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078下

卷七十八上 説郛 卷七十八下 卷七十九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說郛卷七十八下    元 陶宗儀 撰敎坊記崔令欽
  西京右敎坊在光宅坊左敎坊在延政坊右多善歌左多工舞葢相因習東京兩敎坊俱在明義坊而右在南左在北也坊南西門外即苑之東也其間有頃餘水泊俗謂之月陂形似偃月故以名之
  妓女入宜春院謂之内人亦曰前頭人常在上前也其家猶在敎坊謂之内人家敇有司給賜同十家雖數十家猶故以十家呼之毎月二日十六日内人母得以女對無母則姊妹若姑一人對十家就本落餘内人並坐内敎坊對内人生日則許其母姑姊妹皆來對其對所如式
  樓下戲出隊宜春院人少即以雲韶添之雲韶謂之宫人葢賤𨽻也非直美惡殊貌居然易辨明内人帶魚宫人則否平人女以容色選入内者敎習琵琶三絃箜篌箏等者謂搊彈家
  開元十一年初製聖壽樂令諸女衣五方色衣以歌舞之宜春院女敎一日便堪上塲惟搊彈家彌月不成至戲日上令宜春院人為首尾搊彈家在行間令學其舉手也宜春院亦有工拙必擇尤者為首尾首既引隊衆所屬目故須能者樂將闋稍稍失隊餘二十許人舞曲終謂之合殺尤要快健所以更須能者也
  聖壽樂舞衣襟皆各繡一大窠皆隨其衣本色製純縵衫下纔及帶若短汗衫者以籠之所以藏繡窠也舞人初出樂次皆是縵衣舞至第二疊相聚場中即於衆中從領上抽去籠衫各納懷中觀者忽見衆女咸文繡炳煥莫不驚異
  凡欲出戲所司先進曲名上以墨㸃者即舞不㸃者即否謂之進㸃戲日内伎出舞敎坊人惟得舞伊州五天重來疊不離此兩曲餘盡讓内人也垂手羅同波樂蘭陵王春鸎半社渠借席烏夜啼之屬謂之軟舞阿遼柘枝黃麞拂林大渭州達摩之屬謂之健舞北樓下兩院進雜婦女上必召内人姊妹入内賜食因謂之曰今日娘子不須唱歌且饒姊妹並兩院婦女於是納妓與兩院歌人更代上舞臺唱歌内妓歌則黃幡綽賛揚之兩院人歌則幡綽輒訾詬之有肥大年長者即呼為屈𦊅干阿姑貌稍胡者即云康太賓阿妹隨類名之標弄百端諸家散樂呼天子為崖公以歡喜為蜆斗以毎日長在至尊左右為長入
  筯斗裴承恩妹大娘善歌兄以配竿木侯氏又與長人趙解愁私通侯氏有疾因欲藥殺之王輔國鄭銜山與解愁相知又是侯鄉里密謂薛忠王琰曰為我語侯大兄晩間有人送粥愼莫喫及期果有贈粥者侯遂不食其夜裴大娘引解愁謀殺其夫銜山願擎土袋燈既滅銜山乃以土袋置侯身上不壓口鼻餘黨不之覺也比明侯氏不死有司以聞上令范安窮究其事於是趙解愁等皆决一百衆皆不知侯氏不掩口而不死也或言土袋綻裂故活是以諸女戲相謂曰自今後縫壓壻土袋當加意夾縫縫之更勿令開綻也
  坊中諸女以氣類相似約為香火兄弟毎多至十四五人少不下八九輩有兒郎聘之者輒被以婦人稱呼即所聘者兄見呼為新婦弟見呼為嫂也兒郎有任官僚者官忝與内人對同日垂到内門車馬相逢或褰車簾呼阿嫂若新婦者同黨求達殊為怪異間被呼者笑而不答兒郎既娉一女其香火兄弟多相奔云學突厥法又云我兄弟相憐愛欲得嘗其婦也主者知亦不妬他香火即不通
  蘇五奴妻張少娘善歌舞有邀迓者五奴輒隨之前人欲得其速醉多勸酒五奴曰但多與我錢喫鎚子亦醉不煩酒也今呼鬻妻者為五奴自蘇始
  范漢女大娘子亦是竿木家開元二十一年出内有姿媚而微愠羝謂腋氣也
  曲名
  獻天花  和風柳  美唐風  透碧空巫山女  度春江  衆仙樂  大定樂龍飛樂  慶雲樂  繞殿樂  泛舟樂抛毬樂  淸平樂  放鷹樂  夜半樂破陣樂  還京樂  天下樂  同心樂賀聖朝  奉聖樂  千秋樂  泛龍舟泛玉池  春光好  迎春花  鳳樓春負陽春  帝臺春  繞池春  滿園春長命女  武媚娘  杜韋娘  柳靑娘楊柳枝  柳含烟  簮楊柳  倒垂柳浣溪沙  浪淘沙  撒金沙  紗牕恨金簔嶺  隔簾聽  恨無媒  望梅花望江南  好郎君  想夫憐  别趙十憶趙十  念家山  紅羅襖  烏夜啼牆頭花  摘得新  北門西  煮羊頭河瀆神  二郎神  醉鄉遊  醉花間燈下見  醉思鄉  太邊郵  太白星剪春羅  會佳賓  當庭月  思帝鄉歸國遥  感皇恩  戀皇恩  皇帝感戀情深  憶漢月  憶先皇  聖無憂定風波  木蘭花  更漏長  菩薩蠻破南蠻  八拍蠻  芳草洞  守陵宫臨江仙  虞美人  映山紅  獻忠心臥沙堆  怨黃沙  遐方怨  怨胡天送征衣  送行人  望梅愁  阮郎迷牧羊怨  掃市舞  鳳歸雲  羅裙帶同心結  一捻鹽  阿也黃  刼家雞綠頭鴨  下水舩  畱客住  離别難喜長新  羌心怨  女王國  繚踏歌天外聞  賀皇化  五雲仙  滿堂花南天竺  定西畨  荷葉杯  感庭秋月遮樓  感恩多  長相思  西江月拜新月  上行杯  團亂旋  喜春鶯
  大獻壽  鵲踏枝  萬年歡  曲玉管
  傾杯樂  謁金門  巫山一段雲 望月波羅門後庭花  西河獅子 西河劒氣 怨陵三臺儒士謁金門 武士朝金闕 摻工不下 麥秀兩岐金雀兒  滻水吟  玉搔頭  鸚鵡杯
  路逢花  初漏滿  相見歡  蘇幕遮
  遊春苑  黃鍾樂  訴衷情  折紅蓮
  征步郎  洞仙歌  太平樂  長慶樂
  喜囘鑾  漁父引  喜秋天  大郎神
  胡渭州  夢江南  濮陽女  静戎煙
  三臺   上韻   中韻   下韻
  普恩光  戀情歡  楊下采桑 大酺樂
  合羅縫  蘇合香  山鷓鴣  七星管
  醉公子  朝天   木笪   看月宫
  宫人怨  歎疆場  拂霓裳  駐征遊
  泛濤溪  胡相問  廣陵散  帝歸京喜還京  遊春夢  柘枝引  畱諸錯如意娘  黃羊兒  蘭陵王  小秦王花黃發  大明樂  望遠行  思友人唐四姐  放鶻樂  鎭西樂  金殿樂南歌子  八拍子  魚歌子  七夕子十拍子  措大子  風流子  吳吟子生查子  胡醉子  山花子  水仙子綠鈿子  金錢子  竹枝子  天仙子赤棗子  千秋子  心事子  胡蝶子沙磧子  酒泉子  迷神子  得蓬子剉碓子  麻婆子  紅娘子  甘州子歴刺子  鎭西子  北庭子  采蓮子破陣子  劒器子  獅子   女冠子仙鶴子  穆䕶子  贊普子  蕃將子囘戈子  帶竿子  摸魚子  南鄉子大吕子  南浦子  撥棹子  河滿子曹大子  引角子  隊踏子  水沽子化生子  金娥子  捨麥子  多利子毗砂子  上元子  西溪子  劒閣子𥞇琴子  莫壁子  胡攅子  喞喞子翫花子  西國朝天 大曲名  踏金蓮緑腰   涼州   薄媚   賀聖樂伊州   甘州   泛龍舟  采桑
  千秋樂  霓裳   玉樹後庭花 伴侣雨霖鈴  柘枝   胡僧破  平翻
  相駞逼  呂太后  突厥三臺 大寶
  一斗鹽  羊頭神  大姊   舞大姊急月記  斷弓絃  碧霄吟  穿心蠻羅步底  囘波樂  千春樂  龜兹樂醉渾脫  映山雞  昊破   四會子安公子  舞春風  迎春風  看江波寒鴈子  又中春  翫中秋  迎仙客同心結
  大面出北齊蘭陵王長恭性膽勇而貌婦人自嫌不足以威敵乃刻木為假面臨陣著之因為此戲亦入歌曲踏謡娘北齊有人姓蘇䶌鼻實不仕而自號為郎中嗜飲酗酒毎醉輒毆其妻妻銜悲訴於鄰里時人弄之丈夫著婦人衣徐步入塲行歌毎一疊旁人齊聲和之云踏謡和來踏謡娘苦和來以其且步且歌故謂之踏謠以其稱寃故言苦及其夫至則作毆鬬之狀以為笑樂今則婦人為之遂不呼郎中但云阿叔子調弄又加典庫全失舊㫖或呼為談容娘又非
  烏夜啼宋彭城王義康衡陽王義季帝囚之潯陽後宥之使未達衡王家人扣二王所囚院曰昨夜烏夜啼官當有赦少頃使至故有此曲亦入琴操
  安公子隋大業末煬帝幸揚州樂人王令言以年老不去其子從焉其子在家彈琵琶令言驚問此曲何名其子曰内裏新翻曲子名安公子令言流涕悲愴謂其子曰爾不須扈從大駕必不囘子問其故令言曰此曲宫聲往而不返宫為君吾是以知之
  春鶯囀髙宗曉聲律晨坐聞鶯聲命樂工白明達寫之遂有此曲
  記曰夫以廉潔之美而道之者寡驕淫之醜而陷之者衆何哉志意劣而嗜慾强也借如涉畏途不必皆死而人知懼溺聲色則必傷夭而莫之思不其惑歟且人之生身所稟五常耳至有悅其妻而圖其夫前古多矣是違仁也納異寵而薄糟糠凡今衆矣是忘義也重袵席之娱輕宗祀之敬是廢禮也貪耳目之玩忽禍敗之端是無智也心有所愛則靦冐茍得不顧宿諾是棄信也敦諭履仁蹈義修禮任智而信以成之嗚呼國君保之則比德堯舜士庶由之則齊名周孔矣當為永代表式寧止一時稱舉儻謂修小善而無益犯小惡而無傷殉嗜慾近情忘性命大節施之於國則國風敗行之於家則家法壞敗與壞不其痛哉是以楚莊悔懼斥遣夏氏宋武納諫遽絶慕容終成霸業號為良主豈比髙緯以馮小憐滅身叔寶以張貴妃亡國漢成以昭儀絶冡嗣燕熈以符氏覆邦家乎非無元龜自有人鑑遂形簡牘敢吿後賢











  靑樓集黄雪蓑
  梁園秀
  姓劉氏行第四歌舞談謔為當代稱首喜親文墨作字楷媚間吟小詩亦佳所製樂府如小梁州靑歌兒紅衫兒抧塼兒寨兒令等世所共唱之又善隱語其夫從小喬樂藝亦超絶云
  張怡雲
  能詩詞善談笑藝絶流輩名重京師趙松雪商正叔高房山皆為寫怡雲圖以贈諸名公題詩殆遍姚牧菴閻靜軒每於其家小酌一日過鍾樓街遇史中丞中丞下道笑而問曰二先生所往可容侍行否姚云中丞上馬史於是屏騶從速其歸擕酒饌因與造海子上之居姚與閻呼曰怡雲今日有佳客此乃中丞史公子也我輩當為爾作主人張便取酒先壽史且歌雲間貴公子玉骨秀横秋水調歌一闋史甚喜有頃酒饌至史取銀二定酧歌席終左右欲徹酒器皆金玉者史云休將去留待二先生來此受用其賞音有如此者又嘗佐貴人樽俎姚閻二公在焉姚偶言暮秋時三字閻曰怡雲續而歌之張應聲作小婦孩兒且歌且續曰暮秋時菊殘猶有傲霜枝西風了却黄花事貴人曰且止遂不成章張之才亦敏矣
  曹娥秀
  京師名妓也賦性聰慧色藝俱絶一日鮮于伯機開宴座客皆名士鮮于因事入内命曹行酒適遍公出自内客曰伯機未飲曹亦曰伯機未飲客笑曰汝以伯機相呼可為親愛之至鮮于佯怒曰小鬼頭敢如此無禮曹曰我呼伯機便不可却只許爾呌王羲之也一座大笑
  解語花
  姓劉氏尤長於慢詞廉野雲招盧疎齋趙松雪飲於京城外之萬柳堂劉左手持荷花右手舉杯歌驟雨打新荷曲諸公喜甚趙即席賦詩云萬柳堂前數畆池平鋪雲錦葢漣漪主人自有滄洲趣遊女仍歌白雪詞手把荷花來勸酒步隨芳草去尋詩誰知咫尺京城外便有無窮萬里思
  珠廉秀
  姓朱氏行第四雜劇為當今獨步駕頭花旦軟末泥等悉造其妙胡紫山宣慰嘗以沉醉東風曲贈云錦織江邊翠竹絨穿海上明珠月淡時風淸處都隔斷落紅塵土一片閒情任春舒挂盡朝雲暮雨馮海粟待制亦贈以鷓鴣天云憑倚東風遠映樓流鶯窺靣燕低頭蝦鬚瘦影纖纖織龜背香紋細細浮 紅霧歛彩雲收海霞為帶月為鈎夜來捲盡西山雨不著人間半㸃愁葢朱背微僂馮故以簾鈎寓意至今後輩以朱娘娘稱之者
  趙眞眞楊玉娥
  善唱諸宫調楊立齋見其謳張五牛商正叔所編雙漸小卿恕因作鷓鴣天哨遍耍孩兒煞以詠之後曲多不錄今錄前曲云煙柳風花錦作園霜芽露葉玉裝船誰知皓齒纎腰會只在輕衫短㡌邊 啼玉靨咽冰絃五牛身去更無傳詞人老筆佳人口再喚春風在眼前
  劉燕歌
  善歌舞齊參議還山東劉賦太常引以餞云故人别我出陽關無計鎖雕鞍今古别離難兀誰畫蛾睂遠山一尊别酒一聲杜宇寂寞又春殘明月小樓閒第一夜相思泪彈至今膾炙人口
  順時秀
  姓郭氏字順卿行第二人稱之曰郭二姐姿態閑雅雜劇為閨怨最高駕頭諸旦本亦得體劉時中待制嘗以金簧玉管鳳吟鸞鳴擬其聲韻平生與王元鼎密偶疾思得馬板腸王即殺所騎駿馬以㗖之阿魯温參政在中書欲屬意於郭一日戲曰我何如王元鼎郭曰參政宰臣也元鼎文士也經綸朝政致君澤民則元鼎不及參政嘲風弄月惜玉憐香則參政不敢望元鼎阿魯温一笑而罷
  小娥秀
  姓邳氏世傳邳三姐是也善小唱能曼詞張子友平章甚加愛賞中朝名士贈以詩文盈軸焉
  杜妙隆
  金陵佳麗人也盧疎齋欲見之行李匆匆不果所願因題踏沙行於壁云雪暗山明溪深花早行人馬上詩成了歸來聞說妙隆歌金陵郤比蓬萊渺寶鏡慵窺玉容空好梁塵不動歌聲悄無人知我此時情春風一枕松牕曉
  喜春景
  姓段氏姿色不逾中人而藝絶一時張子友平章以側室置之
  聶檀香
  姿色嫵媚歌韻淸圓東平嚴侯甚愛之
  南春宴
  姿容偉麗長於駕頭雜劇亦京師之表表者
  李心心楊柰兒袁當兒于盻盻于心心吳女燕雪梅
  此數人者皆國初京師之小唱也又有牛四姐乃元壽之妻俱擅一時之妙壽之尤為京師唱社中之巨擘也
  宋六嫂
  小字同壽元遺山有賦觱栗工張觜兒詞即其父也宋與其夫合樂妙入神品葢宋善謳其夫能傳其父之藝滕玉霄待制嘗賦念奴嬌以贈云柳顰花困把人間恩愛尊前傾盡何處飛來雙比翼直是同聲相應寒玉嘶風香雲捲雪一串驪珠引元郎去後有誰著意題品誰料渴羽淸商繁絃急管猶自餘風韻莫是紫鸞天上曲兩兩玉童相竝白髪梨園靑衫老傅試與畱連聽可人何處滿庭霜月淸冷
  周人愛
  京師旦色姿藝竝佳其兒婦玉葉兒元文苑嘗贈以南呂一枝花曲又有瑶池景呂總管之妻也賈島春蕭子才之妻也皆一時之拔萃者王玉帶馮六六王榭燕王庭燕周獸頭皆色藝兩絶又有劉信香因李侯寵之名尤著焉
  秦玉蓮秦小蓮
  善唱諸宫調藝絶一時後無繼之者
  司燕奴
  精雜劇聲名與宋郭相頡頏後有班眞眞程巧兒李趙奴亦擅一時之妙
  天然秀
  姓髙氏行第二人以小二姐呼之母劉嘗侍史開府髙丰神靚雅殊有林下風致才藝尤度越流輩閨怨雜劇為當時第一手花旦駕頭亦臻其妙始嫁行院王元俏王死再嫁焦太素治中焦後沒復落樂部人咸以國香深惜然尚髙潔凝重尤為白仁甫李漑之所愛賞云
  國玉第
  敎坊副使童關髙之妻也長於綠林雜劇尤善談謔得名京師
  張玉梅
  劉子安之母也劉之妻曰蠻婆兒皆擅美當時其女關關謂之小婆兒七八歲已得名湘湖間
  王金帶
  姓張氏行第六色藝無雙鄧州王同知娶之生子矣有譛之於伯顔太師欲取入敎坊承應王因一尼為地求問於太師之夫人乃免
  魏道道
  勾欄内獨舞鷓鴣四篇打散自國初以來無能繼者妝旦色有不及焉
  玉蓮兒
  端麗巧慧歌舞談諧悉造其妙尤善文揪握槊之戲嘗得侍於英廟由是名冠京師
  樊事眞
  京師名妓也周仲宏參議嬖之周歸江南樊飲餞于齊化門外周曰别後善自保持毋貽他人之誚樊以酒酧地而誓曰妾若負君當刳一目以謝君子亡何有權豪子來其母既迫於勢又利其財樊則始毅然終不獲已後周來京師樊相語曰别後非不欲保持卒為豪勢所逼昔日之誓豈徒設哉乃抽金箆刺左目血流遍地周為之駭然因歡好如初好事者編為雜劇曰樊事眞金箆刺目行於世
  賽簾秀
  朱簾秀之髙弟欠耍俏之妻也中年雙目皆無所覩然其出門入户步線行鍼不差毫髪有目莫之及焉聲遏行雲乃古今絶唱
  天錫秀
  姓王氏侯總管之妻也善綠林雜劇足甚小而步武甚壯女天生秀稍不逮焉後有工於是者賜恩深謂之邦老趙家又有張心哥亦馳名淮浙
  金獸頭
  湖廣名妓也貫只歌平章納之貫沒流落湘湖間酸齋嘗有老鶴啄之誚
  周喜歌
  字悅卿貌不甚揚而體態温柔趙松雪書悅卿二字鮮于困學衞山齋都廉使公及諸名公皆贈以詞至今其家寶藏之
  王巧兒
  歌舞顔色稱於京師陳雲嶠與之狎王欲嫁之其母密遣其流輩開喻曰陳公之妻乃鐵太師女妬悍不可言爾若歸其家必遭凌辱矣王曰巧兒一賤倡𫎇陳公厚眷得侍巾櫛雖死無憾母知其志不可奪潛挈家僻所陳不知也旬日後王密遣人謂陳曰母氏設計置我某所有富商約某日來君當圖之不然恐無及矣至期商果至王辭以疾悲啼宛轉飲至夜分商欲就寢王搯其肌膚皆損遂不及亂既五鼔陳宿搆呼喇該排闥縛商欲赴刑部處置商大懼告陳公曰某初不知幸寢其事願獻錢二百緡以助財禮之費陳笑曰不須也遂厚遺其母携王歸江南陳卒王與正室鐵皆能守其家業人多所稱述云
  王奔兒
  長於雜劇然身背微僂金玉府總管張公置於側室劉文卿嘗有買得不直之誚張没流落江湖為敎師以終
  時小童
  善調話即世所謂小說者如丸走坂如水建瓴女童亦有舌辨嫁末泥度豐年不能盡母之伎云
  于四姐
  字慧卿尤長琵琶合唱為一時之冠名公士夫皆以詩贈之後有朱春兒亦得名於淮浙
  平陽奴
  姓徐氏一目𦕈四體文繡精於綠林雜劇又有郭大香陳德宣之妻也亦微眇一目韓獸頭曹皇宣之妻也亦善雜劇皆馳名金陵者也
  趙偏惜
  樊孛闌奚之妻也旦末雙全江淮間多師事之樊院本亦罕與比
  連枝秀
  姓孫氏京師角妓也逸人風高老㸃化之遂為女道士浪遊湖海間嘗至松江引一髽髻曰閩童亦能歌舞有招飲者酒酣則自起舞唱靑天歌女童亦舞而和之眞仙音也欲於東門外化緣造菴陸宅之為造疏語多寓譏謔其中有不比尋常鉤子曾經老大鉗槌百煉不囘萬夫難敵之句孫於是飄然入吳遇醫人李恕齋乃欲下舊好遂從俗嫁之後不知所終
  王玉梅
  善唱慢調雜劇亦精緻身材短小而聲韻淸圓故鍾繼先有聲似磬圓身如磬槌之誚云
  李芝秀
  賦性聰慧記雜劇三百餘段當時旦色號為廣記者皆不及也金玉府張總管置於側室張沒後復為娼
  朱錦繡
  侯耍俏之妻也雜劇旦末雙全而歌聲墜梁塵雖姿不逾中人高藝實超流輩侯又善院本時稱負絶藝者前輩有趙偏惜樊孛闌奚後則侯朱也
  樊香歌
  金陵名姝也妙歌舞善談謔亦頗涉獵書史臺端雖廌角峩峩悉皆愛賞士夫造其廬盡日笑談惜壽不永二十三歲而卒𦵏南關外好事者春遊必擕酒奠其墓至今率以為常
  小玉梅
  姓劉氏獨步江浙其女匾匾姿格嬌冶資性聰明雜劇能迭生按之號小技後嫁末泥安太平常鬱鬱而卒有女寶寶亦喚小技梅藝則不逮其母云
  楊買奴
  楊駒兒之女也美姿容善謳唱公卿士夫翕然加愛性嗜酒後嫁樂人查查鬼張四為妻憔悴而死貫酸齋嘗以髻挽靑螺裙拖白帶之句譏之葢以其有白帶疾也
  張玉蓮
  人多呼為張四媽舊曲其音不傳者皆能尋腔依詞唱之絲竹咸精蒱博盡解笑談亹亹文雅彬彬南北今詞即席成賦審音知律時無比焉往來其門率富貴公子積家豐厚喜延欵士夫復揮金如土無少靳惜愛林經歴嘗以側室置之後再占樂籍班彦功與之甚狎班司儒秩滿北上張作小詞折桂令贈之末句云朝夕思君泪㸃成班亦自可喜又有一聯云側耳聽門前過馬和泪看簾外飛花尤為膾炙人口有女倩嬌粉兒數人皆藝殊絶後以從良散去余近年見之崑山年餘六十矣兩鬢如黧容色尚潤風流談謔不減少年時也
  趙眞眞
  馮蠻子之妻也善雜劇有遶梁之聲其女西夏秀嫁江閏甫亦得名淮浙間江親文墨通史鑑敎坊流輩咸不逮焉
  李嬌兒
  王德名妻也姿容姝麗意度閑雅時人號為小天然花旦雜劇特妙江浙駙馬丞相常眷之李生辰相君致賀禮遇公燕則遺以馬腰截至今歌館以為盛事
  張奔兒
  李牛子之妻也姿容丰格妙於一時善花旦雜劇時人目奔兒為温柔旦李嬌兒為風流旦
  龍樓景丹墀秀
  皆金門高之女也俱有姿色專工南戲龍則梁塵暗簌丹則驪珠宛轉後有芙蓉秀者婺州人戲曲小令不在二美之下且能雜劇尤為出類拔萃云
  賽天香
  李魚頭之妻也善歌舞美風度性嗜潔玉骨冰肌纎塵不染無錫倪元縝有潔病亦甚愛之則其人可知矣
  翠荷秀
  姓李氏雜劇為當時所推自維揚來雲間石萬户置之别館石沒李誓不他適終日却掃焚香誦經石之子雲壑萬户孫伯玉萬户歲時往拜之余見其年已七旬鬢髮如雪兩手指甲皆長尺餘焉
  趙梅哥
  張有才之妻也美姿色善歌舞名雖高而壽不永張繼娶和當當雖貌不揚而藝甚絶在京師曾接司燕奴排塲由是江湖馳名老而歌調高如貫珠其女鸞章能傳母之技云
  陳婆惜
  善彈唱聲遏行雲然貌微陋而談笑風生應對如響省憲大官皆愛重之在絃索中能彈唱韃靼曲者南北十人而已女觀音奴亦得其彷彿不能造其妙也
  汪憐憐
  湖州角妓美姿容善雜劇湼古伯經歴甚屬意焉汪曰若不棄寒微當以側室處我湼遂備禮納之克盡婦道人無間言數年湼沒汪髠髮為尼公卿士夫多訪之汪汩其形以絶衆之狂念而終身焉
  米里哈
  囘囘旦色歌喉淸宛妙入神品貌雖不揚而專工花旦雜劇余曾識之名不虚得也
  顧山山
  行第四人以顧四姐呼之本良家子因父而俱失身資性明慧技藝絶倫始嫁樂人李小大李沒華亭縣長哈喇布哈置於側室凡十二年後復居樂籍至今老於松江而花旦雜劇猶少年時體態後輩且𫎇其指敎人多稱賞之
  李芝儀
  維揚名妓也工小唱尤善慢詞王繼學中丞甚愛之贈以詩序余記其一聯云善和坊裏驊驑搆出繡鞍來錢塘江邊燕子銜將春色去又有塞鴻秋四闋至今歌館尤傳之喬夢符亦贈以詩詞甚富女童童善雜劇間來松江後歸維揚次女多嬌尤聰慧今畱京口
  李眞童
  張奔兒之女也十餘歲即名動江浙色藝無比舉止温雅語不傷氣綽有閨閤風致達天山檢校浙省一見遂屬意焉周旋三歲一作載達秩滿赴都且約以明年相會李遂為女道士杜門謝客日以焚誦為事至期達授諸暨州同知而來備禮取之後達沒復為道士節行愈勵云
  眞鳳歌
  山東名妓也善小唱彭庭堅為沂州同知確守不亂眞恃以機辨圓轉欲求好於彭一日大雪彭會客深夜方散眞托以天寒不囘直造彭室竟不辭後意甚密
  大都秀
  姓張氏其友張七樂名黃子醋善雜劇其外脚供過亦妙
  喜温柔
  曾九之妻也姿色端麗而舉止温柔淮浙馳名老而不衰江西亦有喜温柔姓孫氏其藝則不逮焉
  金鶯兒
  山東名姝也美姿色善談笑搊箏合唱鮮有其比賈伯堅任山東僉憲一見屬意焉與之甚昵後除西臺御史不能忘情作醉高歌紅繡鞋曲以寄之曰樂心兒比目連枝肯意兒新婚燕爾畫船開抛閃的人獨自遥望關西店兒黄河水流不盡心事中條山隔不斷相思常記得夜深沉人靜悄自來時來時節三兩句話去時節一篇詩記在人心窩兒裏直到死由是臺端知之被劾而去至今山東以為美談
  一分兒
  姓王氏京師角妓也歌舞絶倫聰慧無比一日丁指揮會才人劉士昌程繼善等於江鄉園小飲王氏佐樽時有小姬歌菊花㑹南呂曲云紅葉落火龍褪甲靑松枯怪蟒張牙丁曰此沈醉東風首句也王氏可足成之王應聲曰紅葉落火龍褪甲靑松枯怪蟒張牙可詠題堪描畫喜觥籌席上交雜荅刺蘇頻斟入禮厮麻不醉呵休扶上馬一座歎賞由是聲價愈重焉
  般般醜
  姓馬字素卿善詞翰達音律馳名江湘間時有劉廷信者南臺御史劉廷翰之族弟俗呼曰黑劉五落魄不羈工於笑談天性聰慧至於詞章信口成句而街市俚近之談變用新竒能道人所不能道者與馬氏各相聞而未識一日相遇於道偕行者曰二人請相見曰此劉五舍也此即馬般般醜也見畢劉熟視之曰名不虛得馬氏含笑而去自是往來甚密所賦樂章極多至今為人傳誦
  劉婆惜
  樂人李四之妻也江右與楊春秀同時頗通文墨滑稽歌舞逈出其流時貴多重之先與撫州常推官之子三舍者交好苦其夫間阻一日偕宵遁事覺決杖劉負愧將之廣海居焉道經贛州時有全普菴撥里字子仁由禮部尚書値天下多故選用除贛州監郡平昔守官淸廉文章政事敭歴臺省但未免躭於花酒每日公餘即與士夫酣歌賦詩㡌上常喜簪花否則或果或葉亦簪一枝一日劉之廣海過贛謁全公全曰刑餘之婦無足與也劉謂閽者曰妾欲之廣海誓不復還久聞尚書淸譽獲一見而逝死無憾也全哀其志而與進焉時賓朋滿座全㡌上簪靑梅一枝行酒全口占淸江引曲云靑靑子兒枝上結令賓朋續之衆未有對者劉歛衽進前曰能容妾一辭乎全曰可劉應聲曰靑靑子兒枝上結引惹人攀折其中全子仁就裏滋味别只為你酸畱意兒難棄舍全大稱賞由是顧寵無間納為側室後兵興全死節劉克守婦道善終於家
  小春宴
  姓張氏自武昌來浙西天性聰慧記性最高勾闌中作塲常寫其名目貼於四周遭梁上任看官選揀需索近世廣記者少有其比
  孫秀秀
  都下小旦色也名公巨卿多愛重之京師諺曰人間孫秀秀天上鬼婆婆
  事事宜
  姓劉氏姿色歌舞悉妙其夫玳𤦛臉其叔象牛頭皆副淨色浙西馳名
  簾前秀
  末泥任國恩之妻也雜劇甚妙武昌湖南等處多敬愛之
  燕山景
  田眼睛光妻也夫婦樂藝皆妙
  燕山秀
  姓李氏其夫馬二名黒駒頭朱簾秀之髙第旦末雙全雜劇無比
  荆堅堅
  善唱工於花旦雜劇人呼為小順時秀
  孔千金
  善撥阮能曼詞獨步於時其兒婦王心竒善花旦雜劇尤妙
  李定奴
  歌喉宛轉善雜劇勾闌中曾唱八聲甘州喝采八聲其夫㡌兒王雜劇亦妙凡妓以墨㸃破其面者為花旦羅春伯聞見錄載陳子翁題蔡奴像曰觀全盛時風塵中人物尚如此嗚呼盛哉余於靑樓集不能無感云爾至正丙午夏五月郡人夏邦彦書於風月樓中







  麗情集張君房
  浣沙桂子
  霍小玉侍兒之名
  遺䇿郎
  鄭生過李妓宅見娃徘徊不能去詐遺策駐馬後訪自呼曰前遺策郎也
  卷中人
  唐裴敬中為察官奉使蒲中與崔徽相從敬中囘徽以不得從為恨久之成疾自寫其眞以寄裴曰崔徽一旦不如卷中人矣
  寄淚
  灼灼錦城官中奴御史裴質與之善裴召還灼灼每遣人以軟紅絹聚紅淚為寄
  環者還也
  崔郎寄張生信有玉指環云環者還也
  燕子樓集
  盼盼徐之名娼張建封納之于燕子樓張卒盼盼思之問者輒合以詩僅三百篇名燕子樓集
  秋雲羅帕
  賈知微曾城夫人杜蘭香既别贈賈秋雲羅帕褁丹五十粒云此羅是玉女繅玉蠶繭以織成
  沈翹翹
  文宗時宮人有白玉方響以犀為椎以紫檀為架後出宫歸秦氏秦出翹製曲以寄之名曰憶秦郎
  非煙
  咸通中武公妓也善擊甌其隣趙象窺見因門媪以玉葉牋題詩寄之非煙以連蟬錦香囊并碧花牋贈象以通其意
  薛瓊瓊
  開元中第一箏手中官楊羔潛還崔懷寶飲羔薫香酒曰此以春草所造羔令崔作詞方得見瓊瓊崔曰平生無所願願作樂中箏近得佳人纎手子砑羅裙上放嬌聲
  柳枝娘
  洛中里孃也聞誦義山燕臺詩乃折柳結帶贈義山乞詩
  香兒
  元載乗薛瓊英幼以香雜飲食啖之長而肌香









  説郛卷七十八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