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讀史方輿紀要/卷一百二十八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一百二十八 川瀆五 大江 盤江 下一卷▶


大江编辑

川之大者,大河而外,莫如大江。然河流朝夕不常,江流亘古未改,周匝兩垂,吞吐百川,江誠浩博矣哉。是爲江紀。

江源出於岷山,

禹貢》曰:岷山導江。荀卿曰:「江出汶山。」汶、岷通。《山海經》亦曰:「岷山,江水出焉。」《水經》:「岷山,江水所出。」或作「山」,或作「山」,其實一也。大江發源於岷山,審矣。山谷紆回,泉流隱伏,盤溪曲澗,匯流成川。酈道元云:「岷江泉流深遠,爲四瀆首」是也。《江譜》:《岷江渠堰譜》,宋張韙撰。「岷江發源臨洮木塔山。」臨洮,今陝西洮州衛,山當在其南境。或曰木塔山即岷山之支隴。《益州記》:「江源出岷山羊膊嶺,宋任豫《益州記》:「江出羊膊嶺,經甘松至灌千餘里。」《洮岷記》:「大江出陝西岷州岷山,南流入川。」《輿程記》:「江源出松潘衛北二百三十里之大分水嶺」,或以爲即羊膊嶺,似悞。分二流:一西南流,爲大渡河,詳見四川大川。一南流爲大江。《水利志》:「岷江出羊膊嶺,分二派:一西南流爲尖囊大渡河,一正南入溢村,至石紐過汶川,歷今灌縣境,即禹所導之大江也。」今松、茂以北,接陝西洮、岷之境,羣山錯雜,其澗谷之水皆奔輳而南,合爲大江。然則江源本無正流,《禹貢》以岷山表識之,而江源可以依據。此聖經之文所以爲不可易與?

西南流經松潘衛西,又南經疊溪所西。

大江在松潘衛西六十里,其上流自大分水嶺而來也。又南流經疊溪所西三里,盤旋崖石間,曾不容舠矣。

又南經茂州城西,又西南經威州之西,又南經保縣東,又東南流至汶川縣西,

大江經茂州城西北折而西南,經威州北三十里高碉山下,唐維州城故址在焉,三面臨江,號爲險塞。又西經保縣城東十里,復折而東南經汶川縣治西,曲折環流,蜀境西北之保障也。

又東南經灌縣西,又東南流經崇慶州北,又東南經新津縣南,

大江自汶川縣東南流幾二百里而至灌縣西,去城三十三里,離堆在焉,秦李冰鑿渠分流入成都處也。有內江、外江及都江之分。今詳見成都府。其正流經崇慶州西北五十里,又南爲味江,貞元十一年蜀州江溢,即此。又東南流經新津縣城南,亦謂之皂江。又東南流入眉州境。《蜀記》:本唐鄭暐撰,此蓋襲前人舊名也。「大江在威、茂之間謂之汶江,自汶川縣而南,往往隨地易名,不可更僕數也。」

又東南經彭山縣東,又南經眉州之東,又南經青神縣之東,

大江在彭山縣東北二里。其支川自灌縣分流,經成都南境者於新津、彭山之間復次第流合焉。經縣城東江流益盛,亦謂之武陽江。又南經眉州城東四里蟇頤山下,亦謂之玻黎江。又南經青神縣東二十里,南流入嘉定州境。

又南經嘉定州東,又南經犍爲縣東,

大江經嘉定州城東,亦謂之通江。至城東南而大渡河合青衣江之水自州西南流合焉,亦兼合水之稱。又南經犍爲縣城東,復折而東南流入敘州府境。

又東南經敘州府城北,又東南經南溪縣東,

大江自犍爲縣東南流凡三百六十餘里而至敘州府城北,經城東南而馬湖江自西南流合焉。馬湖江,詳四川大川瀘水。又東南流百二十里經南溪縣城東三里,又東南入瀘州境。江之北岸爲富順、隆昌之境。志云:大江在府境,亦兼外水之稱,控禦蠻僰,襟帶兩川,爲腰膂之寄。

又東經江安縣北,又東經納溪縣北,又東北經瀘州城東,又東經合江縣北,

大江自南溪縣東南百二十里而至江安縣北,南去城二十里。又東南六十里至納溪縣城北,又折而東北流七十里經瀘州城東南,資江自北流合焉,所謂中水是也。詳見四川大川雒江。又東北幾二百里而至合江縣北,南去城五里。又東北入重慶府境。志云:大江自瀘州而上,灘磧交錯,江流闊狹不常。由嘉定州而上,則重山曲折,崖高流迅,牽挽益艱。自瀘州而下,雖灘磧間列,而江深岸闊,江、淮朦艟可以泝流而達矣。

又東北經壁山縣南,又東北經江津縣北,又東北經重慶府南,

大江自合江縣東北流百八十里至壁山縣南,去縣三十里。又東北百三十里而經江津縣城北二里,又東北二百餘里而經重慶府城東南,涪江合嘉陵江自北流合焉。所謂內水也。詳見四川大川涪江。府居內、外二水之間,憑高據深,爲全蜀之襟要。

又東經長壽縣南,又東經涪州北,

大江自重慶府城東流二百餘里至長壽縣城南,又東流百三十里,而經涪州城北,至城東,黔江自南流合焉。亦曰涪陵江。東通湖廣,南入貴州,黔江其徑道矣。

又東北流經酆都縣南,又東北經忠州城南,

大江自涪州東北流百四十里而經酆都縣城南,《輿程記》:「涪州六十里至東青水驛,一名焦崖驛,又八十里即酆都縣。」又東北百九十里而至忠州城南,又東入夔州府境。

又東北經萬縣南,又東經雲陽縣南,

大江自忠州東北流二百餘里而至萬縣城南,又東二百七十里至雲陽縣城南,又東百七十里即夔州府城矣。

又東經夔州府城南,又東經巫山縣南,

大江經夔州府城南,又東八里而爲瞿唐峽,所謂「瞿唐、灩澦天下之險」也。詳見四川重險瞿塘關。又東百二十里至巫山縣城南,又東三十里經巫峽中。峽長百二十里,兩岸連山,舟行其間。江流至此,爲出蜀而入楚之處,詳見四川名山巫山。波濤漰湃,崖石嶙峋。誠古今之至險,亦山川之奇勝。《江行記》:「巫山東至巴東縣凡一百六十里,皆在峽中行也。」宋張玠《禹廟記》曰:「夔門當西蜀川流之聚,合數百源而委之。沆渀氾濫,又甚他所。而巴岡、巫橋,崔嵬盤錯,壁立骨峙,綿亘峻極,固塞其衝,奔潰汹涌之勢,艱乎爲力哉。已而瞿唐瓜分,灩澦孤蹲,千崖萬磴,兩兩卻立,黃流巨浸,帖帖東下,環數千里之地,既宅既旅,既蠶既粒,孰知疏鑿功用之至於斯耶?」

又東經巴東縣北,又東經歸州城北,

大江經巴東縣城北,又東九十里經歸州城北。山峽連綿,與蜀相接,所謂步步皆險也。

又東經夷陵州南,又東經宜都縣北,

大江自歸州東屈曲流凡百八十里至夷陵州城南,城西北二十五里,西陵峽在焉,與夔州之瞿唐、巫山之巫峽共爲三峽。州當三峽之衝,故言形勝者,恒以西陵爲吳、楚之西門。又夷,平也。江流至州西始出險就平,故曰夷陵。詳見湖廣重險西陵。自州而東,又曲折流六十餘里而至宜都縣西北五十里之荊門山,與南岸虎牙山對峙,自昔爲險阨之處。詳見湖廣重險荊門。《江行記》宋范成大撰,一名《吳船録》。曰:「蜀中之江會流於三峽者,凡二百八十有奇,蜀中之灘次及於荊門者,凡四百五十有奇。自荊門以東,其以灘磧名者無復嵯岈之勢,亦無櫛比之多矣。」又東南流經宜都城北三里,而東達於枝江縣境。

又東北經枝江縣北,又東南經松滋縣北,

大江自宜都縣北,東流七十餘里而經枝江縣城北。江流至此分而爲二,間以大洲,謂之百里洲。洲之北曰北江,南曰南江。《禹貢》「東別爲沱」,即此地也。又東南流七十里而經松滋縣城北,江流至此復支分爲三派,名曰川江。又東北流入江陵縣界。

又東北經荊州府城南,又東南經公安縣北,

大江自松滋縣東北流百二十里而至荊州府城南,府翼帶江沱,稱爲都會。府東二十里曰江津口,江水支分於枝江以東者,至此洲盡而流合,勢益盛。昔時濱江置戍,爲江陵重地。又東南四十里即公安縣也。江流經城東北三里,又東南入石首縣界。《荊州記》:舊記,晉郭仲產撰。「江水方出峽勢如建瓴,夏秋汎漲,頃刻千里。然夷陵而上,山阜夾岸,勢不能溢。嘉魚而下,江面浩闊,順流直注,又兩岸俱平衍下濕,水易漫流。惟江陵、公安、石首、監利、華容之間,江流自西而北,而東而南,勢多迂回。至岳陽復自西南轉東北,湖水迸流,易於漲遏,故決害多在荊州。夾江南北,往往沿岸爲隄,咫尺不堅,千里爲壑矣。」呂后三年江水、漢水溢,流四千餘家。八年江、漢水溢,流萬餘家。

又東南經石首縣北,又東經監利縣南,又東經華容縣北,

大江自公安縣東南流百十里至石首縣城北,又東南流百二十里至監利縣城南,又東南流六十里經華容縣東北境之黃家驛,驛西南去華容縣九十里,東北至城陵磯亦九十里。江流深闊,商旅往來,所在輻輳。

又東經岳州府北,又東經臨湘縣北,

大江經岳州府城西北十五里之城陵磯。洞庭之水自南而北由此注於大江,謂之荊江口,亦謂之西江口,又謂之三江口,以洞庭及澧水與大江並會於此也。詳見湖廣重險荊江口。控據要津,爲湖南、北之喉吭。又東北七十餘里,經臨湘縣城北,《輿程記》:「城陵磯驛南二十里爲洞庭湖口,東六十里至臨湘縣之鴨欄水驛,皆濱江要地也。」又東北入武昌府境。

又東北經嘉魚縣西,益折而北,經漢陽府城東,武昌府城西,而會於漢水。

大江自臨湘縣而東百十里至石頭口驛,驛爲嘉魚、臨湘縣分界處。又東北七十里至嘉魚縣城西北七里,又東北九十里,至簰洲鎮,屬嘉魚縣,有簰洲驛。又九十里至金口驛,屬江夏縣。又六十里經漢陽府城東北之大別山南,東折而北出,會於漢水,所謂漢口也,亦謂之夏口。詳見湖廣名山大別及重險夏口。夏口之南即漢陽府,夏口東岸正對武昌府,二城隔江相對不過七里,爲襟束之處。天下有事,無不注意於此者。又北出而東折,即黃州府境矣。

江水會於漢水,並流而北,復折而東,江之北岸,爲黃陂縣及黃州府境,南岸爲武昌府及武昌縣境。

江、漢竝流,北出而東折,去漢口三十里曰青山磯,在江南岸,爲津渡之要。又東十五里爲黃陂縣之沙口鎮,在江北岸,亦曰沙武口,西北去縣五十里。又十五里爲陽邏鎮,在江北岸,有陽邏驛,屬黃岡縣。《輿程記》:「陽邏而東十里爲抽分廠,竹木抽分處也。又東二十里曰白湖鎮,在江南岸,屬江夏縣,有巡司。對岸即雙流夾。」又八十里曰團風鎮,又二十里曰三江口,《江行記》:「漢水入江,江水益盛,黃州西百里有雙流夾,以江水分流而名。此曰三江口,又以江分爲三,至此合流而名也。」又三十里經黃州府城南,隔江相望者,爲武昌縣,縣在江南岸,距黃州府十里。又東南三十里曰巴河口,在江北岸,巴河入江之口也。南北紛紜,江濱多故,此皆烽火之區矣。

大江又東經蘄水縣南,又東經蘄州城南,江之南岸爲興國州之境。

大江自巴河口東三十里至蘄水縣之蘭溪驛,東北去縣四十里。又東南九十里至蘄州西之蘄陽口,亦曰蘄口,蘄水入江處也。又三十里至州城南,大江至此益折而東南。又三十里爲馬口渡,渡在江北岸,東接廣濟縣境。又東南二十里爲富池驛,在江南岸,屬興國州,西南去州城六十里。江之南岸接江西九江府瑞昌縣之境。興國州東即瑞昌縣境。

又東南經廣濟縣及黃梅縣南境,江之南岸爲九江府城之北。

大江自富池驛而東,又東南六十里經廣濟縣之龍平鎮,鎮西北去廣濟縣百餘里,蓋大江自蘄州益引而南也。又東南十里,經黃梅縣之新開口鎮,東去縣七十里。又東南五十五里即九江府城也。大江北岸即黃梅縣界,北去縣城五十里。江流至此,闊二十餘里,波濤浩瀚,謂之潯陽江。《唐•五行志》:「大曆九年江州江溢。」」舟行其間,有內路、外路之分,並江南岸爲內路,江北岸爲外路。《輿程記》:「九江府城稍西北五里地名官牌夾,從江中至龍坪六十餘里,遇大水時,自夾中直上龍坪五十里而近。」亦謂之九江也。詳見江西大川九江。古稱湓口重鎮,中流襟帶,蓋府城當吳、楚之要會,不特江右安危視九江之緩急,而上游之勢,淮南、江左禍福與共,所謂地有常險者非歟?

又東經湖口縣北,又東北經彭澤縣北,江之北岸爲宿松縣及望江縣之境。

大江自九江府城而東六十里經湖口縣城北。湖口,江西之噤吭也。彭蠡之水自縣西南二十里注於大江,環城而北出,故縣以湖口爲名。詳見江西重險。又東北六十里,經彭澤縣西北二里,江流至此益折而北。江心有小孤山,與宿松縣分界。志云:小孤山北去宿松縣百二十里,宿松西南則與黃梅縣接界。江濱又有馬當山,與東流縣分界。馬當在江東南岸,去東流縣七十餘里。小孤、馬當,皆江津之險也。自彭澤而東北凡百二十里至望江縣之雷港口,雷池入江之口,古所謂大雷也。西北去縣城三十五里。又《唐志》:「太和四年江水溢沒舒州太湖、宿松、望江三縣民田。」蓋江南、江西、湖廣三境之地,犬牙相錯,濱江環峙,爲設險處。

又東北經東流縣北,又東北經安慶府城南,

大江自雷港而東北,又二十里江之南岸爲東流縣,北去縣城二里。又東北流九十里,江之北岸經安慶府城南,所謂皖口之險也。特立江濱,江環三面,屹爲形勝,蓋南畿上游之屏障矣。

又東北經桐城縣南境,江之南岸爲池州府北。又東經銅陵縣之北,

大江自安慶府城東北流九十里經桐城縣之樅陽口,西北至縣百二十餘里。又四十里經池州府之池口驛,南去府城五里。又東北四十五里至梅根港,古所謂錢溪也。梅根港而上,江岸頗狹,今南北往來者往往截流而渡,南自池州出江右走閩、廣,北自廬州走濠、壽趨徐、汴,爲捷徑云。又東北二十里爲大通驛,又三十里經銅陵縣城北,又二十里曰丁家洲,又四十里爲荻港驛,俱在江南岸。入繁昌縣界。《江防攷》:「大通驛而下江面闊三十餘里,上游之險莫過於此,又兼汊港叢雜,戍守切矣。」

又東北經無爲州南境,江之南岸爲繁昌縣之北。又東北經蕪湖縣之北,

大江北岸自桐城縣南之樅陽口至無爲州南境之泥汊河口幾二百里,南岸即繁昌縣界,江面闊二十餘里。又東接和州之境,南岸則自荻港而東三十里,經繁昌縣城北十五里,又東北四十里經三山磯,又二十里經魯明江口,亦曰魯港口。又東北十里經蕪湖縣城西五里,又東北流入當塗縣界。

又東北經和州之東,太平府之西,

大江北岸自泥汊河而東北百二十里曰裕溪口,北去和州九十里,河口爲無爲州巢縣之通道。又北二十里爲西梁山。江之南岸則自蕪湖北五十里至東梁山,與西梁山隔江相對,所謂天門博望之險也。詳見江南名山梁山。又北四十里經採石圻,亦曰牛渚坼,江之西岸爲和州之橫江浦,西北至州城二十五里。自古有事於東南者,多自橫江濟採石,形勝莫重焉。詳見江南名山採石。今沙洲橫亘,或非利涉之道矣。採石江濱舊有洲曰成洲,橫列磯下。又西南有陳家洲及新洲諸沙渚。今延袤相接,益復回遠。灘淺錯雜,舟行甚艱,故道出採石者益少。天地之氣日就遷移,山川形勝,豈有常哉?又東北二十里經太平府城西北五里,又東北五十里經烈山入應天府界。

又東北經應天府城西北。江之北岸,爲江浦縣及六合縣之境。

大江自烈山而東北十餘里經三山,又六十里至應天府城西北觀音門外,自觀音門渡江而西北二十里曰浦子口,又西五里即江浦縣也。自觀音門渡江而東北四十里曰瓜埠口。又西三十里則六合縣也。昔人稱建康江流險闊,氣象雄偉,信矣。

又東北經句容縣北,又東北經儀真縣南,

大江自金陵而東北八十里曰黃天蕩,南北兩岸闊四十里,洲港錯雜,防閒未易。又東十餘里經江南岸之龍潭驛。南去句容縣城七十里。又東北四十五里經江北岸之儀真縣城南。縣控臨江津,南北往來亦利涉之所也。

又東北經鎮江府北,揚州府南,

大江南岸自龍潭而東百里至鎮江府城西北,渡瓜洲,江面不過七里有奇,又北四十里即揚州府城矣。大江北岸自儀真東至瓜洲五十餘里,而金山屹峙大江之中,又東十五里爲焦山,皆控扼江心,並稱形勝。然金山近在津途,尤爲要會。揚帆擊楫,必以金山爲表識矣。昔人言京口、採石,並爲東南重鎮,而採石江岸比京口爲狹,故備採石者恒切於京口。乃今昔變遷,京口江面殆更不及昔時之採石矣。安得不以備採石者轉而備京口乎?況歲漕數百萬粟,皆自儀真、瓜洲而達,天下之吭,自金山上下數十里間操之耳。由京口而東,漸近大海,島夷出沒,京口尤爲扃鑰之地。談形勢於東南,安有先於京口、維揚間者與?

又東南經丹陽縣北,又東經泰興縣西南,

大江自鎮江府城東折而東南流,六十里經圌山下,又東南二十里經丹陽,縣北大江在縣北五十里。又東即常州府界也。大江北岸自瓜洲而東百二十里曰三江口,又四十里曰周家橋,始與南岸圌山相對,爲江津戍守處。蓋南岸江流直而北岸曲也。又東北四十餘里,經泰興縣西南,又東即靖江縣境矣。

又東經常州府北及江陰縣之北,江之北岸爲靖江縣及如皐縣南。

大江自丹陽縣而東三十里經常州府西北之孟瀆口,東南至府八十里。爲戍守要地。又東九十里至江陰縣之夏港口,又十里即縣城北也。南去城一里。又東三十里爲楊舍鎮,與常熟縣接界。江之北岸舊自泰興而東爲如皐縣南境,大江北去縣城六十里。而靖江縣在江陰之西北,隔江相望四十餘里,孤懸江中,稱爲京口外衛。今北面堙爲平陸,東北與如皐接,西北與泰興接,而東西南三面屹峙江濱,與江陰、武進爲唇齒之勢云。

又東經常熟縣北,江之北岸爲通州之南。

大江自江陰縣而東,至常熟縣北四十里之福山鎮。江之北岸,爲通州南十五里之狼山鎮,二山隔江相對,江岸闊幾八十里,濱江置戍,恃爲門户之險。然江流浩淼,風帆倏忽,欲却敵於江中,未易言也。

又東經海門縣南,江之南岸,爲太倉州之北,由此入於海。

大江自狼、福兩山而東。波濤洶湧,與海相接,而海門舊在通州東百餘里,稱爲江、海出入之門。太倉西北去常熟百里,東北至海七十餘里,亦江面回合處也。今海門益淪於海,形勢又一變矣。至於崇明,環海爲邑,沙渚迂回,江口倚爲外衛。然而自守則有餘,制敵或未足,江防險易,安可一律論與?○按大江自源徂流七千餘里,《漢志》:「江水出湔氐道西徼外岷山,東南至江都入海。過郡九,行七千六百六十里。」九郡,謂蜀郡、犍爲、巴郡、南郡、江夏、廬江、九江、丹陽、會稽也。廣陵固其入海之處,故不在九郡之列。或稱爲南北之限,或恃爲天塹之防,然用之得其當,則節節皆險,失其宜,亦處處可渡。險易固無定形矣。善哉陸抗之言曰:「議者以長江峻山限帶封域,此守國之末務,非智者所先也。」

右大江。

盤江编辑

五嶺以南,非禹迹所及乎?曰:理或有之,然則秦、漢以前嶺南不得爲中國地矣。曰:否。夫堯命羲叔遠宅南交,南交載在《堯典》,則《禹貢》時可知也。又周公化行,越裳重譯。越裳來自成周,則唐、虞時更可知也。且南交、越裳,其去嶺南也更遠矣,安得謂嶺南遂無與於中國乎?然則嶺南山川,何以不列於《禹貢》?曰:嶺南隔越重山,當時洚洞之害,固無與焉。《禹貢》所書,皆神禹疏導之實,安得濫及於嶺外也。且夫重內可以略外,舉近可以該遠。《禹貢》言黑水、衡陽,實包乎嶺以南之地矣;言島夷、和夷,實兼乎嶺以南之人矣。安得謂嶺南必無與於中國也?然則紀盤江而不及五嶺也,何居?曰:山主分而水主合,山之條列易知,水之脈絡難辨也。然則何以不言左、右江?曰:盤江之源,出於四川、雲南之境,而經貴州、廣西、廣東之地。其在貴州者曰盤江,在廣西則曰左江、右江,在廣東則曰西江,而統之以盤江者,從其源之遠者言之也,故但曰盤江也。

盤江有二源,其出四川境內者曰北盤江,

北盤江出四川烏撒府西百五十里亂山中,一名可渡河。東南流經貴州畢節衛西,東去衛九十里,亦曰七星關河。又南至雲南霑益州東北,南去州百二十里。又東南流經貴州安南衛東,西去衛城三十七里。又南經永寧州西境及普安州東境,東去永寧州三十里,西去普安州百里。又東經慕役長官司東,西去慕役長官司四十里,司屬永寧州。又南則南盤江流合焉。

其出雲南境內者曰南盤江,

南盤江出雲南曲靖府東南二十餘里石堡山下,一名東山河,首受白石、瀟湘二江之水,匯流出於山南。南流經陸涼州東,西去州七十里,亦名中延澤。又西南流經云南府宜良縣東,西去縣八十里,亦曰大池江。又南經澂江府路南州西,東去州二十里,亦曰巴盤江。又東南流經廣西府西北境,東南去府百餘里。又東經師宗州西北境,去州五十里。而盤江之支川流合焉。澂江府南境之水,匯流於臨安府境,至阿迷州北二十里,亦謂之盤江,復東北流經廣西府彌勒州東南百里,又北經廣西府西五十里,至師宗州西二十里又北入於巴盤江,蓋南盤江川流浩衍,分合回旋,互相灌注也。紀載荒略,源流多悞,略爲攷正。又東入曲靖府羅平州東南境,西北去州九十里。又東經貴州慕役長官司東南而北盤江合焉。

二源合流而入廣西境內,謂之左江。

南、北盤江同爲一川,自慕役長官司境東南流百餘里而入廣西泗城州境,謂之左江。經州東,西去州城八十里。又東南流,經田州東南境,西北去州三十里。又東經奉議州城北,又東經歸德州西南,志云:江在州西南數百步。又東經隆安縣南,北去縣二里。又東經南寧府城南,亦謂之大江。府境又有左、右二小江,自交阯境內流入府境,合流至府城西南入於左江,故言大江以別之。又東經永淳縣南,北去縣十餘里。又東經橫州城南,又東經貴縣城南,又東經潯州府城南,至城東合於右江。志云:左江一名南江,以在廣西南境也;一名鬱江,以潯州府舊爲鬱林郡也;一名牂牁江,以昔時道通牂牁郡也;而其上流則爲南、北二盤江。

江之別出於貴州境內者又有三源,其一曰福禄江,一曰都勻江,一曰都泥江。

福禄江,出貴州黎平府古州蠻夷長官司東北蠻峒中,一名古州江。南流經黎平府西境,去府七十里。又南經永從縣西南,東北去縣三十里。又經西山陽洞長官司東南,去司三十餘里,有大巖江流合焉。而入廣西柳州府懷遠縣界。○都勻江,出貴州黃平州界,初名兩坌江,在州西南十五里。南經平越府東南,名麻哈江,在府東南三里。又東南歷麻哈州治西南,又南歷邦水長官司東,西去司十五里,亦曰邦水河。又東南經都勻府城西,亦曰都勻河。又東南經獨山州南,北去州二十里,亦曰獨山江。又東流入廣西慶遠府天河縣界。○都泥江,出貴州貴陽府定番州西北亂山中,一名牂牁江。一云出安莊衛南百里,經金築安撫司流入定番州界。東南流入廣西慶遠府南丹州界,此廣西右江之上源也。

流經廣西境內,謂之右江。

福禄江自貴州永從縣界南流經懷遠縣西,東去縣三十里。又南歷融縣東,而謂之融江。西去縣十五里,亦名潭江。又東南經柳城縣東,西去縣三十里。而都勻江流合焉。都勻江自貴州獨山州界東流經天河縣西南,亦謂之龍江。東北去縣二十里。又南經慶遠府城北,又東經柳城縣,西南去縣十里。又東南合於融江。二江合流,經柳州府城西南謂之柳江,又東南經象州城西,亦謂之象江。又南經武宣縣西,而都泥江流合焉。都泥江自貴州定番州界東南流,經南丹州南境,又東歷那地州北境,又東經忻城縣北,南去縣一里。又東經遷江縣北,南去縣二里。又東南經賓州,南北去州三十里,亦謂之賓水。又東北歷來賓縣南,北去縣四十里。又東至武宣縣西而合於柳江。三江同流勢益盛,歷武宣縣東南三十里而爲大藤峽口,由此而南,山峽深險,盤紆回伏三百餘里,爲傜、僮嘯集處,粵西肘腋之患也。詳見廣西重險大藤峽。又東南經故武靖州南,又東南至潯州府城北,繞城而東合於左江。志云:右江一名北江,以在廣西北境也;一名黔江,以源出貴州境內也;亦曰潯江,以自潯州合於左江也。左、右二江並流而東,經平南縣東南,西北去縣十餘里,一名龔江。又東經藤縣之北,南去縣三十里,亦曰藤江。又東至梧州府城西而灕江流合焉,見廣西大川灕江。亦曰三江口。又經府南而入廣東肇慶府境。

左、右江合流於廣東境內,謂之西江。至廣州府南而入於海。

鬱江、黔江、灕江三江合流,東經廣東封川縣南,北去縣一里。所謂封川扼三江之口也。又東經德慶州城南,自此以下皆謂之西江,州人亦謂之南江。又東經肇慶府城南,又東經順德縣北,南去縣七十里,一名龍江。又東經廣州府西北,東去府城二十里。而北江來合焉。北江,詳廣東大川。自西而南,則東江之水來會焉,東江附詳廣東大川北江。亦謂之三江口。又南流注於大海。此盤江源流大略也。蓋經行滇、黔、兩粵之間,回環四千里之外,自嶺以南,川之大者無有逾於盤江者也。豈可以《禹貢》所未詳,《職方》所不載而忽之與?
右盤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