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執政生事劄子

論執政生事劄子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欒城集/43

臣聞宰相之任,所以鎮妥中外,安靖朝廷,使百官皆得任職,賞罰各當其實,人主垂拱無為,以享承平之福,此真宰相職也。臣竊見近者執政進擬鄧溫伯為翰林學士承旨,除命一下,而中書舍人不肯撰詞,給事中封還詔書,御史全臺、兩省諫議,皆力言其不可,議論洶洶,經月不定,而執政之意確然不回。溫伯既仍舊就職,而言者並獲美遷,質之公議,皆不曉其故。若謂執政誠是耶,則給舍臺諫並係所選,豈其皆非。若以論者誠非耶,則不加黜責,並獲優寵,進退無據。是以公議皆謂朝廷自知其非,但重於改作而已。今者謗議未息,又復進擬禮部侍郎陸佃、兵部侍郎趙彥若權本部尚書。中書舍人二人復相次封還陸佃之命。臣竊惟此二事,本非朝廷急切之務勢須必行者也。上既不出於人主,下又不起於有司,皆由執政出意用人,致此紛爭。內則皇帝陛下、太皇太后陛下,厭於煩言,焦勞彌月,下則侍從要司,失其舊職,綱紀廢壞。至於賞罰顛倒,頃所未聞。臣不知為政如此,得為鎮妥中外、安靖朝廷者乎。頃者諸曹侍郎缺人,朝廷始擢用諸卿監為權侍郎,蓋以不權侍郎,則本曹公事缺官發遣。如禮、兵諸部,事至簡少,雖無侍郎,但責郎官,亦自可了。況侍郎既具,而復權尚書,此何說也。若謂侍郎久次當遷尚書,臣不知尚書久次當遂遷執政乎。此則為人擇官,而非為官擇人之意也。臣待罪執法,竊慮聖意未經究察,但見執政歷詆有司,而自伸其意,使群臣無由自明,今後更有如此等事,無敢守法,為陛下明白是非者。是以區區獻言,不覺煩瀆,罪當萬死。取進止。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