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滬議約請派大員會商疏

赴滬議約請派大員會商疏(光緒十年)
作者:曾國荃 清
1884年
本作品收錄於《道咸同光四朝奏議

  太子少保、署兩江總督、一等威毅伯臣曾國荃跪奏,為遵旨赴滬議約,籲懇天恩,添派總理衙門熟悉議約及在津之大員,迅速至滬會商同議,以昭慎重,恭折由驛密陳,仰祈聖鑒事。

  竊臣於光緒十年閏五月二十七日,接上海電信,稱赫德電請總署,奏派江督赴滬,臣因愚拙不善議約,瀝陳下情,是夜亥刻馳奏在案,乃於二十八日巳刻,即接上海轉電總理衙門電報。本日奉上諭,署兩江總督曾國荃,著作為全權大臣,馳赴上海,與法國使臣辦理詳細條約事務。欽此。臣跪聆之餘,驚惶失措。伏念臣以一介書生,僅嫻軍旅,此次謬攝通商篆務,忽荷逾格恩綸,畀以全權重任,聞命自天,悚慚無地。查議約必須明白交涉事件,尤貴有通權達變之才,如臣素性庸愚,毫無知識,曷克膺茲重寄,今乃電掣風馳,遂已欽奉諭旨,臣何敢再陳異議。惟有不辭勞瘁,不避艱辛,遵旨赴滬,與法國巴使會議,據彼每次言詞呈電,請旨辦理。竊維詳細條約,關係重大,臣於中外交涉事件,向未究心學習。若竟貿然而行,實屬茫無把握。如或獨持己見,更恐貽誤滋多。惟有籲懇天恩,欽派總理衙門熟悉議約之大員,隨帶司員,抱定成案,相與會商辦理,方可以免疏虞。如重臣難以遠行,或即派在津與北洋大臣會商詳約之三員,早日赴滬,並留會辦南洋事官陳寶琛,久駐上海,俾臣得與該四員面商一切,然後向巴使會議,臣等仍隨時電奏,請旨定奪,庶幾有所遵循。頃已電請總署代奏請旨,恭候電覆到日,臣即輪舟赴滬。如初二日接奉電旨,臣即於初三日啟行。如初五六日奉到電旨,臣於初七八日啟行,斷不敢稍涉遲延。至於署內日行公事,循例札委江寧藩司代拆代行,凡遇緊要事件,及洋務軍務,仍包封送至滬上,由臣一手經理,除電致上海道邵友濂,徑告赫德知照外,所有臣遵旨赴滬,籲懇天恩,添派總理衙門熟悉議約,及在津之大員,早日到滬,並留會辦南洋事宜陳寶琛,久駐上海,相與面商會議條約,以昭慎重各緣由,理合恭折由驛密陳,伏乞聖鑒。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