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官僚主義

論官僚主義
作者:李大釗 1913年

1913年9月1日

  昔王?繩目睹明代之覆轍,心進往古,緬懷修猷,累日稽夜營之力,著平書成帙。其建官上篇有雲:“近代建官之弊七,而取士之弊不與焉。任之不專,十羊九牧,可以諉過,不可以見功,使政事日壞而不知,弊一。用之不久,官如傳舍,賢者不能盡其才,不肖者苟且以免罪,舉天下無一任事之人,弊二。人才長短,各有所宜,乃司兵者轉而司農,司刑者轉而司禮,但以官之大小為升降,不論其才與識之稱否,似天下皆通才,遂致天下皆廢才,弊三。碩德奇才,應不次用之,庸眾即終身末職不為過,乃銓選以掣簽聽之命,遷次以資格聽之法,人才何由得乎?弊四。法密如牛毛,建官使守法,法孰習之?習之者吏耳。官不得不聽於吏,是謂不任官而任吏﹔不任官而任吏,吏之奸弊,遂日深而不可除,弊五。凡養民造士,錢穀刑名,無鉅無細,皆本於縣。今之州縣,可比古諸侯之國,諸侯之卿大夫士,為之分理者何其眾﹔今之佐貳,為縣令分理者何其寡。諸侯之上,為之總者,不過方伯﹔ 今縣之上,有府與府佐貳,府之上有監司,監司之上有布按,布按之上有督撫,且兵有監司,糧有監司,河有監司,學有監司,糧又有督,河又有督。以數十長官,林立督之於上,而佐貳其下者,不過二三人,吏治何由善乎?弊六。官之應設者不設,而不應設之冗官,徒糜廩祿者,不可勝數,弊七。”又曰:“官不在多,在專與久﹔不在全才,在用其長﹔不在任法,在任人。”而李恕谷以嘗以“仕與學合”為治國大端之一。嗚呼!近世建官之弊,二子誠痛乎其言之矣。顧二子之言,雖雲懲鑒前明,而於亡清吏治腐敝之真源,實已畢形得之。民國鼎新,政俗始有滌革之機運,勵精締造,百制方興,來者將懲前毖后以振頹末之風,而掃惰蕭之習,乃吾人所汲汲冀希者。惟亡清享祚三百紀,久為儲污納垢之容器,其浸醞於人心,蛻遺於世俗者,殊未可以一旦之鼓勵拂刷,遽圖其惡根穢蒂之拔除淨盡,則昔人議古制、砭時政之論,正未可以陳言棄之篋底,而不加一顧之值。矧二子才用其長、仕與學合之說,於最近政局之失,已為洞見症結,且其精理所在,尤為近世各國競行之官僚主義之嚆矢乎?故吾今著論,首揭二子之言,以為斯篇之引也。前吾友天問論平民與官僚,痛抉其隱微而揭其利弊,固先得我心之同然。蓋當時內閣中(即二次內閣)之人物,前清官僚多廁其間,天問慮民國初萌之新象,或至為所濡染末流之毒,爬梳匪易,而后進躁囂,易於同化,其敝也,亦不讓於腐舊官僚。故其所謂官僚,乃前清時代之官僚,平民亦前清時代之平民,吾今所論,與茲正同,而天問所慮者,吾則謂非取官僚主義,無以絕流杜漸也。

  今日一言官僚,即為邦人所厭聞。蓋官僚字義,殆為前清民賊所辱沒,致一般之心理,惡被其名之人,乃並其字書而痛絕之矣。但官僚主義者,乃近代各國建官之一種政策,即國家建官宜據學識為陟降之主義也。清之季世,政敗俗靡,朝野上下,日營營於腦際者“升官發財”四字而已。如願以償,躊躇滿志者幾何人﹔循途遞進,興高採烈者幾何人﹔雖經一度革命風雲,隨之撼退者,固不為鮮,而其心猶未死也。執前清舊日官僚,與夫新邦勛貴,孰非凝眸瞰視於政途以圖逞其獵官之技者?間有一二臭味相同者,躋於要位,或出於夤緣,或由於提拔,相率聯翩而上,將民國革新之政局,復為奔走運動之舞台矣。舊日官僚惡劣性根,已蟠伏深固而不可拔,果有開其漸者,斯乃自然之勢,於若輩原無足責。而今之自號國民志士雲者,日以會黨相號召,其間容有以救國為懷者,未可以一筆抹倒,其以是為獵取利祿之具者,尚實繁有徒也。即其思進之動機,果發於正義,而境之移人,尤為可慮。以邦人今日道德之日墮,節行之不修,根器不厚,恆為外物所誘牽,其感於外緣而蔽靈失本者,亦不少覯也。又況黨私其黨,於別鑒才識,益增障蔽,此端一開,相習成風,因之敗俗害政者,其患豈可勝言哉!此吾所由以學識為獎進之本,而欲張官僚主義之幟,以清政界之源也。吾固預知夫驕矜傲泰之風勢,又緣茲以啟,然其消僨事誤國之媒,則固彼善於此矣。今當民主政治勇進之沖,驟聞官僚主義,似與一般心理有所扞格。顧法蘭西非民主政治乎?英吉利非議院政治乎?其建官之方,則皆取官僚主義者也。即美以平民政治號於世界,近亦悟官由民選之害,而亦急急於規定任官制度,則侈談民政民政而斥官僚主義者,亦可醒然悟矣!

  1913年9月1日

  《言治》月刊第1年第4期

  署名:李大釗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