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紀數畧 (四庫全書本)/卷23

巻二十二 讀書紀數畧 巻二十三 巻二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讀書紀數略巻二十三目録
  人部
  事蹟𩔖
  七聖至襄野
  華祝三
  舜大功二十
  三王四事
  六王二公之事
  成湯六事自責
  七子異世同心
  文王三舉事
  日三朝
  四君未事逺略
  周公三盛
  三變
  桓公五禁
  九合
  存三國
  有天子之事三
  齊二桃殺三士
  無鹽論四殆
  魯三田
  晉三駕
  晉文罪已五
  鄭四徳
  五美五惡
  宋景公三言
  楚一言定三國
  楚莊得三士
  四君不忘信
  四國功過
  四君皆客功
  二者未得大體
  劉項爭大勢二
  漢髙之興五
  得天下三正
  漢封三事最重
  三英雄豪傑之主
  漢文兼二長
  未央宫畫諫五物
  武帝四事
  世祖之興四
  光武三大政
  梁武祈雨七事
  張實三等賞
  姚萇四不如
  唐太宗三行
  三鑑
  二喜一懼
  服逺五道
  高宗四失罪已
  康節頌宋朝五
  宋家七美
  元世祖詔行六事
  明太祖六功
  四盛
  燕王二十字

  夫子四𧩂
  孔子兄事二子
  顔子君子道四
  曾子三事
  子路三善
  子貢一出五國各有變
  子賤所事者三
  孔蔑失三子賤得三
  管仲三權
  鮑叔五不若
  夷吾五不如
  管晏二失
  晏子數圉人三罪
  史鰌君子道三
  子産君子道四
  三臣三不欺
  穆叔拜五善
  合二十五人之智治天下
  欒書三罪
  張孟談敗四國之謀
  孟母三遷
  立傅道六
  商鞅三説
  陳平六出竒計
  雋不疑四賢行
  胡廣周流四公
  楊震四知
  三科募壯士
  魯恭三異
  薛瑩處身四五之間
  吳祐四行
  武侯事業本四
  六未解
  荀郭論十勝十敗
  韓馥三不如
  周處去三害
  王導中興三大功
  殷浩三變
  三語掾
  江淹論五勝五敗
  劉孝標四異三同
  苻融論伐晉三難
  王猛君子徳三
  王珪五不如
  唐相𫝊兩軸
  四時仕宦
  二李四同
  馬㣧孫三不開
  傅欽之三徳
  張浚社稷五大功
  鮮于侁三難
  張觀守官四字
  司馬光四不如
  朱子所學四字
  真文忠公四事
  馬廷鸞三不知
  黄治五不欺
  三等係籍聖賢
  漢唐三黨
  三代黨論
  洛蜀朔三黨
  拜住三畏
  應詔三事
  黄道周自陳七不如

  楚國四難
  息五不韙
  秦有十失
  漢王數羽十罪
  高帝十悞
  武帝於李陵四失
  一舉兩失
  宣帝開三大釁
  光武登封七失
  五可五不可
  二主優劣
  宋太宗一舉三失

  臧文仲三不仁
  三不知
  少正卯五惡
  智瑶五賢一不逮
  智伯三賢
  欒大佩四金印
  莽繼四父輔政
  陳竇三難
  八失
  為郡四盡
  劉穎三不肯
  賀若弼三太猛
  四其御史
  二李朋黨
  趙普三罪
  四如給事
  三旨宰相
  安石十事
  新法十八事
  安石四不足
  宋小人三可怪
  嚴嵩十罪
  五奸
  三大案
  斷么絶六
  錦衣三重
  魏忠賢十大罪
  八勝
  溫體仁三者無一










  欽定四庫全書
  讀書紀數略卷二十三 福建巡撫宫夢仁撰人部
  事蹟𩔖
  七聖至襄野黄帝將見大隗至人於具茨山至襄城之野七聖皆迷無所問途
  方明為御 昌寓驂乘 張若 隰朋前馬 昆閽滑稽後車
  華祝三莊子堯觀乎華華封人請祝聖人三祝堯三辭
  使聖人壽 使聖人富 使聖人多男子
  舜大功二十左𫝊
  舉十六相 去四凶
  三王四事
  禹惡㫖酒好善言 湯執中立賢無方 文王視民如傷望道未見 武王不泄邇不忘逺
  六王二公之事左𫝊楚子合諸侯于申椒舉言此待擇其禮而用之
  夏啓有鈞臺之享 商湯有景亳之命 周武有孟津之誓 成有岐陽之蒐 康有酆宫之朝 穆有塗山之㑹 齊桓有召陵之師 晉文有踐土之盟
  成湯六事自責
  政不節與 民失職與 苞苴行與 䜛夫昌與女謁盛與 宫室崇與
  七子異世同心家語
  湯誅尹諧 文王誅潘正 周公誅管叔 太公誅華仕 管仲誅付里乙 子産誅鄧析史 孔子誅少正卯
  文王三舉事韓非子時紂惡之乃獻洛西地請解炮烙之刑仲尼稱其仁又稱其智侵孟 克莒 舉酆
  日三朝文王世子文王朝於王季日三
  朝朝 暮夕 日中又朝
  四君未事逺略許魯齋言
  周成王 康王 漢文帝 景帝
  周公三盛荀子
  身貴而愈恭 家富而愈儉 勝敵而愈戒
  三變韓詩外𫝊孔子云周公一人之身能三變者所以應時也
  事文王行無專制事不由己可謂文 成王幼抱而立朝誅賞無所顧問可謂武 成王壯北面而言請而後行可謂聖
  桓公五禁葵丘之㑹
  始命曰誅不孝無易樹子無以妾為妻 再命曰尊賢育才以彰有徳 三命曰敬老慈幼無忘賓旅四命曰士無世官官事無攝取士必得無耑殺大夫五命曰無曲防無遏糶無有封而不告
  九合穀梁𫝊衣裳之㑹十有一不取北杏及陽糓為九史記齊語微異
  㑹鄄二 㑹幽二 㑹檉 㑹貫 㑹首戴左氏作首止㑹甯母 㑹葵丘 左傳晉悼公八年之内九合諸侯謂㑹戚㑹城棣㑹鄬㑹邢丘盟戲㑹柤戍虎牢同盟亳城北㑹蕭魚
  存三國左𫝊謂魯衛邢
  閔二年立僖城魯 僖元年城郉夷儀 僖二年城衞楚丘 或曰城郉城衞城緣陵
  有天子之事三同上春秋予桓公知節也
  㑹洮序王人於諸侯之上而同盟焉 㑹葵丘序周公於諸侯之上而不敢同盟焉 盟首止不但不同盟而帥諸侯以㑹世子焉
  齊二桃殺三士晏子春秋三士勇而無禮晏子請去公餽二桃令計功而食之皆自殺公孫接 田開疆 古冶子
  無鹽論四殆𩔖苑鍾離春者無鹽邑之醜女乞詣宣王拊膝而言遂拜為后
  西秦南楚壯勇不立一殆 漸臺五層萬民疲困二殆 賢者伏匿諂諛左右三殆 沈湎夜飲俳優縱横四殆
  魯三田左傳夾谷之㑹孔子攝行相事齊人歸三田以謝過
  鄆 讙 龜隂
  晉三駕同上晉悼公三駕而楚不能爭
  師於牛首 師於向 觀兵於鄭東門
  晉文罪已五賈子文公出畋大蛇當道公曰吾聞天子夢惡則修道諸侯則修政大夫則修官庶
  人則修身乃歸請於廟三日而夢天誅大蛇

  孤不能尊道罪一 執政左右不良罪二 飭政不謹民人不信罪三 本務不修以咎百姓罪四 齊肅不莊粢盛不潔罪五
  鄭四徳左𫝊周襄王將以狄伐鄭富辰諫之
  有平惠之勲 有厲宣之親 棄嬖寵 用三良
  五美五惡同上子産相鄭伯以如楚舍不為壇外僕以為言子産謂大適小有五美故作壇以昭功
  小適大有五惡焉用作壇以昭禍

  宥其罪戾 赦其過失 救其菑患 賞其徳刑教其不及五美説其罪戾 請其不足 行其政事共其職貢 從其時命五惡
  宋景公三言史熒惑守心子韋以言公三不可子韋謂有君人之言三熒惑宜動候之果徙三度移之相 移之民 移之嵗
  楚一言定三國左傳子玉言
  復衞 封曹 釋宋
  楚莊得三士劉子莊王借獵以求士
  刺虎豹者知其勇 攫犀兕者知其力 罷田而分所得知其仁
  四君不忘信
  齊桓公不背曹沫之盟 晉文公不貪伐原之利魏文侯不棄虞人之期 秦孝公不廢徙木之賞
  四國功過春秋之間四國功之首罪之魁宋襄雖霸而力微㑹諸侯而為楚所執不足論也秦繆有功於周能遷善改過為霸者之最 晉文世世勤王遷平王於洛次之 齊桓九合諸侯不以兵車又次之 楚莊強大又次之
  四君皆客功客卿楚人李斯上書
  穆公西取由余於戎東得百里奚於宛迎蹇叔於宋求丕豹公孫枝於晉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諸侯親服惠王用張儀散從事秦昭王得范睢彊公室杜私門
  二者未得大體羅隱
  始皇用武若陶者埏器務求其大而不知薄者之反脆也 王莽用文若匠者斵材在矜其妙而不知細者之速折也
  劉項爭大勢二皆楚既得而復失
  一闗中 二敖倉
  漢高之興五班固論
  一帝王之苗裔 二體貌多竒異 三神武有徴應四寛明而仁恕 五知人善任使
  得天下三正
  誅無道 討項籍 天下已定始即尊位
  漢封三事最重功臣非軍功不侯於軍功中又三事最重
  從起豐沛 從入闗中破秦 從定三秦
  三英雄豪傑之主威有所當加勢有所當屈故也
  高祖之威能行於𭧂秦强楚而不能行於四皓 武帝之威能行於南羌西域而不能行於汲黯 光武之威能行於尋邑王郎而不能行於嚴光周黨
  漢文兼二長羅豫章言人主察累明懦害仁漢昭帝明而不察章帝仁而不懦孝宣明而失之察孝元仁而失之懦若唐徳宗察而不明高宗懦而不仁兼二者之長惟漢文乎
  明而不察 仁而不懦
  未央宫畫諫五物文苑英華盧碩畫諫漢文帝
  屈軼草 進善旌 誹𧩂木 敢諫鼓 獬豸
  武帝四事張南軒言武帝與秦皇相去何能尺寸然不至亂亡者有四事焉
  高帝寛大文景惠養其得民也深非若秦自商鞅來根本以蹶民迫於威一也 武帝所為每與六經戾豈真能尚儒者然猶稽古禮文未至蕩然盡棄名敎二也 輪臺之詔誠意所動固足囘天人之心詔下之後思與民休息與行而不悟者有間三也 惟能悔過是以能審付託昭帝之初霍光當政培植根本惠澤復流有以祈天永命矣四也
  世祖之興四傅幹王命敘言
  一帝皇之正統 二形相多異表 三體文而知武四履信而好士
  光武三大政
  褒卓茂 臨大學 辟召周黨王良嚴光
  梁武祈雨七事大同間旱築雩壇籍田内祈之
  一理𡨚獄及失職者 二賑鰥寡孤獨 三省徭輕賦 四舉進賢良 五黜退貪邪 六命㑹男女䘏怨曠 七撤膳羞弛樂懸
  張實三等賞下令國中
  有面刺孤者酬以束帛 翰墨陳孤過者荅以筐篚𧩂言於市者致以羊米
  姚萇四不如萇自謂不如兄襄
  身長八尺五寸臂埀過膝人望而畏之 將十萬之衆望麾而進前無横陣 溫古知今講論道藝收羅英俊 董帥大衆人盡死力
  唐太宗三行貞觀政要
  監前代為元龜 進善人成政道 逺羣小拒讒言
  三鑑唐太宗云魏徴没朕亡一鑑矣
  以銅為鑑可正衣冠以古為鑑可知興替以人為鑑可明得失
  二喜一懼太宗謂侍臣
  比年豐稔斗粟三錢一喜也 北敵乆服邊鄙無虞二喜也 治安則驕侈生驕侈則危亡至此一懼也
  服逺五道太宗
  見人之善若己出 棄人所短取其長 賢者敬之不肖者憐之 正直盈朝 視外國如一體
  髙宗四失罪已時乆雨常隂下詔
  昧經邦大略 昧戡難逺圖 無綏人之徳 失馭臣之柄
  康節頌宋朝五
  革命之日不易肆 克服天下後稱帝 未嘗殺一無辜 百年方𫝊四主 百年無心腹之患
  宋家七美吕大防言家儀過於漢唐
  事親 事長 待外戚 儉 勤 尚禮 寛仁
  元世祖詔行六事
  擇守令 誡姦吏 崇祀典 禁盜賊 治軍旅奬節義
  明太祖六功詹同宋濂等纂修
  略定區宇 得國之正 獨稟成算 敬天勤民戚官無權 兵政有統
  四盛明紀
  自漢以來得天下為正在位三十一年一盛也 享年七十有一二盛也 自江右併中原三盛也 太子諸王二十五人公主十六人皆受冊封四盛也
  燕王二十字明太祖以子孫蕃衍各擬二十字一世一字為命名之首
  髙瞻祁見佑 厚載翊常由 慈和怡伯仲 簡静迪先猷

  夫子四𧩂莊子孔子云某不知所失而離此四𧩂者何也
  再逐於魯 削迹於衞 伐樹於宋 圍於陳蔡
  孔子兄事二子家語荅子貢問
  子産於民為惠主於學為博物 晏子於君為忠臣於行為敬敏
  顏子君子道四說
  强於行已 弱於受諫 怵於持禄 慎於治身
  曾子三事同上曾子謂公明宣在其門下三年而不學宣對此三者學而未能安敢不學親在堂叱咤之聲未至於犬馬 應賓客恭儉而不懈惰 居朝廷嚴臨下而不毁傷
  子路三善家語子路治蒲孔子稱之
  恭敬以信 忠信以寬 明察以斷
  子貢一出五國各有變同上齊田常欲伐魯孔子使往說
  存魯 亂齊 破呉 強晉 霸越
  子賤所事者三說
  父事者三人 兄事者五人 友事者十一人
  孔蔑失三子賤得三家語二人偕仕夫子問之所對如此
  王事若襲學焉得習 俸禄少不及親戚 公事急不得弔問孔蔑對始而誦之今得行之 俸禄所供被及親戚 雖有公事兼以弔問子賤對
  管仲三權孔子曰管仲之賢不得三權亦不能使其君霸
  賤不能臨貴以為上卿 貧不能使富賜租一年疏不能制親以為仲父
  鮑叔五不若鮑叔自謂不若夷吾者五
  寬惠柔民弗若也 治國家不失其柄弗若也 忠信可結百姓弗若也 禮義可法四方弗若也 執旗鼓立於軍門使百姓加勇焉弗若也
  夷吾五不如管仲請論百官
  進退閒習辨辭剛柔不如隰朋請立為大行 辟土聚粟盡地之利不如甯戚請立為大司田 平原廣牧鼓勵三軍不如王子城父請立為大司馬 決獄折中不殺不辜不誣無罪不如賓胥無請立為大司理 犯顔進諌不避不撓不如東郭牙請立為大諌
  管晏二失家語君子下不僣上上不偪下
  管仲鏤簋朱紘旅樹反坫山節藻梲難為上 晏子豚肩不掩豆狐裘三十年難為下
  晏子數圉人三罪景公將殺圉人因其言而釋之
  公使養馬而殺之罪一 又殺公所最善馬罪二使公以一馬之故而殺人百姓必怨吾君諸侯必輕吾國罪三 數燭鄒亡鳥三罪同
  史鰌君子道三說苑孔子云
  不仕而敬上 不祀而敬神 直能曲於人
  子産君子道四論語
  行已恭 事上敬 養民惠 使民義
  三臣三不欺史記
  不能欺鄭子産不忍欺虙子賤不敢欺西門豹
  穆叔拜五善晉侯享穆叔穆叔曰皇皇者華君敎使臣必諮於周臣𫉬五善敢不重拜訪問於善為咨 咨親為詢 咨禮為度 咨事為諏 咨難為謀
  合二十五人之智治天下家語孔子使視荆公子為政使者反言
  堂上有五老 堂下有二十壯士
  欒書三罪左𫝊鄢陵之戰晉厲公車陷於淖書將載公欒鍼止之時書為元帥
  侵官冒也 失官慢也 離局姦也
  張孟談敗四國之謀四國謀趙孟談為趙襄子謀使四國疑而其謀遂敗
  談妻之楚 長子之韓 次子之魏 少子之齊
  孟母三遷
  始舍近墓 繼遷市𠊓 終遷學舍
  立傅道六戰國策趙立周紹為傅
  智慮不躁 身行寬惠 威嚴不易 重利不變恭於敎 和於下
  商鞅三說𫝊
  始說以帝道不聽 再說以王道不入 終說以伯道不自知其膝之前於席也
  陳平六出竒計
  捐金反間 惡草具進楚使 夜出女子二千解滎陽圍 躡足封齊王 偽遊雲夢縛信 解白登圍
  雋不疑四賢行
  戒勝之之剛虐一也 聽母敎以出囚二也 辨衞太子之偽三也 霍光欲妻以女而固辭四也
  胡廣周流四公
  初履司空 二作司徒 三登太尉 四為太傅
  楊震四知故人懐金遺之辭而不受
  天知 地知 子知 我知
  三科募壯士虞詡治朝歌
  攻劫為上 盜賊次之 不事農業又次之
  魯恭三異為中牟令徳政致此
  蝗不犯境 化及鳥獸 孺子有仁心
  薛瑩處身四五之間或謂瑩於呉士當為第一乎陸喜云云
  沈默其體潛而勿用者第一 避尊居卑禄以代耕者第二 侃然體國執政不懼者第三 斟酌時宜時獻微益者第四 溫恭修慎不為諂首者第五
  呉祐四行漢桓帝時舉孝㢘以四行遷膠東相
  敦厚 質朴 遜讓 節儉
  武侯事業本四真西山言武侯平生事業奇偉以此四者而誠與公又其本也
  開誠心 布公道 集衆思 廣忠益
  六未解時武侯聞曹休敗魏兵東下闗中虛欲出師擊魏羣臣以為疑故上表言
  一不可坐定取勝 二不可不戰資敵 三難以不危而定 四難以庸才必勝 五緩之則無精銳六兵疲難以持乆
  荀郭論十勝十敗袁紹書驕慢操謂荀彧郭嘉將討不義而力不敵對以雖彊無能為也道勝紹繁禮多儀公體任自然義勝紹以逆動公奉順以率治勝桓靈以來政失於寬紹以寛濟寬公糾以猛度勝紹外寬内忌所任惟親戚子弟公外易簡而内機明用人惟才謀勝紹多謀少決失在後事公得策輒行應變無窮徳勝紹髙議揖遜以收名譽公至誠待人不為虛美仁勝紹恤人饑寒其所不見慮或不及公與四海接恩過其望無所不周明勝紹大臣争權讒言惑亂公御下以道浸潤不行文勝紹是非不知公所是進之以禮所不是正之以法武勝紹好為虛勢不知兵要公以少克衆用兵如神
  韓馥三不如辛評等說馥謂將軍資三不如之勢處袁氏上彼不為將軍下也不如舉荆州以讓寬仁容衆孰如袁氏 智勇過人孰如袁氏 世布恩徳孰如袁氏
  周處去三害周魴子膂力絶人不修細行衆言南山白額虎長橋蛟并子為三患處云吾能除之射虎 殺蛟 從機雲學砥節礪行期年州府交辟
  王導中興三大功桓𢑴見其急談時事而輟憂周顗聞其志復神州而收淚
  元帝在藩導獨知其可輔傾心推奉 王毅憚帝嚴明欲更所立頼導固爭 不以江右寡弱大立規模先用顧榮賀循以來衆士盡收過江名流以佐謀畫
  殷浩三變羅念菴云殷浩人品終身三變
  似一髙士其累辭徴辟屏居墓所也似一賢臣其刺揚州抗桓溫毅然以北伐為任也誠一鄙夫至用兵屢敗為溫所廢荅書開閉者數竟達空函所謂茍患失之無所不至也
  三語掾阮瞻有令望司徒王戎問以聖人貴名敎老莊明自然其㫖同異阮荅以此即命辟之將無同
  江淹論五勝五敗對蕭道成
  公雄武有竒略 寛容而仁恕 賢能畢力 民望所歸 奉天子伐叛五勝也 彼志銳而器小 有威而無恩 士卒解體 縉紳不懐 懸兵數千里無同惡相濟五敗也
  劉孝標四異三同梁史孝標自云比馮敬通同者三而異者四
  敬通總兵食肉余戚戚無懽 敬通有子余等伯道敬通老而益壯余有犬馬疾 敬通逝乆而彌芳
  余去將若秋草四異不遇 剛直 有忌妻三同
  苻融論伐晉三難勸苻堅
  天道不順歲星在呉晉國無釁君臣和睦百姓安業我數戰兵疲
  王猛君子徳三文中子
  事上密 接下溫 臨事斷
  王珪五不如唐太宗謂其識鑒精通復善談論令自元齡以下悉加品藻
  孜孜奉國知無不言臣不如房元齡 才兼文武出將入相臣不如李靖 敷奏詳明出納惟允臣不如溫彥博 處煩治劇衆務畢舉臣不如戴胄 恥君不為堯舜以諫諍為己任臣不如魏徴 至激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臣於諸子亦有微長
  唐相𫝊兩軸鄭俠上疏論吕惠卿朋姦壅蔽
  正直君子𫝊魏徵姚崇宋璟邪曲小人𫝊李林甫盧杞
  四時仕宦傅游藝期年之中厯衣四色時人謂之
  青 綠 朱 紫
  二李四同李摯與李敏
  同歲 同姓 同門 又同年及第
  馬㣧孫三不開為後晉相時人目之
  入朝印不開 見客口不開 歸宅門不開
  傅欽之三徳
  清不汙 直不激 勇能溫
  張浚社稷五大功吕氏云浚有五大功富平符離之役與曹彬岐溝之敗等豈可以一節掩
  大徳乎

  建復辟之勲 𤼵儲嗣之議 誅范瓊以立國基用呉玠以保全蜀 卻劉麟以定江左
  鮮于侁三難為轉運副安石詰其不請青苗錢侁言法願取則與民自不願豈能强哉蘓軾稱焉上不害法 中不廢親 下不傷民
  張觀守官四字云自守官以來常持四字
  不至於怠惰不至於疎曠不至於乖戾不至於躁急
  司馬光四不如判西京畱臺上疏言不才最出羣臣之下乞致仕乆乃從其請即歸洛下先見不如吕誨 公直不如范純仁程顥 敢言不如蘇軾孔文仲 勇決不如范鎮
  朱子所學四字周必大薦朱熹為江南提刑熹云平生所學惟此四字豈可隱黙以欺吾君乎正心誠意
  眞文忠公四事守潭州以勵其僚
  律己以㢘 撫民以仁 存心以公 涖事以勤
  馬廷鸞三不知阨於賈似道求去陛辭云
  天下安危人主不知 國家利害羣臣不知 軍前勝負列閫不知
  黄治五不欺為御史中丞質直端重有大臣體常言
  居家不欺親 仕不欺君 仰不欺天 俯不欺人幽不欺鬼神
  三等繫籍聖賢余安裕為謝枋得甥客有談其文學者枋得笑曰昔吕東萊中宏詞歸學者請升講座陳同父勸勿許曰有三等人繫籍聖賢開口髙談縱有錯謬人無爭辨者畏其勢也伯恭未是今安裕為國學正字宜子敬畏而稱頌之客大慚
  官為宰相可以生殺廢置人 官為臺諫給舍可以彈駁榮辱人 官為國子監可以考校舍法去取人
  漢唐三黨
  前漢之黨指蕭望之劉向張猛周堪而治之者元帝與𢎞恭石顯也 後漢之黨指李膺范𣶢二百餘人而治之者桓靈與中常侍也 唐之黨指獨孤損崔逺等三十餘人而治之者朱全忠與栁燦李振也
  三代黨論劉定之
  漢李膺范𣶢等各為一黨在位者惡之惡之者非賢而在黨中者為賢 唐李徳裕牛僧孺等分為二黨李優牛劣而考其歸皆不足謂賢 宋初亦分為二黨熙豐作新法王安石為魁元祐掊擊新法司馬光為魁光之黨賢而安石之黨非賢及光没而其黨又自分為朔洛蜀三黨譬之兵家朔黨自守之兵也洛黨應敵之兵也蜀黨侵鄰之兵也其不韙有在矣
  洛蜀朔三黨
  洛黨程頤為首朱光庭賈易為輔蜀黨蘇軾為首吕陶等為輔朔黨劉摯梁燾王巖叟劉安世為首輔之者尤衆
  拜珠三畏元以拜珠為右丞相自云
  畏辱祖宗 畏天下事大識見有未盡 畏年少不克負荷無以報聖恩
  應詔三事明太祖時五星紊度下詔求言平遙訓導葉居昇上
  分封太侈 求治太急 用刑太繁
  黄道周自陳七不如崇禎間疏上切責
  品行不如劉宗周 至性不如倪元璐 逺見深慮不如魏呈潤 犯顔敢諫不如詹爾𨕖 老成足備顧問不如陳繼儒 朴心醇行不如李如燦傅朝佑文章氣節不如  鄭鄤

  楚國四難戰國䇿蘇秦之楚三月乃得見王遂辭行王曰曾不少畱乎對之以此
  食貴於玉 薪貴於桂 謁者難見如鬼 王難見如天帝
  息五不韙左𫝊息犯五不韙而以伐人
  不度徳 不量力 不親親 不徴辭 不察有罪
  秦有十失路溫舒諫漢宣帝
  羞文學 賊仁義 罪誹𧩂 禁妖言 好武勇貴獄吏 忠良切言皆鬱於胸 盛服先王不用於世 喜虛譽 䝉實禍
  漢王數羽十罪
  負約王我於蜀漢 矯殺卿子冠軍 救趙不報而擅劫諸侯入闗 燒秦宫室掘始皇塚 殺秦降王子嬰 詐坑秦子弟二十萬 王諸將善地徙逐故主 出逐義帝自都彭城奪韓梁地 使人隂殺義帝 為政不平主約不信天下所不容
  髙帝十誤
  誤聽守闗計取項羽怒賴張良免 誤聽封六國計賴張良不敗事 誤聽使者十輩言圍平城用婁敬和親約 誤欲止宫休舎賴張良諫止 誤欲攻項羽賴蕭何諫就封 誤罵齊使賴良平諫止 誤欲西歸賴良平諫追羽 誤言安事詩書賴陸賈諫聽誤不知尊太公賴家令言即聽 誤欲易太子賴
  張良招四皓定 誤囚蕭何賴王衞尉諫釋
  武帝於李陵四失
  始則疑陵敎路徳博上書詔以行期而止迎者 中則不察司馬遷言以為沮貳師而為陵遊說 後則既知徳博姦詐以致陵敗乃釋而不治 末則信公孫敖謂陵敎為兵而族陵家
  一舉兩失武帝以御史大夫公孫𢎞代薛澤為丞相封平津侯
  相者既非真儒 侯者又非軍功
  宣帝開三大釁
  用恭顯而啓元帝之信宦官 貴許史而啓成帝之任外戚 殺趙蓋韓楊而啓哀帝之誅大臣
  光武登封七失胡致堂論登封之事原本於燔柴而失之者也七十二君之編録畧不經見不法唐虞三代而法始皇武帝 按䜟文九世當封禪今乃自綴於元帝而去成哀平三君 玉檢祕文人不得見是必祈求永年 前拒羣臣之請謂百姓多怨豈有其後兩歲即已歡洽 勅戒郡縣上壽稱美今詔墨未乾自令梁松等討論故事 奉髙后配地未幾歸廟主於寢園 即位改元終身不可改而改之
  五可五不可晉惠帝欲為太子婚衞瓘女楊后欲得賈充女帝謂云云充妻賂后納之衞種賢一可而多子二可端正三可而長四可五可 賈種妒一不可而少子二不可醜惡三不可而短四不可五不可
  二主優劣魏徴對太宗云齊主尤劣也
  齊後主懦弱政出多門 周天元驕㬥威福在已
  宋太宗一舉三失引諸衞將率習射於顯徳殿
  天子非敎射之人 卒伍非進見之士 殿廷非習武之所

  臧文仲三不仁孔子言
  下展禽知栁下惠而不與立廢六闗禁來遊者而廢之妾織蒲與民争利
  三不知
  作虛器為藏龜室縱逆祀逆祀僖公而不禁祀爰居海鳥止東門而祭之
  少正夘五惡孔子云人有惡者五而盜竊不與焉少正卯兼有之
  心逆而險 行僻而堅 言偽而辨 記醜而博順非而澤
  智瑤五賢一不逮智宣子將以為後智果謂不如宵也瑤之賢於人者五其不逮者一美鬚長大則賢 射御足力則賢 技藝畢給則賢巧文辨慧則賢 强毅果敢則賢 如是而不仁
  智伯三賢智伯賢於人者五犁丘之役見其三焉
  馬駭驅之親禽顔庚射御足力也 拒長武子之辭巧文辨慧也 決戰不卜强毅果敢也
  欒大佩四金印武本紀
  天士將軍 地士將軍 大通將軍 天道將軍
  莽繼四父輔政
  王鳯 王商 王音 王根
  陳竇三難張南軒言
  主弱 政在房闥 宦者盤錯其勢已成
  八失胡致堂謂陳蕃公忠而短於才術竇武不足稱也
  竇武貪援立之功一家四侯 雖徴賢才列於朝宁而司隸校尉河南尹未有署置 中官罪惡顯著者可除餘當慰安之而欲悉去 太后猶豫宜及時建白迅速掩捕而不決 既收鄭諷不即行刑尚送北寺獄 曹節王甫已為元惡必待鄭諷詞連然後收奏 外廷新立内豎膠固既與為敵乃使人納奏已出府宿 兵柄在手素不為備事已敗露乃始召兵
  為郡四盡魚𢎞自語
  水中魚鱉盡 山中麞鹿盡 田中米糓盡 村中人庶盡
  劉穎三不肯魏𢎞農太守民患其苛刻目之
  不肯足 不肯去 不肯遷
  賀若弼三太猛隋史
  嫉妬心太猛 自是非人心太猛 無上心太猛
  四其御史郭𢎞霸自陳忠鯁於唐天后言往年征徐敬業臣願云云
  抽其筋 食其肉 飲其血 絶其髓
  二李朋黨互相傾軋埀四十年
  李徳裕 李宗閔
  趙普三罪
  陳橋之事普實預謀 為政而有患得患失之心秦王廷美盧多遜之獄普實尸之
  四如給事李鄴使金還言金人如此人因目之
  上馬如龍 步行如虎 渡水如獺 登山如猿
  三旨宰相王珪以文學見推宋治平間自執政至宰相凡十六年無所建明時人號之上殿進呈云取聖旨 上可否訖云領聖旨 退諭稟事者云已得聖旨
  安石十事吕誨疏言究安石之迹固無逺略惟務改作立異飾非誤天下蒼生必斯人也初托疾及除知江寧乃從命 除小官則遜避承重任而不辭 侍講侍讀乃請坐自尊 居政府多乞御批以沮異議 挾情壞法狥私報怨 入翰林惟欲其弟貴顯在政府無非賣弄威權 貶黜異已專權害政 奏對不知敬畏争論遂至諠譁 上方親睦九族乃黨張辟光離間岐王 邦國經費在十三司乃欲額外增員
  新法十八事
  青苗 均輸 市易 保馬 保甲 方田 免役更戍 水利 農田 折二錢 鹽法 手實
  試刑科 三經新義 罷詩賦明經諸科 廢武舉兵書墨義 定太學三舍法
  安石四不足帝語安石聞民間殊苦新法對以祁寒暑雨民猶怨咨此何足恤司馬光言安石有
  三不足之說由今觀之實有四不足

  天變不足懼 人言不足恤 祖宗法不足守 民怨咨不足恤
  宋小人三可怪
  漢唐小人得志不過在竊權受賄之間宋之小人特欲秉國鈞改制度起邊功流毒天下一可怪也 漢唐小人安心不善其言亦直以為利爾矣宋之小人必欲傅㑹經義比跡聖人宗周官主大孝使人主惑之二可怪也 漢唐小人不過當權之日以勢力驅使人宋之小人乃心孚意結方元祐之末惠卿章惇皆逺竄在外猶能以說搖朝廷聞宫禁三可怪也
  嚴嵩十罪明世宗時楊繼盛疏
  一壞祖制 二姦大權 三掩君美 四縱姦子五竊軍功 六黨悖逆 七悞軍機 八擅黜陟九失人心 十壞風俗
  五姦言有十罪又濟之以五姦
  上之左右皆嵩閒諜姦一 上之納言皆嵩鷹犬姦二 上之爪牙皆嵩爪葛姦三 上之耳目皆嵩奴僕姦四 上之臣工皆嵩心腹姦五
  三大案倪元璐言主挺擊者力䕶東宫争挺擊者計安神祖主紅丸者仗義之言争紅丸者原心之論
  主移宫者弭變於幾先争移宫者持平於事後六者各有所是未可偏非

  張差挺擊萬厯李可灼進紅丸泰昌李𨕖侍移宫天啓
  斷幺絶六萬厯丙辰㑹試以弊𤼵除名時人謠曰丙辰㑹録斷幺絶六
  第一沈同和 第六趙鳴陽
  錦衣三重錦衣志其初一禁校耳其究乃位師保叅綸綍
  一重於紀綱 再重於錢寧 三重於陸炳
  魏忠賢十大罪天啓時嘉興貢生錢嘉徴叅
  一並帝 二蔑后 三弄兵 四無君 五尅剝六無聖 七濫爵 八掩邊功 九朘民膏 十通闗節
  八勝吏主事錢元慤叅忠賢
  稱功頌徳遍天下勝王莽之妄行符命 列爵畀乳臭勝梁冀之一門五侯 遍列私人勝王衍之狡兔三窟 輿金輦寶積肅寧勝董卓之郿塢私藏 動輙稱旨勝趙髙之指鹿為馬 隂養死士陳兵自衞勝桓溫之複壁置人 誅鋤善𩔖勝節甫之鉤黨連衆 廣開告訐道路側目勝則天朝之羅織忠良
  溫體仁三者無一楊光光叅
  治國平天下是其責邊𮪍兩薄京城流賊各省延蔓治平安在扶危持顚是其任國危而不思所以安民怨而不思所以恤扶持安在休休有容是其量忠告之言不受睚眦之怨不忘休休安在













  讀書紀數略巻二十三
<子部,類書類,讀書紀數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