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論鄭伯以璧假許田(桓元年)

論鄭伯以璧假許田(桓元年)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鄭伯以璧假許田,先儒之論多矣,而未得其正也。
先儒皆知夫《春秋》立法之嚴,而不知其甚寬且怒也;皆知其譏不義,而不知其譏不義之所由起也。

鄭伯以璧假許田者,譏隱而不譏桓也。
始其謀以周公之許田而易泰山之祊者,誰也?受泰山之祊而入之者,誰也?隱既已與人謀而易之,又受泰山之祊而入之,然則為桓公者,不亦難乎!夫子知桓公之無以辭於鄭也,故譏隱而不譏桓。
何以言之?《隱·八年》書曰「鄭伯使宛來歸祊」;又曰「庚寅,我入祊」。
入祊雲者,見魯之果入泰山之祊也。
則是隱公之罪既成而不可變矣,故《桓·元年》書曰「鄭伯以璧假許田」而已。
夫許田之入鄭,猶祊之入魯也。
書魯之入祊,而不書鄭之入許田,是不可以不求其說也。
「鄭伯使宛來歸祊」、「庚寅我入祊」,是鄭之業歸,而魯之入之也。
「鄭伯以璧假許田」者,見鄭之來請,不見魯之與之也。
見鄭之來請而不見魯之與之者,見桓公之無以辭於鄭也。
嗚呼,作而不義,使後世無以辭焉,則夫子之罪隱深矣。

夫善觀《春秋》者,觀其意之所向而得之,故雖夫子之復生,而無以易之也。
《公羊》曰:「曷為系之許?近許也,諱取周田也。
」《谷梁》曰:「假不言以,以,非假也。
非假而曰假,諱易地也。
」春秋之所為諱者三,為尊者諱故,為親者諱敗,為賢者諱過。
魯,親者也,非敗之為諱,而取易之為諱,是夫子之私魯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