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李宏泰疏

論李宏泰疏
作者:于志寧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44

伏惟陛下情篤功臣,恩隆右戚,以無忌橫遭誣告,事並是虛,欲戮告人,以明賞罰,一以絕誣謗之路,二以慰勳戚之心。又以所犯若是真,無忌便有破家之罪;今告為妄,宏泰即宜戮不待時。且真犯之人,事當罪逆,誣謗之類,罪惟及身。以罪校量,明非惡逆,若欲依律,合待秋分。今時屬陽和,萬物生育,而特行刑罰,此謂有傷春氣,竊謂未安。《左傳》聲子曰:「賞以春夏,刑以秋冬。」順天時也。又《禮月令》曰:「孟春之月,無殺昆蟲。省囹圄,去桎梏,無肆掠,止獄訟。」又《漢書》董仲舒曰:「王者欲有所為。宜求其端於天。天道之大者在陰陽。陽為德,陰為刑。刑主殺而德主生。陽常居大夏,而以生育長養為事。陰常居大冬,而積於空虛不用之處。以此見天之任德不任刑也。」伏惟陛下纂聖昇祚,繼明禦極,追連胥之絕軌,蹈軒頊之良規,欲使舉動順於天時,刑罰依於律令。陰陽為之式序,景宿於是無差。風雨不愆,雩禜輟祀。今方太蔟統律,青陽應期,當生長之辰,施肅殺之令。伏願暫回聖慮,察古之言,儻蒙垂納,則生靈幸甚。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