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九 讀詩質疑 卷二十 卷二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讀詩質疑卷二十
  太僕寺少卿嚴虞惇撰
  小旻之什
  小旻大夫刺幽王也
  蘇氏曰小旻小宛小弁小明四詩皆以小名篇所以别其為小雅也其在大雅者謂之召旻大明獨宛弁闕焉意孔子刪之矣 朱註大夫以王惑於邪謀不能斷以從善而作此詩
  旻天疾威敷於下土謀猶回遹何日斯沮謀臧不從不臧覆用我視謀猶亦孔之卭平去通韻
  賦也 劉氏曰元氣廣大為昊天仁覆閔下為旻天毛傳敷布也 鄭箋猶圖也 毛傳回邪遹僻也鄭箋沮止覆反也 毛傳卭病也
  虞惇曰呼旻天者不敢斥王也 鄭箋謀之善者不從其不善者反用之我視王之謀為政之道亦甚病天下矣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謀之不臧則具是依我視謀猶伊于胡底平去通韻
  賦也 蘇氏曰潝潝相和也訿訿相詆也 鄭箋具俱底至也我視今之謀猶将何所至乎言必至於亂許氏曰上章言王不從善謀而用不臧此章言臣
  共違善謀而信不臧也謀臧之謀指臣言謀之之謀指衆人言 漢書劉向曰衆小在位而從邪議潝潝相是而背君子故其詩曰潝潝訿訿亦孔之哀
  我龜既厭不我告猶謀夫孔多是用不集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如匪行邁謀是用不得于道平上去通韻集字非韻熊朋來五經說云陸徳明釋文從韓詩作是用不就王應麟云朱子亦作就今本仍作集
  賦也 毛傳集就也 鄭箋道路也
  蘇氏曰卜筮數故龜凟而不告謀者多無斷而行之者故其功不成故曰謀之在多斷之在獨 鄭箋訩訩滿庭無敢决當是非任其咎責者言小人争知而讓過君臣謀事如此猶不行邁而坐圖逺近於道路何進於跬歩哉 毛傳謀人之國國危則死之古之道也
  哀哉為猶匪先民是程匪大猶是經維邇言是聽維邇言是争如彼築室于道謀是用不潰于成
  賦也 孔疏先民古聖賢也 毛傳程法猶道經常潰遂也
  鄭箋哀今君臣之謀事不用古人之法不循大道之常維淺末之言聽其同者争其異者如當路築室人與之謀路人之意不同故不得遂於成也 孔疏淺近之人不可與謀道猶路人不可與謀室
  國雖靡止或聖或否民雖靡膴或哲或謀或肅或艾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平上去通韻
  賦也 蘇氏曰止定也 孔疏膴大也 朱註艾乂同治也
  李氏曰國論雖未定而有或聖或否者民雖小而有哲謀肅乂者王當擇而用之 黄氏曰或聖或否言不皆否者也 蘇氏曰雖世亂民僻猶有賢者在焉茍能用之愚者可頼以皆濟廢而不用而使愚者壅之於上則相與皆敗無能為矣 凌氏曰如泉流之清淪而至於濁敗也 朱氏曰能别聖否則不惑邪謀矣能用哲謀肅乂則斷以從善矣不然則邪謀之致敗也必矣 鄭箋書曰睿作聖明作哲聰作謀恭作肅從作乂詩人之意欲王敬用五事以明天道故云然
  不敢暴虎不敢馮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賦也 毛傳徒搏曰暴徒渉曰馮馮陵也戰戰恐也兢兢戒也臨淵恐墜也履冰恐陷也 蘇氏曰小人慮不及逺暴虎馮河之患則知避之喪國亡家之禍則莫知以為憂也故曰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善為國者常如是矣
  小旻六章三章章八句三章章七句
  虞惇按卒章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毛鄭云他不敬小人之危殆也左傳樂王鮒曰小旻之卒章善矣吾從之杜預註云義取不敬小人亦危殆杜盖本荀子之說荀子云人不肖而不敬則是狎虎也遂引詩此章今考詩之上下文全無此意恐左氏亦斷章取義耳朱註本之蘇氏今從之如彼泉流今本作流泉依唐石經國子監註疏本改正
  小宛大夫刺幽王也
  虞惇按國語秦伯賦鳩飛韋昭注云小宛之首章也未知然否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懐二人
  興也 毛傳宛小貌 陸氏曰鳴鳩班鳩也 蘇氏曰翰羽也 孔疏明發将旦而明地開發也二人文武也
  歐陽氏曰鳩雖小鳥亦翰飛而至天王不能勉强奮起曽飛鳩之不如 蘇氏曰君子憂傷而念其先王緬懐文武哀其業之将墜也
  人之齊聖飲酒温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克職韻職為支微之入聲富方二反又音肄平去入通韻
  賦也 毛傳齊正也 孔疏聖通也 毛傳克勝也朱註温克藴藉自持以勝所謂不為酒困也 蘇
  氏曰彼昏斥幽王也 嚴氏曰壹專也 陳氏曰富益也 劉氏曰壹意於醉日益甚也 毛傳又復也王氏曰用燕喪威儀而臣下化之天命将改大福不再故戒之使無耽樂以敬天命之無常言各則并戒其君臣也 輔氏曰昏亂於酒則必喪其威儀能敬其威儀則能敬天矣天豈在吾身外哉 嚴氏曰或疑飲酒小節未必係天命之去留不知蕩心敗徳縱慾荒政疎君子而狎近倖玩㓂讐而忘逺憂皆自飲酒啟之禹惡㫖酒曰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歴觀前史可監也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榖似之負古房以反後同
  興也 毛傳中原原中也菽藿也螟蛉桑蟲也蜾蠃蒲盧也負持也 鄭箋式用榖善也
  鄭箋菽生原中力采則得之喻王位無常家勤於徳者得之蒲盧取桑蟲之子負持而去煦嫗養之以成其子喻有萬民不能治則能治者将得之今有教誨爾之萬民用善道者亦似蒲盧将得而子也 王氏曰王者作民父母故以民為子 李氏曰此申上天命無常之意 馮氏曰法言螟蛉之子殪而逢蜾蠃祝之曰類我類我久則肖之矣
  題彼脊令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無忝爾所生令力珍反不入韻邁寐隔句韻
  興也 毛傳題視也 鄭箋邁征皆行也 朱註而汝也 毛傳忝辱也
  鄭箋則飛則鳴翼也口也不有止息 蘇氏曰脊令飛鳴不能自舍君子之勤於事不舍日月者以自况也故告王宜夙夜勉厲庶㡬不忝其父祖 陳氏曰日兹徃矣月兹行矣日月不易得也 漢書曰士所以日夜孳孳敏行而不敢怠也辟若⿱領飛且鳴矣徐幹中論曰有進業無退功我日斯邁而月斯征
  遷善不懈之謂也
  交交桑扈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榖寡音古扈寡粟獄隔句韻
  興也 毛傳交交小貌桑扈竊脂也 朱註填瘨同病也 蘇氏曰岸亦獄也 孔疏韓詩作犴郷亭之繫曰犴朝廷曰獄
  鄭箋竊脂肉食今無肉而循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啄粟失其天性也哀哉窮寡之人入於獄訟無可自救但持粟行卜求其勝負其何自而能善乎 孔疏國無善政教民被枉濫乃謂之宜在位不矜愍也 朱註言王不恤鰥寡喜陷之於刑辟
  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賦也 毛傳集木恐隊也臨谷恐隕也
  鄭箋衰亂之世賢人君子雖無罪猶恐懼 荀子曰行而拱翼非漬淖也立而俯項非繫戾也偶視而先俯非恐懼也然夫士欲獨修其身不以得罪於比俗之人也
  小宛六章章六句
  虞惇按宛彼鳴鳩毛云行小人之道責髙明之功我日斯邁而月斯征鄭云王日視朝月視朝皆衍說也朱註此大夫遭亂兄弟相戒免禍之詩今從序
  小弁刺幽王也太子之傅作焉
  史記幽王嬖愛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太子母申侯女而為后幽王欲廢申后并去太子宜臼以褒姒為后以伯服為太子
  弁彼鸒斯歸飛提提民莫不榖我獨于罹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心之憂矣云如之何罹音羅
  興也 毛傳弁樂也鸒卑居卑居雅烏也 孔疏斯語辭 毛傳提提羣貌 鄭箋榖養罹憂也
  鄭箋樂乎彼雅烏出食在野甚飽羣飛而歸提提然喻凡人父子兄弟出入宫庭相與飲食亦提提然樂也 李氏曰民莫不父子相養而我獨於憂是鸒斯之不如也 朱註何辜于天我罪伊何者怨而慕也
  踧踧周道鞠為茂草我心憂傷惄焉如擣假寐永嘆維憂用老心之憂矣疢如疾首
  賦也 毛傳踧踧平易也周道周室之通道也鞠窮惄思也 孔疏擣築也 鄭箋不脫冠衣而寐曰假疢猶病也 孔疏疾首頭痛也
  劉氏曰昔者諸侯朝宗車轍馬跡周道坦然平也今之諸侯無復來者故盡生茂草矣 朱註精神憒眊至於假寐之中不忘永嘆憂之之深未老而老也
  維桑與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不屬于毛不離于裏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興也 孔疏屬連屬也 朱註毛膚體之餘也離麗也裏心腹之間也 鄭箋辰謂六物之吉凶
  錢氏曰見父母之所植尚不敢不恭敬况父母乎我所瞻惟有一父他無可瞻也我所依惟有一母他無可依也 蘇氏曰今父母之不我愛豈我獨無所麗屬乎未知我生所值之辰安在何不祥至是也
  菀彼柳斯鳴蜩嘒嘒有漼者淵雈葦淠淠譬彼舟流不知所屆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興也 孔疏菀茂也 毛傳蜩蟬也嘒嘒聲也漼深貌淠淠衆貌
  鄭箋柳茂則多蟬淵深則多葦大者之旁無所不容今太子不為王所容而見放逐状如舟之流行無制之者不知終所至也 劉氏曰初猶假寐此則不遑其禍亟矣
  鹿斯之奔維足伎伎雉之朝雊尚求其雌譬彼壊木疾用無枝心之憂矣寧莫之知
  興也 毛傳伎伎舒貌 鄭箋鹿之奔宜疾而舒留其羣也雊雉鳴也尚猶也 毛傳壊瘣也謂傷病也鄭箋寧猶曽也
  蘇氏曰鹿走而留其羣雉鳴而求其匹物無不有恩於其親 朱註今太子獨見棄逐如傷病之木憔悴而無枝憂之而人曽莫之知也 劉氏曰鹿足伎伎顧其子也雉雊求雌求其妃也王放逐太子曽不如鹿廢黜申后曽不如雉木壊則無枝無枝則木斃王受讒而自殘其嗣嗣殘王亦且踣矣
  相彼投SKchar尚或先之行有死人尚或墐之君子秉心維其忍之心之憂矣涕既隕之上去通韻
  興也 鄭箋相視行道也 毛傳墐路冡也 鄭箋君子斥幽王也 毛傳隕墜也
  鄭箋相彼被逐而投人之SKchar尚有先驅之使脫者道中有死人尚有覆埋之成其墐者其心不忍也 朱註今王信讒棄逐其子曽視投SKchar死人之不如
  君子信讒如或醻之君子不惠不舒究之伐木掎矣析薪扡矣舍彼有罪予之佗矣掎古居我反扡古徒可反平去平上通韻
  賦也 鄭箋醻旅酬也惠愛也 朱註舒緩究察也孔疏掎倚也以物掎其巔也扡隨其理也 鄭箋
  予我也 毛傳佗加也
  錢氏曰此原王心之忍由於信讒也 孔疏王信褒姒之讒如受醻爵得即飲之由心不愛太子故不復舒緩而究其實也 毛傳伐木者掎其巔析薪者隨其理 朱註皆不欲妄挫折之今舍彼有罪之譖人而加我以非其罪曽伐木析薪之不若也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無逝我梁無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賦也 毛傳浚深也 陳氏曰由言言之所由發也嚴氏曰莫高者豈非山乎莫深者豈非泉乎然山雖髙而人能登之泉雖深而人能入之王勿謂處髙深之地而人不得聞之也王不可輕易於由言恐屬耳垣墻者将窺伺意嚮而生讒譖也 蘇氏曰既以此告王又恐褒姒伯服之害其成業故告之以無敗梁笱猶谷風之義也 王氏曰無逝我梁無發我笱者太子放逐而其憂終不忘國也 吕氏曰唐徳宗将廢太子李泌諫之且曰願陛下還宫勿露此意左右聞之将樹功於舒王太子危矣此正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之謂也小弁之作太子既廢矣而猶云爾者盖推本亂之所生言語以為階也
  小弁八章章八句
  虞惇按趙岐孟子註曰小弁小雅之篇伯奇之詩也中山王劉勝亦以為伯奇之詩王充論衡云伯奇放流首髪早白詩云維憂用老盖當時三家之說云然詩序出而三家廢矣鄭箋以踧踧周道喻王信褒姒之讒亂其徳政使不通於四方雉之朝雊云太子之放棄其妃匹不得與偕去疾用無枝云太子放逐不得生子皆曲說朱集註宜臼作此以自怨序以為太子之𫝊作不知何據按朱子註孟子亦云宜臼之傅作此詩何以註詩獨不主序說盖惡序之過而忘其說之自相矛盾也
  巧言刺幽王也大夫傷於讒故作是詩也
  朱註以五章巧言二字名篇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憮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泰憮予慎無辜威罪平去通韻
  賦也 李氏曰悠悠逺大之意 歐陽氏曰且語辭毛傳憮大也 鄭箋已泰皆甚也 毛傳慎審也
  蘇氏曰大夫傷於讒乃呼天而訴之曰天之於人若父母然今我無罪而遭此大亂何也政已甚虐矣亂已甚大矣而我自審實無罪也 朱氏曰此自訴之辭欲其察已也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賦也 鄭箋僭不信也 毛傳涵容也 邱氏曰君子斥王也 毛傳遄疾祉福也
  蘇氏曰小人為讒於其君必以漸入之其始也進而嘗之君容之而不拒知言之無忌於是復進既而君信之然後亂成若人君一日覺悟大有所誅賞如楚荘齊威之事則亂庶㡬可止也 鄭箋君子見讒人如怒責之於賢者如福禄之如此則亂庶㡬可疾止也 朱註今涵容不斷讒信不分是以讒者益勝而君子益病 虞惇曰亂生於讒讒生於優柔不斷所謂執狐疑之心者來讒賊之口持不斷之意者開羣枉之門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盗亂是用暴盗言孔甘亂是用餤匪其止共維王之卭盟古彌郎反
  賦也 鄭箋屢數也 毛傳凡國有疑會同則用盟而相要 鄭箋盗謂小人也春秋傳曰賤者窮諸盗毛傳餤進也 鄭箋卭病也
  王氏曰不能如怒如祉以明是非好惡而誣罔誕謾衆至則任賢安能勿貳去邪安能勿疑既貳且疑豈免屢盟屢盟而不知反本亂之所以長也穿窬之類伺隙抵巇以罔善人而君子信之亂之所以暴也蘇氏曰讒人之言必有以恱人者人君而味於甘言小人所以獲進也 錢氏曰言之甘者人嗜聽之猶餤之也是餤亂也 孔疏此小人非特不能供職事維以為王之病而已 朱註良藥苦口而利於病忠言逆耳而利於行維其言之甘而悅焉則國豈不殆哉 家語孔子曰匪其止共維王之卭此傷姦臣蔽主以為亂也
  奕奕寝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聖人莫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毚SKchar遇犬獲之
  興也 毛傳奕奕大貌 朱註秩秩序也 鄭箋猷道也 王氏曰莫定也 錢氏曰忖黙度也 孔疏躍躍跳疾貌 毛傳毚SKcharSKchar
  鄭箋此四事者各有所能也因已能忖度讒人之心故列道之 朱註反覆比興以見讒人之心我皆得之不能隐情也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顔之厚矣口音苦厚音户上去通韻興也 毛傳荏染柔意也 朱註行言行道之言也數辨也蛇蛇舒徐也 鄭箋碩大也
  虞惇曰此承上章而言荏染之柔木則君子樹之矣徃來行道之言則心辨之矣小人或肆為大言而不忌或巧為邪說以惑人二者之情態我皆得而知之不難辨也 鄭箋大言者言不顧其行徒從口出非由心也顔之厚者出言虚偽而不知慚於人也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為亂階既微且尰爾勇伊何為猷将多爾居徒幾何斯麋與階韻勇與尰韻又韻之變格
  賦也 鄭箋何人者斥讒人也賤而惡之故曰何人毛傳水草交謂之麋拳力也 鄭箋職主也 孔
  疏階梯也 毛傳骭瘍為微腫足為尰 鄭箋猷謀将大也
  朱氏曰居河之麋則非髙明爽塏之地也 吕氏曰彼何人斯其居至陋其力至怯乃主為亂階况加以微尰之疾其勇亦何能為爾為讒佞之謀大且多爾所聚居之徒衆㡬何而敢為此哉此非特賤而惡之之辭盖言其本易驅除特王不悟耳 吴氏曰前三章刺聽讒者後三章刺讒人也
  巧言六章章八句
  虞惇按詩刺幽王信讒而鄭於首章云刺王敖慢無法度二章云君子斥在位者皆於本義不相合往來行言云善言者往亦可行來亦可行是之謂行非也朱註以蛇蛇碩言為善言亦非是歐陽氏分奕奕寝廟六句為一章躍躍毚兔六句為一章今從舊荏染柔木一章畧以私見叅之
  何人斯蘇公刺暴公也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焉故蘇公作是詩以絶之
  毛傳暴也蘇也皆畿内國名 虞惇按春秋傳昔周克商使諸侯撫封蘇忿生以温為司寇此蘇公盖忿生之後也桓王八年王以蘇忿生之田與鄭人則蘇公被讒當在東遷之際矣 孔疏經無絶暴公之事八章皆言暴公之侣疑其讒已而未察故作詩以窮極其情欲與之絶則暴公之絶明矣故序云刺暴公而絶之也
  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云從維暴之云
  賦也 虞惇曰何人蘇公之友也不欲斥其姓名故言何人 朱註艱險也 鄭箋梁魚梁也 朱註暴暴公也
  蘇氏曰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蘇公之友有與偕譖之者從暴公以過蘇公而不見入故并譏之此詩主言何人而曰刺暴公者譖出於暴公而何人與焉以暴公為不足刺而刺何人則亦所以刺暴公也 虞惇曰暴公譖已者也今從暴公而不入我門則其人可疑矣
  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
  賦也 鄭箋二人暴公與何人也 朱註唁弔失位也 蘇氏曰始者不如今始謂我可而今謂我不可也 虞惇曰於是始疑其譖已也
  彼何人斯胡逝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
  賦也 毛傳陳堂塗也
  鄭箋汝今不入唁我何所愧畏乎皆疑之未察之辭
  彼何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祗攪我心風方愔反
  賦也 毛傳飄風暴起之風攪亂也
  朱註其往來之疾如飄風然自北自南則與我不相值也今乃逝我之梁適所以亂我心而已 虞惇曰言不得不使我疑汝也
  爾之安行亦不遑舍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之來云何其盱舍古音暑平上通韻
  賦也 鄭箋舍息盱病也
  吕氏曰謂汝行之緩乎何為不少舍息而見我也謂汝行之急乎何為復有暇而脂車也 鄭箋極其情求其意終不得壹者之來見我於汝亦何病乎
  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壹者之來俾我祗也平去通韻
  賦也 鄭箋還行反也 毛傳易恱也 鄭箋祗安也
  朱註爾之往也既不入我門矣倘還而入則我心猶庶乎其恱也還而不入則爾之心我不可得而知矣何不一來見我而使我心安乎 董氏曰詩至此辭益緩若不知其為譖矣
  伯氏吹壎仲氏吹篪及爾如貫諒不我知出此三物以詛爾斯
  賦也 鄭箋伯仲喻兄弟也 毛傳樂器土曰壎竹曰篪 朱註如貫如繩之貫物也 鄭箋諒信也毛傳三物豕犬鷄也民不相信則盟詛之君以豕臣以犬民以鷄
  鄭箋我與女俱為王臣義如兄弟其相應和如壎篪相次比如物之在貫 孔疏何女之誠信不使我知而令我疑也若實不譖者當共出此三物以詛之使讒否有决令我不疑還當相親不欲長怨也 鄭箋為其情之難知又不欲長怨故設之以此言
  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靣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賦也 毛傳蜮短狐也 孔疏一名射工在水中含沙射人 毛傳靦姡也 孔疏靣見人之貌
  鄭箋使女為鬼為蜮也則女誠不可得而見也女乃人也姡然有靣目與人相視無有極時終必與女相見 孔疏故我作此八章之善歌窮極汝反側之情冀得其實也 王氏曰作是詩將以絶之也而曰好歌者唯其好也是以極其反側極其反側非惡之也有欲其悔悟之心焉爾 王氏曰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不忠於其君不義於其友所謂大故也故蘇公作詩以絶之既絶矣又告之以及爾如貫諒不我知又欲出三物要之以詛而作好歌以極之不殆於棄言乎哉盖君子之遇人也仁而不忮彼之譖我是失其本心也使其由此悔悟更以善意從我固我所願也雖彼不能如此在我固不為已甚我豈若小丈夫然哉一與人絶則醜詆固拒惟恐其復合也 郝氏曰與其人分義已絶而其言傷往望來有不忍遽絶之情何其厚也盖所謂詩人之言也人能以詩之言養性則性定以詩之義治心則心安以詩之氣接人則人和以詩之性情處變則無往而不自得故曰不學詩無以言
  何人斯八章章六句
  虞惇按孔氏正義云世本暴辛公作塤蘇成公作篪譙周古史考云古有塤篪尚矣周幽王時暴辛公善塤蘇成公善篪記者因以為作謬矣世本之謬信如周言其云蘇公暴公所善亦未知所出蘇暴並公卿不當自言於樂之小器以相親也孔氏之說足以正從前之謬毛傳鄭箋亦未有一言及壎篪之事者朱子詩序辨概而譏之殊不可解也又此詩蘇公為見譖於暴公而作而所深責者蘇公之友有與暴公同行譖者所謂何人也詩不責暴公而專責何人以何人與蘇公素相親故責之朱註云蘇公不欲直斥暴公故但指其從行者而言詩既言唯暴之云矣則已明指暴公何云不欲直斥也又云以從暴公而不入我門則暴公之譖已也明矣竟若此詩之作專責暴公之譖已而借何人以為辭則於詩本義全失毛鄭孔疏之外諸家惟蘇氏為得今錄之
  巷伯刺幽王也寺人傷於讒故作是詩也
  孔疏巷是宫内道名今後宫稱永巷伯長也主宫内道官之長 陳氏曰巷伯寺人之長者也詩名巷伯序以寺人解之明巷伯即寺人也 朱註班固司馬遷贊云迹其所以自傷悼小雅巷伯之倫意謂巷伯本以被譖而遭刑也 吕氏曰寺人近習也近習日見於君然猶傷於讒則疎逺者可知矣 董氏曰當幽王之世大臣傷於讒如蘇公小臣傷於讒如寺人孟子則上下其得以免乎兼列於此著其所以亂也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太甚萋斐哆侈皆一句中両韻
  興也 毛傳萋斐文章相錯也貝錦錦文如貝也鄭箋讒人集已過以成罪猶女工集采色以成錦文也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譖人者誰適與謀哆侈古皆昌果反
  興也 許氏曰哆張口也 孔疏侈大也 毛傳南箕箕星也 孔疏箕四星二為踵二為舌踵狹而舌廣 鄭箋適徃也
  蘇氏曰南箕非箕也因其有是形而命之讒人之誣君子亦必因其近似而名之 毛傳斯人自謂避嫌之不審也 鄭箋讒人因寺人之近嫌而成言其罪猶因箕星之哆而侈大之誰往就女謀乎怪其言多且巧 陳氏曰貝錦南箕皆曰成是者言本無是實因萋斐張大以成之也
  緝緝翩翩謀欲譖人慎爾言也謂爾不信平去通韻賦也 毛傳緝緝口舌聲翩翩徃來貌
  李氏曰言讒人之意惟欲譖人爾無他營為也 朱註譖人者自謂得意矣然須慎爾之言不慎爾言則聽者有時而悟且以爾為不信矣
  㨗㨗幡幡謀欲譖言豈不爾受既其女遷
  賦也 陳氏曰㨗㨗儇利貌幡幡反覆貌
  王氏曰上好譖則固将受女然好譖不已則遇譖之禍既遷而及女矣 曽氏曰皆君子忠告之辭 虞惇曰謀欲譖人惟以譖人為謀也謀欲譖言惟謀工所以譖人之言也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賦也 毛傳好好喜也 蘇氏曰草草憂也
  王氏曰驕人譖行而得意勞人遇譖而失度其状如此 李氏曰呼天而告之曰察此驕人之有罪乎憫此勞人之無辜乎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取彼譖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謀字不入韻者與虎韻食與北韻受與昊韻
  賦也 毛傳投棄也 許氏曰豺狼屬 毛傳北北方寒凉不毛之地也 毛傳昊昊天也 鄭箋付與昊天制其罪也
  孔疏豺虎之食人寒郷之凍物非有所擇言不食不受者惡之甚也故禮記緇衣曰惡惡如巷伯言欲其死亡之甚
  楊園之道猗于畞丘寺人孟子作為此詩凡百君子敬而聽之㐀去其反
  興也 毛傳楊園園名猗加也畞丘丘名 孔疏孟子寺人字也
  王氏曰楊園下地以况卑人畞丘髙地以况大臣欲陵畞丘則必道楊園 鄭箋讒人欲譖大臣必從近小者始 劉氏曰讒人罔極不獨譖已而已必将上及大臣骨肉但先自已始也故曰凡百君子敬而聽之其後王后太子及大夫果多以讒廢者
  巷伯七章四章章四句一章五句一章八句一章六句
  虞惇按詩以巷伯名篇巷伯即寺人也鄭箋云讒人譖寺人寺人又傷其将及巷伯詩無此意矣哆兮侈兮一章朱子不取毛鄭之說然毛鄭義甚精不可廢也所引魯男子事則贅矣楊園之道鄭云欲之楊園之道必先之畞丘據詩意當是從楊園而升於畝丘故今從王氏其取興之意從鄭不從朱又第六章章首二句疑衍文當為二章章六句
  谷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絶焉
  嚴氏曰伐木之化行則民徳歸厚故以俗薄道絶刺其上也 吕氏曰急則相求緩則相棄恩厚不知怨小必録皆小人之交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絶則莫非小人之交矣
  習習谷風維風及雨将恐将懼維予與女将安将樂女轉棄予平上通韻
  興也 鄭箋習習和調之貌東風謂之谷風将且也毛傳風雨相感朋友相須朋友趨利窮逹相棄 鄭箋風而有雨則潤澤行朋友同志則恩愛成當厄難勤苦之時獨我與汝爾朋友無大故則不相遺棄今女以志逹而安樂棄恩忘舊薄之甚
  習習谷風維風及頽将恐将懼寘予于懐将安将樂棄予如遺
  興也 毛傳頽風之焚輪者也 鄭箋寘置也毛傳風薄相扶而上喻朋友相須而成 孔疏廻風從上下曰頽廻風從下上曰焱頽風從上而下力薄不能更升谷風與相遇二風并力乃相扶而上猶朋友同心乃相率而成也 鄭箋寘於懐親已也如遺者如人遺忘於物忽然不省存也
  習習谷風維山崔嵬無草不死無木不萎忘我大徳思我小怨末二句韻未詳
  興也 蘇氏曰習習之風草木之所以生也崔嵬之山草木之所以養也然不能使草不死木不萎者天地之功猶有所不足也奈何忘我大徳而獨思小怨哉 孔疏良朋成就之徳雖大無能使色不有忿者無能使辭不有訟者然小萎無虧於長夏小怨無損於交好汝何為忘大徳思小怨而棄我乎
  谷風三章章六句
  虞惇按此詩朱註殊簡云習習谷風則惟風及雨矣将恐将懼則惟予與女矣於大㫖全無發明嚴粲詩緝則以風雨及頽喻恐懼患難之時說較直㨗但毛鄭解朋友相須之義意理殊妙有足以感人者故今從之
  蓼莪刺幽王也民人勞苦孝子不得終養爾
  鄭箋不得終養者二親病亡時在役所不得見也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朱註比也 毛傳蓼蓼長大貌 朱註莪美菜也蒿賤草也
  蘇氏曰采莪者将以食之猶生子者将頼其養也孝子行役而遭喪哀父母生已之勞而養不得終如采莪者之得蒿也 嚴氏曰此孝子自怨其身之辭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勞瘁
  比也 毛傳蔚牡菣也
  缾之罄矣維罍之恥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久音凡母滿以反上去通韻父怙母恃一句中自為韻
  比也 毛傳缾小而罍大罄盡鮮寡也 鄭箋恤憂也
  王氏曰缾譬則民也罍譬則君也缾之罄則罍之恥民之窮則君之羞 吕氏曰鮮猶窮獨也窮獨而從役其生不如死 孔疏已無父母出門則中心銜憂旋入門則堂宇空曠不復覩見如行田野無所歸投所以悲恨生不如死也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徳昊天罔極
  賦也 孔疏父兮本流氣以生我母兮懐妊以養我又拊循我起止我長遂我覆育我顧視我反覆我出入懐抱我父母之劬勞如此 朱註欲報是徳而父母之徳如天無窮不知所以為報也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榖我獨何害去入通韻興也 歐陽氏曰烈烈望之可畏也發發暴急而中人也 蘇氏曰虐政之病人如大寒之視南山而聞飄風 鄭箋榖養也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榖我獨不卒
  興也 毛傳律律猶烈烈也弗弗猶發發也 鄭箋卒終也民皆得養其父母我獨不得終養重自哀傷也
  朱註晉王裒以父死非罪每讀詩至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未嘗不三復流涕受業者為廢此篇詩之感人如此 朱氏曰孝子行役不得養其父母而形於嘆咏者陟岵鴇羽皆是也而蓼莪之詩獨使人流涕嗚咽而不能止何也曰陟岵鴇羽思念於父母尚存之日蓼莪之詩感傷於父母既没之後父母尚存雖曠廢於今日猶幸來日之可繼也則是猶有望也若父母既没容貌不可以復見音響不可以復聞雖有甘㫖輕煖無所奉之念生育之艱思顧復之勤罔極之恩不可得而報則無涯之悲亦孰得而止之也此蓼莪之所以作也噫彼父母俱存者猶未知是詩之悲也若父母既没讀是詩而不三復流涕者亦非人子也 孔叢子孔子曰於蓼莪見孝子之思養也蓼莪六章四章章四句二章章八句
  虞惇按蓼蓼者莪匪莪伊蒿鄭箋云喻憂思昏亂不精識其事此曲說也缾之罄矣維罍之恥云刺王不使富分貧衆恤寡亦衍說朱註云缾之罄乃罍之恥猶父母不得所乃子之責亦於缾小罍大之義不可通欲報之徳徳即指上六句故箋云之猶是也朱註云欲報之以徳恐未安今易之
  大東刺亂也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是詩以告病焉
  鄭箋譚國在京師之東魯荘公十年齊師滅譚
  有饛簋飱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睠言顧之澘焉出涕
  興也 毛傳饛滿簋貌飱熟食謂黍稷也捄長貌匕所以載鼎實 朱註棘匕以棘為匕也 孔疏砥礪石也 毛傳如砥貢賦平均也如矢賞罰不偏也睠反顧也 澘涕下貌
  孔疏有饛然滿者簋中之飱也有捄然長者載肉之匕也 鄭箋客始至主人所致之禮也凡飱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牢禮之數陳此喻古天子施予之恩於天下厚也 歐陽氏曰周道平直而賦役均君子履其道小人供其役 鄭箋君子皆法效而履行之小人皆視之供之無怨此事在乎前世過而去矣從今顧之為之出涕傷今不如古也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糾糾葛屨可以履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疚音几來疚平上通韻賦也 孔疏杼持緯者也 朱註柚受經者也佻佻輕薄不耐勞苦之貌周行大道也 毛傳既盡也蘇氏曰自周視諸侯皆東也小大皆取於東東人之杼柚空矣 鄭箋小也大也謂賦斂之多少也小亦於東大亦於東言其政偏失砥矢之道也譚無他貨唯絲麻耳今盡杼柚不作也 歐陽氏曰至於窮乏以葛屨而履霜其公子佻佻然奔走於道路祗役徃來頻數使其力疲而心病也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契契寤嘆哀我憚人薪是穫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載息去入通韻
  興也 毛傳冽寒意也側出曰氿泉穫刈也契契憂苦也 孔疏憚勞也 鄭箋尚庶㡬也
  鄭箋穫薪不欲使氿泉浸之浸之則濕腐不中用也譚大夫寤寐嗟嘆哀其民人之勞苦者亦不欲使賦斂極盡之至於困病也 蘇氏曰薪已刈矣而復浸之則腐民已勞矣而復事之則病故已艾則庶其載而畜之已勞則庶其息而安之 歐陽氏曰此告病之辭也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羆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試服蒲北反裘渠之反平上去入通韻
  賦也 朱註東人諸侯之人也 鄭箋職主也 毛傳來勤也西人京師之人也舟人舟楫之人 朱註私人私家皂隸之屬也僚官也 毛傳試用也鄭箋東人勞苦而不見謂勤西人衣服鮮潔而逸豫歐陽氏曰至於操舟之賤亦衣熊羆之裘私家之
  人皆備百官而禄食 王氏曰私人之子試於百僚則是絶功臣之世棄賢者之類窶賤者用事而貴也鄭箋言王政不均羣小得志也自此章以下皆言
  周道衰政賦偏衆官廢職如是而已 顧氏曰天下有道小徳役大徳小賢役大賢故貴有常尊賤有等威所以辨上下而定民志也周之衰也政以賄成而官之師旅不勝其富又其甚也私人之子皆得進而服官而文武周公之法盡矣候人而赤芾曹是以亡不狩而縣貆魏是以削又不但仍叔之子譏其年弱尹氏之婣刺其材瑣而已自古國家吏道雜而多端未有不趨於危亂者舉賢材慎名器豈非人主之所當兢兢者乎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鞙鞙佩璲不以其長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賦也 朱註鞙鞙長貌 毛傳璲瑞也漢天河也鄭箋監視也 毛傳跂隅貌 朱註織女星名在漢旁 鄭箋㐮駕也駕謂更其肆也從旦至暮七辰辰一移因謂之七襄
  孔疏王政之偏或有醉於酒者或有不得漿者所用之人鞙然佩玉居官職不以其才之長美其佩而無其徳也天漢有光而無明跂然三隅之織女徒見其終日七㐮耳言王之官司徒列於朝也 虞惇曰自此章以下錯舉天漢織女牽牛啟明長庚天畢南箕北斗皆刺當時在位之人不稱職唐盧仝月蝕詩盖本此
  雖則七㐮不成報章睆彼牽牛不以服箱東有啓明西有長庚有捄天畢載施之行庚音岡
  虞惇曰比也 毛傳報章反報成章也睆明星貌河鼓謂之牽牛 朱註服駕也箱車箱也 毛傳日旦出謂明星為啟明日既入謂明星為長庚庚續也朱註天畢畢星也行行列也
  鄭箋織女有織名耳駕則有西無東不如人之織經緯往來反報成文章也牽牛不可用於牝服之箱啟明長庚有助日之名而無實光畢所以掩SKchar今天畢則施於行列而已 孔疏是皆有名無實喻王之官司虚列而無所用也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維南有箕載翕其舌維北有斗西柄之掲
  比也 毛傳挹㪺也 鄭箋翕猶引也 董氏曰箕四星二為踵二為舌踵狹而舌廣故曰翕斗四星為斗三星為柄埀而下掲故日掲
  歐陽氏曰雖有箕不能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糠粃雖有斗不能挹酌酒漿且非徒不可用而已箕引其舌反若有所噬斗西其柄反若有所挹取於東也 李氏曰此及上章皆言任用非人在位無助王照臨善惡施行賞罰者以致賦役偏重政令不均無所赴訴也 惠周惕曰大東五六七章刺君臣后妃也劉向曰天官列宿在位之象則星辰無虚名者此詩人不敢直指而托之星象也曰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譏臣失其度而君不明也爾雅天漢析木之津天文志天漢起東方經箕尾間分南北二道石氏曰天漢天一所生所以為東南西北之限其行其合其起其止皆有常度猶人臣之有常職越度曠職則人君為虚位猶天漢之徒明矣織女刺後宫也天文志織女三星在河北天紀東端天女也晉書注皇后未崩之前三吳女子相與簪白花傳言天公織女死為著服至是后崩故知織女為後宫盖指豔妻之類也不成報章所謂婦無公事休其蠶織也牽牛刺将帥也牽牛即河鼓天文志一曰三武天子之三将軍晉志升平三年月犯牽牛中央大星占曰牽牛天将也犯中央大星大将死故知牽牛為将帥也不服箱言驕悍不可制也啟明謂大臣其號曰太上所謂出早為月食晚為天妖東西俱不可也畢八星主邉兵其大星曰天髙一曰邉将晉穆帝永和七年太白入畢口升平三年月犯畢占為邉兵為下犯上時君臣無紀将帥失律邉兵必興驪山之禍詩人知之矣維南有箕維北有斗刺后與王也重言之刺之深也天文志箕十一度亦謂之天津後宫妃后之位北斗七星魁四星為璇璣杓三星為玉衡又為帝居天文志斗為人君號令之主石氏曰第一曰正星主陽天子之象箕四星二為踵二為舌天文志箕主口舌故曰載翕其舌猶言婦有長舌也西柄之掲猶言倒持太阿授人以柄也又杵三星在箕南糠一星在箕口前故以簸揚言外厨三星在紫微宫西南角天厨六星在東北又軒轅在角南三星曰酒官之旗主饗宴故以酒漿言
  大東七章章八句
  虞惇按此詩鄭氏俱得之惟以舟人之子為周世臣子孫退在賤官使搏熊羆為衍說四章以下意㫖尤善詩中歴舉天漢織女牽牛啟明長庚天畢南箕北斗皆刺當時在位之人唐太學博士施士丐說詩云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言不得其人也近時惠周惕之說雖稱引龎雜亦畧與毛鄭相發明故備録之
  四月大夫刺幽王也在位貪殘下國構禍怨亂並興焉
  申公說大夫遭讒流離南國而作是詩
  四月維夏六月徂暑先祖匪人胡寧忍予平上通韻興也 毛傳徂徃也六月火星中暑盛而往矣蘇氏曰四月始夏而六月暑遂往矣言治世未㡬而亂作也君子自傷生於亂世曰先祖非人哉而忍生我於是無所歸怨之辭也 孔疏人困則反本窮則告親故言先祖非人出悖慢之言明怨恨之甚猶正月之篇怨父母生已不自先後也
  秋日淒淒百卉具腓亂離瘼矣爰其適歸
  興也 毛傳卉草腓病也 杜氏曰爰於也
  鄭箋凉風用事而衆草皆病喻貪殘之政行而萬民病也 朱註今亂離瘼矣我将於何適歸哉
  冬日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榖我獨何害去入通韻興也 鄭箋烈烈猶栗烈也發發疾貌
  李氏曰虐政愈甚如冬日之烈飄風之疾也 朱註夏則暑秋則病冬則烈禍亂日進無時而息也
  山有嘉卉侯栗侯梅廢為殘賊莫知其尤尤羽其反興也 鄭箋侯維也尤過也
  李氏曰民猶嘉卉君忍而殘虐之曽莫知其所以得罪之由也
  相彼泉水載清載濁我日構禍曷云能榖濁古直谷反興也 鄭箋構集合也
  李氏曰泉水猶有時清有時濁今我日構禍害無時而善如泉之濁不復清也
  滔滔江漢南國之紀盡瘁以仕寧莫我有
  興也 毛傳滔滔大水貌 朱註紀綱紀也謂經帯包絡之有識有也
  李氏曰王者如江漢之紀衆水使天下有所頼今我盡瘁以從仕而王曽不我有也
  匪鶉匪鳶翰飛戾天匪鱣匪鮪潛逃于淵
  賦也 毛傳鶉鵰也 孔疏鳶鴟也 毛傳鱣鮪大魚也
  朱氏曰君子遭禍不能飛潛無所避也 劉氏曰言非此四者則皆罹其患矣 陳氏曰雖欲髙飛深藏不可得也
  山有蕨薇隰有杞桋君子作歌維以告哀
  興也 毛傳桋赤梀也
  鄭箋草木尚各得其所人反不然傷之也
  四月八章章四句
  虞惇按滔滔江漢匪鶉匪鳶二章鄭箋俱誤其以江漢為吳楚之君者尤穿鑿也每章取興之義朱註但以則字矣字了之殊不可解歐陽氏極辨先祖匪人之句而解作任用非人亦未可為據爰其適歸家語作奚其適歸古本俱作爰春秋傳引詩亦作爰今從之
  小旻之什十篇六十五章四百十四句





  讀詩質疑卷二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