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豆棚閒話
作者:艾衲居士
[1],傳聞為清初作品,作者生平不詳。卷首有「聖水艾衲居士編,鴛湖紫髯狂客評」等字。按文中文字推測,作者可能姓「竇」。

编辑

天空嘯鶴

有艾衲先生者,當今之韻人,在古曰狂士。七步八叉,真擅萬身之才;一短二長,妙通三耳之智。一時咸呼為驚座,處眾洵可為脫囊。乃者驕鴿彌矜,懶龍好戲。賣不去一肚詩云子曰,無妨別顯神通;算將來許多社弟盟兄,何苦隨人鬼諢。況這猢猻隊子,斷難尋別弄之蛇;兼之狼狽生涯,豈還待守株之兔。收燕苓雞壅於藥裹,化嘻笑怒罵為文章。莽將二十一史掀翻,另數芝麻賬目;學說十八尊因果,尋思橄欖甜頭。那趲舊聞,便李代桃僵,不聲冤屈;倒顛成案,雖董帽薛戴,好像生成。止因蘇學士滿腹不平,惹得東方生長嘴發訕。看他解鈴妙手,真會虎背上筋斗一番;比之穿縷精心,可通蟻鬢邊連環九曲。忽啼忽笑,發深省處,勝海上人醫病仙方;曰是曰非,當下凜然,似竹林裡說法說偈。假使鼾呼宰我,正當謔浪,那思飯後伸腰?便是不笑閻羅,偶湊機緣,也向人前撫掌。遲遲晝永,真可下泉醞三升;習習風生,真得消雨茶一盞。謂餘不信,請展斯編。

弁言编辑

吾鄉先輩詩人徐菊潭有《豆棚吟》一冊,其所詠古風、律絕諸篇,俱宇宙古今奇情快事,久矣膾炙人口,惜乎人遐世遠、湮沒無傳,至今高人韻士每到秋風豆熟之際,誦其一二聯句,令人神往。余不嗜作詩,乃檢遺事可堪解頤者,偶列數則,以補豆棚之意;仍以菊潭詩一首弁之,詩曰:

閑著西邊一草堂,熱天無地可乘涼。
池塘六月由來淺,林木三年未得長。
栽得豆苗堪作蔭,勝於亭榭反生香。
晚風約有溪南叟,劇對蟬聲話夕陽。

目录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