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 讀四書叢説 卷六
元 許謙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元刊本
卷七

讀論語叢說卷下


             東陽許謙

  先進第十一


孝哉章

 此章夲称閔子騫之孝首以孝哉字冠之下句即指上孝字而言

  盖父母昆弟主於愛言其孝或有私意至於衆人皆言之而無

  間則信能盡孝矣集註添友字恐於本意爲多


顔淵死章

 顔渊死四章以次第言之當是天䘮予第一哭之慟第二請車第

  三厚葬第四盖門人雜記夫子之言故不計前後也


鬼神章

集注死生人鬼一二二一一主理言二主氣言

  生者属陽死者属隂知陽之生則知隂

  之死此一說也 隂陽之氣聚則生散

  則死知其所以聚而生則知所以散而

  死又一說也此是即始而見終


  人鬼之理一也能盡誠敬以事人方動

  得人故盡誠敬以事鬼亦格得鬼此是

  因此而識彼

冉子侍側章

衛靈公太子蒯聵得罪於父出奔魯哀公二年靈公卒而蒯聵之

  子出公立晋趙鞅納太子于戚十五年太子入國與姊孔SKchar

  其子孔悝盟之登䑓子路時仕孔悝爲邑宰悝召之而子路入

  曰太子焉用孔悝且曰太子無勇(⿱艹石)燔臺半必舎孔叔太子下

  石乞盂黶敵子路以戈擊之而死盖子路之入欲拔出孔悝使

  其不預父子相爭之惡(⿱艹石)孔悝果得不䑓子路必與之同出奔

  而已固不顧其國事子路食孔悝之食故爲孔悝死尓其死固

  義也其過却在不當仕衛蓋太子居戚前後十四年矣子路欠

  知之明今旣仕于其家遇難而死自是正道夫子之早料之正

  以子路勇於有爲而欠見理精尓

長府章

 䟽金玉曰貨布帛曰財

由之瑟章

 人心善惡邪正皆於樂聲可見善聽聲者聞樂即知人心如荷蕢

  聞夫子磬聲而知聖人有心於天下鍾子期聽伯牙鼓琴而知

  志在髙山流水蔡邕聞隣人鼓琴知有殺心之𩔖子路剛勇其

  瑟声亦有剛強氣象故孔子言奚爲我之門謂與己不同也以

  人而不仁如樂何章叅看見意思

師與商章

 集注言二子處指斈而言子張才髙意廣是欠收歛子夏篤信謹

  守是欠充擴好爲苟難規模狹隘是其效也

 賢智之過勝愚不肖之不及循上道以中庸爲至說下因中庸本

  文而及之專說過猶不及一句非指二子而言也

 此章集注以道以中庸爲至一句爲主方說得上靣過不及意明

  不然則是子張之才德過子夏而子夏不及子張矣故過中失

  中歸於中屡提起中字說

柴也愚章

 金先生謂曽子在孔門年最少而與三子並言此曽子𥘉登門時

  也揚氏謂四者性之偏語之使自勵此聖人之本意盖唯曽子

  聞聖言即就魯上用功誠篤淬厲期於必得故後終有聞一貫

  之唯則魯鈍化爲明睿矣彼三子未能力変其質或者爲終身

  之偏歟

 集注知不足而厚有餘以意釋愚字引家語以證之耳非柴平生

  之行止此也家語記五事皆是厚有餘其足不履影不徑不竇

  二事之間則有知不足之意

呉氏謂通下章爲一章然前四人以質言後二人以斈言也庶乎

  對億中屡空對貨殖顔子惟庶乎所以樂天至於屡空而不顧

  子貢唯不受命故但能億事而已

不踐迹章

 人雖有好資質志於斈方可入聖人之室然其質旣善雖不循前

  人軌轍自然不爲惡但未至聖人之地此是就兩頭說中間影

  出善人形狀

孟子曰可欲之謂善有諸己之謂信張子之言本此言有諸己則

  善之著者意脉自亦不蹈於惡生來不蹈惡自善字上生來

聞斯行諸章

 夫子非教冉有不必禀父兄之命禀命自是常礼正恐冉有遇義

 當行者不能勇爲尓盖行事須是有决断志在必行然後禀命

  而即行(⿱艹石)見義前卻自無主見不勇爲則非父兄使之也禀命

  之意即在聞斯行諸之中

集注約之於義理之中中字重讀

畏匡章

國語欒共子曰民生於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師敎之君食之生之

 族也唯其所在則致死焉檀弓亦曰事親服勤至死致䘮三年

 事君服勤至死方䘮三年事師服勤至死心䘮三年亦事之如

  一之意古人皆是如此但師有不同服勤至死亦謂授道以成

 其德者孔子之於顔子豈與他師弟子可同日語不唯顔子以

  此自處而孔子亦以此信之孔子正恐顔子不知夫子安否而

  誤死故有吾以女爲死矣之言盖夫子周流天下從車必多𮗚

 孟子後車数十乗可見前後必不能相續連行匡人之圍顔子

 必相失在後不在圍中故夫子解後恐顔子不知而猶致死故也

使子羔章

前章集注謂子羔知不足而厚有餘此章又言質美而未斈盖質

 美則厚有餘未斈則知不足其意一耳

侍坐章

 夫子之於弟子於其平日言行問荅之間固知其斈力之所至然

 其將有所待而欲爲之志則不能知也問之者欲知其自知之

 如何使之知有未至而自厲盖此章非獨𮗚人亦所以敎也

千乗之國以地實出車數而言當方三百十六里有竒况有山林

  川澤城郭道塗又當三分加一(⿱艹石)以封建常法言可謂大國矣

  而子路謂攝乎大國之間則此猶小國也盖自黄帝時天下萬

  國後漸漸吞併至湯時三千餘國至武王時㑹孟津尚八百諸

  侯而武王又封建親戚功臣爲國多矣東迁之後併吞猶甚小

  者漸大當時斉秦晋楚其地或至千里故千乗之國誠小國也

 千乗之國地大事殷固自難治而攝乎大國則此弱彼強爲其所

  檢制而事有不在於己者爲尤難也興師旅則傷人殺人妨農

  費財飢饉則窮困流離轉死溝壑二者乃將危之𫝑難而又難

  者也子路僅爲政三年便有好勇知方之效可見大材巳豈管

  仲之比哉

 有勇知方是衣食足教化行盖務農積榖使民有以仰事俯育然

  後教之以軍旅教之以道藝有勇則可以禦侮安人知方則能

  親上死長三年之間其效之速而大如此

 二子才斈固不及子路然見夫子哂子路故其言愈下冉有猶欲

  治國公西華止言爲相耳尤不敢以重事自任

 端衣名古者布幅二尺有二寸此衣身長二尺二寸𬒮亦二尺二

  寸而属幅謂䄂接一幅也整斉端正故謂之端玄則其色也

 志者有所期而可必至之意固非己行之事也聖人之問正欲知

  四子之自期者三子之對正與聖人之意相當亦各自言其所

  必可至者尓曽㸃乃無所志於事未然而不可必得者但於只

  今便得爲者言之於春時而服已成之春服童冠之人或七或

  五無拘於長㓜多寡之数沂水雩壇地近即可至景勝可以遊

  浴者莫春事也風者遊息之意也至於詠而歸則以其𮌎中所

  藴發於歌聲以SKchar游涵泳其自得之意則其安分樂天與物爲

  春人我無間氣象藹然可見三子所言雖其所能之實事只是

  事爲之末尓與曽㸃髙下自不同故曽㸃所對雖非聖人所問

  本意而聖人自深許之也

 雩𥙊名春秋傳曰龍見而雩龍者東方七𪧐其形如龍謂建巳之

  月龍星見時天子雩五精帝配以五人帝諸侯則雩祀百辟卿

  士有益於民者以祈榖實五精帝謂靈威仰赤熛必逍怒含樞

  紐白招拒汁光紀五人帝謂大皥炎帝黄帝少皥顓頊百辟

  卿士古勾龍后稷之𩔖又周礼司巫(⿱艹石)國大旱則帥巫而舞雩

 集註時見曰㑹衆覜曰同周礼殷見曰同殷即衆也改殷爲衆避

  諱也但周礼有殷覜曰視又一礼也此則易見爲覜不知如何

  然覜亦見義諸侯四時見天子之名曰朝宗覲遇時見則無常

 期諸侯有不順者王將征之則於朝覲之時别爲壇於國外合

 諸侯而命事焉此時見曰㑹之礼也如王十二歳不廵狩則六

  服盡朝礼畢王亦爲壇合諸侯以命政此殷見曰同之礼也

 浴盥濯也後漢書三月上巳祓除官民㓗於東流水上除去𪧐垢

 疢盖於水上𥙊而盥手畧湔濯其衣以寓㓗清之意自古風俗

  如此非祼而浴也

 三子之言是盡其才用曽㸃之言涵容則廣盖㸃止就目前日用

  行事上說便有如此氣象(⿱艹石)居别地位則便有别事爲所至處

  皆是天理故㸃該得三子之言而三子不能及㸃之趣集注自

  有以見夫以下至隱然自見於言外雖是就其巳言者形容而

  其未言者固可想見其氣象也

 曽㸃見趣甚髙而行不掩夲註朱子以見字冠之

 程子謂曽㸃便是尭舜氣象亦以其物各得所意上描盡然但謂

  之氣象而不可謂之事業

 子路(⿱艹石)逹爲國以礼便是堯舜氣礼是天理自然之節文逹礼

 則見物物有則而應物處莫不循其道而行之不可措一毫私

 意於其間則氣象非尭舜乎

圏外第一條是揚三子第二條當作三節㸔一節言曽㸃三子者

 之撰以上揚之特行以下是抑之二節言子路等所見者小是

 抑三子三節子路以下又是揚子路第三條第四條皆是揚曽㸃

  顔淵第十二


顔淵章

非聖人性之者則皆有物欲之蔽但有淺深之不同尓故斈者必

 須消磨物欲然後可以復其性盖天地生物理爲之主人之一

 身心爲之主人心本全具天理者也天下事物萬变不能皆善

  心爲事物所感則欲生私勝夭理漸昏理與欲二者在人心常

  相消長理明一分則人欲消一分欲長一分則天理消一分斈

 者但要究明天理屏去私欲若欲盡理明應事接物件件適中

  即是全体之仁

克己是非礼處勿視聽言動復礼是合礼處則視聽言動非勿兩

  字賢愚之樞機然須先下格物工夫知何者爲礼何者爲非礼

  方可到此地歩顔子平日格物工夫巳至故聞夫子之言便一

  力承當

 克己復礼是開說四勿是合說

  日克已復礼天下歸仁言一日之間接事應物能盡克去己私

 皆復還天理則天下之人聞者見者皆許之爲仁盖應事合乎

  天理之公則同有是心者誰得而間之極言其効之速而甚大

  尓非謂一日爲仁天下之𫝑便盡歸之

 此章全以礼字代仁字盖仁以理言恐難捉摸躰認故以天理節

  文之礼爲言仁即天理之公礼即天理之節文本非二物也身

  之接於物者事事合乎節文而無一毫私僞即是人欲净盡天

  理流行即爲全体之仁

 視聽自外入言動自内出但視不是見得聽不是聞得聲色雖自

  外來而視之聽之却在我所以制於外則養其中四者皆同

 四箴序制於外養其中盖仁主於存心應事兼動静而言四勿是

  就動處用功主於一事中則謂心之全体於動處事事是當則

 是養於中者熟及其成功則私欲净盡天理流行於視聽言動

  之間自然皆礼而不待勿矣四勿仍是斈者事故顔子就此用

  功而至於三月不違養之熟則化矣

 四箴序四者身之用也由中而應外制外以養中謂視聽言動四

 者是身之接物處皆是心爲之主心之動而外應之當外動處

 制之以礼乃所以養其心而全乎仁也盖仁是心之德故主於

  心而言意專在制外上由中一語特明其當制外尓如此看夲

  自無病金先生乃曰由中應外聖人之事制外養中斈聖人之

 事此是兼非礼勿三字看盖程子本引四全句說來則四者身

  之用也一語亦緫繳四全句如此讀下則由中應外一語爲說

  聖人事又自是一般理趣即如云由仁義行儘自好由是𮗚之

  讀書者不可不具眼

 視箴毎兩句内外自對說首四句雖兩節内外却是一串說下重

 在操之有要一語蔽交兩句言其所以當制制之兩句正是工

  夫後兩句是效驗

 四箴平𮗚之(⿱艹石)視切而聽緩細玩其文意則聽重而視輕盖視箴

  止言其中迁聽箴乃曰遂亡視言心聽言性心以知斍言性以

  理言知斍有迁猶可挽囬天理(⿱艹石)亡則不足以爲人矣盖目之

 所及者有限耳之所接者無窮聽雖主於聲而凡係乎言皆属

 聽讀書爲斈得之於簡𠕋傳聞者皆聽𩔖也(⿱艹石)於事物之來應

  之或差猶可改也至於斈問之差爲心術之害遂至於亡其性

  則不可救藥矣聽言之邪正其可畏也如此

 視聽言各指一事動則㪯一身而言故動箴兼心說謂内而心之

 動外而身之動皆出於正表裏如一則天理流行(⿱艹石)但強制於

  外而動於中者或未盡善則病根不除未爲得也此即愼獨工夫

仲弓章

 上兩句敬以持已中兩句恕以及物下兩句敬恕之效驗孟子謂

 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行恕熟即是仁行仁須自恕起

集注謹獨二字是此章之骨子盖有謹獨工夫然後能如見賔承

 𥙊能敬然後能恕則敬是恕之本下一條即此意而言之詳

司馬牛問仁章

首篇三章問仁而所答不同三人之才有髙下故也顔子見理已

 明故告以全体其言直捷簡要冉子未及顔子故教之行恕(⿱艹石)

 熟亦便是仁司馬牛多言故只就他病處說言認是行仁之一

 端緊要在爲之難上言爲行表人若易其言則所行必不能盡

  理然只是教顔子非礼勿言一節

司馬牛問君子章

不憂仁也不懼勇也仁者樂天故不憂勇者果決故不懼必其平

  日言行忠信所以内省不疚而自然無憂懼

司馬牛憂章

司馬牛桓魋之弟桓氏盖宋桓公之後别爲向氏丗爲宋司馬故

 爲司馬氏桓魋兄弟五人左師向巢次魋次子頎子車及牛不

  知牛與子頎等兄弟之次𥘉宋景公嬖向魋後魋之寵害於公

 公將討之魋先謀公請享公以日中爲期家俻盡往私家甲兵

  之偹尽往享所公知之命皇野召左師巢與之誓而共伐之遂

 攻桓氏子頎告魋欲入攻公子車止令勿入魋遂入曹以叛曹

  人叛魋魋奔衛巢奔魯司馬牛致其邑與珪而適齊後魋再奔

 斉牛又致其邑適吴吴人惡之而反卒於魯郭門之外阮氏牛

  無兄弟之言盖魋未叛之前逆料兄弟之必叛也

 内敬外恭固是善德敬又須是無間断敬者主一無適之謂才間

 断便不是主一恭須是近礼恭而不近礼則勞而徒招辱能盡

 二者則天下之人皆愛敬之

皆字太泛故先儒以爲病

子貢問政章

 夫子所荅民信本言其效所以集註以然後敎化行五字襯在中

  間子貢析而爲三正欲知信與食兵何者爲重盖兵食有國者

  必不可無而民不信又不可以立國三者相𫞐孰重孰輕故以

  爲問夫子亦隨其問而荅之而信者人心所得天理之固有非

  如兵食自外來故至死不可去

 夫子𥘉答民信固以效言制田里薄賦歛使以時則食足比什伍

 飭車甲時簡教則兵足只此二者之間信已在其中况食之飽

  居之安然後教化可行而事得施信於民則民無不信於上矣

  民之信本於上之先信也故集注以然後教化行五字𥙷於上

  曰不離叛則又信後之效也子貢以二本一效列而爲三非強

 析之也固在聖人語意中夫子最後之答則又推信字之本而

  極言之謂此實理人之固有失之則不(⿱艹石)無生此亦兼上下言

  之前民信之信則後信字之一義也

𣗥子成章

 此章質文正是說辭氣威儀之間然又自有兩層意發於辭氣威

 儀有尚質尚文之不同此一意也如語録使一箇君子與屠販

  之人相對坐並不以文見畢竟兩人好惡自别大率固不可無

  文亦當以質爲夲如此則又是以德爲夲而發爲辭氣威儀之

  文華者爲文此又一意也

 子貢之言亦夫子彬之意而集註謂其有失者盖二章雖皆以

  文質對㪯而夫子有野字史字所以集註上言鄙畧下言誠不

  足鄙畧但少脩飾尓誠不足則亦虚浮之弊語中自有輕重子

 貢則兩言無輕重之分而又力反子成之說故有失

㸔來子貢雖言文質相等又只是主文意思多虎豹之鞟猶犬羊

 之鞟以爲無文故無辨雖曰無文故無辨然虎豹之鞟豈果與

 犬羊之鞟無辨哉

盍徹章

 年饑用不足金先生謂兩下問者是也盖哀公固以用不足將加

  賦爲問然年饑則不可加賦用不足又不可不加賦將何以處

  之乎故曰如之何如之何者使於二者處之當也有(⿱艹石)對曰盍

  徹則極本窮源之論也盖當時三家擅國而魯君無民雖賦什

  二而不入於公室私家富而公室貧徹法果行則民之田賦旣

  有定制等而上之士大夫卿君各有定分而公室所入者多矣

  制旣定則量入爲出一舉先生之制行之安有用不足之理救

  民之困濟國之貧無過於此哀公不悟其意反以賦少爲言故

  再對專告之不可加賦而已

 周代賦田之法一夫百畒郷遂用貢法十夫同溝而無公田都鄙

  用助法方里而井井九百畒其中爲公田八家皆私百畒於公

  田百畒内各賦與八家二畒半使之爲庐播種時居之公田共

  分二十畒與八家所存止八十畒八家共治公私田八百八十

  畒郷遂同溝之人都鄙同井之人皆通力合作計畒勻収凡耕

  種耘刈皆共治之欲其用力均也収成之時溝中將千畒所得

  之榖井中將八百八十畒所得之榖皆於十分中取一分納於

  公家餘九分則溝井之人各均分之徹通也謂通計溝井之所

 収而分之也此所謂周家什一之法魯自宣公以來旣収什一

 又於私田之中収其什一是謂什二

崇德章

鈞是人也以我愛惡之故甚至欲其生死生死有命豈能欲之是

  固惑矣鈞是人也有欲其生者有欲其死者何𮌎中紛紛如是

 而有何損益於彼哉豈不惑之甚者

齊景公章

陳完者陳厲公之子也陳宣公殺其大子禦宼禦宼與完相愛完

 奔齊齊桓公使爲工正完生穉穉生湣湣生須無是爲陳文子

 文子生無宇是爲桓子皆事斉莊公無字生乞是爲僖子乞事

 景公行施於民景公卒而立㓜子荼田乞爲乱荼出奔魯乞立

 景公庶子陽生是爲悼公而使人殺荼陳乞專政卒子恒代立

 是爲成子其後悼公遇弒立其子壬爲簡公陳恒復爲乱弒簡

 公而立平公恒之後三丗至太公和SKchar斉國𨤲即僖字

居之無倦章

 居之行之此說似虚(⿱艹石)不見所指而上句尤虚盖子張問爲大夫

  而爲政之事爲政則隨其所居之位有當爲之職身任其事則

  當常存諸心詳思宻慮周徧謹審無一事之忽無一時之怠然

  後職㪯而政行此居字當重看則章意自明

成人章

 集注誘掖奬𭄿誘謂引之於前掖謂扶之於側奬者譽之也𭄿者

  勉之也

問逹章

 語録逹是行無窒礙事君則得乎君事親則得乎親之𩔖

 又曰逹是退一歩做𢌿遜篤實不求人知一旦工夫至到却自然

  㑹逹聞是近前一歩做惟恐人不知故矜張夸大一時若可喜

  其實無足取

 質直自是忠實貞信向前行去(⿱艹石)不合宜則又不可故須用好義

  方能進德好字當重㸔

 取仁反質直行違反好義居之不疑反察言𮗚色慮以下人

集注逹者德孚於人而行無不得之謂逹是行無不得德孚於人

  推其本而言之忠信二字貼質直二字忠質也信直也

逹者徳孚於人而行無不得是就接人上說所以於人之言則當

  察之而審其信我之言否於人之色則當𮗚之而審其信我之

  行否是用人之言行以自𮗚我之言行非有卑謟之意亦非有

  以詭道遇人之意

從遊章

 攻人之惡心只散在外况所攻非一人則此心煩擾馳逐無時得

  巳於己無益而有損且終流於薄攻其惡則收歛務内搜擿𨼆

  㣲而不善不能根著留滯此心日以開明而終歸於厚

辨惑聖人只就樊遟切身之病告之以發凡耳人之惑不一斈者

  各自辨察己之惑者而務去之

 上两節皆教之以崇之脩之之方下一節止語其所惑而不言辨

  之之說盖以其所病者語之知此爲惑則推此以自察其餘即

 辨之之方也

集註麄鄙近利麄就忿忘身上言鄙就攻人惡上言近利就得上說

問仁知章

 虞廷聖賢之臣固多而獨言㪯臯陶者盖大禹終受帝禪此下惟

  臯之德㝡優舜命禹緫師而禹之所譲惟臯及帝賛之則曰臣

  庶罔或干予正民恊于中時乃功又曰四方風動惟乃之休於

  此正見得不仁者逺意思

 盡心以告之固美矣又必所告者盡善可也雖誠心以告而所言

  未逹於理則反有害於仁乃欲朋友之從是賊夫人而已

文㑹友章

 爲仁而不取友以爲輔則有孤陋寡聞之固㑹友而不以文則有

  羣居終日言不及義之失

   子路第十三


子路章

 集注分行與事是開說下句則緫兩事俱要無倦語録曰横渠云

  必身爲之倡且不愛其勞而又益之以不倦此說好此是合三

  句作一串說下各有意味

季氏宰章

先有司赦小過㪯賢才集註意作三節說或問有一家只就有司

  上說大意謂旣先有司則有小過當赦有賢才當㪯通釋推此

  意謂赦小過故常人可以自勉㪯賢才故非常之人可以自見

  此說尤委曲詳盡

誦詩章

交與國令下民莫難於辭令有命出於國中則可集衆長較是非

  脩飾而成如鄭國爲命草創(⿰氵閠)色之𩔖至於出使則一人一時

  應對而國家之榮辱係焉故曰專對必斈詩而能之也

魯衛之政章

 魯國周礼所在而素尚礼義者也衛詩淫乱之風豈魯之比今而

  魯國之政乃與衛同此夫子所以歎也

苟有用我章

 朞月而可謂興衰撥乱綱紀粗立三年有成謂治定功成治道大偹

一言興邦

 金先生從通釋是字絶句而幾訓近

攘羊章

 理勝爲直父子相證則背天理絶人倫得爲直乎

子貢問士章

 第一節兩事似不能盡爲士之道然行己有恥一句自可以包君

  子之凡集註志有所不爲其包亦廣宗族郷黨称孝弟是有恥

  中兩事尓故曰本立而材不足者謂夲之立則未能盡行己之

  全也

狂狷章

集注狂者志極髙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有餘志極髙守有

  餘皆過也行不掩知未及皆不及也因各人之才激厲其不及

  而裁抑其大過則合於中道

   憲問第十四


問耻章

 邦有道居位而無道可行尸位素餐爲可恥邦無道貪禄苟位不

  能明哲保身亦可恥

克伐章

 克伐怨欲皆是仁之病能知其病而禁其不行固亦難矣仁之体

  則未見也原思所言病在行字上不行則病根尚在於心未除

  乆則病根未免發見故孔子但許其難而不許其仁仁則心全

  天理而無私四者皆私也

懷居章

 君子見義則迁懷其所居之安則不能迁義

南宫括章

夏禹崩子啓立啓崩子太康立夏都河北安邑太康十九歳渡河

  而畋至十旬弗反有窮后羿距太康于河南而自王夏故都河

  北之地窮囯名后君也羿窮囯之君也羿在堯時善射其子孫

  亦善射皆名羿称帝夷羿夷羿之姓氏也太康不得歸河北居

  於河南太康二十九歳崩弟仲康立十三歳崩子相立八年羿

 恃其射不脩民事其臣寒浞使逄蒙射殺羿寒囯名浞其囯君

  之名浞因羿室而生澆及殪澆即奡因羿之故地而爲政后相

  二十八歳浞使澆弒王王即后相遂滅夏相之后妃名緍逃歸

  有仍仍后父母之國也明年生子少康少康四十歳舊臣共立

  之而滅寒浞及澆殪浞仕角反澆五弔反豷音翳

君子不仁章

 君子固志於仁然仁以全体言存於心無一毫之私應於事無不

  當於理方得其全君子之心有一毫不在則非全体之仁所謂

  不仁者指一事而言也

愛之章

 愛之能勿勞大意上之親下忠焉能勿誨大意下之親上如愛子

  弟則使之供洒掃應對之聀以勞之方可謂之愛如忠於君有

  過則諌方可謂之忠(⿱艹石)篤愛而不勞反害之也盡忠而不諌反

  䧟之也

公叔文子章

 不言𥬇取當時過称文子也然謂之不猶是一偏之行公明賈對

  以時然後言𥬇取却是時中之行但所言太過不得其眞孔子

  與人爲善不明言其非但曰其然豈其然而疑之

防求章

魯㐮公二十三年季武子無嫡子庶子公鉏居長而武子愛㓜子

 紇欲立爲後訪於臧孫紇此紇即臧武仲武仲爲之立紇爲後

 是爲季悼子孟氏惡武仲而季氏愛之孟莊子有長子名秩㓜

 子名羯其御豊㸃好羯及孟莊子有疾豊㸃謂公鉏曰苟立羯

 請讎臧氏以公鉏因臧氏而不得立故豊㸃許之报讎而成其

 事孟孫卒公鉏立羯爲孟孫後孟氏因閉門告於季孫曰臧氏

 將爲乱臧孫聞之孟氏將葬借人除道臧孫使人助之而使甲

 士從已而𮗚孟孫又告季孫季孫怒攻臧氏武仲出奔邾旣而

 歸防使來告於魯曰紇非能爲害也知不足也苟守先祀敢不

 辟邑乃立其兄臧爲爲臧氏後武仲遂奔斉此事按左氏或代

  以它語冩直意

武仲旣出奔當去魯國今尚留防邑請立後而辟邑(⿱艹石)朝廷不爲

 立後則必據邑以叛是要君也

晋文公章

晋献公太子名申生庶子名重耳夷吾献公嬖𮪜SKchar𮪜SKchar之子名

 奚齊其娣生卓子𮪜SKchar譛申生重耳夷吾申生自殺重耳夷吾

  出奔献公薨大夫荀息立奚齊大夫里克殺之荀息立卓子里

 克又殺之及荀息秦人納夷吾是爲惠公後惠公卒秦人納重

  耳是爲文公

 文公之爲公子而出奔也過衛曹二國皆不礼焉過宋斉楚三國

 皆厚礼之當時宋曹衛皆附楚及文公立宋背楚親晋楚伐斉

  圍宋斉宋求救於晋晋伐曹衛欲以解宋圍衛侯出晋執曹伯

  分曹衛之田𢌿宋人楚將子玉使宛春告晋師曰請復衛侯而

 封曹臣亦釋宋之圍晋侯拘宛春以怒楚私許復曹衛之田曹

 衛告絶於楚子玉怒與晋𢧐楚師敗績如不正救斉宋而伐曹

  衛私許曹衛田而執宛春以怒楚此等處皆文公之譎博議言

  之甚詳

 齊桓公伐楚責之曰尓貢包茅不入寡人是徴眧王南征而不復

  寡人是問其辭意皆正

 桓文平日行事不止此就各事皆可推

 此章夫子就桓文以校其正譎桓公行事亦有未全正處但正處

  多而比文公不同爾

桓公殺公子紏章

桓公子紏皆㐮公之子時㐮公無道鮑叔牙奉小白奔莒及無知

 弑㐮公管仲召忽奉子紏奔魯至雍廪殺無知小白自莒先入

  是爲桓公魯亦以兵納子紏是時小白巳立遂與𢧐魯兵大敗

 桓公使魯人殺子紏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鮑叔牙與管仲爲友

 遂脫其囚薦於桓公而爲相子路疑召忽管仲皆子紏臣召忽

 死而管仲不死恐是未能全心德之人故有是問然管仲之爲

  人雖未得爲仁其相桓公恩澤及人乃有仁人之功故夫子重

 言如其仁以深美之

管仲非仁章

子路之問重在不死子貢之問重在相桓公盖桓公爲兄而出於

 齊難未作之先子紏爲弟而出於無知弑君之後無知弒君子

 紏在内當討賊報讎而畏死出奔已爲齊之罪人及雍廪巳殺

 無知桓公已正君位子紏方入以爭國則子紏猶齊之賊也管

 仲雖子紏舊臣今輔之爭國亦爲兆義齊君赦管仲而用之亦

 無不可而管仲不當以桓公爲讎故夫子但称其功而美之

 或以匹夫匹婦之爲諒指召忽者非也此言管仲自信其才足以

 有爲而其事可以不死故全其生以圗後功旣而果有霸功之

  效則是其相桓也不害其仁矣豈如小人之無才而守小信死

  不得其所哉子貢之問元不及召忽而匹婦又豈可指召忽而

  言則聖人之意可見矣

衛靈公無道章

 仲叔圉即孔文子祝鮀佞而免於丗王孫賈專衛𫞐即問奥竈者

  三人本非賢者而其才各有所長靈公用之各當其才所以不

 䘮國夫子平日語此三人皆所不許而此意之言乃若此可見

 聖人不以其所短棄其所長至公之心也用人當以此爲法但

  欲當其才耳

子路問章

朱子曰唐人諌敬宗遊𮪜山謂(⿱艹石)行必有大禍𮪜山固是不可行

  以爲有大禍則近於欺其實雖不失爲愛君其言則欺矣南軒

  曰(⿱艹石)忠信有所不足如内交要譽惡其聲之𩔖一毫之萌皆爲

  欺也饒雙峯曰自家好色却諌君勿好色自家好貨却諌君勿

 好貨皆是欺君朱子之意謂諌君不能敷暢詳明而欲君必行

 己說則言失之大過是爲欺君南軒之意謂有所爲而諌是爲

 欺君此皆就當諌之際用功雙峯之說則工夫在平日至諌君

 而見斈者於三說皆當存心

蘧伯玉章

集沽行年六十而六十化即知四十九年之非之意謂年自五十

 九至六十更一年則德又進而化於理心旣能化於理則自然

 斍五十九年之非但化之爲言則又與上五十而知去年之非

 者愈進矣

思不出位章

范氏物各止其所之說所包甚廣下文君臣上下大小特㪯其大

 者爾究其極當如通釋當食則思食當寢則思寢此亦位也之

 說方備

君子道者三章

通釋有是三者則非本心之正而易失其守故君子以無之爲貴

 其意盖曰仁智勇三逹德固君子之道而聖人常自以爲無能

  焉而不有其德故子貢曰夫子自道之故如此他人則唯是聖

  人之智仁勇而不知聖人之操心(⿱艹石)此也如此恐於夫子自道

 也一句意順

不患不己知章

集注此章凡四見斈而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欲其自反

  而知人之賢否里仁不患莫已知求爲可知也欲其自反而求

 可知之實此章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衛靈公君子

 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已知也此兩章意同語異皆欲反而自

 脩之意聖人屢言之丁寕斈者不可務外

𩦸章

集註德調良也調謂習熟而易良謂順服而不蹏齧

報怨章

 怨有大小如君父之讎怨也兄弟交遊之讎亦怨也有以不善及

  於我身者怨也意氣之加言語之失亦怨也於讎之當報不當

  報則據理以直待之或問言之詳矣(⿱艹石)小怨非有殺身之讎或

  與其人相遇而共事則隨今之事怨之不可提起前日之怨而

  置輕重於其間集註愛憎取舎四字包括大小皆盡且如我當

  進退人才之任而所怨者在下位則當視其功罪而升黜之至

 如當議論人才評品德藝雖不係重䡖一言之發亦以其實言

  之凡愛憎取舎不以怨故著一毫私意於其間所謂直报之也

聖人言報而以德怨對㪯者盖君子之心正欲不存私意私意不

 存然後應事各當(⿱艹石)應事有髙下則或公或私是兩心矣前日

  報怨此心也今日報德亦此心也以徳報怨心固厚矣而報德

  乃與報怨同是反薄也得於彼則失於此得於此則失於彼心

  而有二得爲君子乎故夫子不許

表記子曰以德報德則民有所𭄿又曰以德報怨則寛身之仁也

  注仁當作民謂是寛愛已身欲苟息禍患之人也

莫我知章

莫我知也夫意之之詞也知我者其天乎雖意之而實决辝也當

  於不怨天不尤人下斈上逹三語見承上莫知接下知我之意

  須將不怨不尤在莫知之前非謂人旣不知而不怨不尤不怨

  不尤與下斈皆莫知之由而上逹則天知之實此意當細㑹

擊磬章

 集注以衣渉水曰厲衣裏衣也攝衣渉水曰掲攝提起也古人不

  祼体渉水(⿱艹石)水淺但提起衣而過(⿱艹石)水深不可提旣不可脫衣

  則和裏衣而過可厲則厲可掲則掲各隨事宜意謂天下可以

  行道則行不可行道則𨼆今天下旣無道孔子不隱而猶周流

  天下爲不識時宜夫子謂荷蕢可謂果决於忘丗哉又言人(⿱艹石)

  但欲决然去丗亦無難矣

諒隂章

集注諒隂天子居䘮之名礼又作梁闇凡居父母之䘮次在中門

  外東墻之下大夫士居𠋣庐謂以兩木一頭著地一頭斜𠋣在

  墻上外𬒳以茅茨寢苫抌塊常處此中諸侯亦爲𠋣廬而如以

  圍幛天子旣立拄前有梁形稍如屋楣故曰梁闇闇讀如䳺

脩已以敬章

 敬字是徹上徹下工夫斈而至於聖人始終皆在此君子惟以敬

  自脩已而已至於臨事亦發於敬安百姓之事雖大皆以敬行

  之(⿱艹石)無敬則中無所主事皆不成尭舜聖徳巍亦心敬而已

  尭舜猶病諸者謂尭舜雖聖德而天下之廣豈能使無一物不

  得其所意謂堯舜聖之極矣而尚或未能全敬之用况斈者而

  可不務於敬乎子路言如斯而已有不足之意故夫子極言敬

  之大者

 脩已以敬一句敬字重下脩己兩句敬字亦在其中

 聖人言脩已以安百姓而程子乃言上下一於恭敬盖治道非一

  人所能獨成必君臣上下皆能恭敬然後有天地位以下之應

  然下人能敬亦在乎上之人有以感之漸漬而成恭敬以至於

  天下平程子此叚是推極而言以見敬之功用無窮

夷俟章

 原壤之母死夫子助之沐㨃原壤登木而歌夫子爲弗聞也者而

  過之從者曰子未可以巳乎夫子曰親者母失其爲親也故者

  母失其爲故也或問謂夫子何舎其重而責其輕盖數其母死

  而歌則壤當絶叩其箕踞之脛則壤猶爲故人耳盛德中礼見

  乎周旋此亦可見

   衛靈公第十五


一貫章

集註第四篇以行言此以知言四篇言吾道字道是行意故曰以

 行言此章就多斈而識之上說來故曰以知言曽子篤實力行

 子貢明敏博斈故夫子與之言不同如此然斈者須知得然後

 行得

無爲而治章

聖之盛德而在民上下民感而化之天下自然平治不必有作爲

 夫子獨称舜者盖舜即天子位承尭治平之後如平水土誅四

 凶之𩔖皆在尭朝故舜即位之後無所事爲但恭己正南面而

 巳所以比他聖人尤不見有爲然恭巳之容惟聖人爲能盡爾

子張問行章

 子張問何以得行於外夫子惟教之脩其在己者則自然可行言

  行君子之樞機謹此二者脩身之事備矣聖賢千言萬語皆是

  二者節目

 子張恐有時或違夫子之言故以所教之言書於大帶以体參前

  𠋣衡之意

 子張請問者三斈干禄問逹問行皆務外之意夫子皆教之以自

  脩以此𮗚之斈者但有一毫求人知之心便全不是了斈亦必

  不能成(⿱艹石)但一向以爲善爲已分内事只管低頭去做斈自能

  進德自能成人自㑹知道自能行

古人之帶有二革帶以皮爲之用以懸佩在裳上衣内衣上加以

  大帶用繒爲之圍於腰結於前其两頭垂在下者曰紳即今深

  衣之帶是也

 集注鞭辟辟音闢開也鞭開如前驅攔約人向外自兩傍視之則

  爲近裏此盖當時洛中方言

史魚章

雜記曰内亂不與焉外患弗辟也釋者謂同僚將爲亂已力不能

  討不與而已則孫林父寗殖謀放弑伯玉行從近関出其合於

  礼乎

子貢問爲仁章

集註賢以事言是大夫有才德而見於行事者仁以德言是士蹈

 道積德而自脩者

邦

顔渊才大故夫子敎之治天下之事以虞夏商周四代礼樂以授

 之治天下亦非此四句而已提其大綱則他事皆可推度隨時

 合宜

夏正之說大意見子張問十丗章所謂建者盖地之四方亦以十

  二辰分之寅卯辰居東已午未居南申酉戌居西亥子丑居北

 專以北斗之两爲驗毎於黄昏星𥘉出時看北斗柄指在何方

 上便是此月建即指之意也指子爲子月是十一月指丑爲丑

 月是十二月指寅爲寅月是正月

周冕之說其冕旒之数見於前麻冕章其章服之数則自黄帝制

 衣服而天子衮冕之服十二章日一月二星辰三山四龍五華

 蟲六𦘕於上衣宗彛一藻二火三粉米四黼五黻六綉於下裳

  至周時升日月星辰於旗上天子之衮冕則十二旒十二玉服

 則惟九章龍一山二華蟲三火四宗彛五𦘕於衣藻一粉米二

 黼三黻四綉於裳鷩冕則九旒旒亦十二玉服七章以華虫爲

  首而繪四於衣綉三於裳毳冕七旒旒亦十二玉服五章以宗

  彛爲首而繪三於衣綉二於裳希冕九反五旒旒十二玉

  服三章以粉米爲首繪一於衣綉二於裳玄冕三旒旒亦十二

  玉服一章惟綉黻於裳尓凡衣皆玄裳皆纁玄黒色纁淡黄色

 其諸侯之五冕大略在麻冕章

 龍𦘕爲二龍一青一白白升上青降下衮即龍也山𦘕二山形華

 蟲雉也亦名鷩爲雉形火𦘕火光之形宗彛𥙊宗廟之彛器凡

  宗廟之彛六其一𦘕虎其一𦘕蜼今於衣上𦘕虎彛蜼彛各一

 虎蜼物毳即毛也藻爲水藻形粉米如粟米堆積之狀粉白

  色也黼白與黒色也以白與黒二色同成斧形黻青與黒二色

 爲兩已相背亞其義則龍取其变化又升降隂陽交泰之象山

  取其鎮重華蟲取其文章火取其明宗彛取其孝宗彛所以𦘕

  虎蜼者虎取其義蜼之形如猴兩鼻孔向上尾長而兩岐天雨

 時恐兩入鼻中則以尾兩岐塞鼻孔取其知今𦘕彛於衣只是

  取其事宗廟之孝藻取其㓗米取其養人斧取其剛断黻取其

 向善背惡

名衮冕爲起於龍也鷩冕始於雉也毳冕始於毳物之虎蜼

 希刺也刺音七惟一𦘕兩綉綉多故曰希玄冕爲止有一章與

 玄同也

鄭衛二國之樂皆淫邪亡國之音也而夫子獨言放鄭聲者絶其

 尤甚者也文公詩傳言衛詩三十有九而淫奔之詩才四之一

 鄭詩二十有一而淫奔之詩七之五則鄭之淫有甚於衛故夫

 子獨絶之

 集註周人飾路以金玉周礼五路一曰玉路二曰金路註以金玉

  飾諸末謂凡車上之材於末頭皆以金玉飾之

逺慮章

 人無逺慮以地言之人若無千里之思慮則憂在几案前以時言

  之人(⿱艹石)無百年之思慮則憂即在頃刻間

義以爲質章

 遇事先裁度合理决定行了行時却把節文行去又欲以遜順之

  道行出成之必在誠實盡此四者方成君子先以理處度合義

  了方可行故曰義以爲質然要知義須先窮理此章只截定自

  行上說知又在此先

巧言亂德章

集註小不忍如婦人之仁匹夫之勇皆是婦人之仁不能忍愛匹

  夫之勇不能忍𭧂言君子行事當爲即爲不可優游不断然又

  須沈潜縝宻不可輕於果决不能審此二者則敗大事

終日不食章

 思以理言斈以事言不於事上斈以求合於理而懸空思索必無

 益於已所謂思而不斈則殆者也

謀道不謀食章

 君子所謀者唯欲明道耳不謀食也况貧冨貴賤莫不由命謀食

 未必得食也故曰耕也餒在其中斈本所以謀道而深造乎道

 者自有得禄之理存其間故曰斈也禄在其中是以君子憂道

  不憂貧也

知及之章

 知及之是知此理仁守是心存此理能行之而不爲私欲所蔽莊

 涖動礼是接物處上两句明明徳之事下兩句新民之事

知以知言仁以行言雖得之必失之兩句却就知上說謂雖知此

 理而行處不能守之則併其所得者亦失之矣

所重在於知仁能知而能行之莊涖動礼皆守之事

  季氏第十六


㬰

註四分魯國礼大國三軍上公之國也次國二軍侯伯之國也魯

 實侯國本止二軍㐮公十一年季武子𪧐爲政作三軍與叔孫

 穆子豹孟献子蔑三分公室季氏盡征之叔孫氏臣其子弟孟

 氏取子弟之半昭公五年季武子舎中軍四分公室季氏擇二

  二子各一皆盡征之而貢于公

禄之去公室章

集註魯自文公薨公子遂殺子赤立宣公而君失其政歴成㐮昭

 定凡五公自季武子始專國政歴悼平威子凡四丗而爲家臣

 陽虎所執盖至孔子時不但公室衰大夫之家亦衰而陪臣彊矣

     禄去公室五丗圗

  魯隱公春秋之時諸侯尚知有王      桓      公諸侯漸不知有王

   莊公斉桓公始覇礼楽征伐自諸矦出矣    閔    公斉桓公覇

   僖公斉桓公後有宋㐮公欲覇不成晋文公覇  文  公晋㐮公継覇

   宣公魯文公卒公子遂殺子惡及視立宣公禄始却公室成公晋楚爭覇

   襄公季武子始專魯政晋悼公復覇屈强楚諸矦之大夫漸主盟㑹三家分晋昭公礼楽征伐自大夫出斉有陳氏晋有六卿魯有三家

   定公晋楚皆衰中囯無覇大夫之家臣執囯命  哀  公

     政逮大夫四丗圗

   季友            季文子行父季友孫

   季武子𪧐三分公室三家各有其一旣而四分公室季氏擇二季悼子

   季平子意如魯昭公伐之不克出奔死於外平子專魯 季 桓子斯爲陽虎所囚

三戒章

醫書以血爲隂而行乎脉之中爲榮謂榮養乎身也氣爲陽而行

 乎脉之外爲衛謂衛輔乎血也二者周流上下於一身無有暫

 息然心則主乎血而志爲氣之帥故知養其心則能制血氣而

  不至於乱聖人三者之戒亦惟操其心而已

九思章

語録視不爲惡色所蔽爲明聽不爲姦人所欺爲聦饒双峯云上

  三者是就自身說下三者是事上說視聽是一對色貌是一對

  言事是一對下三者疑思問属知餘二者属行

   陽貨第十七


性相近章

有天地之性有氣質之性天地之性天以此理賦於人者氣質之

 性人禀天地之氣以成人則有淳有駁有清有濁禀得清純者

  而生爲聖賢禀得濁駁者而生爲愚不肖(⿱艹石)言天地之性即是

  理理皆是無惡此章兼氣質而言人之𥘉生之時性不甚相

  逺至於所習不同而後逺尓(⿱艹石)得清者必好斈必至於聖賢得

  濁者好斈不已亦可至於聖賢濁者又不好斈則爲小人即下

  所謂下愚是也清者(⿱艹石)不好斈亦爲小人之歸

武城章

在上人好礼樂則知愛人之道故能愛人在下人好礼樂則心和

 順知下事上之道故易使子游之絃歌意在於此夫子言割雞

 焉用牛刀喜之故以此言反以爲戯

歌詩而以樂和之則爲歌徒歌曰謡絃歌以琴瑟和歌也

先王之敎礼樂雖各有其時而二者未甞偏廢武城絃歌之聲聞

  於外則其斈礼可知矣故集注添入礼字說

公山弗擾章

孔子必不𦔳畔人弗擾是畔人來召孔子弗SKchar之意欲迁善亦未

 可知或能化之爲善亦有可往之理聖人道大德弘雖入亂邦

  必不爲惡人所染見南子陽貨欲往弗擾佛肸之召此皆是待

 惡人處亂丗之道子路不能曉故曉之然當弗SKchar之召時必有

  可以轉旋之機故夫子欲往而欲興周道於東方

子張問仁章

恭者不侮於人故人亦不侮之寛廣則能容衆故衆亦向之信實

  則不爲人所疑故人皆𠋣仗之敏速則不滯而䟽通故行事有

  功有恩惠及之於民而民感之故可以使人聖人亦不過此五

 者但所至有大小淺深之不同耳故(⿱艹石)能盡此五者則爲仁

佛肸召章

 聖人處丗無可無不可無不可同謀之人亦無不可迁善之人故

  欲往子路但能有可有不可未能如聖人無可無不可故有此

  言孔子以堅白匏𤓰曉之磨不磷方可謂之堅𣵀不緇方可謂

  之白(⿱艹石)不能如此豈足爲聖人

周南召南章

 周自后稷始封数十丗至文王辟國寖廣使周公爲政於國中召

  公宣布於諸矦於是南方之國從化至成王立周公相之制作

  礼樂乃采文王之丗風化所及民俗之詩𬒳之管絃其得之國

  中者雜以南國之詩謂之周南其餘得之南國者直謂之召南

  詩序謂南言化自北而南也周國在豊爲雍州之地於地爲西

  北而徳化流及於梁荆等州皆在雍之南故曰自北而南二南

  之詩皆脩身斉家之事故爲詩之首篇而斈者必當斈之也

色厲内荏章

 厲是僞也荏是眞也内欺諸心外欺諸人非穿窬而何

道聽章

 本注聞善言不爲已有是自棄其德王文憲謂此德得於天者謂

  聞善不以去我之惡而但塗說於人則是迷其本有之德不知

  自修乃自棄其德爾圈外王氏引大畜象辝而曰塗說則棄之

  矣王文憲謂此德得於人者謂聞善則當積以成我之德今但

  入耳出口則不注於心矣是隨得隨失乃棄之也

民有三疾章

 狂矜愚氣質之偏而爲疾也肆廉直疾之未大害於義者也蕩忿

  戾詐則爲惡矣

宰我問䘮章

 孝子之於親其情無有窮巳聖人恐以死傷生故立三年之中制

  使賢者俛而就之則不肖者亦當企而及宰我亦非故欲薄其

  親直是自以心度之謂期年其哀巳盡故欲短䘮此問與井有

  人章同皆是實有所疑而問

古人居䘮𥘉死水漿不入口三日杖而後能起三日而殯然後食

  粥不食菜果居𠋣廬寢苫枕塊不脫絰帶朝夕𡘜泣無時三月

  而葬䟽食水飲不食菜果方卒無時之哭而朝夕哭期而小祥

  始食菜果再期而大祥中月而禫禫𥙊後方飲醴酒食乾肉復

  寢醴酒薄酒也乾肉滋味薄者也復寢入室中卧惟其礼如此

 其至故宰我疑以爲如此一年哀戚已盡非謂如今日丗俗居

 䘮今丗居䘮與平常無異未滿三年也不見哀戚(⿱艹石)服䘮十年

  亦於事無相妨

君子尚勇章

 此章君子子路問及孔子荅以上義皆以徳言下與小人對者乃

  以位言義理之勇君子之勇血氣之勇小人之勇子路平日好

  勇恐勇全是不好故有此問

年四十見惡章

斈者須是於少年氣血充精神全之時勇於爲斈乃能有成至於

  四十當立功業古人四十曰強而仕孔子四十而不或孟子四

 十不動心此時正當從政治人之時(⿱艹石)身不脩如何治得人於

  四十德不成無可取者而又且見惡於人則不復成人矣人才

  年髙則神氣漸昏記性亦退精力不及故不能成德(⿱艹石)壯年斈

  有所得了則雖老亦當温習舊聞而求新得不可恃此說年髙

  便不可斈或壯年皆未及斈於四十餘乃發憤好斈亦不妨亦

  能有所見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聖人此言只是教人及早斈耳

  微子第十八


微子章

 殷紂無道有敗亡之徴微子帝乙之元子知殷必至於滅亡恐遂

  絶其宗祀且始者箕子有𭄿帝乙立微子之事必爲紂所疑紂

  惡之極必殺微子故箕子曰我舊云刻子於是遜于荒野意謂

  旣不致其君有殺兄之惡(⿱艹石)不幸而殷亡身在或可承其𥙊祀

  比干爲少師以謂君有過臣當盡死以諌於是極諌紂怒之剖

  其心箕子爲父師其諌固與比干同而紂偶未殺而囚之見比

  千諌而死欲極諌之恐復𬒳殺而稔君之惡於是佯狂而爲奴

 微子欲免君殺兄之惡爲愛其君以存宗祀爲愛其親仁也比

  干殺身以盡其職爲愛其君亦仁也箕子恐䧟君於多殺諌臣

  之罪亦仁也三人用心處事雖不同皆是欲全乎心之德盡乎

 愛之理

長沮章

 而誰以之以猶與也丘不與之與作用字意以亦用也是與以二

 字可通互說

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譏孔子且而與士哉譏子路

荷蓧章

 人之大倫有五而君臣主於義今不仕則爲無君臣義荷蓧使二

  子以礼見子路則是旣知長㓜之節不可廢也君臣之義何可

  廢之此兩句最下也字之字相應盖人倫君臣爲大長㓜在下

  旣知其次豈可棄其大者今欲自㓗其身而亂君臣之大倫君

  子之所以仕者正欲行君臣之義尓當今天下道不可行我巳

  知之然不肯終隱者恐絶君臣大倫之義也二義字一般重

道緫五常而言義其一也道指天下衆人言義言自已也今日道

  不能使天下由之我固知之我之所欲行者在我之義尓我不

  仕則失我之義矣

此章舊㸃似細章旨(⿱艹石)䀲今但以長㓜之節不可廢也作一讀

  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作一句欲㓗其身而亂大倫作一句便

 斍意明

集注性命之情孟子所謂四端出於性命之正者也決裂此情則

  所用者皆發欲之私情也

逸民章

伯夷之父欲立叔齊即堅譲而逃其志在於尊父命果得遂其心

  是伯夷不降其志處叔齊守嫡庶之常法其志在欲明尊卑之

  分果逃而不立是叔齊不降其志處以武王伐紂爲非諌之不

 從遂不食周粟而死是夷齊不辱其身處

 此六人之德伯夷叔齊爲最虞仲夷逸次之柳下惠少連又次之

  前言七人後止六人不見言朱張者或是朱張之徳無可称或

  是失簡皆不可曉

大師摯章

 亞次也飯食之也古者天子一日四飯魯用天子礼樂其君必一

  日亦四飯所謂亞三四飯乃於此飯時主作樂侑食之官也不

  言𥘉飯者或主𥘉飯之官不他適也

   子張第十九


士見危章

 此爲士之大節然論士之全体如孔子言行己有恥之𩔖不止於

  此而子張言可已矣似乎大快故集註云一有不至則餘無足

  𮗚又言庶乎其可皆有未足意

問交章

 子夏之言太峻似不能容物然下斈者可以爲法子張之言太寛

  謂於人何所不容必成徳方可德未成而不擇友恐有友不如

  己者之失徳已成而不容人則有沮向善之心但拒字大峻何

  所不容大寛斈者之始終皆所當戒

博學章

博斈篤志切問近思自是四事然博斈而又須篤志於道志不篤

  則博斈爲泛濫問巳切又須就近而思不就近而思則所問者

  不能以三隅反又一意博斈又須切問篤志又須近思

百工居肆章

 此章有兩意百工居肆方能成其事君子斈方能致其道 又百

  工居肆須是成其事君子斈須是致其道

大德小德章

 大小精粗無一不合於理方可謂之君子小德出入可也是子夏

  不求備於人然一向以小德爲輕事則不矜細行終累大徳矣

  故呉氏云有弊

子夏門人章

古人教人只就事上教不但似今日懸空說就事上教故着實而

 徳易成(⿱艹石)懸空說得千言萬語至臨事時竟做不去小斈洒掃

  應對事也大斈正心脩身之𩔖亦事也大小事皆有至理存焉

  只隨事窮理然事有大小斈問有深淺教者須循序漸進不可

  躐等子游謂子夏門人之小子但教之下斈之事而不教大斈

  之事子夏氣質篤實其教人亦皆務實故其言曰君子教人之

  道以何者爲先而傳之何者爲後而不傳事之大小亦如草木

  以𩔖而分别其大小瞭然在目前斈之淺者但可教他行下斈

  事斈之深者則可敎以向上事(⿱艹石)斈而未有見識驟把大斈事

  教它曉不得行不得乃是誣罔他而已君子教人之道豈可誣

  罔(⿱艹石)曰小大事徹頭徹尾無不曲盡惟聖人能之

 理於天下之事無所不在故斈者皆當循序而斈之不可貪慕髙

  逺而忽淺近如於近者淺者不先務則雖有得於髙逺而有虚

  空断絶之處於理之全体有𧇊矣故君子必循序而不可躐等也

 讀此章者頗易失㫖但見言游過矣四字便謂子游之言全非盖

  子游但言門人雖知洒掃之末不即㪯大斈之本以教之子夏

  則言教之當有序子游未甞譏子夏教洒掃之非而子夏亦未

  嘗言不教以大斈也集註以威儀容節與正心誠意對言則末

  專就事說本主就心說盖大斈行之之目有八而誠意正心爲

  本誠意正心固非小子所可進此即是先就事上令知其所當

  然而爲之未能使之知其所以然也此古人之斈所以實而先

 後次序自不可踰集註如此襯貼說可謂極精而二子之意皆

 粲然可見

前叚本註分經文本末字謂本大斈之事末小斈之事本注第二

  叚兩本末字及圈外愚按下四本末字皆是以大斈小斈言但

  程子第四條兩本末却是以理爲本事爲末是其然末也所以

 然本也讀者試思之

 始終本末一以貫之始終是釋始卒本末是関前本末字謂聖人

 應事本末兼該前後如一非斈者可到也

程子後四條大率明事理二字洒掃應對是事形而上者是理慎

 獨則將應事之際存此理也精義入神只是明理之極此固是

 聖賢之能然洒掃應對之中其理之極處則亦至精之義也故

 曰雖洒掃應對只看所以然如何自洒掃應對上便可到聖人

 事言從此事做將上去直可到聖人事此條全以事言正是本

 文本末兩字洒掃應對末也聖人事本也

非謂末至在此也十六字作一貫讀

陽膚章

帝王長民之道不過養之教之治之而已養之如分井受田使之

  帛食肉者有制教之如古者大斈小斈教人之道及郷黨州閭

 讀法之𩔖治之則有禁令刑罰且上之人以徳導之以礼斉之

  則民皆知趍善避惡尊君親上之道而其父子夫婦長㓜朋友

  之間亦皆有親比恊和之意故曰民聚上之人反此則民散矣

  周德旣衰皆失前三者之道民䧟於罪而不知此皆上人之過

  無養則𩚑寒迫身不敎則不知礼義不知礼義之人而有飢寒

  之迫則無所不爲矣故君子爲政惟當哀矜不可以聽訟爲能

  而自喜

子禽章

集注大可爲化不可爲此是說聖人不可及處非謂夫子自大至

  於化也所以下面着故曰字

   堯曰第二十


尭曰章

堯伊祁氏帝摯之弟年十五封爲唐侯年十六踐天子之位居位

  七十載欲遜位于有德於是四岳㪯舜命之爲百揆此時洪水

  九年舜即㪯禹平水土尭七十三載巳八十九歳薦舜于天使

  攝天子之事而命之曰允執其中一百載尭乃殂落尭在位共

  一百年夀一百十六歳

 舜姓姚氏虞國名瞽瞍之子年三十歳四岳薦之於尭爲百揆三

  十三歳攝天子事年六十而尭崩服三年之丧至六十三即天

  子位命禹爲百揆三十二歳舜年巳九十四歳薦禹于天攝天

  子事命之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人心者

  耳目口鼻四肢之於聲色臭味安逸是也爲流於欲故危道心

  者惻𨼆羞惡辭譲是非之端是也爲欲所昏故微精則欲察其

  人心道心之異一則惟守道心而不移此乃允執其中之法也

  故曰舜亦以命禹舜在天子位四十八載而崩與居攝共七十

  八年一百十歳

 禹姓姒氏崇國君鯀之子舜㪯之於尭平水土爲司空三十二年

  而爲百揆又三十二年而攝天子之事又十七年而舜崩服三

  年之䘮而即天子位在位八年前後八十九年

興滅國謂國巳滅而再立其國継絶丗謂國維存而君亡爲之立君

五美章

 因民之所利如鑿井而飲耕田而食不違耕種之時使之衣食足

 恩惠自然及之不至廢其財擇可勞而勞如四時蒐狩捕逐盗

 賊皆是因民之事以道使之何怨之有凡人欲必至於貪財貪

 利(⿱艹石)欲行仁便可以得仁非是貪無衆寡小大不敢慢但循理

 而行出於自然則是泰而非驕正衣冠尊瞻視不色莊人自然

 畏之但不可使人不可近如此不至於猛上人能教之不至於

 犯法則可不教之而至於犯法𨚫刑之則是殃民凡斂賦稅起

 役之𩔖當先出號令限定幾時期民自然去辦集號令不豫及

 期𨚫便逼迫則害其民三者皆是急迫之惡出納吝是悠緩之

 惡上三惡重下一惡輕

不知命章

 有天理之命有氣数之命天理之命人得之以為性者也氣数之

 命人得之以為生死夀夭貧富貴賤者也此章命字葢兼二者

  而言知氣数之命則利不必趨害不必避知天理之命則利不

 可趨害不可避













讀論語叢説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