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私論

辨私論
作者:牛僧孺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2

近古之人所謂私者,謂苟牟於利,苟處於逸,苟潤其屋者也。僧孺以為斯皆小人之私,非聖人之私也。夫聖賢無私,而不自知其私也。何者?必公其身以利於人,是不私一身而使天下私之也。胡以言之?夫嬰兒見保傅之母,則吒然而識,非有知而親之,利其乳哺而私之也;櫪馬見廁養之夫,則奮然而嘶,非有知而親之,利其芻粟而私之也。夫天下之人,非復乳孩櫪馬之愚也,苟有公其身而利之者,孰不利而私之乎,故賢君良臣,必私天下而公其身,故天下之人皆私而親之;暗君愚臣,必公天下而私其身,故天下之人皆公而疏之。人疏之者多,故天下任其亡也;親之者多,故天下欲其昌也。昔大禹之手足胼胝,是公其身於理水也;咎繇之謨明弼諧,是公其身於規諫也;傅說之對揚王庭,是公其身於輔佐也;周公之吐握勤拳,是公其身於禮賢也;宣父之作《春秋》刪《詩》《書》,是公其身於垂教也。故有夏之人思大禹之功,有虞之人思皋陶之直,有殷之人思傅說之政,有周之人思周公之勤,有道之人思宣父之教,或開國尊其嗣而私之,或建祠崇其像而私之。至於殷辛之聚財鹿臺,是以天下之利私於己也,故天下公而疏之;秦始皇之廢棄諸侯,是以天下之爵私於身也,故天下亦公而疏之。故武王公天下之財而散之,而天下之兆庶皆私而親之;高皇帝公天下之爵而封之,而天下之英雄亦皆私而親之。是以自私者,人公而亡也;自公者,人私而昌也。夫聖賢非必公其身,私在其中,不得不公也;天下非必私於一人,公在其中,不得不私也。余謂亡國之君,亡家之臣,亡身之人,俱不得私之道也,非聖賢之無私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