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16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十六回 唐軍師怯敵退兵 高公子卸甲染病 下一回▶


  詩曰:

    英雄纔結女班頭,又向疆場破敵謀。

    當年白馬金槍去,麟閣標登姓字留。

  當下劉小姐辭別公子,回歸莊上,一心感念丈夫遠行不為意,祇憂余鴻法力厲害,丈夫恃勇心剛遭其毒手。故後園夜夜焚香,禱告當空佑護公子,一路平安,無災無咎入城,他實乃多情之女也。不煩言。

  再說高君保一路行程,快馬加鞭,飢飧渴飲,夜宿晚行,將有半月,趕至潼關。此座關乃三王爺趙光美鎮守,兵多將勇,以守禦此咽喉重地。惟君保是背母私逃的,單槍匹馬,要與三王爺舅舅借兵一萬五千。是日扣關,令人通報,三王爺聞王外甥到關,大喜,即傳他進見。高公子下禮,上請過三王母舅金安。三王爺曰:「賢甥至親,休得拘禮。」命之下坐,甥舅情深,談論多時,是夜少不得排筵宴,甥舅對敘。王爺問及起兵,公子將背母私逃瞞過,祇說借兵先往壽州報知太祖公公,後隊母親,陶夫人大兵不日到來,三王爺許允。此大事在別人,沒有王姑號令,抑或陶元帥軍令在,三王爺必不允借離守關之兵,惟君保乃外甥至親,故不用令箭為號,即一諾借之。

  次早王爺令人點起精壯鐵甲軍一萬五千,糧草齊備與之。公子暗暗大悅,拜別三王母舅,出潼關而去。迨後王姑趙美容差人趕到,三王爺方知王外甥乃背母私出,懊悔不羈留他,又不查詳明,恐招妹怪惱,即日差兵追趕,已是不及,祇由彼行為。有家丁趕回,上復趙王姑,不多細說。

  卻說高君保得了一萬五千雄兵,威威武武,一程向金陵殺進。一到了壽州城,果見唐營大寨紮結於五里之外,將壽州圍困得如鐵桶一般,其堅固,勢若江潮,眾如蟻附數十萬之多。看此光景,可不令人寒心。公子忖思,此區區萬五千兵,這回方知觀海難為水,他眾我寡,怎能一陣殺入城中知會?原來君保乃心雄膽正小英雄,一想,令軍士一眾盡將帶用的黌灶食器所用東西概行毀棄了。軍兵一刻不明,祇得依令,拋毀碎爛,又見公子拔出寶劍,對眾兵一按,曰:「今黌釜食物已毀棄盡,一軍莫能造飧食,但限以今天,各軍兵奮力向唐營陣沖殺,大破敵寨,入了壽州城,不愁無食。」說出此言,三軍方知公子是效著沉舟破釜之謀。但事已至此,軍令一出,不得不遵,各抖銳氣,領將令而出。公子喜悅,一馬當先,眾兵隨後踩入,無不奮勇,一以當百。公子長槍,猶如生龍活蛟一般使發起來,挑刺得唐兵屍橫遍地。宋兵紛紛殺入唐人營寨,透進重圍,刀槍交加砍個不休。唐營大亂,各逃四散敗走。飛報余鴻軍師,出陣一見自營散動,宋兵奮殺。又見一個少年美將軍,用的丈八銀槍,將唐兵挑死無數。余軍師大喝:「宋將且住,休得逞強,山人在此。」

  當時高君保住了長槍,將余鴻一看,身穿八卦道袍,手持茶條杖,呼喝而來。公子想妖道法術非凡,須要小心提防為上,待兵入城,方得無礙。即大言喝曰:「本公子今日入城見駕,知事者休得攔阻,倘執迷專恃妖法,祇憂死在本公子槍尖之上,那時枉爾千百年修煉之功。但恨汝陷害我父王,弄此妖法,反至倒戈背君,有玷清白之名,皆因爾這妖人的計陷,深仇莫大於此。看槍,小爺爺豈懼爾邪法多端,今要分明拼個死生。」那余鴻聞此語,方知此少年將,乃高懷德之子。讚美不盡,父子英雄,家傳將種,怪不得大宋當興之主,有此國彥佐弼邦家。又見小將槍法高妙,十分沉重,非以力可勝之,取出落魂鑼一響,豈知公子得劉小姐的定魂符結紮於髮盔中,由爾神鑼響振,公子祇作不聞,反冷笑曰:「妖道,爾之小小銅鑼,何異乎小孩子頑弄之戲物。本公子有何懼哉?爾有甚麼妖法,祇好盡演,好待吾取爾妖命!」此一席言詞,不過公子的硬言,豈真有實法力降伏他。祇有余鴻一心想著,此神鑼善於追魂落魄,如何宋之少年將多不畏不驗的。前月出城少年,將此鑼不驗,今入城小將,又一少年不畏懼。難獨是宋之少將,皆有仙家一體?心中驚疑不定。此人又言有法力,倘照依前月出城黑面小賊,破我法物,弄巧反拙,敗陣出醜,反被唐主所輕。不免讓他進城,諒彼之救兵有限,仍難逃出此圍困。遂喝令軍士:「休得與此小賊較鬥,諒彼是釜中之魚,待他進城一同受死。」當時唐兵被宋軍猛力殺一陣,死者萬多,受傷不少,實乃一夫拼命,萬人莫當。今聞軍師下令,縱他入城,即一刻哄退下去。高公子也發馬揚鞭,一萬五千兵隨後。

  先說宋太祖,自令鄭印回朝詔取五陰將來解此城圍困,不三四天鄭印駕雲先回報知,有十萬大兵,即日五女將登程趕進來,不須聖慮。故太祖天天盼望救兵。此日高公子殺到城壕下,大呼開城。軍士入報知。太祖與苗軍師即登城上,一望下面,果見大宋旗號,遂發大炮轟天,大開城門,接應兵馬紛紛進城。

  單言公子下馬,至內城帳中見太祖,山呼已畢。太祖一見,龍顏大悅,問明:「大兵既會集,緣何爾母並四位夫人還未到城,何也?」高公子上奏陛下:「臣甥兒並非與母大兵同隊,原因母親不準臣甥隨軍,但想父王聞投降了敵人之事,乃逆之大者,為此,臣甥放心不下。且陛下又困此孤城,正臣甥用武之日。祇得私下背母奔出,先往潼關三王舅處,借兵一萬五千,先來壽州見駕,敬請龍安,及詢明父王怎生降敵反戈背主,今已罪及滿門,實有不安也。惟後隊陶夫人、伯母與母親等不出七八天,大兵即到關矣。」宋太祖聞奏,祇喜色揚揚,曰:「難得甥兒年雖少,作用有此老成。背母私自臨此險地,並非不孝以逆親,正見忠君愛國,念及父之當災。且汝父乃忠烈奇男大丈夫,豈有背主忘君之理,實乃妖道之計算作弄也,又亂惑我之軍心耳。賢御甥有何可罪之理。且一旦放心,爾母一到,責罰自有朕與汝言情作主,定必代為討恕。」且吩咐排筵宴,與御外甥接風,各勤王兵丁,大加犒賞以得勝論。三軍歡聲振悅,深謝聖恩。

  當時高公子參見過軍師,又見禮各大臣文武,有鄭印是兄弟同班,正乃君臣一堂,共敘暢樂,酒至三巡,是夜盡暢敘親愛之歡。太祖又及問:「余妖道用邪術傷人,且他兵將十倍於賢甥,爾僅得一萬五千之兵,怎能破圍入城,且細言朕知聞。」當日公子將己之意見,想來南唐之兵,自不及十之一二,怎能沖殺透入內城,是至棄卻釜灶食器物件,一時奮力鼓銳三軍,又得靈符鎮壓,方得智退余妖道,以進城中見駕。太祖聞言,大加歎賞,曰:「御甥一年少兒,未經疆場大敵,今有此智量,獎勵三軍機謀,即古之名將,不外如此作用。日後長成,更見智略倍加,是寡人之深幸也。有繼父之兒,亦朕國家之幸也。今日妖術既不能傷高、鄭甥侄,何愁南唐不服,其功浩大。」命左右侍御監,滿酌慶功三大觴,以表御賢甥英少奇才。公子喜色欣欣,領君隆賜,拜受不敢辭,一連三吸而盡。

  正喜悅之際,太祖還要問得靈符以鎮退神鑼,得於何來自之由。君保對答,言未出口,頃刻仆倒於地中。嚇得太祖及眾文武大驚。太祖離位,眾將文武攙扶他起,祇見公子面容發赤如桃花,兩目緊閉,牙關不動。太祖觀此,嚇得驚慌無措,將御手撫摸身體,四肢尚溫暖,惟昏沉不動如睡熟一般。太祖不覺下淚曰:「賢甥,不曉汝一刻遂昏迷不醒,是何得此速疾之災,倘真長逝,不獨朕拆去一棟梁少將,即王姑妹半世止得此子,豈駙馬雙雙氣殺也。」太祖紛紛悲淚。有苗軍師曰:「我王休得悲傷,臣觀此速疾無妨,公子祇於馬上過於勞動,以少年王子貴體,未經慣勞風霜,一刻入城,用酒過杯,以至邪風乘入,一時暈迷耳。且用寧神和解藥餌,可保平安也。」是日太醫下藥,公子暫回蘇復陽,但祇一病懨懨,未得痊愈。宋太祖略覺心安,天天探問病痊,多召太醫駁察其疾,日望他痊愈。安養在後堂,再不提槍出敵,但不知王姑大兵到城,如何解圍?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