諫築墳逾制疏

諫築墳逾制疏
作者:宋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07

夫儉德之恭,侈惡之大,高墳迺昔賢所誡,厚葬實君子所非:古者墓而不墳,蓋此道也。凡人子於哀迷之際,則不以禮制為思,故周、孔設齊斬緦免之差。衣衾棺槨之度,賢者俯就,私懷不果。且蒼梧之野,驪山之徒,善惡分區,圖史所載。眾人皆務奢靡,而獨能革之,斯所謂至孝要道也。中宮若以為言,則此理固可敦諭。在外或雲,竇太尉墳甚高,取則不遠者,縱令往日無極言者,其事偶行,令出一時,故非常式。貞觀中,文德皇後所生女長樂公主,奏請儀注加於長公主,魏徵諫云:「皇帝之姑姊為長公主,皇帝之女為公主。既有長字,合高於公主,若加於長公主,事甚不可。」引漢明故事云:「群臣欲封皇子為王,帝曰:‘朕子豈敢與先帝子等?’」時太宗嘉納之,文德皇後奏降中使,致謝於徵。此則乾坤輔佐之間,綽有餘裕豈若韋庶人父追加王位,擅作酆陵,禍不旋踵,為天下笑:則犯顏逆耳,阿意順旨,不可同日而言也。況令之所載,預作紀綱,情既無窮,故為之制度。不因人以搖動,不變法以愛憎,所謂金科玉條,蓋以此也。比來蕃夷等輩及城市閑人,遞以奢靡相高,不將禮儀為意。今以後父之寵,開府之榮,金穴玉衣之資,不憂少物;高墳大寢之役,不畏無人。百事皆出於官,一朝亦可以就,而臣等區區不已,屢以上聞。諒欲成朝廷之政,崇國母之德,化浹寰區,聲光竹素。儻中宮情不可奪,陛下不能苦違,即準令一品合陪陵葬者,墳高三丈已上,四丈以下。降敕將同陪陵之例,即極是高下得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