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六 輟耕録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輟耕録卷二十七    元 陶宗儀 撰四位配享封爵
  顔子唐𤣥宗太極元年壬子二月贈太子太師配享孔子廟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己酉四月封兖國公
  曽子同前贈太子太保配享孔子廟宋理宗咸淳三年癸卯二月封郕國公配食大成殿
  子思宋度宗咸淳三年丁卯二月封沂國公配食大成殿
  孟子宋神宗元豐七年甲子五月追封鄒國公配享先聖位次兖國公下
  宋黄震云徃嵗顔孟配享並列先聖左近升曽子子思又並列先聖左而虚其右不以相向震聞太學博士陸鵬舉云初制顔孟配享左顔而右孟熈豐新經盛行以王安石為聖人没而躋之配享位顔子下故左則顔子及安石右則孟子未幾安石女壻蔡卞當國謂安石不當在孟子下遷安石於右與顔子對而移孟子位第三次顔子之下遂左列顔孟而右列安石又未幾蔡卞再欲升安石壓顔子漸次而升為代先聖張本優人有以藝諫於殿下者設一大言之士戯薄先聖顔子出爭之不勝子貢出爭之不勝子路出而盛氣爭之又不勝然後設為公冶長有繫其首而叱之曰汝何不出一爭且看他人家女壻盖蔡卞安石壻而公冶長先聖壻也蔡卞聞之遂不敢進安石於顔子上顔孟左而安石右遂為定制南渡後安石罷配享宜遷孟子以對顔子如舊制議者失於討論故安石既去其右遂虚而顔孟並列於左岳珂嘗記其事近嵗増曽子子思又並列於左亦未有討論者
  金果
  成都府江瀆廟前有樹六株世傳自漢唐以来即有之其樹高可五六十丈圍約三四尋挺直如矢無他柯榦頂上纔生枝葉若㯶櫚狀皮如龍鱗葉如鳳尾實如𬃷而加大每嵗仲冬有司具牲饌祭畢然後采摘金鼓儀衛迎入公𪠘差㸃醫工以刀逐箇劙去青皮石灰湯焯過入熬熟冷蜜浸五七日漉起控乾再換熟蜜如此三四次却入瓶缶封貯進獻不如此修製則生澁不可食泉州萬年𬃷三株識者謂即四川金果也畨中名為苦魯麻𬃷盖鳳尾蕉也
  李哥貞烈
  河南理幕沈易云灞州倡女李哥年十二三時母教之歌舞哥泣曰女率有工繄我獨為此乎母告以業不可廢哥曰若此聽母母亦當從我好否則有死而已母陽許之因是不粉澤不茹葷所歌多仙曲道情有召者必先詢主客姓名然後徃人亦預相戒毋戯狎哥凝立筵前酒行歌闋目不流盼與之酒弗飲州判官嘗忤哥徑還誓不與見孟津縣達嚕噶齊厚賂哥母夜抵舍哥懐利刃閉臥内罵之曰汝職在牧民而狗SKchar之不若可急去不且血汙吾刃矣慚怒以囘明日知州聞之嘆曰州有貞女而吾不知是一失也吾次子明經舉秀才真若配以禮聘娶之未幾紅巾入㓂夫婦被執見哥妍麗將殺其夫哥走前抱夫項大呼曰吾斷不從汝求活㓂并殺之
  劉節婦
  劉節婦冀之衡水人通古文孝經小學書適同郡曹泰財紅巾䧟河朔因避兵聊城村賊掩至大掠見節婦居羣人中特妍整持刀驅之行節婦曰吾婦人惟知從夫而已不從賊也賊欲移其心乃盛陳金玉珠璣仍用錦繡衣服被節婦身節婦裂碎之强擁上馬墮地者數四賊怒繩其項就馬上曵之節婦以手SKchar地以頭觸石流血罵賊不絶聲遂遇害
  病潔
  毘陵倪元鎮有潔病一日眷歌姬趙買兒留宿别業中心疑其不潔俾之浴既登榻以手自項至踵且捫且嗅捫至隂有穢氣復俾浴凡再三東方既白不復作巫山之夢徒贈以金趙或自談必至絶倒
  雜劇曲名
  稗官廢而傳竒作傳竒作而戲曲繼金季國初樂府猶宋詞之流傳竒猶宋戲曲之變世傳謂之雜劇金章宗時董解元所編西廂記世代未逺尚罕有人能解之者况今雜劇中曲調之冗乎因取諸曲名分調類編以備後來好事稽古者之一覽云
  正宫
  端正好  衮繡毬  倘秀才  脱布衫小梁州  朝天子  四換頭  十二月堯民歌  收尾   叨叨令  醉太平呆古朶  笑和尚  蠻姑兒  伴讀書剔銀燈  道和   柳青娘  雙鴛鴦
  攤破滿庭芳     月照庭  塞鴻秋
  白鶴中吕出入     快活三中吕出入
  黄鍾
  願成雙  醉花隂  喜遷鶯  出隊子刮地風  四門子  神伏兒  挂金索水仙子  興龍引  金殿樂三臺
  侍香金童 降黄龍衮 塞鴈兒  接接高
  南吕
  一枝花  梁州第七 賀新郎  牧羊關隔尾   紅芍藥  菩薩梁州 三煞罵玉郎  感皇恩  采茶歌  隨煞尾鬭蝦䗫  四塊玉  哭皇天  烏夜啼
  隔尾黄鍾煞     攤破采茶歌
  楚天秋  隔尾隨煞
  中吕
  粉蝶兒  醉春風  迎仙客  石榴花鬬鵪鶉  上小樓  快活三正宫出入鮑老兒般渉   哨遍   耍孩兒  收尾紅繡鞵  喜春來  堯民歌  滿庭芳鮑老來  醉高歌  十二月  普天樂呌聲   雙鴛鴦  白鶴正宫出入窮河西朝天子  乾荷葉  剔銀燈  菩薩蠻墻頭花  喬捉蛇  鶻打兎  酥𬃷兒鎮江囘  鵪鶉兒  鴛鴦兒  風流體賣花聲  蔓菁菜
  仙吕
  賣花時  㸃絳唇  油葫蘆  天下樂那叱令  鵲踏枝  六么序  后庭花青哥兒  賺煞   混江龍  金盞兒醉中天  村里迓鼓 元和令  上馬嬌
  聖葫蘆  江西後庭花     柳葉兒寄生草  賺煞尾  攤破天下樂
  醉扶歸  低過金盞兒     八聲甘州遊四門  賺尾   憶王孫  一半兒得勝樂  雁兒   祅神急  翠裙腰六么遍  大安樂  柳葉兒
  商調
  集賢賔  逍遥樂  梧葉兒  後庭花雙雁兒  金菊香  浪來里  醋葫蘆青哥兒  上京馬  隨調煞  柳葉兒仙吕
  出入
    黄鶯兒  踏莎行  垂絲釣盖天旗
  大石
  青杏子  好觀音  六國朝  念奴嬌歸塞北  初問口  怨離别  擂鼓體雁過南樓 憨郭郎  催拍子  玉翼蟬荼䕷香  女冠子  林里雞近 驀山溪喜秋風  淨瓶兒  鷓鴣天
  雙調
  新水令  駐馬聽  甜水令  折桂令落梅風  沉醉東風 小將軍  清江引碧玉簫  鴈兒落  徳勝令  喬牌兒掛玉鈎  川撥棹  殿前歡  七弟兄梅花酒  收江南  水仙子  滴滴金鴛鴦煞  歩歩嬌  攪箏琶  豆葉黄風入松  撥不斷  慶東原  沽美酒太平令  一錠銀  荆湘怨  阿納忽夜行船  鎮江囘中吕出入胡十八  掛玉鈎序伍供養  行香子  梧桐樹  離亭宴煞
  鴛鴦兒煞尾     太平歌  十棒鼓小婦孩兒 挂打燈  喬木查  蝶戀花慶宣和  棗卿調  石竹子  山石榴山丹花  醉娘子  駙馬還朝 大拜門鵰刺鴣  不拜門  喜人心  忽都白倘兀歹  風流體中吕出入
  燕南芝菴先生唱論
  古之善唱者三人
  韓秦娥   沈古之   石存符
  帝王知音者五人
  唐𤣥宗   後唐莊宗  南唐後主
  宋徽宗   金章宗
  三教所尚
  道家唱情  僧家唱性  儒家唱理
  近世所謂大曲
  蘇小小蝶戀花    鄧千江望海潮
  蘇東坡念奴嬌    辛稼軒摸魚子
  晏叔原鷓鴣天    柳耆卿雨霖鈴
  吳彦高春草碧    朱淑真生查子
  蔡伯堅石州慢    張子野天仙子
  歌之格調
  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頓挫  頂疊垜換  縈紆牽結
  敦拖嗚咽  推題九轉  揺欠遏透
  歌之節奏
  停聲  待拍  偷吹  拽棒  字真句篤  依腔  貼調
  凡歌一聲聲有四節
  起末  過度  揾簮  攧落
  凡歌一句句有聲韻
  一聲平一聲背一聲圓  聲要圓熟腔要徹滿
  凡一曲中各有其聲
  變聲  敦聲  抗聲  啀聲  困聲
  三過聲
  偷氣  取氣  換氣  歇氣  就氣愛者有一口氣
  歌聲變件
  三臺  破子  遍子  攧落  實催全篇  尾聲  賺煞  隨煞  隔煞羯煞  本調煞 拐子煞 三煞  十煞
  唱曲門户
  小唱  寸唱  慢唱  壇唱  歩虚道情  撒鍊  帶煩  瓢呌
  唱曲題目
  曲情  鐡騎  故事  采蓮  擊壤叩角  結席  添夀  宫詞  采詞花詞  湯詞  酒詞  燈詞  江景雪景  夏景  冬景  秋景  春景凱歌  櫂歌  漁歌  挽歌  楚歌杵歌
  歌之所
  桃花扇  竹葉尊  柳枝詞  桃葉怨堯民鼓腹 壯士擊節 牛童馬僕 閭閻女子天涯遊客 洞裏仙人 閨中怨女 江邊商婦塲上少年 闤闠優伶 華屋蘭堂 衣冠文㑹小樓狹閣 月館風亭 雨窓雪屋 柳外花前
  凡聲音各應律吕分六宫十一調共十七宫調仙吕宫唱清新緜邈  南吕宫唱感嘆傷悲中吕宫唱高下閃賺  黄鍾宫唱富貴纒緜正宫唱惆悵雄壯   道宫唱飄逸清幽大石唱風流藴藉   小石唱旖旎嫵媚高平唱條物滉漾   般渉唱拾掇坑塹歇指唱急併虚歇   商角唱悲傷宛轉雙調唱健棲激裊   商調唱悽愴怨慕角調唱嗚咽悠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宫調唱典雅沉重越調唱陶寫泠笑
  有子母調有姑舅兄弟有字多聲少有聲少字多所謂一串驪珠也比如仙吕㸃絳唇大石青杏兒人喚作殺唱的劊子
  有愛唱的有學唱的有能唱的有㑹唱的有高不揭低不咽有排字兒打截兒放指兒唱意兒有明掯兒暗掯兒長掯兒短掯兒碎掯兒
  有一曲入數調者如啄木兒女冠子抛毬樂鬭鵪鶉黄鶯兒金盞兒之類是也
  凡唱曲有地所
  東平唱木蘭花慢   大名唱摸魚子
  南京唱生查子    彰徳唱木斛沙
  陜西唱陽關三疊黒漆弩
  凡唱所忌
  子弟不唱作家歌   浪子不唱及時曲
  男不唱艶詞     女不唱雄曲
  南人不唱      北人不歌
  凡人聲音不等各有所長有川嗓有堂聲皆合破簫管有唱得雄壯的失之村沙唱得藴拽的失之乜斜唱得輕巧的失之寒賤唱得本分的失之老實唱得用意的失之穿鑿唱得打稻的失之本調
  凡唱節病有困的灰的涎的呌的大的有樂官聲撒錢聲拽鋸聲猫呌聲不入耳不著人不徹腔不入調工夫少徧數少歩力少官塲少字様訛文理差無叢林無傳授嗓抝劣調落架漏氣
  凡唱聲病
  散散  焦焦  乾乾  冽冽  啞啞⿰⿰  尖尖  低低  雌雌  雄雄短短  憨憨  濁濁  赸赸  格嗓囊鼻  揺頭  歪口  合眼  張口撮唇  撇口  昻頭  咳𠻳
  凡添字病
  則他  兀那  是他家 俺子道 我不見兀的  不呢  一條弓 唇撒了 一片子團圞子 茄子了
  大忌鄭衛之淫聲續雅樂之後絲不如竹竹不如肉以其近之也又云取来歌裏唱勝向笛中吹
  成文章曰樂府有尾聲曰套數時行小令曰葉兒套數當有樂府氣味樂府不可似套數
  詞山曲海千生萬熟三千小令四十大曲
  莊蓼塘藏書
  莊蓼塘住松江府上海縣青龍鎮嘗為宋秘書小史其家蓄書數萬卷且多手抄者經史子集山經地志醫卜方伎稗官小説靡所不具書目以甲乙分十門蓼塘既沒子孫不知保惜或為蟲䑕蝕囓或為隣識盗竊或供飲博之需或應糊覆之用編帙散亂所存無幾至正六年朝廷開局修宋遼金三史詔求遺書有以書獻者予一官江南藏書多者止三家莊其一也繼命危學士樸特來𨕖取其家慮恐兵遁圖䜟干犯禁條悉付祝融氏及收拾燼餘存者又無幾矣其孫羣玉悉載入京覬領恩澤宿畱日乆仍布衣而歸書之不幸如此
  買假山
  陳愛山買顧氏廢族石假山一所移置家園一日邀淵白觀之指而謂曰此公族中之物淵白笑荅曰東搬西倒陳黙然
  戴氏絶嗣
  華亭楓涇戴君實其家巨富妻王氏妬悍無比僅有一女贅謝季初為壻君實納一妾于嘉興外舍得男王聞之蚤夜怒詈君實不得已遣其妾取兒以歸而女恐其長大分我財産遂於襁褓中酷加陵虐致成驚疾又不容醫療竟就夭亡大為喜幸越三年自孕將産夢抱此兒及娩得男後隨殞於蓐兒亦不育此婦女妬悍之報今戴氏絶嗣天道豈逺也哉事在至正十五年四月上旬也
  妓妾守志
  汪佛奴歌兒也姿色秀麗嘉興富户濮樂閒以中統鈔一千錠娶為妾一日桂花盛開濮置酒佛奴奉觴濮有感于中澘然墮淚佛奴請問其故濮曰吾老矣非乆於人世者汝宜善事後人佛奴亦泣下誓無貳志人莫之信既而濮果死佛奴獨居尼寺深藏簡出操行潔白以終其身
  譏巴延太師
  重紀至元間太師丞相巴延專權蠧政貪惡無比以罪左遷南恩州達嚕噶齊至隆興卒寄棺驛舍滑稽者題于壁云百千萬定猶嫌少垜積金銀北斗邊可惜太師無運智不將些子到黄泉
  譏方士
  丙子歲松江亢旱聞方士沈雷伯道術高妙府官遣吏齎香幣過嘉興迎請以來驕傲之甚以為雨可立致結壇仙鶴觀行月孛法下鐡簡于湖泖潭井日取蛇燕焚之了無應驗羞赧宵遁僧柏子庭有詩其一聨云誰呼蓬島青頭鴨來殺松江赤縺蛇聞者絶倒燕都賦
  檇李顧淵白恃才傲物嘗入京獻燕都賦翰長元公復初不喜曰今大朝四海一統六合一家燕盖昔時戰國名何燕之稱慚恨而歸晚年始得領教岳陽高照菴先生以詩送之云豪氣欲吞天下士冷官初到岳陽城切中其實淵白自出一對句云天下秀才爺有刀鑷人對之曰村中和尚種
  裱背十三科
  世人但知醫有十三科畫有十三科殊不知裱背亦有十三科一織造綾錦絹帛一染練上件一抄造紙劄一染製上件顔色一糊料麥麪一糊藥礬蠟一界尺裁版桿帖一軸頭或金或玉或石或瑪瑙水晶珊瑚沉檀花梨烏木每軸上用一色所以只歸一科一糊刷一鉸鍊一絛一經帶一裁刀數内闕其一則不能成全畫矣其糊刷裁尺亦皆有名糊刷㯶軟者謂之平分㯶硬者謂之糊㮶大小得中者謂之黏合狹小者謂之寸金裁尺極等濶者曰滿手次等曰三指又次等曰兩指最狹者曰單指
  厲狄
  越人朱仲桓武云至正丙申歲大旱余在蕭山觀方士陳希微禱雨于北嶺將軍廟累日俄降筆云吾秦人厲狄也與項羽起事山隂雖功不竟而死然有徳于民其父老不忘我者俾血食于此爾來幾千五百年世代雲變遂湮我姓名至蔑焉無聞故以相告目擊其事感嘆彌日
  旗聨
  中原紅軍初起時旗上一聨云虎賁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大宋之天其後毛貴一賊横行山東侵犯畿甸駕幸灤京賊勢猖獗無異唐末
  桃符䜟
  張之翰字周卿邯鄲人由翰林學士除授松江知府自題桃符云雲間太守過三載天下元貞第二年是歲卒亦䜟也
  金甲
  嘉定州大塲沈氏因下番買賣致巨富一日自番中還先報家信有云番船今到何處發金甲先囘金甲者碓坊甲頭也後因逐一幹僕僕出此書首告以為玉印未到金甲先囘沈厚賂官府得理聞者亦可為戒藺節婦
  許叔瑛云陳友諒部屬稱鄧平章者䧟江西某縣有婦藺氏其夫以財雄一鄉因賂鄧之帥某丐免剽戮帥聞藺有殊色輙殱其家獨生藺及四歲嬰將納之藺曰帥貴人妾事之無恨然吾良人以禮幣聘妾為婦者若干年與生二子妾不忍即背恩軍中禮不備請持一月喪服乃為帥婦未晚帥許之服未終移兵别縣帥曰吾如汝約今夕諧吾婚乎藺曰諾既而帥上馬他之使二卒守藺曰為取雞酒具香火今夕吾為帥婦敢告先良人靈卒俱出乃先殺嬰嚙指血書壁曰涇渭難分濁與清此身不幸厄紅巾孤兒未忍更他姓烈婦何曽嫁二人白刃自揮心似鐡黄泉欲到骨如銀荒村日落猿啼處過客聞之亦慘神書罷即自刎帥返驚歎訊二卒欲罪之卒指壁間題倩人讀其詩馳白鄧鄧聞之陳陳為立廟旌表云
  忠孝里
  至正壬辰秋七月紅巾䧟錢唐九月䧟吳興延陵冬十月䧟江隂州州大姓許晉字徳昭者有武畧善格鬭仲子如璋亦英勇遂相謀曰烏合之衆敗亡可待我族我里何忍坐累焉乃潜聚無頼惡少資以飲食保䕶隣井日有餘黨四散抄掠則誘使深入悉殪而埋之所居素隱僻賊無知者尋聞官軍駐近郊隂遣人約為内應十一月八日浙東宣慰元帥觀孫統兵入城晉率所募應之官軍少却晉弗之知尚與賊戰於城北之祥符寺前㑹賊黨自他所來掎其後如璋遂與家僮徃救手刃數人破圍而入偕父力戰衆寡不敵父子皆死明日官軍復進攻賊遂潰家人得父子屍歛而葬之柩車相繼于道見者無不墮淚鄉之父老誄之曰父死於忠子死於孝私表其里曰忠孝郡上其事于朝不報
  胡仲彬聚衆
  胡仲彬乃杭州勾闌中演説野史者其妹亦能之時登省官之門因得夤縁注授廵檢至正十七年七月内招募游食無藉之徒文其背曰赤心䕶國誓殺紅巾八字作號將遂作亂為乃叔首告搜其書名簿得三册纔以一册到官餘火之亦誅三百六十餘人扶箕詩
  天遣魔軍殺不平不平人殺不平人不平人殺不平者殺盡不平方太平此扶箕語驗之今日果然






  輟耕録卷二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