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侵伐論

辯侵伐論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录于《柳河東全集

《春秋》之說曰:『凡師有鐘鼓曰伐,無曰侵。』《周禮.大司馬》九伐之法曰:『賊賢害人則伐之,負固不服則侵之。』

然則所謂伐之者,聲其惡於天下也。聲其惡於天下,必有以厭於天下之心,夫然後得行焉。古之守臣有朘人之財,危人之生而又害賢人者,內必棄於其人,外必棄於諸侯,從而後加伐焉,動必克矣。然猶校德而後舉,量力而後會,備三有余而以用其人:一曰義有余,二曰人力有余,三曰貨食有余。是三者大備,則又立其禮,正其名,修其辭。其害物也小,則誥誓征令不過其鄰;雖大,不出所暴;非有逆天地橫四海者,不以動天下之師。故師不逾時而功成焉。斯為人之舉也,故公之。公之,而鐘鼓作焉。

夫所謂侵之者,獨以其負固不服而壅王命也。內以保其人,外不犯於諸侯,其過惡不足暴於天下,致文告,修文德,而又不變,然後以師問焉。是為制命之舉,非為人之舉也,故私之。私之,故鐘鼓不作。斯聖人之所誌也。

周道既壞,兵車之軌交於天下,而罕知侵伐之端焉。是故以無道而正無道者有之,以無道而正有道者有之,不增德而以遂威者又有之,故世日亂。一變而至於戰國,而生人耗矣。是以有其力無其財,君子不以動眾;有其力有其財無其義,君子不以帥師。合是三者而明其公私之說,而後可焉。嗚呼!後之用師者,有能觀乎侵伐之端,則善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