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104上

卷一百三下 説郛 卷一百四上 卷一百四下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一百四上    元 陶宗儀 撰洛陽牡丹記歐陽修
  花品叙第一
  牡丹岀丹州延州東岀青州南亦出越州而出洛陽者今為天下第一洛陽所謂丹州紅延州紅青州紅者皆彼土之尤傑者然來洛陽纔得備衆花之一種列第不出三已下不能獨立與洛陽敵而越之花以逺罕識不見齒然雖越人亦不敢自譽以與洛陽爭髙下是洛陽者果天下之第一也洛陽亦有黄芍藥緋桃瑞蓮千葉李紅郁李之類皆不減他出者而洛陽人不甚惜謂之果子花曰某花某花至牡丹則不名直曰花其意謂天下真花獨牡丹其名之著不假曰牡丹而可知也其愛重之如此説者多言洛陽於三河間古善地昔周公以尺寸考日出没測知寒暑風雨乖與順於此此蓋天地之中草木之華得中氣之和者多故獨與他方異予甚以為不然夫洛陽於周所有之土四方入貢道里均乃九州之中在天地崑崙旁礴之間未必中也又況天地之和氣宜遍四方上下不宜限其中以自私夫中與和者有常之氣其推於物也亦宜為有常之形物之常者不甚美亦不甚惡及元氣之病也美惡隔并而不相和入故物有極美與極惡者皆得於氣之偏也花之鍾其美與夫癭木擁腫之鍾其惡醜好雖異而得一氣之偏病則均洛陽城圍數十里而諸縣之花莫及城中者出其境則不可植焉豈又偏氣之美者獨聚此數十里之地乎此又天地之大不可考也已凢物不常有而為害乎人者曰災不常有而徒可怪駭不為害者曰妖語曰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此亦草木之妖而萬物之一怪也然比夫癭木擁腫者竊獨鍾其美而見幸於人焉余在洛陽四見春天聖九年三月始至洛其至也晚見其晚者明年會與友人梅聖俞游嵩山少室緱氏嶺石唐山紫雲洞既還不及見又明年有悼亡之戚不暇見又明年以留守推官嵗滿解去只見其蚤者是未嘗見其極盛時然目之所矚已不勝其麗焉余居府中時嘗謁錢思公於雙桂樓下見一小屏立坐後細書字滿其上思公指之曰欲作花品此是牡丹名凢九十餘種余時不暇讀之然余所經見而今人多稱者纔三十許種不知思公何從而得之多也計其餘雖有名而不著未必佳也故今所録但取其特著者而次第之
  姚黄     魏花     細葉壽安
  鞓紅亦曰青州紅  牛家黄    潜溪緋
  左花     獻來紅    葉底紫
  鶴翎紅    添色紅    倒暈檀心
  朱砂紅    九蕊真珠   延州紅
  多葉紫    麤葉壽安   丹州紅
  蓮花蕚    一百五    鹿胎花
  甘草黄    一擫紅    玉板白
  花釋名第二
  牡丹之名或以氏或以州或以地或以色或旌其所異者而志之姚黄左花魏花以姓著青州丹州延州紅以州著細葉麤葉壽安潜溪緋以地著一擫紅鶴翎紅珠砂紅玉板白多葉紫甘草黄以色著獻來紅添色紅九蕊真珠鹿胎花倒暈檀心蓮花蕚一百五葉底紫皆志其異者
  姚黄者千葉黄花出於民姚氏家此花之出於今未十年姚氏居白司馬坡其地屬河陽然花不傳河陽傳洛陽洛陽亦不甚多一嵗不過數朶
  牛黄亦千葉出於民牛氏家比姚黄差小而堪與競勝真宗祀汾陰還過洛陽留宴淑景亭牛氏獻此花名遂著
  甘草黄單葉色如甘草洛人善别花見其樹知為某花云獨姚黄易識其葉嚼之不腥
  魏家花者千葉肉紅花出於魏相仁溥家始樵者於壽安山中見之斵以賣魏氏魏氏池舘甚大傳者云此花初出時人有欲閲者人税十數錢乃得登舟渡池至花所魏氏日收十數緡其後破亡鬻其園今普明寺後林池乃其地寺僧耕之以植桑麥花傳民家甚多人有數其葉者云至七百葉錢思公嘗曰人謂牡丹花王今姚黄真可為王而魏花乃后也
  鞓紅者單葉深紅花出青州一曰青州紅故張僕射齊賢有第西京賢相坊自青州以馲駞䭾其種遂傳洛中其色類腰帶鞓謂之鞓紅
  獻來紅者大多葉淺紅花張僕射罷相居洛陽人有獻此花者因曰獻來紅
  添色紅者多葉花始開而白經日漸紅至其落乃類深紅此造化之尤巧也
  鶴翎紅者多葉花其末白而本肉紅如鴻鵠毛色細葉麤葉壽安者皆千葉肉紅花出壽安縣錦屏山中細葉者尤佳
  倒暈檀心者多葉紅花凢花近蕚色深至其末漸淺此花自外深色近蕚反淺白而深檀㸃其心此尤可愛一擫紅者多葉淺紅花葉杪深紅一㸃如人以三指擫之
  九蕊真珠紅者千葉紅花葉上有一白㸃如珠而葉宻蹙其蕊為九樷
  一百五者多葉白花洛花以榖雨為開𠉀而此花常至一百五日開最先
  丹州延州花者皆千葉紅花不知其至洛之因
  蓮花蕚者多葉紅花青趺三重如蓮花蕚
  左花者千葉紫花葉宻而齊如截亦謂之平頭紫朱砂紅者多葉紅花不知其所出有民門氏子者善接花以為生買地於崇徳寺前治花圃有此花洛陽豪家尚未有故其名未甚著花葉甚鮮向日視之如猩血葉底紫者千葉紫花其色如墨亦謂之墨紫花在藂中旁必生一大枝引葉覆其上其開也比他花可延十日之久噫造物者亦惜之耶此花之出比他花最逺傳云唐末有中官為觀軍容使者花出其家亦謂之軍容紫嵗久失其姓氏矣
  玉板白者單葉白花葉細長如拍板其色如玉而深檀心洛陽人家亦少有余嘗從思公至福嚴院見之問寺僧而得其名其後未嘗見也
  潜溪緋者千葉緋花出於潜溪寺寺在龍門山後本唐相李藩别墅今寺中已無此花而人家或有之本是紫花忽於藂中特出緋者不過一二朶明年移在他枝洛人謂之轉音篆枝花故其接頭尤難得
  鹿胎花者多葉紫花有白㸃如鹿胎之紋故蘇相禹珪宅今有之
  多葉紫不知其所出初姚黄未出時牛黄為第一牛黄未出時魏花為第一魏花未出時左花為第一左花之前唯有蘇家紅賀家紅林家紅之類皆單葉花當時為第一自多葉千葉花出後此花黜矣今人不復種也牡丹初不載文字唯以藥載本草然於花中不為髙第大抵丹延已西及褒斜道中尤多與荆棘無異土人皆取以為薪自唐則天已後洛陽牡丹始盛然未聞有以名著者如沈宋元白之流皆善詠花草計有若今之異者彼必形於篇詠而寂無傳焉唯劉夢得有詠魚朝恩宅牡丹詩但云一藂千萬朶而已亦不云其美且異也謝靈運言永嘉竹間水際多牡丹今越花不及洛陽甚逺是洛花自古未有若今之盛也
  風俗記第三
  洛陽之俗大抵好花春時城中無貴賤皆挿花雖負擔者亦然花開時士庶競為遊遨往往於古寺廢宅有池臺處為市井張幄帟笙歌之聲相聞最盛於月陂隄張家園棠棣坊長壽寺東街與郭令宅至花落乃罷洛陽至東京六驛舊不進花自今徐州李相為留守時始進御歳遣牙校一員乗驛馬一日一夕至京師所進不過姚黄魏花三數朶以菜葉實竹籠子藉覆之使馬上不動搖以蠟封花蔕乃數日不落大抵洛人家家有花而少大樹者葢其不接則不佳春初時洛人於壽安山中斵小栽子賣城中謂之山箆子人家治地為畦塍種之至秋乃接接花工尤著者一人謂之門園子豪家無不邀之姚黄一接頭直錢五千秋時立劵買之至春見花乃歸其直洛人甚惜此花不欲傳有權貴求其接頭者或以湯中蘸殺與之魏花初出時接頭亦直錢五千今尚直一千接時須用社後重陽前過此不堪矣花之木去地五七寸許截之乃接以泥封裹用軟土擁之以蒻葉作庵子罩之不令見風日唯南向留一小户以逹氣至春乃去其覆此接花之法也用瓦亦竒種花必擇善地盡去舊土以細土用白歛末一斤和之葢牡丹根甜多引蟲食白斂能殺蟲此種花之法也澆花亦自有時或用日未出或日西時九月旬日一澆十月十一月三日二日一澆正月隔日一澆二月一日一澆此澆花之法也一本發數朶者擇其小者去之只留一二朶謂之打剥懼分其脉也花纔落便翦其枝勿令結子懼其易老也春初既去蒻庵便以棘數枝置花叢上棘氣暖可以辟霜不損花芽他大樹亦然此養花之法也花開漸小於舊者葢有蠧蟲損之必尋其穴以硫黄簮之其旁又有小穴如鍼孔乃蟲所藏處花工謂之氣窓以大鍼㸃硫黄末鍼之蟲乃死花復盛此毉花之法也烏賊魚骨用以鍼花樹入其膚花輒死此花之忌也










  洛陽牡丹記周氏
  姚黄千葉黄花也色極鮮潔精采射人有深紫檀心近瓶青旋心一匝與瓶並色開頭可八九寸許其花本出北邙山下白司馬坡姚氏家今洛中名圃中傳接雖多惟水北嵗有開者大率間嵗乃成千葉餘年皆單葉或多葉耳水南率數嵗一開千葉然不及水北之盛也葢本出山中宜髙近市多糞壤非其性也其開最晚在衆花彫零之後芍藥未開之前其色甚美而髙潔之性敷榮之時特異于衆花故洛人貴之號為花王城中每嵗不過開三數朶都人士女必傾城往觀鄉人扶老携幼不逺千里其為時所貴重如此
  勝姚黄靳黄千葉黄花也有深紫檀心開頭可八九寸許色雖深于姚然精采未易勝也但頻年有花洛人所以貴之出靳氏之圃因姓得之皆在姚黄之前洛人貴之皆不減姚花但鮮潔不及姚而無青心之異焉可以亞姚而居丹州黄之上矣
  牛家黄亦千葉黄花其先出于姚黄葢花之祖也色有紅與黄相間類一捻紅之初開時也真宗祀汾陰還駐蹕淑景亭賞花宴諸從臣洛民牛氏獻此花故後人謂之牛花然色淺于姚黄而微帶紅色其品目當在姚靳之下矣
  千心黄千葉黄花也大率類丹州黄而近瓶碎蕊特盛異于衆花故謂之千心黄
  甘草黄千葉黄花也色紅檀心色微淺于姚黄葢牛丹之比焉其花初出時多單葉今名園培壅之盛變千葉丹州黄千葉黄花也色淺于靳而深于甘草黄有檀心深紅大可半葉其花初出時本多葉今名園載接得地間或成千葉然不能嵗成就也
  閔黄千葉黄花也色類甘草黄而無檀心出于閔氏之圃因此得名其品第葢甘草黄之比歟
  女真黄千葉淺黄色花也元豐中出于洛陽銀李氏園中李以為異獻于大尹潞公公見心愛之命曰女真黄其開頭可八九寸許色類丹州黄而微帶紅温潤勻榮其狀色端整類劉師閣而黄諸名圃皆未有然亦甘草黄之比歟
  絲頭黄千葉黄花也色類丹州黄外有大葉如盤中有碎葉一簇可百餘分碎葉之心有黄絲數十莖聳起而特立髙出于花葉之上故目之為絲頭黄唯天黄寺僧房中一本特佳它圃未之有也
  御袍黄千葉黄花也色與開頭大率類女真黄元豐時應天院神御花圃中植山箆數百忽于其中變此一種因目之為御袍黄
  狀元紅千葉深紅花也色類丹砂而淺葉杪微淡近蕚漸深有紫檀心開頭可七八寸其色甚美逈出衆花之上故洛人以狀元呼之惜乎開頭差小于魏花而色深過之逺甚其花出安國寺張氏家熈寧初方有之俗謂之張八花今流傳諸譜甚盛龍嵗有此花又特可貴也魏花千葉肉紅花也本出晉相魏仁溥園中今流傳特盛然葉最繁宻人有數之者至七百餘葉面大如盤中堆積碎葉突起圓整如覆鐘狀開頭可八九寸許其花端麗精采瑩潔異于衆花故洛人謂姚黄為王魏花為后誠為善評也近年又有勝魏都勝二品出焉勝魏似魏花而微深都勝似魏花而差大葉微帶紫紅色意其種皆魏花之所變歟豈寓于紅花本者其子變而為勝魏寓于紫花本者其子變而為都勝邪
  瑞雲紅千葉肉紅花也開頭大尺餘色類魏花微深然碎葉差大不若魏之繁密也葉杪微卷如雲氣狀故以瑞雲目之然與魏花迭為盛衰魏花多則瑞雲少瑞雲多則魏花少意者草木之妖亦相忌嫉而勢不並立歟岳山紅千葉肉紅花也本出于嵩岳因此得名色深于瑞雲淺于狀元紅有紫檀心鮮潔可愛花唇微淡近蕚漸深開頭可八九寸
  間金千葉紅花也微帶紫而類金繫腰開頭可八九寸許葉間有黄蕊故以間金目之其花葢必黄蕊之所變也
  金繫腰千葉黄花也類間金而無蕊每葉上有金線一道横于半花上故目之為金繫腰其花本出于緱氏山中
  一捻紅千葉粉紅花也有檀心花葉葉之杪各有深紅一㸃如美人以胭脂手捻之故謂之一捻紅然開頭差小可七八寸許初開時多青拆開時乃變成紅耳九蕚紅千葉粉紅花也莖葉極髙大其苞有青趺九重苞未拆時特異于衆花花開必先青拆數日然後色變紅花葉多皺蹙有類揉草然多不成就偶有成者開頭盈尺
  劉師閣千葉淺紅花也開頭可八九寸許無檀心本出長安劉氏尼之閣下因此得名微帶紅黄色如美人肌肉然瑩白温潤花亦端整然不常開率數年乃見一花耳
  壽安有二種皆千葉肉紅花也出壽安縣錦屏山中其色似魏花而淺淡一種葉差大開頭不大因謂之大葉壽安一種葉細故謂之細葉壽安云
  洗妝紅千葉肉紅花也元豐中忽生于銀李圃山箆中大率似壽安而小異劉公伯壽見而愛之謂如美婦人洗去朱粉而見其天真之肌瑩潔温潤因命今名其品第葢壽安劉師閣之比歟
  蹙金毬千葉淺紅花也色類間金而葉杪皺蹙間有黄稜斷續于其間因此得名然不知所出之因今安勝寺及諸園皆有之
  探春毬千葉肉紅花也開時在榖雨前與一百五相次開故曰探春毬其花大率類壽安紅以其開早故得今名
  二色紅千葉紅花也元豐中出于銀李園中于接頭一本上岐分為二色一淺一深深者類間金淺者類瑞雲始以為有兩接頭詳細視之實一本也豈一氣之所鍾而有淺深厚薄之不齊歟大尹潞公見而賞異之因命今名
  蹙金樓子千葉紅花也類金繫腰下有大葉如盤盤中碎葉繁宻聳起而圓整特髙于衆花碎葉皺蹙互相粘綴中有黄蕊間雜于其間然葉之多雖魏花不及也元豐中生于袁氏之圃
  碎金紅千葉粉紅花也色類間金每葉上有黄㸃數星如黍粟大故謂之碎金紅
  越山紅樓子千葉粉紅花也本出于會稽不知到洛之因也近心有長葉數十片聳起而特立狀類重臺蓮故有樓子之名
  彤雲紅千葉紅花也類狀元紅微帶緋色開頭大者㡬盈尺花唇微白近蕚漸深檀心之中皆瑩白類御袍花本出于月波堤之福嚴寺司馬公見而愛之目之為彤雲紅也
  轉枝紅千葉紅花也蓋間嵗乃成千葉假如今年南之千葉北之多葉明年北之千葉南之多葉每嵗互換故謂之轉枝紅其花大率類壽安云
  紫絲旋心千葉粉紅花也外有大葉十數重如盤盤中有碎葉百許簇于瓶心之外如旋心芍藥然上有紫粉數十莖髙出于碎葉之表故謂之曰紫粉旋心元豐中生于銀李圃中富貴紅不暈紅壽妝紅玉盤妝皆千葉粉紅花也大率類壽安而有小異富貴紅色差深而帶緋紫色不暈紅次之壽妝紅又次之玉盤妝最淺淡者也大葉微白碎葉粉紅故得玉盤妝之號
  雙頭紅雙頭紫皆千葉花也二花皆並蔕而生如鞍子而不相連屬者也唯應天院神御花圃中有之亦有多葉者蓋地勢有肥瘠故有多葉之變耳培壅得地力有簇五者然開頭愈多則花愈小矣
  左紫千葉紫花也色深于安聖然葉杪微白近蕚漸深突起圓整有類魏花開頭可八九寸大者盈尺此花最先出國初時生于豪民左氏家今洛中傳接者雖多然難得真者大抵多轉枝不成千葉惟長壽寺彌陀院一本特佳嵗嵗成就舊譜所謂左紫即齊頭紫如碗而平不若左紫之繁密圓整而有夫含稜之異云
  紫繡毬千葉紫花也色深而瑩澤葉密而圓整因得繡毬之名然難得見花大率類左紫云但葉杪色白不如左紫之唇白也比之陳州紫袁家紫皆大同而小異耳安勝紫紫花也開頭徑尺餘本出於城中千葉安勝院因此得名延嵗左紫與綉毬皆難得花唯安勝紫與大宋紫特盛嵗嵗皆有故名圃中傳接甚多
  大宋紫千葉紫花也本出于永寧縣大宋川豪民李氏之譜因謂大宋紫開頭極盛徑尺餘衆花無比其大者其色大率類安勝紫云
  順聖千葉花也色深類陳州紫每葉上有白縷數道自唇至蕚紫白相間淺深同開頭可八九寸許熙寧中方有
  陳州紫袁家紫一色花皆千葉大率類紫繡毬而圓整不及也
  濳溪緋本千葉緋花也有皂檀心色之殷美衆花少與比者出龍門山濳溪寺本後唐相李潘别墅今寺僧無好事者花亦不成千葉民間傳接者雖衆大率皆多葉花耳惜哉
  玉千葉白花無檀心瑩潔如玉温潤可愛景祐中開于苑上書宅山箆中細葉繁密類魏花而白今傳接于洛中雖多然難得花不嵗成千葉也
  玉樓春千葉白花也類玉蒸餅而髙有樓子之狀元豐中生于河清縣左氏家獻于潞公因名之曰玉樓春玉蒸餅千葉白花也本出延州及流傳到洛而緐盛過于延州時花頭大于玉千葉杪瑩白近蕚微紅開頭可盈尺每至盛開枝多低亦謂之軟條花云
  承露紅多葉紅花也每朶各有二葉每葉之近蕚處各成一個鼓子花樣凡有十二個唯葉杪拆展與衆花不同其下玲瓏不相倚着望之如雕鏤可愛凌晨如有甘露盈個其香益更旖旎與承露紫大率相類唯其色異耳
  玉樓紅多葉花也色類彤雲紅而每葉上有白縷數道若雕縷然故以玉樓目之
  一百五者千葉白花也洛中寒食衆花未開獨此花最先故此貴之











  陳州牡丹記張邦基
  洛陽牡丹之品見于花譜然未若陳州之盛且多也園植花如種黍粟動以頃計政和壬辰春予侍親在郡
  時園户牛氏家忽開一枝色如鵞雛而淡其面一尺三四寸髙尺許柔葩重疉約千百葉其本姚黄也而于葩英之端有金粉一暈縷之其心紫蕋亦金粉縷之牛氏乃以縷金黄名之以籧篨作棚屋圍幛復張青帟䕶之于門首遣人約止遊人人輸千錢乃得入觀十日間其家數百千予亦獲見之郡守聞之欲剪以進于内府衆園户皆言不可曰此花之變易者不可為常他時復來索此品何以應之又欲移其根亦以此為辭乃已明年花開果如舊品矣此亦草木之妖也
  蘇長公記東武舊俗每嵗四月大會於南禪資福兩寺芍藥供佛而今嵗最盛凡七千餘朶皆重跗累蕚繁麗豐碩中有白花正圓如覆盂其下十餘葉稍大承之如盤姿格絶異獨出於七千朶之上云得之於城北蘇氏園中周宰相莒公之别業此亦異種與牛氏家牡丹並足傳異云














  天彭牡丹譜陸游
  花品序第一
  牡丹在中州洛陽為第一在蜀天彭為第一天彭之花皆不詳其所自出土人云曩時永寧院有僧種花最盛俗謂之牡丹院春時賞花者多集于此其後花稍衰人亦不復至崇寧中州民宋氏張氏蔡氏宣和中石子灘楊氏家嘗買洛中新花以歸自是洛花散於人間花户始盛皆以接花為業大家好事者皆竭其力以養花而天彭之花遂冠兩川今惟三并李氏劉村母氏城中蘇氏城西李氏花特盛又有餘力治亭舘以故最得名至花户連畛相望莫得其姓氏也天彭三邑皆有花惟城西沙橋上下花尤超絶由沙橋至堋口崇寧之間亦多佳品自城東抵濛陽則絶少矣大抵花品近百種然著者不過四十而紅花最多紫花黄花白花各不過數品碧花一二而已今自狀元紅至歐碧以類次第之所未詳者姑列其名於後以待好事者
  狀元紅 祥雲  紹興春 胭脂樓 玉腰樓金腰樓 雙頭紅 富貴紅 一尺紅 鹿胎紅文公紅 政和春 醉西施 迎日紅 彩霞
  叠羅  勝叠羅 瑞露蟬 乾花  大千葉小千葉
  右二十一品紅花
  紫繡毬 乾道紫 潑墨紫 葛巾紫 福嚴紫右五品紫花
  禁苑黄 慶雲黄 青心黄 黄氣毬
  右四品黄花
  玉樓子 劉師哥 玉覆盆
  右三品白花
  歐碧
  右一品碧花
  轉枝紅 朝霞紅 灑金紅 瑞雲紅 壽陽紅探春毬 米囊紅 福勝紅 油紅  青絲紅紅鵞毛 粉鵞毛 蹙金毬 間緑樓 銀絲樓六對蟬 洛陽春 海芙蓉 膩玉紅 内人嬌朝天紫 陳州紫 袁家紫 御衣紫 靳黄
  玉抱肚 勝瓊  白玉盤 碧玉盤 界金樓樓子紅
  右三十一品未詳
  花釋名第二
  洛花見紀於歐陽公者天彭往往有之此不載載其著於天彭者彭人謂花之多葉者京花單葉者川花近嵗尤賤川花賣不復售花之舊栽曰祖花其新接頭有一春兩春者花少而富至三春則花稍多及成樹花雖益繁而花葉減矣狀元紅者重葉深紅花其色與鞓紅潜緋相類而天姿富貴彭人以冠花品多葉者謂之第一架葉少而色稍淺者謂之第二架以其髙出衆花之上故名狀元紅或曰舊制進士第一人即賜茜袍此花如其色故以名之祥雲者千葉淺紅花妖艷多態而花葉最多花户王氏謂此花如朶雲狀故謂之祥雲紹興春者祥雲子花也色淡佇而花尤富大者徑尺紹興中始傳大抵花户多種花子以觀其變不獨祥雲耳胭脂樓者深淺相間如胭脂染成重趺累蕚狀如樓觀色淺者出於新繁勾氏色深者出於花户宋氏又有一種色稍下獨勾氏花為冠金腰樓玉腰樓皆粉紅花而起樓子黄白間之如金玉色與胭脂樓同類雙頭紅者並蔕駢蕚色尤鮮明出於花户宋氏始秘不傳有謝主簿者始得其種今花户往往有之然養之得地則嵗嵗皆雙不爾則間年矣此花之絶異者也富貴紅者其花葉圓正而厚色若新染乾者他花皆落獨此抱枝而槁亦花之異者一尺紅者深紅頗近紫色花面大㡬尺故以一尺名之鹿胎紅者鶴翎紅子花色紅微帶黄上有白㸃如鹿胎極化工之妙歐陽公花品有鹿胎花者色紫花與此頗異文公紅者出於西京潞公園亦花之麗者其種傳蜀中遂以文公名之政和春者淺粉紅花有絲頭政和中始出醉西施者粉白花中間紅暈狀如酡顔迎日紅與醉西施同類淺紅花中特出深紅花開最早而妖麗奪目故以迎日名之彩霞者其色光麗爛然如霞叠羅者中間瑣碎如叠羅紋勝叠羅者差大如叠羅此三品皆以形而名之瑞露蟬亦粉紅花中抽碧心如合蟬狀乾花者粉紅花而分蟬旋轉其花亦大千葉小千葉皆粉紅花之傑者大千葉無碎花小千葉則花蕚瑣碎故以大小别之此二十一品皆紅花之著者也紫綉毬一名新紫花葢魏花之别品也其花間正如綉毬狀亦有起樓者為天彭紫花之冠乾道紫色稍淡而暈紅出未十年潑墨者新紫花之子花也單葉深黑如墨歐公記有葉底紫近之葛巾紫花圓正而富麗如世人所戴葛巾狀福嚴紫亦重葉紫花其葉少於紫綉毬莫詳所以得名按歐公所紀有玉板白出於福嚴院土人云此花亦自西京來謂之舊紫花豈亦出於福嚴耶禁苑黄葢姚黄之别品也其花閑淡髙秀可亞姚黄慶雲黄花葉重馥郁然輪囷以故得名青心黄者其花心正青一本花往往有兩品或正圓如毬或層起成樓子亦異矣黄氣毬者淡黄檀心花葉圓正間背相承敷腴可愛玉樓子者白花起樓髙標逸韻自然是風塵外物劉師哥者白花帶微紅多至數百葉纎妍可愛莫知何以得名玉覆盆者一名玉炊餅葢圓頭白花也碧花止一品名曰歐碧其花淺碧而開最晩獨出歐氏故以姓著大抵洛中舊品獨以姚魏為冠天彭則紅花以狀元紅為第一紫花以紫綉毬為第一黄花以禁苑黄為第一白花以玉樓子為第一然户嵗益培接新特間出將不特此而已好事者尚屢書之
  風俗記第三
  天彭號小西京以其俗好花有京洛之遺風大家至千本花時自太守而下往往即花盛處張飲帟幙車馬歌吹相屬最盛於清明寒食時在寒食前者謂之火前花其開稍久火後則易落最喜陰晴相半時謂之養花天栽接剔治各有其法謂之弄花其俗有弄花一年看花十日之語故大家例惜花可就觀不敢輕翦蓋翦花則次年花絶少惟花户則多植花以牟利雙頭紅初出時一本花取直至三十千祥雲初出亦直七八千今尚兩千州家嵗常以花餉諸臺及旁郡蠟蔕筠籃旁午于道予客成都六年嵗常得餉然率不能絶佳淳熙丁酉嵗成都帥以善價私售於花户得數百苞馳騎取之至成都露猶未晞其大徑尺夜宴西樓下燭焰與花相映影搖酒中繁麗動人嗟乎天彭之花要不可望洛中而其盛已如此使異時復兩京王公將相築園第以相誇尚予幸得與觀焉其動盪心目又宜何如也明年正月十日山陰陸游書




  牡丹榮辱志丘璩
  花卉蕃膴於天地間莫踰牡丹其貌正心荏莖節蔕蕊聳抑撿曠有剛克柔克態逺而視之疑美丈夫女子儼衣冠當其前也茍非鍾純淑清粹氣何以備全徳於三月内迂愚叟頥造化意以榮辱志其事欲姚之黄為王魏之紅為妃無所忝冒何哉位既尊矣必授之以九嬪九嬪佐矣必𨽻之以世婦世婦廣矣必定之以保傅保傅任矣則彤管位矣則命婦立命婦立則嬖倖愿嬖倖愿則近屬睦近屬睦則疎族親疎族親則外屏嚴外屏嚴則宫闈壯宮闈壯則叢脞革叢脞革則君子小人之分達君子小人之分達則亨泰屯難之兆繼繼之者莫大乎善也成之者莫大乎性也禀乎中根本茂矣善歸已色香厚矣如是則施之以天道順之以地利節之以人欲其栽其接無竭無滅其生其成不縮不盈非獨為洛陽一時歡賞之盛將以為天下嗜好之勸也
  姚黄為王
  名姚花以其名者非可以中色斥萬乘之尊故以王以妃示上下等夷也
  魏紅為妃
  天子立后以正内治故關雎為風化之治妃嬪世婦所以輔佐淑徳符家人之卦焉然後鵲巢采蘋采蘩列夫人職以助諸侯之政今以魏花為妃配乎王爵視崇髙富貴一之於内外也
  九嬪
  牛黄   細葉壽安 九蕊真珠
  鶴翎紅  鞓紅   潜溪緋
  朱砂紅  添色紅  蓮葉九蕊
  世婦
  麤葉壽安 甘草黄  一捻紅
  倒暈檀心 丹州紅  一百五
  鹿胎   鞍子紅  多葉紅
  獻來紅
  今得其十别求異種補之
  御妻
  玉版白  多葉紫  葉底紫
  左紫   添色紫  紅蓮蕚
  延州紅  駱駝紅  紫蓮蕚
  蘇州花  常州花  潤州花
  金陵花  錢塘花  越州花
  青州花  密州花  和州花
  自蘇臺會稽至歴陽郡好事者衆栽殖尤夥八十一之數必可備矣
  花師傅
  蓂莢   指佞草  莆蓮
  㷼胎芝  螢火芝  五色靈芝
  九莖芝  碧蓮   瑤花
  碧桃
  花彤史
  同頴禾  兩歧麥  三脊茅
  朝日蓮  連理木  薝蔔花
  長樂花
  花命婦
  上品芍藥 黄樓子等 粉口
  栁浦   茅山冠子 醉美人
  紅纈子  白纈子  黄絲頭
  紅絲頭  蟬花   重葉海棠出蜀中
  千葉瑞蓮
  花嬖倖
  中品芍藥 長命女花出蜀中素馨
  茉莉  荳⿱⺾𭁵    虞美人出蜀中
  丁香   含笑   男真
  鴛鴦草出蜀中女真   七寳花
  石蟬花出蜀中玉蟬花出蜀中
  花近屬
  瓊花   紅蘭   桂花
  娑羅花  棣棠   迎春
  黄拒霜  黄雞冠  忘憂草
  金鈴菊  酴醿   山茶
  千葉石榴 玉蝴蝶  黄酴醿出蜀中
  玉屑
  花疎屬
  麗春   七寳花出蜀中石𤓰花出蜀中
  石巖   千葉菊  紫菊
  添色拒霜 羞天花  金錢
  金鳯   山丹   吉貝
  木蓮花  石竹   單葉菊
  滴滴金  紅雞冠  矮雞冠
  黄蜀葵  千葉郁李
  花戚里
  旌節   玉盤金盞 鵞毛金鳯出蜀中
  瑞聖   瑞香   御米
  都勝   玉簪
  花外屏
  金沙   紅薔薇  黄薔薇
  玫瑰   密有   刺紅
  紅薇   紫薇   朱槿
  白槿   海木𤓰  錦帶
  杜鵑   梔子   紫荆
  史君子  凌霄   木蘭
  百合
  花宮闈
  諸類桃  諸類李  諸類梨
  諸類杏  紅梅   早梅
  櫻桃   山櫻   蒲桃
  木𤓰   桐花   栗花
  棗花   木錦   紅蕉
  花叢脞
  紅蓼   牽牛   鼓子
  芫花   蔓陀羅  金燈
  射干   水葓   地錦
  地釘   黄躑躅  野薔薇
  薺菜花  夜合   蘆花
  楊花   金雀兒  菜花
  花君子
  温風   細雨   清露
  暖日   微雲   沃壤
  永晝   油幕   朱門
  甘泉   醇酒   珍饌
  新樂   名倡
  花小人
  狂風   猛雨   赤日
  苦寒   蜜蜂   蝴蝶
  螻蟻   蚯蚓   白晝青蠅
  黄昏蝙蝠 飛塵   妬芽
  蠧    麝香   桑螵蛸
  花亨泰
  閏三月     五風十雨
  主人多喜事   婢能歌樂
  妻孥不倦排當  僮僕勤幹
  子弟韞藉    正開值生日
  欲謝時待解醒  門僧解栽接
  借園亭張筵   從貧處移入富家
  花屯難
  醜婦妬與憐   猥人愛與嫌
  盛開值私忌   主人慳鄙
  和園賣與屠沽  三月内霜雹
  賞處着棊鬬茶  筵上持七八
  盛開債主臨門  箔子遮圍
  露頭跣足對酌  遭權勢人乞接頭
  剪時和花眼   正歡賞酗酒
  頭戴如厠    聽唱辭傳家宴
  酥煎了下麥飯  凋落後苕菷掃
  園吏澆濕糞   落村僧道士院觀裏











  揚州芍藥譜王觀
  天地之功至大而神非人力之所能竊勝惟聖人為能體法其神以成天下之化其功葢出其下而曾不少加以力不然天地固亦有間而可窮其用矣余嘗論天下之物悉受天地之氣以生其小大短長辛酸甘苦與夫顔色之異計非人力之可容致巧於其間也今洛陽之牡丹維揚之芍藥受天地之氣以生而小大淺深一隨人力之工拙而移其天地所生之性故竒容異色間出於人間以人而盜天地之功而成之良可怪也然而天地之間事物紛紜出於其前不得而曉者此其一也洛陽風土之詳已見於今歐陽公之記而此不復論維揚大抵土壤肥膩於草木為宜禹貢曰厥草惟夭是也居人以治花相尚方九月十月時悉出其根滌以甘泉然後剥削老硬病腐之處揉調沙糞以培之易其故土凢花大約三年或二年一分不分則舊根老硬而侵蝕新芽故花不成就分之數則小而不舒不分與分之太數皆花之病也花之顔色之深淺與葉蕊之繁盛皆出於培壅剝削之力花既萎落亟剪去其子屈盤枝條使不離散故脉理不上行而皆歸於根明年新花繁而色潤雜花根窠多不能致逺惟芍藥及時取根盡取本土貯以竹席之器雖數千里之逺一人可負數百本而不勞至於他州則㙲以沙糞雖不及維揚之盛而顔色亦非他州所有者比也亦有踰年即變而不成者此亦係夫土地之宜不宜而人力之至不至也花品舊𫝊龍興寺山子羅漢觀音彌陀之四院冠於此州其後民間稍稍厚賂以匄其本㙲培治蒔遂過於龍興之四院今則有朱氏之園最為冠絶南北二圃所種㡬於五六萬株意其自古種花之盛未之有也朱氏當其花之盛開飾亭宇以待來游者逾月不絕而朱氏未嘗厭也揚之人與西洛不異無貴賤皆喜戴花故開明橋之間方春之月拂旦有花市焉州宅舊有芍藥㕔在都㕔之後聚一州絶品於其中不下龍興朱氏之盛往嵗州將召移新守未至監䕶不密悉為人盜去易以凢品自是芍藥㕔徒有其名爾今芍藥有三十四品舊譜只取三十一種如緋單葉白單葉紅單葉不入名品之内其花皆六出維揚之人甚賤之余自熈寧八年季冬守官江都所見與夫所聞莫不詳熟又得八品焉非平日三十一品之比皆世之所難得今悉列于左舊譜三十一品分上中下七等此前人所定今更不易
  上之上
  冠羣芳
  大旋心冠子也深紅堆葉頂分四五旋其英密簇廣可及半尺髙可及六寸艷色絶妙可冠羣芳因以名之枝條硬葉疎大
  賽羣芳
  小旋心冠子也漸添紅而緊小枝條及緑葉並與大旋心一同凢品中言大葉小葉堆葉者皆花瓣也言緑葉者謂枝葉也
  寳粧成
  髻子也色微紫於上十二大葉中密生曲葉回環裹抱團圓其髙八九寸廣半尺餘每一小葉上格以金線綴以玉珠香欺蘭麝竒不可紀枝條硬而葉平
  盡天工
  栁浦青心紅冠子也於大葉中小葉密直妖媚出衆儻非造化無能為也枝硬而緑葉青薄
  曉粧新
  白纈子也如小旋心狀頂上四向葉端㸃小殷紅色毎一朶上或三㸃或四㸃或五㸃象衣中之㸃纈也緑葉甚柔而厚條硬而絶低
  㸃粧紅
  紅纈子也色紅而小並與白纈子同緑葉微似痩長上之下
  疊香英
  紫樓子也廣五寸髙盈尺於大葉中細葉二三十重上又聳大葉如樓閣狀枝條硬而髙緑葉疎大而尖柔
  積嬌紅
  紅樓子也色淡紅與紫樓子不相異
  中之上
  醉西施
  大軟條冠子也色淡紅惟大葉有類大旋心狀枝條軟細漸以物扶助之緑葉色深厚疎而長以柔
  道粧成
  黄樓子也大葉中深黄小葉數重又上展淡黄大葉枝條硬而絶黄緑葉疎長而柔與紫紅者異此品非今日之黄樓子也乃黄絲頭中盛則或出四五大葉小類黄樓子葢本非黄樓子也
  掬香瓊
  青心玉板冠子也本自茅山來白英團掬堅密平頭枝條硬而緑葉短且光
  素粧殘
  退紅茅山冠子也初開粉紅即漸退白青心而素淡稍若大軟條冠子緑葉短厚而硬
  試梅𧚌
  白冠子也白纈中無㸃纈者是也
  淺粧勻
  粉紅冠子也是紅纈中無㸃纈者也
  中之下
  醉嬌紅
  深紅楚州冠子也亦若小旋心狀中心緊堆大葉葉下亦有一重金線枝條髙緑葉疎而柔
  擬香英
  紫寳相冠子也紫樓子心中細葉上不堆大葉者
  妬嬌紅
  紅寳相冠子也紅樓子心中細葉上不堆大葉者
  縷金囊
  金線冠子也稍似細條深紅者於大葉中細葉下抽金線細細相雜條葉並同深紅冠子者
  下之上
  怨春紅
  硬條冠子也色絶淡甚類金線冠子而堆葉條硬而緑葉疎平稍若柔
  妬鵞黄
  黄絲頭也於大葉中一簇細葉雜以金線條髙緑葉疎柔
  蘸金香
  蘸金蕊紫單葉也是髻子開不成者於大葉中生小葉小葉尖蘸一線金色是也
  試濃粧
  緋多葉也緋葉五七重皆平頭條赤而緑葉硬皆紫色下之中
  宿粧殷
  紫髙多葉也條葉花並類緋多葉而枝葉絶髙平頭凢檻中雖多無先後並開齊整也
  取次粧
  淡紅多葉也色絶淡條葉正類緋多葉亦平頭也
  聚香絲
  紫絲頭也大葉中一叢紫絲細細是也枝條髙緑葉疎而柔
  簇紅絲
  紅絲頭也大葉中一簇紅絲細細是也枝葉並同紫者下之下
  效殷粧
  小矮多葉也與紫髙多葉一同而枝條低隨燥濕而出有三頭者雙頭者鞍子者銀絲者俱同根而土地肥瘠之異者也
  會三英
  三頭聚一蕚而開
  合歡芳
  雙頭並蔕而開二朶相背也
  擬繡韉
  鞍子也兩邊垂下如所乘鞍狀地絶肥而生
  銀含稜
  銀縁也葉端一稜白色
  新收八品
  御衣黄
  黄色淺而葉疎蕊差深散出於葉間其葉端色又微碧髙廣類黄樓子也此種宜升絶品
  黄樓子
  盛者五七層間以金線其香尤甚
  袁黄冠子
  宛如髻子間以金線色比鮑黄
  峽石黄冠子
  如金線冠子其色深如鮑黄
  鮑黄冠子
  大抵與大旋心同而葉差不旋色類鵞黄
  楊花冠子
  多葉白心色黄漸拂淺紅至葉端則更深紅間以金線
  湖纈
  紅色深淺相雜類湖纈
  黽池紅
  開須並蕚或三頭者大抵花類軟條也
  後論
  維揚東南一都會也自古號為繁盛自唐末亂離羣雄據有數經戰焚故遺基廢迹往往蕪没而不可見今天下一統井邑田野雖不及古之繁盛而人皆安生樂業不知有兵革之患民間及春之月惟以治花木飾亭榭以往來遊樂為事其幸矣哉揚之芍藥甲天下其盛不知起於何代觀其今日之盛古想亦不減於此矣或者以謂自有唐若張祜杜牧盧仝崔涯章孝標李嶸王播皆一時名士而工於詩者也或觀於此或遊於此不為不久而略無一言一句以及芍藥意其古未有之始盛於今未為通論也海棠之盛莫甚於西蜀而杜子美詩名又重於張祜諸公在蜀日久其詩僅數千篇而未嘗一言及海棠之盛張祜輩詩之不及芍藥不足疑也芍藥三十一品乃前人之所次余不敢輒易後八品乃得於民間而最佳者然花之名品時或變易又安知止此八品而已哉後將有出兹八品之外者余不得而知當俟來者以補之也







  説郛卷一百四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