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九 路史 卷三十 卷三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路史卷三十       宋 羅泌 撰國名紀
  雜國上
  貫   ⿰也貫鼎貫所重齊宋盟處預云䝉縣西北有貫城水經注俗曰薄城按定陶有貫城今在濟隂名䝉澤城即古貫國有貫氏國事齊有貫珠
  鄵   盟㑹圖䟽云鄵侯國在慈州鄭伯卒處襄七
  地杜闕音躁集音SKchar
  炎   兩制擬封皆用古國有炎見金坡遺事桑   秦昭襄二年桑君為亂誅
  藍   梁恵王三年秦子向命為藍君紀年今之藍田襄   今襄陽古襄國黄帝時襄城小童者代為重
  鎮非襄邑在汴乃春秋襄牛地
  棘   陽翟有上棘城
  虢   燕地與齊境昭七年
  沙   魏之黎陽有牽城是相臺志云古沙侯國一
  音𤨏今元城西南有沙亭
  𤨏   䣔也開封宛陵西北有𤨏侯亭記河南䣔亭也一云𤨏澤成十二鄭地與璅異昭五楚地有𤨏氏奚傳有𤨏髙唐書
  厥   班志云無塩東平陸古厥國玉篇㵐國名後月切隨之唐城魏為㵐西志一作厥孔子所宰今鄆之中都有厥亭有厥氏
  棣   伯也為棣氏鄭城棣酸棗西南有𨽻城非𨽻州
  又有南𨽻城北𨽻城寰宇記陽武縣北十里
  曠   鄺是字書鄺古國有鄺氏音荒又有荒氏見姓
  苑鄺廬江人千姓編臨淮人

  湛   河陽軹有湛水傍有湛城襄十六年有湛阪以為襄城之昆陽北有湛水後有湛氏
  隄   玉篇國名諧眼切
  ⿰   玉篇國名阻生切
  䣅   國名見玉篇
  䣅   古國宛丘西南四十有䣅亭是宣十一辰陵杜云長平東
  南有屈亭陳州地
後有䣅氏姓苑
  鄙   古國後有鄙氏亦見左傳
  鄚   莫也鄚州文安郡漢河間鄭縣開元十三改州有鄚故城在鄚縣東北三里郱子顒三郡記云顓頊造者景雲二鄚始去邑有莫氏河南莫氏出代北姓書云出莫敖非
  郠   景王十三年魯伐莒取郠在琅邪梗音然晉自有梗陽璠云晉陽西南十榆次界入陽
  臨   趙稷奔臨弦陁隳之晉邑有臨氏姓書大臨後非牆   廧也昭二十三有廧人直人周地
  
  竺   故國今沛之竹
  梧   故國本鄭地襄十晉取之漢陽成延為梧侯者
  今彭城
  騏   古國漢有騏侯國在河東
  衛   預云奉髙西北有衛亭昭八年商衛者閺   陕之閿鄉有閺亭今汝南西平
  安   一作䢿當陽里也或云即六安國非
  維   東莱之邑晏嬰莱夷維人漢為夷安今髙宻
  安夷城有維水今作濰
  延  鄭地與楚郔二宣十二楚伐鄭師次于郔
  貞   𨜓也貞氏宜出此
  著   在濟南與晉著二襄二十二
  盻   楚世家云盻子必用矣亦見國事
  郫   晉地盾殺公子樂處有郫氏
  䣚   力朱切南陽穰有䣚鄉
  賈   鄮也今明之鄮縣有賈氏⿰氏𨽻為貿鄳   漢鄧邯為鄳侯即此
  茌   泰山茌縣即地志東郡茌平也有茌氏杜疑切蒍   東周大夫子因食邑蒍謂之蒍因
  斯   後有斯氏
  麥   麥丘也昔麥丘人年八十三祝齊桓公公封之麥丘漢有麥侯即此有麥氏麥丘氏
  尸   召伯逆王于尸周邑也在鞏西南故偃師之尸鄉即尸氏齊桓尸臣晉有尸侯為商君師著尸子
  靳   楚地靳尚先封
  毗   魯邑哀五年城毗者
  菑   䣎也漢濟南郡隨為淄州
  文十一 澶之濮陽西南有鹹城杜云濮陽東僖十三續志云古
  鹹國也
  苗   晉地今垣縣軹闗南逕苗亭西亭本周之苗
  邑賁皇采
  均   均國近庸盖州均也
  池   後有池氏池仲魚
  眭   後有眭氏漢眭孟許遜師眭子烈
  郕   隰郕之郕今懐之武渉
  稅   蜀王以稅氏五十遺廪君者盛荆州記云建
  平信陵今有稅氏
  良  幽之良鄉漢之良縣又鄆之夀張宋之良邑漢初之夀良今下邳北六十古良城晉吳㑹處宋地
  淯   育也今之洵陽育淯故城漢育陽縣在育水之陽應云育水出𢎞農後入加水蘓秦云韓東有穰淯者今鄧之南陽亦漢育陽也有夀為淯州唐為縣有育氏集一作毓
  鄨   鄨令國蜀王相本用鄨故牂柯鄨縣有鄨水
  娻   見王篇云國名徳紅切韻無地理志東郡有
  □舘宜是集並收東
  鄲   在沛十三州志音多漢周應為鄲侯者佑云
  亳之鹿邑漢鄲也
  郥   即郥氏定十三齊衛境⿱葭也諸樊入郥取楚夫人昭二十二預云鉅野西有郥氏亭巨野今濟治若郥陽封人則蔡邑也昭十九有貝氏韻譜古賢貝獨坐今吳越多此姓
  右雜國上
  朱兒豐匽貞㑹云員婁童□費古或從人以為侏倪僼偃偵儈伝傊僂僮□⿰亦猶優傿侁伾偊偝㑳佶侏傽𠐶傗之類本不從邑其為鄾鄢䢾邳鄅鄁鄒郆邾鄣⿰鄐者凡出後世邰⿰郇邵䢼⿰鄩鄎邗郜郕邴⿰鄘邡⿰郲鄛邼郙郙鄃鄸鄹䣤⿰郲䢿郥鄍鄚邻䣆鄡䣝郔鄤⿰⿰鄣𨚕古則單作邑管蔡魯衛晉楚秦齊騶驛駘雝毛韓絺紀梁蔣樊祭滕莒窮穰崔汲熊張詹祈薛謝州較燕宻何嘗必從邑耶即如國名姓氏𪦈嫣姺㚰妘㜏𡟥姑媰㜢⿰㜅毎亦從女葢取生生繁衍祝爾以故親名女字姣嬥妖妙嫖姚婹⿰嬋姢嫽嬈嫸㜣奵⿰嬛嬗⿰娩亦皆從人聖人之意惟可得矣郮郃酀郘⿰□䣐⿰⿰𨞕⿰䣁⿰郲䣇⿰⿰⿰邒郂⿰⿰郁⿰何等俗繆而顧不能削邪故必知其要而後天下之偽可息余顧漫勞心哉
  雜國下
  徴   徴北徴廣韻⿰古國漢徴縣属馮翊今同之澄城西南二十二故徴城地志馮翊徴韋音懲秦反晉北徴者文十八故元魏曰澄城
  牽   衛地魏之四黄西南三十故牽城樵云十二里杜云在
  黎陽東北
定十四年牽脾上梁之間者
  弁   一作𨚕吕氏攷古圖有𨚕敦銘云王格于宣榭呼太史策命𨚕宣榭宣王之廟有𨚕氏劉曜太史弁廣明
  盍   盍公先國王驩為大夫齊地在沂水西八十陳仲子兄戴盍注盖齊邑王信為盍侯即此音蛤景帝封后兄𨜴也記並作蓋⿰乃音冠蓋蓋去聲盍入聲玉篇⿰音閤𨜴丘蓋切集並音閤俱非
    文十六年傳集云陘國名預云潁川召陵南陘亭今許之郾城又晋有陘庭翼南鄙邑今曲沃西北有陘古城又定有涇邑
  隰   師叔曰合而後進先君所以服隰陘者二國
  近楚
  郪  梓之郪縣南八里臨江有郪王城址漢初郪縣寰宇故郪王城在飛烏縣北三十五里然潁自有郪有郪丘城魏安釐十一年秦㧞郪丘九域志云即此云齊地非
  劇   遽也漢為遽侯國有遽鄉在常山
  邲   管城東六里有邲故城韓厥敗此宣十二鄭地圁   圁陽縣在西河音銀
  黨   黨氏也莊二十四築臺臨黨氏說文䣊地
  袲   宋地預在沛國相縣西南未詳宜即那楚有那處預云南郡沛縣東南那國南郡今江陵
  蟲   邾地昭十九年後有蟲氏
  牢   姓書古牢子國後有牢氏
  圉   圉侯為衛邑成二十六今雝丘南五十有圉城杜闕鄭伯勞韓宣子于圉者昭五楚有圉陽圉公邑昭二十四而周地有東西圉東圉乃洛陽東南圉鄉西圉未證昭二十三
  薛   淄州南四十謂之大薛非滕南之薛
  頯黄  預云頯黄氏吳地見哀十六年
  SKchar駱  魯地今徐之滕縣本𨽻邾
  侯麗  晉人濟涇及侯麗秦地
  秣陽  姓書云秣陽國後有秣氏末氏
  髙梁  春秋髙梁之虚僖九又郡國志今臨汾東北三十有故城河北圖云三十七里有髙梁亭髙梁堰春秋屬晉杜云平陽楊縣西南有髙梁城楊縣今洪洞
  髙黎  東陽有故髙黎城俗呼髙黎郭
  摯疇  風俗通云古之諸侯後有摯疇氏摯氏疇氏
  或即任姓之摯以國為氏
  宻商  楚邑有宻商氏或云宻商本鄀邑水經南陽丹水西南宻陽鄉亦謂之二户今在鄧之穰
  平都  簡子立今遼之平城開皇于此城立縣烏程  烏程氏國秦為縣今𨽻湖郡國志云古烏程
  氏善醖
  赤烏  穆傳有赤烏氏在泰山西
  留昆  穆傳留昆氏歸玉紀年云國名
  陵澤  音俊致賂于王即陵子夀胡也郭云隗姓國石窌  齊之長清地名預云濟北盧縣東
  濁繇  穆傳四濁繇氏食滔水
  𪃋韓  穆傳二𪃋韓氏有樂野
  剖閭  穆傳剖閭氏音倚
  閼胡  穆傳閼胡氏音遏
  諸飦  衣被胥谷
  巨蒐  巨蒐氏即夏貢之渠搜
  西夏  西夏氏在河首至今為國
  珠余  珠余氏去西夏千五百里又皆西征所次柏人  趙郡柏人縣
  甲父  傳有甲父之鼎預云古小國名昌邑東南有甲父亭今甲父城在單姓纂云古諸侯以國為氏竇苹云在濟州南
  黄父  晉地一曰黒壤
  莒父
  武父二桓十二在河南預云陳留濟陽東北有武父亭今𨽻開封然定四年傳封畧武父以南則衛之北境非河南矣
  陭氏  今晉之冀氏居義切
  SKchar氏  紀年梁恵九年晉取SKchar氏即汲書趙獻子城SKchar氏者地在上黨澤之髙平漢之SKchar氏有SKchar谷水
  冠氏  齊為衛伐冠氏春秋晉邑今為縣𨽻大名函氏  許地襄十六年
  懿氏  戚縣西北五十有懿氏城襄二十六壃戚田取衛西鄙懿氏六十與孫氏因姓也風俗通出齊懿公妄父桓公時已有懿氏云
  輔氏  晉地秦師敗處宣十五凡地名帯人與氏者皆
  古國是年有黎氏乃黎侯國亦晉大夫采
  乗氏  在兖州風俗記云濟隂乗氏故宋乗丘邑也元氏  鎮之元氏趙孝成築元氏漢為縣云趙公子元邑明帝
  生于此寰宇記前元氏今巨野西南五十七元氏故城
今真定
  輪氏  故登封西南今洛之告成西南有輪氏城漢
  輪氏縣開皇十八曰輪氏寰宇記作綸誤
  寪氏  魯大夫邑廣集二韻有䦱姓姓源引䦱大夫
  
  尉氏  鄭大夫邑今開封尉氏或云古獄官
  莵和  與隂戎境今上洛有莵和山或云莵氏今尉氏西北四十有莵氏城野莵陂南昭五鄭勞屈生處
  翟祖  晉獻公田見翟祖之氛歸𥨊不寐卻叔虎朝公語之出遇士蒍曰翟祖之君好專利而不忌其臣競謟以求媚伐可亾也蒍以告公恱伐翟祖克之釐王十一年也
  休   在潁川或云介休介在膠西
  㢘   今京兆有故㢘城漢㢘縣
  ⿰   秦虜負芻于⿰今徐之⿰縣周秦之故邑陳渉走⿰今蘄州北有蘄水吳蘄秦郡有蘄氏姓苑云以國為氏從□說文從艸誤
  鄸   曹邑昭十二今濟隂乗氏西北大享城寰宇記
  古鄸城也
  冘   所謂姑冘二水在即墨有冘氏代作姑尤姓
  苑有尤氏乃别出
  蜀   一作𨞕成二預云泰山北平西北有蜀亭今兖
  之奉符故濟陽有蜀山
  賁   今沂之臨沂南襄賁故城漢襄賁縣音肥漢賁赫亦音肥姓書有墳奔二音云懸賁父後妄
  蔽   史伯云鄢蔽一作弊
  畫   故畫城在西安城南有澅水耿弇進軍畫中者胡麥切或云臨淄晝邑水誤臨淄乃晝
  晝   齊大夫之封見風俗通有晝氏孟子宿晝者郟   鄭地鄭有郟張姓苑云所封邑今汝之襄城有故郟城亦楚邑今許之郟縣子瑕城郟者漢屬潁川魏龍見陕之摩陂改曰龍城
  鄗   趙之髙邑有古柏鄉城故鄗也哀四齊伐晉取鄗光武即位改曰髙邑或云㑹齊侯之處非也桓六年㑹于文公羊作鄗榖梁作蒿啖氏不知時方定許何得在此
  哀四 壺也有壺氏瓠氏壺子壺丘子後有瓠巴
  籍   上邽有籍水一曰洋水又哀十七年籍圃衛
  
  穀   隰州有穀城非姬姓榖
    紀年秦封衛鞅于鄔改曰商梁恵成三十年紀謂故下愽縣有商城今鉅鹿故城是然鞅封商於乃商洛九域志止洛商君之邑張儀以商於地賂秦者此也
  邮   今髙陵有邮鄉許徒力切本屬扶風集音毒
  篇韻音攸失之
  垂   引八宗衛遏處曹之濟隂北有垂亭即犬丘非上黨桀居之垂與垂隴郵棠垂隴在榮陽東鄭地襄十八郵棠齊地
  厝   甘陵故厝也秦昔漢厝城七亦切桓帝曰甘陵今見之清陽東南三十有故厝城上人曰䧿城有厝氏燕有厝夀春秋後語
    楚邑在廬之廬江南二里有古潜城漢之灊吳伐夷侵潜六沈尹戍救潜遷潜于南岡者昭二十七吳使公子掩餘燭庸圍潜楚救潜注楚邑在廬江六縣西南盍閭四年伐楚圍灊者史記非魯盟戎處
    葵也紀年梁恵成元年趙成侯偃韓懿侯若伐我鄈者郡國志山陽有鄈城京相璠云在山陽西北六十今河東臨汾
  充   寰宇記充國故城在閬中西南九十四今在新井東北二十八又有西充今果州南充郡治西九十五唐西充縣武徳四有西充山大歴四為充州寰宇記以古充國為名有充氏孟子充虞
  常   傳言郯常之境郯國在淮陽常在南陽田文
  之封
  瑕   水經山乗縣有瑕城詹家之故邑山乗故亳之䝉城璠云解西南五里故瑕城酈云在故解城東北二十四猗氏故城西北俗名郇城預云猗氏東南僖三十文十二故酈視為孤證成十六楚地昭二十四周地
  右雜國下
  失之乎数求之乎信疑失之乎勢求之乎國危權鈞則不能相使勢等則不能相併治亂齊則不能以相正故小大輕重少多治亂不可不察此禍福之門也冠帯之國舟車所至不用象譯狄鞮而通者方三千里古之王者擇天下之中而立國擇國之中而立官擇官之中而立廟天下之地方千里以為國所以極治任也非不能大也其大不若小其多不若少衆封建非以私賢也所以便勢令威而愽義也義愽利則無敵無敵者安故嘗觀于上世矣其封建衆者其福長其名彰神農七十世有天下與天下同之也王者之封建也彌近彌大彌逺彌小海上有十里之侯以大使小以重使輕以衆使寡此王者所以家且室也故曰以滕費則勞以鄒魯則逸以宋鄭則倍日而馳以齊楚則舉如綱旃而已所用彌大所欲彌易湯無郼武無岐賢雖十不能成功以湯武之賢而猶藉之乎勢况不及湯武者乎故以大畜小吉以小畜大滅以重使輕從以輕使重凶今欲濟一世安黔首功名著于盤盂銘篆垂乎壼鍳其勢不厭尊其實不厭多水用舟陸用車泥用楯沙用鳩山用樏因其勢也因其勢者令行是故位尊而教受威立而姦止此畜人之道也故以萬乗令十乗易以千乗令一家易以一家令一人易嘗識及此雖堯舜不能諸侯非欲臣人而不得已其勢不便則奚以易臣權輕重審小大多封建所以便其勢也王也者勢無敵也勢有敵則王者廢矣故有知小之愈于大少之賢于多則知無敵矣知無敵則似類嫌疑之道逺矣故先王之法立天子不使諸侯疑焉立諸侯不使大夫疑焉立嫡子不使庶孽疑焉疑生争争生亂是故諸侯失位則天下亂大夫無等則朝廷亂妻妾不分則家室亂嫡孽無别則宗族亂彭䝉曰雉兎在野衆皆逐之積兎在市莫有志者尹文子慎子曰一兎走街百人逐之非一兎足為百人分也繇未定分分未定堯且屈力况衆人乎積兎在市過者不顧非不欲兎也分已定分已定雖鄙不争故治天下國家者定其分而已矣熊侣圍宋九月熊招圍宋五月熊當圍宋十月凡楚三圍宋矣而不能亡非不可亡也以宋攻楚無時止也故功之立也賢不肖彊治亂異也齊簡公有臣曰諸御鞅諫於簡公曰陳成常與宰予之二臣者甚相憎也臣恐其相攻也相攻則危上願君之去一人也公曰非若細人之所議也居無何陳常攻予于庭即公于廟公喟焉曰余不用鞅言以至此也失其数無其勢雖悔無聽鞅也奚益此不知恃可恃而不恃也














  漢國
  惡呼秦為不道䘮亂先王之法制隳封建廢井田凡先王之所以維持兹世立經常簡易之法者一切壊之矣漢室隆興四方旋定宜求遺書召故老講明王制取封建而首正之脩禮法立親賢使逺近小大咸適其宜而後廢阡陌還井田以恵其子孫天下後世推二帝三王所以公天下之心而廣之使子孫天下後世必來取法顧不偉歟當是時其去秦之世為未逺經界封畧必猶可攷城邑郊遂必有存者柰何髙帝不知稽古除嬴滅項而志願已滿故雖懲秦孤立分建同姓而割地亡制擇立亡法封三庶孽一日而SKchar天下之半茍且一時使子孫天下後世受其敝而不得見二帝三王所以公天下之心豈不惜哉雖然髙帝之智固不足以知此而子房之流亦樂因循亡有為之長慮者何邪豈非王跡當熄霸道當興天不啟其𠂻邪不然渠若是而止也漢之封列初亾足道比之晉唐則為近古因録之以偹采監
  屬沛      平陽河東
  宣平       絳河南
  舞陽潁川     曲周廣平
  魯國      汝隂汝南
  潁隂潁川     陽陵馮翊楚漢春秋作隂陵
  信武       安國中山
  棘蒲
  清陽史記楚漢春秋同固作清和清河郡清陽縣也云郡非是
  廣平臨淮     汾隂河東
  陽都地道記云屬臨淮曲成涿
  愽陽汝南     梁鄒濟南
  薄梅反屬扶風楚漢春秋作城志闕地道記在北地索隱芳尤切
  都昌       武陽
  厭次地道記屬平原後屬樂陵國涿
  城父沛史故城   阿陵涿固作河陵
  地道記廣縣屬東莞史漢表作廣嚴誤吕歐諡北壮為嚴爾
  河陽河内     蓼六安
  東海      聊城位次聊城侯史漢並作平侯髙苑千乗  史第四十固第四十二
  隆慮河内     臺臨災臺鄉縣
  鉅鹿      海陽南越
  東茅固作東茆   史漢皆作四十八柳丘渤海
  斥丘      東武琅琊
  樂成       宣曲闕 先封武侯 索隠云
  魏其琅琊     昌武
  絳陽固作終陕闕
  曲逆如字在中山以水曲而西流為名章帝惡之改曰蒲隂五臣注陸機功臣頌音去遇非按别有曲遇在河南本音舉隅見髙紀明作遇  菌求隕切固作卣闕按先得南陽侯則南陽地復陽南陽應邵云在桐柏山下復水之陽猗氏河東
  太原      傿陵
  愽陽彭城     平定
  故市河南     髙梁闕 史漢皆在六十六按肥如已六十六
  什邡廣漢     柏至
  辟陽信都     髙京涿宜是長沙安平惟宣封長沙孝王者屬涿
  彭城      南安犍為又𨽻建安
  平棘常山     北平中山
  肥如遼西     安丘北海
  襄平臨淮     朝陽南陽
  東海      清東郡
  彊        寗陵陳留
  祝阿平原     煑棗宛朐
  彭城      堂陽鉅鹿
  濟南寗陽    張廣平
  紀信       棘陽南陽
  髙胡       陽阿上黨
  盧江龍舒恐非當是大山龍也表龍陽下相臨淮
  堂邑臨淮     新陽汝南固作信陽
  營陵北海     廣阿鉅鹿
  地道記屬東海  ⿱扶風固作栒
  固作歴非厯在信都武原
  吳房汝南故子房國 繁魏郡繁陽固作平
  汾陽太原     髙陵琅琊
  深澤中山     宋子鉅鹿
  閼氏安定     中水志屬涿應云易滱二水之中地道記屬河間
  杜衍南陽     赤泉司馬正以為南陽丹水謬
  湼陽南陽     穀陽史漢作穀陵
  甘泉固作景侯   湏昌東郡
  長脩河東位次作平信侯琅琊
  成陽汝南     平州地道記屬巴郡
  或作荘     邔南郡按周成難字觧詁音跽
  河内      開封河南
  臨轅       禾成
  東陽臨淮     陽羡丹陽
  江夏      平臯河内
  土軍位次成信侯也包愷云西河土軍縣河内
  山陽      中牟河南
  甾也章帝曰考城 徳志闕表在濟南
  上邳      朱虚王瑯琊
  衍        震陽汝南續漢書作滇陽
  期思汝南     便桂陽音鞭
  義陵一作義陽義陽在汝南信都
  沅陵武陵     陸量如淳以為江南陸梁地平都東海按永和中平都國乃安平也屬長沙漢表在百十史無次第
  臨淮即貫陽   陽夏淮陽
  淮隂臨淮     𦬆
  廣平      棘丘
  江邑       離鄧弱封史失其始末固去之𦎟頡音戞固作頡𦎟非詳史表世家合陽馮翊
  
  周吕應云周吕國索隠云周及吕非濟隂有吕都縣又封令
  建成      平河南  一有此次三十二在費之下髙皇帝五年滅項趣定功行封六年十二月甲申始剖符封列十八侯之位次訖十二年侯者百四十有三髙后二年詔丞相平盡差列侯之功録第下竟藏之宗廟副在有司今以其次録之史漢表傳互有不同其侯國本百三十有七又有周吕建城在外戚合陽𦎟頡沛徳四人在王子侯寔百四十有三然按平定梧⿰⾞⽝上邳朱虛使沅陵平都八國非髙帝所封固表末云百四十七又云百五十三皆誤多十夫封功勞建賢徳所以崇國基勸天下也是故功必稱地位必稱徳然後庶人不議而天下定按留侯良曲逆侯平勛業之具在漢亾有出其右者乃不得豫于十八位之中張敖者何人而反危然顯據第三及后叙定良居六十二平次四十七而淮隂信且絀於列噫論功定封而以私意行之可乎唐之裴度平淮之功固非李愬下也韓愈氏評之得其槩矣而憲宗乃以愬妻皇族命叚文昌改立碑頌歸功於愬於是議者蠭午夫以度之公議固不可掩而一時所屈亦足以銷志士功名之念而沮忠臣事上之心憲宗可謂失君人之道矣抑嘗言之惟天下之亾私者可以為天下漢之封法既不善矣而又行之以私意欲不擾且亂顧可得乎
  筑陽       武陽
  蕭鄉右三鄼之屬一更有紹陽南宫
  信平       睢陽
  樂昌           右四宣平之屬 修史漢作餘音同
  平曲髙城   右二絳之屬  繆曲成之屬
  重平        魯之屬    臨汝潁隂之屬
  安陽         汾隂之屬   夜東萊
  河東    右二曲成之屬  塞臨洮愽陽之屬
  沛十三州志音多䣙之屬 池陽䣙之初封
  節氏         右成之屬   南河陵之屬
  巢       費之屬     發婁宣曲之屬
  䋲        髙京之屬    ⿰山河陽之屬
  江鄒         汾陽之屬   曳深澤之屬
  臨汝         赤泉之屬   陽平長修之屬
  㤗山        徳之屬    張芒之屬
  濚陽見地道記舊云謚非 𡙡頡之屬合陽之屬
  一作⿰ 周吕之屬    胡陵建成之屬
  右百四十三國之後分封者惡呼漢之諸侯可謂真不幸矣方髙帝之封也其封劵之誓曰使河如帯泰山如礪國以永寧爰及苗裔申以丹書之信重之白馬之盟可謂恵矣柰何髙帝不學面墻不能講禮制度與為長久計上亾道揆下亾法守功臣子弟亦復不閑有家一旦得國正猶𨞬人之驟獲放意酒色而不知所興起迨文景時民歸户息富厚什伯於前矣為子孫者唯宜講禮脩樂以樂其生而乃驕㤀其先亾兢兢於苛世之禁隕命亾國匹匹相繼洎武後元異姓耗矣耗音毛無也或絶失姓或乏亡主朽骨孤於墓苗裔流於道生為愍𨽻而死為之傳尸傳音轉即是胗之豈惟在下之不教哉亦上之人不知所以恵之之道亾制以保之也唐有天下子孫蕃衍其初咸有封爵至世逺親盡亦隨賢愚與異姓雜仕或流困民間繇此而言開國之君其可不知所以恵之之道而為之善後者乎
  愽成       扶栁信都
  中邑       樂平
  山都       松滋廬江固作祝兹非别有吕瑩八年為祝兹侯成陶固作成隂   俞
         吕成 作昌成
  祝兹瑯琊     建陵東海
  醴陵長沙     腄東萊 史作錘
  東平東平     洨
  不其       漢陽信都樂昌
  右髙后封
  陽信勃海     固作信陽在新野壮武膠東
  東平      沶陵史作波陵
  南湞河南有湞亭音程東郡
  瑯琊      弓髙營陵
  按道濟      又龍額後分按道襄城魏一云潁川非
  故安涿清      軹河内
  章武勃海     南皮勃海
  史作清都固作鄔鄔大原邑非也按史古本為靖郭則齊封田嬰者
  周陽上郡
  右文帝封
  俞        江陽東海
  鄉名在常山   新市鉅鹿
  商陵臨淮     建陵東海
  建平      平曲髙城
  山陽或作陽山   安陵
  河東固作桓非  遒涿
  容城涿      易𣵠
  范陽涿      翕内黄
  亞谷漢表在河内  塞
  魏其瑯琊     盖渤海
  隆慮河内     武安
  周陽上郡
  右景帝封
  長平汝南     平津髙城
  冠軍南陽漢表在東郡 周長社
  樂通髙平一云臨淮 牧平平原
  富民
  南奅茂陵中書同此本字匹孝反衛青傳作窌說文栁宥反
  葛嶧       龍額汝南非豫章者
  隂安      發干東郡
  南陽       樂平
  冠陽       翕内黄
  特轅南陽史作特装 親陽武陽
  若陽平氏     平陵武當
  㟁頭皮氏     渉安
  昌武舞陽     襄武隴西襄垣
  樂安瑯琊漢表在昌縣 合騎髙城
  渉軹齊漢表軹在西安 從平昌邑
  隨成千乗     愽望平陽
  衆利在陽城姑莫  潦舞陽
  宜冠昌縣     煇渠魯陽鄉名
  浞野       下麾在猗氏固作摩
  漯隂平原
  順梁韋昭作渾渠云皆魯陽鄉名班固作煇渠然上三年僕多方侯故孔文祥以為一邑封二
  河綦濟南     常樂濟南
  符離在沛朱虚固作邳離 義陽平氏
  東平固作杜非  衆利為諸縣
  湘成陽城     㪚陽城
  臧馬朱虚     膫南陽舞陽
  術陽下邳
  龍亢譙蕭該云廣徳所封止曰龍有亢者誤龍乃魯城
  成安陳㽞漢表在郏 昆鉅鹿
  河東北屈    梁期
  将梁       安道南陽
  隨桃南陽     相成堵陽
  海常瑯琊     北石濟南固作外石
  下酈南陽固作鄜非 繚嫈
  蓹兒      開陵臨淮
  臨蔡河内     東成九江
  亾錫㑹稽     渉都南陽
  平州梁父     荻苴渤海音秋蛆
  澅清齊 音且畫索隠音獲非騠兹瑯琊
  
  瓡讘河東即狐讘今隰之永和縣讘一作瓠徐作執俱非
  河東      湼陽南陽漢表作齊
  海西       新畤
  承父東萊     秺濟隂
  重合渤海     徳濟南
  鉅鹿      邘河内
  轑陽清河     當塗九江
  琅琊      富民
  右武帝封
  愽陸漁陽文頴云無此縣失之安陽汝南
  桑樂千乗     宜春汝南
  安平汝南志屬涿  富平平原
  陽平東郡     秺濟隂今成陽有秺亭
  建平濟陽     宜城濟隂
  弋陽汝南     商利
  成安穎川     平陵武當
  義陽平氏
  右昭帝封
  營平濟南     平丘陳留漢表在肥城
  昌水於陵
  陽城漢表在濟隂隂乃成陽陽城屬潁川汝南二郡
  爰氏單父     扶陽在沛之蕭
  平恩      髙平在臨淮
  平昌琅琊     樂昌汝昌
  陽城汝南與潁川陽城别邛成濟隂本屬濟南
  安平長沙     将陵
  平臺常山     愽望平陽
  樂成平氏 云南陽城愽陽汝南南頓
  建成      西平臨淮
  長羅陳留     爰戚山陽
  河南何之𤣥孫封本紀名係 愽成淮隂
  髙昌千乗     平通愽陽
  都成潁川     合陽平原
  安逺在慎縣    歸徳汝南
  信成細陽     義陽
  陽都       樂平
  冠陽
  右宣帝封
  陽平東郡     樂安
  義成安平見上
  右元帝封
  安昌汝南     高陽東莞
  安陽平陽原    成陽新息
  高陵琅琊     定陵汝南
  沛韋昭云河内  宜鄉
  汜鄉南陽     愽山順陽
  安成汝南     武陽
  平阿      成都山陽
  紅陽南陽     曲陽九江
  高平臨淮     新都南陽
  駟望琅琊     延鄉
  新山       童鄉
  樓虚
  右成帝封
  陽安       孔鄉夏丘
  平周湖陽     髙樂新野義陽東海
  高武杜衍     楊鄉湖陵
  新甫新野     汝昌陽穀
  新陽新野     髙安朱扶
  方陽龍亢     宜陵杜衍
  長禹濟南
  右哀帝封
  扶徳贑榆     扶平臨淮
  廣陽南陽     承陽汝南
  褎魯南陽平    褒成瑕丘
  賞都
  右孝恵以來侯者凡二百四十三間有附在前者又不數焉太平御覧孝平時郡國百三十二侯國二百四十有一元始五年而後雖稍封繼亾足紀者其如孝武所封冠軍愽望從驃之類名亦詭矣自髙帝以侯生為平國君婁敬為奉春君而後有剼胡子光武亦有鐫胡侯其有功徳侯者為朝侯自通者為徹侯通侯也其侍祠無朝位者為侍祠侯食闗内者為闗内侯又有倫侯若建成侯趙亥昌武侯馬母擇者但有封名無食邑霍光之封愽陸亦取愽大陸平其後曹操遂至立名號侯鄉公亭侯亭伯之類故樊子蓋以功濟天下遂有濟公之號皆不足法且多匃奴方士雜簉其間封法壊焉瞭宅開陵愽望成安宜春安陽冠陽陽平愽成周陽俞樂安髙平建平富民承父衆利煇渠翕皆兩封樂平義陽三封惡呼髙帝封功臣信誓之辭事闗宗廟豈後世臣子所得輕議哉武帝乃以酎金文致奪之不數年間而見侯者四不亦悲乎太初之年異姓漸盡封滅紹絶時也不幸帝且殘忍動以法䋲猲雞意鹿一切耐除或一嵗誅或再嵗斬籃雞胥悸圈兎交驚吾何以觀之哉憘有國家者其毋以若所為也漢魏春秋云髙祖封許負為明雌亭侯裴松之疑時列侯無鄉亭之爵孔衍之謬然劉備傳謂中山勝之子貞亦元狩六年封陸城侯按貞封乃元鼎二年此亦誤
  漢王子國
  惡呼髙帝封諸侯王其子孫亾有與漢俱存者矣歐陽子云周有天下封國七十而同姓五十三後世不以為私也蓋所以隆本支崇屏衛雖其敝也有末大之患而猶崇奨扶持歴四百年而後亾蓋其徳與力皆不足矣而其勢或使然也唐有天下雖不封建而其子孫咸列封爵及世逺親盡然後各隨賢愚與異姓雜仕入居尚書出為督刺故雖天下分裂而猶俞于它人髙帝時梁楚燕趙出入觖望一皆異姓之憂而所恃者惟宗族昆弟是以兄仲奪國伯子甫侯而諸侯莫敢非末大之禍固始謀之不善而非封建之末敝豈可芘焉而縱尋斧哉文帝封梁王城陽災川景封河間常山長沙中山昭封廣陵髙宻廣陽諸國比莽攝而廢矣宣帝所封雖云有及莽世又年淺亾足論徐鄉嚴鄉武平陵鄉之徒忿然以誅莽死亦足尚矣若夫東漢王子百餘亦亾有及建安末者豈非天厭漢徳而先蔑其人邪抑人事之不既邪鄉使絶除輒續與為長久之計雖不能驟以勝天而漢祚亦未必既如此也詩云懐徳維寧宗子維城修徳而固宗子何城如之
  襄城頴川     軹河南
  壺闗上黨     昌平上谷
  右恵帝子封
  贅其臨淮     東牟東萊
  滎陽      斥丘魏史斥作SKchar固作氏皆非
  營        楊丘
  楊虚       朸平原
  安都       平昌平原
  武城       白石金城右齊之分
  阜陵九江     安陽馮翊
  陽周       東城九江右淮南之分
  右文帝子封
  平陸西河     休
  沈猷髙苑     宛朐濟隂
  棘樂         右楚之分   乗氏濟隂
  桓邑右梁之分
  右景帝子封
  兹瑯琊鄉名右河間    安成豫章
  宜春豫章     句容丹陽
  句陵長沙固作容陵右長沙 杏山
  浮丘      廣戚沛右魯之分
  丹楊蕪湖     盱台臨淮
  湖孰丹陽     秣陵丹陽史作秩陽
  睢陵固作淮臨右江都   張梁右梁
  龍丘瑯琊     劇北海
  固作懐昌    平望北海
  臨衆琅邪史作琅邪 葛魁
  益都       平酌北海固作平的
  劇魁北海     夀梁夀樂
  平度東萊     宜成平原
  臨朐東海 右菑川    靁東海
  東莞琅琊     辟東海
  辟文南郡     封斯常山
  榆丘       襄嚵廣平縣
  邯㑹      朝朝歌
  東城九江     隂城右趙
  廣望涿      将梁涿
  新舘涿      陸城涿 本作陘
  新處涿  右中山    蒲領東海
  西熊       棗强清河
  卑梁魏史漢作畢梁 房光
  距陽      蔞安
  阿武       参户渤海
  州鄉涿      平成南皮史作成平
  渤海      蓋魏一云蓋胥志在泰山右河間陪安魏固作隂安  榮簡荏平固作榮闗
  周望史作周堅   陪漢表在平原
  平原固作前   安陽平原
  五據泰山     富
  河南      羽平原
  胡母泰山 右濟北    離石西河漢表在上黨
  山陽      利昌
  西河      臨河朔方
  隰成西河固作濕  土軍西河
  臯狼臨淮     斥丘平原斥史作千固作千非 右代共
  愽陽汝南右齊     寧陽濟南寗陽也
  瑕丘山陽     公丘
  郁根盧黨切韋昭云屬魯西昌右魯
  陘城在辛處固作陸地是劉備傳作陸城亭侯 右中山
  邯平廣平     武始
  象氏韋昭云鉅鹿縣 易在鄗屬涿右趙
  路陵南陽史作洛陽 攸輿長沙攸縣是表在南陽無之茶陵長沙固云在井陽非建成豫章
  安衆南陽  右長沙定   利鄉馮翊衙縣亭名
  有利東海     東平東海
  運平東海     山川
  海常       鈞丘固作騶
  南城       廣陽頓丘史漢作廣陵非荘原固作杜原右城陽共   臨樂渤海
  東野       髙平平原
  廣川         右中山靖   千鍾固作重侯在平原右河間
  披陽千乗     定
  瑯琊      山渤海
  繁安       栁
  雲瑯琊      牛平東萊牟平也
  泰山右齊
  柏陽中山史保州清苑引漢祀柏陽紀無之表伯暢非樂
  常山右趙      乗丘深澤一作桑
  髙丘       栁宿涿
  戎丘       樊輿
  曲成涿      安郭涿
  安險中山     安道一作遥右中山
  夫夷       春陵南陽
  都梁零陵     洮陽零陵
  永陵零陵今永州固作衆陵一作泉陵右長沙終弋汝南右衡山
  瑯琊      鉅合平原
  瑯琊      蕢瑯琊本作⿱
  雩葭瑯琊     石洛瑯琊固作原洛
  扶㴆瑯琊索隠音浸固作侠術
  平原      父城遼西漢表在東海
  志闕或云瑯琊被縣瑯琊
  東海      鱣襄賢
  東海      瓡山海注與瓠同北按韋昭諸縶反
  虛水瑯琊     東淮北海
  千乗史作栒非  淯淯陽漢表在東海是按南陽有淯陽縣
  夀光      廣饒
  瑯琊      翕閭
  甘井鉅鹿     襄陵河東鉅鹿
  臯虞瑯琊     魏其瑯琊
  祝兹瑯琊     髙樂濟南右齊
  参鬷東海     沂陵東海右廣川
  沈陽渤海 右河間    漳北
  南龻鉅鹿     南陵臨淮
  常山      安檀
  爰戚濟南     栗
  洨        猇鉅鹿
  揤裴東海右趙     澎右中山
  右武帝子封
  松兹       温水
  蘭淇       容丘
  良成       蒲領
  南曲       髙城
  成涿  右中山     新市堂陽右廣川
  江陽東海右城陽
  右昭帝子封
  朝陽濟南     平曲東海
  南利汶南 右廣陵    安定鉅鹿右燕
  利鄉常山     宣處右中山
  脩市渤海     東昌
  新鄉       脩故清河
  東陽        右清河    新昌涿右燕
  邯⿻      都鄉東陽
  樂陽常山     桑中
  常山右趙      景成渤海
  陽興涿      平隄鉅鹿
  樂鄉鉅鹿     髙郭河間鄞縣右河間
  樂望北海     成北海
  新利       桞泉南陽右膠東
  復陽南陽     鍾武
  髙城        右長沙    海昏豫章右昌邑
  遽鄉常山 右真定    廣鄉鉅鹿
  成鄉廣平     曲梁
  平利      平鄉
  平纂平原     成陵廣平
  陽城濟隂     祚陽廣平右平干
  東襄信都     樂信鉅鹿
  昌城信都     武陶鉅鹿
  鉅鹿 右廣川     昌慮泰山
  平邑東海     山陽東海
  建陵東海     合陽東海
  東安東海     丞東海
  建陽       右魯     髙鄉瑯琊
  兹鄉瑯琊     藉陽東海
  都平東海     棗原瑯琊
  瑯琊      髙廣瑯琊
  即來瑯琊右成
  右宣帝子封
  右孝文以來侯者二百七十有七其後王者一十有五 東牟 楊虛 朸 安都平昌 武成 白石 阜陵 安陽
  陽周 乗氏 桓邑 武始 春陵 襄陵别封者七休分紅 離石分渉 藺分武原 隰成分端氏 臨河分髙俞 土軍分鉅乗丘斥夏分夏丘漢自元成政出王氏其矯偽褒封者盖百有五十見於班表年淺制率亾足紀洎莽攝据封繼俞多亾以述焉惡呼武帝發主偃之謀令諸侯王得推㤙分子弟於是諸侯王子孫侯者百七十有七元朔二年制詔御史諸侯王或欲推私㤙分子弟邑者令各條上朕且臨定其號名自是支庶畢侯元光侯者七元朔百二十有七元狩二十五元鼎五而王國遂弱此賈誼之䇿也故善為計者事立於亡形方文帝時分齊為五以封悼恵王之子淮南為三以封厲王之子則誼之䇿畧施行矣賈曰欲天下之治安莫若衆建諸侯而少其力割地定制令齊楚趙各為若干國燕梁他國皆然文帝以代王即位後分代為二國反思賈生言乃分齊為七淮南為三淮南廬江衡山凡三城陽濟北濟南菑川膠西膠東齊凡七國云六誤及乎景帝因晁錯計欲削七國而吳楚遂反豈其施之昔而不可行之今哉失於欲速而不得其道爾錯為御史大夫請諸侯之罪過削其地收其支郡三年楚來朝錯請誅之詔削東海郡因削吳之豫章㑹稽及前二年越有罪削其河間郡膠西以賣爵有姦削六縣子曰欲速則不達東漢疾横議而黨錮興文宗急姦竅而訓注起同此轍也鄉使孝景沉思熟計脩禮教正名分以廸之則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不勞而天下定矣豈有不削亦反者計非不臧惜乎其為說之鄙也
  王國自髙帝至孝平凡六十一
  繼封十一
  親之欲其貴愛之欲其富此仁人於弟則然也兄為天子弟為匹夫則不足以為國矣雖然將以愛之而不知所以愛之適害之爾象至不仁封之有庳可謂親愛之矣然封之而使吏治其國象不得有為於國則制之亦有道矣欲時時而見斯使之源源而來則處之亦有法矣豈若後世燕安嘗試率然而為者乎孝武分王諸弟其恩固已沃矣然未幾何衰淫並起悉就夷滅豈教之不至者適足以害之歟乃若孝景非惟不能教而反縱其為及其有罪然後從而誅之若路人然可謂親愛之乎昔者成王封康叔衛作書三篇其所以告戒之者至矣是以康叔卒能奉承王命垂法將來汔為長世有道之國漢諸侯王以百千數其保於令終者蓋尟况敢祈永久乎然則為之君者其可不知教而有民社者其可以不知徳邪











  東漢
  易曰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開國承家王者之大業惟不可匪其人比之匪人如勿封也雖然匪人禍矣懼其禍而遂至於不封亦豈先王之意哉髙皇帝時韓彭黥豨販繒屠狗咸據要㑹而光武之興㓂鄧耿賈髙勲鴻烈而所封食不過四縣丁恭猶以不合古制嘗迹其故髙祖自謀則拙自戰則敗平秦夷楚惟韓彭是賴故其為報不得而不厚光武命将咸繇指授從令則㨗違教則北故其為報不得而不薄髙祖蓋知承家之義而微勿用之文光武拘於勿用之文而蔽承家之義亦可謂兩失矣嗟夫孝子慈孫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固陵之㑹韓彭之徒召或不至故子房亟勸捐地連城駢邑蓋出一時求安反側有非經久之計而光武之心亦欲一時未足其欲固皆有待後之人者鄉使孝恵以來脩眀禮制日反於古顯宗而後稍正土宇以漸合於中則三代之盛且復見矣惜乎就簡因陋而不知其要既得之復失之以棲遲於短祚也詩云萬邦之屏之屏之翰大君有命其可不思易之所以承家者乎
  同姓侯王
  光武五十八     明帝二十八
  章帝六十二     和帝九十七
  安帝六十五     順帝五十六
  冲帝六       質帝十
  桓帝十五      靈帝十一
  獻帝十二
  右四百有二十列縣鄉亭總焉見熊方之表紹興十五年按光武十三年侯宗室及絶國百三十有七十四年十子始為公今可見者此爾續志凡縣道國邑千五百八十七注縣大者置令一人千石次置長四百石小者二百石雖然東京法蔑侯不分茅長相内租列侯守寵而已自列而降位愽士下所謂猥諸侯也亾以述焉前漢非朝侯侍祠侯以下士小或以肺腑宿親若公主子孫奉墳墓在京師者亦随時見謂之猥諸侯中興循之其列士特進朝侯雖正賀執璧治民如令長而不臣但納租秩如本縣無宫室其如朝侯雖挺璧苴社而土宇殺矣光武十王並列圻近顯宗八子不芘逺民方之前朝地裁十一是以西漢之王連城数十或載黄屋而東漢之末四海潰敝八方不能内侵則衆建而少其地真令典也後志云漢初立諸王因項羽所立諸王制地廣大且至千里惡呼周與漢皆封建其事固不同矣而皆有諸侯之患周之初基諸侯述職而周以之彊及其末也用兵争彊而周以之弱西漢之初大啟九國而叛者九起及其末也分國子弟而諸侯之患遂消故論者謂周得之始而失之於終漢失之前而得之於後是不然天下亾不敝之事而人君有不敝之術周之所以弱特自弱爾方千八百之建也旦望之勛不過百里當此之時豈得尾大患哉成康諸侯而强平桓諸侯而弱果侯罪耶吳楚齊晉固曰强大然猶迭主夏盟崇奨夹輔而不抵於速亾及漢之興急於矯枉不思經久之計於是大封同姓周匝三垂而天子之所有纔十五郡列侯公主頗食其中故韓黥彭豨相繼叛逆蓋其始者既不善矣及夫主偃䇿行而諸侯已亾政有茅土者特亦不過食租税是以哀成之際宗室弱極而新莽得以髙歩雍容坐移鼎祚故予嘗謂周得之始而不制於終漢則首尾兩皆失之若光武者雖亾侯王彊大之禍而本枝之緩終以少固此董卓之徒之所以得肆行亾忌而漢遂亾也然則劉昭致論謂聖帝英君欲返斯敗必當更開同姓之國置不増之約然後可以還墜路而反全安之轍信非讕説
  異姓侯
  光武一百七十四   明帝二十七
  章帝二十一     和帝二十七
  安帝五十一     順帝三十二
  冲帝三       桓帝四十五
  靈帝四十七
  右見熊方表按光武十三年三月功臣増邑更封三百六十有五其外戚恩澤封者四十五不得盡見矣續志明章至順凡郡國一百五為十三郡光武併省郡國十凡縣道侯國四百餘為十三州理至於末加置郡國一百五凡縣道侯千一百八十方桓帝時封賞逾制内寵猥盛於是陳蕃亢䟽謂古諸侯上象四七所以藩屏上國也髙祖之約非有功不侯而近習以非義授邑左右以亾功傳賞一門之内侯至數人是以緯象失度隂陽繆序則封賞之失當其禍乃如此也迨獻帝時政歸曹氏然猶名在漢室所封之侯於𣋓書夀志可見者百五十有一名存實亡兹用不録
  
  天下之事欲其成也嘗費辭而其壊也一言而已事固不可以言句索也固有言之甚美而妎於理者小人之言未嘗不美於君子之言也未嘗不宜聽於君子之言也然而妎於理也将欲取之必固予之斯言信美矣然未小信而天下服其禍不㡬乎一言而䘮邦乎是以聖明達識之主必廣受謀謨而嘗索其利妎於言句之外盖智以言昏而事因説惑也久矣封建之事有國之大利三皇五帝之所以法上象而為天下後世立簡易可久之法者也秦漢而下惟憂不得行之一有行之而以一言廢之固将不勝也栁子之論吾固不患焉屬者披蘇文忠海外之篇有曰聖人不能為時亦不失時三代非不欲罷侯置守而亾罪不可削也始皇立守宰若冬裘而夏葛此不失時也是固栁子之説也又曰自書契以來臣弑君子弑父無不出於襲封而争位者至漢而來君臣父子相賊弑者皆諸侯王子孫其卿大夫不世襲者未嘗有也讀之至此駴然寒而復汗曰東坡先生而為是説也牢其可摇乎封建之論其閣矣因竊稽之禽獸奸義蓋皆出於衰周之世而諸侯之罹故者一皆有亾道之資其争襲者蓋無㡬也傳可攷焉漢諸王國七十有二其世百八十有六以罪除者二十七以法死者二十二如上所説者亾有焉諸王子侯為國二百八十有五其世七百八十有二其王者十有八以罪除者百四十六以誅盡者三十二而惟二死於奴如上所説者亾有焉髙帝功臣之國百四十有三恵帝之世又倍於此者百國凡世九百七十有七以罪除者二百一十有一不令終者百二十有八而惟二死於賊其餘皆以武帝淫刑自盡或誅殺若棄狗者而如上所説者亾有焉元成而下王子之國隨啟隨滅莽簒而絶者百八十有一國而如上所説者尤亾矣東漢之侯可見者六百餘世其國除者纔二十數其誅其賊死若其建安之死者蓋八十而惟一死於奴如上所説者尤亾矣先生之言豈非過論乎故君子言不可以若是其㡬也今夫世禄之家不無此禍余嘗聞之矣特事不聲於吏名不上於大夫有不得而云爾是豈繇於世襲乎藉令實爾而其制利於君便於民而恵於後猶當右顧而行矧無是耶而曰李斯之言栁宗元之論當為萬世法泌是以為之解壬辰八朔書














  路史卷三十
<史部,別史類,路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