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48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八回 緣城破乞恩準降 悼親亡奏主陰封 下一回▶


  詩曰:

    兩郡華邦屬宋君,三年爭戰復開恩。

    於今寇敵從無警,歸馬牧牛頌聖人。

  卻說余兆當時飛遁不得,已被金錠敕五雷神轟震死於陣中,燒成灰燼,原形燒現,腥臭異常。當時劉金錠知余兆死於陣中,即將五雷陣散去,請雷神遂天,單損老兵卒二十五人。又慮著唐王李煜風聞,逃走往別關,不知復有雄兵猛將否?又要費動干戈,合議連夜進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即刻回城,盡起三軍,眾將調齊,執持火把燈球,飛至清流關外。各大兵駕起雲梯,五陽將奮勇先登扒城,越險而入。殺卻守城兵將,大開關門。宋師大隊擁進,直殺入帥堂。四下覓尋唐主。一至內室中,唐主仍與妃嬪等數人圍爐下酒,猶不知城外宋兵殺入。當時君保弟兄入見,喝令軍兵執而縛之。一后四妃、左右嬪監一概下跪,乞命受降,劉金錠準之,皆免執。封宮門,不許一兵一卒入亂,如違,按軍法處置,肅嚴軍令,誰敢不遵?是夜將李煜縛解回壽州城,天色光亮,將煜獻於宋太祖駕前,太祖赦其罪,命左右解其縛綁。李煜謝恩感激,不覺泣下拜命。自陳翻悔,誤聽左道並眾武將唆言,自後改過自新,世守臣節,罔敢異萌邪念,悔陳一番。太祖初時責罰多,後見煜泣涕奏陳之誠,悔過之語,遂準之。又進封他為順南王,仍命他鎮守金陵一帶地方。自此東南太平無他事。至宋仁宗時,翰林學士歐陽修作《有美堂記》曰:

    金陵錢塘二邦,皆憯富於亂邦,及聖宋受命,真人出而四海為一,金陵獨以後服見誅。今其江山雖在,而頹垣廢址,荒煙野草,過而覽者,莫不為之躊躇而淒愴。

  廬陵數語,正指宋太祖三下南唐,擒李煜時事。太祖自討,被困於壽州,三年有餘,始成功於一夕,自然喜之不勝。又念及南征將士三年於外,各宜回家拜見雙親,下撫妻子,少息征塵之勞苦。是太祖深知將兵之心也。今喜得:

    止戈下斧歸金統,牧馬放牛祝萬年。

  當時苗軍師祇見聖上要急於班師,又請主上先出靖民榜,以安反側,並且設立官員守土,以防不虞,乃可撤兵而回。太祖準旨,即命軍師秉筆,倚馬成篇,雄才略曰:

    兩日不並麗,兩帝不並立。王者大一統,弘九有,非從以拓宇開疆,為黷武計也。蓋以天生烝民,無主則亂,主多亦亂,故天經地義,理有大正。自殘唐失政以來,奸雄割據,所在風起,民生其間者,爭地則殺人盈野,爭城則殺人盈濠,無他,各為其主也。朕起自布衣,為周室輔居恤,然念五代分爭,今日則彼勝此敗,明日則彼敗此勝。究之肝腦塗地,中原膏潤萬草民者耳。勢必使天下定一德,然後可以放牛歸馬,使民不見鋒鏑之憂。所以朕自黃袍加身,蓋欲使臣民日奉正朔,視天下為一家,中國為一人,無有彼疆此界,以日事紛爭。故朕自承世宗遺詔以來,十八年戎馬倥傯,不敢少愛其身,誠者皆為此耳。尚賴皇天眷佑之誠,大兵所到,功成宇宙,絕無梗化。不料李煜,偽稱唐代宗蕃,除州割據。惟朕一旦有事於西陲,是以未遑爰整大師。後又聞其招集妖徒,魚肉蒼生,驅民為倀,朕復不惜九重之尊,大興天討。幸邪不勝正,妖隨無常,加以將帥用命,士卒一心,用是偽唐君臣相尋知罪。三年困苦,始獲臣服。朕非有所貪,實欲掃平梟虜,使百姓無復進載退戮,從此賣刀買牛也。固負者皆已服刑,至於誠意歸降,忠心來附,不論軍民人等悉赦。即或歸屬偽官,與煜親誼,倘知革命革心,亦概置不究。務宜歸告其長,而父兄奔走偕來,同咀太平。咸諭示知,毋違旨命。

  此渝旨一出,果然人心安然。並無前來與舊主報仇者,此是善於調停靖亂之雄才者。宋太祖依議處之甚善,又可以令李煜死心不敢復萌邪念。

  當日又有女將蕭引鳳與郁生香,自破卻清流關以來,絕不見父親在戎伍一走,並且音信全無,即暗驚駭。後風聞被李煜執殺了,並同艾銀屏三人各跑回家中尋覓。但見家門冷落,庭牖蓁燕,駭極大呼,無一人出應。入內人影皆稀。潸然下淚,始意歸宋後,雙親必被李煜所害,不禁哭暈倒地。諸女從侍人扶起急救,數次乃蘇。祇得含淚遍訪。後遇舊日家人,於被害時逃出者,細細說明,三人父母,果是為女遇刀而亡,不得已回至壽州。合議重賞尋拾得各父母骨骸者,依次重賞。有三婿聞知,且以奏聞。太祖又念著三女戰功,彼父母皆因女歸宋受害,太祖歎息,途命人書下賞格數百、分投四處遍貼。倘有指尋出蕭、郁、艾三老骨骸者,官賞銀三千兩。

  不三二日,即有投報者,原來蕭屍為同學友所收,郁屍為舊將所收,艾屍為園公所收。皆說昔日曾沐他深恩,以義相報答,不顧罪之累及,密地偷屍蒿葬。幸當李煜正在兵戈危急之秋,不暇搜察得以掩過。今日報投,非因重賞。不過見大宋念功忘仇,故特來相報。三女聞報,急出叩謝。艾夫人尚能識認向日園丁。即引鳳、生香回憶膝下時,約略見過父親的舊友、舊將一般,諒所報說,悉屬無訛,且求引指葬地之所。三婿亦潸然泣下,六人皆去分頭往尋,到了此處,各夫婦不覺哭倒山窩。諸婢僕勸解,正請回去,蠲吉擇地,復備棺槨衣衾之類,然後破土尋屍。諸婿依議,與妻封樹乃回。

  及見了太祖,先問事體若何?三女跪奏曰:「日以情懇主陰封起庇,再行禮葬,少贖不孝之罪。」太祖曰:「此請正合朕意。」即命風鑒各地卜定牛眠,遷葬有日,仍命隨以南唐將軍冠帶,負身安葬。又招復舊人各家人僕從等,守管宅墓。並撥金陵一縣錢糧,為三姓廟食費用。章程草定,到期各棺槨具備,自太祖以及諸臣文武,無不臨山弔祭。諸女披麻執杖,三婿亦半子如禮循行。一時奠帛焚黃,香燭遍山,光沖霄漢,遠近來觀,何下千百萬人。無不羨慕宋聖天子隆恩重典,各家追封,歌聲載道。又轉羨諸將軍之一死,與其敗後死於宋人之手,倒不如未敗死於李煜之手,今藉邀榮也。豈得天子親駕弔祭,諸王公大臣同奠,實乃千古重光,不孝中之大孝者。

  住語旁人爭羨,埋土已畢。墓上重加封植,高堅將軍旗,石馬石臺,威儀與別墓不同。太祖發白金十萬兩,旨交府尹縣主督修,不多煩述。

  諸男女天子將士徐徐回城。又有劉金錠一天想來,念及前日擺五雷陣,引敵二十五名老卒,雖則死於王事,但斯時實將他拘入死所,與別人遇敵而亡的大是不同。遂要延請法師真人超度此亡魂。請過旨命,即差馮茂駕一雲頭請得法師真人到來。金錠並將張十靈、杜女等輩皆登入靈位。有蕭、郁、艾三位夫人,見父母、家屬人口、婢僕眾人皆死於非命,亦有此心超度之。故將一眾各家兵將百十名,皆登靈位,以便早登仙界。這四位夫人不約同心,以行此善果。其時請到真人,登壇朗誦真咒,經符懺禮九書,連宵追薦超陞。果然苦海群生,絕不與俗世貪婪僧人、騙煽道士、掩耳盜鈴、愚哄俗人者同科。當時超度已畢,真人辭別歸山。不知宋人何日班師?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