺詩非正祭樂歌乃獻助祭之臣未審如何曰看此文意都無告神之語恐是獻助祭之臣古者祭祀毎一受胙主與賔尸皆有獻酬之禮旣畢然後亞獻至獻畢復受胙如此禮意甚好有接續意思
  傳○鷺見陳宛丘○朱子先儒多謂辟雝在西郊故曰西雝○地理志陳留郡雍丘縣故杞國周武王封禹後東樓公先春秋時徙魯東北○宋見商頌○左氏傳注䟽有事祭宗廟也膰祭肉尊之故賜以祭胙以敵體待之故拜其來弔其餘諸侯則否
  豐年頌十四秋冬報賽田事
  經○廪說文本作㐭糓所報入宗廟粢盛或作廪傳○黍見王黍離○百攷毛氏曰數萬至萬曰億數億至億曰秭䟽定本集注云數億至萬曰秭案甄氏曰黃帝為法數有十等及其用也乃有三焉十等為億兆京陔秭壤溝澗正載也三等者上中下也下數十萬曰億十億曰兆十兆曰京中數萬萬曰億萬萬億曰兆萬萬兆曰京上數萬萬曰億億億曰兆兆兆曰京毛氏數萬至萬曰億者舉中數也又云數億至億曰秭則有可疑蓋黄帝數術中數交之上萬萬京曰陔萬萬陔曰稀此應云數萬至陔曰秭而言數億至億曰秭者有所未詳今以甄氏所舉而下數計之十萬曰億十億曰兆十兆曰京則百億也十京曰陔千億也十陔曰秭萬億也豈毛下數言之而今本轉寫誤曰數億至億乎數萬數億之數色主反○方社見小雅甫田
  有瞽頌十五始作樂而合乎祖
  經○釋文應應對之應
  傳○周禮瞽矇上瞽四十人中瞽百人下瞽百有六十人掌播鼗柷敔塤簫管弦歌鼓琴瑟眂瞭三百人凡樂事相瞽矇音𫎇塤音諠眂瞭音視了○箋合者大合諸樂而奏之䟽合諸樂器於太祖之廟太祖謂文王也○𣌾音𦙍○樂書少昊氏冒革為鼓夏后氏加四足商楹鼓為一楹而四稜貫鼓於其端猶四植之桓圭也縣鼓周人所造之器始作樂而合乎祖者也禮曰縣鼓在西應鼓在東以應鼓為和終之樂則縣鼓其倡始之鼓歟宫縣設之四隅鞉與鼗同所以兆奏鼓也有雷鼗靈鼗路鼗○挏杜孔反動也令力呈反○敔音同圉鉏音阻鋙音語櫟音歴所櫟之木名曰籈音真○樂書簫編竹而成長則聲濁短則聲清其状鳯翼其音鳯聲中吕之氣夏至之音也火生數二成數七而夏至又火用事之時二七十四則蕭之長尺有四寸蓋取諸此爾雅大簫謂之䇾小者謂之筊郭璞謂大者長尺四寸小者尺二寸是也然尺四寸者二十四管無底而善應故謂之䇾尺二寸者十二管有底而交鳴故謂之筊蓋應十二律正倍之聲也中音仲䇾音言今爾雅本作言筊胡交反○爾雅大管謂之簥注長尺圍寸併漆之有底如篪六孔周禮小師注如篴而小併兩而吹之樂書簥者以其聲大而髙也簥音喬篴與笛同○闋若穴反曲終也
  頌十六季冬薦魚季春薦鮪
  經○毛氏漆沮岐周二水也詳見大雅緜○鱣鮪見衞碩人鱨鰋見小雅魚麗鯉見陳衡門○解頤新語魚喜潛取者必求之深故曰潛有多魚
  傳○槮釋文霜甚䟽廕心廪三反○埤雅鰷形狹而長若條性浮似鱨而白○箋冬魚之性定春鮪新來䟽冬月旣寒魚不行孕性定而肥充故薦之河南鞏縣東北崖上山腹有穴舊說云此穴與江湖通鮪從此穴而來北入河西上龍門入漆沮
  頌十七武王祭文王 異
  傳○周禮大祝注右讀為侑謂祭祀侑勸尸食而拜大音泰下同○題下及徹帥學士而歌徹樂師文云大師誤說者則康成也蓋徹祭下詳禮䟽恐當有器字
  載見頌十八諸侯助祭武王廟
  經○䩦革見小雅蓼蕭傳
  傳○旂見小雅出車○箋鶬金飾貌○朝音潮
  有客頌十九微子來見祖廟
  經○黃氏周人愛微子也見其所乘之馬亦愛之見其所御之僕亦愛之馬有潔白之色人有萋且之敬旅有敦琢之容則周人之於微子無所不愛也箋縶絆也
  傳○箋選擇卿大夫之賢者與之朝玉言敦琢者以賢美之故玉言之䟽敦雕古今字爾雅玉謂之雕又曰玉謂之琢是雕琢皆治玉之名○爾雅有客宿宿再宿也有客信信四宿也○䟽古之朝聘留停日數不可得而詳不知於信信之後幾日乃可去○從才用反見賢遍反易去聲
  頌二十周公為大武之樂
  右臣工之什
  閔予小子頌二十一成王免喪朝廟
  傳○䟽烈文箋云新王即政必以朝享之禮祭祖考告嗣位然則除喪朝廟亦用朝享之禮祭於廟○朝音潮○語録陟降庭止傳注訓庭為直而說之云文王之進退其臣皆由直道諸儒祖之無敢違者而顔監於匡衡傳所引獨釋之曰言若有神明臨其朝廷蓋衡時未行毛說顔監又精史學而不梏於專經之陋故其言獨能如此無所阿隨而得經之本指○後漢書李固傳昔堯殂之後舜仰慕三年坐則見堯於牆食則見堯於羹
  訪落頌二十二成王延訪羣臣
  經○上時掌反下遐嫁反○詩記保其身無危亡之憂明其身無昬塞之患
  紹庭上下欲法武王之正朝廷也陟降厥家欲法武王之齊其家也保明其身欲賴武王助其修身也成王之學有本末先後矣
  傳○庭燎傳艾盡也則此朕未有艾謂未能盡率昭考之道也但傳於庭燎則艾音乂而此音五蓋反未詳朝音潮強巨兩反
  敬之頌二十三羣臣戒成王王荅之 異
  經○監去聲
  陟降厥士天無事而不在也日監在兹天無時而不在也君子所以無不敬也
  傳○荷合可何佐二反
  小毖頌二十四亦延問之辭
  經○毖音祕○詩緝人近蜂則被其螫信小人則受其惑蜂不可使前日之事無人使蜂螫我乃我自取其辛螫也我今始信桃蟲之微能翻飛為鳥言小物之能成大不敢不毖也○又曰莫予荓蜂猶云莫予毒也已古文莫予莫我之類皆倒提予我以便文耳莫我肯德言無肯德於我莫予荓蜂言無荓𧊵於我他如莫我知莫予云覯之類皆倒辭也
  莫予荓𧊵自求辛螫在我有間物得以乗之肈允彼桃蟲拚飛維鳥事機不謹變必至於大
  傳○䟽爾雅桃蟲鷦𪃧注鷦𪃧桃雀也俗呼為巧婦鷦𪃧小鳥而生鵰鶚者也陸璣今鷦鷯也㣲小於黄雀其雛化而為鵰故俗語云鷦鷯生鵰埤雅說苑云鷦鷯巢於葦苕繋之以髪鳩性拙鷦性巧故鷦俗呼巧婦一名工爵一名女匠其啄尖利如錐取茅莠為巢巢至精密以麻紩之如刺韈然故一名韈雀其化輙為鵰鶚鷦𪃧音焦苗鷯力幺反紩音秩縫也詩記一說猶言初為鼠後為虎不必謂桃蟲化為鵰
  載芟頌二十五未詳所用疑與豐年同
  經○耜見豳七月俶尺叔反○說文飶食之香䟽椒是木名非香氣但椒木之氣香作者以椒言香詩緝飶椒皆酒醴芬芳之氣椒之氣烈故古者謂椒酒取其香且烈也○釋文厭於豔反且七也反又子餘反
  傳○解音蟹去丘吕反長知丈反甿音萌間音閑勞去聲露積之積如字共音恭養去聲○遂人注疆予謂民有餘力復予之田若餘夫然○太宰以九職任萬民九曰閒民無常職轉移執事䟽其人為性不營已業為閒民而好與人傭賃非止一家轉移為人執事以此為業○詩緝前曰千耦其耘則既耕而耘反土之後草木根株有芟柞不盡者則耘之今曰緜緜其麃則旣苗而耘也○李氏胡考者老人也禮士冠禮祝云永受胡福注云胡遐也
  良耜頌二十六同前
  經○筐筥見召南采蘋傳○饟與餉同廣韻饋也自家之野謂之饟○箋豐年雖賤者猶食黍䟽少牢特牲大夫士之祭食有黍明黍是貴玉藻子卯稷食為忌日貶是稷為賤食有稷食之食音嗣○積子賜反○箋捄曲貎
  傳○刺七亦反去起吕反辣盧達反○說文櫛梳篦之緫名○詩緝百室在六卿為族而族師掌以歳時校登其夫家之衆寡在六遂為鄼而鄼長掌趨其耕耨與其戒令政事莫不同之故使之同時納糓所以示親睦均有無也趨音促○題下籥章至息老物見豳風之末
  絲衣頌二十七祭而飲酒 異
  經○鼒音兹○兕觥其觩見小雅桑扈傳胡考見載芟
  傳○䟽爵弁之服𤣥衣纁裳皆以絲為之故云絲衣也詩緝餘衣皆用布惟冕與爵弁服用絲大夫以上祭服謂之冕士祭服謂之弁其首服弁則其衣服用絲故知絲衣為士助祭之服○詩緝雜記云大夫冕而祭於公士弁而祭於公註云弁爵弁也爵弁冕之次其色赤而微黒如爵頭然○塾見陳衡門○爾雅𪔂圜弇上謂之鼒注斂上而小口者圜音圎弇古掩字○特牲饋食禮先夕陳𪔂于門外有鼎牲在其西設壺禁在東序豆籩鉶在東房主人即位于門外西面入即位于堂下宗人升自西階視壺濯及豆籩反降東北面告濯具主人出復外位宗人視牲告充宗人舉𪔂鼏告潔詩䟽特牲雖則士禮而士卑不嫌其禮得同君故準特牲為說鼏與幂同莫狄反鉶音刑
  頌二十八頌武王
  傳○題下勺音酌祭統舞莫重於武宿夜黄震東發日抄武宿夜武曲名即大武之樂武王伐紂至於商郊停止宿夜士卒皆歡樂歌舞以待旦因名焉
  頌二十九頌武王
  經○釋文間間厠之間
  傳○題下類禡見大雅皇矣禡馬嫁反
  頌三十封功臣
  頌三十一薄寒反廵守柴望
  經○箋敷徧也
  傳○守音狩朝音潮
  右閔予小子之什
  頌譜
  時邁    雝
  右二詩武王時
  清廟    維天之命  維清
  烈文    天作    我将
  思文    臣工    噫嘻
  振鷺    豐年    有瞽
  潛     載見    有客
  武     閔予小子  訪落
  敬之    小毖    載芟
  良耜    絲衣    酌
  桓     賚     般
  右二十七詩周公所定皆成王時作
  昊天有成命
  右康王以後詩
  執競
  右昭王以後詩
  魯頌
  傳○禹貢海岱及淮惟徐州𫎇羽二山名蔡傳地志𫎇山在泰山郡𫎇隂縣西南今沂州費縣羽山在東海郡祝其縣南今海州朐山縣費兵媚反朐權俱反○前編武王滅商封周公於魯都曲阜少昊大庭之墟留相周武王崩成王立元年周公攝政命伯禽代就封於魯鄭譜魯者少昊摯之墟國中有大庭氏之庫䟽曲阜在魯城中委曲長七八里○明堂位曰成王以周公有勲勞於天下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禮樂是以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太廟牲用白牡尊用犧象山疊鬱尊用黃目灌用玉瓉大圭薦用玉豆雕篹爵用玉琖仍雕加以璧㪚璧角俎用梡嶡升歌清廟下管象朱干玉戚冕而舞大武皮弁素積禓而舞大夏犧素何反瓉才旦反篹素緩反籩屬以竹為之雕刻飾其直散先旦反梡苦緩反虞俎名嶡居衛反夏俎名梡始有四足嶡為之距○孔子曰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程子曰周公之功固大矣皆臣子之分所當為魯安得獨用天子禮樂哉成王之賜伯禽之受皆非也○通鑑外記初魯惠公使宰讓請郊廟之禮於天子王使史角往魯公止之陳傅良春秋後傳諸侯之有郊禘東遷之僭禮也史曰秦襄始列於諸侯作西畤祠白帝僭端見矣位在藩臣而臚於郊祀君子懼焉則平王以前未有也魯之郊禘惠公請之也惠公雖請之而魯郊猶未率為常也僖公始作頌以郊為夸焉記禮者以為魯禮皆成王賜之以康周公案衞祝鮀之言曰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於周為睦分魯公以大路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以昭周公之德分之土田陪敦祝宗卜史傋物典冊官司彞器則成王命魯不過如此隱公考仲子之宫問羽數於衆仲周公閱來聘饗有昌歜白黒形鹽周公閱以為備物辭不敢受衛寗武子來聘宴之賦湛露及彤弓武子不答賦曰諸侯朝正於王於是乎賦湛露諸侯敵王所愾而獻其功於是乎賜之彤弓假如記禮之言得用郊禘兼四代服器官祝鮀不應不及況魯行天子之禮乆矣隱公何以始問羽數閱何以辭傋物之享寗武子何以致譏於湛露彤弓于以見魯僭未乆上自天子之宰至于兄弟之國之卿苟有識者皆疑怪遜謝而魯人並無一語及成王之賜以自觧故郊禘之說當從劉恕分扶問反父音甫衆音終歜徂感反○䟽伯禽卒次考公酋煬公熙幽公宰魏公㵒厲公擢獻公具真公濞武公敖懿公戲及伯御又孝公稱惠公弗湟隱公息姑桓公允荘公同閔公開卒而僖公申立從周公數之故為十九世㵒音沸真音慎濞匹位反○解頤新語魯頌之異於商周者四商周天下頌之魯國人頌之一也商周以告神明而魯用以燕樂二也商周子孫頌其先魯臣下頌其君三也商周多事實魯多禱頌四也
  魯一僖公富盛 異
  經○詩緝薄言發語辭薄言聊言之而已䟽薄言駉者有何馬也乃有驈皇之類○二章騂息營反騏音期○三章駱雒並音洛駵音留
  毎章之意惟在第七句無疆者廣大也無期者不苟於近利也無斁者持之能乆也唯所思者如此故久而有富盛之效正秉心塞淵騋牝三千之意其富盛非特馬也因馬可以見其他爾然思之無疆無期無斁猶未知所思者當邪否邪至其卒章辭曰思無邪則見其心之正取於民者有制其富盛皆所當得非掊克苛斂以致之者詩人一字之妙而意有餘此孔子所以取之以蔽三百篇也但此則人頌其君之辭未必僖公能然也
  傳○一章䟽腹謂馬肚幹謂馬脅○邑外至郊謂之坰爾雅文注云邑國都也假令百里之國五十里之界界各十里䟽大判而言則野者郊外通名故毛氏傳坰逺野也○驪黒色跨髀間所跨據之處白跨髀間白也騂赤色黄騂謂黃而雜赤者跨苦化反髀音陛○皇見豳東山○二章駓符悲反伾符丕反二符字誤釋文駓府悲反伾敷悲反皆類隔切今並易作攀悲反○䟽駓今之桃華馬騅駓皆云雜毛是體有二種之色相間雜如黄白曰皇黄騂曰黄止一毛色之中自有淺深與此二色者異騂為純赤色言赤黄者謂赤而微黄其色鮮明者也上云黄騂曰黄謂黄而微赤騏謂青而微黒今之騘馬也○三章驎良忍良辰二反駁北角反鬛力輒反馬騣也騣子紅反○卒章駰又見小雅皇皇者華䟽彤赤色騢今赭白馬骭膝下之名脚脛也豪骭豪毛在骭而白長也骭户晏反
  有駜魯二燕飲頌禱 異
  經○一章詩緝有駜然而肥強者維何乎其駜然肥強者是彼一乗之黃馬也連言有駜非一馬也馬雖起興亦以富盛者言之也在公明明者事上盡職也在公飲酒者撫下以恩也載燕則又言夙夜無所事惟燕樂耳故上言樂舞容節而後惟頌禱也
  傳○一章治去聲樂音落○三章遺去聲
  泮水魯三飲於泮宫而頌禱 異
  經○一章旂見小雅出車○鸞見秦駟驖傳○二章藻見召南采蘋○三章茆音卯○五章陶音遥○六章箋訩訟也○七章斁音亦○八章箋懷歸也歸就我以善言喻人感於恩則化○魯齋此頌伯禽詩平淮夷獻馘泮宫而作
  一章言公至泮宫而羣臣從二章言飲羣臣而恩意洽三章旣飲酒而祝其壽且告以順大道而行則有服人之效四章以後皆祝頌之辭而各有所指曰敬明其德是告之以明德工夫也内則敬以明其德外則敬以慎其威儀則維民之則矣是以見於事業者允文允武有孝而假烈祖求福祜也五章曰克明其德是已能明其德也故有作泮宫以下之效六章言軍師和而軍旅之盛也七章言勝淮夷八章言淮夷服上三章道其所已然後五章祝其所未然也
  傳○一章毛氏天子辟廱諸侯泮宫箋辟廱者築土雝水之外使圓如璧四方來觀者均也泮之言半也半水者蓋東西門以南通水北無也䟽辟廱者築土為堤以壅水之外使圎如璧璧體圓而内有孔此水亦圓而内有地是其形如璧也言四方來觀者均則辟廱之宫内有館舍外無牆院也泮宫必疑南有水者以行禮當南面而觀者北面故也雝壅同○芹見小雅采菽○三章䟽茆與荇菜相似葉大如手赤圎有肥者著手中滑不得停莖大如匕柄葉可以生食又可䰞滑美江南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五章禮䟽在學謀論兵事其謀成定受之於學征伐還反釋奠於學以可言問之訊截左耳之馘告先聖先師訊馘又見小雅出車及大雅皇矣傳○七章䟽荀卿論兵云操十二石之弩負矢五十个是以一弩用五十矢荀則毛氏之師故從其言以五十矢為束鄭注大司寇一弓百矢則鄭竟以百矢為束尚書左傳皆云彤弓一彤矢百故束矢當百个而在軍之禮重弓以備折壞或亦分百矢以為兩束歟○卒章黮尸荏反誤當作時審反○鴞見陳墓門○遺于醉反○䟽禹貢荆揚貢金三品鄭注銅三色青白赤也王肅以為金銀銅
  閟宫魯四僖公脩廟而祝頌之辭
  經○孟子戎狄是膺荆舒是懲周公方且膺之子金子曰王文憲嘗言閟宫之詩蓋有錯簡當從孟子為正蓋第一節說姜嫄后稷第二節說太王文武第三節當說周公之功而今詩但說成王封周公之子似逸一節下文公車千乗戎狄是膺荆舒是懲則莫我敢承當是第三節言周公四征弗庭伐淮踐奄之功周無徐州故淮夷為荆州之界而舒在今淮西也第四節始及王曰叔父至乃命魯公第五節方說周公之孫荘公之子方頌僖公第六節說饗祀降福而俾爾之祝以類相從已後皆祝頌之辭如此則孟子之時詩未錯簡而孟子所引正是周公也○黍稷見王黍離○重穋見豳七月傳○菽見小雅小明○稻見唐樢羽傳○秬見大雅生民○三章龍旂見小雅出車○騂赤也色純曰犧○四章釋文楅音福犧素何反○籩豆見豳伐柯○五章台背見大雅行葦傳○八章祉音耻○卒章桷方椽也○舄音昔
  傳○一章䟽晉語及書傳說天子廟飾斲其材而礱之加密石焉諸侯斲而礱之天子加密石也礱盧紅反○䟽重穋稙穉生熟早晚之異稱非榖名先種曰稙後種曰穉當是先種先熟後種後熟傳略而不言○邰湯來反○二章斷音短○豳岐見大雅緜○與羊恕反
  實始翦商謂周之所以滅商者自此基之爾大王非有翦商之謀也蓋古公遷岐人從之如歸市而吳越春秋謂古公居三月成城郭一年成邑二年成都而民五倍其初此彷彿帝舜氣象則德化及於民其勢固不可遏也但遷岐在殷王小乙之時後髙宗立傅說為相中興在位五十九年次祖庚立七祀次祖甲二十八祀而文王生書稱祖甲不義惟王知小人之依能保惠庶民不敢侮鰥寡肆祖甲享國三十三年自遷岐至文王之生已九十餘年古公壽百二十歳後不知的於何年卒計在文王生一二年之後則古公始終正居商令王有道之世翦商之志何自而生邪孟子曰由湯至於武丁賢聖之君六七作天下歸殷久矣久則難變也武丁朝諸侯有天下猶運之掌也紂之去武丁未久也然而文王由方百里起是以難也古之君子以事實論商周者蓋如此求詩之過者多失其實故傳止曰蓋有翦商之漸謂其國自是而漸大真得詩人之意矣而論語集注之云則未及改定也
  四章畫胡卦反爓似鹽反湯中瀹肉去起吕反大音泰鉶音刑湆音泣和胡卧反盛平聲○爾雅瓦豆謂之登○跗方于反○䟽周語禘郊之事則有全烝王公立飫則有房烝親戚宴饗則有殽烝如彼文次全烝謂全載牲體殽烝謂體解節折則房烝是半體可知此云房故知是半體之俎○五章将子亮反○竒紀冝反英又見鄭清人傳䟽絲纒而朱染之以為矛之英飾小戎竹閉緄縢傳緄繩縢約也此縢亦謂約之以繩也○二章矛又見鄭清人傳○䟽貝者水蟲甲有文章胄謂兜鍪貝非為胄之物故知以貝為飾兜當侯反鍪迷浮反○䟽朱綬赤綫謂以朱綫連綴甲也綫即線字荆舒見小雅漸漸之石○艾音乂○六章䟽泰山在齊魯之界其陽則魯其隂則齊書蔡傳泰山在今襲慶府奉符縣西北三十里○郡國志泰山郡博縣有龜山齊歸龜隂之田杜預曰田在山北即襲慶府奉符縣也地理志泰山郡𫎇隂縣𫎇山在西南書蔡傳在今沂州費縣○七章地理考異鳬山在兖州鄒縣東南三十八里嶧山一名鄒山在鄒縣南二十二里其山東西二十里南北十三里髙秀獨出積石相臨殆無土壤○應去聲屬之玉反○八章䟽常魯南鄙許為西鄙○朝音潮○卒章地理考異徂來山亦曰尤來在兖州乾封縣今為奉符縣水經注山在兖州梁父奉髙愽城三縣界後魏魯郡汶陽縣有新甫山汶陽故城在兖州泗水縣東南○敎護屬功課章程䟽教今工匠監護其事屬付功役課其章程也屬音燭
  魯頌譜
  閟宫
  右一詩僖公
  駉     有駜    泮水
  右三詩不知何世駉本傳雖以為僖公詩而緫說則以為無所考
  商頌
  傳○契十四世至湯案史記契一昭明二相土三昌若四曹圉五冥六振七㣲八報丁九報乙十報丙十一主壬十二主癸十三湯十四皆父子相傳契音泄○自成湯至于紂二十八世其二世太甲受伊尹之訓反善脩德諸侯咸歸是為太宗其後殷衰至七世大戊伊陟為相殷復興是為中宗其二十世武丁舉傅說為相殷道復興是為髙宗所謂三宗也○武王滅紂封其子武庚于殷成王三年武庚叛周公東征誅武庚而封紂庶兄微子啓於宋○書蔡傳泗水出魯國卞縣桃墟西北陪尾山源有泉四四泉俱導因名西南過彭城又東南過下邳入淮卞縣今襲慶府泗水縣也宋即漢唐睢陽宋應天府今歸德府其境東接泗濵○書蔡傳孟豬在梁國睢陽縣東北今應天府虞城縣西北孟豬澤是也孟與盟同○史記宋世家微子卒弟衍立是為微仲卒子宋公稽立卒子丁公申立卒子涽公共立卒弟煬公熙立涽公子鲋祀弑煬公自立是為厲公卒子釐公舉立卒子惠公覸立卒子哀公立卒子戴公立自微子至戴公十一君傳謂七世至戴公者蓋父子相傳為一世微子微仲兄弟當自宋公稽始煬公亦以弟襲位故自宋公至哀公為七世而戴公仍在七世之外也鲋符遇反釐音僖覸古莧反○正考甫宋大夫微子之後孔子七世祖强其兩反○史記正義括地志宋州穀熟縣西南三十五里南亳故城即湯都也宋州北五十里大𫎇城為景亳湯所盟地因景山為名所謂北亳河南偃師為西亳帝嚳及湯所都盤庚亦徙都之湯即位都南亳後徙西亳
  商一祀成湯之樂
  經○鞉見周頌有瞽○鼓見周南闗雎○衎苦旦反嘒呼惠反○管見周頌有瞽○萬舞見邶簡兮
  傳○衎樂之樂音𨺚闋苦穴反齊側皆反所樂之樂五孝反為于偽反僾音愛愾開代反○朱子曰張子云玉磬聲之最和平者可以養心其聲一定始終如一無洛殺也殺色界反○鏞見大雅靈臺傳○魯語注馬父魯大夫言勉聖人行此恭敬之道久矣不敢言創之於己乃云受之於先古也父音甫○題下魯語注名頌頌之美者也輯成也凡作篇章義旣成撮其大要以為亂辭詩者歌也所以節舞曲終乃更變章亂爵故謂之亂
  烈祖商二同上
  經○祜酤本皆𠉀五反傳於酤有叶字恐誤○眉壽黃耉見小雅南山有臺傳○溥音普
  傳○定丁佞反
  𤣥鳥商三祭宗廟
  經○釋文貟音圎又音云
  鄭氏謂此為祫祭之詩冝誠然也蓋詩叙歴世之君之德不可奏于一廟故也天命𤣥鳥至宅殷土芒芒言契古帝命武湯至奄有九有言湯商之先后至在武丁孫子言羣后武丁孫子至大糦是承言諸侯之從邦畿千里至來假祁祁言善政自内及外而其效如此景貟維河以下又緫言殷之受禄于天也
  傅○鳦鳥拔反燕色黒故謂之𤣥鳥○毛氏春分𤣥鳥降湯之先祖有娀氏女簡狄配髙辛氏帝辛率與之祈于郊禖而生契箋鳦遺卵簡狄吞之而生契史記簡狄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𤣥鳥墮卵簡狄吞之因孕生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為司徒封於商賜姓子氏索隱曰契生堯代舜始舉之必非嚳子以其父微故不著名其母有娀氏女與宗婦三人浴於川則非帝嚳次妃明矣老泉蘇氏曰史記載簡狄行浴見燕墮卵取而吞之因生契為商始祖神竒妖濫不亦甚乎使聖人而有異於衆庶也天地必将儲隂陽之和積元氣之英以生又焉用此微禽之卵哉燕墮卵於前取而吞之簡狄其喪心乎史遷之意必以詩有天命鳦鳥降而生商而言之此遷求詩之過也毛公之傳詩也以鳦降為祀郊禖之候及鄭之箋而後有吞踐之事遷之說出於疑詩而鄭之說又出於從遷矣甚矣遷之以不祥誣聖人也子金子案史記自謂以頌自次契事然不得頌之意𤣥鳥之頌曰天命𤣥鳥降而生商蓋古人以𤣥鳥至之日祠于髙禖以祈子也簡狄以是日祈焉而孕故傳述其感生之祥史以行浴墮卵之事附之㡬於罔矣長發之頌禘祫之詩也推其祖之所自出者不過敘禹敷土之時有娀外氏之盛而契始受封有國是開有商一代之基而未見其為嚳子也豈以太史克有髙辛氏才子之言傳者有殷人禘嚳之說遂繫之嚳與然以頌次之則史傳之言為不可信矣娀夙中反禖音梅喪息浪反○竟境同○旂見小雅出車○語録景貟維河一句不知說甚麽想當時有此語人都曉得今不可曉○家說毛氏諸詩注景訓大貟訓益釋文河本作何若依此訓此文則是大益維何問辭下則應辭也○家說那與烈祖二詩皆五章章四句以韻考之可見獨第五章各加顧予烝嘗湯孫之将二句以為亂辭据他詩例當稱五章章四句一章六句何不可者而必欲準之周頌以為一章則失之牽合矣國語稱𨙻之末章為其緝之亂則元非一章明甚又長發殷武皆名著章數不應一頌自為二體也𤣥鳥一章亦當分四章章皆五句獨第三一章七句此詩每章之首皆承上章末字發辭正與文王下武等詩相類此皆其分章處也要之商魯二頌自與周頌不同其詞義深淺較然可見烏得以一律並言之哉今案商頌皆毛鄭章句而朱子從之今著項氏之說于此以存異義
  長發商四祫祭之詩
  經○三章躋子兮反祇音支
  傳○一章知音智見音現竟境同
  史記正義有娀當在蒲州今河中府○二章應去聲三章同與平聲卒章同○四章屬音燭縿所衘反見鄘干旄著直略反荷上去二音○五章鄭氏共音拱下同珙亦同駹音厖○六章地理考異韋顧昆吾皆祝融後滑州韋成縣古豕韋國顧城在濮州范陽縣東二十八里夏之顧國濮州濮陽縣即昆吾之墟亦曰帝丘古昆吾國故城在縣西三十里昆吾臺在縣西百歩○已音紀寰宇記解州安邑縣桀所都○卒章尚書孔傳阿𠋣衡平言𠋣以取平亦曰保衡○題下與音預
  殷武商五祀髙宗
  經○二章羌去羊反○卒章斲斫也桷見魯閟宫楹柱也
  髙宗中興之功必以伐荆楚為大故作頌者惟言此以見殷之復治者在是蓋蠻夷猾夏聖人所憂四夷來王盛德所及也一章伐楚而楚人服二章楚旣服而可繼成湯三章諸侯皆從四章為治有道而天降之福五章中興之盛卒章廟成而祭也
  傳○一章䟽周有天下始封熊繹 為楚子於武丁之世不知楚君何人史記熊繹成王所封○二章䟽周禮大行人九州之外謂之蕃國世一見其國父死子繼及嗣王即位乃來朝也見音現朝直遥反
  商頌譜
  那     烈祖
  右太甲以後作
  殷武
  右祖庚以後作
  𤣥鳥    長發
  右二詩不知何世
  詩緫圖
  周 衞 鄭 齊 唐 秦 陳 曹 魯
  文王
  周南關雎
  葛覃
  卷耳
  樛木
  螽斯
  桃夭
  兔罝
  芣苢
  漢廣
  汝墳
  麟之趾
  召南鵲巢
  采蘩
  草蟲
  采蘋
  行露
  羔羊
  殷其靁
  摽有梅
  小星
  江有汜
  騶虞
  文王
  武王
  小雅鹿鳴
  四牡
  皇皇者華
  伐木
  雝
  武王
  成王
  小雅天保
  蓼蕭
  湛露
  肜弓
  楚茨
  信南山
  甫田
  瞻彼洛矣
  裳裳者華
  桑扈
  大田
  采薇
  出車
  杕杜
  南陔
  白華
  華黍
  魚麗
  由庚
  南有嘉魚
  崇丘
  南山有臺
  由儀
  菁菁者莪
  武王 康叔  太公    胡公叔振文公
  在位七年 封   吕尚    媯滿鐸 旦
  頌時邁武王元  武王元    武王元武王元武王元年   封年     封年 封年 封年鴛鴦
  頍弁
  車牽
  魚藻
  采菽
  成王       叔虞
  封在位      三成王元十七      年年
  豳七月舊詩周   其子改公陳    為晉
  鴟鴞
  東山
  破斧
  伐柯
  九罭
  狼跋
  小雅常棣
  大雅文王
  大明
  緜
  棫樸
  旱麓
  思齊
  皇矣
  靈臺
  下武
  文王有聲
  生民
  行葦
  旣醉
  鳬鷖
  假樂
  公劉舊詩召公陳
  泂酌
  卷阿
  頌清廟
  維天之命
  維清
  烈文
  天作
  我將
  思文
  臣工
  振鷺
  豐年
  有瞽
  潛
  載見
  有客
  
  閔予小子
  訪落
  敬之
  小毖
  載芟
  良耜
  絲衣
  
  桓
  
  般
  康王
  在位二十六年
  頌昊天有成命
  噫嘻康王以後
  昭王
  在位五十一年
  頌執競昭王以後
  穆王
  在位五十五年
  共王
  在位十二年
  懿王
  在位二十五年
  孝王
  在位十五年
  夷王      非子
  在位十     孝王七六年      年封為
  厲王      附庸
  在位五十一年
  大雅民勞 釐侯
  板   厲王二十五年
  蕩   
  桑柔  鄘柏舟
  宣王
  在位四十六年
  小雅六月 武公  桓公
  采芑   宣王十六年立 友
  車攻   淇奥  宣王二十二年封
  吉日
  黍苗
  大雅雲漢
  崧髙
  烝民
  江漢
  常武
  宣王
  幽王
  平王
  小雅賔之初筵      襄公
  幽王          幽王五年立
  在位十一年         車鄰
  小雅節南山       駟鐵
  正月          小戎
  十月之交        終南
  小弁           無衣
  鼓鍾
  白華
  大雅瞻卬
  召旻
  平王
  在位五十一年
  國風黍離 荘公 武公   昭侯
  揚之水  平王十     平王二四年立     十六年
  大雅抑  邶柏舟     
  緑衣      揚之水
  日月      椒聊
  終風 荘公
  碩人 平王二十八年
  
  叔于田
  大叔于田
  桓王   州吁     襄公
  在位二  桓王元    桓王二十十二年  年弑君    二年立
  自立     南山
  燕燕     敝笱
  擊鼓     載驅
  宣公     猗嗟
  桓王二年立
  新臺
  二子乗舟
  惠公
  桓王二十一年立
  牆有茨
  君子偕老
  荘王   鶉之奔奔
  在位十五年

  武        公無衣
  惠王戴
  公文公獻 公穆 公共 公僖公  葛生  渭陽候人 閟宫 采苓 定之方  中蝃  蝀相鼠干 旄在 位  僖 王二 五年  年始并晉 在位 二  惠 王十 惠王  五惠王元惠  王十  惠王
  二十




  惠王十
  十五年七年
  立年立年
  僖王
  河廣
  襄王          康公
  在位三         襄王三十十二年         二年立
  頃王          黃鳥
  在位六年            靈公
  頃王六年立
  株林
  匡王
  在位六年
  定王  穆公
  在位二 定王八十一年 年立
  式微
  旄丘
  右詩一百八十三篇依朱子所定知其時世如此餘不可知也
  詩集傳名物鈔卷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