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突厥疏

論突厥疏
作者:盧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67

臣聞有虞咸熙,苗人逆命,殷宗大化,鬼方不賓,則戎狄交侵,其來遠矣!漢高帝納婁敬之議,與匈奴和親,妻以宗女,賂,以巨萬,冒頓益驕,邊寇不止。則遠荒之地,凶悍之俗,難以德綏,可以威制,而降自三代,無聞上策。今匈奴不臣,擾我亭障,皇赫斯怒,將整元戎。臣聞方叔帥師,功歌周雅;去病耀武,勳勒燕山:則萬里折衝,在於擇將。春秋謀元帥,取其說《禮》、《樂》、敦《詩》、《書》;晉臣杜預,射不穿劄,而建平吳之勳:是知中權制謀,不在一夫之勇。其蕃將沙吒忠義等,身難驍悍,誌無遠圖,此迺騎將之材,本不可當大任。且師出以律,將軍死綏,秦克長平,趙括受戮;胡去馬邑,王恢坐誅:則棄軍有刑,古之常典。近者鳴沙之役,主將先逃,輕挫國威,須王邦憲。又其中軍既敗,陣亂矢窮,義勇之士,猶能死戰,功合紀錄,以勸戎行。賞罰既明,將士盡節,此擒敵之術也。

臣聞以蠻夷攻蠻夷,中國之長算。故陳湯統西域而郅支滅,常惠用烏孫而匈奴敗。請躬苗勇之士,班、傅之儔,旁結諸蕃,與圖攻,取此又掎角之勢也。臣聞昔置新秦,以實塞下,宜因古法,募人徙邊,選其勝兵,免其行役。次廬伍,明教令,則狃習戎事,究識夷情,其所虜獲,因而賞之。近戰則守家,遠戰則利貨,趨赴鋒鏑,不勞訓誓。朝賦楊柳,夕歌枤杜,三年之後,可以久安。臣聞漢拜郅都,匈奴避境;趙命李牧,林胡遠竄。則朔方之安危,邊域之勝負,地方千里,制在一賢,其邊州刺史,不可不慎擇,得其人而任之。蒐乘訓兵,屯田積粟,謹設熢燧,精飾戈矛,來則懲而禦之,去則備而守之,此又古之善經也。去歲亢陽,天下不稔,利在保境,不可窮兵。使內郡黔黎,各安其業,擇其宰牧,輕其賦徭,事無過舉,爵不以私。愛人之財,節其浮役;惜人之力,不廣台榭。察地利天地以趨耕獲,命秋獮冬狩以教戰陣。則數年之後,有勇知方,帑藏山積,金革犀利,然後整六軍,絕大漠,雷擊萬里,風掃二庭,斬蹛林之酋,懸槁街之邸。使百蠻震怖,五兵載戢,則上合天時,下順人事,理內以及外,綏近以來遠,以惠中國,以靜四方。臣少慕文儒,不習軍旅,奇正之術,多愧前良,獻替是司,輕陳瞽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