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諸王善惡錄序
作者:魏徵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41

觀夫膺期受命,握圖禦宇,鹹建懿親,藩屏王室,布在方策,可得而言。自軒分二十五子,舜舉十六族,爰曆周漢,以逮陳隋,分裂山河,大啟磐石者眾矣。保乂王家,與時升降,或失其土宇,不祀忽諸。然考其盛衰,察其興滅,功成名立,鹹資始封之君,國喪身亡,多因繼體之後。其故何哉?始封之君,時逢草昧,見王業之艱阻,知父兄之憂勤,是以在上不驕,夙夜匪懈,或設體以求賢,或吐飧而接士,故甘忠言之逆耳,得百姓之歡心,樹至德於生前,流遺愛於身後。暨乎子孫繼體,多屬隆平,生自深宮之中,長居婦人之手,不以高危為憂懼,豈知稼穡之艱難,昵近小人,疏遠君子,綢繆哲婦,傲很明德,犯義悖禮,淫荒無度,不尊典憲,僭差越等,恃一顧之權寵,便懷匹嫡之心,矜一事之微勞,遂有無厭之望,棄忠貞之正路,蹈奸宄之迷途,愎諫違卜,往而不返,雖梁孝齊同之勳庸,淮南河東之才俊,摧摩霄之逸翮,成窮轍之涸鱗,棄桓文之大功,就梁董之顯戮,垂為明戒,可不惜乎?皇帝以聖哲之姿,拯傾危之運,耀七德以清六合,總萬國而朝百靈,懷柔四荒,親睦九族,念華萼於棠棣,寄維城於宗子,心乎愛矣,靡日不思,爰命下臣,考覽載籍,博求鑒鏡,貽厥孫謀。臣輒竭愚淺,稽諸前訓,凡為藩為翰有國有家者,其興也必由於積善,其亡也皆在於積惡。故知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然則禍福無門,吉凶由已,惟人所召,豈徒然哉?今錄自古諸王行事得失,分為善惡,各為一篇,名曰《諸王善惡錄》,欲使見善思齊,足以揚名不朽,聞惡能改,庶得免乎太過,從善則有譽改過。則無咎,興亡是係,可不勉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