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說張家口

說張家口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續集

張家口在宣化府萬全縣北境,察哈爾都統駐焉,凡效力軍台贖罪者駐焉。效力者,效力軍台也。何以駐張家口?近今五十年駐張家口也。昔之日稱軍台者何?仁皇帝親北征,有事蒙古。純皇帝命將西征,出入蒙古。故軍台始於平噶爾丹時,密於追達瓦齊時,周幣密布於設定邊左副將軍時。今無軍事,何以稱軍台?曰:猶內廷有軍機處,無軍事亦得稱也。軍台起訖如何?以口外察哈爾為起,而北,而西北,而又西,以烏裏雅蘇台為止,凡四十八台。無軍有台何也?通檄報也。察哈爾都統與定邊左副將軍遙聲援,中間哲卜尊丹喇嘛、喀爾喀諸汗與理藩院往返之檄報,台員率驛丁奉之走。驛丁受雇,受此也;台員效力,效此也。駐張家口何名?曰:戍張家口也。張家口烏用戍?曰:旅焉而已!有財三年估,無財三年旅。問何所始也?始於台員有老病者,畏塞外之寒且勞,入貲充公,白都統,許之,以其貲雇蒙古代之。勢也,情也,非法也,亦無台費之名,亦不上聞。今台費上聞,台費行而台員除矣。如有人不能出台費,願充台員,今許之乎?反不許;又如有人願亦出台費,亦充台員,則許之乎?亦不許。何以不許?都統但聞五十年事,不聞康熙事,不聞乾隆初年事。王元鳳,天下士也;為桂陽州知州,下車,擒豪蠹,大創之;又平猺有奇功,天子嘉之,錫之孔雀翎,擢為陳州府知府。元鳳入覲,方留京師,而州大猾夜出境為飛語,達京師,竟聞天子,天子使使鞫之;使者受單詞,當元鳳以革職,發往軍台,效力贖罪。是獄也,冤元鳳者半天下,元鳳獨飛揚而大喜,就逮時,謂送吏曰:元鳳足跡遍中華,獨未得至西北塞外,一見聖朝中外為一之盛。吾此行,甘騎橐駝,佩短刀,往來風沙中。龔自珍屬之曰:吾為《蒙古圖誌》,某部落某山,尚未有圖,子皆為我圖之。龔自珍乞假五日,送之居庸關,逾八達嶺而返。既聞兵部尚書青陽王公言,近日事例如此。既又聞常熟蔣君言,吾嚐以譴行,臥三年,納貲乃還,如尚書言。既又得王元鳳書,果如尚書言。籲!天下事名實不相應,十九如是哉!元鳳又言,吾到戍三日,獨騎橐駝,懷筆墨,至大禁門,欲出,門者叱之而止(大禁門即張家口北門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