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十五下 説郛 卷七十六 卷七十七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七十六     元 陶宗儀 撰錦帶書蕭統
  太簇正月
  伏以北斗周天送𤣥㝠之故節東風拂地啟青陽之芳辰梅花舒兩嵗之粧栢葉泛三光之酒飄颻餘雪入簫管以成歌皎潔輕氷對蟾光而寫鏡敬想足下神遊書帳性縱琴堂談叢發流水之源筆陣引崩雲之勢昔時文會長思風月之交今日言離永歎參辰之隔但某執鞭賤品耕鑿庸流沉形南畝之間滯迹東臯之上長懐盛徳聊吐愚衷謹慿黄耳之傳佇望白雲之信
  夾鍾二月
  伏以節應佳辰時登令月和風拂逈淑氣浮空走野馬於桃源飛少女於李徑花明麗月光浮竇氏之機鳥㺯芳園韻響王喬之管敬想足下優游泉石放曠煙霞尋五栁之先生琴尊雅興謁孤松之君子鸞鳯騰翩成萬世之良規實百年之令範但某蓆户幽人蓬門下客三冬勤學慕方朔之雄才萬卷長披習鄭𤣥之逸氣既而風塵頓隔仁智並乖非無衰侣之憂誠有離羣之恨謹伸數字用寫寸誠
  姑洗三月
  伏以景逼徂春時臨變節啼鶯出谷爭𫝊求友之音翔蘂飛林競散佳人之靨魚遊碧沼疑呈逺道之書燕語雕梁狀對幽閨之語鶴帶雲而成葢遥籠大夫之松虹跨澗以成橋逺現羙人之影對茲節物寧不依然敬想足下聲馳海内名播雲間持郭璞之毫鸞詞塲月白吞羅含之彩鳯辯囿日新某山北逸人牆東隠士龍門退水望冠冕以何年鷁路頽風想簮纓於幾載既違語嘿且阻江湖聊寄八行之書代申千里之契
  中呂四月
  節届朱明晷鍾丹陸依依聳葢俱臨帝女之桑鬱鬱丹城並挂陶潛之柳梅風拂户牖之内麥氣擁宫闕之前敬想足下聲聞九臯詩成七歩涵蚌胎於學海卓爾超羣藴抵鵲於文山儼然孤秀但某窮途異縣岐路他鄉非無阮籍之悲誠有楊朱之泣每遇秋風振響鶉驚子夏之衣夜月流輝鵲繞將軍之樹既乖連璧之契終隔斷金之情中心藏之卑誠至矣今因去鴈聊寄蒭蕘如遇囬鱗希垂金玉
  蕤賔五月
  麥隴移秋桑津漸暮蓮花泛水艷如越女之腮蘋葉漂風影亂秦臺之鏡炎風以之扇户暑氣於是盈樓凍雨洗梅樹之中火雲燒桂林之上敬想足下追凉竹徑托䕃松間彈伯牙之素琴酌嵇康之緑酒縱横流水酩酊頽山實君子之佳游乃王孫之雅事某沉疴漳浦卧病泉山頓懐劉幹之勞鎮抱相如之酷是知枯榮莫測生死難量騐風燭之不停如水泡之易滅聊伸幣札以代勞人佇覩芳詞希垂愈疾
  林鍾六月
  三伏漸終九夏將謝螢飛腐草光浮帳裏之書蟬噪繁柯影入機中之髩濯枝遷而潦溢芳槿茂而發榮山土焦而流金海水沸而漂爍敬想足下藏形月府遁跡氷床披莊子之七篇逍遥物外玩老𥅆之兩卷恍惚懐中但某白社狂人青緗末學不從州縣之職聊立松鸐之間時假徳以為隣或借書而取友三千年之獨鶴暫逐鷄羣九萬里之孤鵬權潜燕侣既非得意正可忘言諸不具伸應俟靣㑹
  夷則七月
  素商驚辰白藏届節金風曉振偏傷征客之心玉露夜凝直SKchar僊人之掌桂吐花於小山之上梨翻葉於大谷之中故知節物變衰草木揺落敬想足下時稱獨歩世號無雙萬頃澄波黄叔度之器量千尋聳幹嵇中散之楷模但某一介庸才二隅頑學懐經問道不遇披雲負笈尋師罕逢見日俛仰興歎形影自憐不知龍前不知龍後鶯鵬雖異風月是同幸矣擇交希垂影拂
  南呂八月
  一歎分飛三秋限隔遐思盛徳將何以伸白雲斷而音信稀青山暝而江湖逺敬想足下羽儀勝睠領袖嘉賔傾玉醅於風前㺯瓊駒於月下但某登山失路渉海迷津聞猿嘯而寸寸斷腸聼鳥聲而雙雙下淚當以黄花咲冷白羽悲秋既傳蘇子之書更泛陶公之酌聊因三鳥畧叙二難面㑹取書不能盡述或叨鳯念不黜魚緘
  無射九月
  宿昔親朋平生益友不謂窮通有分雲雨將乖既深伐木之聲更問采葵之詠屬以重陽變叙節景窮秋霜抱樹而擁柯風拂林而下葉金堤翠栁帶星采而均調紫塞蒼鴻追風光而結陣敬想足下秀標東箭價重南金才過吞鳥之聲徳邁懐鮫之智但某衡門賤士甕牖微生既無白馬之談且乏碧鷄之辯歎分飛之有處嗟㑹面以無期聊伸布服之言用述併糧之志
  應鍾十月
  節届𤣥靈鍾應隂律愁雲拂岫帶枯葉以飄空翔氣浮川映危樓而疊逈胡風起截耳之凍趙日興曝背之思敬想足下山嶽鍾神星辰挺秀潜明晦跡隠於朝市之間縱法化人不混鄉閭之下某陋巷孤遊穿牆自活終朝息爨若孔子之為貧竟日停炊如范生之在職牛衣當被畏見王章犢鼻親操恐逢犬子雖此慚賤而不羞貧綺服有時此言何述
  黄鍾十一月
  日徃月来灰移火變暫乖語黙頓隔秦吳既𫝊蘇李之書更共范張之志冷風盛而結鼻寒氣切而凝脣虹入漢而藏形鶴臨橋而送語彤雲垂四面之葉玉雪開六出之花敬想足下世號氷壺時稱武庫命長袂而留客施大被以招賢酌醇酒而據切骨之寒温獸炭而袪透心之冷某携戈日乆荷㦸年深揮白刅而萬定死生引虹旗而千決成敗退龍劔而却歩月下開營進鯨鼔而横行雲前起陣徒勞斬斫豈用功勲諸不具陳謹伸微意
  大呂十二月
  分手未遥翹心且積引領企踵朝夕不忘眷友思仁行坐未捨既屬嚴風極冷苦霧添寒氷堅漢地之池雪積袁安之宅敬想足下棲神鶴駕眷想龍門披玩之間願無捐徳某種𤓰賤士賣餅貧生入爨竈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聲不逢蔡子駕鹽車而顯跡罕遇孫陽徒懐叩角之心終想暴腮之患既為乆要聊吐短章紙盡墨窮何能懇露








  耕禄槀胡錡
  擬力田詔
  詔曰民以食為天食不可缺則民不可惰堯敬授禹粒乂盤庚曰力穡乃有秋此古者敺民之農使著本而食其力我國家躬籍以供祀典制地以行仁政詔寛減賦租勉率亦云至矣比年以来嘆愁轉徙壯者不縁南畝而無常心豈斧斤奪其時歟繇役分其力歟厚斂以困之歟朕知無逸艱難亦惟責躬懼徳弗類方春時和土膏脉起民事不可緩爾郡國循行阡陌宜究民恫以勸農為急若有蟊賊痒而稼者鋤之爾父老率子弟孝悌陳敷菑覃播載于胥斯田既順既宣則自今以始嵗其有秋民無阻饑乃朕之意
  擬銀青光禄大夫提舉醴泉觀田萬頃特授保康軍節度使兩淮安撫制置大使兼判揚州兼提領措置屯田大使節制本路河南出戍軍馬加食邑實封制
  建列纛以分封載嚴維翰奄全淮而作牧兼重留屯疇兹銀信之庸幡爾琳庭之處控師干而衛社隆使指以旌畬允熟輿言誕敷大號銀青光禄大夫提舉醴泉觀田萬頃菑而肯播公以忘私退睦鄉閭有同井相友之義進陪卿伯為立極經野之謀其至忱則忠乎君其實意則近乎古頃以仁政之潤澤推為太平之紀綱貢助徹皆便于民不奢不儉租庸調悉寛其法欲逸欲安持界限以素嚴立經制而益謹無甚富甚貧之𡚁見謂均平縱近臣近親之家莫敢踰越方坐致豳原之化乃祈歸堯壤之耕亟示勉留爰加優渥品特升於華㦸廪爰賦於真宫少酧在畝之懐終冀恵疇之用矧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重鎮實今日之要區未雨綢繆合謹本根之備及時閒暇當為兵食之圖顧惟禮耕義種之賢足副内修外攘之志統綏疆埸申畫郊圻省騎墾湟宜舉充國破羌之䇿分兵闢渭必循孔明定蜀之規以耒耜執戈殳以襏襫行介胄象耘沃野戰守有經蟻聚列營坐作聽命期復恢於境宇宜渙錫於山川是用陟防渚之齋旄開廣陵之棨鉞兵事節度悉歸封履之中地利便宜盡入輿圖之内仍申采錫庸顯恩崇於戱師整戎修徹土冀歌於周雅馬騰士飽平淮宜上於唐勛徃服朕言式永終譽可特授保康軍節度使兩淮安撫制置大使兼判揚州兼提領措置屯田大使節制本路河南出戍軍馬加食邑實封
  代田萬頃到任謝表
  琳館養恬冀息丘園之駕琱戈疏寵誤分淮甸之弓籲天控避以弗俞跼地勉承而有靦伏念臣量慚淺薄品特下中少事耦耕粗得帶經之樂壯沾圭禄頗懐憂國之忠越内外以若疇辨總秸而定賦千夫萬夫之長愧匪其材九推五推之間備殫其力乃上從盤之請欲陶撃壤之情忽授鉞以總師俾建麾而顓閫矧長淮之境土為吾國之藩籬民賴懐生軍資討實秉戈執耒宜為足兵足食之思牧馬飯牛盍講且戰且耕之政鞠旅而菑其芑出車而黍其華戍牛式遣則無載飢之憂徒御式嚴則有峙糧之望預為雨徹之計可收日辟之功六月出征敢廢歌豳于七月夏官董正尤當任甸於地官顧無圻畫之良規曷副蕃宣之隆寄兹盖恭遇皇帝陛下恢復疆宇整齊乾坤一成立中興之基大披圖籍九井張太平之紀丕混車書内將拓梁山奕奕之區外欲歸齊國章章之土知臣粗能積穀故使備邊察臣稍熟分耕故資治塞庚癸政需於飽餉戊巳宜増於鉅屯臣敢不實壑實墉乃疆乃理三事就緒勉修濆浦之戎萬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願報土田之徳
  擬常熟縣開國侯穀實進封常熟縣開國公加食邑實封制
  慶有年而介福乆疏分井之封播攷績以陟明爰進植圭之秩乃睠奏艱之恵載推報本之恩允穆師言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渙號常熟縣開國侯穀實學深種植仁熟滋培一日無食則飢司民之命三代處農而教為道之原其和足召隂陽之和其貴能賤金玉之貴豳歌始播婦饁畝以勤勞魯頌于征牧在坰而蕃碩行師則藉之輓粟徹疆則資之峙糧持常平使者之權視時登損佐地官司徒之職待國賙頒疇庸既詠於屢書班禄宜先於増賦乃刻名於鏁璧乃彰用於斚彛爰即侯疆就陞公爵于以重宅生之寄于以顯育教之庸於戱嵗月日時無易而用明朕已建九疇之範水火木金惟修而永賴爾其叙萬世之功益厲後圖嗣有華寵可進封常熟縣開國公加食邑實封
  代穀實謝表
  八政之疇曰食粗喜屢豐九井之田為公誤叨進秩増畬錫寵撃壤知恩伏念臣函直無竒簸揚有靦勿正勿忘勿助幸免揠苖實裒實發實堅僅能維秬顧何修而何飾𫎇載柞以載芟天子元日而祈于郊至勤聖駕冡宰杪嵗而制其用亦費廟謨偶六穂之告登而三農之胥慶遽超榮於品禄仍加衍於户租不稼而囷秖負素餐之愧奏艱而粒實歸教藝之仁兹盖恭遇皇帝陛下心應形聲化調風雨正徳惟和惟叙舜厚其生休徴用乂用成禹敷其福異畝遂生於同穎靡田不挺於稠華雖已誇狼戾之秋或慮有鵠形之嵗奬職方而任貢升廪氏以司儲猥令燕黍之㣲亦被周禾之命臣敢不茂加播殖益務滋生八月穫十月場力課服田之事九年耕三年食誓殫憂國之忠
  擬隴西郡開國侯来牟進封闗内侯加食邑實封制
  登實祈春已課兩岐之最薦名告夏爰疏易地之封於皇孔碩之英貽我奏膚之美穀差吉旦穡播猷言隴西郡開國侯来牟外叶坤黄内涵賁白載行于野懐大夫君子之忠斯饗我農成先公風化之業將其来食迄用康年滹沱對竈之時竟能濟業崆峒跨鞍之頃遂底休師庸進績於農書復侑忱於寢廟来咨来茹有在公助祭之㳟實好實堅相尊祖配天之道爰易隴西之舊壤聿陞闗内之新畬於戱雨露肥磽之不齊爾既勉修於人事山川土田之大啟朕其加錫於侯功徃服休恩勉圖後效可進封闗内侯加食邑實封
  代来牟謝表
  代食維好績愧乏於善收徃即乃封恩誤叨於登進自天錫命易地祗榮伏念臣桑下枯荄丘中槁茁鬖鬖黄髪老風雪之彫殘皦皦素心抱冰霜之潔白生樂國而無䑕苖之感厯元都而有兎葵之思因問俗於闗中輒借階於陛下爰進仲舒之䇿勿令後時至形武帝之憂詔其益種欲使畝畟畛麃之所皆有春登夏實之資地方慮於不齊意敢希於所報詎期削木之質遽躋沃壤之區兹盖㳟遇皇帝陛下徳游祥雲政如時雨五穀共衍藹永平膏沐之懽多黍同登播元和天錫之頌課吏奏漁陽之最談兵却新鄭之師以薦廟而勸相農民以問價而選掄使者肆令穉植亦被播耰臣敢不小大懐忠艱難陳業誦原野南都之盛已幸富饒歌宫室故國之墟尚祈警戒
  擬米秫除祭酒誥
  唐得祭酒生徒皆喜謂不寂寞矣盖橋門冠帶之地必資醉經鉅賢而為之長以爾學殖素醇詞英早粲粤自脱頴而来詩曰或舂或揄或𥳽或蹂其所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亦既熟矣頃登米廪教思薫陶士君子已有成周既醉之行今擢表成均維其令儀以式我賔僎使酌道味徳者皆沉浸乎醲郁則將用汝作醴徃惟欽哉
  代米秫謝表
  任閭師之耕農功舉實進司成之長賔僎増華揆量逾涯懐榮蹐地伏念臣素無學殖徒有仁根后稷教藝以来芳聯南畝陶潜賦歸而後頴露西疇在前深愧於粃糠若作尚資於麴糵忽從米廪叨佩水蒼清為聖人中俾樂道涯之泳醉有君子行使沾徳海之流自非沐漢化之鴻醇何以式周朋之燕湑兹盖㳟遇皇帝陛下氣薫嘉協瑞格和平當豐年髙廪之秋畀烝為醴闡七月公堂之教獻饗稱觥將⿰氵専陶民俗於温温廼首觀儒風於渾渾肆令淺薄亦被涵濡臣敢不泆戒非彛禮嚴有㫖招諸生而浸醲郁盍明立館之規造三代而樂優游共適舞雩之趣
  擬馬菽除駕部誥
  乗輿法駕公卿奉引太僕御參属車盖所以嚴導扈也爾理明芻悦才有駿聲乗馬在廐摧之秣之于闕一字之職咸休厥功朕甚嘉之今將駕鑾車涖明堂擢爾司駕僕臣正厥后克正思無邪思馬斯臧爾其捜舉天閑之政使徒御不驚既碩孔安則為稱厥職其徃欽哉毋失朕命
  代馬菽謝表
  典廐濫員無裨仰秣司輿躐寵有靦分曹聞命凌兢銜恩激烈伏念臣用非穀粟材僅秸䆅駒谷逍遥慣飽南山之味駰原濡沃備嘗豳圃之勞荷不棄于牧芻俾進供於飼秣約軧鳴公鑾之節宜預均調法駕備六馬之參盍先審御騰槽有幸導扈何居兹盖㳟遇皇帝陛下臨下以寛馭臣以爵自强不息時乗六位之飛示朴為先日却千里之獻属舉我享我將之禮載嚴既閑既庻之司肆使駑疲獲依騎乗臣敢不益鞭而後載範其馳地熟九方幸已塵於太僕天低五路願長擁於屬車
  擬良耜除司農卿誥
  自大易取益之利以教天下時則有若此選己居開物成務之先矣爾楩柞風雨之姿樟楠雪霜之氣斵而成之恵我南畝其利已溥朕所嘉賴擢儀九扈盖以后稷之化豳原漢文之躬籍田皆爾之力爾其為朕率趨末之民而知本起惰安之習而力勤俾五榖皆熟有年屢書是為毋曠厥職其徃欽哉
  代良耜謝表
  土木起膏俶嚴斵木之教天田携角誤躋司稷之班聞命凌兢戴恩傴僂伏念臣泥塗未脱畎畝不忘陳王業以歌豳粗知大本利天下以取益祇效小忠我田既臧其笠伊糾乃或耘而或耔始載柞以載芟正以九農播厥百穀侯伯侯亞侯彊侯旅有厭其麃如茨如梁如坻如京終善且有猥慚芻賤濫辱稼卿兹盖㳟遇皇帝陛下授厯析因分田友助即功以知稼穡靡或遑寧親耕以給粢盛昭然示勸爰重中和書之進載祈秋冬報之豐肆使畬耰亦躋扈棘臣敢不戒其趨末毋或違時撃壤而歌敢云帝力之何有叙疇以乂當思農政之用成
  擬水部車龍除水陸轉運使誥
  作周川衡已成嵗績為唐發運爰重使名自非負洞逹之竒何以稱轉輸之選以爾風猷淵湛器識陂涵輪囷而容之蟠素無滯碍犖确而骨之蜕獨任捲舒見謂圓機九流通之材故有一動萬波隨之譽已咨決汎更賴沃焦旱魃滌滌藴隆蟲蟲孰慰兢兢之念小子蹻蹻老夫灌灌共歌板板之詩廼不憚於勤勞爰妙加於廻斡朕深嘉汝最宜究其能俾司將漕之權毋效談河之濶決鴻歌飯已興陂下之耕流馬運糧期進漢中之䇿勉加濡沃嗣有激昻
  代車龍到任謝表
  職濫水衡何補禹疇之用光濡濕轡誤叨漢漕之榮沐浴恩波滂沱感涕伏念臣材卑碌碌量淺沾沾刋木而龍其驅粗竭放菹之力防稻而瀦其畜僅殫掌澮之勞政慚俛仰以隨人所冀卷藏而束閣川適逢於滌滌泉曷導於源源乃沾詔墨之鴉飜俾濯篆文之龜拆流濕就燥泄北海以灌涯自下升髙激西江而救涸爰喣斗升之活以將輦駕之輸兹盖㳟遇皇帝陛下徳厚海涵道明川理見善莫禦其決化妙流通從諌如轉諸圜迹無碍滯肆令猥𤨏亦玷選掄臣敢不胝足施功鞠躬盡瘁鑿渠引渭當溥霑涇下之田輓粟飛芻願長富闗中之廪
  擬趙鎛除金部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農亦然爾仁為之刃義淬其鋒早入爐錘取鍛取礪迄用有成原田每每拮据捋荼農亦良苦非藉爾何以芟夷哉此詩人所以有良耜臣工之褒朕嘉汝績擢司禹金今而後聚百鍊之精以鑄農器俾啟辟攘剔之有其具以成我黍稷徃若予工毋廢厥職
  代趙鎛謝表
  掌周野之器請事老農修禹府之金誤登劇部自天聞命無地措躬伏念臣生本親鋤質為至鈍畬田春暮其殫庤艾之勞南畝秋函爰竭薅荼之力方慚冶躍忽拜秩増六齊輈人之工乃令典領三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之貢亦俾甄收豈伊鑛頑足堪器使兹盖㳟遇皇帝陛下政堅所執義成者方治天下猶在罏範于堯鑄求良弼用作礪起自傅巖盡化買刀悉歸銷㦸臣敢不切磋磨琢芟夷藴崇斷矣同心輔大易耒耜之教作而從革成洪範稼穡之功
  擬犂春知犍為郡兼勸農使誥
  古有農官我朝分牧者繋農使示厚本也爾剛木近仁遯肥空谷神光牛背訛寢莫羈左廻右抽徃来修直髙原卑隰堅栗方苞亦既著勞効矣犍為名郡也畀爾一麾爾其求距心之芻化渤海之犢俾千里無曠土亦克用勸則予汝嘉
  代犂春到任謝表
  雨足周原方恊夢魚之兆地分蜀壤將還佩犢之風延見老農具宣聖澤伏念臣梓人傳之矩矱鐵爐歩之範模枝雖厄於塗泥性獨耽於畎畝騂其勿用犉爾来思給荆州之民無裨强本供栁中之士何補増屯誤簡三推之知猥被一麾之寵載循漢陌共理嘉陵率彼戍兵市纈繒而田沃助其鄰里勞酒食以疇良勉收破塊之功實藉起膏之賜力殫觳觫報祝汗邪兹盖㳟遇皇帝陛下輝蓄牿亨明離牝吉引重致逺教耒耨以變通綴紺服𦇎接車轔而沛艾廼擇人而作牧俾領使以勸耕臣敢不芻豆銜恩蒲鞭示化種四萬頭之益願廣租分耦五百兩之連尤思糧衛
  擬侯亞除籍田令誥
  農者天下之本也朕躬耕籍田率勸百姓掌籍者必惟其材盖是職周為甸師漢祠先農國朝俾典宗廟社稷之祀爾壯而知本穡事艱難皆熟諳之令擢爾令宜殫竭其勞亦服爾耕以相我農民匪但典祀事而已徃欽哉無荒朕命
  代侯亞賀皇帝籍田禮成表
  帝籍親臨禮重三推之祀皇恩大賚歡陶萬宇之春國典告成臣工稱慶竊以農而安本國重勸民載耒於保介之間教頒月令掌甸為粢盛之備職𨽻天官或歌祈社稷之詩或下帥公卿之詔金根登壝朱紱下郊皆非侈觀羙之文政以表躬耕之意洋乎今日展也盛儀㳟惟皇帝陛下萬物覩乾三登樂泰仁禾善養獨明穡事之艱徳稷惟馨恪謹稼彛之奉農祥正而土膏起豳畝饁而春日遲雷動紺轅擁百僚之穆穆風生青耜慶千耦之耘耘爰畢農功載親祠事天地祖宗之歆格和溢奉璋孝弟頒白之泳游恩霑賜帛金鷄飛舞寳兕忻愉聿新曠代之逢丕慰輿情之徯臣等叨隨撃壤快覩囘鑾賈誼耕籍之言已陪給祭孟軻均田之説尤冀行仁
  擬木斛除度支使誥
  舜齊七政量居其一盖㣲此不足以平天下之心也茍非其材不在兹選爾中通而外直體圓而用方景山松栢是斵是䖍就匠之輪以成厥器乃命式於九圍既戒既平時靡有争朕已嘉汝績矣今擢司計度凡國賦之出納軍儲之斂散一嵗㡬何悉資等畫爾其必有昔人不差升斗之長也徃祗使事毋忽朕言
  代木斛謝表
  乾圜合制粗守均平渙汗有華忽陞計度循牆祗奉斂板欽承伏念臣器本易盈筲無足算為之以信曾陳韓愈之言剖而不争徒抱莊周之志故在取益則圭撮不容少失有所宜損則黍勺弗使或加職第謹於漢倉政何裨於舜度愧蔑允工之報遽叨經費之諮矧嵗計年支貴不差于升斗而沙量籌唱期盡給于樵蘇慚無聚米之長曷勝足食之任兹盖恭遇皇帝陛下叅天量廣並日徳明無黨無偏成洪範農疇之用有容有執尊中庸既廪之賢以平政而行仁毎量能而授職遂令空竭亦在簸揚臣敢不益盡虛心堅持端槩出入㡬何之問所合講明㑹計當矣之言尚思佩服
  擬倉部髙廪除提舉常平倉誥
  蓄積以備水旱此堯湯用心也然司蓄積之職者必惟其人爾彌髙之望有容之徳其胸中何止藏百萬矣頃典國儲陳陳露積乃且有賑貧捄乏之心朕甚嘉之常平使節未嘗經界今命汝徃以究其材漢北邊之給唐京師之置皆昔賢所講明者可權度而舉行之使吾民含哺鼓腹咸遂一飽之樂則朕益汝嘉徃惟欽哉
  代髙廩到任謝表
  廪曹公職慚無一粟之裨庾節叨榮誤被六絲之遣穀消問俗粒飽知恩伏念臣腹本空虚慮先饑困義重將軍之急劔屢指糧禮知賢者之尊鼎加繼餽幸遂坻京之詠僅逭㕓囷之譏方祈學稼以歸耕忽俾集苞而爰度豐凶品約當思戴胄之規貴賤權宜盍究夀昌之䇿第虞罄乏曷副寵綏兹盖㳟遇皇帝陛下平政行仁博施濟衆先時備具成湯捐瘠之思以己視人大禹溺飢之念故當饋動人才之歎而旰食有民瘼之憂豈伊罌儲亦塵器使臣敢不棠知所發飯不敢忘馳隰而廣諮詢具宣德意視嵗而為斂散加恵黎元









  水族加恩簿毛勝
  水族浙地之産為多加恩簿者吳越功徳判官毛勝所作也湏鱗殻甲種類差殊薦醴登盤皆可於口陳言爛説不足盡其妙故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乃徳各叙所材然後總材徳形容之羙假以封之令者盖滄海龍君之命夫龍擅于海君制萬族號令其間寧有不可勝生居水國饜享羣鮮常以天饞居士自名則觀此簿者當不責而笑也
  玉桂仙君江殊乃江瑶之文名
  令咨爾獨歩王江殊鼎鼐仙姿瓊瑶紺體天賦巨羙時稱絶佳宜以流碧郡為靈淵國追號玉桂仙君稱海珍元年
  章丘大都督一滄浪頭盖章舉 二白中隠盖車螯三淡然子盖蚶菜 四季遐盖鰕魁令章丘大都督忠美侯滄浪頭隠浪色竒入甌稱最杜口中郎將白中隠負乃厚徳韜其雅姿殊形中尉兼靈甘尹淡然子體雖詭異用實芳鮮玉徳公季遐純潔内含爽妙外濟滄浪頭可靈淵國上相無比白中隠可含珍大元帥豐甘上柱國兼脆尹淡然子可天味大將軍逺勝王季遐可清綃内相頡羮郡王
  爽國公一南寵乃蠘  二甲藏用乃蝤蛑三解藴中乃蟹 四解㣲子乃彭越
  令多黄尉權行尺一令南寵截然居海天付巨材宜授黄城監逺珍侯復以爾專盤處士甲藏用素稱蠘副衆許蟹師宜授爽國公圓珍巨美功臣復以爾甘黄州甲仗大使咸宜作解藴中足材腴妙螯徳充盈宜授糟丘常侍兼美復以爾解㣲子形質肖祖風味專門咀嚼謾陳當寘下列宜授爾郎黄少相
  甘鬆左右丞仲扃乃蛤蜊
  令合州刺史仲扃重負雙宅閉藏不發既命之為含津令陞之為慤誠君矣粉身功大償之實難宜授紫暉將軍甘鬆左右丞監試甘圓内史
  清腴館學士文名靈蜕先生
  令靈蜕先生外無排脇之皴内無鯁喉之亂宜授紅鐺祭酒清腴館學士
  橙虀録事鱸名紅文生盧清臣
  令惟爾清臣銷酲引興鮮鬛之鄉宜授橙虀録事守招賢使者
  珍曹必用郎中鰣名時充
  令珍曹必用郎中時充鐺材本美妙位無髙宜授諸衙効死軍使持節雅州諸軍事
  骨鯁卿鱭名白圭夫子
  令惟爾白圭夫子貌則清臞材極羙俊宜授骨鯁卿醉舌公黿名甘鼎
  令甘鼎究詳爾調鼎之材嚥舌潮津宜封醉舌公擐甲尚書鼈名甲拆翁
  令甲拆翁挾彈於中巧也負擔於外禮也介胄自防不間寒暑智也歩武懦緩不踰規繩仁也故前以擐甲尚書榮其跡顯其能宜授金丸丞相九肋君
  典醤大夫鱟名長尾先生
  令長尾先生惟吳越人以謂用先生治醤華夏無敵宜授典醤大夫仙衣使者
  新美舍人石首名元鎮
  令元鎮區區枕石子孫徳甚富焉宜授新美舍人懐寄令史石決名朱子房
  令和羮長朱子房酒方沉酣臭薫一座挑筯少進神明頓還至於七孔賦形治目為最宜授懐寄令史
  甘盤校尉烏賊名甘盤
  令甘盤校尉吐墨自衛白事有聲宜授噀墨將軍通幽博士龜名元介卿
  令元介卿爾卜灼之効吉凶了然所主大矣宜授通幽博士
  同體合用功臣借眼公乃水母
  令惟爾借眼公受體不全兩相藉賴宜授同體合用功臣左右衛駕海將軍
  㸃化使者李藏珍即真珠班希即玳瑁
  令李藏珍照乗走盤厥價不貲班希裁簮製器不在金銀珠玉之下藏珍宜授圓輝隠士班希宜授㸃化使者梵響參軍牡礪曰房叔化 梵響曰屈突通螺曰阮用光  珂曰羅幼文
  令房叔化粉厠湯丸裹護丹器屈突通振聲逺聞可知佛樂阮用光運體施功物皆滑瑩羅幼文類乎貝孫㸃綴鞍勒粲然可觀小有文采叔化可豪山太守樂藏監固濟突通可曲沃郎梵響叅軍攝玉㙮金舍用光可檢校大輝光宜充掌書記幼文可馬衣丞
  濟饞都護田青是螺螄  申潔是蛙江伯夷是鱁鮧 屯江小尉是江㹠
  令惟爾田青㣲藏淺味無所取材世或烹調以為怪品申潔蒼皮癮疹矮股跳梁江伯夷宋帝酷好鰾則别名屯江小尉漁工得雋亦號甘肥田青授具體郎申潔宜授濟饞都護行水樂令伯夷宜授宋珍都尉南海詹事屯江小尉宜授追風使湯波太守
  銀絲省饜徳郎錦袍氏鱖也李本鯉也鮮于羮鯽也楚鮮白魚也縮項仙人鯿也食寵侯鱘鰉也單長福鱓也管統蔥管也備員居士東崇也唐少連崇連也
  令以爾錦袍氏骨踈肉𦂳體具文章宜授蘇腸御史仙盤遊奕使以爾李本三十六鱗大烹允尚宜授跨仙君子世美公以爾鮮于羮砍鱠精妙見稱杜陵宜授輕薄使銀絲省饜徳郎以爾楚鮮隠釡沉糟價傾淮甸宜授傾淮别駕以爾縮項仙人鬼腹星鱗道亨襄漢宜授槎頭刺史以爾食寵侯友節班駁標致髙爽宜授添府大監以爾單長福曲直靡常鮮載具美宜授泥蟠掾以爾管統省象菜伯可備煎和宜授長白侯同盤司箸局平章事以爾備員居士腥粗無狀見取俗人宜授鍊身公子以爾唐少連池塘下格代匱充庖宜授保福軍節度使
  春榮小供奉河㹠名黄薦可
  令黄薦可爾澤嫩可愛然失於經治敗傷厥毒故世以醇疵隠士為爾之目特授三徳尉兼春榮小供奉輔庖生鰒名新餐氏
  令新餐氏爾療飢無術清醉有材莽新妖亂臨盤肆餐物以人汚百代寧洗爾之得氏累有由矣宜特補輔庖生
  表堅郎
  令盖頑生乎泥沙薄有可采宜授表堅郎












  禪本草慧日禪師
  禪味甘性涼安心臟袪邪氣闢壅滯通血脉清神益志駐顔色除熱惱如縳發解其功若神令人長壽
  講味甘㣲辛性温隂中陽也開心胸明目除積乆翳障益智不假修煉炮製但有精粗大小真贗之異須細㨂擇類破故紙者有毒不堪入藥此味逺出流沙外漢時始入中國中國種之枝葉亦繁不似出西域者良宜量元氣盛衰服之元氣盛者服之即消衰者多滯鬲上舌乾口燥咽㗋少津液常時痞悶令人動氣發嗔甚者發狂尤令人脚軟不能動履中此毒者用金剛子棘粟毬或吐或下盡吐下出宿物胸脾清虛得汗而愈一方用大棒擊患人頭取汗亦愈無汗者不治
  戒味辛㣲苦回甘陳乆者辛味亦盡性凉陽中隂也湏煆煉炮製極淨寘汙濁處便常用澡浴其樹有五葉或八葉或十葉或一百二十葉大小粗細乆近不同四月八日及臘月八日採之良不可自取湏曾採者指示乃得此味號為藥中之王能治百病不論元氣盛衰皆宜服之元氣盛者恃强不服能致狂疾衰者初服覺苦辣頻頻服之乆自得味其藥易破宜謹收藏護惜小破壊猶可用若大壊者不堪用也亦有小毒偏服者損目定味甘㣲辛性清凉隂中隂也安神定魄除煩熱生津液産於深山者良亦有㣲毒量元氣盛衰服元氣盛者不拘時服俱有效衰者多服亦能損目令人心戰怔忡或四肢軟怯喜睡眠惡見人形惡聞人聲或白日見鬼魅亦有强勉服之不為害者然此味内有暗毒湏鍛錬毒盡乃可入藥有大小乆近之異有九種似天棘者不佳草澤醫人採之不入官藥其有一種土人呼為羅漢果入藥取效差小若不㨂擇悞服如天棘類者乍得清凉直至八萬四千刼毒亦發作發則令人下墜不可服也用般若湯為君服之最騐
  淨土味甘平性清凉中和去穢惡令人美顔色長生似蓮花有五色者青者為最不用煅煉炮製四方俱有生西方者良無毒不論元氣盛衰人俱宜服之元氣盛者乆服之白日飛升衰者服之亦能輕身不死係古来大醫王合成金丹留此靈藥普度世間但其味冲澹服者多無恒又此藥屬信信則少服亦效不信者不效若大限垂至百藥不救名醫袖手但將此一味至心服之從一服至七服無不效者最忌世間腥穢等物若夾雜服之取效亦微









  義山雜纂李商隱
  必不來
  醉客逃席  客作偷物去  追王侯家人
  把棒呼狗  窮措大喚妓女
  不相稱
  窮波斯   病醫人    不解飲弟子
  瘦人相撲  肥大新婦   先生不識字
  屠家念經  社長乗凉轎  老翁入娼家
  羞不出
  新婦失禮  尼姑懐孕  相撲人面腫
  富人乍貧  處子犯物議 重孝醉酒
  怕人知
  匿人子女  犯人愛寵  透税  賊贓
  不嫌
  飢得麤食  徒行得劣馬  行乆得坐次
  渇飲冷漿  行急得小船  遇雨得小屋
  遲滯
  新婦見客  窮漢醵率  貧家嫁娶
  謁致仕官  孕婦行步
  不得已
  忍病飲酒  大暑赴㑹 掩意打兒女
  流汗行禮  忍痛灼艾  為妻罵愛寵
  冐暑迎謁  老乞休致  窮寺院待客
  相似
  京官似冬瓜暗長  鴉似措大飢寒則吟
  印似嬰兒常隨身  縣官似虎動則害人
  尼姑似鼠入深處  燕似尼姑有伴方行
  婢似猫煖處便住
  不如不解
  措大解音則廢業  婦人解詩則犯物議
  僧解飲則犯戒   劣奴解識字則作過
  子弟解燒煉則貧  士人解手藝則卑汚
  惡不乆
  夫婦爭小事    罵愛寵
  大僚門客發怒   贓濫官打罵公人
  姦汙僧尼罵行童
  惱人
  遇佳味脾家不和  終夜歡飲酒罇却空
  方謁上官忽背癢  賭博方勝油盡難尋
  淘井漢急屎尿   遣不去無賴窮親
  失本體
  不學發遣書題失子弟體
  吊孝不哀失凶禮體
  不收拾椀器家事口中不喃喃失老婢體
  送客不出門失主人體
  不闌腰不持刀砧失厨子體
  不㸃檢學生作課念書失先生體
  不口打口罵失節級體
  早晩不㸃檢門户家私失家長體
  僕子著鞋襪衣服寛長失僕子體
  逃席後不傳語謝主人失賔客體
  唱小喏行步遲緩失武官體
  隔壁聞語
  説所送物好還麽必是不佳
  新娶婦却道是前縁必是醜
  説太公八十遇文王必是不逹
  説食禄有地必是差遣不好
  説隨家豐儉必是待客不成禮數
  説屋子住得恰好必是小狹
  呪罵祖先必是家計不成
  富貴相
  駿馬嘶 蠟燭淚 栗子皮 荔枝殻 落花飛鶯燕語 讀書聲 遺下花鈿  髙樓上吹笛擣藥碾茶聲
  謾人語
  説風塵有情  説燒煉致富  説在官課績説主上見知  説所入莊課  説愛寵年紀小窮縣説官清  自説勤苦讀書 誇説器皿價例
  酸寒
  山縣移市   村縣喝道   村縣待賔
  騾鳴村中   村漢呼鷄   村漢著新衣牛背吹笛   乞兒驅儺   散樂打單枝鼓
  不快意
  鈍刀切物   破㠶使風   樹隂遮景致築牆遮山   花時無酒   暑月背風排筵
  惶愧
  犯人忌諱   遇見讐家   欠債不償逢主叅謁失禮   醒後聞醉語
  殺風景
  花間喝道   看花淚下   苔上鋪席
  斫却垂楊   花下曬裩   游春重載
  石筍繫馬   月下把火   妓筵説俗事果園種菜   背山起樓   花架下養鷄鴨
  不忍聞
  孤館猿啼   市井穢語   旅店秋砧聲少婦哭夫   老人哭子   落第後喜鵲乞兒夜號   居䘮聞樂聲  纔及第便卒
  虛度
  花時多病   好時節褊迫  閹宦娶美婦貧家節日   好家業不和  貧家好花樹好景不吟   好㕔館不作㑹
  不可過
  夏月肥漢   入舍妻惡   遭貪酷上官惡俗同僚   大暑渉長途  對麤人乆坐舟中雨漏   茅屋下穢濕  守令好尋事
  難容
  僧道對風塵笑語     僕人學措大體叚
  卑幼傲尊長       僕妾攙言語
  武人村夫學書語
  意想
  冬月著碧衣似寒   夏月見紅似熱
  入神廟若見鬼    腹大師尼似有孕
  重幙下似有人    過屠家覺羶
  見水心中凉     見梅齒軟
  惡模様
  作客與人相爭罵   打毬墜馬
  對大僚食咽     僧尼新還俗
  筵上亂呌喚     攙奪人話柄
  著鞋臥人床     未語先笑
  作客踏翻臺卓    對丈人丈母唱豔曲
  嚼殘魚肉置盤上   横箸在羮椀上
  不逹時宜
  下賤人前談經史   向娼婦吟詩
  認他髙貴為親    將主人酒食作人情
  殘食還主人     將男女赴席
  誇男女伎倆     奬男女嬌騃
  筵上包彈品味    强學時様妝束
  食後不起妨主人   問主人魚肉價
  與寡婦認親徃來   喫他飲食不謙讓
  借他物令自來取   入人房闥取人物看
  得人恩不思報    向人花園採果
  窮漢説大話     家貧學富人
  作客自呼賔     暑月排筵乆坐
  悶損人
  請貴客不來     惡客不請自來
  被醉人纒住不放   物賤無錢買
  出門逢債主     與讐家對坐
  大暑逢惡客     美妾妒妻
  癡頑
  有錢不還債     知過不能改
  見他言語强拗    見人文字强評隲
  自不知過强怪人   把酒犯令不受罰
  家貧强作富貴相
  愚昧
  背面説人過     好説人家密事
  棄家耽酒      圖他酒食作證人
  三頭二面趨奉人   説六親過惡與外人
  父母在索要分析   㑹聚不識尊長位次
  有憾於人望人恕   有恵於人望人報
  時人漸顛狂
  無故讐妒他人    酒後呼鬼神
  孝子説歌令     重孝鬬鷄走馬
  讐記恩門      長大漢放風筝
  養閒漢出入     婦人出街坊罵詈
  賣田了吉凶     將田宅與人作保
  非禮
  呼兒孫表徳     母在呼舅作渭陽
  對父母呼妻弟    聴妻話怪尊長
  祭亡人却動樂    徑入他人房闥
  枉屈
  好父母無好子    好兒無好婦
  好女無好壻     有錢不㑹使
  好衣不㑹著     好㕔館不灑掃
  有疋帛不裝著    好顔色不解疋配
  好妾驅使重難事   惜錢有病不醫
  男女長成不教    家藏書不解讀
  明月夜早睡     有好花不吟詩酌酒
  近好山水不遊玩   有羙味慳藏臭腐
  清要官自犯贓罪   有羙質懶惰廢業
  權在手不作好事   年少時好閒不習事
  不祥
  卧喫食   無事嗟歎  臥床上唱曲
  露頂喫食  露頂冩字  牽父母作呪誓
  搥胸罵人  薦上坐   對日月大小便散髮未食椀中先挿匙箸
  湏貧
  家有懶婦  早臥晩起  養子不及父
  作債追陪  倉庫不㸃檢 莊園不收拾
  抛撒飲食  愛賭博飲酒 漫藏無用物
  狼籍米穀  棄業逐樂  家事不愛惜
  多蓄愛寵  好遷移不止 好結納權貴
  慳不中禮  物貴爭買  物賤反不買
  多作淫巧  遮盖家人作非為事
  必富
  勤求儉用  見藝廣學  常㸃檢家事
  不迷酒色  不欠債負  奴婢解耕織
  夜眠早起  家養六畜  耕作不失時
  及時收藏  子弟一心  主母不信佛
  諸婦和諧  不嫌麤辣  財物有簿籍
  積少成多  買賣不失時 物料不作踐
  有智能
  立性有守  密事機藏  結交有智人
  臨事覺悟  酒後不多語 避他人忌諱
  博古知今  不習賤劣事 不妄自逞能
  尊敬有徳  不親近小人 不妄信奴僕
  入門問諱  入境問風俗 夜間常醒睡
  有疑問人  不共愚人争是非
  教子
  習祖業   立言不囘  知禮義亷耻
  精修六藝  談對明敏  進退威儀
  忠良㳟儉  孝敬慈恵  博學廣覽
  交遊賢者  不事嬉遊  有守
  遇事有知識
  教女
  習女工   議論酒食  温良恭儉
  修飾容儀  學書學算  小心軟語
  閨房貞潔  不唱詞曲  聞事不傳
  善事尊長
  失去就
  卸起㡌共人言語   罵他人家奴婢
  鑚壁窺人家     不敲門直入人家
  席面上不慎涕唾   主人未請先上㕔坐
  開人家盤盒書啟   主人未揖食先舉箸
  衆食未了先卸箸   探手隔坐取物
  强㑹
  見他文籍强披覽   見他鞍馬逞乗騎
  見他弓矢强彈射   見他物件强評價色
  見他文字强彈駁   見他人家事强處置
  見他鬭打强助拳   見他評論强斷是非
  無見識
  不説事因先罵人   不問道理隨人做事
  俗人學僧家道塲   遇事不分别是非
  縱兒子學樂藝    縱兒子籠養
  男兒學女工     要小下便宜
  不得飲酒至醉    不得獨入寡婦人家
  不得黒暗獨行    不得與無賴子徃還
  不得戱取物不言   不得開人私書
  不得借人物用經旬不還






  雜纂續王銍
  奴婢相
  扱卓髙   添水滿   挑燈長
  剪燭短   喫乾飯   疾睡著
  放物當路  翻著衣裳
  易圖謀
  鄰舍猫兒  屬官古畫  小兒手中物
  難柰何
  恃寵婢   有錢惡妻  咬人馬
  破活鮎魚  解隠形賊  被裏狗蚤
  不得人憐
  卒死䖍婆  釘手刼賊  偷食猫兒
  咬人犬   不孝義兒  别人醜孩兒
  使性乞兒  不成器子弟
  無慿據
  山縣更鼓  選人年嵗  廢落廟筊柸
  低手圍碁  醉後許物  託魚鴈傳書
  牙郎説呪  不封底鎻  買妾問来厯
  趂不得
  驚馬脱籠  歩尋下水船 斜日照人影
  醉漢蹴踘  病起人同飯 與村伶合曲
  冷淡
  念曲子   説雜劇   喫素冷淘
  村伶打諢  齋筵聽説話
  惡行户
  暑月仵作  世代刼墓  行法儈子
  少思算
  無錢挾妓  低碁趂手下 癡兒使爺錢
  借物賽賭  秀才不讀書
  不相稱
  水手渰殺  師巫魘死  搭材匠跌死
  縣尉著賊  糾儀失儀  法司犯法
  彩畫溷室  孝服加銀帶  草屋安獸頭
  先生懶惰
  自做得
  木匠帶枷  鐵匠被鎻  師姑袈裟
  冶人鍋釡  服内懐孕  僧道犯戒律
  好笑
  對客泄氣  村妓妝束  長人著短衣
  婦人墜馬  村巫降神  口吃人相罵
  阻興
  訪妓有客  便風無㠶  玩月被雲遮
  遊山遇雨  元宵大風雨 新婚忽有疾
  花時多事  賞花聞鄰家哭聲
  不可託人
  相新婦   覔女使   徃别州追妓
  買馬    數散錢
  可惜
  慳人有錢  好女嫁醜漢 富商據名妓
  歌妓被決  新鞋袴蹴踘 綵皂鋪失火
  玉器失手  書畫被鼠囓 古銅器重鑄
  驢喫牡丹
  重難
  瘡上喫棒  冬月飲冷酒 暑月赴公筵
  煉頂求福  許捨身修寺 陣上帶甲馬
  暑月檢屍  大雨中送殯 隆冬騎逺馬
  没用處
  漏缾罐   破鞋襪   隔年桃符
  舊厯    折針    秃筆
  又愛又怕
  狗喫熱油  小兒看雜劇 小兒放紙砲
  新婚女子  初登山遊玩 村夫看官過
  騃人看㺯鬼神
  不識羞
  下第人入期集院  新女壻渾身著新衣
  被妓不采强入門  賤物作貴賭輸誇口
  不請自來攙坐   誇妻妾端正
  邊官誇説兵權   酒食店留得筆帖
  不濟事
  將女嫁内官    飯後請喫茶
  持齋日作客    無錢後斷賭
  打殺人後戒酒   臨死許修善
  臨渇掘井     江心補漏
  斷決後赦到    船行借得鞍乗
  臨老及第     酒盡伶人来
  大斧傷人手摩挲  落解後試官説文好
  暗歡喜
  丈夫逺行歸    無子聞女使懐姙
  賣棺聞人病重   舉子與試官有闗節
  選人得岐路    同行拾得遺棄物
  不自量
  老漢嫌妻醜    醜妻恨夫要娶妾
  落第舉子罵主司  不解作官歎沉滯
  作客嫌人家茶飯  大將妻要人呼縣君
  低棊要與人下子  巧人作事拙人不伏
  老子弟看少妓   惡札人愛使牋紙
  富商騎雙控馬   下賤人呼人表徳
  愛便宜
  共喫果子揀大底  不取錢官人賤買物
  騎别人馬逺出   共被把自家被在上
  將生鐵博針    養母狗雌猫
  寄槽養馬     將鰕釣鼈
  過不得
  賃屋欠房錢    謁上官被虱嘬
  暑月酣睡被蠅擾  狹巷騎馬逢車子
  夫妻反目     上司不喜
  臨渡無船     逢大官節
  難理㑹
  波斯念孔雀經   醉漢寐語
  兩人拽斜説話   經紀人市語
  杜撰草書     古篆碑額
  啞子做手勢    短舌人罵詈
  抽亂絲      大官侵占隣人田土
  不識疾遲
  急如厠説葛藤話  留未食人喫茶
  判狀救火     告搶妻女要依日期
  喚老娘逢人閒話  留走馬天使賭賽
  發救兵湏揀吉日  發倉賑饑待奏報
  不識好惡
  失火處説好看   看斬人説儈子好手
  岸上看人溺水   向燈心皂莢鋪乞錢
  養蠶處乞僵蠶   請舉子明年教學
  借不得
  問患脚人借拄杖  厨子處借刀
  就雨中人借傘   問暑月行人借扇
  少道理
  不會禪和尚問答  村學堂講書
  初學讀書人策論  田夫論朝政
  無證見論訟
  難忍耐
  觀棊被禁不許教  患腹泄人尋厠不著
  病起人忌口    小兒灼艾
  脚骨上取箭頭   見人説無天理話
  没意頭
  妓家誇會做活計  對屠兒説買物放生
  對將官説儒雅事  對僧道説異端害正


  雜纂二續蘇軾
  叵耐
  猾胥曲法取受   監司聞部下贓濫事
  見非理論訟平人  知人去上官處損䧟
  自羞耻
  和尚道士有家累  師姑養孩兒 説脱空漏綻在官贓汚事發
  强陪奉
  莊家人與妓筵   不飲酒人伴醉漢
  對上官説葛藤話  與蕃使接談
  佯不會
  對尊官饒棊    問新到僕妾手藝
  初到官問舊事體  新僉民兵問力氣
  旁不忿
  村漢有錢     無才識人作好官
  善人被小人凌辱  見初學人及第
  俗夫有好妻
  不快活
  歩行著窄鞋    赴尊官筵席
  入試遇酷暑    暑月對生客
  重囚被鎻縳    妒妻頭白相守
  村裏女壻戴幞頭  小兒初入學堂
  吏胥遇嚴明長官
  未足信
  賣物人索價説呪  和尚不喫酒肉
  醉漢隔宿請客   媒人誇好兒女
  吏胥小心畏慎   妓别慟哭如不欲生
  敵國講和
  陡頓歡喜
  窮措大及第    未有嗣生男
  逺地得家書    有罪遇赦
  富家兒乍入贅女壻
  這囘得自在
  僧尼還俗     宫人放出
  重孝服闋     囚徒釋脱
  不肖子乍無尊長  寵妾獨得隨任
  不圖好
  癩子喫猪肉    乞兒突好人
  去任官放潑要錢  死囚罵法官
  刼盜妄引徒伴
  怕人知
  流配人逃走歸   買得賊贓物
  藏匿姦細人    同居私房畜財物
  賣馬有毛病    去親戚家避罪
  説不得
  啞子做夢     舉子就試偶踈脱
  醫人自病     行姦被窘辱
  賊被狗咬     作官處被家人帶累
  藏違禁物被盜   賊贓被人轉取去
  善相撲偶輸    處子懐孕
  謾不得
  曹司對曉事官員  諳熟行市買賣
  妒妻不會飲酒   靈利孩兒買物
  諱不得
  健兒面上逃走字  賊見真贓
  小官祖父名    有罪對知證人
  改不得
  生来劣相     性好偷竊
  好説脱空     好笑話人
  愛説是非     淫慾無度
  謬漢好作文章   口吃人多説話
  貪財人愛便宜   不肖子好賭博
  還俗僧道舉止   婢作正室有舊態
  偷食猫兒
  得人惜
  學行孩兒     善歌舞小妓 不偷食猫兒
  快馬穏善     做活計女壻 會讀書兒子
  良僕妾      好書畵   有行止公人
  學不得
  神仙       天性敏速  才識過人
  有膽氣      能飲啖   臨事果斷
  忘不得
  父母教育     好交友   受恩處
  得意文字     少年記誦書
  留不得
  春雪       暑月盛饌  愛逃席客
  潮水       順風下水船 猴猻看果子
  窮人粟帛     城門發更後 大官得替後
  勸不得
  服硫黄      酒病漢   愛賭錢人
  醉後相罵     夫妻因婢争閙
  悔不得
  賭錢輸      中酒病   失口許人物
  好景失遊賞    作過後事發 出語容易
  少年廢學     見好物失買
  怕不得
  上陣相殺     夏月餅師  相撲漢拳踢
  有罪喫棒     醜婦見舅姑
  臺諫官言事    上竿
  省不得
  閩人讀書     諸行市語  番人説話




  説郛卷七十六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