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太子太傅胡公墓誌銘

贈太子太傅胡公墓誌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5》和《歐陽修集/卷035

太子少師致仕、贈太子太傅胡公諱宿,字武平。其先豫章人也,後徙常州之晉陵,世有隱德,為晉陵著姓。公舉進士,中天聖二年乙科,為真州揚子尉。縣大水,漂溺居民,令不能救。公曰:「拯溺,吾職也。」即率公私舟活數千人。歲滿,調廬州合淝主簿。張丞相士遜稱其文行,薦諸朝,召試學士院,為館閣校勘,與修《北史》。改集賢校理,通判宣州。三遷太常博士,判吏部南曹,賜緋衣銀魚。

出知湖州,為政有惠愛,築石塘百里捍水患。大興學校,學者盛於東南,自湖學始。公丁母夫人憂去,而州人思之,名其塘曰「胡公塘」。學者為公立生祠於學中,至今祠之。公居喪,毀瘠過禮,三年不居於內。

服除,為三司鹽鐵判官,轉尚書祠部員外郎,判度支勾院,知蘇州、兩浙路轉運使。召還,修起居注,以本官知制誥,兼勾當三班院,已而兼判吏部流內銓。入內都知楊懷敏坐衛士夜盜入禁中驚乘輿,斥出為和州都監,懷敏用事久,勢動中外,未幾,召復故職。公封還辭頭,不草制,論曰:「衛士之變,蹤跡連懷敏,得不窮治誅死,幸矣,豈宜復在左右?」其命遂止。久之,拜公翰林侍讀學士,遷翰林學士,兼史館修撰、判館事,兼端明殿學士。累遷尚書左司郎中,兼知通進銀台司、審刑院、群牧使,提舉在京諸司庫務、醴泉宮,判尚書禮部,遂判都省,再知禮部貢舉。奉使契丹,館伴北朝人使,亦皆再,而虜人嚴憚之。

公為人清儉謹默,內剛外和。群居笑語歡嘩,獨正容色,溫溫不動聲氣。與人言,必思而後對。故其蒞官臨事,慎重不輒發,發亦不可回止,而其趣要歸於仁厚。朝議:在官年七十而不致仕者,有司以時按籍舉行。公以謂養廉恥,厚風俗,宜有漸,而欲一切以吏議從事,殆非所以優老勸功之意,當少緩其法,使人得自言而全其美節。朝廷嘉其言是,至今行之。

皇祐新樂成,議者多異議。有詔:新樂用於常祀朝會,而郊廟仍用舊樂。公言書稱「同律」,而今舊樂高,新樂下,相去一律,難並用,而新樂未施於郊廟,先用之朝會,非先王薦上帝配祖考之意,皆不可。近製:禮部四歲一貢士,議者患之,請更為間歲。議已定,公獨以為不然,曰:「使士子廢業,而奔走無寧歲,不如復用三歲之制也。」眾皆以公言為非。行之數年,士子果以為不便,而卒用三歲之制。仁宗久未有皇子,群臣多以皇嗣為言,未省。公以學士當作青辭禱嗣於山川,即建言儲位久虛,非所以居安而慮危,願擇宗室之賢者立之,以慰安天下之心,語甚切至。

公學問該博,兼通陰陽五行、天人災異之說。南京鴻慶宮災,公以謂南京,聖宋所以受命建號,而大火主於商丘,國家乘火德而王者也,今不領於祠官,而比年數災,宜修火祀。事下太常,歲以長吏奉祠商丘自公始。慶曆六年夏,河北、河東、京東同時地震,而登、萊尤甚。公以歲推之,曰:「明年丁亥,歲之刑德,皆在北宮。陰生於子,而極於亥。然陰猶強而未即伏,陽猶微而未即勝,此所以震也。是謂龍戰之會,而其位在乾。今西北二虜,中國之陰也,宜為之備,不然,必有內盜起於河朔。」明年,王則以貝州叛。公又以為登、萊視京師,為東北隅,乃少陽之位也。今二州並置金坑,多聚民以鑿山谷,陽氣損泄,故陰乘而動。縣官入金,歲幾何?小利而大害,可即禁止,以寧地道。皇祐五年正月,會靈宮災,是歲冬至,祀天南郊,以三聖並配。明年大旱,公曰:「五行,火,禮也。去歲火而今又旱,其應在禮,此殆郊丘並配之失也。」即建言並配非古,宜用迭配如初詔。其後,并州議建軍為節鎮,公以星土考之,曰:「昔高辛氏之二子,不相能也。堯遷閼伯於商丘,主火,而商為宋星;遷實沈於台駘,主水,而參為晉星。國家受命,始於商丘,王以火德。又京師當宋之分野,而並為晉地,參、商,仇仇之星,今欲崇晉,非國之利也。

自宋興,平僭偽,並最後服,太宗削之,不使列於方鎮八十年矣。」謂宜如舊制。公在翰林十年,多所補益,大抵不為苟止而妄隨。故其言或用或不用,或後卒如其言,然天子察公之忠,欲大用者久矣。嘉祐六年八月,拜公諫議大夫、樞密副使。公既慎靜而當大任,尤顧惜大體,而群臣方建利害,多更張庶事以革弊。公獨厭之,曰:「變法,古人之難,不務守祖宗成法而徒紛紛,無益於治也。」又以謂契丹與中國通好六十餘年,自古未有也,善待夷狄者,謹為備而已,今三邊武備多弛,牧馬著虛名於籍,可乘而戰者百無一二。又謂滄州宜分為二路以禦虜,此今急務也。若其界上交侵小故,乃城寨主吏之職,朝廷宜守祖宗之約,不宜爭小利而隳大信,深戒邊臣生事以為功。在位六年,其論議類皆如此。

英宗即位,拜給事中。治平三年,累上表乞致仕,未允。久之,拜尚書吏部侍郎、觀文殿學士、知杭州。為政不略細故,或謂大臣不宜自勞,公曰:「此民事也,吾不敢忽。」以是民尤愛之。

明年,今上即位,遷左丞。五月,公以疾告,遂除太子少師致仕。命未至,而公以六月十一日薨於正寢,享年七十有三。即以其年十一月某日,葬於常州晉陵縣萬安鄉之隆亭。

公之曾祖諱持,累贈太傅。曾祖妣歐陽氏,追封晉陵郡太夫人。祖諱徽,累贈太師。祖妣楊氏,追封華陰郡太夫人;余氏,嘉興郡太夫人;余氏,丹陽郡太夫人;龔氏,武陵郡太夫人。父諱霖,累贈太師兼中書令。妣沈氏,追封東陽郡太夫人;貝氏,南陽郡太夫人;李氏,金城郡太夫人。公累階光祿大夫,勳上柱國,開國安定爵公,食邑二千八百戶、食實封四百戶,賜推誠保德翊戴功臣。初娶吳氏,追封蘭陵郡夫人;再娶何氏,封南康郡夫人。子男五人:長曰宗堯,今為都官員外郎;次曰遵路,早卒;次曰宗質,國子博士;次曰宗炎,著作佐郎;次曰宗厚,秘書省正字,早卒。女四人,皆適士族。孫:誌修,太常寺太祝;行修,守秘書省校書郎;簡修,試秘書省校書郎;世修、德修、安修、奕修、慎修、益修。

公自為進士,知名於時。楊文公億得其詩,題於秘閣,歎曰:「吾恨未識此人!」其舉進士也,謝陽夏公絳薦公為第一,公名以此益彰,而謝公亦以此自負。少嘗善一浮圖,其人將死,謂公曰:「我有秘術,能化瓦石為黃金,子其葬我,我以此報子。」公曰:「爾之後事,吾敢不勉?秘術,非吾欲也。」浮圖歎曰:「子之志,未可量也。」其篤行自勵,至於貴顯,常如布衣時。有文集四十卷。銘曰:

允矣胡公,順外剛中。惟初暨終,一德之恭。公之燕居,其氣溫溫。舉必可法,思而後言。公在朝廷,正色侃侃。蔚有嘉謀,憂深慮遠。不迎利趨,不畏勢反。有或不從,後必如之。久而愈信,孰不公思?侍從之親,樞機之密。名望三朝,清職峻秩。愷悌之仁,宜國黃耇。七十而止,孰云多壽。惟善在人,刻銘不朽。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