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六

卷第一百三十五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三十六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七

資治通鑑卷第一百三十六

臣司馬 光奉  勑編集

   齊紀二起閼逢困敦盡屠維大荒落凡六年

    丗祖武皇帝上之下

永明二年春正月乙亥以後將軍柳丗隆爲尚書右僕

射竟陵王子良爲護軍將軍兼司徒領兵置佐鎮西州

子良少有清尚傾意賔客才雋之士皆遊集其門開西

邸多聚古人器服以充之記室參軍范雲蕭琛樂安任

昉法曹參軍王融衛軍東閤祭酒蕭衍鎮西功曹謝眺

步兵校尉沈約揚州秀才吳郡陸倕竝以文學尤見親

待號曰八友法曹參軍柳惲太學博士王僧孺南徐州

秀才濟陽江革尚書殿中郎范縝㑹稽孔休源亦預焉

琛惠開之從子惲元景之從孫融僧逹之孫衍順之之

子朓述之孫約璞之子僧孺雅之曾孫縝雲之從兄也

子良篤好釋氏招致名僧講論佛法道俗之盛江左未

有或親爲衆僧賦食行水丗頗以爲失宰相體范縝盛

稱無佛子良曰君不信因果何得有富貴貧賤縝曰人

生如樹花同發隨風而散或拂簾幌墜茵席之上或𨵿

籬牆落糞溷之中墜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糞溷者下官

是也貴賤雖復殊途因果竟在何處子良無以難縝又

著神滅論以爲形者神之質神者形之用也神之於形

猶利之於刀未聞刀没而利存豈容形亡而神在哉此論

出朝野諠譁難之終不能屈太原王琰著論譏縝曰嗚呼

范子曽不知其先祖神靈所在欲以杜縝後對縝對曰嗚呼王

子知其先祖神靈所在而不能殺身以從之子良使王融

謂之曰以卿才美何患不至中書郎而故乖刺爲此論甚

可惜也宜急毀弃之縝大笑曰使范縝賣論取官巳至令

僕矣何但中書郎邪蕭衍好籌略有文武才幹王儉𭰹器

異之曰蕭郎出三十貴不可言 壬寅以柳丗隆爲尚書

左僕射丹陽尹李安民爲右僕射王儉領丹楊尹 夏四

月甲寅魏主如方山戊午還宫庚申如鴻池丁卯還宫

五月甲申魏遣貟外散𮪍常侍李彪等來聘 六月壬寅

朔中書舍人吳興茹法亮封望蔡男時中書舍人四人各

住一省謂之四戸以法亮及臨海吕文顯等爲之旣揔重

權勢傾朝廷守宰數遷換去來四方餉遺歳數百萬法亮

嘗於衆中語人曰何須求外禄此一戸中年辦百萬蓋約

言之也後因天文有變王儉極言文顯等專權徇私上天

見異禍由四戸上手詔酬荅而不能攺也 魏舊制戸調

帛二匹絮二斤絲一斤糓二十斛又入帛一匹二丈委之

州庫以供調外之費所調各隨土之所出丁卯詔曰置官

班禄行之尚矣自中原䘮亂兹制中絶朕憲章舊典始

班俸禄戸増調帛三匹穀二斛九斗以爲官司之禄増

調外帛二匹禄行之後𧷢滿一匹者死變法攺度宜爲

更始其大赦天下 秋七月甲申立皇子子倫爲巴陵

王 乙未魏主如武州山石窟寺 九月魏詔班禄以

十月爲始季别受之舊律枉法十匹義贓二十匹罪死

至是義贓一匹枉法無多少皆死仍分命使者紏桉守

宰之貪者秦益二州刺史𢘆農李洪之以外戚貴顯爲

治貪暴班禄之後洪之首以贓敗魏主命鎻赴平城集

百官親臨數之猶以其大臣聽在家自裁自餘守宰坐

贓死者四十餘乂受禄者無不跼蹐賕賂殆絶然吏民

犯它罪者魏主率寛之疑罪奏讞多減死徙邊嵗以千

計都下決大辟嵗不過五六人州鎮亦𥳑乆之淮南王

佗奏請依舊斷禄文明太后召羣臣議之中書監髙閭

以爲飢寒切身慈母不能保其子今給禄則廉者足以

無濫貪者足以勸慕不給則貪者得肆其姦廉者不能

自保淮南之議不亦謬乎詔從閭議閭又上表以爲北

狄悍愚同於禽獸所長者野戰所短者攻城若以狄之

所短奪其所長則雖衆不能成患雖來不能深入又狄

散居野澤隨逐水草戰則與家業竝至奔則與畜牧俱

逃不齎資糧而飲食自足是以歷代能爲邊患六鎮勢

分倍衆不闘互相圍逼難以制之請依秦漢故事於六

鎮之北築長城擇要害之地往往開門造小城於其側

置兵扞守狄旣不攻城野掠無𫉬草盡則走終必懲艾

計六鎮東西不過千里一夫一月之功可城三步之地

彊弱相兼不過用十萬人一月可就雖有暫勞可以永

逸凡長城有五利罷遊防之苦一也北部放牧無抄掠

之患二也登城觀敵以逸待勞三也息無時之備四也

嵗常遊運永得不匱五也魏主優詔荅之 冬十月丁

巳以南徐州刺史長沙王晃爲中書監𥘉太祖臨終以

晃屬帝使處於輦下或近藩勿令遠出且曰宋氏若非

骨肉相殘它族豈得乗其弊汝深誡之舊制諸王在都

唯得置捉刀左右四十人晃好武飾及罷南徐州私載

數百人仗還建康爲禁司所覺投之江水帝聞之大怒

將紏以法豫章王嶷叩頭流涕曰晃罪誠不足宥陛下

當憶先朝念晃帝亦垂泣由是終無異意然亦不被親

寵論者謂帝優於魏文減於漢明武陵王曅多才藝而

踈婞亦無寵於帝嘗侍宴醉伏地貂抄肉柈帝笑曰肉

汙貂對曰陛下愛羽毛而踈骨肉帝不恱曅輕財好施

故無蓄積名後堂山曰首陽蓋怨貧薄也 髙麗王璉

遣使入貢於魏亦入貢於齊時髙麗方彊魏置諸國使

邸齊使第一髙麗次之 益州大度獠恃險驕恣前後

刺史不能制及陳顯逹爲刺史遣使責其租賧獠帥曰

兩眼刺史尚不敢調我况一眼乎遂殺其使顯逹分部將

吏聲言出獵夜往襲之男女無少長皆斬之晉氏以來

益州刺史皆以名將爲之十一月丁亥帝始以始興王

鑑爲督益寜諸軍事益州刺史徴顯逹爲中護軍先是

劫帥韓武方聚黨千餘人斷流爲暴郡縣不能禁鑑行

至上明武方出降長史虞悰等咸請殺之鑑曰殺之失

信且無以勸善乃啓臺而宥之於是巴西蠻夷爲宼暴

者皆望風降附鑑時年十四行至新城道路籍籍云陳

顯逹大選士馬不肯就徴乃停新城遣典籖張曇晢往

觀形勢俄而顯逹遣使詣鑑咸勸鑑執之鑑曰顯逹立

節本朝必自無此居二日曇晢還具言顯逹巳遷家出

城日夕望殿下至於是乃前鑑喜文學器服如素士蜀

人恱之 乙未魏貟外散𮪍常侍李彪等來聘 是嵗

詔増豫章王嶷封邑爲四千户宋元嘉之丗諸王入齋

閤得白服羣帽見人主唯出太極四廟乃備朝服自後

此制遂絶上於嶷友愛宫中曲宴聽依元嘉故事嶷固

辭不敢唯車駕至其弟乃白服烏紗帽以侍宴至於衣

服器用制度動皆陳啓事無專制務從減省上竝不許

嶷常慮盛滿求解楊州以授竟陵王子良上終不許曰

畢汝一丗無所多言嶷長七尺八寸善修容範文物衛

從禮冠百僚每出入殿省瞻望者無不肅然 交州剌

史李叔獻旣受命而斷割外國貢獻上欲討之

三年春正月丙辰以大司農劉楷爲交州刺史發南康

廬陵始興兵以討叔獻叔獻聞之遣使乞更申數年獻

十二隊純銀兠鍪及孔雀毦上不許叔獻懼爲楷所襲

間道自湘州還朝 戊寅魏詔曰圖䜟之興出於三季

旣非經國之典徒爲妖邪所慿自今圖䜟祕緯一皆焚

之留者以大辟論又嚴禁諸巫覡及委巷卜筮非經典

所載者 魏馮太后作皇誥十八篇癸未大饗羣臣于

太華殿班皇誥 辛卯上祀南郊大赦 詔復立國學

釋奠先師用上公禮 二月己亥魏制皇子皇孫有封

爵者嵗禄各有差 辛丑上祀北郊 三月丙申魏封

禧爲咸陽王幹爲河南王羽爲廣陵王雍爲潁川王勰

爲始平王詳爲北海王文明太后令置學舘選師傅以

教諸王勰於兄弟最賢敏而好學善屬文魏主尤竒愛

之 夏四月癸丑魏主如方山甲寅還宫 𥘉宋太宗

置揔明觀以集學士亦謂之東觀上以國學旣立五月

乙未省揔明觀時王儉領國子祭酒詔於儉宅開學士

舘以揔明四部書充之又詔儉以家爲府自宋丗祖好

文章士大夫悉以文章相尚無以專經爲業者儉少好

禮學及春秋言論造次必於儒者由是衣冠翕然更尚

儒術儉撰次朝儀國典自晉宋以來故事無不諳憶故

當朝理事斷決如流毎博議引證八坐丞郎無能異者

令史諮事常數十人賔客滿席儉應接辨析傍無留滯

發言下筆皆有音彩十日一還學監試諸生巾卷在庭

劒衛令史儀容甚盛作解散髻斜挿𬖂朝野慕之相與

倣効儉常謂人曰江左風流宰相唯有謝安意以自比

也上深委仗之士流選用奏無不可 六月庚戌進河

南王度易矦爲車𮪍將軍遣給事中吴興丘冠先使河

南并送柔然使 辛亥魏主如方山丁巳還宫 秋七

月癸未魏遣使拜宕昌王梁彌機兄子彌承爲宕昌王

初彌機死子彌博立爲吐谷渾所逼奔仇池仇池鎮將

穆亮以彌機事魏素厚矜其滅亡彌博㐫悖所部惡之

彌承爲衆所附表請納之詔許之亮帥𮪍三萬軍于龍

鵠擊走吐谷渾立彌承而還亮崇之曾孫也 戊子魏

主如魚池登青原岡甲午還宫八月己亥如彌澤甲寅

登牛頭山甲子還宫 魏初民多䕃附䕃附者皆無官

役而豪彊徴斂倍於公賦給事中李安丗上言嵗飢民

流田業多爲豪右所占奪雖桑井難復宜更均量使力

業相稱又所爭之田宜限年斷事乆難明悉歸今主以

絶詐妄魏主善之由是始議均田冬十月丁未詔遣使

者循行州郡與牧守均給天下之田諸男夫十五以上

受露田四十畒婦人二十畒奴婢依良丁牛一頭受田

三十畒限止四牛所授之田率倍之三易之田再倍之

以供耕作及還受之SKchar縮人年及課則受田老免及身

没則還田奴婢牛隨有無以還受初受田者男夫給二

十畒課種桑五十株桑田皆爲丗業身終不還𢘆計見

口有SKchar者無受無還不足者受種如法SKchar者得賣其SKchar

諸宰民之官各隨近給公田有差更代相付賣者坐如

律 辛酉魏魏郡王陳建卒 魏貟外散𮪍常侍李彪

等來聘 十二月乙卯魏以侍中淮南王佗爲司徒

柔然犯魏塞魏任城王澄帥衆拒之柔然遁去澄雲之

子也氐羌反詔以澄爲都督梁益荆三州諸軍事梁州

刺史澄至州討叛柔服氐羌皆平 初太祖命黄門郎

虞玩之等檢定黄籍上即位别立校籍官置令史哏人

一日得數巧旣連年不巳民愁怨不安外監㑹稽呂文

度啓上籍被却者悉充逺戍民多逃亡避罪富陽民唐

㝢之因以妖術惑衆作亂攻䧟富陽三吴却籍者奔之

衆至三萬文度與茹法亮吕文顯皆以姦謟有寵於上

文度爲外監專制兵權領軍守虚位而巳法亮爲中書

通事舍人權𫝑尤盛王儉常曰我雖有大位權𭔃豈及

茹公邪 是嵗柔然部真可汗卒子豆崘立號伏名敦

可汗攺元太平

四年春正月癸亥朔魏髙祖朝㑹始服衮冕 壬午柔

然宼魏邊 唐㝢之攻䧟錢唐吳郡諸縣令多弃城走

㝢之稱帝於錢唐立太子置百官遣其將髙道度等攻

䧟東陽殺東陽太守蕭崇之崇之太祖族弟也又遣其

將孫泓宼山隂至浦陽江浹口戍主湯休武擊破之上

發禁兵數千人馬數百匹東擊㝢之臺軍至錢唐㝢之

衆烏合畏𮪍兵一戰而潰擒斬㝢之進平諸郡縣臺軍

乗勝頗縱抄掠軍還上聞之丁酉收軍主前軍將軍陳

天福弃市左軍將軍劉明徹免官削爵付東冶天福上

寵將也旣伏誅內外莫不震肅使通事舍人丹楊劉係

宗隨軍慰勞遍至遭賊郡縣百姓被驅逼者悉無所問

 閏月癸巳立皇太子貞爲邵陵王皇孫昭文爲臨汝

公 氐王楊後起卒丁未詔以白水太守楊集始爲北

秦州刺史武都王集始文弘之子也後起弟後明爲白

水太守魏亦以集始爲武都王集始入朝于魏魏以爲

南秦州刺史 辛亥上耕藉田 二月己未立皇弟銶

爲晉熙王鉉爲河東王 魏無郷黨之法唯立宗主督

護民多隱冒三五十家始爲一戸內袐書令李沖上言

宜準古法五家立鄰長五鄰立里長五里立黨長取郷

人彊謹者爲之鄰長復一夫里長二夫黨長三夫三載

無過則升一等其民調一夫一婦帛一匹粟二石大率

十匹爲公調二匹爲調外費三匹爲百官俸此外復有

雜調民年八十巳上聽一子不從役孤獨癃老篤疾貧

窮不能自存者三長內迭養食之書奏詔百官通議中

書令鄭羲等皆以爲不可太尉丕曰臣謂此法若行於

公私有益但方有事之月校比戸口民必勞怨請過今

秋至冬乃遣使者於事爲宜沖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

知之若不因調時民徒知立長校戸之勤未見均傜省

賦之益心必生怨宜及課調之月令知賦稅之均旣識

其事又得其利行之差易羣臣多言九品差調爲日巳

乆一旦攺法恐成擾亂文明太后曰立三長則課調有

常凖苞䕃之戸可出僥倖之人可止何爲不可甲戌初

立黨里鄰三長定民戸籍民始皆愁苦豪彊者尤不願

旣而課調省費十餘倍上下安之 三月丙申柔然遣

使者牟提如魏時敕勒叛柔然柔然伏名敦可汗自將

討之追奔至西漠魏左僕射穆亮等請乗虚擊之中

書監髙閭曰秦漢之丗海內一統故可逺征匈奴今南

有吳冦何可捨之深入虜庭魏主曰兵者凶器聖人不

得巳而用之先帝屢出征伐者以有未賔之虜故也今

朕承太平之業柰何無故動兵革乎厚禮其使者而歸

之 夏四月辛酉朔魏始制五等公服甲子初以法服

御輦祀西郊 癸酉魏主如靈泉池戊寅還宫 湘州

蠻反刺史吕安國有疾不能討丁亥以尚書左僕射柳

丗隆爲湘州刺史討平之 六月辛酉魏主如方山

己卯魏文明太后賜皇子恂名大赦 秋七月戊戌魏

主如方山 八月乙亥魏給尚書五等爵巳上朱衣玉

佩大小組綬 九月辛卯魏作明堂辟雍 冬十一月

魏議定民官依戸給俸 十二月柔然宼魏邊 是嵗

魏攺中書學曰國子學分置州郡凡三十八州二十五

在河南十三在河北

五年春正月丁亥朔魏主詔定樂章非雅者除之 戊

子以豫章王嶷爲大司馬竟陵王子良爲司徒臨川王

映衞將軍王儉中軍將軍王敬則竝加開府儀同三司

子良啓記室范雲爲郡上曰聞其𢘆相賣弄朕不復窮

法當宥之以逺子良曰不然雲動相規誨諌書具存遂

取以奏凡百餘紙辭皆切直上歎息謂子良曰不謂雲

能爾方使弼汝何宜出守文惠太子嘗出東田觀穫顧

謂衆賔曰刈此亦殊可觀衆皆唯唯雲獨曰三時之務

實爲長勤㐲願殿下知稼穡之艱難無徇一朝之宴逸

 荒人桓天生自稱桓玄宗族與雍司二州蠻相扇動

據南陽故城請兵於魏將入宼丁酉詔假丹楊尹蕭景

先節揔帥步𮪍直指義陽司州諸軍皆受節度又假護

軍將軍陳顯逹節帥征虜將軍戴僧靜等水軍向宛葉

雍司衆軍皆受顯逹節度以討之 魏光禄大夫咸陽

文公髙允歷事五帝出入三省五十餘年未嘗有譴馮

太后及魏主甚重之常命中黄門⿱⺾⿰𩵋禾興壽扶侍允仁恕

簡静雖處貴重情同寒素執書吟覽晝夜不去手誨

人以善恂恂不倦篤親念故無所遺棄顯祖平青徐悉

徙其望族於代其人多允之婚媾流離飢寒允傾家賑

施咸得其所又隨其才行薦之於朝議者多以𥘉附間

之允曰任賢使能何有新舊必若有用豈可以此抑之

允躰素無疾至是微有不適猶起㞐如常數日而卒年

九十八贈侍中司空賻禭甚厚魏𥘉以來存亡蒙賚皆

莫及也 桓天生引魏兵萬餘人至沘陽陳顯逹遣戴

僧靜等與戰於深橋大破之殺𫉬萬計天生退保沘陽

僧靜圍之不克而還荒人胡丘生起兵懸弧以應齊魏

人擊破之丘生來奔天生又引魏兵宼舞隂舞隂戍主

殷公愍拒擊破之殺其副張麒麟天生被創退走三月

丁未以陳顯逹爲雍州刺史顯逹進據舞陽城 夏五

月壬辰魏主如靈泉池 癸巳魏南平王渾卒 甲午

魏主還平城詔復七廟子孫及外戚緦麻服巳上賦役

無所與 魏南部尚書公孫邃上谷公張儵帥衆與桓

天生復宼舞隂殷公愍擊破之天生還竄荒中邃表之

孫也 魏春夏大旱代地尤甚加以牛疫民餒死者多

六月癸未詔内外之臣極言無隱齊州刺史韓麒麟上

表曰古先哲王儲積九稔逮於中代亦崇斯業入粟者

與斬敵同爵力田者與孝悌均賞今京師民庶不田者

多遊食之口參分居二自承平日乆豐穰積年競相矜

夸遂成侈俗貴冨之家童妾𥙆服工商之族僕𨽻玉食

而農夫闕糟糠蠶婦乏短褐故令耕者日少田有荒蕪

穀帛罄於府庫寳貨SKchar於市里衣食匱於室麗服溢於

路飢寒之本寔在於斯愚謂凡珍異之物皆宜禁斷吉

凶之禮備爲格式𭄿課農桑嚴加賞罰數年之中必有

盈贍往年校比戸貫租賦輕少臣所統齊州租粟纔可

給俸略無入倉雖於民爲利而不可長乆脫有戎役或

遭天災恐供給之方無所取濟可減絹布増益穀租年

豐多積嵗儉出賑所謂私民之穀𭔃積於官官有宿積

則民無荒年矣秋七月己丑詔有司開倉賑貸聽民出

𨵿就食遣使者造籍分遣去留所過給糧廪所至三長

贍養之 柔然伏名敦可汗殘暴其臣侯醫垔石洛候

數諌止之且𭄿其與魏和親伏名敦怒族誅之由是部

衆離心八月柔然冦魏邊魏以尚書陸叡爲都督擊柔

然大破之叡麗之子也𥘉髙車阿伏至羅有部落十餘

萬役屬柔然伏名敦之侵魏也阿伏至羅諌不聽阿伏

至羅怒與從弟窮竒帥部落西走至前部西北自立爲

王國人號曰候婁匐勒夏言天子也號窮竒曰候倍夏

言太子也二人甚親睦分部而立阿伏至羅居北窮竒

居南伏名敦追擊之屢爲阿伏至羅所敗乃引衆東徙

 九月辛未魏詔罷起部無益之作出宫人不執機杼

者冬十月丁未又詔罷尚方錦繡綾羅之工四民欲造

任之無禁是時魏乆無事府藏SKchar積詔盡出御府衣服

珍寶太官雜噐太僕乗具内庫弓矢刀鈐十分之八外

府衣物繒布絲纊非供國用者以其太半班賚百司下

至工商皁𨽻逮于六鎮邊戍畿内鰥寡孤獨貧癃皆有

差 魏袐書令髙祐丞李彪奏請攺國書編年爲紀傳

表志魏主從之祐允之從祖弟也十二月詔彪與著作

郎崔光攺修國書光道固之從孫也魏主問髙祐曰何

以止盜對曰昔宋均立徳猛虎渡河卓茂行化蝗不入

境況盜賊人也苟守宰得人治化有方止之易矣祐又

上䟽言今之選舉不採識治之優劣專𥳑年勞之多少

斯非盡才之謂宜停此薄藝弃彼朽勞唯才是舉則官

方斯穆又勲舊之臣雖年勤可録而才非撫民者可加

之以爵賞不宜委之以方任所謂王者可私人以財不

私人以官者也帝善之祐出爲西兖州刺史鎮滑臺以

郡國雖有學縣黨亦宜有之乃命縣立講學黨立小學

六年春正月乙未魏詔犯死刑者父母祖父母年老更

無成人子孫旁無朞親者具狀以聞 𥘉皇子右衛將

軍子響出繼豫章王嶷嶷後有子表留爲丗子子響每

入朝以車服異於諸王每拳擊車壁上聞之詔車服與

皇子同於是有司奏子響宜還本三月己亥立子響爲

巴東王 角城戍將張蒲因大霧乗船入清中採樵濳

納魏兵戍主皇甫仲賢覺之帥衆拒戰於門中僅能却

之魏步𮪍三千餘人巳至塹外淮隂軍主王僧慶等引

兵救之魏人乃退夏四月桓天生復引魏兵出據隔城

詔游擊將軍下邳曹虎督諸軍討之輔國將軍朱公恩

將兵蹹伏遇天生遊軍與戰破之遂進圍隔城天生引

魏兵步𮪍萬餘人來戰虎奮擊大破之俘斬二千餘人

明日攻拔隔城斬其襄城太守帛烏祝復俘斬二千餘

人天生弃平氏城走 陳顯逹侵魏甲寅魏遣豫州刺

史拓跋斤將兵拒之 甲子魏大赦 乙丑魏主如靈

泉池丁卯如方山己巳還宫 魏築城於醴陽陳顯逹

攻拔之進攻沘陽城中將士皆欲出戰鎮將韋珍曰彼

𥘉至氣銳未可與爭且共堅守待其力攻疲弊然後擊

之乃慿城拒戰旬有二日珍夜開門掩擊顯逹還 五

月甲午以宕昌王梁彌承爲河涼二州刺史 秋七月

己丑魏主如靈泉池遂如方山已亥還宫 九月壬寅

上如琅邪城講武 癸卯魏淮南靖王佗卒魏主方享

宗廟始薦聞之爲廢祭臨視哀慟 冬十月庚申立冬

𥘉臨太極殿讀時令 閏月辛酉以尚書僕射王奐爲

領軍將軍 辛未魏主如靈泉池癸酉還宫 十二月

柔然伊吾戍主髙羔子帥衆三千以城附魏 上以中

外穀帛至賤用尚書右丞江夏李珪之議出上庫錢五

千萬及出諸州錢皆令糴買 西陵戍主杜元懿建言

吴興無秋會稽豐登商旅往來倍多常嵗西陵牛埭稅

官格日三千五百如臣所見日可增倍并浦陽南北津

柳浦四埭乞爲官領攝一年格外可長四百許萬西陵

戌前檢稅無妨戍事餘三埭自舉腹心上以其事下會

稽會稽行事吴郡顧憲之議以爲始立牛埭之意非苟

逼蹴以取稅也乃以風濤迅險濟急利物耳後之監領

者不逹其本各務已功或禁遏佗道或空稅江行案吴

興頻嵗失稔今兹尤甚去之從豐良由飢棘埭司責稅

依格弗降舊格新減尚未議登格外加倍將以何術皇

慈恤隱振廪蠲調而元懿幸災搉利重增困瘼人而不

仁古今共疾若事不副言懼貽譴詰必百方侵苦爲公

賈怨元懿禀性苛刻巳彰往効任以物上譬以狼將羊

其所欲舉腹心亦當虎而冠耳書云與其有聚歛之臣

寜有盜臣此言盜公爲損蓋微斂民所害乃大也愚又

以便宜者蓋謂便於公宜於民也竊見頃之言便宜者

非能於民力之外用天分地率皆即日不宜於民方來

不便於公名與實反有乖政躰凡如此等誠宜深察上

納之而止 魏主訪羣臣以安民之術祕書丞李彪上

封事以爲豪貴之家奢僭過度第宅車服宜爲之等制

又國之興亡在冢嗣之善惡冢嗣善惡在教諭之得失

髙宗文成皇帝嘗謂羣臣曰朕始學之日年尚幼冲情

未能專旣臨萬機不遑温習今日思之豈唯予咎抑亦

師傅之不勤尚書李訢免冠謝此近事之可鑒者也臣

謂宜準古立師傅之官以訓導太子又漢置常平倉以

救匱乏去嵗京師不稔移民就豐旣廢營生困而後逹

又於國躰實有虚損曷若豫儲倉粟安而給之豈不愈

於驅督老弱餬口千里之外哉宜析州郡常調九分之

二京師度支嵗用之餘各立官司年豐糴粟積之於倉

儉則加私之二糶之於人如此民必力田以取官絹積

財以取官粟年登則常積嵗凶則直給數年之中穀積

而人足雖災不爲害矣又宜於河表七州人中擢其門

才引令赴闕依中州官比隨能序之一可以廣聖朝均

新舊之義一可以懐江漢歸有道之情又父子兄弟異

躰同氣罪不相及乃君上之厚恩至於憂懼相連固自

然之𢘆理也無情之人父兄繫獄子弟無慘惕之容子

弟逃刑父兄無愧恧之色宴安榮位遊從自若車馬衣

冠不變華飾骨肉之恩豈當然也臣愚以爲父兄有犯

宜令子弟素服肉𥘵詣闕請罪子弟有坐宜令父兄露

板引咎乞解所司若職任必要不宜許者慰勉留之如

此足以敦厲凡薄使人知所恥矣又朝臣遭親喪者假

滿赴職衣錦乗軒從郊廟之祀鳴玉垂緌同慶賜之燕

傷人子之道虧天地之經愚謂凡遭大父母父母喪者

皆聽終服若無其人職業有曠者則優旨慰喻起令視

事但綜司出納敷奏而巳國之吉慶一令無預其軍旅

之警墨繞從役雖愆於禮事所宜行也魏主皆從之由

是公私豐贍雖時有水旱而民不困窮 魏遣兵擊百

濟爲百濟所敗

七年春正月辛亥上祀南郊大赦 魏主祀南郊始備

大駕 壬戌臨川獻王映卒 𥘉上爲鎮西長史主簿

王晏以傾謟爲上所親自是常在上府上爲太子晏爲

中庶子上之得罪於太祖也晏稱疾自踈及即位爲丹

楊尹意任如舊朝夕進見議論朝事自豫章王嶷及王

儉皆降意接之二月壬寅出爲江州刺史晏不願外出

復留爲吏部尚書 三月甲寅立皇子子岳爲臨賀王

子峻爲廣漢王子琳爲宣城王子珉爲義安王 夏四

月丁丑魏主詔曰升樓散物以賚百姓至使人馬騰踐

多有傷毁今可斷之以本所費之物賜老疾貧獨者

丁亥魏主如靈泉池遂如方山己丑還宫 上優禮南

昌文憲公王儉詔三日一還朝尚書令史出外諮事上

猶以往來煩數復詔儉還尚書下省月聽十日出外儉

固求解選詔攺中書監參掌選事五月乙巳儉卒王晏

旣領選權行臺閣與儉頗不平禮官欲依王導謚儉爲

文獻晏啓上曰導乃得此謚但宋氏以來不加異姓出

謂親人曰平頭憲事巳行矣徐湛之之死也其孫孝嗣

在孕得免八嵗襲爵枝江縣公尚宋康樂公主及上即

位孝嗣爲御史中丞風儀端簡王儉謂人曰徐孝嗣將

來必爲宰相上嘗問儉誰可繼卿者儉曰臣東都之日

其在徐孝嗣乎儉卒孝嗣時爲吴興太守徵爲五兵尚

書 庚戌魏主祭方澤 上欲用領軍王奐爲尚書令

以問王晏晏與奐不相能對曰柳爲隆有勲望恐不宜

在奐後甲子以尚書左僕射柳丗隆爲尚書令王奐爲

左僕射 六月丁亥上如琅邪城 魏懐朔鎮將汝隂

靈王天賜長安鎮都大將雍州刺史南安惠王楨皆坐

贓當死馮太后及魏主臨皇信堂引見王公太后令曰

卿等以爲當存親以毀令邪當滅親以明法邪羣臣皆

言二王景穆皇帝之子宜蒙矜恕太后不應魏主乃下

詔稱二王所犯難恕而太皇太后追惟髙宗孔懐之恩

且南安王事母孝謹聞於中外竝特免死削奪官爵禁

錮終身𥘉魏朝聞楨貪暴遣中散閭文祖詣長安察之

文祖受楨賂爲之隱事覺文祖亦抵罪馮太后謂羣臣

曰文祖前自謂廉今竟犯法以此言之人心信不可知

魏王曰古有待放之臣卿等自審不勝貪心者聽辭位

歸第宰官中散慕容契進曰小人之心無常而帝王之

法有常以無常之心奉有常之法非所克堪乞從退黜

魏主曰契知心不可常則知貪之可惡矣何必求退遷

宰官令契白曜之弟子也 秋七月丙寅魏主如靈泉

池 魏主使羣臣議乆與齊絶今欲通使何如尚書游

明根曰朝廷不遣使者又築醴陽深入彼境皆直在蕭

賾不復追使不亦可乎魏主從之八月乙亥遣兼貟外

散𮪍常侍邢産等來聘 九月魏出宫人以賜北鎮人

貧無妻者 冬十一月己未魏安豐匡王猛卒 十二

月丙子魏河東王苟頽卒 平南參軍顔幼明等聘於

魏 魏以尚書令尉元爲司徒左僕射穆亮爲司空

豫章王嶷自以地位隆重深懐退素是嵗啓求還第上

令其丗子子廉代鎮東府太子詹事張緒領楊州中

正長沙王晃屬用吴興聞人邕爲州議曹緒不許晃使

書佐固請緒正色曰此是身家州郷殿下何得見逼

侍中江斆爲都官尚書中書舎人紀僧真得幸於上容

表有士風請於上曰臣出自本縣武吏邀逢聖時階榮

至此爲兒昏得荀昭光女即時無復所須唯就陛下乞

作士大夫上曰此由江斆謝瀹我不得措意可自詣之

僧真承旨詣斆登榻坐定斆顧命左右曰移吾牀遠客

僧真喪氣而退告上曰士大夫故非天子所命斆湛之

孫瀹朏之弟也 柔然别帥叱吕勒帥衆降魏




資治通鑑卷第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