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論語 卷第三
魏 何晏 集解 景長沙葉氏觀古堂藏日本正平刊本
卷第四

論語公冶長第五   何晏集解凢廿九章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紲之

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孔安國曰公冶

長弟子鲁人也姓公冶名長也縲黒索紲攣也所以拘於罪人也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

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王肅曰南容弟

子南宫縚也鲁人也字子容不廢言見任用也子謂子賤

孔安國曰子賤鲁人弟子密不齊也君子哉若人鲁

無君子者斯焉取斯苞氏曰若人若此人也如

鲁無君子子賤安得此行而學行之子貢問曰賜也

如何子曰汝器也孔安國曰言汝器用之人也

曰何器也曰瑚璉也苞氏曰瑚璉者𮮐稷之器

也夏曰瑚殷曰璉周曰簠簋宗廟器之貴者也或曰雍也

仁而不佞馬融曰雍弟子仲弓名也姓冉也子曰

焉用佞也禦人以給屢憎民不知

其仁也焉用佞也孔安國曰屢數也佞人口辭捷

給數爲民之所憎之也子使⿰氵𭝠彫𨳩仕對曰

吾斯之未能信孔安國曰𨳩弟子⿰氵𭝠彫姓也𨳩名

也仕進之道未能信者未能究習也說鄭玄曰喜其志道之

子曰道不行乗桴浮於海從我

者其由也與馬融曰桴編竹木也大者曰筏小者曰桴

子路聞之喜孔安國曰喜與巳俱行矣子曰由

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鄭玄曰子路信夫子

欲行故言好勇過我也無所取材者言無所取桴材也以子路不解

微言故戯之耳也一曰子路聞孔子欲浮海便喜不復顧望故孔子

歎其勇曰過我無所復取哉言唯取於巳也古材哉同孟武

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孔安國曰

仁道至大不可全名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乗

之國可使治其賦也孔安國曰賦兵賦也

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

室之邑百乗之家可使爲之宰也

孔安國曰千室之邑卿大夫之邑也卿大夫稱家諸侯千乗卿大夫

故曰百乗也宰家臣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

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

賔客言也馬融曰赤弟子公西華也有容儀可使爲行人

不知其仁也子謂子貢曰女與

回也孰愈孔安國曰愈猶勝也對曰賜也何

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

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

如也苞氏曰既然子貢弗如復云吾與女俱不如者盖欲以慰

子貢心也宰予晝寢苞氏曰宰予弟子宰我也子曰

朽木不可彫也苞氏曰朽腐也彫彫琢刻𦘕也

圡之牆不可杇也王肅曰杇槾也二者喻雖施功

猶不成也於予與何誅孔安國曰誅責也今我當何責

於汝乎深責之辭也子曰始吾於人也聴其

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聴其言

而𮗚其行於予與改是孔安國曰改是始聴

言信行今更察言觀行發於宰我之晝寢也子曰吾未

見剛者或對曰申棖苞氏曰申棖鲁人也

曰棖也慾焉得剛孔安國曰慾多情慾之也

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

欲無加諸人也馬融曰加凌也子曰賜也

非爾所及也孔安國曰言不能止人使不加非義於巳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

章明也文彩形質著見可得以耳目脩也夫子之言

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巳矣

人之所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也深微故不可得而聞也

子路有聞未能行唯恐有聞孔安國曰

前所聞未及得行故𢙢後有聞不得並行也子貢問曰

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孔安國曰孔文子衛

大夫孔叔圉也文謚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

下問是以謂之文也孔安國曰敏者識之疾也

下問問凡在巳下者也子謂子産有君子之

道四焉孔安國曰子産鄭大夫公孫僑也其行巳

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飬民也惠其

使民也義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

乆而人敬之周生烈曰齊大夫晏姓也平諡也名嬰也

子曰臧文仲居蔡苞氏曰臧文仲鲁大夫臧孫辰

也文謚也蔡國君之守龜也出蔡地囙以爲名焉長尺有二寸居蔡

山節藻梲苞氏曰節者栭也刻鏤爲山也梲者梁上

之楹盡爲藻文也言其奢侈也何如其知也孔安國曰

非時人謂以爲知之子張問曰令尹子文

國曰令尹子文楚大夫姓闘名㝅於蒐也三仕爲令尹

無喜色三巳之無愠色舊令尹之

攻必以告新令尹何如也子曰忠

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孔安國曰

伹聞其忠事未知其仁也崔子弑齊君陳文子

有馬十乗棄而違之孔安國曰皆齊大夫也崔

杼作乱陳文子惡之捐 --捐四十匹馬違而去之至於他邦

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至

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

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

知焉得仁孔安國曰文子避𢙣逆無道求有道當春秋時

臣淩其君皆如崔子無有可者也季文子三思而

後行子聞之曰再思斯可矣鄭玄曰季

文子鲁大夫季孫行父也文謚也文子忠而有賢行其舉事寡過不

必及三思之也子曰寗武子馬融曰衛大夫寗喻也武

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

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孔安國曰詐愚似實

故曰不可及也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

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

裁之也孔安國曰簡大也孔子在陳思歸欲去曰吾黨之小

子狂者進取於大道妄穿鑿以成文章不知所以裁制我當歸以裁

制之耳遂歸也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𢙣

怨是用希孔安國曰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孤竹國

子曰孰謂微生髙直孔安國曰微生姓也

名高鲁人也或乞醯焉乞諸其隣而與

孔安國曰乞之四隣以應求者用意委曲非爲直人也

曰巧言令色足恭孔安國曰足恭便僻之貌也

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孔安國曰左丘明鲁

大夫匿怨而友其人孔安國曰心内相怨而外

詐親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顔淵

季路侍子曰盍各曰爾志子路曰

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

無憾孔安國曰憾恨也顔淵曰願無伐善

孔安國曰自無稱巳之善也無施勞孔安國曰無以勞事

置施於人也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子

曰巳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内

自訟者也苞氏曰訟猶責也言人有過莫能自責也

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

不如丘之好學者也

論語雍也第六    何晏集解凢卅章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也苞氏曰可使南面者

言任諸侯可使治國也仲弓問子桒伯子

曰伯子書傳無見焉子曰可也簡以其能簡故曰可也

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

亦可乎孔安國曰居身敬肅臨下寛畧則可也居簡

而行簡無乃太簡乎苞氏曰伯子之簡大簡也

子曰雍之言然哀公問曰弟子孰

爲好學孔子對曰有顔回者好學

不遷怒不貳過不𦍒短命死矣今

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凡人任情喜怒違理

顔淵任道怒不過分遷者移也怒當其理不移易也不貳過者有不

善未甞復行也子華使於齊冉子爲其母

請粟子曰與之釡馬融曰子華弟子公西華赤字

也六斗四升曰釡也請益曰與之𢈔苞氏曰十六斗

爲𢈔冉子與之粟五秉馬融曰十六斛曰秉

五秉合八十斛也子曰赤之⿺辶商齊也乗肥

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

継冨鄭玄曰非冉有與之太多也原思爲之宰

苞氏曰弟子原憲也思字也孔子爲魯司冦以原憲爲家邑宰也

與之粟九百辤孔安國曰九百九百斗也辤讓不受

子曰母孔安國曰禄法所當受母以讓也以與

爾隣里郷黨乎鄭玄曰五家為鄰五鄰爲里万二千

五百家為郷五百家為黨也子謂仲弓曰犂牛

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舎

犂雜文也騂赤色角者角周正中犧牲也雖欲以其所生犂而

不用山川寜肯舎之乎言父雖不善不害於其子之羙也子曰

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

月至焉而巳矣言餘人暫有至仁時唯囬移時而不

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

子曰由也果苞氏曰果謂果敢决断也於從政

乎何有曰賜也可使從政也與子

曰賜也達孔安國曰達謂通於物理也於從政

乎何有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子

曰求也藝孔安國曰藝曰多才能也於從政乎

何有季氏使閔子騫爲費宰孔安國曰

費季氏邑也季氏不臣而其邑宰叛聞閔子騫賢故欲用之也

子騫曰善爲我辤焉孔安國曰不欲爲季氏宰

語使者曰善爲我作辤說令不復召我之也如有復我

孔安國曰復我者重来召我也則吾必在汶上

孔安國曰去之汶水上欲北如齊也伯牛有SKchar

曰伯牛弟子冉耕也子問之自牖執其手

曰有𢙣SKchar不欲見人故孔子從牗執其手也曰亡之

國曰亡䘮也疾甚故持其手曰䘮之也命矣夫斯人

也而有斯SKchar也斯人也而有斯SKchar

苞氏曰再言之者痛惜之甚也子曰賢哉回也

一簞食一瓢飲孔安國曰簞笥瓢瓠也在陋

巷人不堪其憂囬也不改其樂賢

哉囬也孔安國曰顔淵樂道雖簞食在陋巷不改其所樂也

冉有曰非不說子之道也力不足

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

孔安國曰畫止也力不足者當中道而廢今女自止耳非力極

子謂子夏曰爲君子儒母爲小

人儒君子爲儒將以明道小人爲儒則矝其名也子㳺

爲武城宰苞氏曰武城鲁下邑也子曰女得

人焉耳乎哉孔安國曰焉耳乎哉皆辞也曰有

澹䑓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

甞至於偃之室也苞氏曰澹䑓姓滅明名也字子

羽言其公且方也子曰孟之反不伐孔安國曰

鲁大夫孟之側也與齊戰軍大敗不伐者不自伐其功也奔而

殿將入門筞其馬曰非敢後也馬

不進也馬融曰殿在軍後者也前曰啓後曰殿孟之反賢而

有勇軍大奔猶爲殿人迎功之不欲獨有其名故曰我非敢在後距

敵也馬不能進也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

有宋朝之羙難乎免於今之丗矣

孔安國曰佞口才也祝鮀衛大夫名子魚也時丗貴之宋朝宋國之

羙人也而善淫言當如祝鮀佞而反如宋朝之美難矣免於今丗之

子曰誰能出不由户者何莫由

斯道也言人立身成功當由道譬猶人出入要當從户也

子曰質勝文則野苞氏曰野如野人言鄙略也

文勝質則史苞氏曰史者文多而質少也文質

彬彬然後君子苞氏曰彬彬文質相半之貌也

曰人之生也直馬融曰言人之所以生於丗而自终

者以其正直之道也罔之生也𦍒而免苞氏曰誣

罔正直之道而亦生是𦍒而免也子曰知者不如

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苞氏曰學

問知之者不如好之者篤好之者又不如樂之者深也子曰

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

不可以語上也王肅曰上謂上知之所知也兩舉中

人以其可上可下也樊遅問知子曰務民之

王肅曰務所以化導民之義也鬼神而逺之

可謂知矣苞氏曰敬鬼神而不瀆也問仁子曰

仁者先難而後𫉬可謂仁矣孔安國曰

先勞苦乃得功此所以爲仁也子曰知者樂水

曰知者樂運其才知以治丗如水流而不知巳之也仁者樂

仁者樂如山之安固自然不動而万物生焉也知者動

苞氏曰自進故動也仁者靜孔安國曰無欲故静也

者樂鄭玄曰知者自𬽹得其志故樂之也仁者壽

曰性静故壽考也子曰齊一變至於鲁鲁

一變至於道苞氏曰言齊魯有太公周公之餘化也太

公大賢周公聖人也今其政教雖(⿱艹石)有明君興之者齊可使如鲁

鲁可使如大道行之時之也子曰觚不觚馬融曰觚

礼器也一升曰爵二升曰觚也觚哉觚哉觚哉觚哉言非

觚也以喻爲政而不得其道則不成也宰我問曰仁

者雖告之曰井有仁者焉其從之

孔安國曰宰我以為仁者必濟人於患難故問有仁人堕井將

自𭠘下而出之乎否乎欲極𮗚仁人憂樂之所至也子曰何

爲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䧟也

苞氏曰逝徃也言君子可使徃視之耳不肯自投從之也可欺

也不可罔也馬融曰可欺者可使徃也不可罔者不可

得誣罔令自投下也子曰君子愽學於文约

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鄭玄曰弗畔不

違道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

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國曰䓁以爲南子者衛靈公夫人也淫亂而靈公惑之孔子見之者

欲因以說靈公使行治道也矢誓也子路不說故夫子誓之曰行道

既非婦人之事而弟子不說與之咒誓義可疑也子曰中

庸之爲徳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

庸常也中和可常行之徳也丗乱先王之道廢民鮮能行此道乆矣

⿺辶商今也子貢曰如能愽施於民而能

濟衆者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

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

國曰若能廣施恩惠濟民於患難堯舜至聖猶病其難也夫仁

者已欲立而立人巳欲達而達人

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巳孔安國曰

更爲子貢說仁者之行也方道也但能近取譬於巳皆恕巳所不欲

而勿施於人之也

論語卷第三經一千七百一十一字註二千八百二十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