謗佛經

謗佛經 南北朝 北魏于北天竺
譯者:菩提流支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謗佛經

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譯

如是我聞:

一時,婆伽婆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八十千。爾時會中有菩薩摩訶薩,名離憂悲,在大會坐,師子遊戲菩薩摩訶薩、智光明菩薩摩訶薩、梵雷音響雲聲菩薩摩訶薩、善作功德寶華光明菩薩摩訶薩、師子遊步雲雷音聲菩薩摩訶薩、光明威德名聞菩薩摩訶薩、無邊智聚思惟莊嚴菩薩摩訶薩、無邊寶華名稱菩薩摩訶薩、智慧光明辯才說意菩薩摩訶薩,此十菩薩摩訶薩集在會坐,已於七年為陀羅尼精勤修習而不能得,滿七年已則生憂愁,心尚不定況陀羅尼,所求不得心生疲倦,既於七年離癡覆蓋,恒常經行求陀羅尼而不能得,捨戒還家遠離佛法作鄙劣行,於佛法中心生疑惑,有如是過。阿闍世王在大會坐。

爾時世尊於先已為阿闍世王斷除疑悔,阿闍世王既除疑悔,一切憂惱皆得解脫,於七日中捨財大施,如是大施滿七日已,為聽法故七億眾生俱到佛所。彼十菩薩諸善男子,於佛法中已得罪過,亦在會坐。

爾時會中有菩薩摩訶薩,名不畏行,得陀羅尼,阿僧祇劫法忍成就,得無生忍、種種辯才,能知一切智智之門,能說法門,能知眾生深心信解而為說法。

爾時不畏行菩薩摩訶薩從坐而起,整服一廂,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大德!此眾會中十善男子,已於七年為陀羅尼精勤修行,所願不成,捨離佛法而作俗人。善哉,世尊!如方便說,此善男子令速解知。」

爾時世尊告不畏行菩薩言:「善男子!當知如是十善男子,未曾得聞謗佛法門,此善男子曾謗佛來,是故不能速疾得通。」

爾時不畏行菩薩摩訶薩即以偈頌問如來曰:

「我今問仁曰,光明之法王,若行菩薩行,惡業云何淨?
無量勝智名,十力無障智,解脫無戲論,說菩薩淨行。
我問無量智,我問斷惡意,我問無比尊,云何菩薩行?
已脫一切縛,離煩惱破魔,知眾生心意,願說菩薩行。
如華開笑面,有有行欲斷,說法斷有意,願說菩薩行。
能與無量樂,善功德善行,於一切世間,作利益安樂。
已於無量世,為捨所愛物,象馬寶百頭,無量妻子捨。
以忍自調伏,樂戒功德行,決定勤精進,意常不憂惱。
百種苦已盡,所求事究竟,願如應說法,除斷眾生苦。
願說離三垢,云何離不善?願說菩薩行,調御益眾生。」

爾時世尊告不畏行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此十菩薩本曾謗佛。」

不畏行菩薩言:「世尊!云何謗佛?」

佛言:「不畏行!此十菩薩乃往過去第三十劫,有佛號曰觀世自在如來、應、正遍知,出焰世界。不畏行!今此會中十善男子,於彼觀世自在如來入涅槃後,皆作大姓大富長者,造五百寺,於一一寺置千比丘。時有法師,名曰辯積,得陀羅尼,坐法座上為眾說法,五千諸佛皆與辯才、八萬億天守護供養。辯積法師一說法時,七萬眾生悉皆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萬眾生得須陀洹果。

「善男子!彼時有王,名曰月得,自共五百婇女相隨,俱往供養辯積法師,敬重法故歌聲作樂,種種寶花散彼比丘,栴檀等香用塗其身,以五百領好衣覆之,於七日中一切樂具盡心供養,如法師法而供養之。

「當於爾時,彼長者子,說彼比丘毀破淨戒。彼惡業報,九十千年墮大地獄;於五百世雖生人中受黃門身,生夷人中、生邪見家;於六百世生盲無舌;七百世中雖復出家,求陀羅尼而不能得。何以故?以彼往世惡業障故。

「善男子!汝應善知如是法門,我今已說。既得聞已,若見法師實破戒者,不得生瞋,尚不應說,何況耳聞而得說耶?善男子!若有挑拔一切眾生眼目罪聚,若以瞋心看法師者,所有惡業過彼罪聚。若斷一切諸眾生命所有罪聚,若有於法師生於惡心,逕迴面頃所得罪聚,彼前罪聚於此罪聚,一百分中不等其一,於千分中亦不等一,於百千分、阿僧祇分、若歌羅分、若數分中不等其一,於譬喻分乃至憂波尼沙陀分不等其一。何以故?若謗法師即是謗佛。

「善男子!若有悕望供養佛者,彼人則應供養法師;若有悕望供給佛者,彼人則應供給法師;若有悕望禮拜佛者,彼人則應禮拜法師。何以故?以從菩薩生一切智、以從菩薩生諸佛故。

「善男子!菩薩何曰發菩提心?既發心已,不住欲樂、煩惱不染,不住一切非梵行事,應如是知。如是菩薩入無色定不生無色。何以故?菩薩不隨三昧力生,以願力生,如是菩薩解脫一切毛道凡夫愚癡人行。若有能見虛空色者,彼人能見菩薩煩惱。

「善男子!譬如阿那婆達多龍王,龍眾數攝,與一切龍體相無異,龍三種過悉皆遠離。何等為三?一者熱沙不墮其頭、二者不以蛇身行欲、三者無有伽樓羅畏。如是善男子!此三龍過所不能于。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一切戲樂皆悉具有,於三有中欲煩惱苦不能覆蔽,應如是知。

「又善男子!譬如取魚眾生之類,於水中行、水中見物、入水不死。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行於生死住凡夫行,常求智行修集正法,心不迷亂,凡夫之事所不能污,三有之苦所不能于,是故菩薩摩訶薩常應自護,勿謗法師。」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欲供養佛,若欲禮如來,但供養佛子,第一供養佛。
我說以衣鉢,坐臥經行處,如是等應施,發菩提心者。
如是供養佛,如是供養法,佛為世間上,皆從法中生。
是人孤獨智,與暗眼者明,示迷者正道,將向不死處。
若一切財寶,常施一切佛,雖如是奉施,不能報佛恩;
若從今已去,常供養法師,不謗不說者,則報諸佛恩。」

爾時不畏行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有方便門令此菩薩淨惡業不?」

佛言:「有。不畏行!有陀羅尼,此善男子若能出家專心誦此陀羅尼句,惡業則淨。

「多軼他(台邏反是長音,不言長者盡是短音句)阿制(句)阿車婆坻(句)阿那(長音)毘麗(句)阿施黎殺(詩債反,句)阿訖吏帝(句)阿那由系(句)阿系(句)阿毘何(長音)(句)阿婆(重音,不言重者悉是輕音)(句)頭樓唐鵝磨(句)由多若多(長音)納波囉頗閉(句)尼伽地(持債反,句)憂伽囉系(句)侯侯迷(無詣反,句)遮波麗(句)娑遲摩細(句)三摩提(句)(長音)(句)那耶波離舒(長音)(重音)(句)

「善男子!此十善男子若能誦此陀羅尼句,於七日中一切放捨,不食雜食心不散亂,不著諸色心不分別,捨憍慢意,常誦不止,更無所作,不與人雜,行平等心常行利益,心常修習五陰無常而不捨離,常修念佛,若如是行,於十方中現見千佛。」

爾時彼會十善男子聞佛說已,即爾出家,專心誦此陀羅尼句,七日精進隨順攝取,亦常修習念佛三昧,見一千佛,彼惡業障懺悔盡滅。爾時即得一切智門集陀羅尼,滅三十劫生死之業,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畏行!當知爾時供養法師月得王者,今無量壽如來、應供、正遍知是。阿閦如來、應、正遍知則是爾時辯積法師。爾時謗說辯積法師十長者兒大姓童子,即是此會十善男子,彼十長者大姓童子,爾時謗說辯積法師毀犯淨戒。

「如是善男子!隨諸菩薩於何等寺若善惡住,乃至失命身死因緣不見其過。何以故?善男子!菩薩具有四種淨法。何者四種?一者修空、二者常於一切眾生不破壞心、三者於諸菩薩常與利益、四者說法不求資生。善男子!此是四法菩薩摩訶薩清淨菩提法。」

爾時世尊為明此義,以偈說曰:

「若能信解空,佛說第一法,如是清淨行,行常不放逸。
不破壞眾生,不說破壞語,彼人得成佛,光明照世間。
此第二淨道,聞已作利益,於眾生行忍,莫作破壞行。
有法善無垢,施發心菩薩,若不求恩報,第三菩提道。
決定生悲心,說法不求利,如深心憐愍,第四道智淨。

「復次善男子!修陀羅尼菩薩摩訶薩,阿蘭若行,親近聞法,著鮮淨衣,獨住閑居,四威儀中常思惟行,以種種物布施法師,生正信心不隨他語,不生疲倦,常精進行心不諭諂,不離念佛心無所得,善修無相如說而行,以信解心請佛懺悔,隨喜迴向恒常正行,不越威儀不畏教誡,依止尊住一切名行,於此法中不疲倦修。」

說此法時,三萬眾生本未曾發菩提之心,聞此法已發菩提心;五千眾生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三萬菩薩一切皆得無生法忍。

「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訶薩等,聞此法門得福甚多。若以七寶滿於三千大千世界,於日日中布施三寶,如是乃至恒河沙劫;若復得聞如是法門,其福為勝。若復能行五波羅蜜經一千劫,惟除般若波羅蜜門;若人得聞如是法門,其福為勝。善男子!若復有人於一千佛,晨起日中日暮供養,尊重讚歎如意供給;若有得聞如是法門,其福為勝。

「如是善男子!應當護念如是法門,我今付汝為令擁護受持讀誦,解說其義為令書寫,乃至失命身死因緣,應當護念隨順修行。」

如來說已,不畏行菩薩摩訶薩及餘菩薩,彼諸比丘一切眾會,并諸天、人及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

謗佛經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