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士賦序

豪士賦序
作者:陸機
文選卷46

  夫立德之基有常,而建功之路不一。何則?循心以為量者存乎我,因物以成務者繫乎彼。存夫我者,隆殺止乎其域;繫乎物者,豐約唯所遭遇。落葉俟微風以隕,而風之力蓋寡;孟嘗遭雍門而泣,而琴之感以末。何者?欲隕之葉,無所假烈風;將墜之泣,不足繁哀響也。是故苟時啟於天,理盡於民,庸夫可以濟聖賢之功,斗筲可以定烈士之業。故曰才不半古,而功已倍之,蓋得之於時勢也。歷觀古今,徼一時之功,而居伊周之位者有矣。夫我之自我,智士猶嬰其累;物之相物,昆蟲皆有此情。夫以自我之量,而挾非常之勳,神器暉其顧盼,萬物隨其俯仰,心玩居常之安,耳飽從諛之說,豈識乎功在身外,任出才表者哉!

  且好榮惡辱,有生之所大期;忌盈害上,鬼神猶且不免;人主操其常柄,天下服其大節,故曰天可讎乎?而時有袨服荷戟,立于廟門之下,援旗誓衆,奮於阡陌之上。況乎代主制命,自下財物者哉!廣樹恩不足以敵怨,勤興利不足以補害,故曰代大匠斲者,必傷其手。且夫政由寗氏,忠臣所為慷慨;祭則寡人,人主所不久堪。是以君奭鞅鞅,不悅公旦之舉;高平師師,側目博陸之勢。而成王不遣嫌吝於懷,宣帝若負芒刺於背,非其然者與﹖嗟乎!光于四表,德莫富焉;王曰叔父,親莫昵焉。登帝大位,功莫厚焉;守節沒齒,忠莫至焉。而傾側顛沛,僅而自全,則伊生抱明允以嬰戮,文子懷忠敬而齒劍,固其所也。

  因斯以言,夫以篤聖穆親,如彼之懿,大德至忠,如此之盛,尚不能取信於人主之懷,止謗於衆多之口,過此以往,惡睹其可!安危之理,斷可識矣。又況乎饕大名以冒道家之忌,運短才而易聖哲所難者哉!身危由於勢過,而不知去勢以求安;禍積起於寵盛,而不知辭寵以招福。見百姓之謀己,則申宮警守,以崇不畜之威;懼萬民之不服,則嚴刑峻制,以賈傷心之怨。然後威窮乎震主,而怨行乎上下,衆心日陊,危機將發,而方偃仰瞪眄,謂足以夸世,笑古人之未工,亡己事之已拙,知曩勳之可矜,暗成敗之有會。是以事窮運盡,必於顛仆;風起塵合,而禍至常酷也。聖人忌功名之過己,惡寵祿之踰量,蓋為此也。

  夫惡欲之大端,賢愚所共有,而游子殉高位於生前,志士思垂名於身後,受生之分,唯此而已。夫蓋世之業,名莫大焉;震主之勢,位莫盛焉;率意無違,欲莫順焉。借使伊人頗覽天道,知盡不可益,盈難久持,超然自引,高揖而退,則巍巍之盛,仰邈前賢,洋洋之風,俯冠來籍,而大欲不乏於身,至樂無愆乎舊,節彌效而德彌廣,身逾逸而名逾劭。此之不為,彼之必昧,然後河海之跡堙為窮流,一簣之舋積成山岳,名編凶頑之條,身猒荼毒之痛,豈不謬哉!故聊賦焉,庶使百世少有寤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