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051上

卷五十下 説郛 卷五十一上 卷五十一下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五十一上    元 陶宗儀 撰卓異記李翺
  翺所著卓異記皇唐帝功瓌特竒偉前古無可比倫及臣下盛事超絶殊常輝昔而照今貽謀紀述家世徽範奉上度密不自顯發人莫知之至有誤為傳説者洎正人碩賢守道不撓立言行已真貫白曰得以愛慕遵楷其奸邪之迹覩而益眀自廣利隨所聞見雜載其事不以次第然皆是儆惕在心或可諷歎且神仙鬼怪未得諦言非有亦用俾好生殺為人一途無害於教化故貽自廣不俟繁書以見意時開成五年七月十一日予在檀溪
  敘封禪併兩朝    兩即帝位
  平賊同日       三聖子皆登帝位
  相有二親       三代為相
  三拜中書令      三十二年居相位二十七年佩相印  代妻父為節度
  與妻父同時為相  與使主同時為相
  三拜左僕射    父子同時為節度使
  兄弟為禮部侍郎  子弟四人皆任節度使
  兄弟皆掌記    四代掌綸誥
  座主見門生知舉  起家二年為丞相
  與同列子弟為丞相 父子皆自揚州再入相文士為文元功六拜正司徒兼侍中中書令晉國公裴度
  門生先佩金紫   門生撰座主白麻
  三代自中書舍人拜侍郎
  敘封禪併兩朝
  髙宗皇帝麟徳三年正月一日有事于泰山玉牒文曰嗣天子臣治敢昭告于昊天上帝有隋位極顛危天數窮否生靈塗炭鼎祚淪亡髙祖仗黃鉞而救黎元錫𤣥珪而拯沉溺太宗功宏錬石定區宇於再麾業壯斷鼇飲滄溟而一息臣忝奉餘緒承威積慶遂得崑山寢燎炎海韜波雖業茂宗祧斯實降靈穹昊今謹告成東嶽歸功上𤣥大寶克隆鴻基永固凝薫萬姓陶化八紘又𤣥宗有事於泰山開元十三年玉牒文曰有唐嗣皇帝臣隆基敢昭告於昊天上帝天啟李氏運興土徳髙祖太宗受命立極髙宗昇平六合殷盛中宗紹復繼體丕定上帝眷佑錫臣中武底綏内難推載聖父恭承大寶十有二年敬若天意四海晏然封紀泰嶽謝成于天子孫百禄蒼生受福謹按自麟徳三年至開元十三年凡五十四年祖孫封禪自古帝王無有倫比
  兩即帝位
  中宗皇帝𢎞道元年二月六日皇太子即位嗣聖元年二月八日降廬陵王聖歴元年九月十五日即冊為皇太子神龍二年正月二十四日重即帝位謹按中宗皇帝即位後復為皇太子又重紹寶位昇降兩度自古無比暨昭宗龍紀元年三月十三日自壽王即位至光化三年十一月三日遷為太上皇至天復元年正月一日返政却即帝位自古未有
  平賊同日
  憲宗皇帝朝元和元年十一月一日斬劉闢西川之亂元和十二年十一月一日斬呉元濟淮西之亂元和二年十一月一日斬李錡浙西之亂憲宗誅三賊皆同月同日自古無等
  三聖子皆登帝位
  穆宗皇帝聖子三人敬宗長慶四年正月十三日即帝位文宗寶歴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即位武宗開成五年正月十四日即位謹按穆宗有聖子三人皆有天下詳求正史未有比倫或曰髙洋兄弟三人亦皆即位如何對曰皇唐仗義舉旗拯時之亂承隋致禪光有八紘安得以區區北齊偏方閏位弱才稚立欲相侔埒况髙歡乃魏廐剪馬之賤追封為尊安得比我穆宗十二葉之嗣君也
  相有二親
  代國郭元振謹按李邕撰行狀云自我有唐受宰相臣未有二親存者唯元振而已
  三代為相
  河東公張嘉貞子延賞賞子𢎞靖按漢書韋平繼嗣為丞相者若今之張氏三代無比
  三拜中書
  燕國張説按中書故事本云説三拜此命終始無玷自古未有
  三十二年居相位
  梁國公房𤣥齡按𤣥齡初與杜如晦為友屬隋室䘮亂未嘗不慨然相顧有匡國濟時之心雖徒步風塵未嘗自失不得已而調集吏部髙孝基有知人之鑒見𤣥齡嗟嘆謂裴矩曰僕閱人多矣未見此賢及唐師至渭北𤣥齡即仗䇿詣於軍門秦王一見引為謀主一旦居相位三十二年而終自古未有
  二十七年佩相印
  汾陽王郭子儀按子儀至徳元年自朔方前節度使加庫部尚書同中書門下考二十四自古未有
  代妻父為節度使
  韋臯張延賞按韋臯初自鳯翔判官殿中侍御史權領隴州立殊功拜節度使及朱泚平入為右金吾將軍時延賞已為西川矣四年之間代領兹鎮士林之中近古未有
  與妻父同時為相
  杜黃裳韋執誼初黃裳為相時執誼自吏部郎中賜緋紫直及平章事自近古未有
  與使主同時為相
  杜佑權徳輿牛僧孺李珏按徳輿杜公神道碑云早忝賔席晚聯台座時牛公自中書侍郎出鎮武昌辟珏為書記始授殿中侍御史其後十餘年間珏已為户部侍郎平章事時牛公自右僕射再入為相正共珏同列相庭當代以為盛矣
  三拜左僕射
  彭原公李程按李程自河中節度使入拜左僕射自武徳至長安四年已前兩度拜左僕射為正丞相其後以南省事疎方帶平章之號然非耆徳碩老有嘉名者莫得居之焉程由是故相巨鎮三年此官不支於右振古為盛矣
  父子同時為節度使
  韓𢎞汴州公武鄜州田𢎞正魏博涇原按韓𢎞田𢎞正兩人皆稱有功憲宗英特為兩家父子同時為節度使或曰當代為美又曰王智興河中子晏平靈武亦皆同時何不具載對曰王智興逐崔羣刼徐州晏平用賄十萬貫取朔方其未久又坐贓貶永州司户固不足以編之
  兄弟三人為禮部侍郎
  崔邠郾鄲按國紀以文章取士儀曹選之以登第吏部得補官方帥因之以奏請丞相因之除授不由奏官之擇雖詞人無階級可進故禮部之重根本如是崔邠郾鄲兄弟三人皆仕此官斯為卓異
  子弟四人皆任節度使
  西平王李晟有子四人愿夏徐岐下蒲廣州隨襄岐徐魏夏靈并滑州按李晟收城之功皎如白日其後四子皆秉節麾大忠所庇斯聖神之報應也
  兄弟四人皆任掌記
  盧簡能夏州簡辭河孟𢎞正昭義簡求鄂州按使下書記必擇有文學得時稱者任之盧簡能兄弟四人並當嘉選時亦無比
  四代掌綸誥
  張嘉貞延賞𢎞靖次宗從嘉貞至𢎞靖掌綸誥繼世人以為冠古絶今次宗又拜焉前古未有士林稱之
  座主見門生知舉
  蕭昕杜黃裳楊嗣復柳璟李景讓薛躭按故事考功員外知貢舉自開元中以外郎權輕遂命禮部侍郎主之邇來取士益以為重而座主見門生知舉猶蕭杜二家若嗣復與璟又是禮部侍郎璟首及第纔十六年致仕春官尤以為美
  起家二年為丞相
  張鎬按獨孤及撰張鎬神道碑云一命左拾遺二命右補闕三命侍御史四命諫議大夫五命中書侍郎平章事起家二年秉國鈞自古未有
  與同列子弟為丞相
  宋璟與蘇瓌子頲同時為相按蘇頲除紫薇侍郎平章事時璟歎曰吾與蘇家父子同時為丞相至如寛厚博物僕射亦有之若正直賢明則頲過其父推此為論繼代為相有如此頲與其父同秉衡者古無所聞璟初共其父比肩又與其子同列如璟年徳重久居台位又無其比
  父子皆自揚州再入為相
  李吉甫子徳裕按國朝繼世為相者數子唯吉甫徳裕皆自揚州節度再入為相則無其匹况吉甫以忠明博達事憲宗徳裕以清直無黨事武宗今上踐祚起而用之與蘇瓌父子相望為優劣况頲不再相再相者則徳裕之盛為難及也
  文士為文元功六拜正司徒兼侍中中書令晉國公裴度
  按裴公進士及第宏詞登科歴中書舍人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叶贊憲皇平蕩宿寇為盜憎入朝遇刼不能傷遂拜相前後為小人害其才橫議以惑上者多矣故其詩曰灰心緣忍事霜鬂為論兵竟自為蔡州節度使至郾城三師兵不敢逗撓纔四十日擒呉元濟以獻眀年平鄆州分青州兖州為三道用韓𢎞父子田𢎞正父子兩家同時為鎮皆掌强兵自古無之太和五年冊拜司徒兼侍中其年又拜河陽後二年又拜留守洛陽又拜司徒中書令仍依舊居守一年又拜留守太原一年又拜入輔凡六拜焉當廷以侍中中書令為正相艱難以來以寵用武臣如公文業發身戎功佐主削平巨寇致位上台以台徳終始於大位者近古儒生無比也
  門生先為座主佩金紫
  李石按石元和十三年及第後二年賜緋後二年賜紫自釋褐四年之内服金紫量之前輩實無其比至長慶二年座主庾公内艱服闋除尚書右丞始賜紫綬石乃選紫衫金印以獻議者榮之
  門生為翰林學士撰座主白麻
  薛廷老按𤣥宗初置翰林待詔尋改為學士以備顧問祇對而已代宗登極并領詔誥每授相除將不由外制徳宗之代尤難其選凡及第之人入者甚衆或座主先逝而不見或座主官位而不及於内廷之制者唯廷老翰林時座主庾公拜兖海節度廷老為門生得為麻制時代榮之
  三代自中書舍人拜侍郎
  燕公張説自中書舍人拜工部侍郎子均自中書舍人拜禮部侍郎孫濛自中書舍人拜禮部侍郎按張公三代自中書舍人拜侍郎奕世無比時號為佳美者耳














  翰林志李肇
  昔宋昌有言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無私夫翰林為樞機密宥之地有所慎者事之微也若制置任用則非王者之私漢制尚書郎主作文書起草更直于建禮門内臺給青縑白綾或以錦被帷帳氊褥畫通中枕大官供食湯官供餅餌五熟果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建禮門内得神仙門内得光眀殿神仙殿自門下省中書省蓋以今翰林之制略同而所掌輕也漢武帝時嚴助朱買臣吾丘壽王司馬相如東方朔枚臯之徒皆在左右是時朝廷多事中外論難大臣數詘亦其事也唐興太宗始于秦王府開文學館擢房𤣥齡杜如晦一十八人皆以本官兼學士給五品珍膳分為三畨更直宿于閣下討論墳典時人謂之登瀛州貞觀初置𢎞文館學士聽朝之隙引入大内殿講論文義商較時政或分夜而罷至𤣥宗置麗正殿學士名儒大臣皆在其中後改為集賢仙殿亦草書詔至翰林置學士集賢書詔乃罷
  初國朝修陳故事有中書舍人六貟專掌詔誥雖曰禁省猶非密切故温大雅魏徵李百藥岑文本褚遂良許敬宗上官儀時召草制未有名號乾封已後始曰北門學士劉懿之劉褘之周思茂元萬頃范履冰為之則天朝蘇味道韋承慶其後上官昭容獨掌其事睿宗則蘇稷賈膺福崔湜𤣥宗初改為翰林待詔張説陸堅張九齡徐安貞相繼為之改為翰林供奉開元二十六年劉光謹張垍乃為學士始别建學士院于翰林院之南又有韓紘閻伯輿孟匡陳兼李白蔣鎮在翰林院雖有其名不職其事
  已後翰林始兼學士之名代宗初李泌為學士而今壁記不列名氏蓋以不職事之故也
  案六典中書掌詔㫖制勑璽書冊命皆案典故起草進書其禁有四一曰漏洩二曰稽緩三曰遺失四曰忘誤所以重王命也制勑既行有誤則奏而正之凡王命之制有七一曰冊書立后建嫡封樹籓屏寵命尊賢臨軒備禮則用之二曰制書行大典賞罰授大官爵釐革舊政赦宥降慮則用之三曰慰勞制書褒贊賢良勸勉遣勞則用之四曰發白勑增減官員廢置州縣徵兵發馬除免官爵授六品已下官處流已上罪並用之五曰勑㫖為百司承㫖而為程式奏事請施行者則用之六曰論事勑書慰諭公卿誡約臣下則用之七曰勑牒隨事承㫖不易舊典則用之又荅疏于王公則用皇帝行寶勞來勲賢乃用皇帝之寶徵召臣下則用皇帝信寶荅四方書則用天子行寶撫慰蠻方則用天子之寶發畨國兵則用天子信寶並甲令之定制也近朝大事直出中禁不由兩省不用六寶並從權也元和初置書詔印學士院主之凡赦書徳音立后建儲大誅討免三公宰相命將曰制並用白麻紙不用印雙日起草𠉀閤門鑰入而後進書隻日百寮立班于宣政殿樞密使引案自東上閤門出若謫宰相則付通事舍人矩步而宣之機務要速亦用雙日甚者雖休假追朝而出之凡賜與徵召宣索處分曰詔用白藤紙凡慰軍旅用黃麻紙並印凡印批荅表疏不用印凡太清宫道觀薦告詞文用青藤紙朱字謂之青詞凡諸陵薦告上表内道觀歎道文並用白麻紙雜詞祭文禁軍號並進本
  凡將相告身用金花五色綾紙所司印凡吐蕃贊普書及别録用金花五色綾紙上白檀香木珍珠瑟瑟鈿函銀鏁迴紇可汗新羅渤海王書及别録並用金花五色綾紙次白檀香木瑟瑟鈿函銀鏁諸蕃軍長吐蕃宰相迴紇内外宰相摩尼已下書及别録並用五色麻紙紫檀木鈿函銀鏁並不用印南詔及大將軍清平官書用黃麻紙出付中書奉行却送院封函與迴紇同凡畫而不行藏之函而不用者納之
  凡參議奏論撰述注釋無定名奏復無晝夜凡徵天下草澤之士臨軒策試則議科設問覆定與奪凡受宣有堂歴自記有承㫖簿記大抵四者之禁無殊而漏洩之禁為急天寶十二載安禄山來朝𤣥宗欲加同中書平章事命張垍制不行及其去也怏怏滋甚楊國忠曰此張之告也遂貶廬溪郡司馬兄均建安郡太守弟琡宜春郡司馬徳宗雅尚文學注意是選乗輿每幸學士院顧問錫賚無所不至御饌珍肴輟而賜之又嘗召對于玉堂移院于金鑾殿對御起草詩賦唱和或旬日不出呉通微昆季同時擢用與陸䞇爭恩不叶甚于水火天下醜之貞元三年䞇上疏曰伏詳今式及國朝典故凡有詔令合由于中書如或墨制施行所司不須承受蓋所以示王者無私之義為國家不易之規貞觀中有學士一十八人太宗聽朝之餘但與講論墳籍時務得失悉不相干實録之中具載其事𤣥宗末方置翰林張垍因縁國親特承寵遇當時之議以為非宜然止于唱和文章批荅表疏其于樞密輒不知肅宗在靈武鳯翔事多草創權宜濟急遂破舊章翰林之中始掌書詔因循未革以迄于今嵗月滋深漸逾職分頃者物議尤所不平皆云學士是天子私人侵敗綱紀致使聖代虧至公之體宰相有備位之名陛下若俯順人情大革前弊凡在詔勑悉歸中書逺近聞之心稱至當若未能變改且欲因循則學士年月校深稍稍替換一者謗議不積二者氣力不衰君臣之間庶全終始事關國體不合不言疏奏不納雖徵據錯謬然識者以為知言貞元末其任益重時人謂之内相而上多疑忌動必拘防有守官十三考而不遷故當時言内職者榮滯相半及順宗不懌儲位未立王叔文起于非類竊學士之名内連牛美人李忠言外結姦黨取兵柄㺯神器天下震駭是時鄭絪為内庭之老首定大計今上即位授絪中書侍郎平章事初姜公輔行在命相及就第而拜之至李吉甫除中書侍郎平章事適與裴垍同直裴垍草吉甫制吉甫草武元衡制垂簾揮翰兩不相知至暮吉甫有歎惋之聲垍終不言書麻尾之後乃相慶賀禮絶之敬主于座中及明院中使學士送至銀臺門而相府官吏𠉀于門外禁署之盛未之有也
  凡學士無定員皆以他官充下自校書郎上及諸曹尚書皆為之所入與班行絶跡不拘本司不繫朝謁常參官二周為滿嵗則遷知制誥一周嵗為遷官則奏就本司判記上月日北省官宰相送南省官給舍丞郎送上興元元年勑翰林學士朝服序班宜准諸司官知制誥例凡初遷者中書門下召令右臺門𠉀㫖其日入院試制書荅共三首詩一首自張仲素後加賦一首試畢封進可者翌日受宣乃定事下中書門下于麟徳殿𠉀對同院賜宴營幕使宿設帳幕圖褥尚食供饌酒坊使供美酒是為勑設序立拜恩訖𠉀就宴又賜衣一幅絹二十疋飛龍司借馬一疋旬日又進文一軸内庫給青綺錦被青綺方褡青綾单帕漆通中枕銅鏡漆奩象箆大小象梳漆箱銅桬羅銅觜椀紫絲履白布手巾畫木架床鑪銅案席氊褥之類畢備内諸司供膳飲之物主膳四人掌之内園官一户三人以供使令其所乗馬送迎于擗仗門内擴門之西度支月給手力資四人人錢三千五百四品已上加一人每嵗内賜春服物三十疋暑服物三十疋綿七屯寒食節料三十疋酒飴杏酪粥屑肉餤清眀火二社蒸𩟁端午衣一幅金花銀器一事百索一軸青團鏤竹大扇一柄角糭三服沙蜜重陽酒餹粉糕冬至嵗酒兎野鷄其餘時果新茗𤓰新歴是為經制直日就須授下直就第賜之凡内宴坐次宰相坐居一品班之上别賜酒食珍果與宰相同賜帛二十疋金花銀器一事貞元四年勑晦日上已重九節百寮宴樂翰林學士每節賜錢一百千其日奏選勝而會賜酒脯茶果眀年廢晦日置中和節宴樂如之非凶年旱嵗兵革則每嵗為常
  凡正冬至不受朝俱入進名奉賀大忌進名奉慰其日尚食供素饌賜茶十串
  凡郊廟大禮乗輿行幸皆設幕次于御幄之側侍從親近人臣第一御含元殿丹鳯樓則二人于宫中乗馬别駕出殿門徐出就班大慶賀則俱出就班
  凡當直之次自給舍丞郎入者三直無儤自起居御史郎官入五直一儤其餘雜入者十直三儤新遷官一直服價名于次之中減半著為别條例題于北壁之西閣凡交直𠉀内朝之退不過辰已入者先之出者後之直者疎數視人之衆寡事之勞逸隨時之動静凡節國忌授衣二分田假之令不霑有不時而集併夜而宿者或内務不至外喧已寂可以探窮理養性浩然之氣故前輩傳楞伽經一本函在屋壁每下直出門相謔謂之小三昩出銀臺乗馬謂之大三昩如釋氏之去纒縛而自在也北㕔前堦有花塼道冬中日及五塼為入直之𠉀李程性懶好晩入恒過八塼乃至衆呼為八塼學士元和已後院長一人别勑承㫖或密受顧問獨召對揚居北壁之東閤號為承㫖閤子其屋棟别列名為政事駕在大内即于眀福門置院駕在興慶宫則于金眀門内置院今在右銀臺門之北第一門向牓曰翰林之門其制高大重複號為胡門入門直西為學士院即開元十六年所置也引鈴于外惟宣事入其北門為翰林院又北為少陽院東屋三院西廂之結麟樓南西並禁軍署有髙品二人知院事每日晚執事于思政殿退而傳㫖小使衣緑黃青者逮至十人更畨守曹南㕔五間本學士騎馬都尉張垍飾為公主堂今東西間前架髙品使居之中架為藏書南庫西三間前架中三洞谿設榻受制㫖印書詔二時會食之所四辟列制勑例名數其中使置博一局印櫃中間為北一户架東西各二間學士居壁之出北門橫屋六間當北㕔通廊東西三間為藏書北庫其二庫書各有録約八千卷小使主之西三間書官居之號曰待制北㕔五間東一間是承㫖閤子並學士雜處之題記名氏存于壁者自吕問始建中已後年月遷換乃為周悉南北二㕔皆有懸鈴以示呼召前庭之南橫屋七間小使居之分主實牘詔草紙筆之類又西南為髙品使之馬厩北為竇庫之北小攀廊抵于北㕔西舍之南其一門待詔戴小平嘗處其中死而復生因弊為南向之宇畫山水樹石號為畫堂次二間貯逺嵗詔草及制舉詞策又北迴而東並待詔居之又東盡于東垣為典主堂待詔之職執筆硯以俟書冩多至五六員其選以能不以地故未嘗用士人自王伾得志優給頗厚率三嵗一轉官有至四品登朝者虚廊曲壁多畫怪石松鶴北㕔之西南小樓王涯率人為之院内古槐松玉蕊藥樹柿子木𤓰菴羅峘山桃杏李櫻桃紫薔薇辛夷蒲萄冬青玫瑰凌霄牡丹山丹芍藥石竹紫花蕪菁青菊商陸蜀葵萱草紫苑諸學士至者雜植其間殆至繁溢元和十二年肇自監察御史入明年四月改左補闕依職守中書舍人張仲素祠部郎中知制誥叚文昌改司勲員外杜元頴司門員外郎沈傅師在焉是時睿宗文武皇帝裂海岱十二州為三道之嵗時以居翰苑皆謂凌玉清遡紫霄豈止于登瀛洲哉亦曰玉署玉堂焉
  續翰林志蘇易簡
  太宗曰詞臣實神仙之職也玉堂東西壁悉畫水以布之風濤浩渺瀛洲之象也修篁皓鶴悉圖廊廡竒花異木羅植軒砌風傳禁漏月色滿庭真人世之仙境新學士入院上事宣徽告報勅設儀鸞宿陳席幕大官備珍饌設上尊酒茗悉至赴是設者止鳯閣舍人餘不得預坐居是職者茍能節用以安貧杜門以省事探真如之㫖養浩然之氣來者瞻望其出處侍者優假其顔色逍遥卒嵗非神仙而何
  宋綬字公垂仁宗朝同修國史後其子敏求為史館修撰父子繼世掌史世以為榮焉
  袁樞字機仲為編修官分修列傳故相章子厚家以同里宛轉求釋其事公曰吾史官書法不隠寧可負天下後世公議
  徐鍇為虞部員外郎專掌集賢院宿此銳意羣集不復問家事嘗言集賢院即是吾家指所居曰此寄宿之所爾
  仁宗朝初修起居缺中書擬人而彭乗在選中上指乗曰此儒也雅有恬退名無以易之及召見諭曰卿先朝舊人久補外未嘗自言對曰臣生孤逺自量其分敢過有所望耶上頗嘉之











  翰林壁記丁居晦
  靈鵲
  學士院有雙雀嘗棲于西軒海棠枝上每學士會食必徘徊翔集于玉堂之上畧無驚畏因謂之靈鵲或鳴噪必有大詔令或宣召之事
  史職
  元和十四年史館修撰李翺奏臣謬得秉筆史館以紀録為職夫勸善懲惡正言直筆記聖朝功徳述忠臣賢士事業載奸臣佞人醜行以傳無窮者史官之職也
  鈴有聲
  李徳裕鎮蜀時謂幕賔韋絢云翰林院有懸鈴以備夜直警急文書出入皆引之以代傳呼也長慶中予為學士時河北用兵一夜鈴有聲如人引其索者使視之則無人後往往如此使人持棒濳伺於下終無所覩而數數鳴動不已院中諸公私共准其鳴時皆應用兵處耗聲則急緩亦如之曽莫之差衆咸異之元相詩云神撼引鈴索
  不草制
  崔貽範於鳯翔圍城中據李茂真起復作相偓當草制抗疏論其不可夜半以授翰林院學士使中人馬從皓語偓曰學士無以性命為戲偓不荅扄户而寢明日無麻制宣讀茂真曰陛下命相學士不肯草制與反何異昭宗曰卿薦貽範朕不拒偓不草制朕亦不拒其如道理分眀何
  置座右
  子元著史通内外四十九篇徐堅讀之歎曰為史氏者宜置此座右也
  置札玉階
  開元末韋絢自左補闕為起居舍人時楊嗣復已除起居舍人楊嗣復於殿下先奏曰左補闕韋絢新除起居舍人未中謝奏取進㫖帝頷之李鈺招而引之絢即置筆札於玉階欄檻之右疾趍而置詞拜舞焉
  有賞音
  范史論撰書之意曰吾聞之傑思殆無一字空設此書行應有賞音者自古體正而思精未有此也













  御史臺記闕名
  裴琰之
  裴琰之作同州司户年纔弱冠但以行樂為事畧不為案牘刺史譙國公李崇義怪之而問户佐佐曰司户達官兒郎恐不問書判既數日崇義謂琰之曰同州事物固繁司户尤甚公何不别求京官無為滯此司也琰之唯諾復數日曹事委積諸竊議以為琰之不知書但遨遊耳他日崇義召之厲色形言將奏免之琰之出謂佐曰文案幾何對曰遽者二百餘琰之曰有何多如此逼人命每案後連紙千張仍命五六人以供研墨㸃筆左右俛唯而已琰之不之聽語主案者畧言事意倚柱而斷之詞理縱橫文華粲爛手不停綴落紙如飛傾州官僚觀者如堵墻驚嘆之聲不已也案達於崇義崇義初曰司户解邪判户佐曰司户太髙手筆仍未之竒也比四五十案詞彩彌精崇義悚怍召琰之降階謝曰公之詞翰若此何忍藏鋒成鄙夫之過是日名動一州數日聞於京邑尋擢雄州司户
  李義琛
  太宗朝文成公主自吐蕃貢金數百至岐州遇盜前後發使案問無獲賊者太宗召諸御史目之特命李義琛前曰卿神清俊拔暫勞卿推逐必當獲賊琛受命施以密計數日盡獲賊矣太宗喜特加一階賜金二十兩
  辛郁
  唐辛郁管城人也舊名太公弱冠遭太宗於行所問何人曰辛太公太宗曰何如舊太公郁曰舊太公八十始遇文王臣今適年十八已遇陛下過之逺矣太宗悦命值中書
  張楚金
  唐則天朝刑部尚書張楚金為酷吏周興搆陷將刑乃仰歎曰皇天后土豈不察忠孝乎奈何以無辜獲罪因泣下數行人人皆為㱆欷須㬰隂雲四塞若有所感旋降敕釋罪宣示訖天地開朗慶雲紛紏時議言其忠正所致也
  楊茂直
  唐楊茂直任拾遺有補闕姓王精九經不練時事每自言明三教時有僧名道儒妖訛則天捕逐甚急所在題云訪僧道儒茂直與薛兼金戲謂曰敕捕僧道儒足下何以安閒云何闗吾事茂直曰足下眀三教僧則佛教道則老教何不闗吾事乃驚懼興寢不安遂不敢歸寓於曹局數宿祈左右慎其事意復共誑之憂懼不已遇人但云實不眀三教事茂直等方寛慰云别訪人非三教也乃敢出
  左右臺御史
  唐孝和朝左右臺御史有遷南省仍内供奉者三墨敇授者五臺譏之為五墨三仍左臺呼右臺為髙麗僧言隨漢僧赴齋不呪誦唪唄但飲食受䞋而已譏其掌外臺在京輦無所彈劾而俸禄同也自右臺授左臺號為出蕃自左臺授右臺號為没蕃每相遇必相嘲謔不已也
  杜文範
  唐杜文範襄陽人也自長安尉應舉擢第拜監察御史選殿中授刑部員外以承務郎特授西臺舍人先時與髙上智俱任殿中為侍御史張由古宋之順所排蹙與上智遷員外既五旬由古之順方入省文範衆中謂之曰張宋二侍御俱是俊才由古問之答曰若非俊才那得五十日騎土牛趂及殿中舉衆歡笑
  元晉
  唐曹懷舜金鄉人父繼叔死王事贈雲麾將軍懷舜襁褓授游擊將軍歴内外文武官則天云懷舜久歴文資而屈於武職自左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衛郎將拜右玉鈐衛將軍有宋州司馬曹元本父名乞伯時汲縣丞元晉好談多警策或問元晉元本懐舜從叔元晉應聲答曰雖則同堂俱非本族人怪問之晉曰元本乞伯子懷舜繼叔兒以此知矣
  御史裏行
  唐開元中置裏行無員數或有御史裏行侍御史裏行殿中裏行監察裏行以未為正官故臺中詠之曰柱下雖為史臺中未是官何時聞必也早晩見任端任端即侍御史任正名也











  上庠録吕榮義
  政和元年尚書蔡嶷為知舉尤嚴挾書是時有街市詞曰侍香金童方盛行舉人因以其詞只改十五字作懷挾詞云喜葉葉地手把懷兒摸甚恰限出題厮撞着内臣過得不住脚忙裏只是看來班駮這一身冷汗都如雲霧薄比此年時頭勢惡待檢义還猛相度只恐根底有人撏着
  長慶三年正月禮部侍郎王起奏曰伏以禮部放榜之後逺近誤傳非便臣請今年進士堪及第者本司考試訖其詩賦先進中書門下詳覆勑却下本司然後准例大字放榜從之
  唐制禮部試舉人夜以三鼔為限本朝率用白晝不許繼燭
  陳彭年任翰林學士求對歸詣政府王文正公旦延見之陳起呈其狀曰科場條貫公投之於地曰内翰做官幾日待隔截天下進士陳惶懼而退
  長安舉子六月後落第者不出京刹口過夏借淨坊廟院作文章曰夏課時語曰槐花黃舉子忙故翁承贊有詩云雨中粧㸃望中黃勾引蟬聲噪夕陽憶得當年隨計吏馬蹄終日為君忙
  咸通十一年以龎勛盜據徐州人屯戎卒連年飛輓物力方虚因詔權停貢舉一年是嵗進士盧尚卿自逺至闗聞詔而迴乃賦東歸詩曰九重丹詔下塵埃深璅文闈罷選才桂樹放教遮月長杏園終待隔年開自從玉帳論兵後不許金門諫獵來今日覇陵橋上過闗人應笑臘前迴
  裴思謙狀元及第以紅牋作名紙謁平康里諸妓因宿于里中有詩曰銀缸斜背解鳴璫小語低聲喚玉郎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惹桂枝香
  李翺尚書牧江淮郡日進士盧儲捲卷來謁李禮待之置文卷几案間赴公宇視事長女及笄見文尋繹數四謂小青衣曰此人必為狀元李公聞之深異其語乃慕為壻來年果狀元及第纔過殿試徑成佳姻詩曰昔年曾去玉京遊第一仙人許狀頭今日已成秦晉約果教鸞鳯下粧樓













  唐科名記髙似孫
  志烈秋霜科顯慶二年韓思彦
  幽素科乾封元年蘇瓌解琬苗神容何輔元徐昭劉訥言崔谷神
  詞殫文律科上元元年崔融
  岳牧科永隆元年
  才膺管樂科神龍二年張大求魏啟心魏愔盧絢張文成褚璆咸慶業郭璘趙不為才髙位下科馮萬石冦良貞張敝
  材堪經邦科三年張九齡康元瓌
  賢良方正科蘇晉宋務光冦泚盧怡吕慎
  抱器懷能科景龍三年夏侯銛
  茂才異等科王敬從盧重𤣥
  詞標文苑科垂拱四年房晉甫瓊王旦
  蓄文藻之思科永昌元年彭景宜
  抱儒素之業科李文愿
  臨難不顧徇節寧邦科長夀二年薛稷冦泚
  長才廣度沉迹下僚科證聖元年張漪
  文藝優長科通天元年韓璘
  絶倫科神功元年蘇頲崔𤣥童袁仁敬何鳯孟温禮洪予與盧從愿趙不欺
  拔萃科大足元年崔翹鄭徴
  疾惡科馮萬石
  龔黃科長安二年馬克麾
  文以經國科景雲二年袁暉韓朝宗
  藏名負俗科李俊之
  文經邦國科先天元年韓休
  藻思清華科趙冬㬢
  宣風興化科郭璘之
  道侔伊吕科張九齡
  手筆俊拔超越輩流科杜昱張子漸張秀明常無咎趙居貞賈登邢巨
  直言極諫科開元二年梁昇卿袁楚客
  哲人竒士逸倫屠釣科孫逖
  良才異等科邵閏之崔翹
  文史兼優科五年李昇期康子建奚珣
  文儒異等科崔侃褚庭誨
  博學通⿱科六年鄭少微蕭道成
  文詞雅麗科七年邢巨苗晉卿褚思光趙良器
  將帥科十三年裴敦復房自謙
  武足安邉科十五年鄭昉樊衡
  髙才沉淪草澤自舉科鄧景山
  才髙未達沉迹下僚科十七年呉鞏
  博學宏詞科十九年陶韓
  多才科二十一年李史魚
  王霸科二十三年劉璀杜綰
  智謀將帥科張重光崔闕李廣深
  文詞秀逸科天寶元年崔尢顔真卿
  風雅古詞科六年薛璩
  詞藻宏麗科十三年楊綰
  樂道安貧科大歴二年楊闕
  諷諫主文科六年鄭珣季益
  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科大歴二年裴休裴素李郃南卓李甘杜牧馬植鄭亞崔博崔璵王式羅羣京崔渠韓賔崔慎苗愔韋㫤崔煥崔讜
  軍謀宏逺堪任將帥科大歴二年鄭冠李式
  詳明吏理達於教化科大歴二年宋琨寶歴元年韋正實
  文詞清麗科建中元年奚涉梁肅劉闕亮鄭轅沈封呉通
  經學優深科建中元年孫珌黎逢白李隨
  髙蹈丘園科建中元年張紳衡良儒蘇哲
  軍謀越衆科建中元年夏侯審平知和鄭澹淩正周謂丁侁
  孝弟力田聞於鄉閭科建中元年郭黄鍾崔治季牧貞元四年張浩
  博通墳典達於教化科貞元元年熊執易劉簡甫十年朱潁 元和三年馮苞淩旦長慶元年李思𤣥
  識洞韜畧堪任將帥科貞元元年許䞇
  清亷守節政術可稱堪任縣令科貞元四年李巽
  詳明政術可以理人科貞元十年張闕平叔李景亮長慶元年崔郢
  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貞元十年元稹韋慎獨孤郁白居易曹景伯韋慶復崔琯羅壤崔護薛存慶章衍李璠元修蕭俛沈𫝊師柴宿
  達於吏理可使從政科貞元十年陳岵元和三年蕭睦
  軍謀宏逺材任將帥科元和三年樊宗師長慶元年呉思李商卿
  軍謀宏逺材任邊將科寶歴元年裴儔侯雲章













  五代登科記韓思
  梁太祖開平二年進士十八人諸科五人
  三年進士十九人諸科四人
  四年進士十五人諸科一人
  五年進士二十人諸科十人
  乾元二年進士十一人諸科一人
  三年進士十五人
  四年停舉
  五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二人
  貞明二年進士十二人諸科一人
  三年進士十五人諸科二人
  四年進士十二人諸科二人
  五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一人
  六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三人
  七年停舉
  龍徳二年進士十四人諸科二人
  三年停舉
  唐莊宗同光二年進士十四人諸科二人
  三年進士四人
  四年進士八人諸科二人
  眀宗天成二年進士二十三人諸科九人
  三年進士十五人諸科四人
  四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二人
  長興元年進士十五人重試落下八人諸科一人二年進士四人
  三年進士八人諸科八十一人
  四年進士二十四人諸科一人
  愍帝長興五年進士十七人諸科一人
  廢帝清泰二年進士十四人諸科一人
  三年進士十三人
  晉髙祖天福二年進士十九人
  三年進士二十人
  四年五年停貢舉
  六年進士十一人諸科四十五人
  七年進士七人
  八年進士七人
  九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五十六人
  開運二年進士十五人諸科八十八人
  三年進士二十人諸科九十二人
  漢髙祖天福十二年進士二十五人諸科一百五十五人
  隠帝乾祐元年進士二十三人諸科一百七十九人二年進士十九人諸科八十人
  三年進士十七人諸科八十四人
  周髙祖廣順元年進士十三人諸科八十七人
  二年進士十三人諸科六十六人
  三年進士十人内落下二人諸科八十三人
  世宗顯徳元年進士二十人諸科一百二十二人二年進士十六人諸科一百十六人
  三年進士六人諸科二十九人
  四年進士十人諸科三十五人
  五年進士十五人内落下七人諸科七十二人
  六年進士十人諸科五十人
  按五代五十二年其間唯梁與晉各停貢舉者二年









  説郛卷五十一上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