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四 輟耕録 卷二十五 卷二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輟耕録卷二十五    元 陶宗儀 撰論秦蜀
  秦皇坑儒武侯相漢未有置異議於其間者偶讀宋蕭森希通録及俞文豹吹劒録而得其說可采森曰李斯曰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皆詣守尉雜燒之則是天下之書雖焚而博士官猶有存者惜乎入關收圖籍而不及此竟為楚人一炬耳前輩嘗論之但坑儒一事未有究極之者僕按史書所坑特侯生盧生四百六十餘人非能盡坑天下儒者為其所坑又非儒者何以知之始皇三十二年使盧生求羡門刻碣石門壊城郭決通隄防又盧生入海還因奏録圖書曰亡秦者胡也始皇乃遣𫎇恬發兵三十萬人北伐匈奴起臨洮築遼水又盧生說始皇曰日方中人主時為微行以辟惡鬼鬼辟真人至願上所居宫毋令人知然後不死之藥始可得也其後建阿房宫千間萬落必自此言發之觀其二事皆盧生稔其惡又縱臾之特方伎之流耳豈所謂儒者哉始皇因封禪之議謗口紛紛已懐殺意及其一怒而坑之或者天理之不容方其求藥海上也則挾童男童女以行皆取於民間奪其無告之孤肆厥不軌之状如今所謂妖教竊其中死無辜者多矣此一罪也因亡胡之䜟興北伐之師築長城斷地脉南北生靈因是役而死者不可勝算骸積如山血流成川調發頻仍剥及閭左原始要終誰生厲階此二罪也獻辟鬼之術覬真人之來咸陽宫觀二百七十複道相連有言其所幸之處者罪死梁山之上其語一泄時在旁者盡殺之自是莫知行之所在此三罪也有一於此罪不容於死况兼有之以四百六十餘人之坑償萬人之命良不為過天網恢恢䟽而不漏真可畏哉始皇曰盧生等吾尊賜之甚厚今乃誹謗我諸生在咸陽者吾使廉問或為妖言以亂黔首於是使御史按問諸生傳相告引僕亦信盧生非吾儒中人况始皇自謂尊賜甚厚豈非如前三者方術圖䜟之類有以中其欲故尊賜之初不聞其誦孔子之言以進古今相承皆曰坑儒盖惑於扶蘇之諫扶蘇曰諸子皆誦法孔子皇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嗚呼至若盧生者何嘗誦法孔子自扶蘇言之誤使儒者𫎇不韙之名自我一洗亦萬世之快也不然如兩生四皓伏生之流鴻飛冥冥弋人何慕肯揺唇鼓吻自投於䧟穽哉僕故曰盧生四百六十餘人皆方伎之士也天下之大所謂儒者固不止此其坑之者此而已矣有道之士秦不能坑火德一炎兩生以講禮聞四皓以羽翼之功聞伏生以口授古書聞豈非天夀其脉留此數公以見吾儒不可磨滅而朋姦黨惡小人終不能為長乆計商君以變法禍秦竟遭車裂盧生以方伎禍秦坑於咸陽其罪等也天其或者假手於秦歟商君裂矣盧生坑矣而秦以不祀抑亦自相擠䧟之明報而禍淫之道為不偏矣僕惡夫坑儒之名故論其顛末如此文豹曰古今論孔明者莫不以忠義許之然余兄文龍嘗考其顛末以為孔明之才謂之識時務則可謂之明大義則未也謂之忠於劉備則可謂之忠於漢室則未也其說有四一者備雖稱為中山靖王之後然其服屬疏逺世數難攷温公謂猶宋高祖自稱楚元王後故通鑑不敢以紹漢統况備又非人望之所歸周瑜以梟雄目之劉巴以誰人視之司馬懿以詐力鄙之孫權以猾虜呼之亮獨何見而委身焉藉使以為劉氏族屬然獻帝在上猶當如光武之事更始東征西伐一切聽命焉可也二者備之枉駕草廬也始謀不過曰主上𫎇塵孤不度德量力欲伸大義於天下其辭甚正其志甚偉自亮開之以跨荆益成覇業之利而備之志向始移無復以獻帝為念由建安舉兵以來二十四年天子或都許或居長安或幸洛陽宫室煨燼越在籬𣗥間備未嘗使一介行李詣行在所今年合衆萬餘明年合衆三萬未嘗一言禀命朝廷而亮亦未嘗一談及焉盖其帝蜀之心已定於草廬一見之時矣三者曹操欲順流東下求救於吳無一言及獻帝而獨說以鼎足之說夫鼎足之說始於蒯通然通之說韓信以此猶有漢之一足當三國時而為是說則獻帝無復染指之望矣頼周瑜漢賊之罵足以激怒孫權故能成赤壁之勝若亮若備何以厲將士之氣服曹操之心哉荆楚之士從之如雲非從備也乃從漢也四者備之稱王漢中則建安二十四年也獻帝在上而敢於自王及稱帝武擔則聞獻帝之遇害也亮不能如董公說高祖率三軍為義帝縞素仗大義連孫吳聲罪討賊乃遽乘此即帝位而反鋒攻吳晉文公有言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為利故費詩以為大敵未克便先自立恐人心疑惑而諫以高祖不敢王秦之事亮反怒而黜之夫以操之姦雄其王其公猶必待天子之命荀彧且以此憤死以丕之簒逆亦必待獻帝之禪楊彪且不肯臣之備雖稱宗室而亦臣也何所禀命而自王自帝固方嘵嘵以興復漢室為辭不知興復漢室為獻帝耶為劉備耶亮即有心於帝備矣萬一果能興復將置獻帝於何地出師一表雖忠誠懇懇特忠於所事耳其於大義實有所未明也管仲樂毅之事君子所羞道者以其但知有燕齊而不知有王室也亮乃以管樂自許宜其志慮之所圖囘功業之所成就止於區區一蜀耳或者但為備劉氏宗也備帝蜀則漢祚存矣亮忠於備即忠於漢矣吁無獻帝則可有獻帝在而君臣自相推戴則赤眉之立盆子亦有辭於世矣春秋之末諸侯爭强周室微弱孔子無一日不以尊王為心若如亮之見則魯同姓也亦可奉之為王矣天下後世惟持此見故於亮之事無敢置異議於其間文中子曰通也敢忘大皇昭烈之懿識孔明公瑾之盛心噫漢之君既稱獻帝魏之君又稱武帝吳之君又稱大皇帝蜀之君又稱昭烈皇帝天無二日民無二王一天下而四帝並立可乎通之見如此宜其為續書之僣也余兄嘗以是說取解於同文館
  院本名目
  唐有傳竒宋有戯曲唱諢詞說金有院本雜劇諸公調院本雜劇其實一也國朝院本雜劇始釐而二之院本則五人一曰副淨古謂之參軍一曰副末古謂之蒼鶻鶻能擊禽鳥末可打副淨故云一曰引戯一曰未泥一曰孤裝又謂之五花㸑弄或曰宋徽宗見㸑國人來朝衣裝鞵履巾裹傅粉墨舉動如此使優人效之以為戯又有燄叚亦院本之意但差簡耳取其如火燄易明而易滅也其間副淨有散說有道念有筋斗有科汎教坊色長魏武劉三人鼎新編輯魏長於念誦武長於筋斗劉長於科汎至今樂人皆宗之偶得院本名目載于此以資博識者之一覽
  和曲院本
  月明法曲 鄆王法曲 燒香法曲 送香法曲上墳伊州 澆花新水 熈州駱駝 列良嬴府
  病鄭逍遥樂     四皓逍遥樂
  四酸逍遥樂     賀貼萬年歡
  ⿰廪降黄龍     列女降黄龍
  上皇院本
  壺春堂  太湖石  金明池  戀鰲山六變妝  萬歲山  打草陣  賞花燈錯入内  問相思  探花街  斷上皇打毬㑹  春從天上來
  題目院本
  栁絮風  紅索冷  墻外道  共粉淚楊栁枝  蔡消閒  方偷眼  呆太守畫堂前  夢周公  梅花底  三笑圖窄布衫  呆秀才  隔年期  賀方囘王安石  斷三行  競尋芳 𩀱打梨花院
  覇王院本
  悲怨覇王 范增覇王 草馬覇王 散楚覇王三官覇王 補塑覇王
  諸雜大小院本
  喬記孤  旦判孤  計算孤  𩀱判孤百戯孤  哨𠶧孤  燒棗孤  孝經孤菜園孤  貨郎孤  合房酸  麻皮酸花酒酸  狗皮酸  還魂酸  别離酸王纒酸  謁食酸  三揲酸  哭貧酸揷撥酸  酸孤旦  毛詩旦  老孤遣旦纒三旦  禾哨旦  哮賣旦  貧富旦書櫃兒  紙襴兒  蔡奴兒  刴毛兒喜牌兒  卦册兒  繡篋兒  粥碗兒似娘兒  卦鋪兒  師婆兒  教學兒雞鴨兒  黄丸兒  稜角兒  田牛兒小丸兒  醜奴兒  病襄王  馬明王閙學堂  閙浴堂  寛布衫  泥布衫趕湯瓶  紙湯瓶  閙旗亭  芙蓉亭壊食店  閙酒店  壊粥店  荘周夢花酒夢  蝴蝶夢  三出舍  三入舍瑶池㑹  八仙㑹  蟠桃㑹  洗兒㑹藏𨷺㑹  打五臟  蘭昌宫  廣寒宫閙結親  倦成親  强風情  大論情三園子  紅娘子  太平還鄉 衣錦還鄉四論藝  殿前四藝 競敲門  都子撞門呆大郎  四酸擂  問前程  十様錦長慶館  癩將軍  兩相同  競花枝五變妝  洪福無疆 白牡丹  赤壁鏖兵窮相思  金壇謁宿 調𩀱漸  官吏不和閙巡鋪  判不由己 大勘刀  同官不睦閙平康  趕門不上 賣花容  同官賀授無鬼論  四酸諱偌 閙䙀闌  𩀱藥盤街閙文林  四國來朝 雙捉壻  酒色財氣醫作媒  風流藥院 監法童  漁樵問話鬬鵪鶉  杜甫遊春 鴛鴦簡  四酸提猴滿朝歡  月夜聞箏 鼓角將  閙芙蓉城𩀱鬬醫  張生煑海 賖饅頭  文房四寳謝神天  陳橋兵變 𩀱揭榜  矇啞質庫𩀱福神  院公狗兒 告和來  佛印燒猪酸賣徠  琴劒書箱 花前飲  五鬼聽琴白雲菴  迓鼓二郎 壊道塲  獨脚五郎賣花聲  進奉伊州 錯上墳  醫五方打五鋪  拷梅香  四道姑  隔𬖄聽硬行蔡  義養娘  𠶧師姨  論秋蟬劉盼盼  墻頭馬上 刺董卓  鋸周朴四柏板  大論談  撁龍舟  擊梧桐渰藍橋  入桃園  𩀱防送  海棠春香藥車  四方和  九頭頂  閙元宵趕村禾  眼藥孤  兩同心  更漏子隂陽孤  提頭巾  三索債  防送哨偌賣旦  是耶酸  怕水酸
  囘囘梨花院     晉宣成道記
  院么
  海棠軒  海棠園  海棠怨  海棠院魯李王  慶七夕  再相逢  風流壻
  王子端捲𬖄記    紫雲迷四季
  張與夢孟楊妃    女状元春桃記
  粉墻梨花院     妮女梨花院
  龐方温道德經    大江東注
  吳彦舉  不抽關  不掀𬖄  紅梨花玎璫天賜暗婣縁
  諸雜院㸑
  閙夾棒六么     閙夾棒法曲
  望瀛法曲 分拐法曲 送宣道人歡
  逍遥樂打馬鋪    撦綵延夀樂
  諱老長夀仙     夜半樂打明星
  歡呼萬里 山水日月 集賢賔打三教
  打白雪歌 地水火風 夜深深三磕胞
  佳景堪遊 琴棋書畫 喜遷鶯刴草鞋
  大公家教 十五郎  滕王閣閙八妝
  春夏秋冬 風花雪月 上小樓衮頭子
  噴水胡僧 汀注論語 恨秋風鬼㸃偌
  詩書禮樂 論語謁食 下角瓶大醫淡
  再遊恩地 累受恩深 送羮湯放火子
  擂鼓孝經 香茶酒果 船子和尚四不犯
  徐演黄河 單兠望梅花     皇都好景
  四偌大提猴     雙聲疊韻
  上皇四軸畫     三偌一卜 調猿卦鋪倬刀饅頭 河轉迓鼔 背箱伊州 酒樓伊州
  簑衣百家詩     埋頭百家詩
  偷酒牡丹香     雪詩打樊噲
  抹麫長夀仙     四偌賈諢
  四偌祈雨 松竹龜鶴 王母祝夀
  四偌抹紫粉     四偌劈馬樁
  截紅閙浴堂     和燕歸梁 蘇武和番
  羮湯六么      河陽舅舅 偌請都子
  雙女賴飯 一貫質庫兒    私媒質庫兒清朝無事 豐稔太平 一人有慶 四海民和金皇聖德 皇家萬歲 背鼓千字文
  變龍千字文     ⿰盒千字文
  錯打千字文     木驢千字文
  埋頭千字文     講來年好
  講聖州序 講樂章序 講道德經
  神農大說藥     食店提猴
  人參腦子㸑     斷朱温㸑 變二郎㸑講百果㸑 講百花㸑 講𫎇求㸑 講百禽㸑講心字㸑 變栁七㸑 三跳澗㸑
  打王樞宻㸑     水酒梅花㸑
  調猿香字㸑     三分食㸑 煎布衫㸑賴布衫㸑 雙揲紙㸑 謁金門㸑 跳布袋㸑
  文房四寳㸑     開山五花㸑
  衝撞引首
  打三十  打謝樂  打八哥  錯打了錯取兒  說狄青  憨郭郎  枝頭巾小閙摑  鶯哥猫兒 大陽唐  小陽唐歇貼韻  三般尿  大驚睡  小驚睡大分界  小分界  雙鴈兒  唐韻六貼我來也  情知本分 喬捉蛇  鐺鍋釜竈代元保  母子御頭 觜苗兒  山梨柿子打淡的  一日一箇 村城詩  胡椒雖小蔡伯喈  遮截架解 窄磚兒  三打歩穿百倬  盤榛子  四魚名  四坐山提頭帶  天下樂  四怕水  四門兒說古人  山麻稭  喬道塲  黄風蕩蕩貪狼觀  通一母  串梆子  拖下來啞伴哥  劉千劉義 歡㑹旗  生死鼓搗練子  三羣頭  酒槽兒  淨瓶兒賣官衣  苖青根白 調笑令  鬬鼔笛栁青娘  調劉衮  請車兒  身邊有藝論句兒  覇王草  難古典  左必來香供養  合五百  妳妳噴  一借一與巳巳巳  舞秦始皇 學像生  支道饅頭打調刼  驢城白守 呆木大  定魂刀說罰錢  年紀大小 打扇   盤蛇相眼   告假   捉記   照淡矇啞   投河   畧通   調賊多筆   僉押   扯狀   羅打記水   求楞   燒奏   轉花枝計頭兒  長嬌怜  歇後語  蘆子語迴且語  大支散
  拴搐艶叚
  襄陽㑹  驢軸不了      鞭敲金鐙
  門𬖄兒  天長地乆      衙府則例金含楞  天下太平 歸塞北  春夏秋冬鬬百草  呌子盖頭 大劉備  石榴花詩啞漢書  說古棒  唱拄杖  日月山河胡餅大  觜揾地  屋裏藏  罵吕布張天覺  打論語  十果頑  十般乞還故里  劉金帶  四草蟲  四厨子四妃艶  望長安  長安住  罵江南風花雪月 錯寄書  睡起教柱 打婆束三文兩撲 大對景  小䕶鄉  少年遊打青提  千字文  酒家詩  三拖旦睡馬杓  四生厲  喬唱諢  桃李子麥屯兒  大菜園  喬打聖  杏湯來謝天地  十𨾏脚  請生打納 建成縛食   毬棒艶  破巢艶  開封艶鞍子艶  打虎艶  四王艶  蝗蟲艶撅子艶  七捉艶  修行艶  般調艶𬃷兒艶  蠻子艶  快樂艶  慈烏艶眼裏喬  訪戴   衆半   陳蔡范蠡   扯休書  鞭寨   杴扒掃竹感吾智  諸宫調  金鈴   彫出板來套靴   舌智   俯飯   釵髮多襄陽府  仙哥兒
  打畧拴搐
  星象名  果子名  草名   軍器名神道名  燈火名  衣裳名  鐡器名書集名  節令名  虀菜名  縣道名州府名  相撲名  法器名  門名草名   軍名   魚名   菩薩名賭撲名
  照天紅  琴家弄  著棋名  衮骰子樂人名  悶葫蘆  握龜
  官職名
  說駕頑  敲待制  上官赴任 押剌花赤飛禽名
  青□   老鴉   厮料   鷹鷂鵰鶻花名
  石竹子  調狗   散水
  喫食名
  厨難偌  藦茹菜
  佛名
  成佛板  爺娘佛
  難字兒
  盤驢   害字   劉三   一板子酒下拴
  數酒   三元四子
  唱尾聲
  孟姜女  遮盖了  詩頭曲尾 虎皮袍猜謎
  杜大伯  大黄
  和尚家門
  秃醜生  窓下僧  坐化   唐三藏先生家門
  入口鬼  則要胡孫 大燒餅
  清閒真道本
  秀才家門
  大口賦  六十八頭 拂袖便去 紹運圖十二月  胡說話  風魔賦  療丁賦撁著駱駝 看馬胡孫
  列良家門
  說卦彖  由命賦  混星圖  栁簸箕二十八宿 春從天上來
  禾下家門
  萬民快樂 咬的響  莫延   九斗一石共牛
  大夫家門
  三十六風 傷寒   合死漢  馬屁勃
  安排鍬钁 三百六十骨節    撒五榖便癰賦
  卒子家門
  針兒線  田仗庫  軍閙   陣敗良頭家門
  方頭賦  水龍吟
  邦老家門
  脚言脚語 則是便是賊
  都子家門
  後人收  桃李子  上一上
  孤下家門
  朕聞上古 刀包待制 絹兒來
  司吏家門
  罷筆賦  是故榜
  仵作行家門
  一遍生活
  撅倈家門
  受胎成氣
  諸雜砌
  模石江  梅妃   浴佛   三教姜武   救駕   趙娥娥  石婦吟變猫   水母   玉環   走鸚哥上料   瞎脚   易基   武則天告子   㧞蛇   鹿皮   新太公黄巢   恰來   蛇師   汲字碑臥草   衲襖   封碑   鋸周村史𢎞筆  懸頭梁上
  遁母
  錢唐戴厚甫鄧文肅公之壻也精遁甲法戴之母常寢處樓上忽一夕驚見紅光貫室因開幃細視之乃是一美婦人獨立榻前自㧞金釵遺母既而無所見母以語戴答曰適某祭遁神遂致此耳遁母見某必不乆於人世矣由是悒悒不樂逾數月果卒
  天竺觀音
  今杭州之上天竺寺觀音像長不盈五尺而疊著靈異官民信奉甚恭凡旱潦禱之必應嘗攷釋氏紀録云後晉天福己亥僧道翊一夕見山間光明徃視之得竒香木命良工刻成觀世音菩薩像白光煥發繼以晝夜後漢乾祐戊申有僧從勲以古佛舍利置毫相中舍利時現冠頂宋咸平庚子浙西自春徂夏不雨給事中知杭州張去華率僚屬具幡盖鼓吹迎禱于梵天寺繼時霔雨四境沛足如此則自有像已四百餘年其所由來逺矣












  輟耕録卷二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