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卷第三十二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三十三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四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三十三

謚議嘉定十年三月二十八日聖㫖時賜謚

  宣教郎大常愽士孔  煒  撰

議曰學道以聖賢為師聖賢遺書萬世標的也孟軻

氏有言曰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

則居之安居之安則資之深資之深則取之左右逄

其原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甚矣古人之講學其端

緒源委誠未易言學而未至扵安難與議聖賢之閫

域矣傳記𠩄載如曰安而行安則乆恭而安皆取諸

此也自軻既沒逮今千有五百餘年學者狥口耳之

末昧性天之真凡軻之𠩄以詔來世者卒付扵空言

有䏻尊信其書修明其學反求諸已私淑諸人如監

丞陸公者其䏻自㧞扵流俗而有功扵名教者歟公

生而頴悟器識絶人與季兄復齋講貫理學號江西

二陸其學務窮本原不為章句訓詁其持論雄傑卓

立不苟隨聲趋和唯孟軻氏書是崇是信盖謂此心

之良人𠩄均有天𠩄予我非由外鑠先立乎其大者

則其小者莫䏻奪信䏻知此則宇宙無非至理聖賢

與我同𩔖大端既立趋嚮既定明善充𩔖以求之强

力勇敢以行之如木有根如水有源逮其乆也此心

之靈此理之明将渙然釋怡然順真有見夫居廣居

立正位行大道皆吾分内事𠩄謂操存求得盛行不

加窮居不損者端不我誣也公惟見理昭徹加以㴠

飬踐履之功故䏻自得扵心有餘扵身即其成已用

以成物四方才俊之士風動雲集至無舘舎以容公

榘彠端嚴對之者非心邪念自然消沮論說爽厲聽

之者如指迷𡍼如出荆𣗥質諸遺編義利之分王覇

之别天理人欲凡介扵毫芒疑似之間者辨之弗措

叩之弗竭自非學本正大充乎自然安䏻如是之周

流貫通動與理㑹也哉繇其推是學以爲文則辭逹

而不争乎雕鐫理勝而無用乎繚繞無意扵文而文

自爾工施是學扵有政則視吾民如子弟遇僚属如

朋友誠心𠩄孚自有不言之教當時元臣碩輔或薦

進其心悟理融出扵自得或稱美其治郡善政可驗

躬行夫理而造扵自得政而本扵躬行則君子之𠩄

飬可知矣使天假之年上之得君行道次之立言明

道俾𫉬盡宣其用則以利生民以恵後學可勝既哉

謹按謚法敏而好古曰文貌肅辭定曰安公天禀純

明學無凝𣻉服膺先哲𤼵揮憲言非敏而好古乎抗

志洪毅師道尊嚴記乆傳逺言皆可復非貌肅辭定

乎謚曰文安扵義為稱謹議

覆謚

  朝請大夫行尚書考功員外郎丁端祖撰

議曰儒學之盛自三代以來未有如我本朝者也夫

六經厄扵秦而士以權謀相傾漢尚申韓晋尚荘老

唐惟辭章是誇先王之道陵遲甚矣至我本朝伊洛

諸公未出之時易之一書猶晦蝕扵虗無之談書之

皇極詩之二南記禮中庸大學之㫖春秋尊王之義

皆未有䏻𤼵明其指歸者也自濂溪明道伊川義理

之學為諸儒倡而窮理盡性之說致知格物之要凡

尭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傳之大原始𭧂白扵天

下其後又得南軒張氏晦庵朱氏東萊吕氏續濓溪

明道伊川㡬絶之緒而振起之六經之道晦而復明

是三君子奉常既已命謚矣又有𧰼山陸氏者自丱

角時聞誦伊川語甞曰伊川之言奚為與孔子孟子

之言不𩔖𥘉讀論語即疑有子之言支離及長而與

朋友講學因論及太極圖㫁然以太極之上不復更

有無極其他特立之見超絶之論不一而足要皆本

扵自得天分既髙學力亦到盖自三四嵗時請問扵

親庭其立論已不凡真𠩄謂少成若天性者惜乎不

䏻盡以𠩄學見之事業立朝僅丞匠監旋即奉祠以

歸恵政𠩄加止荆門小壘而已世固有能言而不䏻

行内若明了而外實迂闊不中事情者公言行相符

表裏一致其吐辭𤼵論既卓立乎古今之見至扵臨

政䖏事實平易而不迂詳審而不躁當乎人情而循

乎至理而無一毫蹈常襲故之迹若公者在吾儒中

真千百人一人而巳奉常謚以文安誠未為過愽士

議是謹議

𧰼山先生行状

先生姓陸諱九淵字子静其先嬀姓至齊宣王少子

元侯諱通始封平原般縣陸鄉因以為氏曽孫諱烈

為吳令子孫遂為吴郡吳縣人自吳公四十世為唐

宰相文公諱希聲是為先生八世祖七世祖諱崇六

世祖諱徳遷五代末避地于撫州金谿髙祖諱有程

曽祖諱演並以學行重扵鄉里祖諱戬父贈宣教郎

諱賀生有異禀端重不伐究心典籍見扵躬行酌先

儒冠昏䘮祭之禮行之家家道之整著聞州里母孺

人饒氏生六子先生其季也先生㓜不戯弄静重如

成人三四嵗時常侍宣教公行遇事物必致問一日

忽問天地何𠩄窮際宣教公笑而不荅遂深思至忘

寢食角緫經夕不脫衣履有弊而無壊韈至三接手

甲甚修足跡未甞至庖厨常自掃𤂢林下宴坐終日

立于門過者駐望稱歎以其端荘雍容異常兒也五

𡻕讀書𥿄隅無捲摺六嵗侍親㑹嘉禮衣以華好𨚫

不受季兄復齋年十三舉禮經以告先生廼受與人

粹然樂易然惡無禮者讀書不苟簡外視雖若閒暇

而實勤扵攷索伯兄緫家務常夜分起必見先生秉

燭檢書伊川近世大儒言垂于後至今學者尊敬講

習之不替先生獨謂簡曰丱角時聞人誦伊川語自

覺若傷我者亦甞謂人曰伊川之言奚為與孔子孟

子之言不𩔖𥘉讀論語即疑有子之言支離先生生

而清明不可企及有如此者他日讀古書至宇宙二

字解者曰四方上下曰宇徃古來今曰宙忽大省曰

宇宙内事乃巳分内事已分内事乃宇宙内事又甞

曰東海有聖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聖

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聖人出焉

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有聖人出焉此心

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下有聖人出焉此心同也

此理同也乾道八年登進士第時考官吕祖謙能

先生之文扵數千人之中他日謂先生曰未甞欵承

足下之教僅得之傳聞一見髙文心開目明知其為

江西陸子静也其始至行都一時俊傑咸從之㳺先

生朝夕應酬荅問學者踵至至不得寐者餘四十日

𠩄以自奉甚薄而精神益强聽其言興起者甚衆還

里逺邇聞風而至求親炙問道者益盛先生既受徒

即去今世𠩄謂學規者而諸生善心自興容體自荘

雍雍于于後至者相𮗚而化猗歟盛㢤真三代時學

校也有一生飯次㣲交足飯既先生從容問之曰汝

適有過知之乎生略思曰巳省先生曰何過對曰中

食覺交足雖即改正即放逸也其嚴如此先生深知

學者心術之㣲言中其情或至汗下有懐扵中而不

䏻自暁者為之條析其故悉如其心亦有相去千里

素無雅故聞其大槩而盡得其為人甞有言曰念慮

之不正者頃刻而知之即可以正念慮之正者頃刻

而失之即為不正有可以形迹𮗚者有不可以形迹

𮗚者必以形迹𮗚人則不足以知人必以形迹繩人

則不足以救人又曰今天下學者唯有兩途一途朴

實一途議論嗚呼至㢤足以明人心之邪正破學者

之窟宅矣甞攻切問者之疵問者不領惡聲輙至旁

𮗚不䏻堪而先生悠然從容乃及他事淳熈元年授

迪功郎隆興府靖安縣主簿未上丁⿰糹⿱𢆶匹母太孺人鄧

氏憂服闋調延寧府崇安縣主簿八年少師史公浩

薦先生之辭曰淵源之學沉粹之行輩行推之而心

悟理融出扵自得得 㫖都堂審察陞擢不赴九年

侍從復上薦除國子正諸生叩請孳孳啓諭如家居

教授感𤼵良多十年冬遷 勑令𠩄刪定官同志之

士相從講切不替僚友多賢相與問辯大信服先生

自少時聞長上道靖康間事慨然有感扵復讐之義

至是遂訪求智勇之士與之商確益知武事利病形

𫝑要害人物短長十一年當輪對期迫甚猶未入思

慮𠩄親累請乆乃下筆繕寫甫就厥明即對上屢俞

𠩄奏修寛恤詔令書成有㫖改承奉郎十三年轉宣

義郎親朋謂先生乆次宜求去先生曰徃時面對粗

陳大義 明主不以為非然條貫靡竟統紀未終思

欲再望清光少自竭盡以致臣子之義距對五日除

将作監丞後省䟽駁得 㫖主管台州崇道觀先生

既歸學者輻輳愈盛雖鄉曲老長亦俯首聽誨言稱

先生先生悼時俗之通病啓人心之固有咸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然以

懲躍然以興毎詣城邑環坐率一二百人至不䏻容

徙觀寺縣大夫為設講坐扵學宫聽者貴賤老少溢

塞𡍼巷從遊之盛未見有此貴溪有山實龍虎之本

岡先生登而樂之結茆其上山髙五里其形如𧰼遂

名之曰𧰼山自號𧰼山翁四方學徒復大集至數百

人從容講道詠歌怡愉有終焉之意扵是人號𧰼山

先生十六年祠秩滿今 上登極除知荆門軍是年

轉宣教郎又轉奉議郎紹熈二年九月𥘉領郡事吏

以故例白内諸局務外諸縣必有揭示約束接賔受

詞分日先生曰安用是延見僚屬如朋友推心豁然

論事惟理是從先生家書有云毎一同官禀事衆有

𠩄見皆得展其𠩄懐辯争利害扵前太守唯黙聽𠉀

其是非既明乃從賛歎以飬其狥公之意太守𠩄判

僚屬𨚫囬者常有之先生教民如子弟雖賤隷走卒

亦諭以理義接賔受詞無早暮下情盡逹無壅故郡

境之内官吏之貪㢘民俗之習尚忠良材武與猾吏

𭧂强先生皆得之扵無事之日徃時郡有追逮皆特

遣人先生唯令訴者自執状以追以地近逺立限皆

如期即日䖏决輕罪多酌人情暁令解釋至人倫之

訟既明多使領元詞自毀之以厚其俗唯怙終不可

誨化乃始㫁治詳其文状以防後日反覆乆之民情

益孚兩造有不持状唯對辯求决亦有證者不召自

至問其故曰事乆不白共約求明或既伏俾各持甚

状去不復留案甞夜與僚屬坐吏白有老者訴甚急

呼問之體戰言不可解俾吏状之謂其子為羣卒𠩄

殺先生判翌日呈僚屬難之先生曰子安知不至是

凌晨追究其子盖無恙也人益服先生之明有訴遭

𥨸脫而不知其人先生自出二人姓名使捕至訊之

伏辜盡得𠩄𥨸物還訴者且宥其罪使自新因語吏

曰某𠩄某人尤𭧂吏亦莫知翌日有訴遭奪掠者即

其人也乃加追治吏大驚郡人以為神𥘉保伍之制

州縣以非急務多不檢覈盗賊得匿藏其間近邉尤

以為患先生首申嚴之姦無𠩄蔽有刼僧廬鄰伍⿺辶䖏

集擒𫉬不逸一人至是羣盗屏息荆門素無城壁先

生以為此自古戰争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今為次邉在江漢之間為

四集之地南捍江陵北援㐮陽東護隨郢之脇西當

光化夷陵之衝荆門固則四隣有𠩄恃否則有背脇

腹心之虞由唐之湖陽以趋山則其渉漢之徑已在

荆門之脇由鄧之鄧城以渉漢則其趋山之道已在

荆門之腹餘有間途淺津陂陁不能以限馬灘瀬不

能以濡𮜿者𠩄在尚多自我出竒制勝徼敵兵之腹

脇者亦正在此雖四山環合易扵備禦義勇四千𭛌

壮可用而倉廪(“㐭”換為“面”)藏庫之間麋鹿可至累議欲修築子

城憚重費不敢輕舉先生審度决計召集義勇優給

庸直躬自𭄿督役者樂趋竭力工倍二旬訖築𥘉計

者擬費緡錢二十萬至是僅費緡五千而𡈽工畢後

復議成砌三重置角䑓増二小門上置敵樓衝天渠

荷葉渠護險墻之制畢備𦆵費緡錢三萬又郡學貢

院客舘官舎衆役並興𥘉俗習惰人以執役為耻吏

惟好衣閒𮗚至是此風一變督役官吏布衣雜役夫

佐力相勉以義不專以威盛役如此而人情晏然郡

中恬若無事荆門兩縣置壘事力綿薄連嵗困扵送

迎藏庫空竭調度𠋣辦商稅先是日差使臣暨小吏

伺商人于門檢貨給引然後至務務唯據引入稅出

門又覆視官𭣣無㡬而出入其費巳多𥘉謂以嚴禁

𣙜杜奸弊而門吏取賄多𠩄藏覆禁物亦或通行商

苦重費多由僻途務入日縮先生罷去之或曰門譏

𠩄以防奸列郡行之以為常一旦罷廢商冐利必有

不至務者先生曰是非爾𠩄知即日揭示俾徑至務

復减正稅援例是日稅入立増有一巨商巳遵僻途

忽聞新令復出正路廵尉卒扵岐捕之先生詰得其

實勞而釋之巨商感涕行旅聞者莫不以手加額誓

以母欺私相轉告必由荆門旁𮗚者詰其故商曰罷

三門引减援例去我輩大害不可不報徳稅𭣣増倍

酒課亦如之荆門故用銅錢後以近邉以鐡錢易之

銅錢有禁而民之輸扵公者尚容貼納先生曰既禁

之矣又使之輸不可即蠲之又减鈔錢罷比較不遣

人詣縣給吏札置醫院官吏民咸恱而郡吏亦貧而

樂獄卒無以自給多告罷先生以僚屬訪察得其實

廪(“㐭”換為“面”)給之朔望及暇日詣學講誨諸生郡有故事上

元設齋醮黄堂其說曰為民祈福先生扵是㑹吏民

講洪範歛福錫民一章以代醮事𤼵明人心之善𠩄

以自求多福者莫不曉然有感扵中或為之泣湖北

諸郡軍士多迯徙視官府如傳舎不可禁止緩急無

可使者先生病之乃信捕𫉬之賞重奔竄之刑又數

閱射中者受賞役之加庸直無饑寒之憂相與悉心

弓矢逸者絶少他日兵官按閱獨荆門整習他郡𠩄

無先生平時按射不止扵兵伍郡民皆得而與中亦

同賞薦舉其屬不限流品甞曰古者無流品之分而

賢不肖之辨嚴後世有流品之分而賢不肖之辨略

先生之家居也鄉人苦旱群禱莫應有請扵先生乃

除壇山巔隂雲已乆及致禱大雨隨至荆門亦旱先

生毎有祈必踈雨隨車郡民異之治化孚洽乆而益

著既踰年笞箠不施至扵無訟相保相愛閭里熈熈

人心敬向日以加厚吏卒亦能相勉以義視官事如

其家事識者知其為郡有出扵政刑號令之表者矣

諸司交章論薦丞相周公必大甞遺人書有曰荆門

之政于以驗躬行之效三年冬十一月語女兄曰先

教授兄有志天下竟不得施以沒女兄䀌然又甞謂

家人曰吾将死矣或曰安得此不祥語骨肉将柰何

先生曰亦自然又告僚屬曰某将告終先生素有血

疾居旬日大作實十二月丙午越三日疾良已接見

屬僚與論政理如平時宴息静室命掃𤂢焚香家事

一不掛齒庚戌禱雪辛亥雪驟降命具浴浴罷盡易

新衣幅巾端坐家人進藥先生𨚫之自是不復言癸

丑日中奄然而卒郡屬棺歛竭誠哭哀甚吏民哭奠

充塞衢道各有辭以叙陳痛戀之情柩歸門人奔哭

㑹葬以千數郡縣扵其講學之地為立祠先生遺文

諸生已次第編紀先生生扵紹興九年二月乙亥享

年五十有四娶吳氏封孺人二子持之循之女一明

年十有一月壬申葬于鄉之永興寺山距妣饒氏孺

人墓為近先生之道至矣大矣簡安得而知之惟簡

主富陽簿時攝事臨安府中始承教扵先生及反富

陽又𫉬從容侍誨偶一夕簡𤼵本心之問先生舉是

日扇訟是非以荅簡忽省此心之清明忽省此心之

無始末忽省此心之無𠩄不通簡雖凡下不足以識

先生而扵是亦知先生之心非口說𠩄能賛述𠩄略

可得而言者日月之明先生之明也四時之變化先

生之變化也天地之廣大先生之廣大也鬼神之不

可測先生之不可測也欲盡言之雖窮萬古不可得

而盡也雖然先生之心與萬古之人心一貫無二致

學者不可自棄謹状

  紹熈五年二月十有六日門人奉議郎知饒州

  樂平縣主管勸農公事楊簡状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