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004下

卷四上 説郛 卷四下 卷五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四下      明 陶宗儀 撰三禮叙録吳澄
  儀禮十七篇漢興高堂生得之以授瑕丘蕭奮奮授東海孟卿卿授后蒼蒼授戴德戴聖大戴小戴及劉氏别録所傳十七篇次第各不同尊卑吉凶先後倫序惟别録為優故鄭氏用之今行於世禮經殘缺之餘獨此十七篇為完書以唐韓文公尚苦難讀况其下者自宋王文公行新經義廢黜此經學者益罕傳習朱子考定易書詩春秋四經而謂三禮體大未能緒正晩年欲成其書於此至惓惓也經傳通解乃其編類草藁將俟䘮祭禮畢而筆削焉無禄弗逮遂為萬世之闕典澄每伏讀而為之惋惜竊謂樂經既亡禮經僅存而易之彖傳象傳本與繫辭文言説卦序卦雜卦諸傳共為十翼居上下經二篇之後者也而後人以入卦爻之中詩書之序本自為一篇居國風雅頌典謨誓誥之後者也而後人以冠各篇之首春秋三經三傳初皆别行公榖配經其來已久最後注左氏者又分傳以附經之年何居夫傳文序文與經混淆不惟非所以尊經且於文義多所梗礙歴千數百年而莫之或非也莫之或正也至東萊呂氏於易始因晁氏本定為經二篇傳十篇朱子於詩書各除篇端小序合而為一以寘經後春秋一經雖未暇詳校而亦别出左氏經文併以刋之臨漳於是易書詩春秋悉復夫子之舊五經之中其未為諸儒所亂者惟二禮經然三百三千不存葢十之九矣朱子補其遺闕則編類之初不得不以儀禮為綱而各䟽其下脱藁之下必將有所科别決不但如今藁本而已若執藁本為定則經之章也而以後記補記補傳分𨽻分古於其左也與彖象傳之附易經者有以異乎否也經之篇也而以傳篇記篇補篇錯處於其間也與左氏傳之附春秋經者有以異乎否也夫以易書詩春秋之四經既幸而正而儀禮之一經又不幸而亂是豈朱子之所以相遺經者哉徒知尊信草創之書而不能探索未盡之意亦豈朱子之所以望後學者哉嗚呼由朱子而來至於今將百年然而無有乎爾澄之至愚不肖猶幸得以私淑於其書實受罔極之恩善繼者卒其未卒之志善述者成其未成之事抑亦職分之所當然也是以忘其僣妄輙因朱子所分禮章重加倫紀其經後之記依經章次秩叙其文不敢割裂一仍其舊附于篇終其十七篇次第並如鄭氏本更不間以它篇庻十七篇正經不至雜糅二戴之記中有經篇者離之為逸經禮各有義則經之傳也以戴氏所存兼劉氏所補合之而為傳正經居首逸經次之傳終焉皆别為卷而不相紊此外悉以歸諸戴氏之記朱子所輯及黄氏䘮禮楊氏祭禮亦參伍以去其重復名曰朱氏記而與二戴為三凡周公之典其未墜於地者葢略包舉而無遺造化之運不息則天之所秩未必終古而廢壞有議禮制度考文者出所損所益百世可知也雖然茍非其人禮不虛行存誠主敬致知力行下學而上逹多學而一貫以得夫尭舜禹湯文武周孔之心俾吾朱子之學末流不至於漢儒學者事也澄也不敢自棄同志其尚敦朂之哉
  儀禮逸經八篇澄所纂次漢興高堂生得儀禮十七篇後魯共王壞孔子宅得古文禮經於孔氏壁中凡五十六篇河間獻王得而上之其十七篇與儀禮正同餘三十九篇藏在秘府謂之逸禮哀帝初劉歆欲以列之學官而諸博士不肯置對竟不得立孔鄭所引逸禮中霤禮禘于太廟禮王居明堂禮皆其篇也唐初猶存諸儒曾不以為意遂至於亡惜哉今所纂八篇其二取之小戴記其三取之大戴記其三取之鄭氏注奔䘮也中霤也禘于太廟也王居明堂也固得儀禮三十九篇之四而投壺之類未有考焉疑古禮逸者甚多不止於三十九也投壺奔䘮篇首與儀禮諸篇之體如一公冠等三篇雖已不存此例葢作記者刪取其要以入記非復正經全篇矣投壺大小戴不同奔䘮與逸禮亦異則知此二篇亦經刋削但未如公冠等篇之甚耳五篇之經文殆皆不完然實為禮經之正篇則不可以其不完而擯之於記故特纂為逸經以續十七篇之末至若中霤以下三篇其經亡矣而篇題僅僅見於注家片言隻字之未泯者猶必収拾而不敢遺亦我愛其禮之意也儀禮傳十篇澄所纂次按儀禮有士冠禮士昬禮戴記則有冠義昬義儀禮有鄉飲酒禮鄉射禮大射禮戴記則有鄉飲酒義射義以至於燕聘皆然葢周末漢初之人作以釋儀禮而戴氏抄以入記者也今以此諸篇正為儀禮之傳故不以入記依儀禮篇次稡為一編文有不次者頗為更定射義一篇迭陳天子諸侯卿大夫士之射雜然無倫釐之為鄉射義大射義二篇士相見義公食大夫義則用清江劉氏原父所補並因朱子而加考詳焉於是儀禮之經自一至九經各有其傳矣惟覲義闕然大戴朝事一篇實釋諸侯朝覲天子及相朝之禮故以備覲禮之義而共為傳十篇云
  周官六篇其冬官一篇闕漢藝文志序列於禮家後人名曰周禮文帝嘗召至魏文侯時老樂工因得春官大司樂之章景帝子河間獻王好古學購得周官五篇武帝求遺書得之藏于秘府禮家諸儒皆莫之見哀帝時劉歆校理秘書始著于録略以考工記補冬官之闕歆門人河南杜子春能通其讀鄭衆賈逵受業於杜漢末馬融傳之鄭𤣥𤣥所注今行於世宋張子程子甚尊信之王文公又為新義朱子謂此經周公所作但當時行之恐未能盡後聖雖復損益可也至若肆為排觝訾毁之言則愚陋無知之人耳冬官雖闕今仍存其目而考工記别為一卷附之經後云
  小戴記三十六篇澄所序次漢興得先儒所記禮書三百餘篇大戴氏刪合為八十五小戴氏又損益為四十三曲禮檀弓雜記分上下馬氏增以月令明堂位樂記鄭氏從而為之注總四十九篇精粗雜記靡所不有秦火之餘區區掇拾所謂存十一於千百雖不能以皆醇然先王之遺制聖賢之格言徃徃頼之而存第其諸篇出於先儒著作之全書者無幾多是記者旁捜博采勦取殘編斷簡㑹稡成篇無復詮次讀者每病其雜亂而無章唐魏鄭公為是作類禮二十篇不知其書果何如也而不可得見朱子嘗與東萊先生呂氏商訂三禮篇次欲取戴記中有關於儀禮者附之經其不係於儀禮者仍别為記呂氏既不及答而朱子亦不及為幸其大綱存於文集猶可攷也晩年編校儀禮經傳則其條例與前所商訂又不同矣其間所附戴記數篇或削本篇之文補以它篇之文今則不敢故止就夲篇之中科分櫛剔以類相從俾其上下章文義聯屬章之大指標識于左庻讀者開卷瞭然若其篇第則大學中庸程子朱子既表章之以與論語孟子並而為四書固不容復厠之禮篇而投壺奔䘮實為禮之正經亦不可以襍之於記其冠義昏義鄉飲酒義射義燕義聘義六篇正釋儀禮别輯為傳以附經後矣此外猶三十六篇曰通禮者九曲禮内則少儀玉藻通記小大儀文而深衣附焉月令王制專記國家制度而文王世子明堂位附焉曰䘮禮者十有一䘮大記雜記䘮服小記服問檀弓曾子問六篇記䘮而大傳間傳問䘮三年問䘮服四制五篇則䘮之義也曰祭禮者四祭法一篇記祭而郊特牲祭義祭統三篇則祭之義也曰通論者十有二禮運禮噐經解一類哀公問仲尼燕居孔子閒居一類坊記表記緇衣一類儒行自為一類學記樂記其文雅馴非諸篇比則以為是書之終嗚呼由漢以來此書千有餘歳矣而其顚倒糾紛至朱子始欲為之是正而未及竟豈無望於後之人歟用敢竊取其義修而成之篇章文句秩然有倫先後始終頗為精審將來學禮之君子於此考信豈有取乎非但為戴氏忠臣而已也
  大戴記三十四篇澄所序次按隋志大戴記八十五篇今其書闕前三十八篇始三十九終八十一當為四十三篇中間第四十三第四十四第四十五第六十一四篇復闕第七十三有二總四十篇據云八十五篇則末又闕其四或云止八十一皆不可考竊意大戴類稡此記多為小戴所取後人合其餘篇仍為大戴記已入小戴記者不復録而闕其篇是以其書冗泛不及小戴書甚葢彼其膏華而此其查滓爾然尚或間存精語不可棄遺其與小戴重者投壺哀公問也投壺公冠諸侯遷廟諸侯釁廟四篇既入儀禮逸經朝事一篇又一儀禮傳哀公問小戴已取之則於彼宜存於此宜去此外猶三十四篇夏小正猶月令也明堂猶明堂位也夲命以下襍録事辭多與家語荀子賈傅等書相出入非專為記禮設禮運以下諸篇之比也小戴文多綴補而此皆成篇故其篇中章句罕所更定惟其文字錯誤參互考校未能盡正尚以俟好古博學之君子云



  夏小正闕名
  鴈以北方為居
  正月鴈北鄉先言鴈而後言鄉者見鴈而後數其鄉也鄉者何其居也鴈以北方為居何以謂其居生且長耳
  魚負氷
  魚陟負氷陟升也負氷者觧蟄也
  農緯耒
  農緯厥耒緯束也
  俊風
  時有俊風者大也大風南風也何大於南風也曰合氷必於南風解氷必於南風生必於南風殺必於南風故大之也
  豺祭獸謂之祭
  豺祭獸謂之祭獺祭魚謂之獸何也豺祭其類獺祭非其類也
  小正
  何以謂之小正以小著名也
  萬用入學
  二月萬也者干戚舞也入學也者大學也謂今時大舍采也
  鳴鳩
  鳴鳩言始相命也
  祈麥實
  三月祈麥實者五榖之先也故以急祈而記之者也
  執陟攻駒
  四月始執駒執駒者離之去母也執而升之君也攻駒者教之服車也
  來降燕乃睇
  二月燕乙也降者下也言來者何也莫能見始出也故曰來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盻也盻眎可為室者也百鳥皆曰巢燕言室者操泥而入人之室也
  斗柄正在上
  六月初昏斗柄正在上五月大火中六月斗柄正在上此見斗柄之不在當心也
  狸子肇肆
  七月狸子肇肆始也肆者遂也言其始遂
  栗零
  八月栗零降零而取之非剝也
  陟𤣥鳥蟄
  九月陟升也𤣥鳥燕也先言陟而後言其蟄者陟而後蟄故也
  黒鳥浴
  十月黒鳥烏也浴也者謂飛乍上乍下也
  養夜
  時有養夜養長也若日之長也
  王狩
  王狩十一月王狩者言王之時田冬獵為狩
  𤣥駒賁
  十二月𤣥駒賁𤣥駒者蟻也賁者走於地中也















  月令問答蔡邕
  問者曰子何為著月令説也予幼讀記以為月令體大經同不宜與記書雜録並行而記家記之又畧及前儒特為章句者皆用其意傳非其夲㫖又不知月令徴驗布在諸經周官左傳實與禮記通他議横生紛紛久矣光和元年余被謗章罹重罪徙朔方内有獫狁敵衝之釁外有冦虜鋒鏑之艱危險凛凛死亡無日過被學者聞家就而考之亦自有所覺悟庻幾頗得事情而訖未有注記著於文字也懼顚蹶隕墜無以示後同於朽腐竊誠思之書有隂陽升降天文歴數事物制度可假以為夲敦辭托説審求歴象其要者莫大於月令故遂於憂怖之中晝夜宻勿昧死成之旁貫互註參伍羣書至及國家律令制度遂定歴數盡天地三光之情辭繁多而蔓衍非所謂理約而逹也道長日短危殆兢惕取其心盡而已故不能復加刪省葢所以探賾辨物庻幾多識前言徃行之流茍便學者以為可覽則余死而不朽也
  問者曰子説月令多類周官左傳假無周官左傳月令為無説乎曰夫根柢植則枝葉必相從也月令與周官並為時王政令之記異文而同體官名百職皆周官解月令甲子沈子所謂似春秋也若夫太昊蓐収勾芒祝融之屬左傳造義立説生名者同是以用之
  問者曰既用古文於歴數乃不用三統用四分何也曰月令所用參諸歴象非一家之事傳之於世不曉學者宜以當時所施行夫宻近者三統已疎濶廢弛故不用也
  問者曰既不用三統以驚蟄為孟春春中雨水為二月節皆三統法也獨用之何曰孟春月令曰蟄蟲始震在正月也中春始雨水則雨水二月也以其合故用之問者曰歴云小暑季夏節也而今文見於五月何也曰今不以歴節言據時始暑而記也歴於大雪小雪大寒小寒皆去十五日然則小暑當去大暑十五日不得及四十五日不以節言據時暑也
  問者曰中春令不用犧牲以圭璧更皮幣不犧牲何也曰是月獻羔以太牢祀高禖宗廟之祭以中月安得用犧牲祈者求之祭也著令者豫設水旱疫癘當禱祈用犧牲者是用之助生養傳祈以幣代牲章因於高禖之事乃造説曰更者刻木代牲如廟有祧更此説自欺極矣經典傳記無刻木代牲之説葢書有轉誤三豕渡河之類也
  問者曰中冬令曰奄尹申宮令謹門閭今曰門闈何也曰閹尹者内官也主宮室出入宫中宫中之門曰闈閹尹之職也閭里門非閹尹所主知當作闈也
  問者曰令曰七騶咸駕今曰六騶何也曰夲官職者莫正於周官周官天子馬六種種别有騶故知六騶左氏傳晉程鄭為乗馬御六騶屬焉無言七者知當為六也問者曰令以中秋築城郭於經傳為非其時詩曰定之方中作於楚宫定營室也九月十月之交西南方中故傳曰小昏正而栽築即營室也昏正者昏中也栽築者栽木而始築也今文在前八月不合於經傳也
  問者曰子説三難皆以日行為夲古論周官禮記説以為但逐惡而已獨安所取之曰取之於月令而已四時通等而夏無難文由日行也春行少隂秋行少陽冬行太隂隂陽背使不於其類故冬春難以助陽秋難以逹隂至夏節太陽行太隂自得其類無所扶助獨不難取之於是也
  問者曰反令每行一時轉三旬以應行三月政也春行夏令則雨水不時謂孟夏也草木蚤枯中夏也國乃有恐季夏也今總合為一事不分别施之於三月何也曰説者見其三旬不得傳注而為之説有所滯礙不得通矣孟秋反令行冬令則草木枯後乃大水敗其城郭即分為三事後乃大水在誰後也城郭為獨自壞非水所為也季冬令曰行春令則胎夭多傷民多蠱疾命之曰逆即分為三事行季冬令為不感災異但命之曰逆也知不得斷絶分應一月也其類皆如此令之所述畧舉其尤者也
  問春食麥羊夏食菽鷄秋食麻犬冬食黍豕之屬但以為時味之宜不合於五行月令服食噐械之制皆順五行者也説所食獨不以五行不已畧乎曰葢亦思之矣凡十二辰之禽五時所食者必家人所畜丑牛未羊戌犬酉雞亥豕而已其餘龍虎以下非食也春木王木勝土土王四季四季之禽牛屬季夏犬屬季秋故未羊可以為春食也夏火王火勝金故酉雞可以為夏食也季夏土王土勝水當食豕而食牛土五行之尊者牛五畜之大者四行之牲無足以配土德者故以牛為季夏食也秋金王金勝木寅虎非可食者犬豕而無角虎屬也故以犬為秋食也冬水王水勝火當食馬而禮不以馬為牲故以其類而食豕也然則麥為木菽為金麻為火黍為水各配其牲為食也雖有此説而米鹽精粹不合於易卦所為之禽及洪範傳五事之畜近似卜筮之術故予畧之不以為章句聊以應問見有説而已
  問記曰三老五更子獨曰五叟周禮曰八十一御妻今曰御妾何也曰字誤也叟長老之稱其字與更相似書者轉誤遂以為更嫂字女旁痩字從叟今皆以為更矣立字法者不以形聲何得以為字以嫂痩推之知是更為叟也妻者齊也惟一適人稱妻其餘皆妾位最在下是以不得言妻云也









  九經補韻序
  字學淹廢已乆學者無以寤疑辨惑僕性耆古癖書傳因涉獵諸經訓釋或同字殊音或假音如字若此者衆韻書率多不載竊有惑焉如禮部韻一書政為聲律舉子設紹興間三山黄進士嘗補選進上乃亦闕略弗備近嘉禾吴教杜復申明僅増三字僕之惑滋甚蓋若禮記歛般請以機封毛詩猗儺其枝之類庸可諉曰是喪制所出非程文所當用或音義弗順非韻語所可押至如周禮舍采合舞之為釋菜毛詩鱣鮪發發之為鱍鱍皆足正後學之傳訛助文場之窘步一切置之可乎迺即經釋蒐羅粹為一編非敢上於官以求増補亦非敢淑諸人以侈聞見姑蔵家塾以擊𮐃昧博識君子幸毋我誚嘉定十有七年冬十月幾望代郡楊伯嵒彦瞻序



  九經補韻楊伯嵒
  周易
  假更白 家人  王假有家切  合於入聲二十陌韻内添入
  尚書
  夾音恊 禹貢  夾右碣石合於入聲三十帖協字下添入
  毛詩
  殷音隱 殷其靁合於上聲十九隱隱字下磤亦作丨補末 碩人  鱣鮪發發反  合於入聲十三末鱍字下亦作丨采臥 鴛鴦  摧之秣之切  合於去聲三十九過韻内添入
  音由 生民  或舂或揄合於下平聲十九尤由字下添入音格 烝民  昭假于下合於入聲二十陌格字下添入
  時審 泮水  食我桑黮反  合在上聲四十七寢甚字下葚一作丨
  周禮
  苦音古 天官下典枲 受苦切合於上聲十姥古字下添入
  讀為 地官上 槀人犒  合在去聲三十七號犒字下亦作丨音征 地官上小司徒 施其職而平其政合於下平聲十四淸征字下添入托歴 地官上大司徒 羞其肆反  合於入聲二十三錫韻内添入
  音定 地官下賈師 展其成而奠其賈合於去聲四十六徑定字下添入禄計 地官下稻人 以列舍水切  合於去聲十二霽韻内添入
  讀為 春官上大宗伯 攝而載果裸  合在去聲二十九換裸字下亦作丨音田 春官上小宗伯 若大甸合在下平聲一先畋字下亦作丨亡皆 春官上鬰人 遂貍之反  合於上平聲十四皆韻内添入
  讀為 春官上司尊彛 凡酒脩酌滌  合在入聲二十三錫滌字下亦作丨音筮 春官下占人 以八簭占八頌合在去聲十三祭筮字下亦作丨音釋 春官下大胥 春入學舍采合舞合在入聲二十二昔釋字下亦作丨音敉 春官下小祝 彌烖兵合在上聲四紙弭字下亦作丨
  歩干 春官下巾車 錫樊反  合於上平聲二十六歡韻内添入讀為 春官下巾車 革路龍勒條纓絛  合於下平聲六豪絛字下亦作丨子踐 春官下巾車 前樊鵠纓反  合於上聲二十八獮韻内添入
  音孕 秋官下薙氏 秋䋲而芟之合於去聲四十七證孕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上 秦無廬纑  合於上平聲十一模纑字下添入將六 冬官上 無以為戚速也反  合於入聲一屋韻内添入
  魚懇 冬官上輪人為輪 欲其眼也反  合於上聲二十二狠韻内添入
  音婢 冬官上輪人為葢 上欲尊而下欲卑合於上聲四紙婢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上輈人 輈欲頎典懇  合於上聲二十二狠懇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上輈人 輈欲頎典殄  合於上聲二十七銑殄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上函人 犀甲七屬注  合於去聲十遇注字下添入
  音孔 冬官上函人 眡其鑚空合於上聲一董孔字下添入
  音練 冬官上慌氏 以欄為灰合於去聲三十二霰練字添入
  讀為 冬官下矢人 以其笴厚槀  合於上聲三十二皓槀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下匠人為溝洫 凡行奠水停  合於下平聲十五青亭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下弓人為弓 老牛之角紾而昔錯  合於入聲十九鐸錯字下添入音隈 冬官下弓人為弓 畏也者必撓合於上平聲十五灰隈字下添入讀為 冬官下弓人為弓 中有變焉故校絞  合於上聲三十一巧校字下添入
  禮記
  敖五報 曲禮上 敖不可長切  合在去聲三十七號傲字下亦作丨吉政 曲禮上 急繕其怒反  合於去聲四十五勁韻内添入
  音戴 月令  載青旂合於去聲十九代戴字下添入
  音遂 月令  審端經術合於去聲六至遂字下添入
  音獻 月令  天子乃鮮羔開氷合於去聲二十五願獻字下添入其文 月令  可以美土疆反  合於上聲三十六養韻内添入
  音藥 郊特牲 饗禘有樂合於入聲十八藥藥字下添入
  音豔 郊特牲 而流示之禽而鹽諸利合於去聲五十五豔豔字下添入於運 内則  柔色以温之反  合於去聲二十三問韻内添入
  音又 内則  三王有乞言合於去聲四十九宥又字下添入幼糾 玉藻  一命緼韍幽衡反  合於上聲四十六黝韻内添入
  音鞠 玉藻  再命禕衣合於入聲一屋鞠字下添入
  讀為 玉藻  立容辨卑毋讇貶  合於上聲五十琰貶字下添入
  音為 玉藻  盛氣顚實揚休田  合於下平聲一先田字下添入
  必刃 玉藻  必與公士為賓也反  合於去聲二十一震韻内添入
  音往 少儀  齊齊皇皇合於上聲三十六養往字下添入芳非 少儀  匪匪翼翼反  合於上平聲八微韻添入
  音儀 少儀  鸞和之美合於上平聲五支儀字下添入
  古侯 樂記  草木茂區萌逹反  合於下平聲十九侯韻内添入
  音促 樂記  衛音趨數煩志合於入聲三燭促字下添入
  音速 同前合於入聲一屋速字下添入
  音驕 樂記  齊音敖辟喬志合於下平聲四宵驕字下添入
  古曠 樂記  號以立横反  合於去聲四十二宕韻内添入
  其展 樂記  名之曰建櫜反  合於上聲二十八獮韻内添
  保毛 樂記  禮有報而樂有反反  合於下平聲六豪韻内添入
  如又 樂記  廉肉節奏切  合於去聲四十九宥韻内添入
  音馨 祭義  廷燎羶薌合於下平聲十五青馨字下添入音餕 祭統  百官進徹之合於去聲二十二稕餕字下添入音祈 哀公問 車不雕幾合於上平聲八㣲祈字下添入
  子留 鄉飲酒 秋之為言愁也反  合於下平聲十八尤韻内添入
  音浮 聘義  孚尹旁逹合於下平聲十八尤浮字下添入
  春秋
  左氏傳
  音終 隱公元年 衆父合於上平聲一東終字下添入
  音陌 僖公二十 年 距踊三百曲踊三百合於入聲 十陌陌字下添入古賀 襄公八年 亦不使一介行李反  合於去聲三十八箇韻内添入
  於金 昭公元年 趙孟視䕃反  合於下平聲二十一侵韻内添入音霜 定公三年 有兩肅爽馬合於下平聲十陽霜字下添入
  公羊傳
  㳅音流 成公五年 壅河三日不㳅合在下平聲十八尤流字下亦作丨音蠻 昭公四年 晉人執戎曼子赤歸合於上平聲二十七刪蠻字添入
  孟子
  龍音壟 公孫丑下 有私龍斷焉合於上平聲二腫壟字下添入
  音刈 萬章上  自怨自艾於桐合於去聲二十廢刈字下添入
  已上九經補韻終其音義弗順䘮制所出不可入韻者附于後
  毛詩
  猗於可 隰有萇楚 猗儺其枝反
  側隱 蕩    侯作侯祝反
  魚陟 桑柔   靡所止疑反
  直革 殷武   勿予禍適反
  周禮
  劀音刮 天官下  劀殺之齊
  讀為 夏官上  㬥内陵外則壇之墠
  讀為 夏官上馬質 綱惡馬亢
  方寄 夏官下司士 作六軍之士執披反音罔 夏官下方相氏 歐方良
  音兩 夏官下方相氏 歐方良
  畔末 秋官上  赤犮氏切
  音覓 秋官下  冥氏
  音夷 秋官下行夫  焉使則介之
  出允 冬官下梓人為侯 則春以功反
  音戸 冬官下弓人為弓 弓而羽閷
  禮記
  拘古侯 曲禮上  以袂拘而退反
  居廟 曲禮上  奉席如橋衡反
  音遍 曲禮上  然後辯殽
  音没 曲禮上  國中以䇿彗䘏勿驅湯果 曲禮下  大夫則綏之反
  音善 曲禮下  為壇位
  音遐 曲禮下  曰天王登假
  音問 檀弓上  檀弓免焉
  音姬 檀弓上  何居
  户臘 檀弓上  子葢言子之志於公乎反紀力 檀弓上  夫子之病革矣反
  音揔 檀弓上  爾毋從從爾
  于甲 檀弓上  死而不弔有三畏厭溺反華彭 檀弓上  今也衡縫反
  他喚 檀弓上  小功不稅反
  彼義 檀弓上  設披反
  音揔 檀弓上  䘮事欲其縱縱爾
  蒲歴 檀弓上  君即位而為椑反
  音釋 檀弓下  有司以几筵舍奠于墓左音賜 檀弓下  我䘮也斯沾
  音覘 檀弓下  我䘮也斯沾
  音柳 檀弓下  設蔞翣
  彼驗 檀弓下  歛般請以機封反
  音退 檀弓下  文子其中追然
  音能 禮運   故聖人耐而天下為一家音忌 禮噐   夏父弗綦逆祀而弗止也音牂 内則   炮取豚若將
  讀為 内則   接以太牢㨗
  音翦 玉藻   弗身踐也
  魚斤 玉藻   二爵而言言斯禮已反婢支 玉藻   大夫素𢃄辟垂反
  音闕 玉藻   君命屈狄
  讀為 䘮服小記 報𦵏者報虞赴
  仕善 大傳   省於其君反
  音患 少儀   君子不食圂腴
  丁禮 少儀   離而不提心反
  音純 樂記   樂而敦和
  音及 樂記   武王克殷反商
  讀為 雜記上  大夫訃於同國適者敵他喚 雜記上  繭衣裳與稅衣纁袡為一反側其 雜記下  皆爵弁純衣反
  七何 䘮大記  御者差沐于堂上反
  音帷 䘮大記  加偽荒
  音渴 坊記   相彼盍旦
  昌氏 表記   衣服以移之反
  音全 投壺   二筭為純
  音六 大學   辟則為天下僇矣
  音緜 大學   緍蠻黄鳥
  音倅 燕義   庻子之卒
  春秋
  左氏傳
  音問 桓公五年  免而代之
  音豆 桓公十二年 盟于句瀆之丘
  土活 莊公九年  及堂阜而稅之反
  五稼 僖公十五年 輅秦伯反
  奴口 僖公二十年 楚鬭榖於莵師反
  音廉 僖公二十八年 盟于歛盂
  古患 僖公二十八年 棺而出之反
  音雉 僖公三十二年 與晉師夾泜而軍音賀 文公元年  呼役夫
  音西 文公十六年 盟于郪丘
  普皮 襄公十四年 乃祖吾離被苫葢切户暗 襄公十九年 而視不可含切
  求付 襄公二十五年 封具切
  讀為 襄公二十七年 公䘮之如稅服終身繐音郎 昭公十三年 不羮
  於元 昭公二十年 苑何忌辭曰切
  音掌 哀公十一年 俟於黨氏之溝
  公羊傳
  昧亾結 隱公元年  公及邾婁儀父盟于昧反力芍 莊公五年  倪黎來來朝反
  音希 成公十六年 在招丘悕矣
  勑丁 成公十八年 盟于虛朾切
  音瞿 昭公二十五年 有鸛鵒來巢
  榖梁傳
  傎都田 僖公二十八年 為已傎矣反
  在禾 襄公二十八年 宋公殺其世子痤反
  禮部韻以畧言人多隘之而議欲增也自元祐國子博士孫諤陳乞添収繼其後則黄啓宗有補韻吳棫有補韻補音毛晃有增韻張貴謨有韻略補遺近世黄子厚蔣全甫則又各有論説然踈者隨韻補輯僅得一二詳者至盡採子史蒼雅方言欲增入二千六百五十五而難於行此禮部韻之所以至今未備也泳齋先生治衢之暇日揖任禮於柯山堂而語曰子見吾所篹九經補韻乎先生於書無不讀而以經為根源補韻之作凡九經中字之假借音之旁通考訂分彚各䟽其下若星象之錯落於天而燦然以明平齋洪端明所謂杜門論著佳哉者此也平齋欲著語而後弗果他日上之朝而頒行於禮部使後世知國家之淑士以經則豈但為聲韻之助任禮敢寫平齋之志而繫於後淳祐四年十一月初吉日門生文林郎充衢州州學敎授俞任禮謹題







  小爾雅孔鮒
  廣詁一
  淵懿𮟏頥深也封巨莫莽艾祁大也頒賦鋪敷布也葢戴燾䝉冒覆也鐘崇府最積灌聚檏叢也閱捜履庀具也攻為話相旬宰營匠治也蠲祓禋屑潔也勿蔑㣲曼末没無也隆巢岸峻高也逼尼附切局隣傅戚近也邵媚㫖伐美也賢裒繁優饒夥多也幾蔡模臬法也蔡取蓍龜義亦法也爰換變貿交更易也生造奏詣進也索寒探裒鉤掠採略也開徹接通達也固歴彌宿舊尚乆也彌愈滋强益也赫斁爽曉昕著讃曙明也皆附襲就因也封畛際限疆略界也承第班列次也戸悛格扈止也戸取其闔礙悛取其改皆止之義幽曀闇昧㝠也最冗自質要也疆窮充竟也而乃爾若汝也控彎挽引也承賛凉助佐也尋由以用也要㨗集載成也肆赴㨗疾也造之如適也掇督撫拾也肆子燼餘也拓斥啓闢開也杜實充牣塞也實牣滿也奬率勵勸也勤勉事力也經屑省過也闕缺閒隙也迭逓交更也熸剗没滅也𤣥黔驪黝黑也縞皓素白也彤⿰緼朱也淫溢沉滅没也載功物事也
  廣言二
  晏明陽也旰晏晩也筭麗數也SKchar艾老也僉皆同也交校報也舒布展也揚翥舉也索略求也奚害何也里度居也周浹匝也充該備也列厥陳也轓輈輿也廢措置也駕乗凌也収戢歛也禁録也掌司主也偏贅屬也麗著思也載略行也沓襲合也抵享當也庚徹通也修舒長也校戰交也謁復白也勑質正也商蔑末也延衍散也末没終也仳辨别也菲凉薄也復旋還也祖翼送也走卬我也姓命孥子也諧籲和也悛寤覺也憾猜恨也艾盡止也𢵧忿也奸犯也汩猾亂也縮續抽也暨㨗及也苞跋本也肆臬極也睇題視也犯肆突也束縻縛也肆從逐也放投棄也莽蕪草也暴映晒也焮也晞烯乾也廸跡蹈也衍演廣也袤從長也荷揚擔也仍再也狥歸也工官也稽考也顚殞也躋陞也戕殘也勦截也辟除也慁患也讁責也間非也順退也抗禦也靳取也蚩戲也褊狹也惎忌也沮疑也虧損也毁壊也判散也蔽斷也交俱也俘罰也夷傷也枳害也締閉也靡細也辨使也牧臨也嘗試也頼羸也若乃也嗟發聲也奏為也振救也庸償也賈價也贍足也曹偶也麗兩也驟數也逞快也越逺也姑且也哿可也釋解也庸善也荐重也登升也勵勉也赫顯也韙是也丕莊也佞才也暨息也話言也愿謹也丰豐也都盛也腆厚也肆緩也競逐也紀基也惎忌教也整願也愸强也薄廹也燀炊也資取也質信也餼饋也慿依也藉借也際接也閡限也廬寄也萃集也簉倅也尤恠也瞢慚也索空也素故也視此也偟往也矜惜也狃忲也覬望也何任也御侍也殿愼也選擇也宣示也
  廣訓三
  諸之乎也旃焉也惡乎於何也烏乎吁嗟也吁嗟嗚呼也有所嘆美有所傷痛隨事有義也無念念也無寜寜也無顯顯也不承承也不肖不似也繩之譽之也詰朝明旦也遐不黄耉言壽考也公孫碩膚德音不瑕道成王大美聲稱逺也鄂不韡韡言韡韡也我從事獨賢勞事獨多也魴鱮甫甫語其大也麀鹿麌麌語其衆也海物維錯錯雜也雜毛曰氂雜彩曰繪雜言曰哤
  廣義四
  凡無妻無夫通謂之寡寡夫曰焭寡婦曰嫠妾婦之賤者謂之屬婦屬逮也逮婦之名言其㣲也非分而得謂之幸詰責以辭謂之讓男女不以禮交謂之淫上淫曰烝下淫曰報勞淫曰通不直失節謂之慙慙愧也面慙曰戁心慙曰恧體慙曰逡
  廣名五
  諱死謂之大行死而復生謂之大蘇疾甚謂之阽請天子命曰未可以戚先王請諸侯命曰未可以近先君請大夫命曰未可以從先子空棺謂之櫬有尸謂之柩饋死者謂之賵衣服謂之襚埋柩謂之殔羊至切殔坎謂之池壙謂之竁下棺謂之窆塡竁謂之封宰冢也壟塋也無主之鬼謂之殤
  廣服六
  治絲曰織織繒也麻苧葛曰布布通名也纊綿也絮之細者曰纊繒之精者曰縞縞之麄者曰素葛之精者曰絺麄者曰綌在首謂之元服弁髦太古布冠冠而敝之者也題頭也顚顔顙額也璽謂之印紱謂之綬襜褕謂之童容亦云蔽膝布褐而紩之謂之藍縷紩縫也袴謂之褰蔽膝謂之袡帶之垂者謂之厲大巾謂之幂覆帳謂之幄幄幕也簀床笫也大扇謂之翣杖謂之梃鍵謂之籥亦作鑰棋局謂之奕在足謂之履履尊者曰逹履謂之金舄而金絇也
  廣器七
  射有張布謂之侯侯中者謂之鵠鵠中者謂之正正方二尺正中者謂之𣙗𣙗方六寸棘㦸也鏚鉞斧也干瞂盾也戈句子㦸也𣙗倪結切瞂房越切刅之削謂之室室謂之𩏂⿰珌鞞之飾也矢服謂之弢小船謂之艇艇之小者曰䒀船頭謂之舳尾謂之艫楫謂之橈車轅上者謂之⿰轅謂之輈軫謂之枕較謂之榦衡扼也扼上者謂之鳥喙纍綆繘也縚索也大者謂之索小者謂之繩詘而戾之為䋫樛而紾之為絏坰地也墉墻謂之陴高平謂之太原汪池也水之北謂之汭澤之廣謂之衍
  廣物八
  藁謂之稈稈謂之芻生曰榖謂之粒菜謂之蔬禾穗謂之頴截穎謂之銍㧞心曰揠㧞根曰擢把謂之秉秉四曰筥筥十曰⿰棘實謂之棗桑之實謂之葚柞之實謂之橡
  廣烏九
  去隂就陽者謂之陽烏鳩鴈是也純黑而反哺者謂之烏小而腹下白不反哺者謂之鴉烏白項而羣飛者謂之燕烏白脰烏也鴉烏鸒也鸒斯也亦曰鷝鶋
  廣獸十
  豕SKcharSKchar猪也其子曰豚豕之大者謂之豜小者謂之豵鳥之所乳謂之巢鷄雉所乳謂之窠鹿之所息謂之濳濳槮也積柴水中而魚舍焉
  廣度十一
  跬一舉足也倍跬謂之歩司馬法六尺為歩倍跬乃其大略四尺謂之仞仞謂之尋尋舒兩肱也倍尋謂之常五尺謂之墨倍墨謂之丈倍丈謂之端倍端謂之兩倍兩謂之疋疋有謂之束禮𤣥纁五兩以兩為束每束兩兩卷之二丈雙合則成疋凡十卷為五束以應天九地十之數與此制異焉
  廣量十二
  一手之盛謂之溢兩手謂之掬掬四謂之豆豆四謂之區區四謂之釡釡二有半謂之藪藪二有半謂之缶缶二謂之鍾鍾二謂之秉秉十六斛
  廣衡十三
  二十四銖曰兩兩有半曰㨗倍㨗曰舉倍舉曰鋝鋝謂之鍰二鍰四兩謂之斤斤十謂之衡衡有半謂之秤秤二謂之鈞鈞四謂之石石四謂之鼓














  說郛卷四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