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附録

目録 象山先生全集 附録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一

附録少湖徐先生學則辯

             華亭少湖徐階著

 學則辯

某旣編學則成朋友之相詰難者或引存養格致以

為尊徳性道問學不可合為一事或引學問思辯篤

行以爲必先道問學而後可及於尊徳性又或謂晦

庵象山兩夫子均之爲聖人之徒但其入門則有不

可強而同者其說雖殊然要皆不究夫學之𠩄以爲

學故必認以為二而不能信其一也夫學尊徳性而

巳矣問也者問此者也學也者學此者也遺此之謂

禪離此之謂訓詁故尊徳性者君子之𠩄主以爲問

學者也問學者君子之𠩄由以尊徳性者也舎問學

而求尊徳性則徳性不可得而尊舎尊徳性而求道

問學則亦不復有𠩄謂問學之事此尊徳性道問學

所以為一而非可以存養格致分屬並言者也且存

養非他也存其𠩄格之理焉耳格致非他也格其𠩄

存之理焉耳存也格也其功無二用也是乃𠩄謂問

學而君子所由以尊徳性者也如必析尊徳性以屬

存養析道問學以屬格致而謂尊徳性之功别有出

乎問學之外則中庸首章之獨言戒懼扵義旣不免

有所遺而大學之格物致知乃徒爲愽物洽聞之具

而非所以致誠正修齊之實矣此豈獨不知尊徳性

道問學亦豈識𠩄謂存養格致㢤乃若學問思辯篤

行其所謂慱學者非闊畧扵踐履而徒務慱其見聞

及其旣慱然後漸次収拾以付之扵行也蓋君子脩

身踐行旣無𠩄不用其學矣其或學而有疑則問之

之審問而未有得則思之之慎思而猶未能了然於

其心則辯之之明辯之旣明則益敦行之而弗怠是

所謂篤行者乃取慱與篤兩義相對而言非所以為

先後之次也然則道問學尊徳性不可以分先後明

矣至謂両夫子入門異而均之為聖人之徒則又有

可言者夫君子由學以入聖猶人由門以入室今指

尊徳性道問學為兩門矣然而聖之所以為聖踐形

盡性之外無他事也則尊徳性道問學室一而巳門

亦一而巳安得有異入乎凡某所以斷両夫子之同

者固慨夫世之人舉其訓話之陋妄自托扵朱子而

詆陸爲禪舉其空寂之謬妄自托扵陸子而詆朱為

俗也今曰均之為聖人之徒則某之所爭者固巳得

矣又何異之足言㢤大抵子思此章其辭旨本自暁

白蓋不徒曰尊徳性而必⿰糹⿱𢆶匹之以道問學則可見功

夫之有在而為尊徳性者所不能遺不徒曰道問學

而必先之以尊徳性則可見主本之有定而為道問

學者所不能外不徒曰尊徳性道問學而必合之以

而之一字則可見其為一事而非耦立並行者之可

倫是故尊徳性道問學一也朱子世以為專道問學

而其言必主扵尊徳性陸子世以為專尊徳性而其

言不遺夫問學此兩夫子𠩄以同也學者苟反身以

究夫學之不容二而又虗心以觀兩夫子之言則可

無疑扵紛紛之說

  右學則辯華亭少湖徐公所作也辯朱陸二夫

  子之學同歸一致不容有毫髮之疑矣今因補

  刻象山全集附刻是辯俾求象山之學者則焉

  荆門州儒學正閩尤溪廖恕謹識

嘉靖己未秋九月吉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