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之言论
作者:李大釗
1917年2月22日

原收录于《甲寅》日刊,署名:守常

  昔者英儒穆勒著《自由》(On Liberty)一书,于言论自由之理,阐发尤为尽致。综其要旨,乃在谓“凡在思想言行之域,以众同而禁一异者,无所往而合于公理。其权力之所出,无论其为国会,其为政府,用之如是,皆为悖逆。不独专制政府,其行此为非,即民主共和,行此亦无有是。依于公信而禁独伸之议者,其为恶浮于违众议而禁公是之言,就使过去来三世之人所言皆同,而一人独持其异。前之诸同不得夺其一异而使同,犹后之一异不得强其诸同以从异也。……有或标其一说,而操柄者禁不使宣,将其害周遍于人类。近之其所被者在同世,远之其所被者在后人,与之同者固所害也,与之异者被害尤深。其所言为是,则禁之者使天下后世无由得是以救非,其所言为非,则禁之者使天下后世无由得非以明是。”其著《代议政治》亦云:“若选举人不思选最良之议员而惟施用金钱最多者是选,则广副舆情之代议制度将何以奏厥效乎?若为议员者,可以金钱羁縻之,或其惟质轻躁易激,不克以公共训练个人自制救正之使能沉思静虑,且于议场恃其腕力以逞狂暴,甚或互相铳击,则代议之议会将何以致良果乎?”余请持斯言,以观吾国今日之议会矣。

  自宪法会议开会以来,争喧最烈者,则惟三事:一省制问题,二孔子问题,三今日之院制问题是也。省制争议多日,竟至演出用武之怪剧,几令仇视议会者引以为口实而来解散之厄焉。幸而各派协商,互相让步,卒以勉强通过。至于孔子问题,今尚置为悬案。方议此时,余尝往议会旁听,辄闻有极鄙野之语(如胡说八道等是),出诸圣神代议士之口,已觉甚为骇怪。日前因院制问题,又几重演用武之宿剧。以穆勒氏之说证之,此种现象,实背乎自由之原理,戾乎立宪之精神,此诚不能不为吾国之宪政前途惧,今日之议会危,而并为议员诸公惜也。

  立宪国之有言论,如人身之有血脉也。人身之血脉有所停滞,则其人之精神必呈麻木不仁之象。社会之言论有所阻塞,则其国之政治必呈销沉不进之观。盖立宪政治之精神,即在使国民得应有尽有之机会,对于凡百国政,俾人人获以应有尽有之意思,如量以彰布于社会。而社会之受之者,亦当以虚心察之,不当以成见拒之;当以尚异通之,不当以苟同塞之;当存非以明是,不当执是以强非;当以反复之讨议求真理,不当以终极之判断用感情。如是则真正之理实,适宜之法度,始得于群制杂陈、众说并进、殊体异态、调和映待之间,表著于政治。此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之所以可贵,而代议政治之所以为良也。苟行代议政治之国,此类尊重自由之风习,必使薰陶培养以弥纶乎社会个人之间,奉为金科玉律。其持己之严,至尊重他人之自由,与要求他人尊重己之自由相为等量,则自由之基始固,立宪之治始成。况在集全国各个社会之主干中枢,代表各个社会之情感利害而成之议会,其专擅恣横、禁异强同之气焰,乃至若吾国今日之象者,其何以筹治道而善国俗乎?

  抑言论之争持,本为立宪政治之所尚。争而能守相当之态度、一定之范围,则争持亦何尝不可。平心论之,各国议会能平心静气以相讨议而绝无骚扰之象者,英、美而外,殆无所闻。德、法、日本议会之中,其以粗鄙之语相加者,亦间有之。而在彼邦,则搢绅学士,皆以此引为宪政之遗憾,而谋所以矫正之。且其议会虽或遇有骚扰,而至妨阻议事进行,与不顾议长指挥之事,则所罕觏也。三四年前,英伦议会,有所谓马尔哥尼案者发生,政府党与反对党争持颇激。其事乃英伦今内阁总理雷德乔治为财政大臣,以马尔哥尼无线电信公司之股,使投机以储金币,反对党遂执此为财政大臣之渎职,企以颠覆内阁。方于议会讨论此案时,双方论争,极其激烈,忽由在野党口中露出“说谎”之一语,政府党闻之,乃以大哗。盖英俗以指人为“说谎”为莫大之侮辱,愤慨之余,遂有出恶声以报之者。纷扰二三分钟间,始已。即此已至蒙讥,谓此为英国近年未有之秩序紊乱之议会。翌晨英伦各报,莫不振笔以诰戒此发言不法之议员,谓两党互为不法之语以相凌辱,为厚损富有光荣历史之英国议会之名誉。斯在英伦宪政先进之国,议员于议会偶出不法之语,其报章责备之严犹若此。倘使其议员更进而有出不法之行动以至互殴者,则其深恶痛斥,又当如何也?余非不知吾国今日方在宪政初步之时,偶有乖乎正轨之所,亦未始不可曲为原谅,而无如吹求于其侧者,正苦无辞相加以遂其危害议会尊严之阴谋。吾议会诸公,犹长此不已,窃恐终至授人以柄,而自蹈于危途。国家基础之震撼,又不知因之至于何度也。

  不见夫奥匈国之议会乎?政争极激,骚动频闻。逮乎晚近,此象益甚。盖其议事规则,不认讨论终局之制度。三四年前,有以一人为冗长之演说至耗十九时间者,每足妨害议事之进程。至近年奇萨为议长,则尝命反对党退场,不听则指挥警卫拂之出,再不从则更呼集警察二百余人,助警卫行其职。反对党亦反抗之,募集壮士,以为示威之运动,时则议长向政府请派遣军队之事亦有之。往年日本议会骚喧正烈时,提倡民本主义之吉野博士,即于某杂志疏举此事,以促议士之觉悟。殷鉴不远,即在奥匈。余甚望吾议事诸公,顾虑及此,以保议会之尊严,而重他人之自由,勿复再有此种事实发见,至为亲者所痛而为仇者所快。是又岂独议会自身之幸已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