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十四上 説郛 卷九十四下 卷九十五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說郛卷九十四下     元 陶宗儀 撰安雅堂觥律曹繼善
  觥贊一 觥例五 觥綱五 觥律百八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
  以葉子行觴歡塲雅事也陶九成說郛載瀼東漫士所造一卷俱醉鄕宗工詞益典美勝唐人小令遠矣因重訂授梓屠田叔題













  觴政述趙與時
  容齋隨筆云白樂天詩鞍馬呼教住骰盤喝遣輸長驅波卷白連擲采成盧注云骰盤卷白波莫走鞍馬皆當時酒令余按皇甫崧所著醉鄕日月三卷載骰子令云聚十隻骰子擲自手出而人依采飲焉堂印本采人勸合席碧油勸擲外三人骰子聚於一處謂之酒星依采聚散骰子令中改易不過三章次改鞍馬令不過一章又有旗旛令閃擪令抛打令今人不復曉其法矣唯優伶家猶用手打令以戲云以上皆洪說余謂酒令葢始於投壺之禮雖其制皆不同而勝者飲不勝則罰後漢賈逵亦嘗作酒令唐世最盛樂天詩如籌挿紅螺碗觥飛白玉巵打嫌調笑易飲訝卷波遲碧籌攅采碗紅袖拂骰盤之句不一不特如洪所云本朝歐陽文忠公作九射格獨不别勝負飲酒者皆出於適然其說云九射為一大侯而寓以八侯熊中虎上鹿下雕雉猿居右鴈兔魚居左而物各有籌射其物則視籌所在而飲之射者所以為羣居之樂也而古之君子以爭九射之格以為酒禍起為爭爭而為歡不若不爭而樂也故無勝負無賞罰中者不為功則無好勝之矜不中者無所罰則無不能之誚探籌而飲飲非觥也無所恥故射而自中者有不得免飲而屢及者亦不得辭所以息爭也終日為樂而不恥不爭君子之樂也探籌之法一物必為三籌葢射賓之數多少不常故多為之籌以備也凡今賓主之數九人則人探其一而置其餘籌可也益以籌而人探其一或二皆可也惟主人臨時之約然皆置其熊籌中則在席皆飲若一物而中再則視執籌者飲量之多少而飲器之大小亦惟主人之命若兩籌而一物者亦然几射者一周既飲釂則飲籌而復探之籌新而屢變矢中而無情或適當之或幸而免此所以歡然為樂而不厭也周文忠謂醉翁亭記云射者中奕者勝觥籌交錯恐或謂此陳述古亦嘗作酒令每用紙帖子其一書司舉其二書秘閣其三書隱君子其餘書士令在座黙探之得司舉則司貢舉得秘閣則助司舉搜尋隱君子進於朝搜不得則司舉并秘閣自受罰酒後增置新格聘使館主各一員若捜出隱君子則二人伴飲二人直候隱君子出即時自陳不待尋問隱君子未出之前即不得先言違此二條各倍罰酒注云聘使葢賞其能聘賢之義館主兼取其館伴之義唐有昭文館學士時人號為館主人又云秘閣雖同搜訪隱君子或司舉不用其言亦不得爭權或偶失之即不得以司舉不用已言而辭同罰也然則倍罰司舉秘閣既探得即各明言之不待人發問如違先罰一觴司舉秘閣止得三搜客滿二十人則五搜餘人探得帖子並黙然若妄宣傳罰巨觴别行令昔人集載潘家山同章衡飲次行令探得隱君子為章衡搜出賦詩云吾聞隱君子大隱㕓市間道義充諸中測度非在顔堯帝神且知知人亦孔艱勉哉二秘閣賢行如高山近歲李寶之作漢法酒云漢法酒立官十曰丞相曰御史大夫曰列卿曰京兆尹曰丞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九十四下>相司直曰司𨽻校尉曰侍中曰中書令曰酒泉太守曰恊律都尉拜司𨽻校尉者持節鉞舉劾劾及中書令酒泉太守者則太守以佞幸湎涶即得罪劾及侍中則司𨽻去節劾及京兆尹則上愛其才事畱中不下皆别舉劾劾丞相司直則劾之劾列卿則列卿自訟廷辨之罪其不直者劾丞相御史大夫者亦聽須先謁而後劾丞相御史亦得罪丞相得罪則中書令酒泉太守皆望風自劾御史得罪則惟酒泉太守自劾司𨽻以不畏彊禦後若有罪以贖論若汎劾而及丞相御史者罪司𨽻劾及中書令者事雖畱中酒泉太守亦自劾劾及中書令者侍中自劾諸劾自劾得罪者皆降平原督郵恊律都尉歌以餞之劾及恊律者下之蠶室弦歌詩為新聲而求幸又書其後云右酒令也官用漢制為之集者止九人則缺京兆尹八人則缺侍中七人則缺御史大夫行丞相事六人則缺司直當飲者皆即飲之或未舉飲者亦可計集者之數以為除官之數每官飲者予一筭除官既周視其筭以為飲齊三筭者即飲之二筭者與其筭等者决之一筭則畱以須後律令載所不及者比附㴀事云館閣有小酒令一卷慶歴中錦江趙景撰飲戲助勸三卷元豐中安陽竇黽撰酒令在焉酒籖詩一卷皇朝知黔南縣黃鑄撰以詩百首為籖使探得者隨文勸酒鑄字海器柳州人釣鰲圖一卷不知作者刻木為鰲魚之屬作水中釣之以行勸罰凡四十類各有一詩又有采珠局亦此類序稱撰人為王公不知其名凡三十餘數亦各有一詩又有投卧瓮人格皇朝李庭中撰以畢卓稽康劉伶阮籍儀狄顔囘屈原陶潜孔融陶侃張翰李白白樂天為目葢與陳李之格大同小異特各更其名耳投壺經唐上官儀嘗奉敕删定史道𤣥續注葢集周顒郝同梁簡文數家之書為之司馬文正公更以新格舊書為之盡廢晁子止侍郎公武郡齋讀書志又有木射圖一卷云唐陸秉撰為十五筍以代侯擊毬以觸之笋飾以朱墨字以貴賤之朱者仁義禮智信温良恭儉讓墨者慢傲佞貪濫仁者勝濫者負而行賞罰焉亦此具也梁王魏帝金谷蘭亭又皆於遊燕之際以賦詩作賦不成者罰酒高似孫緯畧已詳此不重出蘇孟淑曰聞古人几筵既設佐史是臨故衆偶敵觴則終宵競謔而一人司政滿座無譁若夫藏䦰射覆拆字聯篇亦足以禁沈湎之思發才情之致矣昔之觴政可無述云









  醉鄕日月皇甫崧
  飲論第一      謀飲第二
  為賓第三      為主第四
  明府第五      律録事第六
  觥律事第七     選徒第八
  改令第九      令誤第十
  骰子令第十一    詳樂第十二
  旗幡令第十三    下次據令第十四
  閃⿱令第十五    上酒令第十六
  並著詞令第十七   按門人第十八
  手勢第十九     拒潑第二十
  逃席第二十一    使酒第二十二
  勤學第二十三    樂規第二十四
  小酒令第二十五   雜法第二十六
  進户第二十七    釀酒第二十八
  風俗第二十九    自序第三十
  飲論
  醉花宜晝襲其光也醉雪宜夜樂其沍也醉得意宜𧰟唱宣其和也醉將離宜鳴鼉一作擊鉢壯其神也醉文人宜謹節奏愼章程畏其侮也醉俊人宜益觥盂加旗幟助其烈也醉竹宜暑資其清也醉水宜秋泛其爽也此皆以審其宜收其景以與憂戰也嗚呼反此道者失飲之天也凡酒以色淸味重而飴為聖色如金而味醇且苦者為賢色黑酸醨者為愚人以家醪糯觴醉人者為君子以家醪黍觴醉人者為中人以巷醪灰觴醉人者為小人夫不懽之候有九主人恡一也賓輕主二也鋪陳雜而不叙三也樂生而妓嬌四也數易令五也騁牛飲六也迭詼諧七也互相熟一作手相屬八也讙骰子九也懽之徵有十三得其時一也賔主久間二也酒醇而主嚴三也非觥盂而不謳雖觥盂而纍不謳者四也不能令有恥五也方飲不重膳六也不動筵七也錄事貌毅而法峻八也明府不受請謁九也廢賣律十也廢替律十一也不恃酒十二也使勿懽勿𭧂十三也審此九候十三徵以為術者飲之王道也其懽樂者飲之霸道也
  謀飲
  為賓
  愚同柴也僻若子張當宣令乃充耳不聽及行令則瞋目重問此陪席座人耳
  為主
  主前定則不繁賓前定則不亂樂前定則必暢酒前定則必嚴時然後懽人乃不厭
  明府
  明府之職前輩極為重難二十人共飲立一人為明府所以規其斟酌之道每一明府官骰子一雙酒釣一雙此皆律錄事分配之承命者法不得拒凡主人之右主酒者申明府得以糾諸座之罪夫酒懦為曠官酒猛為苛政懦為冷也猛為熱也若明府貪務承命酌席人遂使請吿紛喧黷撓録事請吿謂席人請𢷎之類明府之辜𭧂於四席矣
  律錄事
  夫律錄事者須有飲材材有三謂善令知音大户也凡籠臺以白金為之其中實以籌一十枚旂一纛一旂所以指巡也纛所以指犯也賓主就坐錄事取一籌以旂與纛偕立於中餘置器右首執爵者吿請骰子命受之復吿之曰某忝骰子令乃條其說於錄事錄事吿於四席曰某官忝骰子令然累宣之錄事之令也必令其詞異於席人所謂巧宣也席人有犯即下籌犯者執爵請罪輒曰一爵法未當言犯者不徒退請併下三籌然吿其狀讞不當理則反其籌以飲焉席人刺録事亦如之
  觥律事
  凡烏合為徒以言笑動衆𭧂慢無節或纍纍起坐或附耳囁語律錄事以本户繩之奸不衰止者宜觥錄事糾之以剛毅木訥之士為之有犯者輒投其旂於前曰某犯觥令抛法先旂而后纛也犯者諾而收執之拱曰知罪明府餉其觥而斟焉犯者右引觥左執旂附于胸律録事顧伶曰命曲破送之飲訖無墜酒稽首以旂觥歸於觥主曰不敢滴瀝復觥于位後犯者投以纛累犯者旂纛俱舞觥籌盡有犯者不問
  選徒
  大凡寡於言而敏於令者酒徒也怯猛飲而惜終歡者酒徒也不動揺而貌愈毅者酒徒也聞其令而不重問者酒徒也不停觥而言不雜亂者酒徒也改令及時而不涉重者酒徒也持屈爵而不紛訴者酒徒也知内樂而惡外囂者酒徒也故吉飲之法選徒為根幹選酒為枝葉選令為敷萼則可以愼難者斷可知矣
  改令
  令誤
  骰子令
  大凡初筵皆先用骰子葢欲微酣然後迤邐入酒令
  詳樂
  旗旙令
  下次據令
  閃⿱令
  上酒令
  並著詞令
  按門人
  手勢
  大凡放令欲端其頸如一枝孤栢其神如萬里長江揚其膺如猛虎蹲踞運其眸如烈日飛動差其指如鸞欲翔舞柔其腕如龍欲蜿蜒旋其盞如羊角高風飛其袂如魚躍大浪然後可以畋漁風月繒繳笙竽
  拒潑
  孟子曰殺人以挺與刃有以異乎然則酗酒以拒與潑有異乎同歸酗酒也葢有聞飲必來見盃即拒或酒紏不容明府責飲則必固為翻灔推作周章始持盃而喏呼繼背燭而傾潑如此則俱為害樂併是蠧歡自當抑之别室延以淸風展薤葉而開襟極茗芽以從事
  逃席
  酒徒有逃席之病棄之如脫屣
  使酒
  大凡蔑章程而務牛飲者非歡源也醒木訥而醉喋喋者非歡源也飾已非而尚議讞者非歡源也得淺酒索深酌者非歡源也飲愈多而貌彌淡者非歡源也已謬而惡人言者非歡源也不諭令而疾敏者非歡源也好請醉罪而諱以籌者非歡源也此八者葢沈酗之濫觴紛喧之鴻漸也
  勤學
  樂規
  小酒令
  雜法
  進户
  進户法葛花小豆花各陰乾七兩為末精羊肉一斤如法作生以二花末一兩匀入於生中如先只飲得五盞以十盞好酒熱煖沃生生服之三五日進一服花盡則户倍矣
  釀酒
  風俗
  自序











  熈寧酒課趙珣
  四十萬貫以上
  東京   成都二十八務
  三十萬貫以上
  開封三十五務 秦十八務  杭十務
  二十萬貫以上
  京兆二十三務 延十二務  鳳翔二十五務 渭十三務七務
  十萬貫以上
  西京二十三務 北京二十七務 齊二十六務  鄆十一務七務   許十三務  滄二十三務  眞定八務六務   華十務   慶十三務  鎭戎六務太原十一務 亳十二務  鄜六務   宿十三務
  五務   泗七務   眞                   越十務
  六務   婺九務   秀十七務  江寧六務九務   江陵十五務 綿十四務  漢十九務十九務  果二務   梓十八務  閬四十三務
  五萬貫以上
  南京九務  靑十務   密五務   萊四務
  七務   淮陽四務  兗九務   濟六務
  四務   濮七務   襄八務   鄧八務
  五務   蔡二十二務  陳六務   潁七務
  八務   澶九務   冀十四務  瀛十務
  十罒務  棣十三務  德十六務  思十一務八務   相七務   邢十二務  洛十一務五務   趙七務   河中七務  陜十五務十一務  耀五務   邠五務   寧八務
  二十五務  保安二務  涇六務   隴十務
  六務   德順   通遠   晉十二務七務   綘八務   隰八務   汾四務
  九務   泰八務   壽十六務  廬三務
  十九務  無為十務  潤六務   明五務
  七務   台八務   衢四務   睦七務
  七務   信八務   潭八務   鄂八務
  五務   眉十六務  蜀八務   彭八務
  三務   遂四務   合九務   興元三十六務十二務
  五萬貫以上
  沂六務   濰三務   曹四務   光化一務十務   滑四務   永靜六務  懷十務
  十一務  衛五務   祁三務   保一務
  通利六務  解四務   SKchar六務   商八務
  四務   鳳五務   岷    乾七務
  二務   嵐四務   保德一務  岢嵐二務二務   海四務   通四務   蘄八務
  五務   光七務   黃八務   漣水一務高郵三務  太平六務  江六務   洪七務
  九  在城 五縣石頭 景德 興利 興國三務  安五務
  二務   岳四務   簡十五務  資十六務懷安十二務 劒三務
  三萬貫以下
  廣濟一務  隨二務   金一務   均三務
  三務   唐五務   莫四務   雄一務
  乾寧二務  灞四務   安肅一務  永寧二務廣信一務  順安一務  丹三務   北平一務一務   成三務   路十務   府一務
  七務   威勝軍八務 平定軍四務 澤五務
  一務   慈三務   遼三務   滁六務
  七務   處八務   歙六務   南康四務廣德二務  䖍十三務  池六務   撫一務
  一務   臨江三務  建昌三務  衡六務
  漢陽三務  陵井監二十務永康八務  荆門一務四務   普四十三務  榮六務   渠一務
  廣安三務  利六務   南劒十五務 三泉一務七務   興一務   洋五務
  一萬貫以下
  登三務   信陽二務  信安一務  保定一務三務   慶成三務  寧化軍一務 南安二務九務   袁四務   永三務   邵二務
  一務   歸              雅七務   瀘一務
  十四務  邵武四務  文一務
  五千貫以下
  原十一務  開寶監  火山軍一務 道一務
  一務   全一務   桂陽六務  戎三務
  富順監一務 龍三務   集二務   壁二務
  大寧監一務 渝四務   萬一務   忠一務
  無定額
  萊蕪監  利國監  河    康定軍沙苑監  太平監  司竹監  大通監
  麟    豐永平監 辰    沅
  淯州監  黎    茂    威
  劒門關
  無𣙜
  䕫    黔    達    開
  施    涪    雲安   梁山
  福    汀    泉    漳
  興化   廣南東西兩路州軍









  罰爵典故李薦
  周禮觥其不敬者觥罰爵也
  詩桑扈兕觥其觩注罰爵也觩然不用
  禮記檀弓杜蕢酌飲師曠李調及晉平公投壺偝立諭言有常爵又若是者浮注有常爵謂有常例罰爵也浮亦罰也一說謂罰爵之盈滿而浮泛也
  論語下而飲
  韓詩外傳齊桓置酒令曰後者罰飲一經程
  說苑魏文侯與大夫飲酒令曰不釂者浮以大白於是公乗不仁舉白浮君
  漢書叙傳皆飲滿舉白服䖍曰舉滿桮有餘白𤁋者舉罰之孟康曰舉白見驗飲酒盡不師古曰引取滿觴而飲飲訖舉觴吿曰盡不一說白者罰爵之名飲不盡者以此爵罰之
  徐邈云御叔罰於飲酒
  陳后主先令張貴妃等襞采箋製五言詩孔範等十客一時繼和遲則罰酒
  酉陽雜俎酒至鸚鵡盃徐君房飲不盡屬魏肇師肇師曰海蠡蛇蜒尾翅皆張非獨為玩好亦所以為罰韓安國作几賦不成罰三升
  蘭亭之會王子敬詩不成飲三觥
  景龍文館記詩序云人題四韻後者罰三盃
  郝隆不能詩受罰及金谷酒數
  王乂在江總席上曰雖深盃百罰吾亦不辭
  杜工部詩百罰深盃亦不辭







  新豐酒法林洪
  初用麵一斗糟醋三升水二擔煎漿及沸以麻油用椒葱白候熟浸米一石越三日蒸飯熟及以元漿煎强半及沸去又浸以川椒及油候熟注缸面入斗許飯及麵末十斤酵半升暨晩以元飯貯别缸却以元酵飯同下入水一擔麵二斤熟踏覆之既晩以木擺越三日止四五日可熟其初餘漿又加以水浸米每値酒熟則取酵相接續不必灰其麯只磨麥和皮用淸水搜作餅令堅如石初無它藥僕嘗從危巽齋子驂之新豐故知其詳危君此時嘗禁竊酵以所釀以今所釀且給新以潔所酵誘客舟以通所釀故日而利不虧是以知一酒政之微危亦究心矣昔入丹陽道中詩云乍入新豐市猶聞舊酒香抱琴沽一醉盡日臥斜陽正其地也沛中自有舊豐馬周獨酌之地乃長安效新豐也


  酒乗韋孟
  周公作酒誥一篇
  衛武公作賓筵詩一章
  汝陽王璡甘露經又酒譜一卷
  宋志酒録一卷又白酒方一卷四時酒要一卷秘修藏釀方一卷
  王績酒經又酒譜二卷
  劉炫酒孝經貞元飲畧三卷
  竇子野酒譜一卷又酒錄一卷
  朱翼中酒經三卷
  胡節還醉鄕小畧五卷白酒方一卷
  胡氏醉鄕小畧一卷
  皇甫崧醉鄕日月三卷條刺飲事三十篇
  臨安徐炬酒譜
  侯白酒律
  東坡釀酒經一章
  陽曾龜令譜芝蘭一卷
  同塵先生小酒令一卷
  焦革酒譜一卷
  高允酒訓一卷
  劉乙百悔經











  觥記注鄭獬
  黃帝時有瑪瑙甕中有寶露堯時猶存時淳則露滿時澆則露竭
  紂為瓊杯 南昌國獻敬宗玳瑁盆 周穆王時西域獻常滿杯 秦始皇赤玉甕 漢文帝時方士新坦衍獻玉杯 唐時高麗國獻紫霞杯 渤海㮦柃癭盂罽賓國獻水晶杯 波祗國文螺巵 唐武德二年西域獻玻瓈杯
  内庫一杯靑色紋如亂絲其薄如葉杯足有鏤金字曰自煖杯上命以酒置之温温然有氣相吹如沸
  魏后有瑪瑙榼容三升玉縫之人稱為西域鬼作撒馬罕兒國即漢時之罽賓國也進一杯名照世杯光明洞徹照之可知世事
  爵者容一升周曰爵
  觚者鄕飲酒之爵也受二升
  角者以角為之受四升
  觶者適也當適可也所以節飲金屈巵如菜椀而有手把子
  觥者受五升毛詩注七升罰不敬也兕觥以兕牛角為之
  斚者畫禾稼之象於上受六升商曰斚
  斗者取象於北斗受十升
  鹵者中尊也受五斗
  彛者上尊也受三斗
  罌者下尊也受六斗
  甒者紂臣昆吾作瓦器也受五斗
  罍者象雲雷施不窮也受一石金罍容一斛山罍夏尊也
  壺者圜器也受十斗乃一石也重一百二十斤或曰劉伯倫一飲一石五斗古時斗窄以今量較之古一石得三斗其五斗當一斗五升也
  琖者夏曰琖與盞同
  鍾者二缶謂之鍾
  杯桮否⿰⿰⿴六字通同
  匜者亦杯也
  罇本作尊周禮罇⿱𤮐墫樽通同
  大貝出日南可為酒杯見爾雅翼
  觴者巵之總名也謂之羽觴者如生爵之形有頸尾羽翼
  瓶缻缾⿰通用似鍾而頸長
  盌者小盂也椀㼝同
  缶者小瓦盆也秦人擊之以節歌杜子美詩莫笑田家老瓦盆自從盛酒長兒孫
  坎者小罍也見爾雅
  勺者挹酒之器容一升與杓同有龍勺蒲勺疏勺皆祼爵也
  劉表三爵一曰伯雅七升二曰仲雅六升三曰季雅五升
  嵇叔夜刻杯為鸞鳥之形名鸞觴
  烏孫國貢劉表號靑田壺貯水即如酒可供二十人天帝仙家有流花寶爵日中爭光
  車渠椀玉屬纎理縟文出西車渠國
  綠文測海蠡陳后主之酒器也
  大甕大杓晉諸阮之酒器也
  唐寧王有煖玉杯
  隋文帝時突厥獻玻瓈七寶杯唐𤣥宗以酌李白張易之有鴛鴦盞
  李太白詩酒飛鸚鵡重有鸚鵡鐺
  九曲杯以螺為之藪穴極灣曲可以藏酒
  李適之七品曰蓬萊盞海山螺舞仙螺匏子巵幔卷荷金蕉葉玉蟾兒皆因象為名
  金鑿落韓昌黎詩酡顔傾鑿落宋姜堯章詩剪燭屢呼金鑿落
  馮道家有水晶不落一隻白樂天詩銀花不落從君勸唐文宗賜牛僧孺龍杓
  西京有香螺巵
  昭宗有鸂𪄠巵
  唐時有蓮子杯又有注子名偏提
  五位瓶南唐以銅為之高三尺圍八九尺上下置如桶宋乾德間高昌國進琥珀盞
  蘇東坡有藥玉盞又有荷葉杯工製美妙
  黃庭堅有梨花盞
  玉東西金叵羅皆古飲器
  火鷄卵杯注酒自熱
  廣州人取大蝦頭為杯
  蟹杯以金銀為之飲不得其法則雙螯鉗其唇必盡乃脫其製甚巧
  椶杯織成花鳥可愛
  南海出龜同鶴頂杯酒船以金銀為之内藏風帆十副酒滿一分則一帆舉飲乾一分則一帆落眞鬼工也服匿如甖小口大腹方底受酒酪二斗匈奴之器SKchar破瓢為杯也婚禮婿揖婦入共牢而食合SKchar而酳汕碗折酒之大椀也
  玉缸唐詩花撲玉缸春酒香
  雙鳬杯一名金蓮杯即鞋也王深輔道有雙鳬杯詩則知昔日狂客亦以鞋杯為戲也
  白玉蓮花杯王永年與竇卞楊繪飲于私室出其妻趙氏間坐令妻以左右手酌酒獻卞繪謂之白玉蓮花杯文宗有神通盞了事盤
  自同光至開運中有五位缾九曲杯
  耀州陶匠創造一等平底深盌狀簡古號小海甌房州元自誠抵鵲盃
  陶榖家有魚英酒琖
  畢卓酒船


  麴本草田錫
  廣西蛇酒罈上有蛇數寸許言能去風其麴乃山中取草所造良毒不能無慮
  江西麻姑酒以泉得名今其泉亦少其麴乃羣藥所造浙江等處亦造此酒不入水者味勝麻姑以其米好也然皆用百藥麴均不足尚
  淮安菉豆酒麴有菉豆乃解毒良物固佳但服藥飲之藥無乃亦有灰不美
  南京瓶酒麴米無𨢑以其水有醶亦着少灰味太甜多飲畱中聚痰
  山東秋露白色純味冽
  蘇州小瓶酒麴有葱及川烏紅豆之類飲之頭痛口渴處州金盆露淸水入少薑汁造麴以浮飲法造酒醇美可尚香色味俱劣於東陽以其水不及也
  東陽酒其水最佳稱之重於他其酒自古擅名事林廣記所載釀法麴亦入藥今則絶無惟用麩麴蓼汁拌造假其辛辣之力蓼性解毒亦無甚碍俗人因其水好競造薄酒味雖少酸一種淸香遠達入門就聞雖鄰邑所造俱不然也好事者淸水和麩麴造麴米多水少造酒其味辛而不厲美而不甜色復金黃瑩徹天香風味竒絶飲醉並不頭痛口乾此皆水土之美故也
  暹羅酒以燒酒復燒二次入珍貴異香每罈一箇用檀香十數斤燒烟薫之如漆脂後入酒蠟封埋土中二三年絶去燒氣取出用之有帶至船上者能飲之人三四盃即醉價値比常數十倍有疾病者飲一二盃即愈且殺蠱予親見二人飲此酒打下活蟲長二寸許謂之鞋底魚蠱
  枸杞酒補虚損去勞熱長肌肉益顔色肥健人止肝虚目淚
  菊花酒淸頭風明耳目去痿痺開胃健脾煖陰起陽消百病
  葡萄酒補氣調中然性熱北人宜南人多不宜也桑椹酒補五臟明耳目
  狗肉酒大補然性大熱若陰虛人及無冷病人飲之成病
  豆淋酒以黑豆炒熟用熱酒淋之療男婦諸風産後一切惡疾酒不可與乳同飲令氣急白酒用牛肉食腹内生蟲










  酒爾雅何剡
  酴酒母也醿酒本也醱重醖酒也酎醖酒也醅未泲之酒也醪汁滓酒也醑厚酒也醨薄酒也醴一宿酒也醆酒微淸而濁也黃封官酒也醥淸酒也酏清而甜也醠濁酒也⿰苦酒也醍紅酒也醽綠酒也醝白酒也𤣥鬯醇酒也上尊糯米酒也中尊稷米酒也下尊粟米酒也𤣥酒明水也四酎四重釀也三友者樂天以詩酒琴為三友今人指三友為酒音同之訛也𤐣蠡乾酩也酒者酉也釀之米麯酉澤久而味美也
  亦言踧也能否皆强相踧持也又入口咽之皆踧其面也
  酒者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亦言造也吉凶所由造也
  飲食者所以合歡也
  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于淫仁也酒者天之美祿帝王所以頥養天下享祀祈福扶衰養疾百福之會
  夫酒之設合禮致情遍體歸性禮終而退此和之至主意未殫賓有餘豪可以致醉無致于亂













  酒小史宋伯仁
  春秋椒漿酒   西京金漿醪
  杭城秋露白   相州碎玉
  薊州薏苡仁酒  金華府金華酒
  高郵五加皮酒  長安新豐市酒
  汀州謝家紅   南唐臘酒
  處州金盤露   廣南香虵酒
  黃州茅柴酒   燕京内法酒
  漢時桐馬酒   關中桑落酒
  平陽襄陵酒   山西蒲州酒
  山西太原酒   郫縣郫筒酒
  淮安苦蒿酒   雲安麯米酒
  成都刺麻酒   建章麻姑酒
  榮陽上窟春   富平石凍春
  池州池陽酒   宜城九醖酒
  杭州梨花酒   博羅縣桂醑
  劍南燒春    江北擂酒
  唐時玉練槌   灞陵崔家酒
  汾州乾和酒   山西羊羔酒
  安成宜春酒   潞州珍珠紅
  魏徴醽醁翠濤  閩中霹靂春
  嶺南瓊琯酧   蒼梧寄生酒
  唐憲宗李花釀  宋昌王八桂酒
  晉阮籍步兵厨  曹湜介壽
  劉后瑶池    馮翊含春
  隋煬帝玉薤   孫思邈酴酥
  王公權荔枝緑  廖致平綠荔枝
  謝侍郎章丘酒  王莽進椒菊酒
  楊世昌密酒   肅王蘭香酒
  漢武蘭生酒   蔡攸棣花酒
  陸士衡松醪   淮南菉豆酒
  華氏蕩口酒   顧氏三白酒
  鳳州淸白酒   劉拾遺玉露春
  曹晟保平    宋劉后玉腴
  王師約瑶源   秦檜表勲
  宋開封瑶泉   梁簡文鳬花
  宋高后香泉   劉孝標雲液
  宋德隆月波   安定郡王洞庭春色
  東坡羅浮春   范至能萬里春
  段成式湘東美品 魏賈將崑崙觴
  劉白墮擒奸   燕昭王瓀珉膏
  洪梁縣洪梁酒  高祖菊萼酒
  梁孝王縹玉酒  漢武百味旨酒
  扶南石橊酒   辰溪鈎籐酒
  梁州諸蔗酒   蘭溪河淸酒
  蘇禄國蔗酒   南粤食𫎇枸醬
  高麗國林慮醬  訶陵國柳花酒
  西域葡萄酒   烏孫國靑田酒
  彭坑釀漿為酒  東西竺以椰子為酒
  北胡消腸酒   南蠻檳榔酒
  答刺國釀茭樟為酒
  眞蜡國有酒五一曰蜜糖酒一曰朋牙四一曰包稜角一曰糖鑑酒一曰茭漿酒
  暹羅國釀秫為酒 假馬里丁釀蔗為酒










  酒名記張能臣
  后妃家高太皇香泉向太后天醇張温成皇后𨤍醁朱太妃瓊酥劉明達皇后瑶池鄭皇后坤儀曹太后瀛玉宰相蔡太師慶會王太傅膏露何太宰親賢親王家鄆王瓊腴肅王蘭芷五正位椿齡嘉琬醑濮安懿王重醖建安郡王玉瀝戚里李和文駙馬獻卿金波王晉卿碧香張駙馬敦禮𨤍醁曹駙馬詩字公雅成春郭駙馬獻卿香瓊大王駙馬瑶琮錢駙馬淸醇内臣家童貫宣撫褒公又光忠梁開府嘉義楊開府美誠府寺開封府瑶泉市店豐樂樓眉壽又和旨即白𥖎樓也忻樂樓仙醪即任店也和樂樓瓊漿即莊樓也遇仙樓玉液玉樓玉醖鐵薛樓瑶𨤍仁和樓瓊漿高陽店流霞淸風玉髓會仙樓玉醑八仙樓仙醪時樓碧光班樓瓊波潘樓瓊液千春樓仙醪今廢為舖中山園子店千日春今廢為邸銀王店延壽蠻王園子正店玉漿朱宅園子正店瑶光邵宅園子正店法淸大桶張宅園子正店仙醁方宅園子正店瓊酥姜宅園子正店羊羔梁宅園子正店美禄郭小齊園子正店瓊液楊皇后園子正店法淸三京北京香桂又法酒南京桂香又北庫西京玉液又酴醿香四輔澶州中和堂許州潩泉鄭州金泉河北眞定府銀光河間府金波又玉醖保定軍知訓堂又杏仁定州中山堂又九醖保州巡邊銀條又錯著水德州碧琳濱州石門又宜城愽州宜城又蓮花衛州栢泉棣州延相堂恩州揀米又細酒洺州玉瑞堂夷白堂又玉友邢州沙醅金波磁州風麯法酒深州玉醅趙州瑶波相州銀光懷州宜城又香桂又定州瓜麴又錯著水河東太原府玉液又靜制堂汾州甘露堂隰州瓊漿代州金波又瓊酥陜西鳳翔府橐泉河中府天禄又舜泉陜府䝉泉華州蓮花又氷堂上尊邠州靜照堂又玉泉慶州江漢堂又瑶泉同州淸洛又淸心堂淮南揚州百桃廬州金城又金斗城又杏仁江南東西宣州琳腴又雙溪江寧府芙蓉又百桃义淸心堂處州谷簾洪州雙泉又金波杭州竹葉淸又碧香又白酒蘇州木蘭堂又白雲泉明州金波越州蓬萊潤州蒜山堂湖州碧蘭堂又霅溪秀州月波三州成都府忠臣堂又玉髓又錦江春又浣花堂梓州瓊波又竹葉淸劒州東溪漢州簾泉合州金波又長春渠州葡萄果州香桂又銀液閬州仙醇峽州重麋至喜泉䕫州法醹又法醖荆南湖北荆南金蓮堂鼎州白玉泉辰州法酒歸州瑶光又香桂福建泉州竹葉廣南廣州十八仙韶州換骨玉泉京東靑州揀米齊州舜泉近泉又淸燕堂又眞珠泉第一也兗州蓮花淸曹州銀光又三酘又白羊又荷花鄆州風麴白佛泉又香桂濰州重醖登州朝霞萊州玉液徐州壽泉濟州宜城濮州宜城又細波單州宜城又杏仁京西汝州揀米滑州風麴又氷堂金州淸虚堂郢州漢泉又香桂隨州白雲樓唐州淮源又泌泉蔡州銀光香桂房州瓊酥襄州金沙又宜城又檀溪又竹葉淸鄧州香泉又寒泉又香菊又甘露頴州銀條又風麴均州仙醇河外府州歲寒堂















  説郛卷九十四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