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說居庸關

說居庸關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續集

居庸關者,古之譚守者之言也。龔子曰:疑若可守然。何以疑若可守然?曰:出昌平州,山東西遠相望,俄然而相輳相赴,以至相蹙,居庸置其間,如因兩山以為之門,故曰疑若可守然。關凡四重,南口者下關也,為之城,城南門至北門一裏;出北門十五裏,曰中關,又為之城,城南門至北門一裏;出北門又十五裏,曰上關,又為之城,城南門至北門一裏;出北門又十五裏,曰八達嶺,又為之城,城南門至北門一裏。蓋自南口之南門,至於八達嶺之北門,凡四十八裏,關之首尾具製如是,故曰疑若可守然。下關最下,中關高倍之。八達嶺之俯南口也,如窺井形然,故曰疑若可守然。自入南口城,甃有天竺字、蒙古字。上關之北門大書曰:「居庸關,景泰二年修。」八達嶺之北門,大書曰:「北門鎖鑰,景泰三年建。」自入南口,流水齧吾馬蹄,涉之琮然鳴,弄之則忽湧、忽洑而盡態,跡之則至乎八達嶺而窮。八達嶺者,古隰餘水之源也。自入南口,木多文杏、蘋婆、棠梨,皆怒華。自入南口,或容十騎,或容兩騎,或容一騎。蒙古自北來,鞭橐駝,與餘摩臂行,時時橐駝銜餘騎顛,餘亦撾蒙古帽,墮於橐駝前,蒙古大笑。餘乃私歎曰:若蒙古,古者建置居庸關之所以然,非以若耶?餘江左士也,使餘生趙宋世,目尚不得睹燕、趙,安得與反毳者相撾戲乎萬山間?生我聖清中外一家之世,豈不傲古人哉!蒙古來者,是歲克西克騰、蘇尼特,皆入京,詣理藩院交馬雲。自入南口多霧,若小雨,過中關,見稅亭焉,問其吏曰:今法網寬大,稅有漏乎?曰:大筐小筐,大偷橐駝小偷羊。餘歎曰:信若是,是有間道矣。自入南口,四山之陂陀之隙,有護邊牆數十處,問之民,皆言是明時修。微稅吏言,吾固知有間道,出沒於此護邊牆之間。承平之世,漏稅而已,設生昔之世,與凡守關以為險之世,有不大駭北兵自天而降者哉!降自八達嶺,地遂平,又五裏曰坌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