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14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十四回 多情女弄術驚夫 硬性郎應誓陷井 下一回▶


  詩曰:

    一念方萌便有天,偏來應願在當前。

    蜃樓自是空能立,又見情絲似蔓延。

  再說高公子,一程跑走,見天色已晚,自思昨宵因冒雨投莊一宿,險些惹起一端禍事,今不可向人家寄寓了,祇要向平衢大道而奔,披星戴月,馬不停蹄,祇去尋有無城市,便有官衙,可以安宿。正在加鞭,一路急忙忙地趕趲,不料一馬當先,叮咚一聲響,即連人帶馬跌下去,嚇得公子魂不附體。抖定一刻,將手一摸,四圍俱是磚石,舉頭一望,有三二丈高深,祇有微光一點,自幸不下跌墜死。想一番方醒悟跌陷於井中,不覺長歎一聲曰:「吾方纔賭下一誓詞哄騙這美佳人,不料今竟應驗了,跌墜此枯井,難獨是些少說謊虧心,便有得天神鑒察,又有應驗,如此之急也!不須多想,此井雖然枯涸無水,奈何是深險不過的,況且此地又是荒山野嶺,安得有閑人過往以遇救。止眼看看,待至數日間,人馬皆要飢餓死於此枯井中了。舌脣一番,祇好待時至閻王殿上去!」祇是仍跨著馬,祇見井中冷氣直侵衣袍,祇摸抓,見四圍寬闊。下了馬,推歸一邊,下坐土坭,幸得枯乾無水,坐下不妨污濕衣服。少一刻坐定,觀見井旁有一光點微微露出,隱隱如燈光亮。心中想來,這裏深陷,如何又有旁光透出,莫不是地下別有一洞天不成?正是:

    山窮水盡疑無路,雲暗星明又有村。

  當時高公子一心疑疑惑惑,說聲也罷,於是俯伏爬進去,看是何地所在。祇向光處爬去,果有小徑一條,僅可行走,但一望前途,仍是荒涼一派。想來曰:「莫非此山岩復有路相通出的,不知又是一個何方地面,我也且慢顧其馬,人出了為高。即提了長槍,一程步行出卻小徑,祇因此徑僅得五寸而已,不獨不容馬走,行來狹些,還要匐匍蛇行,一連小徑有里許,前途便一條大道,寬廣可以縱步起行。此時,天已初夜光景,月色如銀,是中旬天,一路行來,陣陣香風飄來噴鼻。此林間山花滿目,景緻不異桃源仙洞,高公子當隨愁心略放,還是心疑,不知此地歸於何所。行完一杖間,瞥目又露出一所宮殿,巍峨廣大,檐瓦飛甍,真乃雅緻。有詩讚之曰:

    小橋通溺水,殿角倚青山。

    若問何方所,神仙任往還。

  當下高君保看來此間殿宇模樣,既不是皇城殿闕,又不是市中神聖殿宇,況在此並無人間煙火,若非陰司冥府,定然仙子瓊居所在。祇得行近,立在門外,側耳而聽,便聞內裏有步踏之聲,聽之,祇覺雕鶯婉轉之語。想來其中皆屬女子之輩,不知凡人,抑或仙子。祇得將門扣打數下,門中應聲而啟,問客何來?當時高公子祇見一位仙姑,手執淨塵拂一枝,貌目如畫繪之美。公子盡將落陷枯井,失路原由,誤入此處,歷歷告知,並問及此處究屬何方?乞求指示回歸原路,俾得往壽州救駕,深沾仙姬莫大之恩。祇見仙姑微露銀牙,笑曰:「郎君此來不異劉阮到天臺。張君浮槎臨閬苑,行蹤誤度,豈屬無緣!此地非九重帝闕,又不是三山仙境,便即聖母一所修淨之居,梨山勝地也。日前聖母有云:‘某年、某月、某日,有位貴公子到此勝地,說出姓名,姓高名瓊,表字君保。’今郎君應此年、月、日到來此地,得毋其人乎?聖母又言:‘此人無情之輩,妄如矢誓,專於打謊欺人,但欺人即欺天也。’又有四句言書下,不知仙訣何意?請君看來,便知己之行為了。」公子聞言,暗一驚,往壁角一看,四句曰:

    井枯數丈誓生災,墜仆深巖更可駭。

    既已發言今應驗,勿重反復惹悲哀。

  仙姬呼:「郎君,此四言乃聖母預定於前,以卜今日之應驗耳。未知郎君果歷過其事否?請道其詳。」高公子見他將自己所行之事,早已一一代說出,不自認而自認。他是神仙,料難將隱情瞞得,祇得將求宿所遇劉金錠之事,一一細底說知,還指望他即指點出迷津之意。有仙姬冷笑曰:「看起來,這劉金錠與汝恩情兼盡,汝竟將他的一片真情,付諸流水。是乃一位薄情薄幸無義之漢也。如此不獨為大丈夫所不齒,即市井小兒亦知唾棄了。汝又發此假誓,一一說哄之,欺人皆要應見,還有何指點迷途之人,祇好在此枯井中埋葬其枯骨可也。但聖母方纔朝天闕,也曾吩咐下,有一人來此有所求,暫且等候下,或許指點放汝未可知,祇由汝之造化!」當時仙女此席話,羞得高君保又驚又惱,面色數變,但思身在窮途,又知他是個仙姑,且多是自己過處,被他一一道出,故不得不忍氣吞聲,或翼得聖母慈悲憐恤,指點生路。繼思聖母乃上界元仙,他見危死者,斷無不救之理。不由罵辱之言,佯作不聞。祇好正其衣冠盔甲,以待迎迓聖母。

  再俟一刻,聞內裏有鈞天樂音悠揚,內又有仙女聲方言:「聖母朝闕回宮,著令郎君參見。」有仙姑引道,一路進了九曲丹墀,左邊青松,右邊丹桂,說不盡仙家花木景緻。高公子那有閑心玩賞,一程隨著仙姑至大殿,祇見聖母當中坐下蒲團。一見聖母仙顏,頭如霜的鶴髮,戴上七星冠,手持麈尾,胸掛念素珠。高公子即下跪俯伏拜見,參畢。聖母稱言:「高世子請起,待貧道點化汝一言。」當時君保未敢遽起,又叩稟聖母一番,祇言失足於枯井中,今迷陷於仙境所在,求乞聖母大發慈悲,救脫指點回凡間,沾不盡恩深也。聖母曰:「世子不言,貧道盡知,汝志大心剛,全心報國,自是忠孝無雙。但不思敵人法力高強,非武勇將士所能克服也。必須貧道門徒劉金錠,日後同到壽州,始可能制服得左道余鴻。惟吾門徒屢欲奉事巾櫛於世子,何以世子三番見拒,欺哄他?以少年人反要學魯男子等輩,至令秦樓玉管無音、關睢雅韻不諧,何也?」高公子仍說以前三不可之辯為對,說明此事有難諧之故,非由薄行以負劉小姐之恩情也。聖母曰:「高論未嘗不是,但事出於權變,方為有用之才,汝豈不聞治世取官以德,亂世取官以才。時有不同,操持自別,凡事不能板執而行,即醫疾病治天下不外一權變耳。今兩國相爭,南唐得余鴻維護,已操勝算之柄矣。爾大宋不亡滅者,僅如一線也。倘非得一法力異人,以正除邪,爾宋未必無損弱。且世子全家行軍總領,定然陷於敵而全節,那時追悔已晚。不若世子依從貧道勸勉,且從權先論閨房,後往勤王,方無少誤,日後方知貧道之言非謬誆也。」

  當時高君保聽聖母之言,心中捉摸未定。聖母又曰:「貧道曲意聯綴以雅成者,亦因汝兩人原屬姻緣宿定,貧道斷非人間塵世三姑六婆,憑舌脣而妄言撮合。如若世子尚屬心下狐疑,今即著侍女娘往月老仙翁取上姻緣簿與汝一觀,便知明白可憑了。」君保聞命,祇得諾諾應允。又曰:「此婚姻美事,原不該多推見拒,祇虞日後父王母親見責,以不告而娶為非禮,不準所請,豈不有誤我與小姐兩人乎?」聖母曰:「不須世子多慮,不出三月之久,貧道門徒該當謁見宋君王,這是遇當合其時,且與汝父同為一殿之臣,共事一主。貧道豈有誤世子與吾徒哉。」當時仙姑取至月老仙翁酌定婚姻簿子來,聖母於案上展開,細細查閱,撿至一頁,查看一行,上寫著:「高君保、劉金錠注定大宋龍飛。某年、某月、某日天定宿世姻緣。梨山聖母為媒主張。」當時高君保目擊過也,見不勝詫異之奇,祇諾諾連聲,還敢道個不字?又高君保復問聖母曰:「今弟子於婚姻之約固不敢違忤,但今誤進此仙山,津迷於此,怎能早日與小姐復會,和諧過花燭?刻日要趕趲南唐,要救解君父危困,實乃心急不耐煩也。懇乞聖母勿再遲延,以安弟子之心,倍見慈悲、恩廣普蔭也。」聖母聽言,口稱:「善哉!善哉!世子句句以君父為心,忠孝傳家可羨,配對吾徒,真乃天下第一雙儔侶者。」聖母喜色欣欣,不知高公子回凡結得婚姻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