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三

卷第八十二 誠齋集 卷第八十三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八十四

誠齋集巻第八十三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序

   陳簽判思賢録序

吾友開州史君上葵陳侯師宋之子元勲好古而

尚徳初尉吉之永豐屬因王事按行田里道出六

一先生之父崇公之墓次慨想先賢進拜設奠退

而周視其阡門墻壊隤憫而葺之謝公尚書嘉之

為記其役元勲於是作思賢録之書既又為春陵

從事継崇公所居之官宅崇公所宅之館又作堂

繪其像而祠焉於是又作思賢續録之書秩滿來

㱕宜春以二書寄予曰元勲官二郡皆故有崇公

之遺蹟尊其德懐其人竊有慕用之志焉二書所

以見元勲之志也願從先生乞一言以發揚元勲

之志予復之曰善如子之志也善如子之志也抑

詩不云乎高山仰上景行行止仲尼不云乎見賢

思齋焉夫景行而不行則如勿景見賢而不思齋

則如勿見子其楙之嘉泰元年四月初吉誠齋野

客楊万里敬書

   送侯子雲序

古者醫不三世不服其藥蓋不久不精不積不神

也宜春侯氏以醫名家蓋十世不啻矣至于世昭

駐泊又精且神者客有竒疾衆醫環而腉之莫敢

措手或莫能名其為何恙世昭一視之探嚢發藥

應手而瘉故三十年間名震于大江之西不幸世

昭死矣又幸而其子子雲盡得其枕中肘後至精

至神之傳世昭未死也然吾猶有贈焉子雲勉乎

哉吾願子三勿視而二視者也勿眩乎疾者之貴

賤也勿貳乎招者之貧富也勿芥乎讎者之豐約

也顧吾之技盡不盡耳吾技吾盡而療不功有之

乎無也顧吾之療功不功耳吾療吾功而名不章

有之乎無也以子之技而佐之以吾五者之説後

數年有宜春之良醫名震于大江之西復如世昭

者必吾子雲也夫子雲勉乎哉嘉泰元祐六月未

望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頥菴詩藁序

夫詩何為者也尚其詞而已矣曰善詩者去詞然

則尚其意而已矣曰善詩者去意然則去詞去意

則詩安在乎曰去詞去意而詩有在矣然則詩果

焉在曰嘗食夫飴與荼乎人孰不飴之嗜也初而

甘卒而酸至於荼也人病其苦也然苦未既而不

勝其甘詩亦如是而已矣昔者暴公譛蘓公而蘓

公刺之今求其詩無刺之之詞亦不見刺之之意

也乃曰二人從行誰為此禍使暴公聞之未嘗指

我也然非我其誰哉外不敢怒而其中媿死矣三

百篇之後此味絶矣惟晩唐諸子差近之寄邉衣

曰寄到玉関應萬里戍人猶在玉関西弔戰埸曰

可憐無定河邉骨猶是春閨夢𥚃人折楊桞曰羗

笛何須怨楊桞春光不度玉門関三百篇之遺味

黯然猶存也近世惟半山老人得之予不足以知

之予敢言之哉今四明劉叔向寄其父頥菴居士

詩藁命予為之序放翁陸務觀既摘其佳句序之

矣予尚何言哉偶披巻讀至之寂寞黄昏愁弔影

雲牎怕上短檠燈又燭與梅花共過冬淡月故移

踈影去又睡魔正與詩魔戰牎外一聲婆餅焦又

早行云雞犬未鳴潮半落草蟲聲在豆花村使晩

唐諸子與半山老人見之當一笑曰君處北海吾

處南海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居士名應時字

良佐嘉泰元年六月戊戍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澈溪居士文集後序

鄉先生澈溪居士者彭其姓醇其諱道原其字也

方其壯也以文名䇿上第及其晩也以治行最三

郡及其老也終官朝奉大夫年未七十懸車以示

子孫雖曰未逹亦可以為逹矣或曰以道原之賢

且文而老於州縣不宏其施卒以廢錮不究其鶱

非薰子所賦仕不遇者歟予曰不然君子之仕有

在我者有不在我者賢不肖我也遇不遇非我也

惟其非我故有粹乎遇者伊吕是也有粹乎不遇

者孔子顔冉是也駮乎遇不遇之間者孟子是也

若道原者豈粹乎不遇者耶其亦駮乎遇不遇之

間者耶然道原之不遇者加少未若遇者之加多

也道原奚而不遇哉且夫三百有九人之籍奚病

也病不籍耳後之人慕用其選蓋有欲與焉而恨

不可得者豈惟後之人當時之人蓋有欲與焉而

恨不可得者故至今謂之仙籍而道原以上書北

闕而得之非遇乎昔楊子雲作法言蜀之富人載

錢五十萬求書名其間而子雲不與彼李仲元鄭

子真者山林野人耳不持一錢不求一字而子雲

與之二子之事後世無傳焉而其名至今與日月

爭光者以子雲也東坡非吾宋之子雲乎荅彭賀

州之啓其亦有求而不與者乎道原不求而與之

非遇乎抑又聞之雖有南威之容匪蹇修不妍雖

有太冲之賦匪士安不傳道原之文與詩質而珍

槁而滋寥乎朱絃之音泊乎𤣥酒之味今猶昔也

昔無傳而今有傳非得名世之士丞相益國周公

序之之故耶前之稱惟其賢後之稱惟其文曰賢

曰文廼玉廼金誰敢改評者非遇乎道原奚而不

遇哉道原之族孫汝翼夢弼擕澈溪文集以示予

敬書其後嘉泰元年六月庚子通議大夫寳文閣

待 制致仕楊万里序

   周子益訓䝉省題詩序

唐人未有不能詩者能之矣亦未有不工者至李

杜極矣後有作者蔑以加矣而晩唐諸子雖乏二

子之雄渾然好色而不淫怨誹而不乱猶有國風

小雅之遺音無他專門以詩賦取士而已詩又其

專門者也故夫人而能工之也自日五色之題一

變而為天地為鑪再變而為堯舜性仁於是始無

賦矣自春草碧色之題一變而為四夷來王再變

而為政以徳於是始無詩矣非無詩也無題也吾

倩陳履常示予以其友周子益訓䝉之編屬聨切

而不束詞氣肆而不蕩婉而荘麗而不浮駸駸乎

晩唐之味矣蓋以詩人之情性而寓之舉子之刀

尺者歟至如信符之一題獨非古題而詩句亦不

為題所掣可謂難矣蓋亦嘗試為我賦為政以徳

之題乎惟蟻封乃見子王子之馭嘉泰辛酉九月

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應齋雜著序

淳熈季年海内英傑森布表著文儒玉映武衛電

燿廷集孔鸞陸列爪牙雖師師瑞虞濟濟華周無

所與遜 孝宗皇帝一日御埀拱殿顧見廷臣

天顔怡愉因問左右宗子在廷者為誰凢若干人

皆謹對曰無之 帝蹙然喟曰堯明俊徳首乎九

族周封八百同姓孔庶今吾 聖神子孫枝葉扶

踈俊又無寡獨無一武誕寘左石是謂靈囿無麟

太液無鵠也可乎即詔邇臣各舉屬籍之良者二

人居亡㡬何舒戭奮堪間平政駿茹㧞鷺振大者

台斗小猶郎吏而應齋居士趙無咎是時方高卧

南州狎東湖之鷗㺯西山之雲逺追徐孺近訪山

谷賦詩把酒與一世相忘訖不求諸公之舉而諸

公亦無求無咎者君子至今恨之或曰其者無咎

之才之文未卓歟曰無咎才固先人文亦不後人

也然則諸公不求而薦之何也曰才者憎之媒也

文者忌之胎也漢之薰賈唐之李杜非不才無文

之坐也才與文之坐也四子且然無咎可以無憾

矣予自乾道辛夘在朝列時無咎為蘓州别駕已

聞其名後十八年予再補外過豫章始識之至其

家見門巷蕭然槐栁蔚然知其為幽人高士之廬

也而其人老矣無咎既沒其子汝謩來為太和宰

一再訪予於南溪之上出無咎詩文一編目曰應

齋雜著求予序之其文大抵平淡夷易不為追琢

不立崖険要㱕於適用而非窽非浮也至其詩皆

感物而發觸興而作使古今百家景物萬象皆不

能役我而役於我嗚呼無咎生無遇也沒而詩文

可傳未為無遇也無咎可以無憾矣無咎諱善括

嘗知鄂州終官朝請大夫撥煩决疑所至名跡焯

焯云嘉泰壬戌仲夏既望誠齋野客廬陵楊万里

   曾無媿南北邉籌後序

蘭溪曾無媿閉門下惟三十年鑚敗素琱俊語對

占義以應明有司之求亦既䝉有司薦之詣太常

矣無遇而㱕人皆知其為名進士也予曰是淺之

為知曾子者也所謂知我如此不㡬於罵者歟或

曰何如斯可謂知曾子矣曰吾嘗見其南北邉籌

之書矣其於秦漢三國二晉宋齊梁陳魏周隋氏

之史若木蠧蟻不穴不止若燭炳幽不覿不休其

君臣之良若窳也其地利之堅若瑕也其國㔟之

競若羸也其兵制之銛若頓也如身詣其國目眡

其時手執其事而心畫其策無俟於胥詬而逆折

其枉直無逢於相角而前料其捷北也為人謀國

者可不置此書一通於坐右乎異時 孝宗皇帝

英武於鑠慨然有叱開四方混一兩儀之志反席

竒傑寤寐䇿謀使見此書當拊髀而歎曰朕獨不

得與此人同時哉又曰公等皆安在何相見之晩

也然則曾子之為士也名進士而已耶

   江西續𣲖二曾居士詩集序

古之君子道充乎其中必思施乎其外故用於時

者施也傳於後者亦施也然用於時或不傳於後

傳於後或不用於時二者皆難并也是有幸有不

幸焉生而用沒而傳幸之幸也生而用沒而不傳

幸之不幸也生而不用沒而有傳不幸之幸也至

有生既不用於時沒又不傳於後豈非不幸之不

幸也歟南豐先生之族子有二詩人焉曰臨漢居

士伯容者南豐從兄弟曰子山名阜之子也曰懐

峴居士顯道者伯容之子也子山嘗位于朝出漕

湖南後家于襄陽遂為襄陽人伯容一世豪俊而

能文其詩源委山谷先生然以不肯伈俔於世有

官而終身不就列顯道得其父之句法亦以氣節

高簡嘗宰祁陽小不可其意即棄去隱於衡之常

寧者三十年此君子之一不幸也伯容放浪江湖

間與夏均父諸詩人游從唱和其題與韻見於均

父集中者三十有二篇予每誦均父之詩云曽侯

第一又云五言類𤣥度又云秀句無一塵想見其

詩而恨不見也行天下五十年每見士大夫必問

伯容父子詩皆無能傳之者此又君子之一不幸

也茲非所謂生既不用於時沒又不傳於後不幸

之不幸者歟今日忽得故人尚書郎江西漕使雷

公朝宗書寄予以二曾詩集二編屬予序之欣然

盥手披讀三過蔚乎若玉井之蓮敷月露之下也

沛乎若雪山之水冩灩澦而東也琅乎若岐山之

鳯鳴梧竹之風也望山谷之宫庭蓋排闥而入歴

陛而升者歟昔人之詩有詩傳而人逸者矣二南

是也有人傳而詩逸者矣祈招是也有人與詩俱

傳者矣載馳是也然祭公謀父之作雖逸於三百

篇之外而式金式玉之句猶畧見於檮杌之史者

以子革之誦也二曾之詩昔無傳而今有傳不以

朝宗能誦之歟不曰二曾不幸之幸歟不曰後學

大幸之幸歟因命之曰江西續派而書其右以補

吕居仁之遺云伯容名紘顯道名思朝宗之於顯

道如李漢之於退之故二居士之詩朝宗得之於

徳曜徳曜得之於懐峴懐峴得之於臨漢嘉泰癸

亥四月丙辰通議大夫寳文閣待 制致仕廬陵

楊万里序

   三近齋餘録序

予昔與尤延之同侍 光宗東宫講讀一日入講

尚蚤輦未出因與延之縱觀几案上

御覽書策有孟皓然賈島等詩集二人相視而歎

曰二子之詩一也不見知於當時而見知於今日

何也可以弔二子之生前而賀之於身後矣然二

子之可弔又未若當時之可弔也有此士而失之

獨不可弔乎或曰二子亦有過焉深自匿而不求

知非過歟嗟乎是二子之過也抑二子之願也天

下莫自賤於求知之士而不求知者為可貴彼其

不求知也其所挾者必至珍也所挾愈珍則其自

匿愈深二子之不求知豈終無知我者乎今日几

案上者是已特知之者有逺近有遲速耳不見知

於近必見知於逺病不逺耳非所病也惟愈逺則

愈貴耳遲速足較哉故曰是二子之過也抑二子

之願也三槐王文正公五世之孫有詩人文士焉

曰正夫清峻簡逺有二子之風偉矣不幸又中二

子之病牢不可砭坐是落落是可歎也正夫自幼

有官然其於世未汲汲也顧獨有汲汲者不於仕

而於學閉荆扉呻槁簡不窺市朝者餘十年其學

以忠孝為根𠏉以詩騷為菁華以議論為頴栗觀

其詞探其中可以知其為忠孝人也然其人深自

韜匿也襲其芳弗之旨颺𠂻其寳弗之肯曜雖至

戚至篤彼一處顯則絶不與通庭無我一武凡無

我一字他日其人退而㱕正夫與之好如初也親

者如此况踈者乎晩乃被薦召為中都官滿嵗應

遷貧不能俟求郡丞以去後得郡㫷年又請祠以

去亡㡬何而卒後二十六年其詩文乃出士大夫

爭傳之而正夫不及見矣傳與不傳見與不見正

夫何憾焉予獨為正夫悲且嘆也如落木森猶力

寒山淡欲無如地逈高樓目天寒故國心如凉風

囬逺笛暝色帯㱕舟如塵心依水凈㱕𩯭與山青

不减晩唐諸子矣如墮蘂盡應輸燕子嬾寒猶及

占梨花如一畨風雨催寒食千里鶯花想故國如

身閑更得慿陵酒花早殊非愛惜春如秋生列岫

雲尤薄泉漱懸崖路更慳置之江西社中何辨焉

幽蘭云臨春慘不舒蓋國空自香意不在蘭也至

於騷辞如釣䑓沐髪乞巧悼亡等篇出入逺遊天

問之海頡頏幽通思𤣥之囿矣至於 上前論事

之文皆卓然近用又如簋飱豆肉之可以求飽也

笥裳篚纊之可以禦冬也使其遇合其功用可量

哉紀之甗鄭之瓉櫝而不讎瘞而不啓久則光怪

四出貫日襲月有不可揜者惟其不求知是以不

可揜也歟其子高安史君淹詮次其詩文凡四百

八十餘篇正夫自題曰三近齋餘録者作書寄示

予求序其首予不得辞正夫諱從其官簿嘗歴弋

陽主簿福州司理参軍知麗水縣幹辦諸司糧料

院倅臨安添倅天台知信州主管建寧府武夷山

冲佑觀年六十終官朝散郎嘉泰三年七月四日

通議大夫寳文閣待 制致仕廬陵楊万里序

   杉溪集後序

古今文章至我 宋集大成矣蓋自奎宿宣精列

聖制作於是煥乎之文日月光華雲漢昭囬天經

地緯衣被萬物河岳炳靈鴻碩挺出在 仁宗時

則有若六一先生主斯文之夏盟在 神宗時則

有若東坡先生傳六一之大宗在 哲宗時則有

若山谷先生續國風雅頌之絶絃視漢之遷固卿

雲唐之李杜韓栁蓋奄有而包舉之矣中更羣小

崇姦絀正目為僻學禁而錮之蓋斯文至此而一

厄也惟我廬陵有瀘溪之王杉溪之劉兩先生身

作金城以郛此道自王公游太學劉公継至獨犯

大禁挾六一坡谷之書以入晝則庋蔵夜則繙閱

毎伺同舍生息燭酣寢必起坐吹燈縱觀三書逮

暇或哦詩句或績古文每一篇出流布輦轂膾炙

薦紳紙價為髙嗟乎若兩先生當妖禽羣啾而發

紫鸞之鳴折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驟歌而奏清廟之瑟鷸冠胡服之

競麗而覿黄收純衣之製其有大勲勞於斯文其

偉乎哉予生十有七年始得進拜瀘溪而師焉而

問焉其所以告予者大學犯禁之説也後十年又

得進拜杉溪而師焉而問焉其所以告予者亦太

學犯禁之説也今兩先生逺矣予亦老而㱕休矣

杉溪之曾孫千齡一日訪予於南溪之上出其祖

之書曰杉溪集者示予請書其後予披而讀之見

丞相益國周公序其篇首凢杉溪先生㧞新領異

之詩登𡶶造極之文既摛張發揮不遺餘矣予尚

何言哉獨書兩先生所以告予者于篇末俾後學

有聞焉瀘溪又云是時書肆畏罪坡谷二書皆毁

其印獨一貴戚家刻印印之率黄金斤易坡文十

蓋其禁愈急其文愈貴也今家有此書人習此學

有知當時斯文之難得如此者乎是小人之厄斯

文乃所以昌斯文也然厄斯文者今皆冺然與草

木共盡而斯文之傳與日月爭光然則斯文病不

厄耳厄奚病哉古者聖賢君子之所守於是可得

而知矣顧吾道之是非何如耳時之好惡足為之

動耶六一坡谷其知之矣至於吾州之兩先生獨

首犯時之大禁力學衆人之所不敢學所謂豪傑

特立之士者不在斯人歟不在斯人歟杉溪諱才

邵字美中瀘溪諱庭珪字民瞻皆擢進士第杉溪

再中宏詞科終官工部侍郎兼權吏部尚書贈顯

謨閣學士瀘溪晚為國子監簿終官直敷文閣奉

祠云年月日寳謨閣直學士通議大夫致仕楊万

里謹序

   周易宏綱序

古有其事而世無其說今有一人焉倡而為之說

天下其信之乎曰愕焉而已矣信焉則否既有一

人焉為之說矣又有一人焉見焉聞焉而和之曰

然天下其信之乎曰疑焉而已矣信焉則未也然

已不愕矣一人倡之矣一人和之矣又有一人焉

未嘗見也未嘗聞也亦未嘗和也復倡而為之說

與夫前之倡者偶同焉天下其不信乎借令不信

而三人者亦可以自信矣非同焉之可信也不約

而同焉之可信也易之八卦其畫各三說者曰此

卦也予曰卦者其名而畫者非卦也此伏羲氏初

製之字也聞者愕焉曰嘻甚矣其好異也予亦疑

淳熙戊申予與亡友尤延之同寮因語及之延

之大喜曰此古人未嘗言平生未嘗聞也予猶疑

之今年三月吾鄉之士西昌劉文郁從周示予以

其所著周易宏綱之書亦曰八卦者古之字也予

然後釋然不疑夫予之說從周未嘗聞也而從周

之説予同焉從周之說予未嘗聞也而予之説從

周同焉不曰古有是事乎古無是事而吾二人為

之說不可也古有是事而吾二人為之説亦不可

乎君子之談經可不可之問耳信與不信奚問哉

予獨喜與從周乃有不約之同也夫約而同者同

之私也不約而同者同之公也既公矣天下信之

可也不信亦可也然予之所喜者非喜從周之同

乎予也夫喜人之同乎巳者亦私也予蓋喜予之

同乎從周也慶元庚申十一月從周受署㱕榮其

親首來謁予予始識之與之晤語愛其壯而敏竊

自歎予之老且衰也今以老且衰之思乃偶同乎

壯且敏者之説然則予之老且衰其尚可少進也

乎此予之所喜也以予之喜揆從周之心從周獨

不喜哉雖然此易之小學之事也未及乎易之道

也從周蓋深於易之道者也既以易學鳴上庠中

文科矣初仕為雷之郡博士雷之士無逺迩奔走

而來學易焉不寧惟雷之士也嶺以南士無逺邇

亦奔走而來學易焉不寧惟嶺以南之士也海以

南士無逺邇亦奔走而來學易焉遂以其口講者

綴而為此書其於天人事物之理君臣父子之分

仁義道徳性命之緼君子小人消長之㡬天下國

家治乱之柢聖賢君子出處進退之節皆由至白

以鈎夫至𤣥自至𢎞以察夫至纎其於學者之學

易蓋涉鉅海之堅航陟泰山之修梯歟雖然其徃

梯航也其至非梯航也嘉泰甲子七月庚午誠齋

野客楊万里序

   遞鍾小序

劉敏叔得一古琴𢹂來示予是夕霜月入簾寒𣣔

墮指為予作流水高山申之以易水終之以醉翁

吟其聲清激若出金石聽者聳毛酸骨予命之曰

遞鍾云年月日誠齋野客楊万里廷秀

   易外傳後序

六經至夫子而大備然書非夫子作也定之而已

耳詩非夫子作也刪之而已耳禮樂非夫子作也

正之而已耳唯易與春秋所謂夫子之文章者歟

昔者伏羲作易矣時則有其畫無其辞文王重易

矣時則有卦辞無餘辞至吾夫子特起乎兩聖之

後而超出乎兩聖之先發天之蔵拓聖之彊挹彼

三才之道而注之於三絶之簡於是作彖辞作象

辞又作小象之辞又作文言之辞又作二繫之辞

又作說卦之辞又作序卦之辞又作雜卦之辞大

之為天地纎之為毫末顯之為人物幽之為鬼神

明之為仁義禮樂微之為性命炳然蔚然聚此書

矣其辞精以幽其㫖淵以長其道溥以崇是書也

其緼道之玉府陶聖之大鈞也歟韓起聘魯見易

象而喜曰周禮盡在魯矣當是時豈易之書唯魯

有之歟抑諸國皆有而晉未有歟宜其見之而喜

也然起之所見者羲文之易而已未見夫子之易

也見羲文之易其喜已如此使見夫子之易其喜

又當何如哉今乃得見韓起之所未見嗚呼後之

學者一何幸也子貢在三千七十之中其科在乙

其名在六其不在升堂入室之間乎然嘗歎夫子

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夫子之易書非性與

天道之言乎而子貢獨不得聞者豈歎之之時此

書未作歟抑已作而未出歟今乃得聞子貢之所

不得聞鳴呼後之學者又何幸也學者每謂聞而

知不若見而知蓋聞者踈見者親聞者畧見者詳

觀子貢之歎則見而知者反不若聞而知者歟然

則學者之羡子貢又安知子貢之不羡學者也嗚

呼後之學者又何幸也嘉泰甲子四月八日廬陵

楊万里後序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八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