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清教錄》

跋《清教錄》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86

《清教錄》條列僧徒爰書交結胡惟庸謀反者,凡六十四人,以智聰為首,宗泐、來復,皆智聰供出逮問者也。宗泐往西天取經,其自招與智聰原招迥異。宗泐之自招,以為惟庸以贓鈔事文致大辟,又因西番之行,絕其車馬,欲陷之死地,不得已而從之。智聰則以為惟庸與宗泐合謀,故以贓鈔誣奏,遣之西行也。果爾,則宗泐之罪,自應與惟庸同科,聖祖何以特從寬政,著做散僧耶?豈季潭之律行,素見信於聖祖,知其非妄語抵謾者,故終得免死耶?汪廣洋貶死海南,在洪武三十二年十二月,去惟庸之誅,才一月耳。智聰招辭,惟庸於十一年,已云「如今汪丞相無了,中書省惟我一人」,以此推之,則智聰之招,未可盡信也。聞《清教錄》刻成,聖祖旋命庋藏其版,不令廣布。今從南京禮部庫中鈔得,內閣書籍中亦無之。

△又

按《清教錄》,復見心招辭,本豐城縣西王氏子,祝髮行腳,至天界寺,除授僧錄司左覺義,欽發鳳陽府槎芽山圓通院修寺住。洪武二十四年,山西太原府捕獲胡黨僧智聰,供稱胡丞相謀舉事時,隨泐季潭長老及復見心等往來胡府。復見心坐淩遲死,時年七十三歲。泐季潭欽蒙免死,著做散僧。野史稱復見心應製詩,有殊域字,觸上怒,賜死,遂立化於階下,不根甚矣。田汝成《西湖誌餘》載見心臨刑,道其師笑隱語,上逮笑隱而釋之。尤為傅會。笑隱入滅於至正四年,而為之弟子者,宗泐也。來復未嘗師笑隱。野史之傳訛可笑如此。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