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刺孟篇第三十 論衡
談天篇第三十一
作者:王充
說日篇第三十二

  儒書言:共工與顓頊爭為天子不勝,怒而觸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維絕。

  女媧銷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天不足西北,故日月移焉;地不足東南,故百川注焉。此久遠之文,世間是之訑。文雅之人,怪而無以非,若非而無以奪,又恐其實然,不敢正議。以天道人事論之,殆虛言也。

  與人爭為天子不勝,怒觸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維絕,有力如此,天下無敵。以此之力,與三軍戰,則士卒螻蟻也,兵革毫芒也,安得不勝之恨,怒觸不周之山乎?且堅重莫如山,以萬人之力,共推小山,不能動也。如不周之山,大山也,使是天柱乎,折之固難;使非柱乎,觸不周山而使天柱折,是亦復難信。顓頊與之爭,舉天下之兵,悉海內之眾,不能當也,何不勝之有!

  且夫天者,氣邪?體也?如乎,雲煙無異,安得柱而折之?女媧以石補子,是休也。如審然,天乃玉石之類也。石之質重,千里一柱,不能勝也。如五岳之巔不能上極天,乃為柱。如觸不周,上極天乎?不周為共工所折,當此之時,天毀坏也?如審毀坏,何用舉之?斷鰲之足以立四極,說者曰:「鱉,古之大獸也,四足長大,故斷其足以立四極。」夫不周,山也;鰲,獸也。夫天本以山為柱,共工折之,代以獸足,骨有腐朽,何能立之久?且鰲足可以柱天,體必長大,不容於天地,女媧雖聖,何能殺之?如能殺之,殺之何用?足可以柱天,則皮革如鐵石,刀劍矛戟不能刺之,強弩利矢不能勝射也。

  察當今天去地甚高,古天與今無異。當共工缺天之時,天非墜於地也。女媧,人也,人雖長,無及天者。夫其補天之時,何登緣階據而得治之?豈古之天若屋廡之形,去人不遠,故共工得敗之,女媧得補之乎?如審然者,女媧(多)〔已〕前,齒為人者,人皇最先。人皇之時,天如蓋乎?說《易》者曰:「元氣未分,渾沌為一。」儒書又言:「溟,氣未分之類也。及其分離,清者為天,濁者為地。」如說《易》之家、儒書之言,天地始分,形體尚小,相去近也。

  近則或枕於不周之山,共工得折之,女媧得補之也。含氣之類,無有不長。天地,含氣之自然也;從始立以來,年歲甚多,則天地相去,廣狹遠近,不可復計。儒書之言,殆有所見。然其言觸不周山而折天柱,絕地維,消煉五石補蒼天,斷鰲之足以立四極,猶為虛也。何則?山雖動,共工之力不能折也。豈天地始分之時,山小而人反大乎?何以能觸而折之?以五色石補天,尚可謂五石若葯石治病之狀。至其斷鰲之足以立四極,難論言也。從女媧以來久矣,四極之立自若鰲之足乎?

  鄒衍之書言:天下有九州,《禹貢》之上所謂九州也;《禹貢》九州,所謂一州也,若《禹貢》以上者九焉。《禹貢》九州,方今天下九州也,在東南隅,名曰赤縣神州。復更有八州。每一州者四海環之,名曰裨海。九州之外,更有瀛海。此言詭異,聞者驚駭,然亦不能實然否,相隨觀讀諷述以談。故虛實之事,并傳世間,真偽不別也。世人惑焉,是以難論。

  案鄒子之知不過禹。禹之治洪水,以益為佐。禹主治水,益(之)〔主〕記勿。極天之廣,窮地之長,辨四海之外,竟四山之表,三十五國之地,鳥獸草木、金石水土,莫不畢載,不言復有九州。淮南王劉安召術士伍被、左吳之輩,充滿宮殿,作道術之書,論天下之事。《地形》之篇,道異類之物,外國之怪,列三十五國之異,不言更有九州。鄒子行地不若禹、益,聞見不過被、吳,才非聖人,事非天授,安得此言?案禹之《山經》、淮南之《地形》,以察鄒子之書,虛妄之言也。

  太史公曰:「《禹本紀》言河出昆倉,其高三千五百餘里,日月所(於)〔相〕辟隱為光明也,其上有玉泉、華池。今自張騫使大夏之後,窮河源,惡睹《本紀》所謂昆倉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書》近之矣。至《禹本紀》、《山經》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夫弗敢言者,謂之虛也。昆倉之高,玉泉、華池,世所共聞,張騫親行無其實。案《禹貢》九州山川怪奇之物、金玉之珍,莫不悉載,不言昆倉山上有玉泉、華池。案太史公之言,《山經》、《禹紀》,虛妄之言。

  凡事難知,是非難測。

  極為天中,方今天下在(禹)極之南,則天極北必高多民。《禹貢》東漸於海,西被於流沙,此則天地之極際也。日刺徑千里,今從東海之上會稽鄞、〔〕,則察日之初出徑二尺,尚遠之驗也,遠則東方之地尚多,東方之地尚多,則天極之北,天地廣長,不復訾矣。夫如是,鄒衍之言未可非,《禹紀》、《山海》、《淮南地形》未可信也。鄒衍曰:「方今天下在地東南,名赤縣神州。」天極為天中,如方今天下在地東南,視極當在西北。今正在北方,今天下在極南也。以極言之,不在東南,鄒衍之言非也。如在東南,近日所出,日如出時,其光宜大。今從東海上察日,及從流沙之地視日,小大同也。相去萬里,小大不變,方今天下得地之廣少矣。雒陽,九州之中也,從雒陽北顧,極正在北。東海之上,去雒陽三千里,視極亦在北。推此以度,從流沙之地,視極亦必復在北焉。東海、流沙,九州東西之際也,相去萬里,視極猶在北者,地小居狹,未能辟離極也。日南之郡,去雒且萬里。徙民還者,問之,言日中之時,所居之地,未能在日南也。度之復南萬里,日在日〔南〕之南,是則去雒陽二萬里,乃為日南也。

  今從雒地察日之去遠近,非與極同也,極為遠也。今欲北行三萬里,未能至極下也。假令之至,是則名為距極下也。以至日南五萬里,極北亦五萬里也。極北亦五萬里,極東西亦皆五萬里焉。東西十萬,南北十萬,相承百萬里。鄒衍之言:「天地之間,有若天下者九。」案周時九州,東西五千里,南北亦五千里。五五二十五,一州者二萬五千里。天下若此九之乘二萬五千里。二十二萬五千里。如鄒衍之書,若謂之多,計度驗實,反為少焉。

  儒者曰:「天,氣也,故其去人不遠。人有是非,陰為德害,天輒知之,又輒應之,近人之效也。」如實論之,天體非氣也。人生於天,何嫌天無氣?猶有體在上,與人相遠。秘傳或言天之離天下六萬餘里,數家計之,三百六十五度一周天。

  下有周度,高有里數。如天審氣,氣如雲煙,安得里、度?又以二十八宿效之,二十八宿為日月舍,猶地有郵亭為長吏廨矣。郵亭著地,亦如星舍著天也。案附書者,天有形體,所據不虛。(猶)〔由〕此考之,則無恍惚,明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