諫畋獵疏

諫畋獵疏
作者:張昭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4

太祖初鎮太原,每年打鹿於北鄙。先帝在位,暇日射雁於近郊。此蓋軍務之餘,畋遊自適。洎先帝膺圖啟祚,向明禦宇。則宜易彼諸侯之事,肅乎萬乘之儀。而猶因習舊風,失其威重。馳逐原獸,殆無虛日。臣愚以為事有可畏者四焉。洛都舊制,宮城與禁苑相連。人君宴遊,不離苑囿。禦馬來往,輦路坦夷。不涉荒郊,何憂蹶失。今則驅馳驂服,涉曆榛蕪。此後節氣嚴凝,徑塗凍滑。萬一有銜橛之變,陛下縱自輕,柰宗廟社稷何?所可畏者一也。又陛下新有四海,宜以德服萬邦。今則江嶺未平,淮夷尚梗。彼初聞陛下革先朝之失政,還太古之淳風。禦物以慈,節財以儉。有典有則,不矜不驕。彼必有三苗率服之心,七旬來格之意。如聞陛下暫遊近甸,彼即以為複好畋遊。所可畏者二也。臣又聞作法於涼,其弊猶貪。作法於貪,弊將何如。且打鹿射雁之事新,敗軌傾輈之轍在。常宜取鑒,不可因循。所可畏者三也。臣又聞作事可法,貽厥孫謀。若以陛下齊聖廣淵之機,聰明神光之量,奚可以宴遊蒐狩之事,少累聖明?所謂「城中好廣眉,城外加半額」,為法之弊,靡不由茲。所可畏者四也。伏望陛下居高慮遠,慎始圖終。思創業之艱難,知守成之不易。念老氏馳騁之戒,樹文王忠厚之基。約三驅之舊章,定四時之遊幸。始出有節,後不敢違,謹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