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51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五十一回 詢國運太祖求判 泄天機陳摶預征 下一回▶


  詩曰:

    君聖臣賢國運昌,不須遷務長生方。

    天心應視民心見,奚必諄諄定末場。

  再說,宋之君臣得眾仙、聖母,又蒙司馬尊神同往金鰲島、明白了余兆讒激,赤眉赦罪諸女將,太祖並少五陽將父子妻兒一同拜謝。太祖又令人排列香案焚禱郊天,當空叩謝神聖,眾女夫妻實乃死中得活,皆向神明禱謝虔誠叩禮,是理所當然。是日君臣喜色揚揚,又向眾仙、聖母感謝搭救眾人。太祖重命排開素席與諸仙酬敘,且欲與眾仙、聖母同班師歸汴梁城,共統山河數載。待再滅了幽州契丹,及太原,使天下復歸大統,少享富貴,酬答恩德之萬一。群仙曰:「山人等乃世外閑儔,慵惰成性,又不當久居塵土,有累清修。今不過為著陛下地基混一,祇得納閑冒罪劫下凡。豈容留戀富貴!不勞陛下念慮酬報也。」太祖又曰:「即如日前被余兆下毒水中,苟非得黃石公大發慈悲救援,君臣安有今日?況今天下割霸還有數州,後再遇著余兆一流,如何請得群仙撲滅?」陳摶曰:「赤眉師有誓言,以此後再不教生徒,斯世下便無此輩了。今雖太原、幽州尚未稱臣,自有二王爺光義與陛下代勞。且高家英勇,曹國舅彬才智,一班王侯無敵。文可安邦,武可定國。陛下何須過慮?自此征役頗息,主上自此肉食萬方,祇真應著:‘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之語可也。」

  原來太祖自征南唐李煜以來,先著光義弟署國。不料這二王爺平日原是心多疑,不其愛敬其兄,不似宋太祖友愛心之寬大。故當日被困壽州,非有御札回朝,他實未曾持自起意,解一糧添一兵,前往救駕。太祖自此也略知他不臣不弟之心,遂有幾分著惱他。今聞陳仙師說其日後可以代勞滅寇,心下還不準信。但屬手足,況為天子之尊,當以襟胸宏度為忍之。原是陳摶此語有由,分明是預說太祖死期將近,故教及時勉樂,至於伐太原、伐幽州,至光義太宗登基後,乃行此事,太祖不及見也。故當日陳祖師謎語,實暗道著未來之事。太祖那裏得知,所以含糊答應過光義代勞之語。又問以國運長短之數,皇弟壽算如何?陳師又言:「自古主仁則興,不仁則亡,皇天無親,惟德是親。故國運興衰,壽數之長短,皆視仁德為定券。至於天定券人定數,非山人所能知。人定勝天是賢相諫君之美。」太祖念著自己半世倜儻,不過因時起事,意外遭逢,居然九五,安無天定之數,但恐陳希夷不肯明說耳。遂力叩不休,陳摶祇得寫下數句。

    十八年前馬上王,居然周武與成湯。

    此回燭影搖紅夜,過此皇齡萬壽長。

  此語乃是陳摶說出赤帝歸天日期。過又寫四句曰:

    由來邊寇最難降,王氣將鐘在土邦。

    可喜忠良長倚輔,君臣相守到滄江。

  陳仙師起句二語,分明道著繼宋後而興者。惟此九結二語,又道著趙衛王與、陸秀夫君臣母子,在崖門豬吳山墜長江而死。

  當屬未來之事,除了神仙那人曉得?太祖也知陳希夷必不肯直說,泄露天機以取罪戾。旋亦不多盤詰再瀆,將禍福一概撇下,聽之天命而已。惟黃石公又言:「人生行事,惟本之理以定,而數亦隨之。況人君有道,造命之權,自己操之。何必諄諄舉問前定為言,反勞陛下龍心。況自受困三年餘以來,未免勞肝損及元神,又且余兆下毒雖解,猶恐少留臟腑,餘患未清,恐乘血氣之戾,有癰疽發作等症。此後深宮酒色兩字,倍加節欲,方免毒從房發之患。」太祖大喜,嘉納:「黃仙師金石良言,應可佩服不忘,以為成守之藥石,箴規訓誨。」正是:

    天下由來第一毒,祇為嬌色與酒肉。

  此席之言,黃石公勉諫酒色二字,切中太祖生平毛病。實乃洞見肺腑,又且愛君之仙情,見乎其詞也。太祖安不動容受納?一時飽德,庶幾安有。入夜又盤旋多時,各仙師、眾聖母召齊眾男女門徒,勉勵一番:在家盡孝,在朝盡忠,凡事要體天而行,不可恃才率意尋故多言。然後與宋太祖告別,並各門徒留戀,依依不捨,師徒情深。正是此一別,後會無期,各門徒男女皆下淚苦留。太祖亦然。群仙曰:「山人等知陛下情長,大度人主,記念殊深,不勝銘感諸懷。並各門徒亦乃仙凡各別,爾等享受人間富貴,為師等情富超閑,不須效著世俗兒女態。況我們視百年為瞬息,萬里若近途。朝廷若有事時,自有當緣再到,何憂會晤無期?陛下不必費龍心相留,眾門徒不須懷切,各宜自愛。」語畢,六朵祥雲從空飛下,各仙師、聖母跨上飄然而去。太祖、各徒、眾文武大臣遙送,上觀沒雲影方回。互相論及兩番得仙師破陣解厄,方得成功,同說回京熔鑄金軀以酬大德祀典之事。

  隨後楊業見南唐平服,李煜稱臣,亦請旨回山,太祖一想,欲令其父子同歸汴梁,封賜重爵,以報答軍功。楊業再奏曰:「王恩浩蕩齊天,理當遵旨,送主回京,惟老親風燭之期,寸心不欲遠離。待諸異日,臣自當依旨來朝,以報陛下寵命之光也。」太祖點頭,大加稱讚:「將軍忠孝兩全,卿一心回山事父,朕亦不得強留。但征役尚無珠寶犒勞一軍,且待朕回汴梁,自然命使臣少齎金帛到山,以酬賞多士。」楊業父子同奏曰:「區區微功何用陛下龍心念切,為國勤王正臣子義分當為也。」

  住語君臣交酬多話,果然次日楊業、佘氏、延平攜妻花氏夫人辭別聖駕載道。自太祖以至眾王侯、文武大臣三十餘人皆來薦酌送別,一班女英雄至劉、蕭、艾、郁與花解語尤屬姊妹情長,正以乍合忽離,殊難割愛。特因各事夫家,不得不分袂。惟五女珠淚汪汪,情感而已。當日楊業夫妻父子一同出壽州城,五萬大兵隨後擁護。太祖親身出關送別,自然諸大臣無一人不出城十里之遙。楊業父子馬上拱揖數次,請聖上各王侯請回。太祖祇見遠送,祇得住駕,各文武隨回入城。

  是日見靖亂諸事務完備、擇吉日就便奏凱回汴京。六軍大小文武,一聞此信,人人喜悅欣欣,各各打疊行裝。威威武武,將士文臣濟濟,鳴金進鼓。李煜君臣聞天子登程,早備白金四車,黃金二車,珠寶土產之業二車送行,俱出城候駕。一見天子出城,俯伏。太祖著唐主平身曰:「朕歷此土三年,今方得平寧,與卿等共享太平之福。蒙賢王厚禮,不須遠送,汝君臣守土和穆,上下一心,與國同庥,朕有望焉。朕回汴自當差官犒賞汝等。」君臣復禮,唐主君臣揖拜:「陛下聖主赦罪,汪洋大恩,又勞聖駕遠涉邊隅,臣等之過也。」少不得相送遠遠而還。一路父老子民喜聖天子經臨衢道,莫不香煙載道,結彩鋪氈,香花撲鼻。一路大小官僚郊迎百里,說不盡肅靜威嚴,龍顏喜霽:「眾百官士民有此愛朕之心,真好百姓也!」實乃王者大兵所過,秋毫不犯,故祇由故土省遠遠觀瞻聖上威儀、護從,以及眾王侯、文武、女將、大臣,好不威揚。水陸之師過處,風景日殊,陸馬江舟,人人歸心似箭。不知天子回汴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