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

卷第九十九 誠齋集 卷第一百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一

誠齋集巻第一百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雜著

  題跋

   跋廖仲謙所蔵山谷先生為石周卿書大

   戴禮踐阼篇大公丹書

文字中喜用古人語此自是山谷一法也如先生

美米後生為秕以貧賤有人易以冨貴有人難之

類此吕覧語也豈盡然哉而今集中至全載丹書

諸銘與山谷之文相乱蓋山谷嗜此銘故每喜為

人士書之耳此軸其一也荘周之蝶不可以告周

子之兄信有是事淳熈丁未六月十九日

   跋謝安國詠史詩三百篇

遷固紀傳一篇百千言而安國約之於二十字杜

少陵所謂咫尺應須論萬里者與誠齋楊某淳熈

丁未八月二十日書

   跋叚季承所蔵三先生墨跡

六一先生半山老人東坡居士間何闊也因叚季

承為介紹乃一日併得望履幙下快哉淳熙丁未

至後三日廬陵楊某敬書

   䟦豊城府君劉滋十詠

豊城府君愛山成癖不知身之化為山歟山之化

為身歟讀山中十詠覺嵐翠染衣崖凍襲骨淳熈

丁未十二月七日誠齋野客楊某䟦

   䟦蕭武寕告詞

某聞吾鄉蕭氏臧去其祖武寕府君仕於吳時告

命而未之見今日延卿姑夫携訪相示墨色如新

不知其為異代二百餘年以前物也自武寕至延

卿於是九世矣㣲祖孫仕學相承能如是傳之之

永乎余知蕭氏之未央也豈惟未央其必有興者

慶元戊午四月十一日誠齋野客楊某敬書

   跋蕭侍御廷試真書

侍御蕭公廷試文巻一日三題文不加㸃固難能

也而其詞深厚淳質不曜浮文如大羹元酒渾金

璞玉可以見 祖宗時人才之䆳雅矣慶元戊午

四月十一日誠齋野客楊某書

   跋趙士嶐江州死節墓碑

趙端國初相誠於金陵詞粹而氣淑以為其人悛

悛儒者也别去七年矣昔嵗之春來為吾州上幕

與之把酒道舊故為笑樂外莫知其挾未㡬則聞

㓗廉自將正學以言守法以立每議一政一事山

可移不可奪蓋天下之士乃未易知如此哉今日

王才臣來訪袖出端國之曽大父緫戎公墓碣與


前軰諸公間題𫝊後語讀未竟舍巻起立髪上衝


冠鬚髯畢張且憤且悼而継以泣曰嗟乎忠義信


有種乎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而太史公乃曰天

之報施善人非邪昔魏文帝以世無火浣布信有


是事年月日誠齋野客楊某敬書


   跋蔡忠惠公帖

世𫝊仙人吕公飲酒家大醉自冩真壁間而去明

日𮗚者如堵墻或以問予曰傳者誕也或曰冩者

亦誕也予不能决友人蔡定夫寄贈其祖忠惠公

帖讀至思杜祁公遇孫資政詩惜殿中君謫春州

事簡牘因悟曰吕公事非誕矣或曰何用知之曰

忠惠斯言非為三君子發也然則誰為曰是亦忠

惠自冩真也或曰子之言亦誕矣予滋不能决併

書于跗以决諸定夫

   跋李氏所蔵黄太史張右史帖

右山谷帖二十七紙張右史帖十一紙予友人李

師心携以示予蓋自其從曾祖承議公與二先生

還徃之尺牘臧去至師心今四世且百有餘嵗矣

其紙新其墨濕猶昨日物也臧之久而莫之竊觀

者衆而莫之奪某守寳有道哉予於是有感焉豈


惟此帖哉又有大者焉使李衛公子孫能守其花


木竹石魏鄭公子孫能守其宅與笏房杜子孫能

守其門户皆如李氏子孫之守此帖至今存不存

也予於是重有感焉豈惟數姓之所有哉又有大


者焉年月日誠齋野客楊某敬書


   跋趙主管乃祖忠節録

二叔叛周七國反漢而我宋建炎之難永豐有誨

道直閣齊安有令宬長沙有聿之三公皆以屬籍

死節節貫三光名塞兩儀霜松雪竹生我靈囿世

謂今人不如古其然乎哉其然乎哉直閣之孫彦

權示予以忠節録敬書其後

   跋李伯珍詩巻

伯珍取别一星矣今日安成劉伯彊送似渠癸丑

詩一巻清新俊逸奄有二子成三人矣今想更進

觀伯珍之進自笑予詩之退也

  跋張永州尺牘

右同郡齊年同舉張公叔保之尺牘也是時予棄

官山居而叔保為豫章别駕與予此書卑詞絫繭

殆過乎㳟此禮應上官乎施不應朋友乎施者予


再拜辞而皈之其子履乃能臧去此紙把翫手澤

如新覧之淚落林謙之劉賔之每云叔保佳士恨


不盡見其文然牋記中亦可見其一斑此牋又一


斑者嘉泰元祀六月庚寅誠齋野客楊某跋


   跋張伯子所臧兄安國五帖


于湖張公下筆言語妙天下當其得意詩酒淋浪


醉墨縱横思飄月外與逸天半東坡云李太白死

世無此樂三百年矣其初挂名於公之牓又嘗再

見公於直廬今其季伯子尚書寄示五帖開巻未

了山立玉色廪然在人目中也或曰昔東坡雄雋

而服子由之近道今于湖邁徃而愛伯子之端愿

何也其曰東京人士有問二荀於許章者曰靖與

爽孰賢章曰二人皆玉也慈明外𭅺叔慈内潤嘉

泰元祀六月戊戌誠齋野客楊某敬書

   跋彭道原詩

吾族與蕭氏世婣也而未聞有所謂敦節堂者因

觀彭道原此詩問堂無恙則化為荒煙野草乆矣

曾不百年而物之廢興如此是可歎也至於昭甫

之名節則千載廉然也堂何與焉嘉泰元祀六月

庚子誠齋野客楊某書

   跋羅天文墨蹟

右此帖予婦翁印山先生羅公天文送士人曾千

里序也予徃來印山求公之文章字𦘕而不得今

其孫紹何許得此紙再拜三讀悲嘉相兼環詞妙

墨兼麗山谷此羅氏宻湏之彭封父之繁弱也君

家子子孫孫永言寳之自紹興辛酉三朝至今嵗

嘉泰辛酉良月初吉盖甲子一周矣此帖六十年

乃出而皈羅氏物之顯晦故自有時耶况於人乎

誠齋野客楊万里敬書

   跋𡊮機仲侍郎易贊

右易賛并序吾友子𡊮子機仲侍𭅺作也微斯人

眸子不運而見三聖一心空洞以納大極能倒傾

蛟室冩此瓊瑰否誠齋野客楊万里敬書

   跋喻子才為汪養源書李元中鞫城銘

李銘汪碑喻題若蓍同時汪規異時遺珪一日三

師纍其庻㡬

   跋王瀘溪民瞻先生帖

瀘溪先生以詩取老檜之嗔二沈希其意出力擠

先生以策元勲竟何成耶先生料其不三年必有

大咎果若其言又四年檜亦殪古語云前車覆後

車戒泰壬戌後五日門人楊万里敬書帖尾而皈

之其宅相彭夢協云

   跋林黄中書忠簡胡公遺事

林侍𭅺黄中一字寛夫其所書澹菴先生遺事當

万里作行狀時所未聞者豈特某所未聞其子孫

亦所未聞也是時王之望尹穡得志其威能䧟張

魏公而不能不折於先生之一詰其辯能㢡虜勢

以脅其上而不能不沮於先生之一荅兹不謂大

丈夫乎

   跋忠簡胡公先生諫草

澹菴先生之孫摫寄示先生諫草凢十一行卒章

云臣不忍見虜冦入門等語其痛次骨万里讀至

此不覺涕泗之沱若也蓋當是時和戰之𮦀之時

也國是數定而婁搖國𫝑將怯而復壯仲尼曰民

到于今受其賜

   跋張魏公荅忠簡胡公書十二紙

此帖十二紙皆紫巖先生魏國忠献張公荅澹菴

先生忠簡胡公手書也紹興季年紫岩謫居於永

澹菴謫居於衡二先生皆年六十矣此書還徃無

一語不相勉以天人之學無一念不相憂以國家

之慮也萬里時丞零陵一日併得二師今大馬之

齒七十有六夙夜大懼此身將為小人之皈復見

此帖再拜三讀二先生忽焉洋洋乎如在其上如

在其左右

   跋山谷踐阼篇法帖

予頃丞零陵嘗於同官張仲良許𮗚山谷先生小

楷兩都賦歎其多而不疲且愈精也仲良笑曰此

未足歎也子知其落筆時乎學者每求作字山谷

必問曰欲六經何篇左氏傳太史公班孟賢書何

篇宅詩文亦然即隨所欲一筆立就命取架上書

閱而校之不錯一字蓋張仲丞口誦山谷筆誦也

西昌彭孝求好古博雅示予踐阼篇因志所聞於

後予嘗見章懐太子注范蔚宗後漢書載武玉衣

銘云蠺事苦女工難得新棄故後必寒而此篇無

之豈逸文乎抑見他書也則併志之年月日某書

   跋李彦良瑞木

董生孝慈瑞見犬雞韓子詩之謂刺史不能薦天

子不聞名歎其不上聞所以媿其不能薦者也彦

良平國之孝友幽能致瑞於天而朋不能上聞於

朝當有蒙其媿者今彦良之孫彦從能傳大父之

學用心如止水䘏族如葛藟瑞木其再榮李氏其

有聞與嘉泰甲子孟陬晦誠齋老人楊万里書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一百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