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資治通鑑外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資治通鑑外紀 卷第六
宋 劉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七

資治通鑑外紀卷第六

       宋 京兆萬年劉 恕 編集

 周紀四起昭陽單閼盡屠維赤奮若凡四十七年

  頃王

元年春二月塟襄王 三月楚伐鄭晉宋魯衛許救

鄭 夏楚侵陳克狐丘 秋楚伐陳陳人敗之陳懼

及楚平是嵗曹共公薨子文公夀立 燕襄公薨桓

公立

二年春晉伐秦取少梁 夏秦伐晉取北徵 秦任

望謂康公曰饑召兵疾召兵勞召兵亂召兵君築臺

三年今荆將攻齊臣恐其以齊爲聲而襲秦爲實也

不如備之戍東邊楚乃輟行

三年春楚再伐麇敗之 秋鄋瞞侵齊遂伐魯長狄

弟兄三人佚宕中國瓦石不能害 冬十月甲午魯

叔孫得臣敗狄于鹹獲長狄僑如射其目身横九畝

斷其首而載之眉見於軾

四年春郕伯薨 羣舒叛楚夏楚執舒子平及宗子

遂圍巢羣舒偃姓舒庸舒鳩之屬宗巢二國名 冬

秦伐晉取羈馬初趙宣子言韓厥於晉靈公以爲司

馬是役也宣子使人以其乗車于行厥執而戮之衆

咸曰韓厥必不没矣其主朝升之而莫戮其車其誰

安之宣子召而禮之曰事君者比而不黨軍事無犯

犯而不隠吾言女於君以是觀女女勉之臨長晉國

非女其誰告諸大夫曰二三子可以賀我矣吾舉厥

也而中免於罪矣十二月秦晉戰交綏秦師夜遁復

侵晉入瑕厥韓萬𤣥孫子輿之子也

五年夏邾遷于繹五月邾文公薨子定公貜且立

是嵗陳共公薨子靈公平國立 楚穆王薨子莊王

旅立

六年春王崩子匡王班立 邾伐魯魯伐邾 齊昭

公妃魯叔姬無寵子舍孤弱國人莫畏公弟商人自

桓公死争立不得隂交賢士附愛百姓 夏五月昭

公薨舍立 秋七月乙卯夜商人弑舍自立是為懿

公 有星孛入于北斗

  匡王

元年夏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 晉伐蔡戊申入蔡

秋齊侵魯 冬十一月又侵魯遂伐曹入其郛 是

嵗蔡莊公薨子文公申立

二年秋八月楚大饑戎伐其西南又伐其東南庸人

帥羣蠻以叛麇人帥百濮將伐楚楚師出百濮乃罷

楚滅庸 楚莊王即位三年不出號令沈湎於酒淫

於聲色令國中曰敢諌者死無赦伍舉入諫莊王左

抱鄭姬右抱越女坐鐘鼓之間伍舉曰願有進隠曰

有鳥在南方之阜三年不動不蜚不鳴何鳥也王曰

三年不動將定志意不蜚將長羽翼不鳴將覧民則

雖無蜚蜚將冲天雖無鳴鳴將駭人舉退吾知之矣

居數月淫益甚大夫蘇從曰食君厚禄愛死不諫非

忠臣也乃入諫王曰若不聞令乎對曰殺身以明君

臣之願也臣聞好道者多資糧好樂者多求而亡國

亡無日矣臣敢以告王曰善左執蘇從手右抽刀斷

鐘鼓之懸明日聽政所進者五人所退者十人誅大

臣五舉處士六任伍舉蘇從以政國人大説 宋昭

公無道國人不附庶弟鮑賢而下士冬十一月甲寅

昭公田于孟諸襄夫人王姬使帥甸攻而殺之立鮑

是爲文公晉趙盾請師伐宋靈公曰非晉國之急也

對曰宋人弑其君反天地而逆民則晉爲盟主而不

修天罸將懼及焉公許之乃召軍吏而戒樂正令三

軍鐘鼓必備趙同曰國有大役不鎮撫民而僃鐘鼓

何也宣子曰伐僃鐘鼔聲其罪也襲侵宻聲爲蹔事

也今宋人弑其君罪莫大焉明聲之猶恐其不聞也

使告於諸侯治兵振旅鳴鐘鼔以至于宋 晉靈公

造九層臺費用千億令左右曰敢諫者死孫息曰臣

能累十二棋加九鷄子其上孫息正顔色定志意而

為之左右皆慴公俯伏氣息不續曰危哉孫息曰復

有危甚於此者九層之臺三年不成國用空虛户口

减少吏民叛亡鄰國興兵社稷一滅君何所望公即

壊臺不作

三年春晉衛陳鄭伐宋責以弑君文公定立乃去

夏四月齊伐魯 秋周甘歜敗戎于邥垂

四年春二月丁卯魯文公薨太子惡立 夏五月齊

邴歜閻職弑懿公於囿竹國人立桓公子元是為惠

公 冬十月魯襄仲殺惡而立文公子倭是為宣公

 莒自紀公庶其以下為已姓不知誰賜之紀公多

行無禮於國愛少子季佗欲黜太子僕僕因國人弑

紀公以其寳奔魯國人立季佗是為厲公 魯宣公

命季文子曰莒太子不憚以吾故殺其君而以其寳

来愛我甚矣為我子之邑今日必授里革遇之而更

其書曰為我流之於夷今日必通明日有司復命公

詰之僕人以里革對公執之對曰毁則者為賊掩賊

者為臧竊寳者為宄用宄之財者為姦使君為姦藏

者不可不去也臣違君命者亦不可不殺也公曰寡

人實貪非子之罪乃舍之 是嵗秦康公薨子共公

稻立

五年夏六月齊取魯濟西田 晉帥諸侯伐宋 秋

楚侵陳及宋晉救之遂伐鄭楚救鄭 冬晉侵崇伐

六年春鄭伐宋二月壬子敗宋于大棘 秦伐晉圍

焦 夏晉趙盾救焦遂及諸侯侵鄭楚救鄭 晉靈

公虐趙盾諫不從 秋九月乙丑趙穿弑靈公逆文

公子黒臀于周而立之是為成公 是嵗王崩弟定

王瑜立

  定王

元年春晉伐鄭 楚莊王伐陸渾之戎遂至洛觀兵

於周郊王使王孫滿勞之楚莊王問鼎大小輕重對

曰在徳不在鼎莊王曰楚國折鉤之喙足以為九鼎

 夏楚侵鄭曹伐宋 秋宋圍曹 冬鄭穆公薨太

子靈公夷立

二年春魯伐莒取向 夏鄭子公子家弑其君夷立

夷弟堅是為襄公諡夷曰幽公 冬楚伐鄭 是嵗

秦共公薨子桓公榮立

三年冬楚伐鄭晉救鄭伐陳晉嘗伐楚三舍不止大

夫請擊之莊王曰先君之時晉不伐楚及孤之身而

晉伐楚是寡人之過如何其辱諸大夫大夫曰君之

時晉不伐楚及臣之身而晉伐楚是臣之罪也請擊

之莊王俛泣而起拜諸大夫晉聞之曰君䏻下其臣

而君臣争以過為在已上下一心未可攻也乃夜還

師 莊王罷朝而晏樊姬問其故王曰旦與賢相語

不知日之晏也樊姬曰為誰王曰虞丘子樊姬掩口

而笑王問之對曰妾非不欲専貴擅愛以為傷王之

義也故所進與妾同位者數人今虞丘子為相十年

未嘗進一賢知而不進是不忠也不知是不知也安

得為賢明日王以樊姬之言告之虞丘子稽首曰如

樊姬之言於是辭位曰臣為令尹國不加治獄訟不

息處士不升淫禍不討乆固禄位妨羣賢路臣竊選

國俊下里之士曰孫叔敖多能無欲可授之政莊王

曰子輔寡人令行絶域奈何去之虞丘子固辭王許

之賜菜田三百號曰國老

 劉恕曰聖人因人而成大功愚者貪權而忌勝己

虞丘子悟樊姬之一言薦孫叔敖而莊王伯天下

謂之賢相可也奚獨楚㢤

孫叔敖代虞丘子為令尹狐丘丈人麄皮白冠来弔

曰身已貴而驕人者民去之位已髙而擅權者君惡

之禄已厚而不知足者怨處之孫叔敖曰願聞餘教

丈人曰位髙而意益下官大而心益小禄厚而施益

博謹此三者足以治楚矣或云叔敖沈尹莖相與友

叔敖游郢三年聲晦不知修行不聞沈尹莖曰令人

主上至於王下至於伯我不若子接俗説義調均以

適主心子不如我沈尹莖游郢五年楚王欲以為令

尹讓曰期思鄙人孫叔敖聖人也王必用之王乃使

人以王輿迎叔敖為令尹叔敖施教導民政緩禁止

吏無姦邪盗賊不起民皆樂其生不教而從化故三

得相而不喜知其材自得之也三去相而不悔知非

已之罪也莊王盡𫝊境内之勞與諸侯之憂於叔敖

遂伯天下功迹著乎竹帛𫝊乎後世 莊王問於孫

叔敖曰寡人未得所以為國是也孫叔敖曰國之有

是衆非之所惡臣恐王之不能定王曰不定獨在君

乎亦在臣乎孫叔敖曰國君驕士曰士非我無逌貴

富士驕君曰國非士無逌安彊人君失國而不悟士

饑寒而不進君臣不合國是無逌定矣桀紂以合其

取舍者為是不合者為非故亡而不知王曰願相國

與士大夫共定國是寡人豈敢以褊國驕士民哉

莊王好田獵弋射大夫諫曰晉楚敵國也楚不謀晉

晉必謀楚王無乃耽於樂乎王曰吾獵以求士也榛

藂刺虎豹者吾知其勇也攫犀搏兕者吾知其勁有

力也罷田而分吾知其仁也因是道也而得三士焉

楚國以安

四年春晉衛侵陳 秋赤狄伐晉

五年夏齊魯伐萊萊子爵 赤狄侵晉 是嵗河徙

 燕桓公薨宣公立

六年夏白狄㑹晉伐秦晉獲秦諜殺諸絳市六日而

蘇楚滅舒蓼 晉郤缺代趙宣子爲政 秋趙朔佐

下軍朔盾子也 冬楚伐陳 王使單襄公聘於宋

遂假道於陳以聘楚火朝覿矣道茀不可行野有庾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功未畢饍宰不致餼司里不授館民將築臺於

夏氏及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南冠以如夏氏留賔

不見單子歸告王曰陳侯不有大咎國必亡道路不

可知田在艸間功成而不收廢其教而棄其制蔑其

官而犯其令将何以守國居大國之間其能乆乎

七年秋魯取根牟東夷國也  滕昭公毛薨子文公

繡立 晉成公與楚莊王争强㑹諸侯于扈陳靈公

畏楚不㑹晉以諸侯之師伐陳成公薨子扈子景公

孺立 冬宋圍滕陳靈公行僻而言失泄冶曰陳其

亡乎吾驟諫君君不吾聽而愈失威儀夫人君不直

其行不敬其言未有能保王公之號垂顯令之名者

也今君縦恣不亡必弑靈公以泄冶為妖言而殺之

 楚伐鄭晉救鄭鄭敗楚師 是嵗衛成公薨子穆

公遬立

八年春齊歸魯濟西田 夏齊惠公薨子頃公無野

立 陳靈公淫于夏姬其子徵舒弑公 六月宋伐

滕 諸侯伐鄭 秋魯伐邾取繹 冬楚伐鄭晉救

鄭逐楚師 諸侯戌鄭 鄭子家卒國人討幽公之

亂斵子家棺而逐其族改塟幽公諡曰靈 是嵗劉

康公聘魯歸王問魯大夫孰賢對曰季孫行父仲孫

蔑儉儉能足用族可以庇其長處魯乎叔孫僑如公

孫歸父侈侈則不恤匱憂必及之人臣而侈國家弗

堪亡之道也

九年春楚伐鄭 夏楚侵宋 冬楚莊王為夏氏亂

陳欲伐之使人視之還報曰其城髙溝深而畜積多

寧國也王曰可伐陳小國而蓄積多必賦歛重而民

怨上城髙溝深則民力殫矣王遂興兵伐陳謂陳曰

無驚吾誅徵舒而已遂入陳殺夏徵舒因縣陳申叔

時謂莊王曰王以賊弑君徵兵諸侯以義伐之已而

利其地何以令於天下莊王曰善乃迎陳靈公太子

午於晉而立之是為成公孔子讀史記至楚復陳曰

賢哉莊王輕千乗之國而重一言 莊王使士亹傅

太子審辭王曰賴子之善善之也對曰善在太子太

子欲善善人將至若不欲善善則不用王卒使傅之

問於申叔時叔時曰教之春秋世詩禮樂令語故志

訓典若是而不從動而不悛悛而不攝攝而不徹則

導之忠信義禮孝事仁文武罰賞而明齊肅以耀之

臨若是而不濟不可為也 莊王之法曰羣臣入朝

至門馬蹄踐霤者斬其輈而戮其御太子犯令廷理

斬輈戮御太子怒入見王泣曰為我誅廷理王曰立

法從令所以尊敬宗廟前有老主而不踰後有儲主

而不屬真吾守法之臣也益爵二級 令尹子佩請

飲莊王王許之而不往子佩曰臣有罪乎王曰聞子

具於强臺南望料山以臨方皇左江右淮其樂忘死

吾薄徳之人不可以當此樂恐留而不能反也 莊

王以越政亂兵弱欲伐之杜子曰臣患知之如目也

能見百步之外而不自見其睫莊蹻為盗於境内而

吏不能禁此政亂也王兵敗於秦晉喪地數百里此

兵弱也王之弱亂非越之下此知之如目也王乃止

 初莊王欲伐晉使豚尹觀焉反曰其憂在上其樂

在下賢臣沈駒在焉不可伐也明年又使觀之反曰

可矣沈駒已死諂諛多在君之廬其君好樂而無禮

其下危處以怨上上下離心伐之民必先叛莊王從

十年春楚莊王圍鄭三月克之而許之平六月晉救

鄭趙朔將下軍韓厥為司馬楚敗晉于邲將軍子重

三言而不當莊王歸過申侯之邑申侯進飯日中而

王不食申侯請罪王喟然嘆曰賢君有師者王中君

有師者伯下君羣臣莫若者亡我下君也羣臣又莫

若吾恐亡也且世不絶聖國不絶賢天下有賢而我

獨不得何以食為莊王見天不見妖地不出孽則禱

於山川曰天其忘余與 冬楚伐蕭宋蔡救蕭楚圍

蕭蕭潰遂滅之 宋伐陳衛救陳

十一年春齊伐莒 夏楚伐宋 秋赤狄伐晉

十二年夏晉伐鄭 秋九月楚圍宋將軍子重諫曰

君厨肉臭而不食尊酒敗而不飲三軍之士皆有饑

色欲以勝敵不亦難乎莊王曰請有酒投之士有食

饋之賢是嵗曹文公薨子宣公盧立

十三年夏五月宋及楚平 六月癸卯晉敗赤狄辛

亥滅潞獲長狄僑如之弟焚如鄋瞞由是遂亡赤狄

潞氏隗姓 秋七月秦伐晉晉敗秦師 周室既衰

暴君汚吏慢其經界繇役横作政令不信上下相詐

魯宣公初稅畆春秋譏焉於是上貪民怨災害生而

禍亂作 冬魯蝝生

十四年春晉滅赤狄甲氏及留吁鐸辰趙莊子問於

狄封人曰吾聞狄雨沙三日雨血三日馬生牛牛生

馬信乎曰然莊子曰妖足以亡國也對曰雨沙䖟風

所飄也雨血鷙鳥擊於上也馬生牛牛生馬雜牧也

此非狄之妖也莊子曰奚為妖對曰其國數散其君

㓜弱諸卿貨大夫比黨百官肆斷而無告政令不竟

而數變其士巧貪而有怨此其妖也 夏成周宣榭

火 冬晉使士㑹聘于周王享之餚烝士㑹私於相

禮原公曰吾聞王室之禮無毁折今此何禮也王曰

子弗聞乎禘郊之事則有全烝王公立飫則有房烝

親戚宴享則有餚烝唯戎狄則有體薦坐諸門外而

使舌人體委與之今叔父使士季修舊徳以奬王室

唯是先王之宴禮以貽女余一人敢設飫禘焉胡有

孑然其効戎狄也士㑹不敢對而退歸乃講聚三代

之典修執秩以爲晉法

十五年春晉使郤克聘于齊齊項公使婦人觀而笑

之克怒歸請伐齊 秋八月范武子謂其子燮曰郤

子之怒甚矣不逞於齊必發諸晉不得政何以逞怒

干人之怒必獲毒焉余將致政以成其怒無以内易

外也乃老郤克爲政 范文子莫退於朝武子曰何

莫也對曰有秦客庾辭於朝大夫莫之能對也吾知

三焉武子怒曰大夫非不能讓父兄也爾童子而三

掩人於朝亡無日矣擊之以杖折委笄 是嵗蔡文

公薨子景公固立 許昭公薨子靈公𡩋立

十六年春晉衛伐齊 秋邾人戕鄫子于鄫 楚莊

王薨子共王審立 魯宣公嘗夏濫於泗淵里革斷

其罟而棄之曰古者太寒降土蟄發水虞於是乎講

罛罶取名魚登川禽而嘗之寢廟行諸國助宣氣也

鳥獸孕水蟲成獸虞於是乎禁罝羅鳥獸成水蟲孕

水虞於是乎禁罣䍡蕃庶物也公聞之曰吾過而里

革匡我是良罟也為我得法使有司藏之師存侍曰

藏罟不如寘里革於側之不㤀也 冬宣公薨子成

公肱立

十七年春周劉康公伐茅戎三月癸未敗績于徐吾

十八年春齊伐魯取龍 衛侵齊夏齊敗衛 魯衛

乞師於晉以伐齊皆主郤獻子晉侯許之於是趙朔

莊子已卒欒書代將下軍六月壬申師于靡笲之下

癸酉陳于鞌郤克傷曰余病喙張侯曰三軍之心在

此車也其耳目在於旗鼓車無退表鼓無退聲軍事

集焉吾子忍之不可以言病受命於廟受脹於社甲

胄而効死戎之政也病若未死秪以解志三軍從之

齊師大敗 秋七月齊及晉盟使齊歸魯汶陽田

八月宋文公薨子共公固立 九月衛穆公薨子定

公臧立 晉師歸范文子後入謂武子曰夫師郤子

之師也其事臧若先則恐國人之屬耳目於我也郤

獻子范文子欒武子見景公曰克也以軍命命三軍

之士三軍之士用命爕也受命於中軍以命上軍之

士上軍之士用命書也受命於上軍以命下軍之士

下軍之士用命 冬楚侵衛魯

十九年春晉帥諸侯伐鄭鄭敗晉于丘輿 夏鄭伐

許 秋晉伐廧咎如討赤狄之餘廧咎如潰 冬十

二月甲戌晉作六軍韓厥為卿將新中軍 齊頃公

朝晉郤獻子曰寡君使克也不腆弊邑之禮為君之

辱敢歸諸下執政以整御人苗棼皇曰郤子勇而不

知禮矜其伐而恥國君其與㡬何 齊頃公歸而㢮

苑囿薄賦歛不聽聲樂不食酒肉内愛百姓問疾弔

喪外敬諸侯從㑹與盟卒終其身國家安寧

二十年冬十一月鄭師疆許田許人敗諸展陂鄭伐

許取鉏任冷敦之田晉救許伐鄭取汜祭楚救鄭

是嵗鄭襄公薨子悼公費立 燕宣公薨昭公立

二十一年夏梁山崩晉景公召伯宗絳人謂伯宗曰

䇿於上帝國三日哭以禮焉從之 伯宗朝以喜歸

告其妻曰吾言於朝諸大夫皆謂我智似陽子對曰

陽子華而不實主言而無謀難及其身子何喜焉諸

大夫莫子若也然民不能戴其上乆矣難必及子盍

亟索士整庇州犂焉得畢陽及欒弗忌之難諸大夫

害伯宗畢陽送州犂于楚 冬十一月己酉王崩子

簡王夷立 初吳周章卒子熊遂立卒子柯相立卒

子彊鳩夷立卒子餘橋疑吾立卒子柯盧立卒子周

繇立卒子屈羽立卒子夷吾立卒子禽處立卒子轉

立卒子頗髙立卒子句卑立卒子去齊立是嵗去齊

卒子夀夢立吴始益大夀夢稱王吳之年始可紀

  簡王

元年春二月魯立武公之宫為武世室 魯取鄟鄟

附庸也 三月晉衛鄭伊洛之戎陸渾蠻氏侵宋

夏四月丁丑晉遷都新田亦謂之絳以絳為故絳

六月鄭悼公薨弟成公腀立 秋魯侵宋楚伐鄭

冬晉救鄭 晉侵蔡楚救蔡

二年春吳伐郯郯已姓子爵 秋楚伐鄭諸侯救鄭

 楚亡大夫申公巫臣在晉使其子狐庸為行人於

吳教之射御導之伐楚吳始大通於上國

三年春晉使魯歸汶陽之田于齊 晉侵蔡遂侵楚

 晉趙嬰通于趙朔之妻晉成公女莊姬其兄趙同

趙括放嬰于齊莊姬譛之於景公曰同括將為亂欒

郤為徵 夏六月討趙同趙括殺之朔子趙武從其

母莊姬畜于公宫以其田與祁奚韓厥言於景公曰

成季之勲宣孟之忠而無後為善者懼矣乃立武而

反其田焉

 劉恕曰史記晉世家景公十七年誅趙同趙括復

 令庶子武為後其年及事與左氏略同趙世家云

 晉景公三年屠岸賈攻趙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

 朔之殳人程嬰匿趙氏孤兒武於山中十五年景

 公有疾與韓厥謀立趙武攻滅屠岸賈復與趙武

 田邑案左𫝊成二年晉景公之十一年欒書將下

 軍則於時朔已死矣據此説殺趙同括後十五年

 乃立趙武而外𫝊晉語趙文子冠見諸大夫皆不

 言趙氏復立惟郵無正謂趙簡子曰昔先主文子

 少亹於難失趙氏之典刑而去其師保基於其身

 以克復其所諸書多言程嬰公孫杵臼之事不知

 其然乎晉趙世家與春秋内外𫝊不相符合其説

 近誣

趙武冠見欒武子曰昔吾逮事莊主華則滎矣請務

實乎見中行宣子曰惜也吾老矣見范文子曰賢者

寵至而益戒不足者為寵驕故興王賞諫臣逸王罰

之見郤駒伯曰壯不若老者多矣見韓獻子曰成人

在始與善如艸木之産也各以其物人之有冠猶宫

室之有牆屋也糞除而已又何加焉見智武子曰成

子之文宣子之忠事君必濟其可忘乎見苦成叔子

曰抑年少而執官者衆吾安容子見温季子曰誰之

不如可以求之見張老而語之張老曰從欒伯之言

可以滋范叔之教可以大韓子之戒可以成智子之

道善矣三郤亡人之言也何稱述焉 冬晉魯伐郯

四年楚共王曰孤有徳於鄭使人来盟鄭成公私與

之盟 秋成公朝晉晉曰鄭私平於楚執之使欒書

伐鄭楚侵陳以救鄭 冬十一月楚伐莒戊申入渠

丘庚申莒潰楚遂入鄆 秦及白狄伐晉 鄭圍許

 是嵗齊頃公薨子靈公環立

五年春衛侵鄭 三月鄭公子如立公子繻為君

夏四月鄭人殺繻立成公太子髠頑子如奔許 晉

景公有疾 五月立太子州蒲為君㑹諸侯伐鄭辛

巳晉歸鄭成公 六月丙午晉景公薨州蒲立是為

厲公

七年夏狄侵晉 秋晉敗狄

八年春三月魯成公將朝周使叔孫僑如先聘且告

見王孫説與之語説言於王曰叔孫享覲之幣薄而

言諂殆請之也若貪陵之人来而盈其願是不賞善

也且財不給王遂不賜禮如行人成公至仲孫蔑為

介王孫説與之語説讓説以語王王厚賄之 劉康

公成肅公㑹晉厲公伐秦韓厥將下軍 夏五月丁

亥晉以諸侯之師敗秦于麻隧 曹宣公薨 秋公

庶子負芻殺太子而自立是為成公

九年秋八月鄭伐許敗還戊戌鄭復伐許庚子入其

郛 九月衛定公有疾立子衎為太子 冬十月公

薨太子立是為獻公 是嵗秦桓公薨子景公后立

 莒渠丘公朱薨厲公孫犂比公宻州立

十年春晉㑹諸侯討曹成公執而歸諸京師 夏六

月宋共公薨少子平公成立 楚侵鄭及衛鄭侵楚

取新石 冬十一月許靈公畏鄭之偪請遷于楚辛

丑楚遷許于葉

十一年夏四月滕文公薨子成公原立 鄭伐宋宋

敗鄭于汋陂鄭敗宋于汋陵 衛伐鄭 晉厲公將

伐鄭使苦成叔及欒黶興齊魯之師范文子曰諸侯

皆叛則晉可爲也唯有諸侯故擾擾焉諸侯難之本

也得鄭憂滋長焉用鄭郤至曰然則王者多憂乎文

子曰我王者乎寡徳而求王者之功故多憂楚共王

帥東夷救鄭晉人欲争鄭范文子曰能内睦而後圖

外盍姑謀睦乎今司㓂之刀鋸日弊而斧鉞不行内

猶有不刑而况外乎唯厚徳者能受多福無徳而服

者衆必自傷今勝荆與鄭吾君將伐智而多力怠教

而重歛大其私暱奪諸大夫田而益婦人諸臣之委

室而徒退者將幾人戰若不勝晉國之福也戰若勝

其産將害大盍無戰乎欒武子曰韓邲箕之役晉有

大恥三今我任晉國之政又以違蠻夷重之雖有後

患非吾所知也范文子曰晉國故大恥君臣不相聽

以為諸侯笑也 六月甲午晦荆壓晉軍厲公使擊

之欒書請俟齊魯之師郤至曰楚師將退我擊之必

以勝歸夫陳不違忌一間也南夷與楚來而不陳二

間也楚與鄭陳而不整三間也士卒在陳而譁四間

也衆聞譁則必懼五間也鄭將顧楚楚將顧夷莫有

鬬心不可失也公説敗楚師於鄢陵射共王中其目

欒書是以怨郤至楚師宵遁晉將榖范文子曰吾庸

知天之不授晉且以勸楚乎徳福之基也無徳而福

隆猶無基而厚墉也其壤無日矣 秋七月尹武公

㑹諸侯伐鄭晉以諸侯之師侵陳蔡曹人請于晉晉

歸曹成公魯叔孫僑如晉郤犫欲去季孟 九月晉

人執季孫行父魯成公使子叔聲伯如晉謝請季文

子郤犫欲予之邑弗受歸鮑國問之對曰若成叔家

欲任兩國而無大徳少徳而多寵位下而欲上政無

大功而欲大祿皆怨府也其君驕而多私勝敵而歸

必立新家不因民不能去舊非多怨民無所始其身

不能定焉能與人邑 冬十二月晉厲公使郤至告

慶于周見邵桓公與之語邵公告單襄公曰温季曰

微我晉不戰矣楚敗晉不知乗我則强之戰而勝是

吾力也若是而知晉國之政楚越必朝吾曰子則賢

矣抑晉國之舉也不失其次吾懼政之未及子也曰

昔荀伯自下軍之佐以政趙宣子未有軍行而以政

今欒伯自下軍往若佐新軍而升為政不亦可乎襄

公曰君子不自稱非以譲惡其盖人故王天下者必

先諸民則能長利郤至佻夭之功以為己力不亦難

乎兵在其頸不可乆也

十二年春正月鄭侵晉衛救晉侵鄭 夏五月尹武

公單襄公及諸侯伐鄭 晉范文子反自鄢謂其宗

祝曰以徳勝者猶懼失之况驕泰乎君多私今以勝

歸私必昭難必作吾恐及焉為我祈死先難為免

六月戊辰文子卒乙酉盟于柯陵單襄公謂魯成公

曰晉將有亂其君與三郤當之晉侯視逺而足髙目

不在體目體不相從何以能久郤氏晉之寵人也三

卿五大夫可以戒懼矣今郤錡之語犯郤犫之語迂

郤至之語伐犯則陵人迂則誣人伐則掩人誰能忍

之雖齊國佐亦將與焉立於淫亂之國而好盡言以

招人過怨之本也吾聞國徳而鄰於不修必受其福

今君偪於晉而隣於齊齊晉有禍可以取伯 楚救

鄭 冬十月諸侯伐鄭楚救鄭 齊國佐惡慶克淫

亂 十一月殺克以榖叛靈公與之盟而復之 鄢

陵之戰晉獲楚王子發鉤欒書怨郤至使發鉤告厲

公曰郤至使人勸楚王戰及齊魯之未至也微郤至

王必不免公以告欒書書曰臣固聞之郤至欲為難

使若成叔緩齊魯之師戰敗將納孫周事不成故免

楚王今君若使之於周必見孫周郤至聘於周公使

覘之見孫周厲公即位以來南伐楚東伐齊西伐秦

北伐燕兵横行天下而無所綣威服四方而無所詘

遂合諸侯於柯陵氣𠑽志驕淫侈無度暴虐萬民伐

智而多功怠教而重歛大其私暱内無輔拂之臣外

無諸侯之助戮殺大臣親近𨗳䛕 十二月使胥之

昧夷羊五刺郤至郤犫郤錡錡謂至曰君不道於我

以吾宗黨夾而攻之雖死必敗君必危郤至曰武人

不亂智人不詐仁人不黨鈞之死也不若聽君之命

皆自殺於榭尸諸朝納其室以分婦人國人不蠲長

魚矯脅欒書中行偃公不忍殺長魚矯曰臣脆弱不

能忍俟也乃奔狄 欒書中行偃圍厲公於匠麗氏

召韓獻子獻子曰弑君以來威非吾所能為也偃欲

伐之書曰其身果而辭順犯順不祥伐果不克舒庸

人以楚師之敗道吳人圍巢及釐虺伐駕楚襲舒庸

滅 -- 濊 ?之 是嵗燕昭公薨武公立 邾定公薨子宣公

牼立

十三年春正月庚申晉欒書中行偃囚厲公六日而

弑之厲公所以死者無徳而功烈多服者衆也諸侯

莫之救百姓莫之哀魯邉人以告成公曰臣殺其君

誰之過也里革曰君之過也君人者其威大矣失威

而至於殺其過多矣 初晉襄公之曽孫桓叔㨗之

孫恵伯談之子周辟難適周事單襄公立無跛視無

還聴無聳言無逺晉國有憂未嘗不戚有慶未嘗不

怡襄公有疾召項公而告之曰必善晉周將得晉國

其行也文天地所祚小而後國敬忠信仁義智勇教

孝惠讓此十一者夫子皆有焉其昭穆又近可以得

國晉仍無道而鮮胄其將失之必早善周厲公既死

欒武子使智武子彘恭子迎周于京師庚午大夫逆

于清原周曰人有元君將禀命焉禀而棄之是焚榖

二三子之虐也禀而不材是榖不成孤之咎也二三

子為令之不從故求元君而訪焉孤之不元廢也誰

怨元而以虐奉之二三子之制也圖之進退願由今

日大夫對曰辱君之允令敢不承業乃盟而入 甲

申晦齊以慶氏之難殺國佐 二月乙酉晉悼公即

位定百事立百官育門子選賢良興舊族出滞賞畢

故刑赦囚繫宥間罪薦積徳逮鰥寡振廢淹養老幼

恤孤疾年過七十公親見之稱曰王父使吕宣子將

下軍彘共子將新軍而稱吕錡之功士武子文子之

徳故以彘季屏其宗使令孤文子佐之而稱魏顆退

秦師之勲以趙武為卿以士貞子帥志博聞宣惠於

教右行卒能以數宣物定功欒糾能御以和於政荀

賔有力而不暴祁奚果而不淫羊舌職聰敏肅給魏

絳勇而不亂張老智而不詐鐸遏㓂恭敬而信彊籍

偃惇帥舊職而恭給程鄭端而不淫好諫而不隠使

為太𫝊下至賛僕欒伯請公族大夫公曰荀家惇惠

教之則徧而不倦荀㑹文敏導之則婉而人欒黶果

敢諗之則過不隠韓無忌鎮静修之則壹使兹四人

者為之魏絳犫子也 夏六月鄭侵宋遂㑹楚伐宋

取朝郟幽丘伐彭城納宋魚石 秋八月己丑魯成

公薨子㐮公午立年三嵗 冬十一月楚伐宋晉救

宋晉韓厥將中軍為政 十二月晉合諸侯于虚朾

謀救宋宋人辭諸侯而請師圍彭城晉使張老延君

譽四方且觀道逆者

十四年春正月諸侯圍宋彭城彭城降晉 夏五月

晉帥諸侯伐鄭入其郛 晉侵楚及陳 秋楚救鄭

侵宋鄭侵宋取犬丘 是嵗王崩子靈王泄心立







資治通鑑外紀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